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烟火大会告白的注意事项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的爱哭鬼善和直球炭!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的(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我妻善逸暗恋灶门炭治郎一年有余。

 

在一年前如果将这个消息告知我妻善逸,他一定会化身尖叫鸡为今后的自己可悲的基佬人生惨叫上一个小时,但是现在的我妻善逸已经不同了。

 

他不仅在升入高中后迅速被灶门炭治郎的出众的长男气质俘获,开始了他长达一年的可悲暗恋,甚至现在还在思考着如何告白。

 

对的,告白。

 

情人节递巧克力,课桌里塞情书之类的昭和少女漫画告白套路善逸也都不放过,认认真真地考虑了一遍,但总觉得如果被拒自己一定会落得伤心过度退学的凄惨下场,迟迟不敢决定。就在他还在“究竟是情书告白还是去天台告白”中摇摆不定的时候,暑假已经来了。

 

“善逸暑假有什么安排吗?”炭治郎和善逸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善逸还在忧伤自己的暗恋可能还要持续一个暑假之久,随口说:“哈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宅在家就行了。我们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祭典之类的…”

 

“是这样吗?我还以为这附近有烟火大会呢。难得今年家里不需要帮忙,一直想看一场来着…”炭治郎颇为遗憾地说。这句话里的信息却马上被一旁的善逸捕捉到了。

 

“嗯…哼,要说烟火大会的话,我还是知道一两场的哦?”

 

善逸用一种完全没有必要的装腔作势的语气说道。没有察觉到这其中的紧张成分的可能也就只有温柔的灶门家的长男了。炭治郎只是高兴地说:“真的吗?我完全不知道在哪里会举办呢!善逸也有兴趣吗?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这种东西上网查查就知道了吧!真、真拿你没办法,如果炭治郎想看的话,我领你去见识见识也不是不行...”善逸紧紧抓着自己的书包带子,心跳得咚咚乱响。

 

不是吧!这么好的机会摆在自己眼前吗!怎么没有想到呢!还有烟火大会这个选项!如果告白成功当然最好,被拒绝了还可以潇洒地说一句“啊,我可没说喜欢什么的,你是烟花声音太大听错了吧”之类的话!虽然完全不知道哪里会举行烟火大会不过这次一定要抓住机会——!

 

“那真是太好了!那我等善逸的通知哦!”对此完全没有察觉的炭治郎高兴地抓住了善逸的手,后者脸上迸发出不同寻常的高热:“啊,我家已经到啦,再见,善逸!”

 

于是第二天他们就倒了两班电车来到了茨城县底下的一个小乡村里。

 

“原来…看烟火大会是要来这么远的地方的吗,我之前真是完全不知道啊。”炭治郎有些迟疑地从电车上下来。到站时车厢里几乎只剩他们俩,周围荒凉一片。

 

“嗯嗯嗯就是这样的!不要小瞧烟火大会!快走吧已经快赶不上了!”善逸胡乱地说着,不敢直视炭治郎。

 

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年周围城市的烟火大会都已经早早地结束了,最近的一场也是在车程两个小时的茨城县,他们只得中午就开始赶行程。

 

“接下来是往哪里走?”炭治郎问善逸。“嗯…好像是这个方向。”善逸摆弄着智能手机。不知道是不是附近的信号问题,地图加载得坑坑洼洼,但他又不可能让对电子设备一窍不通的炭治郎来指路:“总之,先走走看吧!”

 

“好!”灶门炭治郎毫无戒心地跟了上来。

 

然而事实证明,在不熟悉的地方凭借高中生男生的糟糕直觉是绝对没有出路的。

 

两人沿着相反方向走了将近一公里,在炭治郎询问了路边的一个安全员之后才发现这个巨大的失误。随后他们又狂奔两公里,终于赶上了最后一班开往烟火大会会场的巴士。

 

“对不起啊炭治郎,如果我好好等地图加载出来可能就不会走错了…”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巴士上,善逸气喘吁吁地向炭治郎道歉,心里暗骂真是开局不利,原本打算作为一个烟火大会达人优雅带领土包子炭治郎四处逛逛的,结果直接来了这么一出。

 

炭治郎当然是宽容地表示了谅解,但是令人唏嘘的悲剧还远远没有结束。到达观看地点的河堤边后,两人才发现其他人都是有备而来。

 

大大小小的野餐布、帐篷已经塞满了河堤任何一个缝隙,厚厚的人墙简直让一只蚊子都移动艰难。他们在人群中左穿右闪,前挤后攘,终于在一个台阶处找到了能容纳两个人的狭小的空间,还没有等他们坐定下来,如云的穿着浴衣的观众们就齐刷刷地从包里掏出折叠伞,这两个穿着T恤蹬着运动鞋的笨蛋高中男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开始下起了小雨,最后还是炭治郎去买了一份炒面,顺带要了两个塑料袋顶在头上。两人缩在各种帐篷雨伞的角落里,头上罩着可笑的透明塑料袋,活像两株夹缝中生存的蘑菇。

