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的方法指导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鬼灭学园的设定真的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的设定出自鬼灭学园!

村田视角!炭善极度ooc!!极度ooc!!写完没改直接发了如果有错字请忽略吧555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大家好,我是村田,鬼灭高中高二山椒班学生,社团是足球部,目前没有女朋友。

 

…看到这里肯定会有人抱怨了吧。山椒班是个什么班啊,以及没有人想看你的个人信息,赶紧走开我要看正片什么的。

 

没什么,这种不被人重视的感觉我已经习惯了。平时花名册点名老师也会跳过我去点下一个,幼稚园的时候发午餐也会被食堂职工漏掉,最近同桌也开始惊讶地问我“你是什么时候坐到这里来的?”之类的了。虽然没有人相信,但是我很清楚这一定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恶意。一定是。

 

但是,明天是我唯一不想被忽视的一天。如果要问为什么,好好看看你们的日历吧。明天!可是神圣的2.14浪漫情人节啊!虽然说我也没有指望能收到女孩子的本命巧克力,可是这可是情人节哦?!对于大部分的男生来说唯一能收到女生礼物的节日哦?!

 

要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不如说我从今天就开始紧张得手脚发抖了。但是就算我已经抖成了一个筛子依旧是存在感非常薄弱的存在。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的吸引力很少(我还是拥有所谓的“男性的魅力”的),而是现在整个班里都被另外一个聒噪的声音给笼罩了。

 

我妻善逸。与我一样同为鬼灭高中的二年生,兼任风纪委员。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我一点也不想承认这家伙居然和我是同年生。

 

眼下他正在座位上不自然地扭曲着身体,像鳗鱼一样地蠕动着,同时还发出了水壶烧开一般刺耳的尖叫声。

 

“好高兴,好高兴——!!明天就是2月14日了,我期待了好久的巧克力——!”

 

我妻几近神经质一般地重复着这句话,脸上全是病态的红晕。如果说我是对情人节有小小的期待的话,我妻简直就像是此生完全只为情人节而活一样兴奋着。我他可能一周前的晚上就已经没合过眼了吧,睁得大大的眼睛里简直有桃心在不断的漫出来。

 

“呃——好了,我妻前辈,你这样我很难受…”

 

另一个稍微有些痛苦的男生说。他很不幸地被我妻揽住了脖子,当成了什么妄想中的抱枕似的被紧紧抱住了。

 

真可怜,明明还是个一年生就已经不得不承受这个学院的不正常了。我怜悯地看着他。

 

他叫灶门炭治郎,是这个学校为数不多的正直的存在。倒不是说他有多么耀眼,只是在遍地都是神经病的学校里,灶门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品德端正,健康向上的完美学生了。

 

可惜,这样的好学生却在被无可救药的我妻骚扰。我叹了口气。

 

据说灶门和我妻会有交际纯粹是因为我妻对灶门的耳饰网开一面,而这个天真的一年生就怀着报恩的想法开始给我妻送午饭,还在课间忍受着我妻高速的碎碎念的抱怨。

 

可恶,虽然是个男生,我也想有人能给我送便当啊!当然这些话我都是在心里说的。毕竟我知道就算我开口,以我的存在感这两个人也不会注意到我。

 

我妻看起来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给后辈带来了多大的困扰,他继续赖在灶门身上到处乱拱,一边用甜到发腻的声音说:“我可是已经等了很久呢!可爱的女孩子们送的巧克力~嘿嘿嘿!我一定要一颗一颗舔得干干净净♡”

 

…这个家伙的发言都已经快构成治安威胁了吧!而且还是当着后辈的面!你这样灶门会觉得整个高二都是这么一群痴汉的吧!

