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的理性讨论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无脑短篇 在严打的边缘反复试探)充满了古早气息的现代男子高中生的无聊日常

不喜欢被当作小白的后辈和非常喜欢摆出大人架子的前辈的翻车现场

炭有点黑,善还有点黄,但他们依旧是天使!!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

 

“我妻前辈!久等了!”

 

灶门炭治郎打开天台的大门朝气蓬勃地呼唤道。

 

一个非常寻常的午休时间。高一的男子高生灶门炭治郎照旧带上自家的招牌无敌好吃美味面包爬上天台来找他的前辈——高二的风纪委员我妻善逸共享午餐。

 

虽然说既不是同一个年级也不是同一个学生社团,但由于不情愿地当上风纪委员的我妻善逸在校门口检查时每次都会一时心软地放炭治郎一马,从小被教育“要知恩图报”的炭治郎便自发负责起了善逸的午餐。

 

原本每当听到炭治郎的声音,善逸一定会立马扑过来在他的怀里大哭大闹,抱怨今天又被富冈老师揍了多少次,自己按照爷爷的要求定时给师兄发问候信息却再次收到简短的“滚”字,还有今天祢豆子妹妹又把自己叫成了嘴平伊之助的名字(“等等!我说过了让我妻前辈不要接近祢豆子吧!”炭治郎有些生气地说)之类,但是今天,善逸意外地只是坐在天台的一角,看起来相当的聚精会神地在看些什么。

 

炭治郎上前走了几步,善逸依旧没有抬头。由于看起来非常冷静的善逸实在是有些罕见,他忍不住也看了看善逸手里拿着的东西。好像是黑白的漫画。

 

“我妻前辈,是在看《JU○P》吗?”炭治郎想了想自己知道的漫画杂志的名字试着问道。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善逸还是受到了惊吓,像小丑箱里的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尖叫道:“什什什么啊!是炭治郎吗!如果是炭治郎的话在进来的时候就说一声啊混蛋!”

 

“我上来的时候有打招呼的,只是我妻前辈没有听见而已。”炭治郎坐到善逸身边,“这是我妻前辈在追的漫画吗?”

 

善逸用一种非常纠结的眼神看了他一会,说:“不是我的啦。这是今天校内巡逻的时候在三楼废弃教室捡到的一本…BL同人志。”他故意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说。“还是R18的呢。现在的女孩子可真是大胆啊!”

 

虽然善逸已经非常成功地摆出了一副“老江湖什么世面没见过”的姿态,但是纯真的灶门家的长男完美地避开了重点。

 

“什么是BL?R18是什么?”他好奇地问。“是学习英语的漫画吗?”

 

“…”善逸挫败地捂住脸。“也对,毕竟你是那个炭治郎嘛。居然觉得你会知道什么是BL什么是R18我真是太天真了…”

 

炭治郎不服气地鼓起了脸颊。要说一向完美无缺的人格的炭治郎有什么缺点,那就是有时候倔得像牛一样。

 

“那就拜托我妻辈告诉我!什么是BL!什么是R18!”他大声说,善逸赶紧去捂住他的嘴尖叫道:“好好好我告诉你!你别喊了行吗还是喊这种会把富冈老师召唤过来的危险词汇!”

 

“好的!”炭治郎马上接过了书。高二的风纪委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书翻到封面的一页。

 

好学的努力家炭治郎立刻钻研起来。封面上画满了粉他看不懂的粉红色色蔷薇和反射着七彩光环的爱心和泡泡,两位男性在画面中间,被蔷薇团团簇拥。一位身量小一些的红发男生像是摔倒时被人发现了一般害羞地看着镜头,脸上充满了不正常的红晕;而他的身上有一位金发的肌肉猛男,用一种像猛虎扑食一样的姿势压在红发男生身上,脸上带着一种邪恶奇怪(炭治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笑容盯着红发男生的脸。标题写着:《激烈心跳!前辈的爱心指导R18》。

 

“…怎么样?看了这个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善逸紧张地看着一言不发的炭治郎。他有一种把迷途羔羊带向歧路的负罪感。

 

炭治郎默默研究了一会,缓缓说:“他们等会起身一定很困难…”

 

“重点不是在那里吧!!这是两个男的啊两个男的!BOY LOVE知道吗!就是基佬的恋爱故事啊!”善逸噎了一口,扯着炭治郎的耳朵大吼,而后者则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他用一种百分百诚恳而天真的眼神看着善逸,善逸几乎都能听到天堂的天使们纯洁的颂歌声:“…也对,毕竟是炭治郎呢。R18就是…成人…那个…算了你还是接着往下看吧!”

