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2LDK与爵士乐 #羽风薰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夹在各位大佬中间偷偷发
想看零薰吵架的产物,结果和自己一开始想的完全不同而且越来越欧欧西真的非常抱歉!!变成了很少女心的薰薰和非常无辜的老零之间的争吵 如果这样也可以接受请往下↓

 

    他看了一眼钟,午夜12点半。他陷在沙发床里。屋里没开灯,外面已经暮色四合,只有电视里的录像还在播放,不断变化的光线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视线飘忽到桌上叠放的碗筷上。他叹气,摸出手机。

    【小狗现在在干什么喏。】

    那边的回信很快:【你个糟老头子是才醒吗?!隔着屏幕都感觉你打了个哈欠啊混蛋!】

    【吾辈醒了有一会了,老人家还要被小狗骂…蓝受。】

    【 …又错字了啊白痴!你就不能让羽风前辈好好教教你的电子设备技能吗明明两人天天在一起!】

    他笑笑。他和羽风薰在一起并非什么低调的事情,说起来还是他主动追求这个满校蚊香男中唯一的钢铁宇直。作为一个知晓全校事的吸血鬼,当他认真起来追逐某个人时,总归不是难事。在某个夕阳西下的傍晚,朔间零终于吻上了羽风薰的嘴唇。

  然后他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像所有高中三年生处理感情一样冷静不张扬(如果去掉他们成天逃课腻在天台上的话)。

  3-A的全体人都当羽风薰是一个问题儿童,迟到早退还经常和一打以上的女孩子藕断丝连,但是真正恋爱起来,他发现这个家伙真的太单纯了。

    喜欢甜食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成天到晚WINK放电可能就是因为每日摄取的卡路里大概能让一个瘦子胖到200斤,所以不得不对外释放能量;嘴上说着男性好讨厌啊谁都别靠近冰清玉洁的我,私下里却经常需要亲亲抱抱来充电;看似无视校规我行我素,第一次去他家时甚至拘谨到为自家弟弟都准备了见面礼…

    薰君啊,再这样下去你的人设简直要塌得渣都不剩了啊。他也曾轻微担忧羽风薰的OOC,结果让本来就被掰弯的对方迅速火大,小小地争吵了一番以后以羽风薰的眼泪收场——对了,这个男人泪腺阈值简直比女人还低,情绪稍有波动眼眶刷的变红,交往前他就知道羽风薰经常在天台上一个人抹眼泪,现在这个场所里加了一个他,羽风薰还有点不好意思:朔间桑不要呆在这啊,就算是朔间桑看到男人哭也会恶心的吧,拜托了我一个人呆会就好。

   他只是掰过羽风薰通红的脸,就着夕阳轻轻舔掉脸上的小泪珠儿:吾辈怎么会觉得恶心呢。吾辈高兴还来不及呢——唔,眼泪也是甜的吗。不愧是薰君啊。

   原本他只是当羽风薰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散漫青年。那时的他是校园里的魔王,所有人为他神魂颠倒或奉若神明,只有羽风薰轻飘飘地看他一眼,把温柔全部撒给臂弯里的女孩们,微笑地时候像对待世界上的瑰宝,转过头来却对他挑衅一般用着敬语。

   “我们在学校里见过好几次了啊,你可别说你都不记得了啊~”

   “啊哈哈,你是不是以为谁都会注意到你啊?真是对不起噢~我不太记男人的长相和名字。”

   他看到羽风薰嘴角漫不经心的笑容,眼睛是普通的灰色,而他偏能从地下演唱的灯光中看出三分清醒。

   就像众生皆享乐中游离之外的一束捉不住的金色熏风。

   【薰君不在吾辈这里呢,小狗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 哈啊?你们两个不是合住吗为什么还要问我啊??我想想…今天应该在和阿多尼斯一起录例行直播啊,你已经老到这个都记不住了吗?!】

   他咧咧嘴。队员的行程他当然记得,不如说,他尤其记得羽风薰的。只要这个人站上了舞台,就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就像空气里凭空燃起的小小太阳,羽风薰总是能毫不介意地将满腔的爱意传播出去,泛起耀眼的甜蜜的风。让人想长久地为他驻足。