 

“炭治郎,真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烟火大会有这么多人…我之前也是和爷爷在很远的河岸边看的。”善逸嚼着炒面,后悔地恨不得把头埋到炒面里去。

 

告白,告什么白,还是乖乖闭嘴不要再让炭治郎困扰了吧。

 

一切都完了,自己完美的“烟火大会!~我妻善逸对灶门炭治郎的浪漫告白~”计划已经彻底破产。原本想展现自己帅气的一面,却依旧在处处被炭治郎照顾。真的太逊了。

 

炭治郎却依旧显得非常开心,甚至有些亢奋:“没有关系!我也是第一次来看!原来烟花近距离看有这么大呀!真是厉害!”

 

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这场花火大会。这也难怪。这场花火大会是年年例行,名气很大花火盛宴之一,所以就算是下着小雨现场也是人挤人的爆满状态。可是善逸看着炭治郎兴致勃勃欣赏烟火的侧脸,更加难过了起来。

 

明明烟花也很漂亮,时机也很对。但是自己依旧搞砸了啊。夸下海口说要带炭治郎体验花火大会,最后只能挤在角落里看…话说为什么不先想好穿上浴衣再来啊,都是夏日祭了穿着T恤告白,还能再土一点吗!

 

善逸有一搭没一搭吃着炭治郎为自己买的炒面,心里酸酸的,炭治郎宽容的谅解反倒让他更加难受起来。这次的告白计划也还是以放弃告终了吗。上天啊,为什么现在在天上炸成烟花的不是自己?善逸灰暗地想道,觉得一切工夫现在看来都可笑起来。

 

烟花已经进入了高潮阶段。但是善逸根本没有心思看。这样的告白,只是徒增困扰而已吧。自己一直以来到底在做什么啊。。

 

已经喜欢了这么久的炭治郎,依旧在人群中闪闪发光。可是自己再怎么努力,似乎也不能让自己变得像炭治郎一样强大。他直愣愣地看着炭治郎的侧脸,不知不觉泪水又积蓄了起来。吸着鼻子,善逸偷偷地看着烟火下炭治郎。炭治郎年轻而线条青涩的侧脸线条,炭治郎额头上肉色的伤疤,炭治郎高挺的鼻梁,炭治郎高兴时抿成一条直线的,炭治郎柔软的嘴唇——

 

“善逸!刚才那个你看到了吗——”炭治郎突然回头看向善逸,还挂着大大的笑脸。

 

善逸一时间没视线都没收住,盛了满眼的泪水都倾出来一滴。炭治郎也愣住,烟花的影子在两个人身上明明灭灭。

 

“我、我刚才吃的炒面太咸了!”善逸慌乱地抛出一个没有逻辑的解释,“那、那个,刚才走神了一下,你说的是哪一个烟花——”

 

他的泣声戛然而止,因为炭治郎凑近了。

 

视野突然变得昏暗起来,他竭力睁大眼睛要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同时,他听到周围的人爆发的小声欢呼,他越过炭治郎突然凑过来的肩膀看到,一片色彩绚烂爆炸在他的眼前。

 

这次烟火大会最大的“牡丹烟花”在所有人的头顶绚烂地炸开。如同要照亮黑夜一样的气势冲向半空中,直径数十米的线型烟火从中心向四周窜出,爆发成一朵朵艳丽牡丹一样夺目的姿态,之后再次花蕊爆炸,带来巨大的轰鸣,像夏日的一道夺目的闪电。在中途,火星又化作流星一般的光点,空中波光粼粼地闪耀着,再徐徐落下,像精灵祈福时在人间落下的星屑,悄无声息地隐入夜幕。

 

所有的人都在呆呆地看着天空,或者拿出手机拍照。善逸什么也做不了,不如说他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在这片盛大的烟火下,他在被炭治郎亲吻。

 

原来就算是炭治郎的嘴唇,也是这么柔软的吗?像云朵一样,只是轻轻地停在善逸的嘴唇上,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他可以近距离地看到炭治郎茂盛的暗红色的头发,紧紧皱在一起的细长硬朗的眉,鼻尖的汗珠,夜色下依旧非常明显的脸上的红晕(他猜想自己的脸比炭治郎红得更过分),还有那双眼睛,那双如同火焰一样纯净,温柔的眼睛。

 

喂,现在不应该闭眼吗?为什么这家伙眼睛睁得这么大啊?为什么这么痛苦的样子啊?他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善逸丝毫没发现自己也是大睁着双眼,一幅窒息的模样。两个人都没有移开头,所幸大家都在被这场烟花盛会所吸引,他们得以保持这种似乎在较劲一般的僵局。他混混沌沌的,所有的声音都仿佛消失了,大脑发出运载超量的悲鸣,甚至好像有嗡嗡的蒸汽从头顶冒出来。

 

还是说刚才我突然异变像章鱼吸住炭治郎的嘴巴了?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活着吗?

