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如果暗恋对象是猫的合理猜想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非常非常没有逻辑的一篇!也没有什么营养,纯粹就是想撸猫了 如果写的爽可能会有续篇吧…大概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灶门家的面包店附近最近开了一家猫咖。

 

虽然灶门家的长男,炭治郎先生对于那些软乎乎毛绒绒的小东西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在吸猫大户的妹妹祢豆子的推荐下,今天,炭治郎第一次来到了猫咖。

 

“没有关系的,我理解哥哥,一开始看到小动物会不知道怎么和它们亲近。可是它们只要你付出爱情,就会亲近起来的。”

 

祢豆子宽慰着自己进门前就开始紧张的哥哥。

 

“说不定最后哥哥会变得比我还喜欢猫咪呢——来,我们进去吧。”

 

打开猫咖门的瞬间,炭治郎没有看见摆饰可爱的沙发与高脚椅,没有看见成堆喵喵叫的可爱小生灵,没有看到里面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女孩子。

 

准确来说,他两眼一黑,往后一个踉跄,差点在猫咖的门口就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一股强烈的无法言喻的气味顺着炭治郎格外灵敏的鼻子直冲脑门,一路上摧毁了他的视觉,听觉还有知觉,隐约只见他听到祢豆子惊慌的呼唤声,但是眼前已经出现了天国迎接往生者的阶梯,他看到早逝的父亲温柔地向自己招手。

 

原来,猫咖是这么危险的地方吗。这是炭治郎最后的意识。

 

 

“对不起,我应该先看看猫咖的情况的。刚才是工作人员在换猫砂,猫砂盆是打开的状态,所以味道特别大。”

 

祢豆子担忧地看着坐在对面情绪低落的长兄。“

 

没关系,在关上那个猫砂..猫砂盆以后我就好多了。不用担心我,祢豆子快去和猫咪们玩吧。”

 

炭治郎勉强对妹妹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然而不用炭治郎说,作为撸猫圣手的祢豆子,刚坐下不出十分钟,已经有三四只猫熟门熟路地窜进了祢豆子怀里左拱右拱,娇滴滴地喵喵叫着。

 

与之相反,猫咪们看起来对于陌生的炭治郎都充满了警惕性。虽然围坐在祢豆子身边,可是都不靠近旁边的炭治郎,一只身形巨大的猫甚至还发出了“哈斯哈斯”的恐吓声。

 

“…没关系的,哥哥一定也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的!”祢豆子赶紧安慰情绪越来越低落的炭治郎,“可能只是刚才哥哥进来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实弥酱的脑袋,他有些生气而已。”

 

“实弥酱?”炭治郎心惊胆战地看着眼前那只看起来很想给自己来一口的猫。

 

“哦对了,猫咪都有自己的名字,都写在对面的手写板上。”祢豆子一边挠着怀里猫猫的脑袋一边指了指墙。

 

装饰着各种各样猫咪贴纸的手写板上,的确贴着各种猫咪的照片,旁边还写着名字。

 

刚才非常讨厌自己的实弥是一只银虎斑,和黑虎斑的玄弥是兄弟。虽然玄弥一直追着实弥喵喵叫,但是实弥看起来好像并不喜欢弟弟一样,一直在赶弟弟离开自己的地盘;端坐在桌子边优雅地舔水的的暹罗猫的名字是忍,虽然娇小得像刚出生不久的小猫一样,但是两秒后蹿下桌子扑杀玩具老鼠的敏捷身姿还是让炭治郎放弃了想去撸一把的想法;坐在一边沉默的英短蓝猫的名字是义勇,虽然看上去是个皮毛油光水滑的俊猫,但是在猫咪的群体里好像很不受欢迎的样子。据祢豆子说,义勇酱总是有些看不懂空气。比如两只猫在互相舔毛你侬我侬的时候非要从中间横穿过去,再比如说在实弥酱睡觉的时候把食盆推到人家面前一定要让人家吃一口等等,所以被猫咪们“讨厌”了;体积大得可以用“头”做量词的姜黄色缅因猫是杏寿郎,因为脾气非常好,叫声也有一种大哥般的可靠感,非常受客人们的欢迎。