  而他成功地让这阵风为他停留,缠绕在他指间。于是一切都变得像蜜糖一样粘稠,每一个日子都熠熠生辉。

   直到高中毕业,他们即将面临的是巨大的社会压力和汹涌而至的竞争对手。

   “朔间桑主内我主外吧,毕竟朔间桑的才能我可是心悦诚服,交际这种琐事就让我来打扫吧~”羽风薰这样说。

   当时他们在只有十几平的2LDK规划以后,薄薄的墙壁隔音差得要命,每天都是睡眠不足,幸好打开窗就能看到夜景。

   羽风薰睡着以后,他经常一边改着曲子和日程一边看看窗外。满天星斗,夏季的深夜还有蝉鸣,以及午后的大雨里一点点湿润的潮气。没有阳台,他们俩在窗外挂了铁丝,微凉的月色下,两件白衬衫飘来荡去。

   他心里也不得不溢出了一点点幼稚的向往,对未来,也对他们两个。

   新人的时间永远都是廉价的。每天都是踩着脚跟忙的昏头转向。羽风薰的社交能力充分发挥了作用,现在他的荷尔蒙对象不再限于可爱的JK而是从20岁到60岁不等的职业女性,如何利用与她们的人际关系为组合争取资源成了羽风薰除了练习以外的头等大事。组合形势看好他就越忙,邮件联系人甚至比高中还要多。

   朔间零也忙,甚至比他更忙,但是每次回到住处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昏暗时心里也是空落落的。往往要到一两点羽风薰才会摇晃着回来,一句话也说不上抱着朔间零倒头就睡,眼底从青色变成了紫色,然而第二天还是要维持人设继续下一轮撩妹。

  “薰君要不要紧?不用这么拼命的,身体垮掉了就得不偿失了喏。”

  “呜哇唯独不想被天天通宵的朔间桑这样说啊~我没事的,总不能让小狗和多多尼斯来的时候也这么辛苦吧~虽然不想为了男人这么努力,可是作为前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啊。”

   他笑笑,羽风薰也笑笑,笑里有多少苦涩,谁也不知道。

  【抱歉喏,身为老人,听广播什么的还没养成习惯呢…那么就由小狗替吾辈为他们加油吧。】

  他单手慢腾腾地发完邮件,起身放了一张唱片,顺手在冰箱里拿了一罐番茄汁。番茄汁从特浓到掺水版摆放得整整齐齐,这是羽风薰逼他养成的习惯。同居以后朔间零才发觉自己的拍档居然在居家上天赋不错(虽然后者一直抱怨这都是朔间零家务活太烂的原因),虽然两人是规定轮流做家务,但是很多时候都是羽风薰看不下去施以援手。

  唱片也是羽风薰送的,作为生日礼物。朔间零收到的时候有点呆愣:谢谢薰君喏…但是为什么是爵士乐?

  羽风薰也有点愣住:我记得你高中时代的特技不是爵士来着?觉得这个你肯定会喜欢才…

  大神晃牙在一边笑得快背过气去:这个老家伙擅长的是爵士舞啦!原来羽风…前辈一直以为他是听爵士乐吗啊哈哈哈!!你们两个家伙是不真的有100岁了哈哈哈哈!!

  两个人都有点尴尬。朔间零最后还是收下了这份礼物,虽然他真的没有听爵士乐的习惯,但是两人都在家的时候还是会插进唱片。

  不过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就是羽风薰的生日,当时自己又送了什么呢?

  他使劲地回忆,然而丝毫想不起来,大概就是巧克力或者耳钉之类平淡无奇的东西吧。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两个人依旧对对方深处的东西一无所知。羽风薰不知道朔间零高深莫测外表下的喜好,而他朔间零也不知道羽风薰的嬉笑下有几分真情实意。他以为时间可以解决一切,却不想是时间把距离拉得更长。

   后辈的加入,组合的走红,一切都走上正轨。朔间零作为队长忙得不可开交,还经常要出国处理高中时留下的烂摊子。羽风薰就得撑起国内大局。

   等到朔间零安定下来的时候,羽风薰到机场去接他,在夕阳下穿着一身长风衣,闪耀得教人认不出来,唯独手里电话不停,名字是百惠还是美惠他已经记不清了,羽风薰来开车,朔间零坐在副驾驶座上,他听着羽风薰温和地和话筒里的女声对话,突然有种想把他的电话扔出窗外的冲动。

