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的合理猜想3(完结)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这个系列居然还能有第三篇,而且居然完结了!!不可思议…

第一次好好写完一个中篇(虽然是沙雕文),真的非常感谢红心蓝手的小可爱和评论区一直鼓励我的小天使们!!!(鞠躬

一些并不重要的设定:

猫咖股东是产屋敷 因为员工关系很好所以猫咪的名字都是用员工名字起的。店主是桑岛慈悟郎。

(没啥用的)出场猫猫汇总:

杏寿郎喵:斑纹缅因猫。体型相当大,平时都非常容易亲近,但在夜里经常被认成猫头鹰。

蜜璃喵:双色布偶,有和身形不成比例的惊人食量。

义勇喵:看似高冷实则憨憨的英短蓝猫。伙食太好,最近有些发胖了。

时透喵:全身漆黑的小型狮子猫。眼睛颜色非常漂亮,经常被抱去拍照。

玄弥喵:美国黑虎斑。经常去黏着哥哥实弥但老是被打回来。

实弥喵:美国银虎班。看似凶猛但是相当护短,在玄弥睡着以后会偷偷挨着它睡。

忍喵:淡紫重点色暹罗猫。体型十分娇小,但是不知为何有着堪比成年女性的强大气场。

狯岳喵:漆黑的孟买猫。上个月打碎了店里的盘子,正在被爷爷惩罚中。

善逸喵:金色狸花猫。年龄最小,还处在对一切事物都好奇的猫生阶段。经常被狯岳喵欺负。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

 

1.爱抚

 

“好了——义勇酱今天就到这里吧。”

 

炭治郎轻轻拍了拍英短蓝猫——义勇喵的头。

 

义勇喵冷漠地舔了舔自己的毛,好像刚才那个舒服得咕噜咕噜喵喵叫的猫不是自己一样,从炭治郎的膝盖上跳了下来,继续坐在一个远离众猫的位置。

 

“时透君,请吧。”

 

炭治郎示意蹲在一边看了很久的狮子猫时透坐上来:“哇,时透君好像又比之前变大了一些呢。还在长身体的阶段吗?好乖好乖——”

 

他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熟练地给时透喵撸着毛,勤快得好似一个专业按摩技师。

 

在时透喵的后面,还有五六只猫咪有秩序地排成了一列,远远看去形成了一幅壮观的场景。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看到善逸呢。它怎么了吗?是去…做绝育了吗?”

 

在撸完最后一只布偶猫蜜璃酱以后,熟悉的金黄色的小小身影还是没有出现。服务员的身影中也没有善逸的身影。炭治郎忍不住拉住了服务员忍悄悄问道。

 

“啊,没有这么快呢。”女服务员笑着说。

 

“今天它有些拉肚子,之后狯岳又有些欺负它,所以情绪不是很好。我们担心它会腹泻弄脏店内环境,让它静养了一天。”

 

“是这样吗,善逸情绪不好吗?”炭治郎一下子紧张起来。刚才互传短信的时候,善逸的语气还是很正常的,难道是突发急病吗?

 

“那个,如果我能见见他的话…”

 

“没事的,狸花猫适应力很强,明天就应该好起来了。”

 

忍奇怪地看了一眼炭治郎。“炭治郎真的很喜欢善逸喵呢。说不定真应该让炭治郎去摸摸它。毕竟只有被炭治郎摸过它才能开心起来。”忍开玩笑地说。“那孩子好像就认准炭治郎了。”

 

“是、是吗?能让善逸喜欢我我也很开心…”炭治郎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为什么被善逸君喜欢上了,炭治郎看起来向被告白了似的?”忍好笑地看着还在冒烟的炭治郎:“明天如果您能来见见那个孩子,就多多爱抚它一下吧。那么,我就不打扰炭治郎了。”

 

娇小的服务员站起身来去换班了。炭治郎抓了抓沙发垫,又摸了摸头发,再看了一下窗外,还是没有平复自己的心情。

 

是吗,自己的抚摸对善逸来说有如此独一无二的功效!这是不是也说明…善逸也在逐渐信赖自己呢?如果可以让善逸开心的话,之前应该更卖力的撸一下的!

