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工作期间醉酒的处罚规定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198喜迎屑老板整容反弹,普天同庆,火速码一篇爽文给自己爽爽(

炭(→)(←←←←←←)善的开局 本来想写年龄差向但是真的不会写中途放弃了,我爱年龄差啊可恶!

没啥逻辑,也不甜,就想写写青春疼痛文学,太难了以后不敢写了(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酒,将食物浸泡,蒸煮,发酵之后,可以得到的透明的无色的液体。

 

从黄泥瓮里倒出来,它们汇聚成一条小小的溪流,在茶盏里晃荡一会,又晃荡进父亲的胃里。

 

疾病缠身的父亲总会满足地长叹一声,过分瘦削的脸颊上都焕发出一些生机的光彩。父亲不酗酒,但是乐意小酌一杯,即使土酿法下的酒总是对身体有害的。

 

年幼时他一度以为那是什么灵丹妙药想拿来尝尝,但是过于灵敏的嗅觉让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辣得眼泪都出来了。

 

父亲大笑着把茶盏接了过去,一饮而尽。

 

“为什么爸爸喜欢喝酒呢?闻起来这么辣。”他揉着鼻子。父亲摸了摸他的头。

 

“并不是因为酒好喝才去喝的。是因为喝酒的时候会感觉温暖一些。”父亲说。

 

“对于炭治郎来说,酒还太早了。等你再长大一些再和爸爸一起喝酒吧。”

 

他觉得自己就算成人也不会喜欢上这种液体,而父亲也没能等到他长大。酒罐里的酒被封存起来,再也没有人去动。后来有一天,酒罐也破碎了,和母亲,还有兄弟姐妹的血混在一起,流淌在地上,变成暗红色浑浊的东西。

 

他从此畏惧于那些无色透明的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炭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善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之家借宿。突然从窗纱的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的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炭治郎有些惊讶。方才听说藤之家的主人为他们准备了点心,善逸立马冲了出去。

 

麻雀叽叽喳喳地向他大倒苦水。大意就是他的倒霉主人又遇到了麻烦,需要炭治郎去把他拎回来。炭治郎点点头,披了件衣服往和室走。

 

他把蜡烛上抬了一些。已经到了他们的房间,但是屏风内安静得可怕,完全不像有人在的样子。

 

炭治郎拉开屏风,把头探了进去:“善逸,我进来——唔!”

 

他被闪电般地箍住了,连话也没说完。浓烈的气味顺着这个怀抱向鼻子冲击,他简直要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炭——治——郎——”

 

死死箍住自己的人软绵绵地喊道。他把头胡乱蹭在炭治郎脸上,蹭了他一嘴头发,“你怎么——才来——”

 

炭治郎费力地把嘴里的头发拨开,才看到抱住自己的就是善逸。眼下他正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嘴里嘀嘀咕咕在念着听不懂的东西。他身边的小案几上散落着一些吃食,还有两个空酒杯。

 

大事不妙。

 

“那个,善逸,你这是喝醉了吗?”炭治郎气喘吁吁地问。善逸正在试图去咬他的手,他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制服他的队友,“我们还没成年吧,你怎么能——”

 

“我没有——醉!主人端来了我就喝了嘛!还说是蜂蜜酒,肯定很甜——”善逸没咬到他的手,又要去咬他的下巴。炭治郎只好掐住善逸的脖子把他挪开,去检查案几上的食物。

 

点心的确是平常的点心,酒杯里残余着一点金色浓稠的液体,他凑近闻了闻,清淡香甜的酒味。度数还真不高,完全是因为享用者的酒量弱得可怜。

 

他头疼地叹了口气。现在鼻子里都是团团酒气,这种太刺激的味道让炭治郎很是不舒服,更何况善逸还在一边喋喋不休。虽然炭治郎知道善逸平时就很啰嗦,可是醉了以后还能更加罗嗦也算是登峰造极。

 

他先把善逸摁住去铺床,刚铺好被子善逸就扑了过来,两个人在被子上滚了一圈。炭治郎又去拿茶给他醒酒,善逸就跳起来用雷之呼吸的速度抱住炭治郎的腿,两个人又在榻榻米上摔成一团。

 

“善逸!我要去给你拿茶水!醉了不处理一下明天会头疼的!”炭治郎已经动真格了,但是对面也是用要拧断他脖子的力度箍着他,还不像自己有所顾忌,他简直要被在善逸怀里窒息了。

 

