【零薰】假象是真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蜜糖罐子

 

先是薰视角,然后是零视角

提前OOC致歉qwq

IF OK PLEASE↓↓

 

一个人要说多少遍真话,才会被误以为是谎。

 

■薰SIDE

人类总是视觉动物,能将天地万物在视网膜上分解成无数颗原子微粒然后精准地输送至大脑神经来获取信息,并且深信不疑。且不论「眼见为实」的正确性,但至少所见之景带给个人的独特感受确有其狡诈之处——就像久居鹅群的丑小鸭,若非如梦如幻的「假象」破裂,将会至死都认为自己是只婀娜曼妙的白天鹅吧。

 

童话尚且如此,那比童话还要残酷露骨的现实就更不能使得幻境般的「假象」保真——当羽风薰明白过来「假象是假」之时,真切地听到了自己跳动的心脏在哪里咔嚓一声碎了一块。

 

罪魁祸首正是此时摆在客厅茶几上的一本八卦杂志。羽风薰已经忘记这本杂志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他又想起来了,是他自己从街上顺手带回来的。

 

起初只是被露在外面半截的封面给吸引了目光。于是他好奇地将其拉了出来好让自己能够更加方便的欣赏封面男子摄人心魄的面容——没想到被一同拉出来的,还有一位和封面男子并排的神秘女子。

 

没错,是神秘女子。就连表纸的标题都处处彰显着一股子神秘不可言说的奇妙氛围——『人气偶像朔间零在深夜与一名女子幽会!?』

 

刺眼醒目的标题让他的思绪不得不被迫扯回到那一夜,当时的朔间零的确很晚才回来。但由于俩人平常的日程本就繁忙,而且那天自己也因为拍了一整天的电视剧而导致一到家就累得天昏地暗,自然也就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关心自己的搭档去了哪里。

 

虽说羽风薰仅从报道根本无法判断其真假,但他知道这多半只是一篇故意拱火的文章——以他对朔间零的了解,那人绝不可能在事业的上升时期去谈恋爱。

 

可是一鼻子柠檬味的酸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虽说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一篇无关紧要的桃色新闻,但在内心深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却隐隐希望朔间零能向他做出解释。

 

——如幻的「假象」就在此刻破碎的。当他意识到自己无法遏制的欲望时,「假象」就破碎了。

 

解释,向他解释什么?解释自己一身清白,还是解释自己自重自爱?说到底,对方凭什么要对自己做出解释?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自己似乎毫无立场去关心和计较对方的感情生活到底如何。可怕的是,自己却潜意识以为自己是有立场的——换句话说,长久以来羽风薰在潜意识当中正以“朔间零的恋人”这一身份自居着。

 

深究起来,到底是因为朔间零所编织的一张巨大严密的名为“甜蜜”的网的罪过,这使得自己无处遁形——对方总是见缝插针的对自己撒娇、还对他人说出“薰君是吾辈的”这样惹人误会的话来、更别说俩人早已同居已久,每天清晨醒来都能看见自家搭档的睡眼惺忪——所有的一切都甜蜜得不像话,美好得让羽风薰产生了“自己是朔间零的恋人”这一可怕的错觉。

 

“哦呀,薰君也看到了这篇报道呢。くくく,薰君不会也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吧?”

 

所有凌乱的思绪戛然而止。朔间零不知何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依旧是还没有睡醒的朦胧双眼,边说着还边打着哈欠,生理性泪水因此而溢出眼角。

 

“哈哈哈,怎么会呢。”羽风薰笑着,巧妙地掩饰了自己尴尬的神情。

 

“吾辈那天陪大人物们吃饭,吃得很晚了也喝了点酒,这位小姐喝醉了,于是大人物们就把她拜托给吾辈了。所以吾辈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哦?”

 

是一段不厌其详的解释,抚平了羽风薰泛起涟漪的心。可依旧哪里不太对。羽风薰只能将所有心事都压至心底,然后同往日一样朝朔间零抛了个明媚的笑。

 

——不可以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当羽风薰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甜蜜的误会时,就暗自这样告诫自己。二枚看板也好,搭档也罢,说到底都止步于同事之情,如此愚蠢盲目的如同飞蛾扑火般深陷进去的后果,只能是在那人宣告自己真正的恋人之时,收获一颗满目疮痍的心。

 

必须在噩梦般的结局来临之前,将一切扼杀于萌芽之中。

 

“薰君……?”