  羽风薰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他:朔间桑怎么了?马上就到了哦。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笑,如往常一样:吾辈什么事也没有哦,羽风薰注意安全,驾驶时不要打电话啊。

  羽风薰只是歉意地笑笑,并没有挂掉电话的意思。他笑起来和高中时别无二致,闪耀地,温柔地,蜜糖般的笑容,可以轻易融化任何人的护盾。

  朔间零突然觉得这样的笑容很碍眼。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像以前一样用温和的表情包容住所有的感情,只是平静地目视前方,祈祷终点快一点来临。

  当两人都再一次同时走进那个2LDK时,他们都明显感觉到,这个地方真小,真局促,朔间零甚至有点怀疑这种面积是怎么住下两个接近一米八的大男人的。这实在是太小了。

  羽风薰从冰箱里取出了一大盘饼状物,仔细一看是某知名家的披萨。他歉意地表示最近实在太忙没有时间下厨,还去便利店买了一堆速食食品上来,等四个人齐聚的时候再吃大餐好了。朔间零点点头表示理解,于是两个人久违地坐上餐桌开始分食已经不是很美味的披萨。唱片开始播放了,同时还有广播——是朔间零听说羽风薰有一档特定节目后强烈要求听一听并录下来——“缓解平时见不到薰君的痛苦”。
 
  广播滋滋地冒出声音来,是羽风薰和阿多尼斯的节目。

  “今天的话题是关于特技呢~阿多尼斯的特技是UNDEAD的小蒲公英们都知道的吧?”
 
  “是的,我很喜欢吹陶笛。它能让我心情放松下来,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

  “可惜今天是录节目,没有办法让阿多尼斯为我们来吹奏一曲呢,下一次的活动请务必参加,我会努力让阿多尼斯为大家现场演奏的,真的真的~”

  “羽风前辈的特技是…”

  “呜哇那个就不用说了吧,分辨女孩子的气味什么的,感觉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像变态一样呢。”

  “不过我还知道羽风前辈的另外一种特技…可以随意改变自己身上的气味,对吗?”

  “欸——?!为什么阿多尼斯会知道…?”

  “因为有一次拍摄之前,发现羽风前辈身上的味道和之前不一样,是…”

  “好了就此打住!再说下去我可是脸都要挂不住了啊~让大家觉得 ‘羽风薰可能因此几天都不用洗澡,真是个变态’就不好了!那么,剩下的时间交给我的小蒲公英们吧——”

   他无心再听下去。这的确是个秘密了,他甚至都没有发现过。羽风薰好像并没有在听广播,而是专心切着他盘子里的火腿蛋。朔间零忍不住深深嗅了嗅。是他熟悉的香甜的,羽风薰的味道,但是如果在其他人面前又是另一种气味呢?

   朔间零没来由地感到恐慌,他盯着羽风薰泰然自若的脸,他不知道在其他的时候羽风薰是不是也这样温柔,甜蜜,泰然自若——不,这是肯定的。这样的时刻从来就不单独属于朔间零一个人,很早以前羽风薰的爱意就播撒向全世界的一半人口,现在只是多了一个朔间零。 
   
   他让这阵风萦绕指间,然而这阵风之前走过哪里,爱上过谁,被谁爱上,他都一无所知。他可能也只是风的临时落脚点,因为风永远属于全世界。
   他害怕起来,甚至愤怒起来。他以为自天祥院以后没人能让他这样情绪波动,但是看着羽风薰,他久违地感觉到了愤怒,甚至想要质问。

   “——还有,刚才在开车的时候那个骑着摩托闯红灯的家伙也是吓了我一跳啊~我可是才拿到驾照,终于知道为什么有的司机大叔脾气这么暴躁了…而且有的人平时自己驾驶技术不怎么样,对其他人倒是很严苛呢~”

   羽风薰丝毫没注意到异样的样子,仍在兴致勃勃地说着。他高兴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直像个孩子,高中约转校生时甚至不顾形象在座位上兴奋地高举双手挥舞。朔间零盯着他的脸,感觉自己在这场战役中已经有些撑不下去了,只是平平淡淡说了一句“是吗”。