 

可是眼下无论是哪只猫,看起来都没有要和炭治郎亲近的意思。

 

孤身一人的炭治郎和群猫环绕的祢豆子一时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我是真的不受猫咪欢迎呀…”炭治郎为难地挠了挠头。

 

“才没有这回事呢!肯定,只需要过一会猫咪们就会知道哥哥是个温柔的人了,一定会有猫喜欢上哥哥的…哎?”

 

祢豆子急急地安慰着炭治郎,突然,一声大得惊人的哀鸣传来,紧接着一道金色的影子一窜而过,慌不择路地撞在了炭治郎盘坐的双腿之间。

 

炭治郎也吓了一跳,咖啡差点喷出来。这时那个金色的毛绒绒的小东西又哀叫着用爪子钩住炭治郎的毛衣使劲往上爬。

 

为了不让自己的毛衣变成散装的一堆毛线,炭治郎赶紧提溜住这个小玩意儿,把它举得离自己远了一些。

 

那个小东西——那只小猫还在惊慌失措地喵喵叫着,那个分贝实在是有些吵闹了。就算在空中它也不忘使劲地扑腾着四个爪子,看起来是非常想逃离这里。

 

哦,是逃离下方某个虎视眈眈的大猫。一只全黑的孟买猫(炭治郎记得它的名字是狯岳)正盯着那只可怜兮兮的小黄猫,喉咙里发出非常嫌恶的低沉的吼声,威胁似地向上扑了扑(小猫叫的更凄惨了)后,一甩尾巴高傲地离开了。

 

看着狯岳猫离开以后,炭治郎放下了手中的猫咪。那是一只通体金色的狸花猫,看起来身量还小小的,但金色的花纹从耳朵尖铺到了尾巴尖儿,一双圆圆的杏核眼亮的像琥珀一样,已经可以预见它成年时会成为一只多么华丽美貌的大猫。

 

可是眼下这只小猫浑身发抖,就算威胁已经走了还是没有停下惨叫,还一个劲地挣扎着想往外逃。华贵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持续不断地渗出恐惧的泪水。

 

“我记得…这个孩子的名字叫善逸,总是被年长一些的狯岳欺负。而且它跑得特别快,又特别胆小,所以没有几个客人能摸到它。”

 

祢豆子回忆道。“可能被人触碰对他来说也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吧。”

 

“是这样吗?”炭治郎看着这只还被自己拎着的小猫。它看起来已经叫累了,现在只是小声地呜咽着,徒劳地扑腾着爪子,让炭治郎忍不住想起自家的妹妹,还小的时候也是这样,遇到难过的事情就包着眼泪,憋着嗓子细细地抽噎,看着就让人可怜。

 

炭治郎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慢慢把自己的手放到小猫善逸的头上,学着祢豆子的手法慢慢顺着毛发抚摸起来:“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哦善逸…现在你已经安全啦…”

 

一开始善逸对于炭治郎突然而来的接触简直惊恐万分,还想往祢豆子身边逃去,但是炭治郎温暖又宽大的手掌轻柔地抚摸过小猫头顶时,抗拒的尖叫慢慢变成了高兴的呼噜噜的声音。小猫僵硬了几秒立刻就软下来,爬回炭治郎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眯起了眼睛。

 

祢豆子欣慰地说:“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一定可以和它们打好关系!”