“茶水?为什么要喝茶?茶那么苦,我才不要喝!”善逸用哭号的音量大喊,又把炭治郎攥得更紧了一些。如果不是异于常人的铁头灶门,换一个普通人可能已经被拧成麻花了。

 

“不苦不苦,我去给你拿糖好吗?”炭治郎使出照顾最小的妹妹的态度安抚比自己年长一岁的鬼杀队队员。善逸撅着嘴想了想,终于放开了手。

 

炭治郎赶紧滚到一边,感觉自己的肺发出了劫后余生的叹息。目前善逸是安静地坐着了,但是并不知道接下来他又会有什么行动。他赶紧端来茶壶,又拣了一小袋金平糖,慢慢掰给善逸吃。

 

酒意似乎上头了,善逸的眼神变得涣散起来,只是乖乖地张嘴喝茶或是吃糖。他安静下来就像一个西洋人偶,发丝到眉眼都是锦缎一样的金色,又低眉顺眼的,看上去格外乖顺——当然,不考虑他5分钟前还像个婴儿一样嚎啕大哭的话。

 

“…善逸,吃完了就要睡觉哦。不要再吵了,主人家会生气的。”炭治郎用安慰3岁小孩的口吻说。

 

善逸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傻乎乎地笑了笑,把炭治郎手心里的糖拿起来就要往他嘴里塞。

 

“炭治郎,你也吃糖。”

 

语气天真无邪,但是善逸的架势就像要捏碎炭治郎的头颅一样。炭治郎赶紧抓住他的手:“我、我不用吃了…善逸你吃就好。”

 

“不行!说好了我们一人一半的!”

 

善逸莫名其妙地开始生气,猛地凑了过来。 “快点,把饭团吃掉!”

 

“等一下,这也不是饭团啊!”

 

善逸一靠近,那股甜腻又刺鼻的酒气就逼了过来。实在躲不过善逸的攻势,炭治郎只能捏着鼻子吃掉了那点金平糖。善逸满意地看着他吃完,又捻了一点递到他嘴边:“再吃一点!”

 

这次没有等炭治郎去拿,善逸直接喂到了他的嘴里。糖粒滚进食道里,而善逸的手指划过炭治郎的舌尖,还有一点带着酒气的甜腻的味道。

 

他的呼吸滞住了。他从来没有喝过酒。那阵带着强烈扩散的芳香气味只在口腔留下一点,立马传遍了所有味蕾。酒是甘甜的,还带着辛辣,还有一些咸,或许是善逸手指的味道…

 

善逸早就收回了手,头搭在膝盖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坐在缘侧上,远离灯火,但是月色披洒下来,他穿着石竹色的浴衣,就像逐光而飞的萤火虫一样。他们都是在长身体的年纪,身量都逐渐长开来,争斗中松垮的浴衣可以看到深陷的锁骨,往上是被酒气熏蒸得赤红的脖颈,鼻尖,眼角,像哭过一样带着艳丽的光。

 

不知为何,炭治郎吞了一下口水。

 

“果然,炭治郎也饿了嘛。”善逸笑嘻嘻地说。这下他与平常又没有分别了,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他马上又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有些昏昏欲睡。

 

炭治郎把神智收回来,感觉酒精不只是在善逸体内,在自己脑中也开始发酵了。

 

“好了我也不用吃了,善逸快睡吧。”他硬着头皮想把善逸拉回屋,又被善逸一把打开。

 

“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炭治郎说!你把炭治郎喊过来!”他把地板锤得咚咚响。

 

“我就是炭治郎…你还要说什么?”

 

“你再过来一点,不能让别人听见了。”

 

虽然善逸的眼皮都已经困得快合上了,仍坐在缘侧不肯进来。

 

“你肯定会拿茶杯砸我的头吧…就算是我也会觉得疼的。”

 

炭治郎深吸一口气。他当然不是担心善逸用茶杯砸他,而是现在的善逸与平时太不一样了,虽然他说不上来原因,但是现在过去,自己会变得奇怪也说不定。

 

善逸仍固执地坐在原地。夜里温度很低,他只穿了一件浴衣,冻得打起了喷嚏,但是就是执着地看着炭治郎,带着醉酒的酡红,很坚决的样子。

 

他们又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炭治郎没能撑下去。他坐过去,尽量屏住呼吸:“好了,你要说什么——”

 

善逸抱住了炭治郎。不像刚才猛虎扑食一般的杀人拥抱,他只是轻轻揽住了炭治郎的脖子,把他拽得坐了下来。然后凑在他的耳边。

 

热气喷洒过来,带着酿制过的醉意,还有小声的耳语。

 