 

炭治郎遗憾地叹了口气,后悔自己没能早些把握住机会。就在他惆怅的时候,我妻善逸已经摇摇晃晃地走向了他的桌位,还不情愿地端着托盘:“您点的柠檬柚子苏打水,请慢yo——炭治郎?!”

 

“善逸!”炭治郎也吓了一跳,“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还带病工作呢!”他直接起身把打算逃跑的善逸摁回座位,严肃地问。

 

善逸看起来很不舒服地坐了下来,眼神四处乱瞟,就是不看炭治郎:“身体不舒服?啊啊我每天都身体不舒服呢,今天肚子疼明天头疼后天摔断了腿…就算我说我被店里客人骚扰了照样不是被爷爷抓出来当壮丁…”

 

他小声地抱怨着,逐渐趴在了桌子上,把脸都埋在了衣袖里:“唉,今天也没什么干劲…为什么我非得要来工作啊,真是的。”

 

炭治郎看着低气压的善逸,心里也有些难过了起来。其实他从“肚子疼”之后就没有再听了,满心都是想着“怎么让善逸好起来”。

 

带善逸去医院?话说这种时候该去人类医院还是宠物医院?今天祢豆子也没跟着自己来,好像让善逸更加失望的样子…

 

突然之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忍对他说的话:请多多爱抚一下它吧。

 

他又看着善逸金色的柔软的发丝,一时间鬼使神差,手忍不住伸了上去。

 

“所以啊,炭治郎你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咦你在干嘛?”善逸还在瓮声瓮气地念叨着。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按到了自己的头上,还在轻轻抚摸着,手指还慢慢插进了发丝之间,发出“沙沙”的响声。

 

这响声对善逸来说如同雷劈。他本能地想往后仰去,结结巴巴地问:“我正在说呢你就开始动手动脚的到底是要干嘛…!”

 

怎么回事?善逸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的样子。炭治郎疑惑地看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惊恐气息的善逸,停止抚摸思考了一会。

 

对了,比起爱抚头部,善逸喵更喜欢…

 

按在头上的手停止了动作。正当善逸松了一口气时,那只手向下滑去,然后停在了——善逸的下巴处。

 

“…噫!”善逸差点背过气去,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那只手就立马开始了轻柔地抓挠,直接把所有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炭治郎的手粗糙,带点力度,但又不失温柔地划过下颈薄薄的皮肤,带来细微的痒意,又很快离开,停在跳动的青色的血管处,轻轻捏住了脆弱的血管。

 

善逸浑身都颤了一下。但是,手再一次离开,像抚琴一般拂过他的喉结,后颈,甚至照顾到耳朵根处,。手指上的茧印清晰地摁在皮肤上,像盖章一样一点点浏览过所有领地,手心的温度烫得几乎要灼伤皮肤一般。

 

最后,手又回到下巴处,不紧不慢地抓挠着,像猫抓挠棉花,又像狼群舔舐猎物。

 

再这样下去就要变得奇怪了。

 

炭治郎按照抚摸小猫的流程撸了一遍善逸。善逸除了最初发出了一声心梗一样的尖锐抽泣以外就没再出声了,他有些不安,不知道能否让善逸感到安心,忍不住轻声问:“那个…善逸,你还好吗?”

 

一直紧闭双眼的金发服务生没有说话。他只是慢慢伸手抓住了炭治郎的手腕,然后像支撑不住自己的脖颈似的,把脸贴在了炭治郎的手背上。

 

善逸睁开了眼,华美的金色瞳孔像是破碎了一般泪眼朦胧,反射着鎏金一样的光彩,已经失了焦距。炭治郎这才发现善逸已经从脸红到了脖子根,被他触碰过的地方都泛着瑰丽的艳红色,简直炭治郎对他像做了什么暴行一样。

 

“停——停下——”善逸喘着气说。他脸上的温度高的吓人,直接传导到炭治郎的手背上。炭治郎感觉自己仿佛也烧起来了一般,呼吸都燥热了起来。他赶紧收回了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自己膝盖上。

 

“对不起,我是看善逸好像很低落的样子…”

 

炭治郎支支吾吾地,善逸一边抽着纸巾把眼泪都抹掉一边瞪他:“所以你就挠我痒痒吗!太过分了吧!”

