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的合理猜想(番外)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妹想到吧!!这居然还真能有番外!!我也没想到!!(谁)

嘛呀虽然情节是想了挺久的但是写出来还是超级痛苦…还有很多设定自己都忘了于是又回去翻了翻,结果番外又比正篇字数多了!可恶!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的合理猜想的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炭善的我已经没有啥别的梗了救命!!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众所周知,橘猫就没有不胖的。

 

炭治郎深以为然。今天是善逸喵来到灶门家的100天纪念日,那只——不对,那头猫正傲慢地蹲坐在沙发上舔着爪子。它的周围是成堆的猫玩具、猫窝以及一个3米高,伤痕累累的猫爬架。

 

如同小时候一样,善逸喵依旧是从头顶到尾巴尖儿都是一水儿的金黄,长开了以后四肢修长,肉垫粉粉,眼睛闪闪发亮,神气得像一个小狮子一样(如果忽略它已经非常可观的体重的话)。

 

如果放在平常,看到如此无防备的善逸喵,炭治郎肯定要扑上去又是亲又是吸上两个小时。可是现在不行。

 

他焦急地看了一眼时间,又拍了拍猫包,对着毫不理他的小猫再次低声劝道:“善逸,快进来吧,我已经要迟到了…”

 

被突然靠近的善逸机敏地转了转耳朵,瞪大眼睛看了一眼炭治郎。如果在三个月以前它肯定已经被吓得嗷嗷大叫着蹿到沙发底下了,可是现在它被炭治郎已经宠得没了边,天不怕地不怕,只是瞥了炭治郎一眼,继续慢条斯理地舔起了后腿。

 

“…”炭治郎又等了一会,但是时间实在是不够了。他不得不直接抱住小猫,把它塞进了猫包里,迅速拉上拉链冲出了家门。

 

自从嫁加入灶门家豪门以来就养尊处优的小猫一开始还是懵的,反应过来自己遭遇如此粗暴的待遇以后立马气疯了,隔着厚厚的猫包炭治郎都能听到小猫气急败坏的大叫,还有爪子挠包的声音。

 

“善逸,对不起,稍微忍耐一下就好,马上就到了!”就算小猫肯定听不到,炭治郎仍然大声地许下了承诺。

 

他要去的地方的确不远,就在灶门家面包店的一条街上。不,不是猫咖,是猫咖再往前两栋,拐过一个街角的住宅区。

 

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咚咚声,一时间都超越了小猫的大吵大闹。

 

炭治郎抓紧了书包带子。今天是小猫来到自己家的100天,同时也是他和善逸交往的100天纪念日。

 

虽然说他和善逸的认识过程里面有许许多多不堪入目的坎坷与误解,但是好在这是双箭头的HAPPY ENDING,最终在那个圣诞歌曲响彻大街的夜晚,善逸还是红着脸答应了炭治郎。

 

虽说因为两人工作都很忙而这三个多月来都没有过约会,可是好歹也是情侣的热恋期,100天的纪念日里,炭治郎和善逸都决定提前下班去庆祝一下。地点是在善逸的公寓。

 

“我的公寓离炭治郎家很近对吧?不如就在家里吃寿喜锅吧?而且…炭治郎还没来过我家吧?”

 

当然,这不排除善逸是因为刚过年关又迎来了没有工资的穷苦日子想省钱的原因。可是炭治郎依旧不争气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今天出门前也是,他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用上了准备已久的口气清新喷剂。

 

善逸的公寓很好找,在一大堆高级住宅旁边寒酸得像个集装箱一样的廉价公寓就是了。炭治郎站在公寓门口站了一会,有点犹豫是该直接上楼还是该再给善逸打个电话。是不是应该还要带束花过来比较正式?

 

他沉思了一会,完全没注意到小猫的尖叫已经被一阵更大声的尖叫覆盖,更没注意到正有人在向他冲过来。

 

“等等等等等等!我说了!等一下啊!炭治郎——!”

 

再熟悉不过的惨叫声响起,炭治郎回过头来才发现一道黑影,接着连人带猫差点被扑倒在地。他下意识地护住猫包搀了一下,才发现那个气喘吁吁撞过来的就是自己在等的人。

 

“诶?善逸?”