“炭治郎真是个好人呀。”

 

长年尖叫下,有点嘶哑的变声期的声音。善逸经常这样评价他。这没什么。

 

“一直在为了所有人的幸福努力战斗吧…真是了不起…”

 

脖颈像是支撑不住头颅一样歪了下去,滚烫的脸颊贴在自己冰凉的脸上。

 

“但是啊,炭治郎,如果自己不幸福,是没有办法给其他人带来幸福的哦。”

 

“如果炭治郎不能够幸福,还要为了其他人拼上性命的话,自己会很辛苦的吧,会很痛苦的吧。”

 

“这样的话,这份心意是传达不到对方那里的哦。”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自己的,真挚的话语。用快哭了一般的语气在耳边轻轻说着。头发扎在皮肤上很痒,比这更鲜明的感觉是,比醉酒之人更加剧烈的悸动。

 

“所以,我希望炭治郎能幸福…”

 

最后的话并没有说完,醉意已经达到顶峰了。善逸的头彻底耷拉了下去,嘴唇擦过炭治郎的耳朵,触感太过强烈,激得炭治郎直接把善逸掀翻在地上,但是善逸已经滚回被褥里去了,不一会就传来沉沉的鼾声,只剩炭治郎一个人面红耳赤地捂着耳朵。

 

耳朵是烫的,脸也是烫的,心脏好像也被煮熟了一样发出高热。还有嘴里,那些微的一点酒精像被点燃了似的,甜腻的味道随着血液流动到四肢百骸,冲撞着他自以为稳固的思想壁垒。

 

他把蜡烛吹灭,钻到被窝里,不去想刚才的反应。

 

酒果然是很可怕的东西。

 

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这件事。善逸还向炭治郎道了歉,说自己就是这个毛病,喝完酒就会断片,可能还会给周边的人添麻烦,说一些奇怪的话。炭治郎摇摇头,只是嘱咐他少喝一点。

 

之后他自己又忍不住在饭食间加了一杯酒。他用舌尖点了一点,辛辣的味道立刻麻痹了舌头,又苦又辣,他没能喝下去。

 

岁月的流逝在少年人的身上格外彻底。他们的羽织逐渐需要拆补,头发需要束起,相持平的身高也逐渐有了差距。他们已经到了可以光明正大喝酒的年龄,善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带着酒瓶过来吃饭的习惯。

 

炭治郎依旧不习惯喝酒,而善逸的酒量见长,甚至现在已经能做到小酌一杯保持清醒了,但是脸颊变红的表现还是没法消退。他喝完还是话很多,拉着炭治郎从田里的收成说到祢豆子冬天要不要再置办一件外衫,乱七八糟的话还是说了一堆,但是也没有像第一次一样附在炭治郎耳边说,要幸福呀。

 

这件事于是就被忘掉了,没有人再提起。

 

直到那一天炭治郎返回本部。夜色像混沌的墨一样砸下来,他刚结束完战斗累得眼睛都睁不开,突然就看到一个小毛球。

 

那是啾太郎。它的叫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凄厉。善逸在山头的另一边出任务,但是这次失利了,直接滚到山腰处,伤势很严重。

 

啾太郎原本是去找的“隐”部队,在他们万全的治疗手段下,本不需要炭治郎的帮忙。但是他听完就开始飞速奔跑起来,再次鼓起伤痕累累的肺,奔向山腰处。

 

他赶到的时候,“隐”部队已经在有序地工作了。善逸靠在一棵树上,队服已经被撕裂大半,血肉模糊。皮肉伤都还是好的,难办的是大腿处摔下来被树枝贯穿的伤口,没有麻药,只能先背回去再处理。

 

但是大腿处的伤口动则牵引大动脉,善逸刚把自己撑起来就倒了下去。炭治郎扶着他的背,感觉他的羽织都被浸湿了,他不去看那是什么液体。善逸抓住他的手,咬着牙说:“我的腰上,皮带,我带了酒,给我。”

 

炭治郎愣了一下。“什么时候了还喝酒…”

 

“这样没法移动,可能还会感染。必须把树枝拔出来,回去再仔细处理吧。我喝完就动手。”

 

善逸说。他脸色和月色一样惨白,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炭治郎没有再犹豫,帮他拿出了那一小瓶酒,拧开了盖子。

 

浓烈的酒味立刻冲进了鼻子里。这不是蜂蜜酒,这是土制的烧酒,炭治郎非常熟悉。度数大,上头也快,善逸平时从不喝这种酒,他更喜欢带着带着甜味的水果酒。但是他现在直接灌了进去。

