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的建设意见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文艺废话流 不是很有趣而且还挺长,写得太艰难了唔唔唔…

虽然日本的梅雨季在五月,但是南方的现在已经开始返潮了,地板滑溜溜衣服晒不干真的很难受啊!!好想回北方…

高中生二人 我真的好喜欢搞高中生)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早上的雨声总是淅淅沥沥的。

 

炭治郎打开门,撑起雨伞。透明的高分子塑料伞面在头顶“嘭”地张开,透明的雨滴迅速占领了干燥的伞面,发出轻微的碰击声。

 

他关上门。金属制的把手是潮乎乎的,水泥的人行道也是潮乎乎的。带着水汽的晨风吹过来,让他好歹精神了起来。

 

现在是七点整。普通列车慢悠悠地从远方驶进了车站里。人群熙熙攘攘的,另一边横断步道上无数把透明雨伞摇摇晃晃地映着青色的信号灯。

 

下车之后,雨势减小了些。他看了一眼表,七点二十三。稍微提快了一些速度,炭治郎一边注意着路面的水洼一边小跑了起来。长柄雨伞被他用肩膀夹着,有些不稳地一晃一晃,路也有些看不清楚。他眯起眼睛。已经可以看到校门了。然后就是——

 

“我妻前辈,早上好!”

 

像要把被这潮乎乎的早晨的郁结心情一口气释放一样,炭治郎大声向校门口的风纪委员打起招呼。

 

有些佝偻着背,一副没睡醒样子的男生抬起了头。校门处没有遮蔽物,来来往往的学生都拿着形状统一的长柄雨伞。但是他只是很不情愿地靠着墙勉强站着,看起来马上就要倒下似的。

 

昏昏欲睡的男生在看到炭治郎以后,眼睛似乎亮了亮,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灶门君,早上好…我说过很多次了吧,把耳饰取下来…”他嘟囔着说。

 

“对不起!今天我也不能答应前辈的请求!”灶门给出了一如既往的回答。

 

名为我妻善逸的高二男生瞪了他一会,妥协似的挥了挥手:“唉,行吧,那你快点进去…”

 

“等一下,我妻前辈。”

 

炭治郎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放在了自己前辈的头上轻轻揉搓起来。善逸吓了一跳,站直了身子。虽然雨势渐微,但是他的头发已经明显被打湿了很多,贴着脸颊耷拉下来。

 

炭治郎没有去看他,而是认真地用毛巾擦干了明显的水渍。有些埋怨:“真是的,上次我就和我妻前辈说过了吧,要带伞什么的…现在已经是梅雨季了哦?”

 

“诶?说过吗?嗯…因为带伞什么的很麻烦嘛,我还要跑来校门口值日,带一把伞有点碍事啊——好啦你快点进去吧,等会富冈老师又要来抓你了。”

 

“好的,前辈,下次一定要带伞啊!”炭治郎最后又嘱咐了一句。善逸打了个呵欠,像驱赶小狗一样挥了挥手,头顶着毛巾把视线移回了值日表上。

 

现在是七点三十。他可以正好躲开富冈老师的追击,又可以在校门口人还不是太多的时候和我妻前辈多说两句。时间契合得很完美。他想。

 

“哦对了,炭治郎——”善逸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朝他喊道。

 

“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刚才想起来之前的事情。现在是梅雨季返潮,教室地板可能有些滑,你这家伙冒冒失失的,可别摔倒了。”善逸用脸蹭了蹭毛巾上干燥的绒毛,冲他笑了一下。

 

炭治郎手里雨伞的长柄晃了一下,善逸的脸有些模糊不清。

 

“…谢谢。”炭治郎说。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滞了一下,停滞在粘稠潮湿又闷热的梅雨季的雨里,没来由地让人有些烦躁。

 

善逸说的没错。在一楼换鞋的时候,金属的柜子上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水珠了。虽然走道有做防潮处理,但是瓷砖墙壁和楼梯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凝结起水汽来。

 

初中的学生在楼梯口打着滑怪叫,能溜出去很远。炭治郎一边躲着不时会冲撞过来的初中生,一边从楼梯口的窗口向下看去。

 