 

我皱起了眉头。然而,一边的灶门看起来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被撒娇的模式(你一定受了很多折磨吧,灶门),还温柔地摸起了我妻的头来。真是不堪入目。

 

“前辈很喜欢吃巧克力吗?”灶门提出了完全脱离主题外的发问,看起来他已经能完美规避我妻的混乱发言了。

 

“当然!更何况是明天会受到的甜甜的软软的带着可爱图案的巧克力呢!如果受到太多的话该怎么办,就算是我也会很困扰的嘛,欸嘿嘿,就算分给炭治郎一点也没有关系哦。”

 

我感觉自己的牙酸了起来。我妻这个家伙,已经完全没救了。如果我是灶门的立场,一定早就一拳打在这家伙鼻子上了吧。

 

但是可怜的灶门,他只是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开心地说道:“是这样啊。那明天的巧克力如果能合我妻前辈的胃口就好了。”

 

听听,这已经是超脱人类忍受极限范围以外的温柔的发言了。灶门,就算是面对如此不正常的我妻依旧是心平气和的样子,真是让我钦佩啊。这样的好人要被我妻污染,就连我都忍不住叹了口气,决定明天晚一点来学校,免得要多遭受我妻收到巧克力时幸福的尖叫的折磨。

 

然而,事实却令我大吃一惊。首先,14日我依旧在教室十米之外就听到了我妻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不过奇怪的是,那并不是如同昨天一般甜腻得让人恶心的笑声,而是嚎啕大哭。

 

我拉开了教室的门。眼前还是和昨天一样的场景。我妻依旧和灶门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可是我妻已经从昨天一副幸福的模样变成了在灶门的怀里放声大哭着,而灶门也是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轻轻抚摸着我妻的后背安慰着他。

 

我先看了一眼我的课桌。前面放着几盒可怜的义理巧克力。意料之中。我叹了口气,又戳了戳还埋在灶门怀里的我妻,问道:“喂,我妻?你又怎么了?”

 

我妻抽抽噎噎地转过了头。他脸上真是一副凄惨的情景。这大概已经哭了一个小时了吧,他的眼睛简直肿成了一个灯泡,头发也被蹭的乱糟糟的,眼泪都糊到了下巴,真不敢想象被他蹭来蹭去的灶门的校服得是什么样子。

 

“村田——”

 

他拖着哭腔说。看起来还能再哭上一个钟头。

 

“怎么可能——我居然一个巧克力都没收到!义理也没有!”

 

“哈啊?!”

 

就算是我,也被惊讶得合不拢嘴。当然,以善逸的性格要是能收到本名巧克力才是让我打死也不相信的,可是居然连一个义理巧克力都没有,也是让我大跌眼镜。毕竟这个家伙还是有一张不错的脸的。看来现在的女生都很务实了啊。

 

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同情地拍了拍我妻。而他则又扑到了灶门怀里开始大哭。

 

“炭治郎——我好伤心啊!原来我这么不受欢迎吗——!对不起啊还说要给你分一些巧克力,现在只能把我的鼻涕蹭到你衣服上了…”

 

比起那些,你倒是把鼻涕擦一擦啊!

 

灶门像早就准备好了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了面巾纸,快速擦掉了我妻脸上的水渍。

 

“我妻前辈,虽然谢谢你为我着想,但是我也不需要你的鼻涕啊。”他温柔地说。

 

不,谁都不会需要他的鼻涕吧!灶门快逃啊!不要被带偏了!

 

然而灶门不但没有逃,反而有些羞涩似的扭捏起来。

 

“说道巧克力,我妻前辈好像昨天也说了,很喜欢吃巧克力?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带过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完成度惊人的礼盒,递给了善逸。“如果前辈不嫌弃的话…”

 

??等一下,事情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吗?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俩。不仅是我,我妻看上去也对这个结果很震惊。他瞪着那个礼盒,就好像灶门往他手里塞了一个炸弹。

 

“…呃?虽然我的确是说过我喜欢吃巧克力啦,但是不是从炭治郎手里收到的那种…”

 

灶门一下子露出了很受伤的表情。由于他一直都是一副有精神过了头的样子,猛然低落起来还挺有冲击力的:“什么…我妻前辈不需要巧克力吗?我昨天还亲手做了两个小时…”

 

不得不说,如果有人为了我花上两个小时准备一份礼物,这其中的分量还是挺重的。我妻也犹豫了起来,难得恢复正常了一点:“可是吧,这个巧克力的含义并不是——”

 

“对了,我记得前辈很喜欢吃甜食,所以特意加了很多糖和牛奶进去来着。”灶门看起来不经意地打断了我妻的劝说。

 

我妻立马咽下了嘴里的话,还生动地吞了吞口水。

 

“而且我选的巧克力可可脂的纯度很高,是稍微握一会就会融化的程度哦。”

 

“我——”

 

“如果放进嘴里的话立马就会融化成巧克力液,丝般顺滑,裹住舌头,慢慢遍布整个味蕾——”

 

我妻看起来明显动摇了。这时灶门再次诚恳地看着他,露出了小狗一样期待的神情:“所以——前辈,你能收下的话吗?”他问道。

 

我妻立刻被这纯洁的后辈的恳求击败了。他紧紧抱住了怀里的礼盒扑向我妻,泪水飞溅的到处都是:“好的!我接受!炭治郎真的太好了唔啊啊啊!”