 

他气鼓鼓地起身,“我要去工作了!”

 

被挠痒痒会是这个反应吗?而且刚才那个表情也太犯规了吧,那一瞬间好像炭治郎引以为傲的长男的自制力都集体投降,如果善意没有抓住他的手,可能就会——

 

“况且,刚才善逸身上明明散发出了‘很舒服’的气味啊。”

 

炭治郎疑惑地看着那个爆炸的金发蒲公英,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唔,是善逸的味道啊。”

 

后来炭治郎直到夜晚洗澡时才被迫洗了手。(好孩子不要学)

 

2.变胖

 

“…您是否有些太溺爱善逸君了?”

 

蝴蝶忍忍不住说。

 

“诶?有吗?”

 

炭治郎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服务员。

 

他怀里正坐着狂舔罐头的小猫。小猫看起来吃得非常开心,头都埋进了罐头里。在它的旁边,已经舔光了的罐头、吃光的猫饼干的袋子已经堆成了小山。

 

“炭治郎每次来都会特别宠爱善逸君,我想它也一定很感谢…”

 

蝴蝶忍顿了一下,继续说:“可是,这个量可能对于善逸君来说有些吃力了。”她委婉地规劝。

 

“但是,我看它吃的挺开心的样子。”炭治郎有些困惑,“而且之前的蜜璃酱一口气吃了二十个罐头还没停——”

 

“蜜璃是比较特殊的个例。”蝴蝶忍迅速打断他,快速地说:“而且一旦饮食过度导致猫咪肥胖会引发很多慢性病,比如糖尿病,高血压还有高胰岛素症等。过度肥胖的话甚至会让猫咪下心肺功能受到影响,甚至危及生命。”

 

炭治郎倒吸一口冷气,立即抽走了手里的罐头。

 

原本沉浸在美食里的小猫茫然地抬起头,发出了喵呜的撒娇的声音。这声喵呜冲击得炭治郎又心软起来。

 

他试探地看着蝴蝶忍,小心翼翼地问道:“可是,善逸现在还小吧,多吃一点也没有什么…”

 

忍温柔地看着炭治郎,露出了近乎怜悯的微笑。

 

她说:“炭治郎,难道你还不知道那句名言吗?”

 

“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塌炕。”

 

 

忍走了以后,炭治郎依旧在这惊天动地的一句警世名言中久久无法自拔。

 

忍给他看了很多橘猫小时和成年的对比图片。原本小巧可爱奶声奶气的猫咪们,总是在下一张图里突然变成了一团带着毛、几乎被要被吹爆的黄色气球一样的生物。

 

炭治郎看着自己腿上正焦急地寻找失踪的罐头的小猫,再联想到它精瘦有力的肌肉逐渐变成一坨走两步打三颤的肥肉,还因为种种身体疾病只能在宠物医院打吊针的凄惨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对不起啊善逸,但是你真的不能再吃下去了,为了你的健康着想也好,从今天开始学会节食吧!”

 

炭治郎愧疚地摸了摸小猫的头。小猫在外套里拱了一会,确认了炭治郎真的再也没有零食给它吃之后,失望地抗议了一声,转身生气地跑走了。

 

在小猫拐进工作人员休息室不久,金发的男生就无精打采的走了出来。他打着哈欠,径直走了过来,冲还在沉思中的炭治郎打了个招呼:“哟炭治郎,今天也来了吗,还真是不腻呀你。”

 

他瞟了一眼桌台,眼睛里突然放射出兴奋的光:“今天你点了炸鸡块吗!想用这个来引诱我吗!真是天真啊炭治郎!”这么说着,善逸的手却相当自然地伸向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鸡块:“那我就不客气啦——好疼!”

 

炭治郎第一次把善逸讨食的手打了回来:“善逸,不是说了你应该节食了吗!”

 

他严厉地瞪着目瞪口呆的善逸。

 

“?不是,你什么时候说过啊?而且为什么我得节食?”善逸不明所以地看着死活不让自己碰炸鸡块的炭治郎:“你这家伙从上次开始就总是说些奇怪的话,现在连鸡块都不让我吃了吗!明明说好鸡块都是给我吃的!你这个混蛋!”