善逸还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站在校门口。他想再仔细看看善逸的表情,但是连绵不断的细雨阻断了他的视线。善逸在雨里融化成一道金色的影子,头上还顶着他送的毛巾。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种闷闷的情感在胸腔里蔓延开。炭治郎收回了视线。

 

“梅雨季,真的很讨厌啊。”炭治郎说。

 

“诶?”善逸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体育课的课间,善逸到操场来找炭治郎还毛巾。虽然雨是暂时止住了,但是天空仍然阴沉沉的,连带着运动后潮湿的汗意黏在身上许久不能散开。善逸就站在操场边无聊地转着圈。他身边的灌木里开着绣球花,淡紫色和白色的簇拥在一起,他站在那里就像一朵金色的绣球花一样,只有一点衬衫的衣角露在外面。

 

善逸把毛巾还给了炭治郎。“我倒是没有讨厌梅雨季诶。你看,差不多到这个时候女孩子们都会穿上短裙了吧?而且绣球花也开得很好啊,一簇簇的不觉得很可爱吗?”

 

善逸蹲了下来,去摆弄水色的花瓣。炭治郎也蹲了下来。层层积叠在花瓣上的雨珠散落开,溅到善逸的袖子上。那上面还有未干的雨渍,沾上了云朵一样的花瓣。那片花瓣轻轻一晃就掉落下来,落在善逸年轻的,健康的胳膊上。

 

炭治郎盯着那片苍白的皮肤,感觉自己成了那朵花瓣,摇摇欲坠的,好像要落到永远晒不干的水洼里,再也浮不起来。

 

“那,我去上课啦。明天见。”

 

善逸站了起来。那片花瓣也慢悠悠地掉落下来,掉落在塑胶跑道上的水洼里。他好不容易才回过神,还想再说些什么,而善逸已经走远了,重重叠叠蓝色与紫色的绣球花慢慢淹没了那朵金色的。他又往下看那片花瓣,它浸透在水里,像善逸湿润的眼睛。

 

汗从额角滴落。炭治郎觉得喉咙痒痒的。是太渴了吗?

 

果然,梅雨季很让人心烦。炭治郎长叹一口气,把毛巾搭在了脖子上。

 

他和善逸并非是什么熟识的朋友。两个人既不是同年级,也不是同社的社员。只是在炭治郎第一次进校门时就被善逸给拦了下来:“诶那个同学,你的耳坠不能带进去的。”

 

炭治郎能做的当然只有深深一鞠躬:“对不起!但这个是我父亲的遗物!我不能取下来!”

 

当然他也做好了被风纪委员臭骂一顿的准备。但是在他忐忑不安抬起头来时,眼前的学长紧紧地抓着值日表,似乎比他还要难过的样子,流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这样啊…那你进去吧…”

 

善逸一抽一噎地说。那是开学的四月。樱花飘飘扬扬地洒下来,伴着春天毫不吝啬的阳光。阳光在善逸身上融化了,变成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泪珠。那些泪珠顺着下颚,顺着鹅黄色的毛线衣滚落下来,直接掉落到了炭治郎眼睛里。

 

炭治郎呆呆地看着流下眼泪的善逸,他是在发光的,从发丝,到泪珠,到指尖,在灿烂的阳光下温暖地发着光。

 

虽然在此之后,他们俩也并没有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校门前的盘问还是要照例进行的。但是炭治郎总想把这个时间再延长得更久一些,最好能让善逸好好记住他。

 

可是梅雨季的现在,夏季作息时间一提前,就算炭治郎掐着表赶到校门口,他们能说话的时间还是显而易见地缩短了。而且善逸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带伞,总是一副湿漉漉的样子站在那里。炭治郎很想生气,但是结果只是在下雨天出门时,多带了一块毛巾。

 

是梅雨季的原因吧,自己变得吞吞吐吐,举止奇怪起来。在雨下起来的时候,那些准备好的的带着些粉红色的话就被雨滴冲刷掉,变成粉红色的痕迹洇在脸上。

 

他真讨厌现在的自己。他真讨厌梅雨季。

 

炭治郎看着窗外想。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值日完以后教学楼里已经空荡荡的,大雨下,运动部活大部分都被取消了,走廊也静悄悄的,只有墙壁上凝结水珠偶尔划过的声音。天空上大团灰色的云朵挤在一起,看不到尽头的雨连接着天与地的距离。

 

雨势一直在增大,等到炭治郎走到一楼时,雨珠已经成成了雨线,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他看了一眼雨势,估摸了一下自己的速度。如果跑着走到车站的话,大概还是能在高峰期前赶回家…

 

灰色的天空和白色的雨线间,有唯一的金色的影子。

 

炭治郎愣住了。“我妻前辈?”