 

“嗯?”羽风薰如梦初醒,诧异地转过头看着旁边的搭档。

 

“汝走神了喏,是有什么心事吗?”

 

羽风薰这才想起来,现在自己正和搭档在办公室里听事务所的上层安排的下一步方针。

 

“咳咳咳,”跟前的领导毫无感情地清了清嗓子,也不知有没有生气,“就是这样。事务所决定安排你们组成一对商业CP,下一次的工作就是拍摄双人杂志,然后还会有很多双人工作。你们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异……诶!?”心不在焉的羽风薰正准备随意敷衍过去,没想到在后一秒就被听到的内容给吓到如雷轰顶。

 

“吾辈没有异议哦。”朔间零依旧温和慈祥地笑着说道,柔光从赤瞳中倾泻出来,让羽风薰看得不甚真切。

 

或许正是在这双魅惑赤瞳的蛊诱之下,羽风薰也跟着缓缓点了点头。

 

——诶??所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羽风薰彻底清醒过来后,才发觉事情已经朝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了。

 

“等等,我说零君啊,你知道CP是什么意思吗?”

 

此时的朔间零正规规整整地躺在自家的沙发里,手里拿着一袋子的番茄汁,满脸幸福地享用美味的汁液。在听到自己搭档有些激动的质问时,终于睁开了那双仿佛已经沉睡万年的血瞳双目。

 

“唔……”黏糯糯的悠长鼻音从鼻腔里发出,随着微风飘到了羽风薰的耳膜上,“不知道喏。”

 

“诶??所以零君为什么要答应啊!”

 

“哦噫哦噫——薰君好凶喔。”自此悠长的鼻音随着口癖陡然演变成了惯用的啜泣声,听得羽风薰的气势立马锐减了不少。

 

“所以说不要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啊……”搞得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似的。羽风薰嘟囔着说道。

 

“啊啊不对!”羽风薰反应过来,气急地挠了挠金色毛发,“所以说为什么零君什么都不知道就答应下来了啊!”

 

“くくく,反正是吾辈跟汝的双人工作不是吗?”

“是这样……”

“汝会陷害吾辈吗?”

“那倒不会……”

“所以吾辈为什么要拒绝呢?”

“……”羽风薰被问得哑口无言。

 

朔间零玩味地看着一脸苦恼的羽风薰,总算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深不见底的赤瞳宛如汪洋血海隐藏起了最深层的秘密,表面却一脸纯良地眼巴巴看着羽风薰:“哦噫哦噫——那么汝能否为吾辈解释下「CP」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嗯……就是那个……”羽风薰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打算摔破罐子直接说出了口,“哎呀就是那个啦!就是男的跟男的!”

 

“男的跟男的……吾辈还是不太懂喏……”朔间零佯装私忖,余光却悄悄扫过羽风薰那被金色头发遮住的侧颈和耳根,隐隐约约似乎红了一大片。

 

“就是、就是……”羽风薰自认倒霉,硬着皮头解释下去,“粉丝就是会让两个男人谈恋爱嘛,组成一对就是CP。然后现在腐女盛行,所以很多偶像会选择营业来满足腐女的幻想以便收获话题和热度,以及CP粉。”

 

行吧,解释完羽风薰觉得自己的脸皮也烧成了绯红。

 

“唔……所以事务所是让吾辈和汝谈恋爱吗?”

 

“不是啦!!”羽风薰头疼地扶了扶额,实在没想通朔间零是怎么抓重点的,“所以说,只是营业哦,假的,是假的。”

 

啊,对啊。说到这里羽风薰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排斥这一决策的原因——害怕自己把营业当真情、把假意当真心。明明决心要在甜蜜的「假象」彻底支离破碎之前丢弃自己那无用的恋心,却在丢弃的过程中被上赶着演出另一场戏。

 

羽风薰再次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叹息在心头氤氲成杂乱无章的一圈又一圈,像是理不清的麻、扯不清的线,缱绻纠缠着自己无处安放的感情。

 

要说向来以“直男”人设自持、并很长一段时间总将“只对女孩子感兴趣”这句话挂在嘴边的羽风薰为什么会知道CP的原因是,偶尔在Yahoo搜索栏中输入「二枚看板」的时候,出来的是一大片自己看不懂的言语。