 

炭治郎愣住了。善逸很少见地穿着运动卫衣和帆布鞋,看上去简直像个高中生一样幼齿。不止这些,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违和感。

 

“啊、啊…你已经到了吗。”善逸没撒手,还是扶着炭治郎的胳膊气喘吁吁,“对不起啊,我刚想跟你发信息的,但是实在是来不及了…等很久了吗?”

 

“没有,我也才刚到…”炭治郎说。他本想装作没有看到,但是违和感下他还是忍不住指了指善逸背后那个巨大的黑影:“这个——虽然我很想装作没看见,但是,是狗吧?”

 

那当然是只狗。而且是只肌肉健壮,眼神凶狠,看起来杀气腾腾的黑背。虽然它的脖子上好好地套着拴狗绳,但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不知道是善逸遛狗还是狗遛善逸。眼下它正虎视眈眈地瞪着炭治郎,一双红棕色的眼睛隐藏在长毛下,额头上还有一块不大不小的伤疤。

 

“哦这个,忘了跟你说一声了。”善逸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埋怨似的薅了一把大狗的脑袋。

 

“这个家伙,是爷爷的朋友部队里退休的军犬。本来是送给爷爷了,可是这几天他老人家有事就丢给我养了两天…它真的运动量超大,我每天都被它拖着跑上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哦!对于一个全职服务员来说这个工作后的运动量是不是太大了点啊!你说话啊炭治郎!”

 

“呃善逸冷静一下…”炭治郎下意识说。但是他很快发现,刚才那番发言并不是给自己听的。

 

抱怨之后的善逸立马抱着狗脖子开始摇晃,还不停地戳着大狗的脑门。看起来非常不好惹的大狗居然意外地全盘接受,一声不吭地任由善逸来回折腾。

 

“我刚才就想问了,难道这条狗的名字是…”

 

“嘿嘿,没错哦。”

 

善逸在狗毛里露出一个得逞的笑脸。

 

“谁叫炭治郎一天天对这一只猫喊我的名字的…虽然这孩子(狗)在部队里有自己的名字,可是它现在可是叫炭 治 郎的哦。”

 

这发言如同晴天霹雳。炭治郎连自己怎么上的楼,进的门都不知道了。他就记得跟在善逸后面黑乎乎毛茸茸的大狗,还有它威胁似的眼神。

 

他缓了好久才记起来要打开猫包。果不其然,善逸喵立刻就像闪电一样窜了出来,大声向炭治郎控诉起来。

 

“唔——哇,这也长得太肥了吧…你是按猪的分量喂的吗?”善逸把茶放在茶几上,看着已经完全脱胎换骨的小猫啧啧称奇。

 

“我之前看它瘦瘦弱弱吃猫粮都吃不下多少,还以为绝对不会变成那种橘猫呢。”

 

“善逸现在已经不吃猫粮,只吃猫罐头了。”

 

炭治郎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的确是太宠小猫,才让一个本来草木皆兵畏首畏尾的瘦猫长成如今圆滚滚的样子。

 

“不要在我的面前叫这头猫‘善逸’!我才不会变成这种胖子!而且为什么约会也要带上它啊!”

 

“诶?因为,我会担心它一只猫上不了厕所…我倒是觉得如果善逸如果能这样无节制地吃下去,肯定也会长胖的。”

 

“哈啊!?它都一岁了啊怎么不会上厕所!你也太过保护了吧!而且我才不会变胖!少瞧不起一日三餐都是豆腐蘸酱油的人了啊你这个面包资本家!”

 

小猫没有理会这两个人的日常秀恩爱。善逸的家对它来说也是早在灶门家之前就熟悉过的领地,它高傲地抬头巡视了一遍,打算溜到熟悉的地方去打个盹,然而,它在路上就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善逸家的短期旅客,炭治郎(犬)正默默地趴在善逸喵的必经之路中央。

 

小猫也愣了一会。但是炭治郎实在是太纵容它了,使得它一时间都失去了天生的谨慎。它一跃跳到大狗面前,毫不客气地开始说教起来。

 