 

那个蹲坐在楼梯上发呆的金色的影子慢慢回过头来。是善逸。他的衣袖被卷到了手肘以上的位置,可以看到湿透的痕迹。棕色的菱格校服裤也是,裤脚已经成了洇湿的深色。他浑身都湿漉漉的,残留的水珠滴滴答答地,在他脚边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洼,每个小水洼里都反射出灰色的天,白色的雨,惊讶的炭治郎,还有湿漉漉的善逸。

 

“咦?灶门君?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吗?”善逸甩了甩头上的水,冲炭治郎打了个招呼。肘部皱起来的衣袖随着运动又挤出一些水分,衬衫都湿得几乎透明,牢固地黏在善逸的皮肤上。善逸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炭治郎又感觉到了那种梅雨季里特殊的闷热的烦躁感。那种感觉挤压着他的肺部,把话都堵在喉咙里,让他有些暴躁起来。他走过去,一声不吭地抽出毛巾,有些用力地擦着善逸黏在一起的头发。

 

“真是的,前辈在想什么啊!难道冒着大雨跑出去了吗?”

 

他很少见地开始抱怨起没有心眼的前辈。善逸难得乖顺地低头任由其用力挤干头上的水分,小声说:“因为已经很晚了嘛,我也没带伞,想直接冲回家来着…但是雨果然还是太大了,结果还是失败啦,哈哈。”

 

他边说又边打了个喷嚏。炭治郎举了举自己手上的雨伞:“那我来送前辈回去好了。”

 

“诶?可是,我家和灶门君家方向不一样啦!很费时间的,没关系,我再等等就好了。”善逸抬头看了一眼。“这种大雨不会下很久的。”

 

稍微被擦干的发丝耷拉在善逸的额头上。善逸有一双瞳色相当浅的眼睛,炭治郎经常怀疑那是不是由蜜糖浇成的。而现在那双眼睛里映着灰蒙蒙的雨天,像是蜂蜜里被搅上泥水一样。炭治郎不喜欢这样的善逸的眼睛。

 

“那我也在这里陪前辈等等好了。”他闷声说,坐在了善逸旁边,把雨伞放到一边。

 

善逸吃惊地看着他:“没事啦,灶门君先回去就好了。你不是有伞吗?没必要和我一起在这里等…“

 

“我在这里是防止我妻前辈又做出跑进雨里这种蠢事。“炭治郎说。一开口他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音调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听起来就像他在和善逸闹脾气一样。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善逸。善逸好像也非常震惊,他还拿着那条毛巾擦着脸,听到这话眼睛瞪得大大的,鼻头还有一点红色,像个被训哭的小孩子。

 

炭治郎马上就后悔起来。越来越大的雨声下,他的思绪又乱七八糟的,他想说些什么,眼前闪过的只有墙壁上未干的水痕,透明的长柄雨伞下模糊的笑脸,还有善逸卷起的衣袖。奇奇怪怪的东西塞满了脑袋,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出来,只能帮善逸又擦了擦后脑勺。

 

他们俩有一会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一起看着天。暮色慢慢昏沉,乌云浸染成深色的夜幕铺了下来。雨珠接连不停地往地上砸着,绣球花被打得东倒西歪,越来越多的花瓣落下来,漂浮在水面上。

 

“对不起哦,灶门君。让你和我一起等。”善逸开口说。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寒的缘故。

 

“没关系的,今天也不是很急着回家。”

 

炭治郎盯着雨幕里的绣球花。这当然是谎话,家里现在应该还有山一样的事情等着他做。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呢?还好善逸也没有看他,如果现在看到炭治郎的脸,可能他会以为看到学校怪谈里的妖怪而吓昏过去吧。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啊。对了,灶门君家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叫小祢豆子吧?”善逸的声音听上去饶有兴趣。

 

“是的。但是前辈不可以对祢豆子出手,我会生气的。”

 

“哇脸好恐怖!灶门君真小气呀…”

 

“我妻前辈没有课后活动吗?”