 

那酒是透明的,无色的,就像炭治郎小时候见过的父亲的酒一样。多余的酒液顺着喉结流下来,流到被血浸染的湿透的暗色队服里,变成淡淡的红色。善逸苍白的脸立刻泛起了酡红,红色蔓延到他的眼角和耳廓处。他看着炭治郎把烧好的刀递给“隐”部队的医疗人员,点了点头:“开始吧。”

 

他执意代替“隐”的队员去背善逸。他们穿行在灌木林里,头顶是永远不会沉没的月色。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月亮惨白,悬挂在浓重的黑里,那一天他也是跑在一片惨白的雪地里,背着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的妹妹,满心都是绝望,失去重要之物的绝望。

 

善逸重要吗?当然重要。有多重要呢?他说不好,就像酒杯里残余的那一滴金色的液体,轻飘飘地掉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就一直散不开来,永远惦记着,像父亲喝完那一小杯酒时说的话。

 

“并不是因为酒好喝才去喝的。是因为喝酒的时候会感觉温暖一些。”

 

善逸的确在渐渐发热。大量的失血和没有麻醉下的手术他已经透支了精力,不知道是身体的自救还是高浓度烧酒的原因,隔着衣服炭治郎都能感觉到持续不断的高热,呼吸也逐渐紊乱起来。他们赶在天明之前到达,立刻安排做了手术取出了体内残余的木屑残渣,又包扎上伤口。

 

炭治郎一直在他床前,帮忙把汤药灌进毫无意识的病人的嘴里。

 

药喂得下去就是好现象,只是热一直退不下去,皮肤触手就是烫的,好像在这下面是燃烧的火一样。炭治郎把他紧握的拳头掰开,握住他的手,手里是干涸的血笳。

 

他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感觉到有人轻轻回握住了自己的手,手心是滚烫的,手指却冰凉。

 

“炭治郎…?”

 

善逸睁开了眼睛。夜色已经要散去了,他清晰地看到善逸黏着几根发丝的脸,是与失血状况不相符的酡红。

 

“现在不要动,我们才刚刚到…你要什么,我去给你拿。”

 

炭治郎坐起来,但是善逸拉住了他的衣角,一声不吭地就流下泪来。

 

整整一个晚上善逸都没有流泪。或者说在这些年的磨练中,善逸已经渐渐不再随意流泪了。所以即使是炭治郎也吓了一跳,赶紧去摸善逸的额头。

 

“怎么了善逸?哪里很痛吗?对不起背你的时候太赶时间了可能有点颠簸…要不要再加一点麻药?”

 

躺着的人摇了摇头,靠着床头勉强坐了起来,依旧扯着炭治郎的衣角。

 

“不要走,留在这里…”

 

他抽泣着说。他好像又回到了16岁时懦弱又胆小的时候一样,永远都要抓着炭治郎才能够安心。

 

炭治郎愣了一下。闻了闻空气。果然,是醉了。高度数的烧酒被代谢,水分高热的体温蒸腾到了空气中,善逸周围都是血与酒的味道。

 

他重新坐了下来。善逸立刻靠了过来,抱着炭治郎哭个不停。他们都不是小孩了,但是善逸靠过来的时候自然无比,还用头发蹭了蹭他的胸膛,他立刻感受到胸前的衣服被打湿了一小块。

 

“炭治郎…好痛…大腿好痛…”

 

善逸抽抽嗒嗒地说。他哭得太厉害了,头发都被打湿了,挤成一块黏在脸上。

 

炭治郎帮他把头发拨到一边,又把眼泪擦干:“不要再哭了…眼泪掉到伤口上会更疼的。”

 

“可是现在就很疼嘛…呜呜…”

 

“下次如果有危险就要联系其他队员帮忙,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啊。”

 

炭治郎一开始拿着毛巾擦眼泪,眼泪越来越多,他不得不用自己的袖子去擦剩余的。“善逸说过的吧?如果自己不幸福的话,是没有办法带来幸福的..。”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那次在藤之家的夜晚的那些耳边的话语,善逸可能根本没有记忆,但是那些话烙在他心里,和那一盏没喝完的酒,和善逸垂下眼来看他时珍视的眼神。

 

他提起剑想起善逸,斩杀恶鬼想到善逸,闻到酒的气味也想到善逸。他不饮酒,但是酒自己要来灌醉他,把他从痛苦的暗色的回忆里捞上来,又沉没在甜腻的酒液里。

 

“可是,我现在很幸福啊。”

 