 

于是带着隐隐跳动的好奇心,去搜索了到底何为CP、攻受、体位等其他乱七八糟的单语。

 

……那一整晚,羽风薰都没有睡着。像是误入禁区看到了什么不可言状场面的孩子,脸红心跳了好久好久。

 

现在想来,或许这件事就给之后自己的性向觉醒埋下了种子。羽风薰在人生中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也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恋爱,可以做-爱。在震惊之余,脑海中却不自觉浮现出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羽风薰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拼命摇头将那个清晰的身姿甩出自己的脑海之中,然后将一切归罪于不小心搜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过错。

 

于是乎,当上层领导要求自己和搭档朔间零组成一对商业CP的时候,羽风薰的心情可想而知。

 

兴许上面的人也向节目组交代了许多,所以两人在进行拍摄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及很多擦边球的问题,诸如「羽风君喜欢和朔间君在一起吗?喜欢朔间君哪一点呢?」、「听说两位在同居呢,好像新婚夫妇噢♪可不可以分享一些日常趣事呢?」之类的问题。不知道是问题本身就惹人误会,还是羽风薰本人心思不正,总之回答得是脸红心跳——当然,在台上是极力克制住了。

 

倒是朔间零,该说是对这类问题太过单纯毫无自觉呢,回答得是坦坦荡荡诚诚恳恳:「比起说是新婚夫妇,不如说是老夫老妻噢♪薰君可照顾吾辈了喏,常常叫我起床,还为我做饭。总觉得吾辈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喏。」

 

羽风薰诧异地转过头去看着近在咫尺的白皙的脸庞,那张脸在室内强烈的打光之下更显得一股子摄人心魄的美,宛如一只远古的吸血鬼在静谧地等候着自己的猎物。不知是被那张仿若天赐造物的脸所蛊惑,还是被耳边一连串抹了蜂蜜的言语所迷诱,总之羽风薰的眼神恍惚了一两秒,失焦地再度堕入了被朔间零编织的美好「假象」之中。

 

羽风薰有些气恼,因为在多次这样的场合之后他发现朔间零在刻意迎合,总会说一些甜得腻人的话。自己明明也知道这就是营业,但总觉得有一根针时时刻刻割裂着自己的心脏。朔间零每说一句,心脏就能渗出一滴血。

 

这场滑稽的恋爱喜剧与朔间零无关,只是对自己甘之如饴又无限惧怕的无能狂怒。

 

羽风薰最终还是仓皇而逃了。

 

■零SIDE

朔间零自认为自己是卑劣的,仅仅针对在处理羽风薰的问题上。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缘于年少时候的惊鸿一瞥,瞥见了那人身上充满了人情味的光辉就被闪耀得再也移不开眼,自此之后就开始无可救药地陷入了漫长又煎熬的单恋之中。

 

想要得到他。这样的念头与日俱增。

 

最初只是费尽心思地将他纳入了自己麾下,然后就自顾自的称他和自己是「二枚看板」。

 

说实话,那段岁月很满足。只要转过头,就能看见与自己并排站着的羽风薰。朔间零无怨无悔地将身边的宝座献给了那个人。

 

而与满足感一同伴随而来的,是无尽的自责和懊悔。朔间零知道,并且清楚地知道,羽风薰人如其名,如羽如风如香气。他应当永远自由自在地随微风飞扬,不被自己抓到——事实上不应被任何人抓到——就是这样的羽风薰,却被自己自私地以「UNDEAD」之名、以「二枚看板」之名给困在了魔王身旁的一隅。

 

尽管自己许诺给对方最大限度的自由。

 

但是那孩子啊,好像非常温柔地、毫不在意地原谅了自己呢。甚至还跌跌撞撞地尽了不曾有过的努力跟在了自己后面。

 

啊——真是——该让吾辈如何是好——

 

于是自己可耻的私欲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剧烈膨胀。

 

仅仅是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搭档是远远不够的。想让对方以“恋人”的姿态居于自己身边。所以几乎是耍了一定的手段,成功让那人邀请自己一同出道。

 