   “今天的朔间桑好像不怎么有精神啊?明明很久没有见了,碗也洗得干干净净了哦——朔间桑明明做卫生时马马虎虎,对碗的要求很高啊。”羽风薰愣了一下,想试着接着说下去。
   “是吗。”朔间零把碗筷放下,说“其实我洗碗都只洗一遍的,因为——那真的很麻烦。”他平静地说,甚至不带口癖,“尤其是那些碗我发现用不了多久的时候。”

    羽风薰也没有说话。白炽灯洒在两个人惨白的脸上。刚热好的披萨冒出的蒸气向上走着,又有细小的灰尘飘下来,掉进桌上热气腾腾的味增汤里。

   “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薰君,我们还是分开一会吧。“

   朔间零抢在这个干巴巴的问句结束前,把闷在心中的话吐了出来。他柔和了一路以来冷漠的脸,用最诚恳,最柔和(他最擅长这个)的语调说,“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对我们都太累了,对UNDEAD也——“

   “分就分呗,不用再说那些废话吧。“

   好像要和他较劲一样,羽风薰用同样冷硬的方式切断了朔间零的话语。他灰色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雀跃突然之间就像被大雪掩埋住了,一点点温柔都不复存在,它们正在变成朔间零初见时那种无所谓,散漫的眼神。

   “说到底,对于朔间来说一个或者两个伴侣的有无都不算什么吧——嘛,这种结局我也早就想到过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帮忙把垃圾——“

   “薰君——“

   “把垃圾扔到外面去可以吗?“

   朔间零终于忍不住,饶是他再好脾气也有一腔怨气:“心已经不在这里的人不是我而是薰君吧?一直不愿让我知道的人难道不是薰君吗?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一直都不明白——“

  “朔间才是让人搞不懂吧!“羽风薰很难得爆发出了如此高分贝的声音,简直像一个刚点燃的炮仗,”宠爱的人一直是复数,平常就算我干什么也只会露出‘无论怎样都会忍受’的臭脸,怎样努力还是没法让你更加轻松一点些,我甚至不知道和自己交往的人喜欢的到底是爵士舞还是爵士乐——“他就像突然哽住了一样沉默了一会,艰难的说:

  “我根本不知道,对于朔间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他们两个同时沉默了下来,只有唱片柔和的歌声还在继续,如此情意绵绵又肝肠寸断。

   朔间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厌恶被当作神,而他平日就如同神一样做到了目空一切,给予所有人平等的爱。他和羽风薰是如此的半斤八两,互相都是不在意的模样,把所有欢喜压抑成漠然,思念压抑成不言语,彼此都以为一吻定情以后就是皆大欢喜,然而事到如今却还在为最琐碎的事情争吵。

   最后还是羽风薰最先动了。他飞快地用手抹了一下眼睛。朔间零知道他泪点低,现在更是鼻子都红了起来,他本能地想帮羽风薰擦一擦,但是被他躲开了,只接到了一滴滚烫滚烫的泪珠,烫得他手指都抖了一下。
“分开——也不能影响组合的事情呢。“羽风薰故作轻快地说,”那这件事就到这里了,明天见。“他没有给朔间零说话的机会,径直走出了这间他们从高中毕业开始就奋斗着的2LDK,走得毫不犹豫。朔间零只能看着指尖的那滴泪珠,良久,轻轻地吻了上去。

“…好苦。“

  ——他呢喃着,把番茄汁放下。他一个人端坐在2LDK,好像缺了一些什么,但这个房子的确对两个人太过狭小。没有羽风薰房间里更显杂乱,但是好像这样更适合他一个人生活。

  他打开大神晃牙发给他的广播节目链接,今天的羽风薰也在众人面前闪闪发亮,笑得温柔,甜蜜,泰然自若,明天自己也将在舞台上闪闪发亮,可能马上后辈们就要知道他们已经分开,但一切没有什么不同,一切本应没有什么不同——

  他突然躺回了沙发床上,关掉了直播。只有唱片的声音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来回游荡,像一个阴魂不散的幽灵。朔间零眼角好像划过了一颗流星,又很快滑过枕头和卷发之间,消逝了。

