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调整电梯运行的管理章程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看完199的第二天 已经茶饭不思,昼夜难寐,不成人形

199的惨烈程度我甚至怀疑原作才是同人了呢哈哈(

所以搞点开心的!

设定又详细人物还丰满所以写得很顺畅!如果老师能喜欢就太好啦><

大反派狯岳警告!大反派狯岳警告!

无聊废话警告警告警告!

对于恐惧症了解不够深,如果有错误请指正!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34楼,到了。” 悦耳的女声说。

 

炭治郎抬起头。金属制的门框移开,一个男生低着头走了进来,直接靠在了电梯厢门的另一边刷起了手机。

 

门又缓缓关上了,电梯沉稳地下落。炭治郎把视线转回了自己手上的礼物盒里。

 

今天就是祢豆子的生日了。虽然祢豆子一直说“大家什么礼物都不要送”,但是想到一直温柔地照顾好全家人的祢豆子的身影,炭治郎和弟弟妹妹还是决定给祢豆子准备一份礼物。终于,在祢豆子生日的前一天,炭治郎揣着大家积攒了一个月的零花钱,走进了高档百货商城的大门。

 

这是位于市中心新建的最繁华,最高端的购物大厦,光是楼层数就达到了惊人的50层,走进大门就能闻到令人心驰神往的高档奢华的香气。

 

炭治郎头一次走进这种地方,一开始紧张得电梯都不知道在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了几个小时才在40楼买到了礼物。他又回头看了看坚硬的钢化玻璃制成的轿厢,感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作为全市最为新颖的购物中心,电梯当然也是最为新颖的观景电梯。电梯镶嵌在大厦外层,三面透明,现在已经华灯初上,可以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绝佳的景色。现在,脚下亮起了炫目的广告牌,电车急驰而过,购物广场的人群就像蚂蚁一样小。

 

由于平常没有机会乘坐这样的高级电梯,炭治郎饶有兴致地盯着窗外看了很久,看着霓虹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高峰时段的马路上车辆逐渐排起了长龙,还有人群,还是个个小得像蚂蚁一样…

 

等等。炭治郎回过神来。为什么还是像蚂蚁一样小?

 

他把脸从玻璃转了回来。电梯里铺着厚实的红色地毯,柔软地把噪音都吸附掉了。电梯的壁挂电视里女星还在优雅地推荐高级美容液,一切都没什么不同,除了上方悬挂的显示楼层的液晶屏幕。

 

炭治郎又盯了十秒钟,数字依旧停在30楼。

 

“沉默,安静,幸福的孤独感,从思想、身体和环境中去除混乱和噪音,获得真正的幸福…”

 

电视里的女星绽放着迷人的微笑。没错,现在除了电视的声音之外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完全不知道电梯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

 

炭治郎犹豫了一下,选择去点了点电梯里另一个人的肩膀:“那个…请问…”

 

“呜啊啊啊!干嘛!不要突然和我说话啊很吓人的!”

 

被轻轻拍到肩膀的人用毫无必要的分贝尖叫道。炭治郎捂住耳朵,有点无措地看着他:“对、对不起,我只是想问…电梯是不是卡住了?”

 

金发的男生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里缓过来,眉毛都快飞到头顶去了:“什么电梯?!没人告诉你每个人都需要一点独立空间吗!要搭讪之前先要打个招呼啊!如果我被你吓死了该怎么办!”

 

搭讪之前还要打招呼,这还算搭讪吗?炭治郎有点费力地想着,决定不去和这个过于聒噪的噪音体多做辩论,指了指头上的液晶屏幕:“那个,对不起…我是说这个!”

 

他说到一半就不得不憋着气用最大音量去盖过另外一个人的尖叫声。“这个电梯!已经停在30楼很久了!“

 

“啊啊啊你先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和男生靠这么近啊——啊?什么?”

 

尖叫声戛然而止了。金发男生似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顺着炭治郎的手指呆呆看着液晶屏:“诶?不是吧?这个购物大厦不是今年7月才开业的吗…现在就出问题?”

