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的建设意见2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这个居然还能有2,信积拉奶)

本来是打算写作一篇双视角,结果第一篇太长就单独发了。没想到第二篇写着写着字数还超过第一篇,我到底多能废话…而且这篇更酸了柠檬预警!

高中生黏黏糊糊二人,大量梅雨季节怨念描写。女主口吻的善视角!第一篇炭视角在这里 !建议先看第一篇噢!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早晨的雨总是淅淅沥沥的。

 

善逸套上运动鞋。制服鞋已经因为浸水被塞上木炭扔进了鞋柜里。他走之前看了一眼玄关的镜子。镜面上全是朦胧的水雾,他用袖子擦了擦,把领带扶正,摆弄了下刘海。

 

他家离学校很近。穿过商店街,再拐向右边的坂道,走上五分钟就到了。蔬菜店的老板娘非常有精神地在店里做健身体操,一如既往的扰民。有一群拿着儿童用折叠伞的小学生叫闹着冲过来,善逸小心地避开他们,用手拨开已经开始浸湿的头发,越过吵吵嚷嚷的人群向前跑去。

 

他到学校的时候,进来的学生还寥寥无几。放下书包,带上风纪委员的袖章,他像往常一样倚靠着校门双目无神地发呆。自从被委托当上风纪委员以后他已经无数次地萌生出退学的念头,不管是比普通还要早起的麻烦之处也好,要用尽毕生勇气去阻止不良穿着奇装异服进学校也好,他都已经受够了。现在支撑着他还没有用脑袋撞碎校门的唯一理由就是——

 

“我妻前辈!早上好!”一如既往的大嗓门。像是要划破层层阴霾一样,清晰地透过雨幕传导到善逸耳朵里。

 

——来了,这个学校里唯一能够拯救自己的人。

 

善逸不由自主地捏紧了值日表,直直盯着自己的鞋面。网状的运动鞋上沾了些雨水。他浑身颤栗起来,紧紧贴着身后唯一支撑身体的柱子,感觉呼吸都不顺畅。

 

糟糕,刚才自己是不是在打哈欠?样子肯定很丑吧?衣领到底有没有整理好?而且穿这双运动鞋肯定很奇怪吧要不要现在脱下来?

 

脑内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一样激烈地思考着。感觉过去了十年——其实才十秒钟而已,他好好地整理了情绪,装作一副昏昏欲睡地样子抬起了头。

 

“灶门君,早上好…我说过很多次了吧,把耳饰取下来…”

 

他刻意控制着声线和速度,作出一副(他自认为)游刃有余的学长的派头,完全没有发现手里的值日表已经拿反了。

 

眼前一年级的后辈,灶门炭治郎,在这个学校里唯一的救星,最温柔的人,像往常一样深深鞠了一躬。

 

“对不起!今天我也不能答应前辈的请求!”

 

炭治郎标准地行了一礼。善逸看着他深红色张扬的发间的发旋,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摸一摸的冲动。

 

“唉,行吧,那你快点进去…”

 

他重新把头埋进值日表里来掩饰声音的颤抖。今天的炭治郎也非常帅气地向自己打了招呼。头顶的发旋也恰到好处。真是可爱啊,光靠这个今天也能坚持下去了吧。

 

但是炭治郎并没有离开。一条柔软的,带着肥皂味的毛巾被裹在了头上。

 

他有点吃惊地抬起头,炭治郎正在双手用毛巾揉搓着他的头发。雨伞被夹在炭治郎的脸和肩之间,炭治郎必须费劲地歪头固定住。有两缕头发顺着动作滑下来,在善逸看来真是充满了意想不到的帅气。

 

“真是的,上次我就和我妻前辈说过了吧,要带伞什么的…现在已经是梅雨季了哦?”

 

炭治郎的双手隔着毛巾细细擦干了他头上的水分。幸好有毛巾的遮盖,不然善逸的脸肯定已经爆红到不能直视了。这个毛巾上的肥皂味就是炭治郎每天会用的肥皂吗?炭治郎身上也会有这么好闻的味道吗?

 

善逸尽力忍住去嗅闻学弟手腕的恐怖愿望,勉强保持着正常的声线继续说:“诶?说过吗?嗯…因为带伞什么的很麻烦嘛,我还要跑来校门口值日,带一把伞有点碍事啊——好啦你快点进去吧,等会富冈老师又要来抓你了。”

 

“好的,前辈,下次一定要带伞啊!”