如果单纯从体型来看,小猫也就它的脑袋大小,但是小猫丝毫不怕,竖着尾巴气势汹汹地就开始呵斥起来,威风得像一头小豹子。大狗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叫醒,有些茫然地睁开了眼睛,低头看了看小猫,又茫然地看了看善逸,显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那边的两个人也早就发现了一猫一狗的争吵。炭治郎担心小猫会受到伤害想去把它抱走,被善逸拉住了:“没事没事,虽然看起来很凶,可是炭治郎其实非常温柔的——哦,我说的是狗狗的炭治郎。”

 

莫名其妙被堵了一口气的炭治郎只好闭嘴。善逸得意洋洋地喝着茶观战:“嗯,不错嘛,那头猫果然和我一样,敢于挑战新事物,就算是那个炭治郎也不怕!上啊善逸!”

 

或许是被这番乱七八糟的应援给鼓舞到了,又或是因为大狗迟迟没有动静,小猫越发嚣张起来。它跨近一步,将背弓起,作势要冲上前去。大狗因为小猫的逼近不得不坐了起来,但仍然没有回击,反而看起来更加困惑。

 

“噢噢!炭治郎已经开始胆怯了!善逸!上!咬它!”

 

善逸已经不知道是在给谁应援了。小猫一方则是越战越勇。它又扑又挠,闹得好不威风,而一边的大狗则是一味的闪躲,看上去都有点可怜了。就算是爱猫狂魔的炭治郎看着都开始有些心疼起一直被虐的大狗来。

 

“算了善逸,还是把它们抱开吧。万一炭…那只狗被伤到了也不好。”

 

“嗯?你看着吧,急什么,我方善逸马上就要打到你方炭——”

 

然而善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逼到无路可退的大狗不再忍耐,而是一巴掌就把小猫摁到在地,爬都爬不起来的那种。

 

比赛结束。

 

两人都呆呆地看着这出乎意料的结果,就连小猫都没反应过来,还半张着爪子。大狗看着静止下来的小猫,有点好奇地嗅了起来。

 

“喵——!”

 

“欸欸欸欸——?!”

 

一人一猫的惨叫声同时响起,炭治郎只好使劲捂住善逸的嘴巴以免被邻居投诉。但是小猫叫地更加惨烈,在灶门家的溺爱下从未吃过败仗的小猫遭遇了第一次滑铁卢,在炭治郎犬的爪子下使劲挣扎着想要反击。

 

但是体型的差异注定这样的反抗是无用的。炭治郎犬用鼻子把小猫全身都拱了个遍,弄得猫毛到处乱飞,缎子似的毛发也拱得乱七八糟。小猫几乎是出离地愤怒了,一直想逃出去,于是炭治郎犬思考了一会,坐了下来,开始卖力地舔起小猫来。

 

此情此景下,就连善逸都抽了一口气。他们俩默默看着大狗耐心地舔舐着小猫,其中还伴随这小猫哭泣似的叫声。炭治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说:“…哇哦。”

 

“才不是‘哇哦’吧?!为什么会这样啊!明明刚才善逸都要打败炭治郎了啊!”

 

善逸反应过来被气得够呛。这下他和小猫又是一条战线了。

 

“他们俩没有在打架啦,刚才炭治郎(犬)也只是在表达友好而已…”炭治郎徒劳地解释道。

 

但是善逸已经非常火大了,他只好拉住善逸接着安抚:“现在炭治郎也是没有想攻击善逸,善逸也安静下来了。啊,你看,现在炭治郎在舔善逸的脸哦,他们俩关系真好…”

 

他说着说着感觉变味起来,明明是猫和狗的话题,念到最后莫名开始有点燥热起来。

 

炭治郎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那个,我们去准备寿喜锅吧…善逸?”

 

一直被自己紧紧束缚住的善逸被吓到似的转过了头,但是炭治郎没有错过耳尖的红色。他抓紧了善逸的胳膊,把他拉向自己:“善逸,你怎么了?”

 

“诶?我没事,炭治郎才是,不要贴着我耳朵说话啊!”

 

善逸被吓了一跳想躲开,但是炭治郎已经抓住了他,把脸凑了过来。慌乱之下善逸只能用手死死抵住炭治郎的脸,不成句地叫喊起来:“等、等一下!那个、现在还太早了吧?!”