 

“对不起,您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吗?”

 

炭治郎有点着急地问。原先他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再不回家他会赶不上帮母亲做晚饭的。

 

“让我看看…灶门,你从控制盘那里让一让。”

 

男生挥了挥手把他赶开。炭治郎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

 

“你名牌上不是写着吗?城西高中,灶门炭治郎。”

 

金发的男生弯下腰研究着按钮,“像你这种出了校门还带着名牌的好学生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啊,你是迷路了吗?”

 

炭治郎这才发现对方也穿着高中制服,只是样式和自己有些微不同。这是城东高中的制服。一开始对方的金发实在过于显眼,让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个高中生。

 

“不是,我是来给妹妹买礼物的…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们只是正好倒霉地坐上了同一台电梯,不需要问我叫什么吧?”

 

男生好像很不舒服地看了他一眼,摸索着摁下一个按钮,电梯里瞬时响起了警报声。“紧急求救…嗯,这样应该就行了吧。”

 

“可是你知道了我的名字,我也应该知道你的才行。这叫礼尚往来。”

 

炭治郎坚持说。从一开始就固若金汤的电梯稍微晃动了一下。

 

“这是哪门子礼尚往来啊?真是的…我妻善逸。”名叫我妻善逸的男生极不情愿地报出了名字。

 

“あがづま…汉字该怎么写呢?”

 

“真拿你没办法——”

 

善逸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学生证拍在炭治郎头上:“好啦!是这几个字!可以了吧!”

 

“嗯、嗯!我已经记下来了哦!好好写在笔记本上了!”

 

“也不用写在笔记本上吧!”

 

“那个,我妻同学——”

 

“又怎么了?”

 

“电梯,好像还是没有动。”

 

善逸回过神来,看向头顶的液晶屏幕,依旧是稳定的“30”。警报声后电梯门也没有打开,空间里仍旧只有女明星迷人的广告推销声。

 

“这、这不对啊,太奇怪了,已经摁过按钮了…怎么回事?”

 

善逸皱起了眉头。他又戳了戳按钮,又把其他楼层都按了一遍,但是电梯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喂、你这家伙,倒是动一动啊,动不了的话我就直接把门拉开了哦!?”

 

无论按到哪个按钮,电梯都是停止的状态,善逸彻底失去了耐心,挽起袖子就要去扒门。炭治郎吓了一跳赶紧去拉他:“等一下我妻同学,如果电梯坏掉了的话——”

 

他只走了一步,电梯突然发出了一声轰然巨响,即使是上行下行都平稳得如同站在平地一般的电梯突然剧烈晃动起来,然后如同太空舱降落一般急速下落。

 

炭治郎没有拉住善逸,反倒在这时摔了一跤,头磕在了厚实的地毯上。他还没能站起来,电梯猛然停住,又是一声巨响,头顶的LED灯管“啪”地一声,熄灭了。

 

视野从购物广场舒适的暖色光线突然陷入黑暗里,电视里有点啰嗦的女明星的声音也断掉了。突然之间陷入了死寂。

 

炭治郎闭上了眼睛。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自家是廉价的平民房的原因也经常断电,这个时候闭上眼睛适应一会就好了。他重新睁开眼睛,视觉慢慢恢复了过来。

 

他先看了看怀里的礼物盒,还好,没有被压坏;他又扭头去看周围。已经逐渐可以看清发着荧光的电梯按钮,窗外已经一片繁华的灯景,还有角落里一个缩成一团的黑乎乎的影子。

 

“…我妻?”

 

他迟疑地对着那团影子发问。影子剧烈地抖了一下,善逸好像抬起了头:“灶、灶门门?你在吗?”他说。声音带着不正常的嘶哑。

 

炭治郎本来想凑上前,想到刚才善逸过激的反应,又蹲了回去。“我在。电梯好像彻底坏了,现在该怎么办呢?”他有点苦恼地问。

 

“我打个电话给商场工作人员吧。”善逸说。相比较刚才吵吵嚷嚷的样子现在简直安静到不正常。

 

“太好了!善逸的手机还有电吗!”