然后以工作的名义、实则是一年四季都在结伴旅行,顺理成章地赖在那人身边——见缝插针地向对方撒娇、还故意对他人说出“薰君是吾辈的”这样惹人误会的话、让对方叫自己起床,然后颇有心机地露出一副最自然无害的模样来——所有的一切,确实是自己所编织好的巨大的阴谋。

 

具体来说,就是将自己所有深埋心底无法表露的真心实意,以最自然到几不可察的形态呈现在那人面前。以自己跳动的心脏为底料、单方面的恋心为调味品,来制造一个“朔间零和羽风薰已经交往”的甜蜜「假象」。最终的目的,就是让羽风薰在不知不觉中习惯这一设定,这时候只要顺水推舟,两人说不定就会理所应当地真正在一起了。

 

这个计划原本是十分顺利的。两个人毕业之后便开始同居,一起工作。细水流长的日子使得两个人的感情不咸不淡地不断升温。朔间零对羽风薰的依赖越发放肆,羽风薰对其倒也是笑着全盘接收、完全纵容。

 

朔间零在一点点试探。最初只是开始不加节制地撒娇——他发现这个办法很好使,因为羽风薰总会心软——然后偶有一次更是大胆到在羽风薰做饭的时候来到对方身后,将双手环过那人纤细的腰部,把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在对方的背上,脸部也埋在对方的后颈里,不断地轻轻蹭着。

 

“零君,打扰到我做饭了哦?”

“哦噫哦噫——可是薰君很好闻嘛。”

“真拿你没办法啊。”

 

糟糕,一切好像进行得顺利过头了。所以某一次在节目上说和薰君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这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朔间零自己就如此深信着。

 

——听上去是不是有点滑稽可笑?编织「假象」的人也相信着「假象」本身。

 

但是那个人逃走了。落下个仓皇而逃的背影,映在不知所措的红瞳之中。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曾经的自己以「二枚看板」的名义将那人绑在了自己身边,现在的自己也几乎是用了一点手段试图以「商业CP」的方式来重蹈覆辙。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朔间零是如何得知CP这一概念的。

 

曾有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工作总是分开,尽管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见面,但朔间零依旧觉得仿佛是分居两地。想要知道那人在哪里、在做什么——诸如此类的念头无限填充着他的心。以此为动因,使得他把自己可爱的后辈约了出来。

 

“吸血鬼混蛋!到底找本大爷做什么!”

“小狗狗许久不见还是这么凶喏。”

“……少废话!”

“吾辈只是想找汝教教吾辈如何「上网」哦。”

“……哈?”大神晃牙发誓,他真的以为明天就要有外星人入侵了。

 

总之,朔间零总算学会了如何使用现代机器来搜索信息。

 

他笨拙地打开Yahoo,输入的第一条关键词就是「羽风薰」,于是天花乱坠的信息扑面而来。各种朔间零没有见过的精美图片、还有及时的遭遇情报、以及所有的工作安排,全都映入闪烁着的赤瞳之中。

 

该说是恋爱无敌吗?朔间零竟然自己一个人学会了如何使用Twitter。

 

朔间零就是在这时知道CP的,甚至还知道了什么是对家、什么是同人。

 

没有人会知道,过激背德的黑暗魔王,曾经在深夜里看完了整整一万字的零薰簧文和整整124页的零薰簧本。

 

说实话,看完后朔间零就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打开了新的一扇门。从此再次看见羽风薰就好像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了。

 

偶尔只是看见那张脸,就似乎能听见同人本里某个人的低声娇喘。

 

好吧,朔间零承认自己思想不纯。但是作为一名健康正常的男子,对自己的思慕对象产生了色色的臆想,应该也挺正常的吧。

 

吾辈可不是神明,而是人啊。

 

哦噫哦噫。原本就漫长苦涩的单恋——虽然最近开始甜蜜发酵,仿佛化作一缕清风,萦绕在朔间零的心头瘙痒极了,督促着心底深处的欲望不断膨胀,然后就做出了「商业CP」的决策——「二枚看板」和「商业CP」,好像也没差太多,那个人应该会和过去一样好好接受的吧。

 

羽风薰就是从这时候逃走的。

 

说是逃走,但也是不会影响到工作的程度。就只是在私下时不再像往常那样和朔间零亲密,仿佛无言地对朔间零说着:这一条线,不要越过来。

 

朔间零伤心极了,但也不敢逼迫羽风薰做出什么。就只能像现在这样一个人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静静地感受着从窗台倾斜进来的阳光的沐浴。脸上还摊着一本书,仿佛这样一下子就能与世隔绝。

 

好累,好累。累到就这样睡着了,以至于羽风薰回来了都不知道。

 

“……朔!间!零!……!!”