 

温柔的灶门君并没有察觉这句话完全说不通。炭治郎看起来很不放心地走了。善逸站在原地,大脑放空地注视着前方。雨滴落在肩上,不过没关系。肯定已经被身上的热度瞬间蒸发掉了。

 

“诶?我妻?你没带伞吗?”有同班同学路过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哈啊?有什么带伞的必要吗?带伞会多亏你不知道吗?”善逸平平地说。毛巾还柔软地贴在脸上,他真想一辈子不拿下来。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同学不满地走开了。善逸抱歉地在心里给他道了个歉。

 

梅雨季节带伞是常识,善逸也不是什么喜欢淋雨的笨蛋。但是,如果能因为不带伞换取炭治郎的关心的话,站在倾盆暴雨下也没有关系了吧。他露出幸福的笑容。

 

啊啊,梅雨季真是太好了。

 

他和炭治郎并非是什么熟识的朋友。两人既不是同年级,也不是同社的社员。产生交集的原因也让善逸很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是在开学的四月。善逸刚被委任风纪委员的摊子,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直接下手拦住了还是新生的炭治郎:“诶那个同学,你的耳坠不能带进去的。”

 

虽然炭治郎深深地向自己鞠了一躬并好好说明了原委。但是当时自己又是觉得这个学弟很可怜,又是也觉得赶鸭子上架的自己也很可怜,复杂的情绪之下竟然忍不住哭了起来。等学弟抬起头来他才无比后悔自己的出糗行为。

 

多么漂亮的眼睛。像墨里洒下星光,像夜里点燃篝火,直接把善逸笼着阴云的内心照出一个小洞来。樱花落在他发间,与暗红融为一体。善逸听到自己此生听过最温柔的声音从炭治郎的胸腔里响起,眼泪像候鸟一样飞奔出来,统统流向那个温柔的归处。

 

炭治郎那个时候一定是被奇怪的学长吓到了,呆了很久反应过来才手忙脚乱地拿出手帕给自己擦拭眼泪。善逸都没能好好说上话,只顾着捂住自己的胸腔。

 

心跳声实在太大了,简直像要跳出来一样。他只能紧紧捂着,怕身边的这个人听到这雀跃而飞速的巨大鼓噪。

 

但是现在不一样。雨声,雷声混合在一起,善逸的心跳再也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他相信在这梅雨的遮掩下,他的心情也被好好地掩藏着。

 

所以,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偷看穿着运动服的炭治郎,手上拿着准备归还的毛巾。善逸站在操场边的绣球花丛里美滋滋地想。炭治郎正在向他走来,脖颈上还有因湿热而挥发不去的汗滴。他运动短裤下小腿修长而结实,手掌宽大而温暖——他当然知道,毕竟就算是隔着毛巾时他都能感受到炭治郎手心的热度。

 

…糟糕。他的脸一定变得奇怪了起来。善逸赶紧蹲下来拨弄着花瓣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温柔的炭治郎也顺着他,蹲了下来。

 

他们俩隐藏在绣球花的影子里,炭治郎耐心地听着他的胡言乱语,垂着眼看着被善逸弄得乱七八糟的花瓣。他的睫毛不长,但正因如此善逸可以偷偷窥见他眼底的暗红色,还有标致的鼻梁。

 

…明天好像还是会下雨哦?你明天还能给我送毛巾吗?我明天还能来还毛巾吗?他有很多话想说。

 

天知道他费尽心思,策划了多少次在校园里与炭治郎擦肩而过。每一次炭治郎都会好好地向他打招呼,露出毫无怀疑的亲近的笑容。在这样的笑容之下善逸的阴暗的小念头总是溃不成军,于是擦肩而过永远都只是擦肩而过。

 

而现在炭治郎正安静地蹲在自己身边,肩膀和自己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炭治郎是在发呆吗?为什么要盯着我不说话呢?那双映在绣球花下,水面一般平静的眼睛在看着什么啊?是已经感觉到无聊了吗?善逸不安地想。是不是现在帅气地走开比较好?