 

于是炭治郎接着翻了下去。他们两个脑袋凑着脑袋,用一种堪比学术研究的眼神认真地浏览着这本对于高中生来说有些过激描写的同人志。直到看完最后一页,炭治郎都没有再说上一句话。

 

“…以上,就是R18BL同人志的全部内容。”善逸啪地合上书,“灶门同学,你懂了吗?”

 

炭治郎点了点头,用手抹了抹脸。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热得惊人,现在说话可能会有浓烈的蒸汽从嘴里冒出来,所以他决定保持沉默一会,将头扭到了一边。

 

善逸盯了他一会,满意地微笑起来。果然,童贞的灶门炭治郎啊!平常总是一副气定神闲举止从容的样子,搞得自己一个前辈好像在处处受他照顾一样(的确是这样),在这种领域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呢!

 

承认吧!炭治郎!你前辈还是你前辈!这种知识都不了解的话你离毕业还有100年呢!

 

他正得意地笑着,满脸通红的后辈突然支支吾吾地问道:“那个…我妻前辈,我有一个问题。”

 

“嗯?你问吧。”善逸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慈爱的笑容注视着有些尴尬的炭治郎。可怜的炭治郎啊,他现在一定吓坏了吧,一定会惊慌失措地问前辈怎么办我发现我真的好无知请给我小黄书来教导我救救我吧!之类的!啊,毕竟他只是一个可怜的炭治郎而已——

 

炭治郎深呼吸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那个,为什么是那个金发男生是攻呢?”

 

“那是因为——嗯?你说什么?”善逸正要自信满满地回答,半途中就卡了壳。

 

等等,为什么是这么学术性的问题?我哪知道啊?话说你居然知道什么叫攻吗?这不是BL漫画吗你看的这么认真干嘛??

 

他的话卡了半截,但是炭治郎仍抿着嘴红着脸,像个等待授课乖乖好学生一样认真地等待他的解答。

 

“这个…嗯…”善逸绞尽脑汁地回想了一下本子里的内容,除了嗯嗯啊啊以外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他只好重新翻到为爱鼓掌的那几P看了会,分析道:“你看…这个红发矮子不是称这个金毛为前辈嘛…前辈的话,肯定要比后辈要强。还有…你看这个金毛男简直就是个筋肉怪物,他来压这个红毛矮子才符合常理吧?”

 

他讲的头头是道,炭治郎心不在焉地听了一会,突然提问道:“那个,为什么是前辈就可以主导呢?”

 

你问题也太多了吧!看同人本还要思考这么多吗!如果都是你这样的KY哪里还会有太太产粮啊!

 

善逸暗骂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继续煞有介事地说明道:“你看嘛…一般来说,前辈都都会比后辈阅历更丰富,气场更强大对吧?而且前辈照顾后辈就是一般的逻辑啊,所以——”

 

“可是到现在为止,不都是我在照顾我妻前辈吗?”炭治郎诚实地道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善逸愣了一下,立马火冒三丈:“什么?!你照顾我?!开什么玩笑这都是你伟大的前辈我妻善逸在带你走入这个社会好吗!我什么时候被炭治郎照顾了!我只是在接近祢豆子妹妹的同时顺带和你聊聊天而已(“我妻前辈,请不要再去骚扰祢豆子了!”)!”

 

他简直被炭治郎气得半死,“你这种连R18本都没看过的宽额头笨蛋怎么可能能照顾我啊!在BL本里你也只能当个受而已哦哦哦?!”他指着漫画里那个正在用高难度姿势为爱鼓掌的红发男生,把书页打得啪啪作响。“话说这个红发矮子长得还和炭治郎挺像诶?”

 

虽然不知道在同人本里当受是个什么意思,但是炭治郎本能地感受到自己似乎正在被前辈瞧不起。他夺过那本可怜的同人志,指着正在用狂野姿势为爱鼓掌的金发壮汉反驳道:“不对吧?说起身量也是我比我妻前辈高一点,平时也是我照顾前辈得更多,按照刚才前辈的逻辑来说肯定我是攻啊!”

 

善逸简直要被气疯了:“等等啊,为什么突然变成和我比了?!就0.5厘米的身高差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你这家伙肯定平时偷偷摸了半瓶发胶才这么高的吧!区区一个笨蛋炭治郎而已!刺猬头!宽脑袋!米饭狂魔!我是前辈我才是攻啊!你这个家伙永远不可能压倒我的!你这个纯真小男孩!”