 

“对不起,因为刚才善逸实在太…我一下子没有忍住就…”炭治郎简直是贴着善逸的嘴唇小声说道。而善逸用一种对方在说什么难懂部落语言一样的脸回望着他。

 

“总…总之!我可以亲善逸吗?”这是一个温柔的问句?还是一个陈述句?还是说这是开玩笑?只要自己点头就会有整人节目的工作人员从四面八方跑把我扔进铁炮里炸上天去?善逸胡思乱想,甚至忘了怎么开口说话。炭治郎并没有催促,也没退开,只是看着他。

 

火焰一样的眼睛在夜色里甚至有些灼灼得吓人了,在火光里,善逸只看到自己。

 

善逸闭上了眼睛。

 

有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他尝到柠檬的味道,还带着点刨冰的冰冰凉,像每个夏日他都会和炭治郎在附近刨冰铺买的刨冰一样。炭治郎凑得更近了,他能感受到比自己小一岁的男生身上灼人的热度,带着灶门家小麦粉的干燥气息,就像在被太阳拥抱住。

 

炭治郎只是吮单纯在轻轻地吸善逸的嘴唇,力道轻得像触摸瓷器,像蝴蝶亲吻花蜜。之后他小心翼翼地舔着善逸的嘴唇,轻柔地啄吻,慢慢地把最后一点炒面酱汁的味道卷走,然后稍微与善逸拉开了一些距离。

 

“善逸,呼吸。”炭治郎笑着说。善逸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一分钟是屏气的状态了,难怪大脑已经充血到无法思考的地步了吗!他迅速大口换着气,炭治郎轻轻抚着他的背,有点担忧地问:“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亲别人…是我太过粗暴让善逸没有机会换气了吗?”

 

善逸刚缓过来又差点呛死。“你问我我也没个比较啊!不对,到底为什么你要凑过来…这个…这个抢我的氧气…”他越说到后头,炭治郎的脸色也更加红起来,简直和刚才烟花不相上下了,善逸说话底气也越来越不足:糟糕,是我刚才顺嘴告白了吗?我到底有没有说话?话说炭治郎为什么要这么脸红啊?这果然还是个什么整人节目的吧?还是说我的嘴刚才真的变异成章鱼吸盘自己吸上去了?他继续胡思乱想,头都要炸了。天啊,难道我是个章鱼吗?

 

“这个…对不起!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把。自己喜欢的人…突然用那种表情看着自己…”炭治郎支支吾吾的,脸都快涨成一个番茄了。

 

“哈啊?!”喜欢的人?喜欢的人在哪里?是前面的小姐姐吗?不对,前面坐的是两个秃头大叔…诶?是我?难道是我?不是吧?还是说炭治郎喜欢章鱼?

 

看着善逸的脸色炭治郎也知道他肯定又在胡思乱想,生气地鼓起腮帮子,看上去更像一个饱满的红番茄了。他大声说:“我喜欢善逸!今天我本来就打算向善逸告白的!”

 

炭治郎的嗓门实在太大了,明明是告白的话语说得活像宣战。正好又是在一轮烟花放完的空隙间,一时间所有观众都扭头看向他们这边,个别人甚至举起了相机。

 

人群的注视下善逸惨叫了一声捂住脸:“不对不对不对吧?!有什么搞错了吧?!炭治郎你不是喜欢章鱼吗..诶?!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章鱼…”炭治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还想着,这次烟火大会就是一个好时机…”

 

“我怎么会知道啊!话说其他的观众们能不能多关注一下烟火大会不要再盯着这边了好想死!”善逸死死捂住自己的脸试图不要成为明天的推特热搜大图,“我…我才是想着今天来告白的啊…!”

 

炭治郎也呆住了。新的一轮烟花已经升上天空,迸出金色的璀璨的光华,绽放出一朵金色的怒放的花朵,观众的欢呼声又开始响起。

 

烟火的气息,远处炒面摊的咸咸的酱油味,还有小雨中青草的湿润的味道。最后,是眼前这个死死捂着脸的人身上细微的,甜丝丝的,如同苹果糖一样的气息。

 

啊啊,原来这是恋爱的气息吗。

 

炭治郎停了一下,勉强压抑住嘴角的笑意,轻轻去握住善逸的手腕。“善逸,大家都在看烟花了…不用捂着脸了。”

 

善逸依旧牢牢扒着脸,细小的水渍从指缝间渗出来:“不要!我还想着这次带炭治郎来看烟火大会,不仅走错了路,差点没有赶上班车,观看席也没有预定到,甚至想不到会下雨…我以为…绝对没戏都打算放弃了啊!你这家伙却…!”