 

隔着指缝,善逸也能感觉到炭治郎深深叹了口气。“不早了。善逸,我们可是交往了3个月哦?”

 

“嗯…倒也是啦…”

 

“可是一次接吻都没有过。”

 

“这个…我还没有准备好…”

 

炭治郎又叹了一口气。他把善逸的手拉下来,看着满脸通红得像个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的恋人。

 

“我和善逸是在一起的吧?如果一直被拒绝,我也会受伤的。”炭治郎委屈地说。一向正直端正的脸柔和下来看上去不是一般的可怜,特别是他亮闪闪的眼睛突然变得失落时,善逸简直能看到炭治郎身后的尾巴都耷拉了下来。

 

“可、可是…”

 

“你看,明明那边的善逸和炭治郎都已经其乐融融了。”炭治郎指了指已经搅成一团的猫狗。

 

的确,一开始还在不停反抗的善逸喵在明白了自己逃不出去以后选择投降,而炭治郎犬看上去就像发现了新玩具似的舔个不停,大有直接把善逸喵舔秃的趋势。偶尔小猫想要溜出去,也会立刻被大狗给叼回来,继续认命被舔。表面上看上去的确是其乐融融没错了。

 

“明明刚才善逸还说自己和善逸(猫)很像的…”

 

“好啦!我知道了!不就是亲一下吗!”

 

炭治郎的委屈的语言攻势下,善逸只能投降,看着眼睛重新变得亮闪闪的炭治郎向自己扑过来,忍不住抓紧了坐垫。

 

现在是两人都跪坐在地上,而炭治郎自上而下打量着紧闭着眼,满脸通红的善逸。他们俩维持了一会这个姿势,善逸觉得自己腰都快折了时,炭治郎终于亲了过来。

 

首先是在鼻尖。炭治郎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一下善逸的鼻尖,接着是眉骨,颧骨,眼睛,嘴角。如果不是炭治郎的气息太近,这些吻就像一片羽毛滑过一样轻盈。他的嘴唇最终降落在善逸的嘴唇上,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似的,只是轻轻吻了一下,又一下,温柔得像一片降临在唇上的花瓣。

 

明明是这样轻柔的亲吻,善逸却觉得被吻过的地方如同烙铁一样滚烫,这是烙铁,处处烙下炭治郎的痕迹。他想呼吸,又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呼吸,炭治郎的吻依旧温和地触碰着他脸上每一个部位。

 

他实在憋不住了,发出一声泣音,轻轻抓住炭治郎的衣领:“已、已经可以了…”

 

炭治郎呼吸一顿。善逸睁开眼,看到炭治郎眼里的溃不成军的自己。那双瑰丽的暗红色宝石现在如泼了墨一般。他本能地感到危险。

 

但是危险的讯号传来得太晚了。

 

与刚才不同,疾风骤雨的吻落了下来,刚才说话的空隙唇齿前的缝隙被侵略,带着漱口水的清新气味的舌头占领了所有城池。

 

这个猛烈程度让善逸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整个吞吃入腹,赶紧扭开头带着哭腔喊道:“够了够了!已经——!”

 

但是他才爬开到一半立马被炭治郎抓住了脚踝,整个人又拖了回去。他现在非常了解善逸喵的处境了,在被整个压在身下疯狂侵略时,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堆积了三个月的接吻欲望的吻落下来,舌头,牙龈,嘴唇都没有被放过,一一被品尝了个遍,善逸想躲,但是舌头不依不饶地纠缠上来,毫无技巧性地被吸吮舔舐,吞噬走所有的犹豫和不确定。

 

反抗未及,大脑已经先因为缺氧发出了警告。在狼狈地大口呼吸的空挡下,炭治郎早就已经开始亲吻到脖子了。

 

“不行不行不行!今天…今天只到接吻而已的…!”