 

突然,善逸意识到了对话已经朝着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向跑得很远了。为什么争论他们俩谁是主导这种话题?而且说到底两个大男人究竟为什么要看BL同人啊?自己是不是今天被富冈老师劈到脑袋了?

 

他清了清嗓子,正打算换一个话题,突然肩膀被炭治郎死死地抓住了。

 

抓住他肩膀的力气是如此之大,他感觉自己的骨头简直要发出错位的凄惨的叫声。炭治郎正看着他,脸上还挂着微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妻前辈要这样说…但是,我总有一种被前辈看轻了的感觉啊。纯真小男孩什么的…我妻前辈也只比我高一个学年而已吧?”

 

炭治郎轻声说。如果忽略他死死钳住善逸肩膀的力道的话,表情甚至称得上是一个治愈的微笑。善逸甚至觉得他能感受到从炭治郎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黑烟,就像一个漫画大反派的发威前兆似的。

 

“说我只能当受…是什么意思?”

 

“那个,那个啊,炭治郎,有话好好说,我刚才也是一不留神就说了奇怪的话,你先…你先放开我…”

 

善逸浑身都开始冒冷汗,手脚并用想向后退去。炭治郎依旧维持着温和的笑容继续逼近,直到善逸背后撞上天台的护栏,他们俩才停止了这种八脚怪物爬行一般的运动。

 

“可是啊,我总觉得前辈好像并不是很相信我能当攻似的。为什么?这其中有什么技巧吗?要像漫画里的那个男生那样做吗?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妻前辈也必须承认我是攻了吧?”

 

炭治郎继续追问道。这个时候一个能每次都完美躲避富冈老师的竹刀攻击的人和一个每次都只能挨揍的人之间的力量对比就出来了,炭治郎凑过来的身体简直比善逸身后的护栏更加铜墙铁壁,还带着青春期男子身上惊人的热度向善逸逼了过来。

 

善逸被这热量烤的脑袋都晕了起来,肩膀又被死死地制住,逃脱不住。自己是不是也脑子有问题,跟这个一根筋的笨蛋较什么劲啊!真正开始生气的炭治郎也好可怕!虽然不知道炭治郎要干什么,但是不详的预感下善逸的腿已经不争气地开始抖了起来,心跳也莫名加快,如果不是身后的护栏他肯定已经抖得掉下去了。

 

“我妻前辈。”炭治郎严肃地说。在善逸抬起头的一瞬间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两个没经验的人实打实得磕到了一起,善逸被炭治郎硬度堪比金刚石的额头撞的眼泪都出来了,又感觉到嘴唇被炭治郎的犬齿叼住。

 

炭治郎这个笨蛋接过吻吗?!这个力度我要被咬个对穿了啊!善逸吃痛想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后辈,手腕却被迅速扣住——两只都是。

 

炭治郎是真的毫不客气地在咬善逸的嘴唇,像一个贪嘴的幼犬一样反复啃咬着那两片可怜的唇瓣,直到其中泄出前辈的哀鸣声,他才满意地放开,慢慢地吸吮。过了一会他稍稍松开一点,盯着善逸气喘吁吁、满脸泪花、嘴唇红肿的脸,露出温和的笑容:“啊,现在的我妻前辈有些像刚才的漫画里那个被压倒的男生了呢。”

 

“哈?!你这个家伙在说什么鬼——”善逸疼得不轻,一时间忘了自己身为鱼肉的危险立场想要去反驳,但是炭治郎又找到了新的目标。

 

尖利的犬齿探过善逸的衣领贴到脖颈上,叼住脆弱的颈动脉开始舔舐。温热的呼吸喷在脖颈处,善逸忍不住一缩脖子,炭治郎又从善如流地移向脆弱的耳廓轻轻啄吻,逼得金发的前辈发出小动物被遗弃一般的泣音。

 

“漫画里…那个下面的男生也是这样的呢,一边颤抖着一边哭泣,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和前辈一模一样。但是前辈的金发比漫画里的更加好看一些哦。”

炭治郎的手松开了对善逸的钳制(因为后者已经吓得僵硬了),“上面的那个男生就一直在他耳边呼唤他的名字。你觉得怎么样呢?”

 

“…善逸?”

 

那个原本如同天使下凡的圣音一样纯净开朗的声音在耳边低声说,就像一阵电流直窜进来,更何况是耳朵灵敏的善逸,直接被电得眼冒金星,半边身子都直接软下来,被炭治郎轻巧地搂在怀里拱着嗅来嗅去:“善逸闻起来好像很高兴啊,是我做的很好吗?我是一个很好的攻,对不对?”