 

善逸嚎叫着扑到炭治郎身上,想夺取盛满炸鸡块的瓷盘。炭治郎则一手尽可能地把盘子举高,一手费力地想把善逸从身上扒下来:“本来鸡块是专门为你点的,可是忍小姐说得对,你现在必须节食,不然太胖会影响健康的!”

 

“节食?!影响健康?!你有没有搞错啊!”善逸几乎要崩溃了,“为什么会是我得节食啊!你知不知道猫咖打工这点薪水刨去房租水电以后,我每天就只能吃豆腐了啊!一日三餐都是豆腐哦一日三餐!偶尔转换胃口滴点酱油撒点白糖都算是盛宴了啊!如果不是炭治郎每天给我带面包说不定我早就饿死在出租房里了!你明明是个好人怎么突然开始虐待我了!行行好做个人吧!”

 

炭治郎若有所思地看着善逸,赞同地说:“你说得对。”

 

“那你就赶紧让我吃一口——”

 

“我都忘了还有面包。以后每天的面包取消,改成一周一片吐司吧。”炭治郎点点头。

 

“加油善逸,为了健康和避免肥胖!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灶门家的长男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鼓励的笑容。

 

两天后,实在不忍心看到哭哭啼啼眼睛红肿控诉自己的善逸后,炭治郎改为每天给善逸带全麦面包了

 

3.告白

 

祢豆子轻轻摇晃着逗猫棒,布偶猫蜜璃亲昵地叫了一声蹭了上来,灵巧地追随着逗猫棒上蹿下跳。

 

“看得出来,哥哥已经是对猫咖比我还熟悉了呢。”祢豆子说,一边挠着蜜璃的下巴。

 

“刚才时透喵还粘着哥哥不放,真是的,没想到哥哥这么招猫咪喜欢。”她笑眯眯地说。

 

原本也是在愉悦撸猫中的炭治郎吓了一跳,赶紧否认道:“怎怎么能这样说呢!会让人家误会的!大家都只是在工作而已…”

 

工作?是指猫吗?祢豆子一时间没有理解长兄曲折的心思。因为,服务员已经从身后将托盘端了出来:“您的柠檬苏打水和美式咖啡,请慢用——哇祢豆子妹妹!今天也是这么可爱呀!这盘水果沙拉是哥哥送给你的哦!等我下班以后要不要一起去散散步…”

 

我妻善逸用闪电般的速度将托盘放到了桌上,接着迅速转向祢豆子,眼睛里似乎都有写满了“快和我约会的”桃心冒了出来。但是他才刚转过身,立马被炭治郎制止了。

 

“善逸现在还在工作中吧,不要打扰客人。”炭治郎皱着眉说。

 

善逸刚才还亢奋异常的情绪中急转直下,大失所望:“什么呀,炭治郎也在吗…明明祢豆子妹妹单独来看我就行了的。”

 

“什…”炭治郎被噎了一下,难得开始有些生起气来。但是善逸已经做了个鬼脸溜走了。

 

祢豆子有点为难地看了一眼善逸,又看了一眼已经开始一声不吭猛喝咖啡的炭治郎。“哥哥,好像不是很开心?”她问。

 

“没有的事。”炭治郎闷声说。他们俩无言地喝了一会饮品以后,炭治郎突然抱起在旁边打盹的缅因猫杏寿郎开始狂撸:“今天我会把大家都服侍到尽兴为止的!所以!请尽管向我撒娇吧!”

 

随着炭治郎的一声令下,祢豆子目瞪口呆地看到,附近的猫咪简直像追随木天蓼的气息一样纷纷飞奔向炭治郎,堆成了一堆猫山。而炭治郎正鼓着腮帮子狠命地撸着不知所措的杏寿郎,架势简直是在帮它蜕皮。

 

炭治郎不知疲倦地撸了很久,撸到店里几乎所有的猫咪都享受了一次超长时间服务,撸到祢豆子都停下了录像的手,去了洗手间,也终于撸到那个金色的小猫探出了头,亲昵地向自己蹭了过来。

 