 

“当然有电,又不是在演恐怖片,哪有手机没电这么巧的事情。”善逸摸出手机摁了摁屏幕,还是一片漆黑。

 

“…好像在刚才摔到地上的时候摔坏了。灶门你打电话就好了吧?”

 

“我、我没有手机…”

 

“…”

 

他们重新陷入沉默中。不是五分钟前那种给人安全感的沉默,而是充斥着浓浓绝望的沉默。炭治郎抱着礼物盒,又是担心在家等待自己的家人,又有点害怕电梯再出故障。

 

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等了一会又去锤电梯门:“有人吗——这里有人被困住了——”

 

“别敲了,留点力气等明天有人上班发现我们吧。”

 

善逸毫无生气地说。“听声音我们大概是被卡在两层楼之间了,你就算敲门也没有人能听见的。”

 

“明天?不行,祢豆子今天生日,我必须要赶回去!”

 

炭治郎急了,他摸索着抓住善逸的肩膀:“我们再一起想想办法吧——”

 

手被迅速打开了。善逸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你干什么!”

 

炭治郎愣了一下。“我,我只是想和你一起想想办…”

 

他没说完,就着楼下闪烁的霓虹灯光,他看到了善逸脸上亮晶晶的东西。是眼泪。

 

“…你在哭吗?”

 

“没有,刚才喝水的时候倒在脸上了。”

 

善逸重新抱住头。炭治郎这个时候才发现他整个人在抖。

 

他父亲去世的时候,茂和竹雄也是这样,抱着膝盖依偎在一起,缩在房间最暗的片隅里,他伸手去抱,才发现弟弟抖得像筛糠一样,小脸上都是泪水。

 

他心里一阵抽动,蹲下来用手用力捧住善逸的脸。入手就是柔软而潮湿的肉块,温热的液体积蓄起来,浸湿了皮肤的表层。

 

黑暗里善逸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把最后一点泪水也挤出来,万家灯火里,他才看到善逸的眼睛也是金色的,像一块被捂热的透明的玛瑙石。

 

“你、你干嘛?我说了不要靠近我的吧?”

 

善逸磕磕巴巴地说。

 

“我妻在害怕些什么?我从你的身上闻到了害怕的味道。是怕黑吗?”炭治郎问。

 

善逸没有说话。他的眼睛里清晰地映出恐惧,但是他选择闭口不言。炭治郎等了一会,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于是把手放了下来,挨着善逸坐在了靠近玻璃的一边。

 

“…这里面很宽的吧?不要挨着我坐,好挤…”善逸用袖子擦了擦脸闷声说。

 

“好了,我们现在来玩说故事的游戏吧!每个人都要说一个故事,从我开始!”炭治郎大声说。

 

“等?!我没说要玩吧?!而且讲故事是什么啊好突然?!”

 

“那我开始了!我家有7口人,是我和我母亲,还有两个妹妹和三个弟弟——”

 

“喂喂喂不要擅自开始啊!我不要听你家的家族史!以及兄妹好多!”

 

炭治郎没有理他,只是继续大声说着家里最近有趣的事情。他尽量把声音放大,大到能填满整个空旷的电梯厢。善逸一开始捂着耳朵很抗拒的样子,但是听了一会居然被炭治郎乱七八糟的描述给吸引住了,吸着鼻涕听着他们全家一起在除夕夜锤年糕的故事。

 

“…所以,我们那个晚上都吃了好多年糕,茂都走不动路了。”

 

炭治郎最后说。他咳了一下,摸了摸喉咙,感觉长时间的大声说话下声带有些发疼。

 

可能是黑暗下的错觉,善逸似乎羡慕地看了他一眼。

 

“真好啊,一起吃年糕什么的。”他嘟囔了一句。

 

“那接下来就是我妻了!你要讲什么故事呢?”

 

刚才还是一脸向往的善逸呆了一下,脸都皱了起来。

 

“我…我不擅长讲故事啦…”

 

“随便一个想到的故事都可以!我也说了一个了,刚才我妻听得很开心吧?”