 

呼吸还没调整过来,而脖子处的炙热太过明显,善逸又想去推,又被牢牢钉在原地,眼泪都掉了出来,又被炭治郎吻掉,留下湿漉漉的痕迹。手也被迅速反扣住,然后又在手心处落下一个吻。

 

“没关系的,一点也不可怕…”

 

炭治郎说。虽然脸上还挂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的笑容,但是善逸已经怀疑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善逸,果然是猫呢。就连被我抚摸的时候的反应也是一样的。”

 

手伸进了卫衣里。宽松的运动衫被轻易的撩起,滚烫的温度在腰间来回不去,善逸下意识弓起腰,浑身颤抖起来。

 

“啊,果然,和‘善逸’一样,会把身体缩起来…真可爱…”

 

虽然善逸现在很想破口大骂“谁会和猫一样”,但是炭治郎的吻已经移到了腰际。敏感的腰窝被啃了一口,他立刻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叫出了一声连自己都感到羞耻的泣音。

 

“叫声也一样…好可爱。果然善逸是最可爱的了。”

 

炭治郎喃喃地说。与温柔的声音不同,呼吸再次被掠夺,自己的手被拉着放到了炭治郎的肩上。

 

“善逸…我喜欢你。”

 

声音直接从耳边传来,带着前所未有的低音。善逸能做到只有抓住炭治郎的肩膀,把他靠向自己。两个人的呼吸都乱了,初春的寒气和冰凉的地板都阻止不了身体开始燥热起来,直到,直到——

 

一只猫头突然从旁边伸过来。

 

“喵?”

 

“咿——好痛?!”善逸立马弹了起来,直接撞到了炭治郎的鼻梁。饶是钢铁额头的炭治郎也疼得低呼了一声,捂住了鼻子。

 

小猫被他们俩的举动也吓了一跳,歪了歪头,溜回大狗的身后。

 

善逸喵和炭治郎犬。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已经在一边看着了,都瞪着好奇的眼睛,似乎从没见过自己的主人这副模样。

 

就算是两只动物的注视下,善逸也立刻感受了比刚才还要强烈百倍的羞耻心,甚至都顾不上发疼的额头了。

 

“你们…刚才看到了?”他小心翼翼地询问两位目击者。

 

“喵。”

 

“汪。”

 

善逸被这肯定的回答击倒在地。完了,被看到了。真的好羞耻啊啊啊!

 

炭治郎揉着鼻梁才缓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在地上蜷成一团的善逸:“怎么了?突然坐起来…”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善逸飞速地蹦了起来,激动地指着炭治郎。“真是的!都被那两只看光了啊!我还怎么做人?!”

 

炭治郎迷茫地看了一眼同样迷茫的一猫一狗,并不是很理解这和两位猫狗有什么关系。善逸已经继续尖叫起来:“明明说好了!只是亲一下吧你这家伙!你!你居然还亲…还亲别的地方!刚才肯定还想干别的事了吧!”

 

炭治郎愣了一下,有点委屈:“这不能怪我呀…”

 

“哈啊?!难道怪我吗?!没能及时揍你一顿保持清醒真是抱歉啊?!”

 

“明明是善逸露出一副‘想要更多’的表情,还抓住我的衣领…”

 

“——!”

 

已经除了捂上炭治郎的嘴以外什么都做不到了。炭治郎看着已经红到脖子根的善逸,把他的手拿下来,再吻了吻他带着泪花的眼角。

 

“我喜欢善逸,所以才想亲吻善逸的。”炭治郎说。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我一直想这么做。从圣诞节…不,更早以前就想了。”

 

善逸没出声。他把头埋到炭治郎的怀里,紧紧抱住恋人的身躯。他感到有一个毛茸茸软乎乎的小东西也蹭了过来,于是也一把抱住,顺带擦了擦鼻涕眼泪。

 

“可是你,不是更喜欢这只猫一些吗?”他小声说。

 

“自从我把它送给你以后,你就一心只有它了,见面也是说它,社交软件也都是它的照片…”

 

炭治郎愣住了。“善逸…你是在吃醋吗?”

 

善逸瓮声瓮气地说:“这是当然的吧?!毕竟你这家伙一开始还把我和猫混在一起了,我还一直怀疑你是不是有人兽癖好——”

 

更大的力量被施加在肩膀上,已经是让人感到疼痛的力度了。炭治郎的闷闷的笑声从肩膀处传来,让善逸有些烦躁起来:“干嘛啊,有什么好笑的吗!”