 

他继续在善逸耳边慢慢地说。这声音仿佛毙命的毒药被灌入善逸的脑海,他连扭头都做不到,只能被迫趴在后辈的怀里,被后被身上干净的柔顺剂的气味严实地包裹着。

 

心跳如擂鼓,被炭治郎接触过的所有地方都烫得吓人,而纵火犯依旧在耐心地舔舐着他不断滑落下来的无意识的泪水,游刃有余地像一个混迹多年的顶级渣男。怎么回事?这不是炭治郎人生中第一本小黄书吗?!融会贯通得要太强了吧!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瘫在炭治郎怀里失去最后的反抗力气,之后会发生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简直无法想象。天啊,身为风纪委员的自己带头带领好学生看黄书,他会被富冈老师斩首示众。

 

强烈的求生欲下,无所谓的自尊心早就被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玩泥巴了,善逸死死抓住炭治郎整齐干净的衣领,努力偏头避开追随而来的气息,颤抖着喘着气哭叫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攻得吓人了!我认输!你是世界第一攻行了吧!”

 

几乎就是一瞬间,炭治郎放开了善逸,任由他像一滩泥巴一样软在地上喘气。

 

相比已经狼狈不堪的前辈,炭治郎清爽得就像只是做了回健身操一样:“果然,就连我妻前辈都不得不承认我是适合当攻的呢!”

 

他愉快地微笑着,顺便还替脸上湿淋淋一塌糊涂的善逸擦了擦脸,把面包塞进他怀里:“前辈以后也不要再勉强了,就算不是攻也没关系的,毕竟还有我在呢。好了,来吃饭吧!”

 

…不是,所以说这到底跟谁攻谁受有关系吗?你想当攻你去当就行了啊!我们俩好像也不是这种关系吧?话说回来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炭治郎要做这种事?难道炭治郎喜欢我吗?那他是不是应该先告白啊!这个顺序真的没问题吗!

 

善逸双眼无神地看着身边已经开始大声说“我开动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开始进食的炭治郎,有一种想把他推下楼去的冲动。但全身依旧还是酸软的,他深思熟虑了一会儿,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考虑其他。他怀着沉重的心情咬了一口面包,思前想后很久,才试探地问道:“那个…炭治郎…你该不会是喜欢——”

 

“我妻前辈,吃饭之前应该要先说‘我开动了’才对哦。”

 

“……我开动了。”

 

吃完面包以后上课铃就响了于是这件事就被忘在一边直到两个人第二次时又来了遍死亡循环w

关于男子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原作者:13蘑菇   一个小时无聊短打! 依旧是无聊男子日常故事。灵感是在b站看滅ラジオ时候,有一集里下野一听硬币掉落声音居然就能猜出数额,简直逸本人。而且花江和下野本集互动模式...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不回到村子里也…”   “我妻逸,我可以叫你逸吗?你喜欢吃什么样鱼?”   “你能不能先听我说——”   人类理性处就在于,就算大脑极力压抑,身体还是会忠实地对渴求做出反应。肚子发出...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原作者:13蘑菇   开开心心写无脑短篇!没有啥设定,就是卿卿我我互相都有点不靠谱笨蛋男子!可能可能可能有微量微量微量恐怖电影描写要素,接受不能请慎入!( 紧赶慢赶总算在老一岁之前写完啦...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杀队队员。逸撅着嘴想了想,终于放开了手。   治郎赶紧滚到一边,感觉自己肺发出了劫后余叹息。目前逸是安静地坐着了,但是并不知道接下来他又会有什么行动。他赶紧端来茶壶,又拣了一小袋金平糖...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居家举办七夕节日心得体会 #
来探亲吗?”一个孩子忍不住悄悄开了口。治郎想了想点点头:“这样说也没错呢。住在这里是雷呼吸继承者,那个鸣柱我妻逸喔,是我很重要人。”他强调。     “鸣柱?!”大家都就惊呼起来。虽然早有...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
——停下——”逸喘着气说。他脸上温度吓人,直接传导到治郎手背上。治郎感觉自己仿佛也烧起来了一般,呼吸都燥热了起来。他赶紧收回了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自己膝盖上。   “对不起,我是看逸好像很低落...
】朝顔 #
他已经被压得冲昏了头脑,但是事实是自从有了治郎,很多人才被联系了起来和获得重,“杀”背后人性才重新回归。   所以不管是谁,都无法抑制地向治郎靠近,像生物本能地追随太阳一般。   逸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