         But now, who's gonna dance with me?
             但如今,我又能与谁共舞?
                  Please stay
                求求你留下吧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我再也无法起舞
         Guilty feet have got no rhythm
           内疚的心令舞步失去韵律
         Though it's easy to pretend
             尽管欺瞒并不困难
          I know you're not a fool
             但我知道你早已看穿
  I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 than to cheat a friend
            我早应知道欺骗是愚蠢的
       And waste a chance that I'd been given
             而我现在却又错过了机会
        So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故此,我终将不再起舞
         The way I danced with you
         不能再如往日一般与你共舞
             Now that you're gone...
              如今,你已离我而去
             Was what I did so wrong?
           我犯下的错误真是如此深重?
       So wrong that you had to leave me alone?
       一错再错令你离去,只留下我孤身一人

文中薰哥和老零部分对话来自追忆 歌曲来自《careless whisper》。 文前半部分为了私心加了好多妄想中的恋爱薰抱歉!!

想写出平时轻浮但是认真起来非常努力的薰哥、对谁都很宠爱,唯独对喜欢的人会有极强独占欲的老零,以及彼此都是初恋的那种感觉,很明显失败了对不起!![土下座]

总之恋爱不一定会长长久久,当时突发奇想的是“如果零薰分手了会怎么样”,最后一定还是会在后辈面前努力起来的!毕竟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两枚看板啊!

薰哥自身可以变换气味的特例我记得来自细贝圭和羽多野涉的广播??当时非常想用这个技能让自己散发猫薄荷的气味成功撸猫来着…我相信薰哥在恋爱的时候全身一定都是香香甜甜的气味
最后,感谢阅读~

】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
undead的两枚看板之一的在外的评如何。其他的真实性姑且不论,唯有一条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对男性毫不掩饰的嫌弃。   这位平日的相处方式他并不清楚,不过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哥哥和一位...
】你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朔间 # #
看见就行了。 电影很快便开始播放。朔间属于一看电影就发困的人,刚看完开头就犯困。 他索性看的侧脸阻止自己睡着。他不同,对方看得全神贯注,荧幕的光映在人脸上忽明忽暗。朔间突然想伸手拨开对方额前...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朔间 #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笑着和朔间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朔间 #
。   朔间是同组合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造物者 #偶像梦幻 #朔间 # #
这世上任何一件物品见面前汝都不会知道,难道就要否定它们的存在?神也是一样的东西,不必太过畏惧。 觉得朔间说得有理,点了点头。反正他把这次的出行主要当旅游来看,神找不找得到存不存在对他也没多大...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 #朔间 #
走到现在的,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你想要的“二枚看板“中的”“的样子吧。话虽如此,我还是那个”“,是会你一起聊着轻浮话调笑后辈的”“。我也不会拒绝和你一起喝茶的午后,或是在舞台上默契的...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 #朔间 #
,调皮地吐着舌头,起伏着的胸口,单薄的衬衫看起来很凉快,似乎能看到更里面的肌肤。几乎轻不可闻地呼吸声,在夏日里更显得燥热。   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朔间就这么觉得了。   无论那人怎么推脱...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朔间 #
,平常没有精神的朔间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朔间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
】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 #朔间 # #
的语气不带丝毫情感。 被怪物所伤就会被其诅咒,最终变成和它一样的怪物的古老传说,直到为了保护他被怪物所伤后才被朔间记起。 叫他不要迷信,做个相信科学时俱进的老年人。朔间回他宁可信其有...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 #朔间 # #
带着伞走到门前。 你、你想干什么? 吾辈想出去买些东西,就和汝一同离开好了。难得汝要吾辈把伞交汝然后淋着雨出去? 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不太好,甚至应该到了“精彩”的地步。朔间说得有理有据,他...
】遇难者名单 #偶像梦幻 #朔间 # #
by/ 風邪   *标题骗人 *ooc有,毕业后私设 *胡编乱造系列 。 只是如此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朔间再没心思继续自己的“早饭“。几十分钟前,他从门口的信箱取出今天的报纸,准备一边了解今天...
】你在我旁边哭哪有不抱的道理 #偶像梦幻 #朔间 # #
出来买两袋子东西回去的行为他还是希望能少则少。 没办法,老年人,体力差。 他将找好的零钱收好,随着收银员的谢谢惠顾走到了店门前,自动门抢先一步打开。朔间歪了下头,下意识唤着对面人的名字。 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