 

他的声音到最后低下去,带上点泣音。真是糟糕,哪有在表白的时候哭出来的?可是自己就是这样的家伙啊,泪水总是先大脑一步跑出来。浓重的鼻音堵住了他最后想说的话。自己真的太逊了。

 

可是,这样的自己也被炭治郎握住了手。

 

“没有这样的事。能被善逸邀请来看烟火大会,我很开心,非常开心,出发前一整晚都没睡好呢。”炭治郎温和的声音就在耳边。“我很想和善逸一起来看烟火大会。不如说,之后的每一场烟火大会,我都想和善逸一起看。”

 

“善逸也一定听得出来的吧。”

 

他当然听得出来。炭治郎这家伙,以为自己已经在意他多久了啊。

 

炭治郎的声音总是这么清爽,充满了生命力,还有对世界一切近乎愚蠢的温柔。现在这个声线里还有些许甜蜜的颤音,简直让他的心里也开始打颤了。

 

啊啊,原来这就是恋爱的声音吗。

 

许久,金发的年长男生把手下移了些,露出一双湿漉漉的,包裹着泪水的眼睛。他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在星空之下,在人声鼎沸之中,脸上也是红得一塌糊涂,用近乎溺毙的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我喜欢善逸。”

 

“…啊啊,我也是。”

 

泪水又一次聚集在眼眶里争先恐后地掉落下来,善逸低下头去,任由泪水跌落到地上。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狼狈吧,可是这次这样喜悦的泪水,正在任自己想停也停不住地疯狂涌出来,替自己尖叫着表达着幸福。

 

“那…善逸,能不能把头抬起来?”他才注意到炭治郎依旧抓着他的手腕,脸红彤彤地难为情地微笑着。

 

“干…干嘛?我现在的脸肯定很糟糕,我抽张纸先擦会…”他抽抽噎噎地问,一边抹着眼泪。

 

“可是,可是——如果善逸不抬头,我就没法亲你了。”

 

善逸猛地看向炭治郎。观众们的欢呼声仍在继续,流星似的焰火铺就在炭治郎身后,夜空广袤无垠,烟火也似乎永远不会停止。一明一暗间,只有炭治郎的眼睛在闪闪发亮,就像在整个广袤宇宙里,在浩瀚银河下,终于有一个人对一颗孤单的金色行星坚定不移地张开了怀抱。

 

“我可以亲你吗?”那个张开怀抱的人忐忑不安,又冒着幸福的傻气向我妻善逸问道。

 

…炭治郎果然还是一个白痴,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两情相悦的状况吗?难道这种事情还要向我打报告吗?难道十年以后我们俩亲亲是还得问对方一句“请问现在可以亲了吗”这种蠢话?真是太傻了,我真的要向这种人告白吗?…

 

漫天璀璨的火树银花下,善逸抹了抹眼睛,凑了上去。

 

当然第二天就上了热搜并被利○川花火大会官博转了亲亲照片w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温柔声音。   他突然开始嫉妒起能让治郎发出这种声音那个人。   逸发现自己没法不去注意治郎一言一行。   治郎说话声音是清爽少年音,可能还是一头小龙?治郎笑起来时候音调会偏高听...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
慢悠悠地舔着爪子,累了就打了一个大大哈欠,露出了小巧而锋利尖牙。   “真是的,打哈欠样子和人形一模一样啊!逸要是不再多注意点,可能会被别人发现!”   治郎赶紧凑近猫咪耳朵悄悄说,完全没想...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直愣愣地看着女孩递过来手帕...或者那个女孩本身——   逸猛地看向救出女孩,刚才带她逃出时候并没有注意,但是冬天里三层外三层衣物在利爪下早就变成了破破烂烂布条,现在看来着实有些衣衫不整...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理性讨论 #
,还有今天祢豆子妹妹又把自己叫成了嘴平伊名字(“等等!我说过了让我妻前辈不要接近祢豆子吧!”治郎有些生气地说)之类,但是今天,逸意外地只是坐在天台一角,看起来相当聚精会神地在看些什么...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之前,我没有资格向他告白。”治郎说。   那只蝴蝶停住了,振翅声像风暴一样席卷了我。   “我也知道逸肯定非常讨厌我,因为我太过优柔寡断,迟迟不肯回应他。刚才他哭时候,我也差点和他一块掉眼泪了...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
自己逸后,治郎改为每天给逸带全麦面包了   3.告白   祢豆子轻轻摇晃着逗猫棒,布偶猫蜜璃亲昵地叫了一声蹭了上来,灵巧地追随着逗猫棒上蹿下跳。   “看得出来,哥哥已经是对猫咖比我还熟悉了呢...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