 

哦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好像在气急败坏地朝着自己喊着全名。

 

朔间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一边将脸上的书拿开,一边打着哈欠:“薰君~……”

 

结果睁开的第一眼,就看见了羽风薰不知是因为气恼还是羞耻而涨红的脸颊,仔细一看,还会发现耳根和侧颈也烧得通红。

 

“哦呀。薰君这是怎么了?”

“……!!”

 

朔间零不解地顺着羽风薰瞪着的双眼看过来,视线最终落在了自己手里的本子上。

 

………啊,今天看同人本的时候睡着了。

 

“くくく,这本可是我拜托别人帮忙抢的哦。○川老师的本切得可快了,据说一分钟之内就会切掉的哦?”

 

“你……!你!”羽风薰气得炸毛,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顶着通红的脸蛋瞪着朔间零手中的同人本封面——画中的自己满脸情-潮地被压在身下,身上正是此刻躺在沙发上的自己的搭档。

 

本子左下角还特别贴心地大写着「成人向け」的字样。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本子啊!”

 

“哦噫哦噫(啜泣声)——可是吾辈也想了解年轻人的喜好嘛,吾辈可不想当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年人喏……”

 

“可、可是我也不应该是下面那个啊!”

 

“哦呀?”朔间零愣住了,“原来薰君只是在意体位问题吗?”

 

“……”羽风薰瞬间哑口无言,大脑被朔间零盯得清醒了一大半,自知理亏,于是转身就要朝着卧室走去,结果还没有推开卧室的门,就被身后的搭档给紧紧地抱住了。

 

“喂……我说放开我啦!”

 

“不嘛。好久没有闻薰君的体香了。所以最近吾辈是薰君严重不足哦。”朔间零依旧像只巨型粘人的猫咪一样压在羽风薰的身上,苍白的脸还朝着那人充满独特体香的后颈不断地蹭着。

 

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在隔着名为「假象」的网,一个人无知无觉,另一个人故意为之。而如今,这张网随着羽风薰的清醒而被捅破,所有行为都失去色彩和意义。

 

“……薰君?汝是哭了吗?”

 

“呐,我说零君,差不多快够了吧,”沙哑的声音掺杂着几不可闻的啜泣声,朔间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听见了声音里的略微颤抖,“你是想玩我到何时呢?”

 

——

 

朔间零环着羽风薰的手突然僵硬了一下。

 

“……对不起。零君总是平等地爱着世人,我也有幸是其中之一。但是最近,我看不清了……你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会让我这种凡人产生误会,会误以为自己在被零君特别宠爱着。事实上,我知道的啊,零君只是在认真工作、认真营业、认真地爱着每一个人。……你会买那些同人本来看其实只是因为想要更好地和我组成「商业CP」对吧?是我过激了。对——”

 

“我喜欢你。”

“诶?”

 

告白的话语凝在空气中形成了动人的声波,乘着微风穿过金色发丝打击着羽风薰的耳膜。听话人在错愕了一两秒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微微叹息:“我知道啊,我知道零君深爱着每一个人——”

 

后颈敏锐地感知到了身后之人无奈的吐气:“汝并不知道。”

“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成为恋人,想和你肆无忌惮地接吻,想和你在夜里感受身体交合的快感。我想拥有你,狠狠地拥有你。你不会知道,从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被你夺走了全部目光——于是我将你留在我的身边,让你成为我的搭档。两个后辈需要监护人这样的措辞是我想了很久的借口,只为了掩盖我的私欲、我的恋心。”

 

——

 

一大段真情实感的告白通过缓慢绵长的鼻音和气息流进了羽风薰的心田里,原本冰凉下去的耳根因为体内荷尔蒙的快速分泌而再次升温了起来。

 

“那么,汝也喜欢吾辈吗?”

 

“喜……哎等等等等!!!”差点又要被那个人牵着鼻子走了,羽风薰想要挣扎出朔间零的怀抱让自己冷静一下。

 

“吾辈不想让汝看见吾辈狼狈的模样喏,所以就这样让吾辈抱着汝好吗?”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くくく。那么汝可以回答吾辈的问题了吗?”