但是一反常态地,炭治郎避开了那个金黄的小脑袋。小猫一时间没站稳,四脚朝天在地上滚了一遭,爬起来迷茫地左右四顾了一会,委屈地看着炭治郎。

 

“善逸不用缠着我吧。反正也不是很期待我过来。”炭治郎憋着一口气说。他想喝一口咖啡冷静一下,但是咖啡早就灌完了;他又想抓一只猫过来示威似的撸一把,但是周围的猫都已经心满意足地走到一边打盹去了。最后他只能双手抱肩,低着头和小猫大眼瞪小眼。

 

小猫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等了一会,炭治郎仍然没有像往常一样热情地拥抱自己。它有着着急了,站起来自己爬到炭治郎腿中间,嗲嗲地叫了一声,用尾巴圈住了炭治郎放在膝盖上的手。

 

炭治郎被小猫贸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猛然抽回了手,但毛茸茸的触感仍然停留在手心,好像之前抚摸过善逸的头发一样柔软——

 

糟糕,不能示弱。他把手举过头顶,同时又轻轻晃着腿想把小猫赶下去。

 

小猫不懂为什么今天的炭治郎格外的冷淡,它只是急切地控诉着,伸长了身子去够突然飞起来的手掌,后腿直接挂在了炭治郎腹部的针织衫上,前爪用力,居然搭住了炭治郎的肩。

 

“等等,善逸,你这样会摔倒的!”已经无暇顾及赌气的问题,担心小猫甩一个跟头的炭治郎赶紧收手想要把小猫抱下来,突然发现小猫尖尖的小脸正好奇地看着自己,眼睛大得像铜铃,金色的绒毛稀稀落落的,几乎要蹭到自己脸上了。

 

“喵——”小猫亲密地说,然后在炭治郎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伸出舌头,舔了舔炭治郎的鼻子。

 

炭治郎停下了所有动作(他怀疑自己的心跳也停止了)。

 

小猫灵巧地从他的胸膛间跳下来,仰着脸看着还没有反应的炭治郎,又不满地催促起来。

 

诶?鼻子吗?善逸刚才是不是亲(是舔)了自己的鼻子?炭治郎盯着虚空中的某一处,陷入了混乱。他好久才敢用手摸了摸鼻子,的确是湿润的触感。

 

他又低下头看着小猫,而小猫则坦荡地回瞪着他。“那个,善逸,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答案是‘是’,你就叫一声,如果不是,你就叫两声。可以吗?”

 

炭治郎哆嗦着问。他抖得都快把小猫震下去了。小猫扒住他的腿,又不满地叫了一声。“啊,可以提问了是吗?那我就说了…”

 

炭治郎深呼吸一口气,“那个…只是一个平常的问句哦,和祢豆子比起来,善逸是不是更…喜欢我?如果是的话就叫一声,如果不是…”

 

“喵!”没有等炭治郎说完的小猫发出了最后通牒。炭治郎全身一震。这个突如其来的肯定回答正中红心,好像有无数个丘比特正在朝他射箭,把他射成了一个筛子,流出疯狂的幸福的汁液。

 

他热泪盈眶地正坐好,对着眼前的小猫,双手撑在地板上深深地拜了下去:“好的!我明白善逸的心意了!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刚从厕所回来目睹一切的祢豆子:?????

 

4.圣诞节

 

圣诞节夜里的街道总是热闹得一塌糊涂。各种不成调的圣诞歌曲充斥着善逸的耳膜。他绕过发着传单的圣诞老人,一个像个路障一样巨大的圣诞树,走到灶门家面包店的门前。

 

灶门家的店里还是一如既往有着温柔又好听的声音,开门时,他闻到甜腻的蛋糕的味道,还有巧克力融化的香气,让人一不小心就放松了心神。

 

正在涂抹着巧克力酱的灶门炭治郎从柜台下方直起了上身,冲善逸笑了笑:“啊!善逸,欢迎光临!你来得比我想象得要晚一些呢。”

 

“因为给你这家伙准备的圣诞礼物,手续还挺麻烦的。”

 

善逸坐到一边的小沙发上,卸下了自己过大的双肩包,捣鼓了一会才发现:“等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祢豆子妹妹他们呢?”