 

“风纪委员已经够我受的了吧?!况且还是被富冈老师带领下的风纪委员…我都有点担心这个人会不会有一天被家长联合要求开除…”

 

“虽然富冈老师不是很擅长说话,但是他是个好人,不会被开除的。”

 

“虽然是个好人啦,可是都21世纪了能不能不要再用斯巴达式教育了?真的会死人的!好累啊好想吃甜甜的东西——”

 

善逸夸张地叹了一口气。炭治郎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书包里翻出一小包金平糖:“这个,如果前辈不嫌弃的话…”

 

这只是之前为了给弟弟妹妹们解馋买的,非常普通的饴糖制品。在高中生乱七八糟的书包里已经快压成粉末状。而且由于潮湿闷热的气候,摸上去有些黏黏的,似乎受潮了,实在算不上像样的礼品。

 

善逸瞪着这一小包糖果看了一会。炭治郎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很想把这包卖相凄惨的糖果收回来。但是善逸凑过来,挑出一颗勉强保持原型的的糖果。

 

“灶门君你看,这颗是不是很像红色的绣球花?”善逸笑着把那粒糖果举了起来。糖果早就在善逸的指间融化得看不出形状了,但他的表情就像发现了什么宝物似的,仰头把那粒小小的糖果扔进嘴里。

 

善逸线条硬朗的脖子仰着,暗色下苍白的喉结一上一下,有没有擦干的水珠顺着额角流下来,像一颗泪珠一样划过善逸的眼角,掉进湿透的衬衫的领口深处,而他浑然不觉,只是在吃着单调甜味的糖块而已。

 

炭治郎不能说出一个字。他只是隔着重重雨声,看着善逸一颗一颗把金平糖吞进去。被他描述得像绣球花的金平糖,就像那天的花瓣一样,飘落到深不见底的池塘里。他曾经觉得自己像黏在善逸身上的花瓣,现在他被吃掉了,被慢慢咀嚼,慢慢被浸透,变成善逸身上一点香甜的气息。

 

“怎么啦?灶门君也要吃吗?”善逸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的一样遥远。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才把眼睛从善逸淡色的嘴唇上移开,那上面还沾着一点糖屑。

 

“没什么,我…”

 

善逸在等着他说下一句话。可是他又该说些什么?他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表现得像个贪吃的小孩子一样盯着那点糖屑看个不停。身体自发地蒸腾出热气,又化作汗珠黏附在身上。他被这种难受的感觉弄得异常恼怒,又不知该向哪里发泄,最后只能摇摇头。

 

“没什么,我妻前辈吃就行了。”雨还是在下着。平时拥挤不堪的教学楼现在异常空旷,雨幕像把他们与尘世隔离开了一般。

 

是一个平行宇宙,一个只有他和善逸在的平行宇宙。这正是他祈愿了很久的。他总是和善逸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擦肩而过,现在单独呆在一起,那些平常准备好的话题却一个也用不上。他憋了半天,只在脑门上憋出一层薄汗,最后挫败地叹了口气。

 

“…梅雨季真是讨厌。”炭治郎喃喃道。

 

“居然有那个灶门君讨厌的东西?真是罕见啊。”善逸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皮耷拉了下来。

 

“什么叫那个灶门君…我也是人类啊,也会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存在哦。”

 

“呼嗯…”善逸的声音有些飘忽起来。暑气蒸腾上来,莫名让人有些昏昏沉沉。“你说的也很对哎。我上次就想问了,灶门君为什么会讨厌梅雨啊?”

 

“因为…”炭治郎说。

 

他停了下来。是啊,为什么会讨厌梅雨季呢?在这个环境里生存了十几年的话,其实无论是随时带伞还是做上防潮处理都已经得心应手,往年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会感叹一句“梅雨季来了吗”而已,并没有什么讨厌与喜欢之分。

 

那么,为什么现在会如此讨厌梅雨季呢。炭治郎有点惶惑起来。他并非讨厌雨,也并非讨厌潮湿的气候,那么他究竟在讨厌什么呢?