善逸说。他看着炭治郎。麻药应该还没有完全起效,但是剧痛以及意识模糊之下,他依旧露出了一个有些傻气的微笑,就像看到了什么格外珍惜的宝物一样。

 

“因为我的幸福,就是炭治郎能够幸福。”他口齿不清地慢慢地说。

 

日光透过窗棱升起来了。黎明将近。东方天空渐渐发白,远山微微露出轮廓,淡紫色的细云飘在天上,如丝如缕,蔓延到天际。

 

这一切都映在善逸的眼睛里,他的眼睛里有山,有太阳,有云彩,有浓烈的情感,被金色的瞳孔里的泪水酿成醇厚的酒,滴落下来,发出甘美的味道。

 

炭治郎畏惧酒,因为他拥有远超常人的嗅觉,更因为记忆深处痛苦的回忆。酒对他是一种折磨,但是那一晚的酒不一样,它清甜甘美又回味无穷,那一点味道被永久存留在脑海里,是他一直在寻找的酒味。

 

炭治郎在寻找的酒,在善逸的眼睛里。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捏住了善逸的下巴,凑了过去。善逸没有反应,只是垂着眼看着他。蜂蜜色的液体晃荡在他的眼睛里,就像茶盏里晃荡的酒。

 

晨光下他们都纤毫毕现,包括脸上细小的泪痕,不属于正常的心脏跳动,包括那些内心里莫名的情感。

 

“如果善逸再不躲开的话,我会过来的哦?”炭治郎低声说。

 

善逸茫然地看着他。酒意和麻药已经扩散了,他的眼神变得涣散,红晕还是没有消退下去,嘴巴还半张着,好像不能理解炭治郎的话语。

 

他也不再言语,进一步拉近了距离。对面人的脸被放大,再放大,距离慢慢地缩短,从额头的相触,到鼻尖碰到鼻尖,最后是双唇,还沾着酒渍的,忍痛中被咬的血迹斑斑的嘴唇,炭治郎停在那里,感觉到善逸安静的,带着酒意的呼吸。

 

他们停留在这里。在即将天明的光线里凝固着,没有人再往前一步,好像此刻就是永恒。

 

他叹了一口气,把头小心地埋在善逸的肩膀上。

 

“我不会吻善逸的哦。”炭治郎说。

 

“醉的时候才这么坦诚…也太狡猾了吧?如果不是清醒的状况,可不算数啊…”

 

他看着已经昏昏欲睡的善逸,帮他躺平在床上,合上眼睑,又擦掉脸上残余的泪水,把那颗透明的水珠放在指尖,吻了一吻。

 

“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会等待的,等待善逸酒醒的时候。”

 

“那个时候,再告诉善逸,我的幸福是什么吧。”

 

*不要喝断片不要喝断片不要喝断片!!很危险的!(烟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虫!”   “逸不是鼻涕虫!他只是太爱哭了!”灶门治郎立刻大声反驳(这期间嘴平伊助依旧在殴打灶门家长男头),随即忧愁地叹了一口气:“而且,逸现在一直在躲着我,我压根没法和他说话。可能逸根本...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哈欠说。治郎走在我前面,叹了口气。“我来找过你了,看你在睡觉就自己去了一趟。逸很想要馒头,我买到了哦。”   ——唔、啊。这个该死老好人。我扑上去揽住他:“真吗!治郎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综漫乙女向】逢魔时 #文豪野犬 #太宰治 # #灶门治郎 #中原中也 #我妻
by/ Moonlight   *与我所爱人,在黄昏时相见。 *内含文野+ *在520发刀我是屑   【太宰治】   黄昏时天空是一片纷杂暖橙色,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难以言喻忧伤之中...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
猫优雅地点了点头,给了自己一个“稍等一下”眼神,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工作人员休息室,然后,门再度打开时——   3.心动   “逸!”   治郎开心地向睡眼朦胧金发服务生打着招呼,兴奋劲甚至比刚才...
关于调整电梯运行管理章程 #
年,治郎感觉灵魂已经逐渐脱离肉体,慢慢升上遥远天国。恍惚间,一丝金光射下,带着神圣气息。光芒中,一个人影从天国门中缓缓现身。   “逸,你看,是天使哦…天使来接我们了…”   “诶…真吗...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递给他一块仙贝,摁下了播放按钮   所以电影直接从召集探访主播,陈述主播各种正常网红生活开始。这段实在是冗长无聊,10分钟以后逸就躺在了沙发上开始打哈欠。治郎倒是看得十分认真。仿佛就算看...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