 

炭治郎的手停了一下。“祢豆子他们…和妈妈一起出去过圣诞了。我一个人在店里也忙的过来,又是难得的节日,想让他们放松一会。”他不自然地说。

 

“这样——我还给祢豆子妹妹他们带了些小礼物的,那就只能拜托炭治郎明天交给他们啦。”

 

善逸失望地说。然后他望了望昏暗的环境,问道:“对了炭治郎,为什么不把灯打开?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诶?”

 

“等、等一下就开灯!”炭治郎紧张地说。“我们先把蛋糕吃完吧!”

 

说着,他端出了一个足以够一支棒球队吃完的蛋糕,奶油和巧克力的数量都多得惊人,各式黄色的奶油花朵簇拥在一起,还点上了数十根蜡烛,中间还有一只用果酱画的小小的生物的头颅的简笔画。

 

“…我姑且确认一下,这个是狗吗?”善逸审视了一会,指着中间那个鲜红色的果酱涂成的图案问道。

 

炭治郎脸红了一下,纠正道:“不对,是猫。这可是我照着善逸画的。”

 

“能把猫的特性突出到这种程度,你也算某种意义上的艺术家了吧炭治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善逸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在沙发上疯狂打滚。

 

烛光下,炭治郎只是宽容地看着他,切下了一块奶油和巧克力最多的蛋糕递给善逸:“来,今天是圣诞节,所以善逸可以多吃一点。”

 

“哇啊啊啊好香好香!”立刻接过盘子,被一日三餐豆腐折磨的味蕾都发出了饥渴的呼唤。他三口做两口就吃光了一块,末了还忍不住舔了舔盘子上剩余的奶油,忍不住感叹道:“炭治郎真是个好人啊,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炭治郎,如果哪一天炭治郎突然消失了的话我肯定会难过到自杀吧?”他故作开玩笑地说。

 

正在为善逸切第二块蛋糕的炭治郎停了一下。他看着善逸的双眼,认真地说:“我不会离开善逸的。什么时候都不会。”

 

昏暗的店内,只有一点不清晰的烛光在摇曳。店外微弱的圣诞颂歌的声音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善逸只听得到炭治郎这一句话。

 

炭治郎虽然低垂着眼睛,有些窘迫的样子,但是眼里的光灼灼逼人,仿佛要直接射穿善逸一样。

 

善逸吞了吞口水,紧紧捏住了自己的衣角。“那,那个啊,说了这种话可别想拍拍屁股就走哦?!我可是会以直接吊死在这里报复你的…”

 

炭治郎叹着气笑了一下。“不会的,我不会给善逸这个机会的。”他轻轻握住善逸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手。

 

“如果我们两个的心情一样的话,就一起说出来吧。”他轻声说,握紧了善逸发抖的双手。“好吗?”

 

善逸看着炭治郎温和的眼睛,还有那双好像永远也不会放开的手,简直像镣铐一样把善逸所有的退路都锁住了。烛光下,炭治郎一会看起来甚至像个幻影,一会看起来又像是整个世界。

 

啊啊,就是这样了吧。

 

善逸拼上了平生最大的勇气,点了点头。他们两个注视着彼此,同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说道:

 

“炭治郎!我喜——”

 

“善逸!请让我收养你吧——!”

 

“喜欢你——呃啊?哈?啥?”告白的中途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声音,善逸一口气没能倒过来,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什么?炭治郎刚才说了啥?收养?还是我听错了其实是手痒要揍我?是不是太过兴奋导致我在大脑脑补了一场幻觉?

 

被怀疑是幻觉的炭治郎此时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握拳发誓道:“跟善逸在一起这么久,我已经充分体会到了善逸生活的艰难之处!不过没关系,以后就由我来保护善逸!绝育手术我也会陪着善逸一起去的!”

 

“等…”

 

没有给善逸说话的机会,炭治郎顺手打开了店内所有的照明设备,一时间灯火通明,善逸也发现了堆在炭治郎身边的,数量可观的猫粮、宠物罐头、猫砂、两台宠物自动饮水机、甚至还有一个三米高的猫爬架。

 

“在收养善逸之前我也查了一番资料,把基本的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

 

炭治郎热情地介绍着,宛如一个宠物用品的导购,“善逸什么时候来我家都可以哦!我们家随时都欢迎善逸!要说为什么,因为,我已经喜欢善逸很久了!”