 

炭治郎也从内心理解了那种网上所说的,“被猫主子宠幸”的受宠若惊感。原来那些养猫的人每天都可以和这种小小的软软的可爱的小动物一起生活吗,这也太幸福了吧。

 

看着这只软乎乎的小猫咪放下警惕顺从地躺在自己腿上,伸展着带粉色肉垫的小爪子,因为自己的抚摸发出舒服的声音,小小的耳尖还会不安分地抖动一下,炭治郎心都要化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台撸猫永动机,可以坐在这里撸到天荒地老,撸到海枯石烂,撸到小猫秃掉为止。

 

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不长久的。就在炭治郎逐渐沉迷吸猫不可自拔当时,一声咆哮突然响起,狯岳又一次对着小猫扑了过来。炭治郎都没来得及拦一下,小猫以比刚才逃来还要快的速度尖叫着飞窜出去,一两秒的功夫就蹿到了隔壁工作人员的屋子里。

 

“善逸!”炭治郎大惊失色,赶紧追了出去。但是两只猫早就跑进了写着“客人谢绝进入”的房间里,而遵纪守法的炭治郎只能在门口干着急。此时此刻他就是小猫的监护人,一个担心自己孩子被欺负的家长一样在门口徘徊,就差趴到门缝去偷窥了。

 

时间过了几分钟,就在他实在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拯救小猫时,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孟买猫矫健的身影。它凶猛地从一个人手臂中跳出来,轻盈落地,好像很嫌弃似的迅速逃开了。从门里走出的人好像被狯岳挠了一爪子,带着哭腔愤愤不平地嘀咕着:“狯岳你这个混蛋!除了挠我以外还能干什么啊!真是的,无论是猫还是人都这么蛮不讲理…”

 

炭治郎愣住了。

 

走出来的人看上去很年轻,和自己差不多大,工作服外罩了一件老爷爷似的鹅黄色的背心毛衣,脚上还滑稽的套着蓬松的毛线袜。他憋着嘴,圆圆的眼睛里还带着点残留的泪珠,鼻头红红的,过于白皙的脸上是睡太久留下的浅浅的红晕,还带着被压出来的红印。

 

还有他的头发。虽然乱成了一头鸡窝,但是那种稻田一般的金色,就算在室内也熠熠生辉,蓬蓬松松的,看上去也软软的,简直像,简直像——

 

那人直接掠过炭治郎,慢吞吞地向工作台走去,看上去极不情愿的样子。炭治郎心跳得特别快,脸也莫名其妙烧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眼见着那人已经打着呵欠离自己越来越远,情急之下,脑子里直接蹦出了刚才说过的词汇:“善逸!”

 

说完他就后悔了。自己到底在说什么?还说这么大声,难道指望小猫听到以后从门里窜出来吗?刚才那个人可能会把自己当作拐猫的变态也说不定…

 

那个人的确惊讶地回头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是蜜糖般的金色。

 

“诶?你叫我?”

 

“?”

 

炭治郎也呆住了。他看了看工作人员休息室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停下脚步的那个金发男生。然而冲击性的现实就是,他皱皱巴巴的工作服上别着的名札上的确写着“我妻善逸“四个大字。

 

“不是吧…”炭治郎喃喃道,感觉世界一瞬间变得魔幻起来。

 

我妻善逸等了一会,而炭治郎并没有再说话,而是用一种不可置信、痛心疾首的目光看着自己。

 

善逸不禁有点冒冷汗。难道自己在工作室偷睡的事情被客人发现了?那也太尴尬了吧,被投诉的话爷爷能打死自己。

 

“你、啊不,您刚才是发现什么了吗?”善逸试探性地问道。

 

“啊…当然…你刚才不是还很舒服地在(我的腿上)睡觉吗…”炭治郎抖索着嘴唇说。

 

善逸的脸色也变了,他立刻哭丧着脸,扑到炭治郎前面,不顾礼节地抓住了客人的衣袖哀求道:“啊啊啊拜托不要说出去!我只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而已并不是偷懒哦!我马上就会去工作的您千万不要投诉我!拜托您了!”