 

于是他逃开了,没有给炭治郎说话的机会。他大口地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过度的紧张变成汗液排放出来。他害怕打破这片安静。这是梅雨季里赐予他的宝物。他只想借着归还毛巾的机会,能在一天多见到炭治郎一回而已。

 

原本只是这样想的而已。

 

处理完风纪委员的工作,天色已经很暗了。善逸站着一楼的回廊里有点犯愁。

 

雨势比起早上激烈得不止一星半点,屋檐上的漏雨声就没停过,就算站在楼内也会有雨滴飞溅到脸上。

 

“下午还在下雨什么的,可真是没想到啊。”

 

善逸嘟哝道。他把书包顶在头上打算冲出去,但是瓢泼一般的大雨在还没出校门的时候就把自己浇了个透湿。迫不得已,他只能又顶着书包逃回教学楼。

 

暮色四合下,教学楼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荒凉得像什么恐怖电影背景。所幸已经是五月,气温已经很高了,就算是浑身湿透也不过是黏糊糊感到难受而已。

 

毛巾已经还给了炭治郎,书包里的面巾纸也都用完了。这下可真是难看了。善逸看着连绵不绝的雨滴,有些绝望。

 

万能的主管梅雨季的神仙啊,如果现在让雨停下让我回家,明天我肯定去神社买上50个御守…啊,如果能让炭治郎出现来救我的话,就买上100个好了。

 

他百无聊赖地朝空气拜了一拜。但是雨还是以瓢泼的气势继续下着。果然不行吗?善逸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应该要打电话报警求救。

 

“我妻前辈?”

 

那个应该只存在于梦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简直怀疑自己太过变态导致出现了幻觉。

 

炭治郎干干净净地站在楼梯口惊讶地看着他。相比较之下自己就像河童之类的水怪一样狼狈。一直都是温和的表情的脸因为震惊罕见地变得奇怪。炭治郎先看了看他的脸,又看了看他湿透的裤脚,细长的眉毛拧了起来。

 

善逸听到空气的震动。就算因为雨声听力有所减弱,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炭治郎情绪不妙。当然,在放学途中看到浑身狼狈又喜欢麻烦自己的前辈又不是什么好事。

 

“咦?灶门君?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吗?”他努力想要换回自己的形象,把头上的水甩掉。但是很不巧地打了个喷嚏。超逊。

 

炭治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径直向善逸走来。善逸吓了一跳,总觉得他的架势是要揍自己一拳,忍不住在心里埋怨神仙,难道不能再创造一个更好的时机吗?

 

他又被毛巾包裹住了。脸上多余的水迹被吸附掉,重新变得温暖。炭治郎干燥的拇指按在他的头皮上,用力地用毛巾擦着他的头发。

 

“真是的,前辈在想什么啊!难道冒着大雨跑出去了吗?”

 

有些压抑,带着点不满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语气上虽然已经明显地不快了起来,但是炭治郎依旧在仔仔细细地擦干每一处淋湿的地方。炭治郎的手腕擦过他的脸,那的确是和毛巾一样,清爽的肥皂的气息。

 

善逸低下头去,明明是梅雨季潮湿闷热的气氛下,他感觉自己像泡在糖水里一样温暖。

 

谢谢梅雨季之神,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他祈祷。

 

“因为已经很晚了嘛,我也没带伞,想直接冲回家来着…但是雨果然还是太大了,结果还是失败啦,哈哈。”“那我来送前辈回去好了。”

 

“诶?可是,我家和灶门君家方向不一样啦!很费时间的,没关系,我再等等就好了。”

 

善逸赶紧说。说完才发现自己暴露了知道炭治郎家住址的事实。可恶,因为自己经常会在教室窗边看着炭治郎走向车站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幸好炭治郎似乎没发现这个致命错误。他干脆地把伞放在一边,挨着善逸坐在了楼梯上:“那我也在这里陪前辈等等好了。”

 

善逸吓了一跳。他当然想和炭治郎在待在一起更久一点,可是目前他的样子实在太难看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没事啦,灶门君先回去就好了。你不是有伞吗?没必要和我一起在这里等…”

 

“我在这里是防止我妻前辈又做出跑进雨里这种蠢事。”炭治郎没好气地说。

 

善逸头一次听到炭治郎用这个语气说话,有些吃惊,拿着的毛巾也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继续擦。

 

…因为自己只是一个麻烦又没用的前辈吧。就算是好脾气的炭治郎,被麻烦到这种地步也会生气的。他低下头。一下从过于幸福的幻想里跌回现实。无论是他想在炭治郎面前表现得更加可靠一些,还是更加帅气一些,终究还是会回到原型,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最讨厌自己了。