 

他气势如虹地说,猛然向对面的人张开怀抱,大声说:“来吧,善逸,现在已经可以不用可以维持人形了!尽管来我怀里撒娇吧!”

 

空气仿佛凝固了。

 

炭治郎张着怀抱等了五分钟,肌肉都开始酸痛了,但是对面的善逸仿佛已经魂魄离体了一般一动不动。

 

他开始有点不安起来,走到善逸身边,犹豫着问道:“那个,是不是猫咖那边猫咪离职还需要一些手续?不用急的我可以…”

 

“喵——”一声熟悉的叫唤打断了炭治郎的话。

 

善逸背来的那个仿佛像太空舱一样的双肩包(炭治郎现在才发现那是个猫包)里,探出了一个炭治郎再熟悉不过的金黄的小脑袋。

 

那个小东西慢慢走到两人之间,好奇地看了看善逸已经变成雕像的脸,又看了看陷入呆滞的炭治郎,讨好地蹭了蹭他的腿,又亲密地叫了一声:“喵——”

 

空气真的凝固了。

 

“等…两个善逸?”炭治郎的大脑已经失去了作用。他来回看着人形善逸和猫形善逸喵,感觉自己最近才重组的三观又重新被冲击得七零八碎,人生再度变成魔幻小说。

 

已经很久没有动作的善逸终于说话了。

 

“我…以为你挺喜欢这只猫的,所以专门找爷爷把它给买了下来作为圣诞礼物…可是,我以为你只是抱着喜欢宠物的心情…没想到,没想到你…!”

 

他“刷”地站了起来,直指着呆谔的炭治郎的鼻子,满脸泪花地喊道:“没想到你这家伙是个人兽变态啊啊啊啊!”

 

炭治郎:???

 

总之,在这个圣诞夜,炭治郎收到了两份他最喜欢的圣诞礼物。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关于与暗恋对象的最后结局,最后还是猜想正确♡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都要!!

虽然已经快过去了,但是元宵节快乐w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 关于对象如果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关于对象如果合理猜想2 #
还要大。 没错,治郎知道,逸作为工作时长满了以后,还要去休息室变回人类继续服务生工作。   真太辛苦了!肯定就是因为这种连轴转工作方式,逸一直都一脸生无可不想工作样子吧...
关于如果对象合理猜想 #
自家妹妹,还小时候也这样,遇到难过事情就包着眼泪,憋着嗓子细细地抽噎,看着就让人可怜。   治郎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慢慢把自己手放到小头上,学着祢豆子手法慢慢顺着毛发抚摸起来:“没...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瞎写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们一定有哪里搞错了。他机械式地把土豆拔出来,剥皮,扔进白水里煮着。   “如果逸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治郎每次都耐心地听完他丧气话,然后一如既往地鼓励他。“一定有人...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实在太像治郎和善逸了!! 同年级设定 有工具人村田出场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丢硬币?”   一个很无聊午休时间段。精力过于旺盛男生一齐百无聊赖地围在课桌前刷着手机,不知道谁突然掏...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逸用哭号音量大喊,又把治郎攥得更紧了一些。如果异于常人铁头灶门,换一个普通人可能已经被拧成麻花了。   “不苦不苦,我去给你拿糖好吗?”治郎使出照顾最小妹妹态度安抚比自己年长一岁...
】花吐き病 # #
。     “那就这样好了。如果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都还活着的话,我就告诉那个人。”治郎说。那双红色眼睛在夏日里有些闪耀得过分,与“阴翳”二字丝毫无关,如同在凝视珍贵物一般柔软眼神。这样耀眼笑容倒...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   开头一个小惊吓片段被逸刻意跳掉了。如果治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的话说不定计划就失败了不吗!可怜治郎,完全没有察觉到险恶用心,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和善逸靠在一起肩膀上。逸...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帮他们想了一个“最终决战时感染血即将发作不治身亡”毫无道理怪病,还慷慨了借了一间小和室供奄奄一息灶门治郎“度过最后一晚”。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怎么觉得如果逸发现这他一定会...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这样,倒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