 

诶,什么,真的是你吗。刚才在我腿上呼噜大睡的真的就是你吗。

 

灶门炭治郎,灶门家面包坊的继承人,十条街公认的好邻居,现在正在被猫咖的服务员我妻善逸拉的左摇右晃,两眼放空,人生观慢慢碎裂,消逝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

 

原来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大家都说猫咖的猫会服务客人,原来是因为猫可以变成人的吗。爸爸,您知道吗,猫是可以变成人的哦...看来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我不懂的事情呢…

 

三观被重组的炭治郎正向天国的爸爸默默祷告时,已经逼急了的善逸直接扑到了炭治郎面前:“拜托您了客人!我不想被爷爷揍死啊!”

 

两张脸凑得极近,炭治郎看着善逸泪汪汪的圆圆的眼睛,还有带着红色的鼻尖,又想到刚才小猫奶声奶气的哭叫和粉色的小鼻头,心又软了下来,不由得像抚摸小猫一样轻轻摸了摸善逸乱蓬蓬的头发:“好的,我会保密的。毕竟你们也很辛苦。”

 

他严肃地说完,又擦了擦善逸脸上的眼泪。“请带着作为猫的那一份加油吧!”他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誓死保密的决心回到了位置上。

 

善逸呆呆地看着炭治郎的背影:“倒、倒也不必这么正式啦…而且‘带着猫的那一份’是什么啊?”他抓了抓头嘀咕道。

 

祢豆子看着回来以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的炭治郎,有些疑惑:“哥哥,找到那只小猫了吗?”

 

“…祢豆子啊。”炭治郎没有回答,而是手撑着额头,缓缓地说。

 

“恩?怎么了吗?”

 

“以后不要让男…不要让公猫靠近你。”

 

“…?”

 

股东是产屋敷家,因为员工之间关系很好,所以用工作人员的名字给猫咪起了名字。

为了上班时间不造成混乱,员工和同名猫咪是不会一起出现的。

店主是桑岛慈悟郎爷爷。

 

天啊,关系好乱,我晕了(

关于对象如果合理猜想3(完结) #
啊!”   治郎:???   总之,在这个圣诞夜,治郎收到了两份他最喜欢圣诞礼物。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关于对象最后结局,最后还猜想正确♡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都要!! 虽然已经快...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 关于对象如果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关于对象如果合理猜想2 #
还要大。 没错,治郎知道,逸作为工作时长满了以后,还要去休息室变回人类继续服务生工作。   真太辛苦了!肯定就是因为这种连轴转工作方式,逸一直都一脸生无可不想工作样子吧...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瞎写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们一定有哪里搞错了。他机械式地把土豆拔出来,剥皮,扔进白水里煮着。   “如果逸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治郎每次都耐心地听完他丧气话,然后一如既往地鼓励他。“一定有人...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实在太像治郎和善逸了!! 同年级设定 有工具人村田出场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丢硬币?”   一个很无聊午休时间段。精力过于旺盛男生一齐百无聊赖地围在课桌前刷着手机,不知道谁突然掏...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花吐き病 # #
。     “那就这样好了。如果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都还活着的话,我就告诉那个人。”治郎说。那双红色眼睛在夏日里有些闪耀得过分,与“阴翳”二字丝毫无关,如同在凝视珍贵物一般柔软眼神。这样耀眼笑容倒...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帮他们想了一个“最终决战时感染血即将发作不治身亡”毫无道理怪病,还慷慨了借了一间小和室供奄奄一息灶门治郎“度过最后一晚”。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怎么觉得如果逸发现这他一定会...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这样,倒也不...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逸用哭号音量大喊,又把治郎攥得更紧了一些。如果异于常人铁头灶门,换一个普通人可能已经被拧成麻花了。   “不苦不苦,我去给你拿糖好吗?”治郎使出照顾最小妹妹态度安抚比自己年长一岁...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   开头一个小惊吓片段被逸刻意跳掉了。如果治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的话说不定计划就失败了不吗!可怜治郎,完全没有察觉到险恶用心,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和善逸靠在一起肩膀上。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