 

他想到课上听到的那首万叶集的诗。雷鸣也好,风雨也好,也只有在那个人来了才能成为风景。他在早晨的校门口徘徊,在一年级的楼层里徘徊,但是炭治郎太过耀眼,于是那些犹豫都被错过了。只是自己一个人在空地徘徊而已。

 

如果不是梅雨季,也许他与炭治郎并不会有这样的交集。一切只是温柔的炭治郎的普通的关心。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温柔的人。

 

但是炭治郎看了他一眼。那双暗红色的眼里复杂的情绪又软化下来。炭治郎妥协了似的接过毛巾,把他后脑勺一点残余的雨水擦干净。动作比刚才轻柔了很多。善逸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们沉默着,谁也不说话。扶梯上有一滴水颤颤巍巍地滑落下来,摔在地上。这个空间里只有雨声。

 

“对不起哦,灶门君。让你和我一起等。”善逸想了很久,也只能想到这句话。

 

炭治郎把毛巾搭到他脖子上,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善逸总觉得炭治郎眼底在压抑着什么。是想赶快回家了吗?

 

“没关系的,今天也不是很急着回家。”炭治郎说。太好了,听上去他还没有生气。

 

“这样啊。对了,灶门君家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叫小祢豆子吧?”善逸绞尽脑汁地想着新的话题。

 

“是的。但是前辈不可以对祢豆子出手,我会生气的。”

 

“哇脸好恐怖!灶门君真小气呀…”气氛总算缓和下来。善逸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感觉到湿透的衬衫都已经被暑气蒸腾得差不多了,浑身被燥热的水汽包围,还抱着炭治郎的毛巾,他的思绪都放松了一些。

 

“我妻前辈没有课后活动吗?”

 

“风纪委员已经够我受的了吧?!况且还是被富冈老师带领下的风纪委员…我都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有一天被家长联合要求开除…”

 

“虽然富冈老师不是很擅长说话,但是他是个好人,不会被开除的。”

 

炭治郎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好人,总是能够看到每个人的优点,包容所有人性的弱点。心脏迸发出熟悉的鼓动,虽然雨声浩大,善逸不确定在空旷的教室会不会被炭治郎听见回声。他赶紧故意大声说:“虽然是个好人啦,可是都21世纪了能不能不要再用斯巴达式教育了?真的会死人的!好累啊好想吃甜甜的东西——”

 

这只是他为了掩饰过快的心跳的一句随口之言而已。但是炭治郎真的就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糖来。为什么就连一个微小的愿望都能满足呢?这个家伙难道是地藏菩萨吗?!

 

他看着炭治郎手里那包糖果,第一千次地感受到心酸起来。就是因为炭治郎这样才会被我这种麻烦的前辈缠上哦?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选了一颗红色的金平糖,朝着炭治郎举了起来。“灶门君你看,这颗是不是很像红色的绣球花?”善逸说。

 

这当然不像绣球花了,而且他脑子里完全没有绣球花,他只是隔着这一粒暗红色的糖果,偷偷去看炭治郎的眼睛。

 

在灰暗的雨幕里依旧如同明火一般温暖的眼睛,那里面如今盛满了他看不懂的复杂的东西。他吞下这粒糖果,就像吞下一切不可言说的话语,把这些糖块吞回肚子里,吞回这个秘密的梅雨季里。

 

炭治郎移开了视线。是自己的错觉吗?总觉得今天的炭治郎比以往要焦躁一些。雨声掩盖住善逸的心跳声,也掩盖住炭治郎的,他听不懂炭治郎在想什么。湿热的空气下,能量得到恢复是一件舒服的事,他打了个呵欠,开始感觉有些无聊。

 

“…梅雨季真是讨厌。”炭治郎停了很久说。

 

这可是稀奇的事情。“诶?居然有那个灶门君讨厌的东西?真是罕见啊。”不过这种潮潮的闷闷的天气估计也没有人会喜欢就对了。除了能在这个时间段靠近炭治郎的自己。善逸想着,又打了一个呵欠,刚才过于紧张下被遗忘的疲劳感涌了上来,他稍微闭了闭眼睛。

 

“什么叫那个灶门君…我也是人类啊,也会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东西存在哦。”就算是前辈调侃的话也会认真地回答,这一点也很帅气呢。

 

但是善逸实在是有些困了,炭治郎的话从脑子里飘过一遍又飞了出去。夏季作息时间实在太早,他又必须早早赶到学校值日,再加上最近一直想着炭治郎的事情,晚上也睡不好觉。但是在不间断的雨声下,在炭治郎带着肥皂气息的身边,困意席卷了上来。

 

他勉强保持着清醒问道:“呼嗯…你说的也很对哎。那灶门君为什么会讨厌梅雨啊?”