“唔……喜欢……哎等等不要舔我的耳朵啊!”

 

羽风薰的耳廓突然被覆上了湿湿糯糯的一片,柔软的舌尖不断舔舐着自己的敏感部位,末了,好像还恶作剧地咬了一下。

 

“汝不是很在意攻受问题吗?吾辈倒觉得可以在床上试验一下哦?”

 

“诶——??啊等等放我下来啊!!!”

 

朔间零将羽风薰打横抱起,也不管怀中的人如何挣扎愣是一下子把卧室的房门给踢开了,然后把思慕之人压在床上。

 

……就像同人本里画的那样。

 

“我喜欢你。”

 

在又一次的深情告白之后,最终落下个缠绵悠长的深吻。

 

■END

我喜欢你。不是吾辈喜欢汝。羽风薰永远不会知道,这四个字,是朔间零一辈子只对一个人说的独特告白。

一个人要说多少遍真话,才会被误以为是谎。于是朔间零就一直说,一直说,直到羽风薰打碎掉一个又一个的「假象」,才会发现「假象」里包裹着的全是年少的欢喜,和毕生的爱。

】214 #朔间 #羽风 #
他们也没继续纠结下去,顺其自然。在交换了名字后朔间当着羽风的面吃起了美味的烤薄饼,幽灵就在一旁可怜巴巴地望着人,心里憋屈又无可奈何。 朔间在这里安定了下来。他和一只幽灵住在一起,成了朋友,...
】等价失恋 #偶像梦幻祭 #朔间 #朔间凛月 #羽风
奇怪的人呢。”   “如果君指过去久远的五奇人这样的称呼,应该不第一次听说吧?”   “你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羽风立刻戳穿他试图含糊而过的想法,“比如……”   “比如?”朔间追着问...
】复燃重生于深层陷落的叠影之中(上)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那里就是为了让给对方。 朔间摇着头,拒绝了他的话。羽风差点脱口一句“你好歹也算扮演个老人就不能好好坐下?”。最后以对方假象说服自己不去在意。 切入正题。羽风扯了扯身上的毯子,问:“这你给我...
烈火燎原 #eva #嗣 #渚 #碇嗣 #新世纪福音战士
,苍白手指像月光织成的丝线,化作金丝玉帛搭上我的肩。   “嗣君。”   我应声回头,毫无征兆地坠进渚一双茜红眼眸里,热烈的夕阳,酩酊烂醉的玫瑰,最深最艳的血,和他一身苍白如纸的发肤倒也相衬...
】高中尤其高三的学习需要激情 #朔间 #羽风 #
精神,身上披着的橙色夕阳像层轻盈的纱衣,太阳也融化于那双眼中,残留了一丝倦怠。 这人好看。 看了十秒羽风想。 他猛然惊觉不对。 刚刚看朔间看得太入神连结束的最后一秒也没怎么听见。好在演讲者走了...
【cp凛】朔间凛月说了一句我恋爱了 #偶像梦幻祭 #朔间兄弟 #凛 #朔间 #朔间凛月
by/ 夏至至   『朔间凛月说了一句我恋爱了』 cp凛   *凛月今天也想要气死 *但是依旧没成功 *今天的我也在各种瞎扯 01 “我说啊,小凛你这样的有必要吗?”衣更绪几乎被按在椅子...
【cp凛】展信佳 #凛 #朔间兄弟 #偶像梦幻祭 #朔间 #朔间凛月
一动不动。 正因为如此才想要给他一点惊喜啊。 04 末了还四个人插科打诨到一天的结束,朔间的新拿的纸面上还是一片空白。刻意磨蹭了一会才回家,营造一下忙碌的假象,等朔间站在家门前的时候夜幕即将降临...
】白头发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朔间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羽风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朔间桑有白头发了呢~最近太累了...
】海风吹拂(4)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吹拂(1)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吹拂(3)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印记 #朔间 #羽风 #
♪。 这样君就能吾辈的人了。 朔间如是说。 他吐词缓慢,咬字清晰,很好的控制自己音量仅在两人间听见。拜他所赐,耳边热乎乎的气息就像一双手抚摸感受着漂亮的轮廓。弄得羽风很痒。 想一脚踹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