 

灶门承受了来自前辈的撞击,还从善如流的将我妻抱在了怀里,慢条斯理地抚摸着他的后背。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不知为何我还闻到了一丝酸酸的气息,有一种把早餐吐出来的冲动。

 

“嗯,其实,我今天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嗯!说吧!炭治郎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唔哦哦哦真的好好吃啊这个巧克力!”

 

对啊,灶门,开个价吧,不要让自己两个小时的苦功被这个家伙一口吞完了啊!

 

“我以后可以叫我妻前辈‘善逸’吗?因为想和前辈多亲近一点…”

 

这也算要求吗?!灶门君!不要太惯着我妻了啊!他可是会顺着杆子爬上去的!

 

“当然没问题哦!你想叫我什么都行!这个巧克力以后还可以再送我吗?太好吃了吧!”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嗯嗯,可以哦,善逸。”灶门露出了我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我简直要流泪了。

 

“啊,快上课了,那我先走啦。明天见,善逸!”他又摸了摸还在吃巧克力的善逸的脑袋,冲我也鞠了一躬,跑出了教室。

 

我盯着一扫刚才的悲惨模样,一脸幸福吃着巧克力的我妻,扶着额头,深深感觉到了命运的不平等。

 

比起超市买得到的廉价义理巧克力,我也想收到这种精心制作的巧克力啊!可恶,为什么这样好的后辈会被我妻给霸占了呢?说不定灶门只是被身为风纪委员的我妻恐吓了才这么百依百顺的吧?真是卑鄙啊我妻!居然以权谋私!话说我也很想尝尝那个巧克力啊!

 

我感觉自己已经化身成了嫉妒的恶魔,一整天都处于闷闷不乐的状态。本来这种情人节暧昧的氛围也与我无缘啦。但是我已经这么不幸了,放课后的足球社训练居然还是要继续。

 

可恶,真不愧是足球社,一群单身汉不需要情人节!我疯狂地在足球场奔跑着,发泄着内心的痛苦。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第一个训练阶段结束后,我就累得满头大汗了坐在一边休息了。

 

正当我还在忧郁中时,远处传来了灶门熟悉的加油声。我回过头看去。果然是灶门,他正在给休息的队员分发毛巾,体贴得像一个社团经理(哦,我们的社团经理今天出去约会了)。

 

发到我时,我忍不住问道:“灶门君并不是足球社的吧…?”

 

灶门笑了笑:“我的确不是足球社的。但是听说今天足球社缺人手,而且善逸在学生会那还有些事要忙,我就过来帮忙了。”

 

听听,这天使的发言。我简直拜倒在了灶门的人性光辉下。这样的好人却要接受我妻的精神折磨真是天理不公。

 

“啊对了,灶门君,你有买水吗?”

 

“有的,放在我书包旁边。我等一下就发给前辈。”

 

灶门还在给剩余的队员发放毛巾。我不想再麻烦热心的后辈(我还没厚脸皮到我妻那个程度),于是起身决定去帮灶门分发饮料。

 

十几瓶运动饮料就摆在灶门的书包旁边。我本打算一次性拿完,可是数量实在太多,有一瓶从我的胳膊下掉了出去,砸在灶门的书包上,一时间一片狼藉。

 

“对不起啊灶门君!我马上捡起来!”

 

我赶紧蹲下去把饮料放在一边,又把灶门的书包提了起来。可是,一个不小心我拉到了书包的拉链,原本严严实实鼓鼓囊囊的书包也散开来,内容物掉了一地。

 

“哇啊我在干嘛啊…”我嘀咕着,准备把东西放回书包。但是定睛一看,我手上拿的居然是一盒巧克力,再看地上,也是五六盒暧昧包装的巧克力。

 

“搞什么,灶门也这么受欢迎吗…不过也当然啦。”我嫉妒地想着,还是好好地把巧克力放了回去。但是在中途,我看到了包装盒上的小字:“致:我妻善逸”

 

…?