 

他看了一眼雨。前方是被雨幕模糊的校门口。他在这里与善逸相遇。

 

瞳孔慢慢地睁大了。

 

他当然记得和善逸相遇的每个细节,他记得阳光下善逸每一丝金色头发微小的摆动,他的记得那天阳光的味道,善逸的味道。是干燥的,暖洋洋的味道,而不是现在,嗅觉被泥土的气息和潮气覆盖,太阳被乌云掩埋住,善逸的味道被掩埋住,他再也没见过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的善逸。他讨厌这样。

 

他讨厌看到雨里狼狈的善逸,感冒时打喷嚏的善逸,昏沉的气氛里没有什么精神的善逸。

 

他更讨厌自己。他讨厌结巴着不会说话的自己,只能递一条毛巾而不是帮善逸撑伞的自己,他讨厌在善逸面前不能变得更成熟的自己。这些烦恼在暑气里蒸腾着,发酵着,被雨水浇灌,开始茁壮成长,不知不觉占领了所有的思考空间。

 

不知不觉就开始追随那个身影,不知不觉就开始在书包里准备一条干净的毛巾,不知不觉就开始酝酿每次见面时的问候语。

 

并不是对梅雨季感到嫌恶,只是这样的焦躁感,在梅雨季开始罢了。

 

“——不是讨厌梅雨季,而是讨厌在梅雨季依旧没有发现心意的自己而已。”

 

炭治郎轻声说。雨声那么大,好像一时半会还是不会停。滴滴答答的声音充斥在两人之间。

 

他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善逸的回答,忍不住扭头去看:“那个,我妻前辈,我——”

 

善逸已经睡着了。

 

他睡在漫天的雨滴声和簇拥的绣球花里,头一点一点地,眼底还有淡淡的黑眼圈。一点没吃完剩下的黄色金平糖停在善逸的手心,像融化的太阳。

 

“…没听到到吗。”

 

炭治郎不忍心叫醒他,轻轻把善逸的头掰到自己肩上。善逸非常从善如流地靠了过去,炭治郎怀疑他压根没听自己说话。那颗金黄色的脑袋稍微蹭了蹭他的肩膀,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睡得非常安心,好像这个动作已经做过无数遍了似的。

 

炭治郎一边告诫自己要忍耐住,等到雨停再告诉善逸这份心意,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而雨完全没有停的意思,还很不善解人意地越下越大了起来。

 

炭治郎瞪着天空中无穷无尽的雨滴,调整到一个善逸能睡得更加舒服的姿势。

 

雨要是能快点停就好了。他想。

 

*众所周知,梅雨季的雨是不会停的。

关于加快推进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2 #
依旧在仔仔细细地擦干每一处淋湿地方。治郎手腕擦过他脸,那的确是和毛巾一样,清爽肥皂气息。   逸低下头去,明明是雨季潮湿闷热气氛下,他感觉自己像泡在糖水里一样温暖。   谢谢雨季...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依旧一动不动逸一眼,拉开门走了出去。   治郎已经走远了,逸仍旧趴在桌上。刚才治郎如同雷鸣一样心跳依旧在耳边似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   逸忍不住埋怨起治郎来。为什么要突然加快心跳,我...
关于意外事件应急处理措施 #
动心那一瞬间钦定为“意外”,然后开始幻想自己和对方是天作之合,命运交,擅自疯狂喜欢上他人。   像我妻逸一般保守派是绝对抵制这种天降意外系恋爱。当然啦,他对山口百惠小姐没有意见,他还是她大...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各种人类感情表达方法。它太热情了,最近甚至还会和麻雀道早安。在继兔子、松鼠,现在麻雀也要从巢穴四周绝迹后,逸努力阻止了它下一步试图学习“唱歌”(那真太吓人了)举动。   “治郎明明是龙吧...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责骂我,我当然知道自己只是一条依赖在爷爷身边可怜虫而已。虽然很对不起狯岳,但这已经成为我处世道了。直白地向自己在意东西发出依赖,表达喜欢,也不需要顾忌面子,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也谈不上失去...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理性讨论 #
,还有今天祢豆子妹妹又把自己叫成了嘴平伊名字(“等等!我说过了让我妻前辈不要接近祢豆子吧!”治郎有些生气地说)之类,但是今天,逸意外地只是坐在天台一角,看起来相当聚精会神地在看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