 

雨声滴滴答答的。还有炭治郎平稳的呼吸声。善逸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回答。眼皮依旧越来越沉了,那种安心感越来越强烈,让他忍不住合上眼。

 

虽然炭治郎很讨厌梅雨季,可是我最喜欢梅雨季了哦。因为平时的炭治郎实在太过耀眼,不如说只有在这种阴沉沉的时候,我才能接近你吧?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的心跳声才不会露馅。一直让你照顾我真是抱歉了,其实我也想表现得像炭治郎一样帅气啦,可是果然还是让你失望了吧?

 

我喜欢梅雨气候下汗涔涔的炭治郎,喜欢给我带毛巾的炭治郎,喜欢在校门口精神满满冲我打招呼的炭治郎。当然,温柔的你肯定什么也不知道。毕竟你只是温柔的学弟灶门君罢了。

 

真是的,明明根本不懂我的心情,为什么要露出那样困扰的表情来呢?我这边才是,非常地困扰,简直困扰到晚上睡不着的地步了啊。

 

善逸在心里说。这些话被埋得很深很深,在暑气里蒸腾着,发酵着,被雨水浇灌,开始茁壮成长,不知不觉占领了所有的思考空间。

 

——其实我啊,并不是喜欢梅雨季。只是喜欢在梅雨季能够遇见的温柔的你而已。

 

困意涌上头脑,他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已经渐渐听不清楚炭治郎在说些什么了。他隐约感到头挨到温暖的肩膀上,就像梦里梦见的一样踏实的肩膀。

 

虽然炭治郎什么也不知道,但是这样就好了,已经足够幸福了。虽然有些丢人,可是真希望这样长睡不起啊。

 

漫天的无穷无尽的雨里,善逸听到一个有些不正常的,过快的心跳,简直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但是他实在太困了,所以选择忽略了它,放心地进入了沉睡。

 

雨要是能永远不停就好了。他想。

关于加快推进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 #
对了,治郎——”逸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朝他喊道。   “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刚才想起来之前事情。现在是雨季返潮,教室地板可能有些滑,你这家伙冒冒失失,可别摔倒了。”逸用脸蹭了蹭...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
,气鼓鼓地问“昨天你都发什么东西啊看不懂!”逸时,治郎竟感受到了一丝微妙失望。   关于*:治郎说“忙不可开交”,原话是日本一句惯用语猫の手も借りたいほど忙しくなった,直译过来就是忙得都...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依旧一动不动逸一眼,拉开门走了出去。   治郎已经走远了,逸仍旧趴在桌上。刚才治郎如同雷鸣一样心跳依旧在耳边似的,脑袋还在嗡嗡作响。   逸忍不住埋怨起治郎来。为什么要突然加快心跳,我...
关于意外事件应急处理措施 #
动心那一瞬间钦定为“意外”,然后开始幻想自己和对方是天作之合,命运交,擅自疯狂喜欢上他人。   像我妻逸一般保守派是绝对抵制这种天降意外系恋爱。当然啦,他对山口百惠小姐没有意见,他还是她大...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各种人类感情表达方法。它太热情了,最近甚至还会和麻雀道早安。在继兔子、松鼠,现在麻雀也要从巢穴四周绝迹后,逸努力阻止了它下一步试图学习“唱歌”(那真太吓人了)举动。   “治郎明明是龙吧...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责骂我,我当然知道自己只是一条依赖在爷爷身边可怜虫而已。虽然很对不起狯岳,但这已经成为我处世道了。直白地向自己在意东西发出依赖,表达喜欢,也不需要顾忌面子,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也谈不上失去...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
,又看了看自己手。   “…唔,是味道啊。”   后来治郎直到夜晚洗澡时才被迫洗了手。(好孩子不要学)   2.变胖   “…您是否有些太溺爱逸君了?”   蝴蝶忍忍不住说。   “诶?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