 

我揉了揉眼睛,再翻过另一盒巧克力。是迥然不同的笔迹,但也是写着送给我妻。下一盒也是,这一盒也是。

 

…等等,我妻说他没有收到巧克力吗?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地的巧克力,一会想到我妻糟糕的哭脸,一会想到灶门温柔的笑脸。我感觉一个非常恐怖的理由冒了出来。这非常不符合常理,但只有这个理由说得通——

 

“哎呀,村田前辈,这是怎么了?”

 

那个毛骨悚然的礼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打了个寒颤,回过头。是灶门。他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拿着巧克力的我,还是温和有礼的笑容,但是我已经不能说他是那个我以为的温和无害的后辈了,不如说,他应该从来都不是一个温和无害的家伙才对。

 

灶门动了动眼睛,看到了我手中的巧克力,并没有发怒,而是蹲下身来和我一起捡着散落的东西:“前辈,翻别人东西可是不好的哦,得快点收起来。”他笑眯眯地说。

 

“可是…我妻…”

 

可是你这不是光明正大地把我妻的东西偷走了吗!我很想说出口,但是灶门立刻盯住了我。在那个眼神之下,刚才还训练得满头大汗的我感觉到了一阵从脊骨窜上来的寒意。我闭上了嘴。

 

“我呢,是因为善逸说想吃巧克力才给他做的,并没有其他意思哦。”灶门不紧不慢地说。而我一句话也说不来。

 

“但是我早上去善逸教室的时候,发现他桌上已经有巧克力了…巧克力虽然很好吃,但是也不能吃太多,对不对?”

 

他用一种诚恳的,好像在征求我的意见一般的口吻说。但是很显然,他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他背上已经整理好的书包,站起来俯视着我,露出了纯洁的笑容。

 

“我相信,我做的巧克力是最好吃的。所以,善逸不需要其他人的巧克力…现在是,今后也是。”

 

他开心地说完,看了看手表。“哎呀,到时间了,我该去接善逸了。再见。”

 

他再次向我鞠躬,转身离开了。而我还在浑身颤抖着,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啊,村田前辈。”

 

灶门再次转过身来。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而他无害地看着我,还是那副真诚无害的微笑。

 

“刚才忘记说了…祝你情人节快乐哦。”

 

黑炭也很好吃,吧唧吧唧。

永远的工具人村田先生情人节快乐www

关于居家举办七夕节日心得体会 #
来探亲吗?”一个孩子忍不住悄悄开了口。治郎想了想点点头:“这样说也没错呢。住在这里是雷呼吸继承者,那个鸣柱我妻逸喔,是我很重要人。”他强调。     “鸣柱?!”大家都就惊呼起来。虽然早有...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一面。不仅如此,在受到惊吓时两人还可以紧紧相依一小时以上…太完美了。他瞄了一眼对此还一无所知、只是单纯为第一次来到逸家而紧张治郎,心里偷偷发笑。   相比还不知道今天所看电影主题无辜治郎,...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治郎;与它在一起还有一个纯正人类,他名字是我妻逸。   这样日子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与传闻中喜欢金银财宝龙不同,治郎更喜欢料理食物,虽然不知道一条龙从哪里知道酱萝卜料理方法,但这的确...
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理性讨论 #
,还有今天祢豆子妹妹又把自己叫成了嘴平伊名字(“等等!我说过了让我妻前辈不要接近祢豆子吧!”治郎有些生气地说)之类,但是今天,逸意外地只是坐在天台一角,看起来相当聚精会神地在看些什么...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帮他们想了一个“最终决战时感染血即将发作不治身亡”毫无道理怪病,还慷慨了借了一间小和室供奄奄一息灶门治郎“度过最后一晚”。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怎么觉得如果被逸发现这是假他一定会...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都差点以为真要聋了…!都怪治郎,搞得现在那个心跳声还在脑海里挥不去。   …等等,是真还在响啊!逸毛骨悚然地睁开眼睛。   不是吧,治郎这家伙是有两个心脏吗?这么远都能听得见?他有点怀疑...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