 

“不、我不是在笑善逸…”炭治郎笑着说。他放开善逸,看了他一会,再次吻了过来。“我可不会和猫做这样的事情哦。”

 

那又变成了一个细雨一样的吻。他软下来,任凭炭治郎再次抱住他。猫从怀里跳下来,懒洋洋地趴到大狗的身上。这样看他们与它们倒是一样的了。

 

“我说过的吧,我觉得人类的善逸更可爱。我是因为有人类的善逸存在,才会喜欢上猫咪的善逸的。”炭治郎说。

 

“我最喜欢的,只有这个善逸。”

 

脸再次烧了起来。“话、话说得那么好听…你用了口气清新剂吧!今天肯定是早就预谋好了的!”

 

“这是善逸把我邀请到家里来的错啊。我当然会想很多。”

 

“我只是、只是想和你吃一顿饭而已啊笨蛋!不要擅自想太多啊!”

 

“唔…那以后都不要亲了吗?”

 

“…还要。”

 

炭治郎抱住别扭的已经交往了一百天的恋人,亲吻住他的嘴唇,强忍住不要让自己笑出来。

 

果然,自己的恋爱对象是只猫嘛。

 

*之后炭治郎以“公寓里应该不可以养狗吧”顺利让善逸搬到了自己家。同居达成。

*由于炭治郎汪和善逸喵关系太好,所以周末炭治郎会带善逸喵去桑岛爷爷家串门(。

*又100天后,善逸喵变成了善逸猪(没有

 

好叻应该是真真正正完结了!!!再次感谢各位的红心蓝手还有超级宝贵的评论!!收到评论真的超级开心!!谢谢小天使们和我说话呜呜呜!!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合理猜想3(完结) #
鼻子,的确湿润触感。   他又低下头看着小,而小则坦荡地回瞪着他。“那个,逸,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答案’,你就叫一声,如果,你就叫两声。可以吗?”   治郎哆嗦着问。他抖得都快把...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合理猜想2 #
逸甚至可以闭着眼一手拎一只,以超高效速度处理咪们之间纷争。如果还有这样一面,我妻逸肯定早就因为受惊吓过度而心梗死了。   “哦哦,治郎吗!”原本满脸写着“好想死”“我想辞职”我妻...
关于如果暗恋对象合理猜想 #
自家妹妹,还小时候也这样,遇到难过事情就包着眼泪,憋着嗓子细细地抽噎,看着就让人可怜。   治郎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慢慢把自己手放到小头上,学着祢豆子手法慢慢顺着毛发抚摸起来:“没...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瞎写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们一定有哪里搞错了。他机械式地把土豆拔出来,剥皮,扔进白水里煮着。   “如果逸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治郎每次都耐心地听完他丧气话,然后一如既往地鼓励他。“一定有人...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花吐き病 # #
杀队队员...”     我愣了愣,恍然大悟。“那这样不更好办了吗!队员话,见面更加方便了吧——治郎长得也不赖,又有能力,如果被你告白的话,没有谁会不答应才。“     这现在唯一...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帮他们想了一个“最终决战时感染血即将发作不治身亡”毫无道理怪病,还慷慨了借了一间小和室供奄奄一息灶门治郎“度过最后一晚”。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怎么觉得如果逸发现这他一定会...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实在太像治郎和善逸了!! 同年级设定 有工具人村田出场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丢硬币?”   一个很无聊午休时间段。精力过于旺盛男生一齐百无聊赖地围在课桌前刷着手机,不知道谁突然掏...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遍遍回想一小时前自己,羞愧得无以复加。   约会发起者,接待客人主人,可靠(有些存疑)年长恋爱对象,在这场约会中表现得实在糟透了。他甚至没有勇气再回复治郎一句晚安。逸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乙女】爱占有● 乙女向● 我妻逸● 灶门治郎●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考场激情短打,逻辑去世,欧欧西预警,快乐嫖男人。每一篇女主性格都不一样,可能算是还没写长篇?预告?总之乱七八糟东西   Ver.灶门治郎   因为长男缘故...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逸用哭号音量大喊,又把治郎攥得更紧了一些。如果异于常人铁头灶门,换一个普通人可能已经被拧成麻花了。   “不苦不苦,我去给你拿糖好吗?”治郎使出照顾最小妹妹态度安抚比自己年长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