 

善逸只好冥思苦想了一会。

 

“嗯…从前…有一个小女孩…”

 

“是个很好的开头呢!然后呢?”

 

“嗯嗯嗯…有一天,她从家里醒来,发现家里的门都被关上了…”

 

“是悬疑片吗!这样也很不错呢!”

 

“然…然后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问她要不要厕纸…”

 

“…怎么变成鬼娃娃花子的展开了?”

 

“因为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啊!很害怕黑很害怕这么窄的空间很害怕一个人!”

 

善逸抱住了头。他本来就是缩成一团的姿势,现在更是像个鸵鸟一样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我很害怕啊,你想嘲笑就嘲笑好了,因为不管还是喊都不会有人来救我的,所以——”

 

眼前是黑暗,四周一片安静,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抱住自己的温暖的怀抱。

 

像无边冰冷的海底里出现的一块浮木一样,炭治郎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善逸。

 

这个拥抱来的太过突然,善逸吓了一跳。他瞪着炭治郎,一时间连躲都忘记了。

 

“…干嘛?”

 

“…我的弟弟妹妹害怕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做的。”

 

炭治郎结结巴巴地说。他也被这种距离感给吓到了,虽然只是虚抱着,到这个姿势他可以看得到善逸停留在眼眶里的湿润的水汽。

 

“那个,我想,无论在害怕什么,如果身边还有一个人的话,多少会感到轻松一些吧?”

 

“我又不是你的弟弟还是妹妹…”善逸在他的怀里闷闷地说。“我只是…觉得现在有些冷而已…”

 

的确,电梯里的暖气也已经停止了,12月的天气下单薄的毛线开衫也无法御寒。炭治郎犹豫了一下,和善逸挨得更近了一些。

 

他们俩一起看着玻璃之外的车水马龙,玻璃之内还有他们俩的倒影,斑斓的彩灯映在他们脸上。

 

“说起来,灶门是城西高校的吧?”善逸换了个话题。

 

“叫我炭治郎就好了。嗯,是哦,但是我的妹妹祢豆子是城东高校初中部的。”

 

炭治郎说。他瞟了一眼,看到善逸偷偷抹去脸上的泪水,又赶紧转移了视线。

 

“诶?那不是在我那边吗?而且你说过你妹妹今天过生日来着?”

 

“对啊,我今天就是过来给祢豆子买礼物的。”

 

炭治郎垂下眼睛看着礼物盒。“这个礼物是我和弟弟妹妹一起给祢豆子选的,如果她能够开心就好了。”

 

想到祢豆子收到礼物时的笑容,炭治郎忍不住笑了笑。

 

善逸看着炭治郎的笑容,咬了咬嘴唇。

 

“…有你这样的哥哥,对小祢豆子来说已经是幸福了吧。”

 

“嗯?善逸没有兄弟姐妹吗?”

 

“有哦。有一个哥哥。”善逸说。他勾了勾嘴角。

 

“可是不要说生日礼物了,他应该最讨厌我了吧。”

 

炭治郎愣了一下。“你们关系不好吗?”

 

“是啊,我也讨厌他,他也讨厌我。”

 

善逸低下头去扯袖子上的线头,炭治郎看到他指关节上深深的咬痕:“但是,爷爷不希望看到我们吵架,我最喜欢爷爷了,不想让爷爷还为我们两个担心。但是啊,因为我实在太没用了,所以狯岳一直很讨厌我。我们都还小的时候,狯岳会把我一个人扔进被套或者箱子里,然后把出口封住。”

 

他的声音小下去,“我就像个傻瓜一样哭着求他放我出来,但是狯岳说,不能让爷爷听到我们在吵架…所以后来我都选择不出声,咬住手指把声音憋住,等到狯岳消气了让我出来。”

 

注意到炭治郎的视线,善逸干笑了一声,把手指缩回袖子里。

 

“唉,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爷爷都早就去世了。我在这里闲逛也只是不想太早回去和狯岳见面而已。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事情,我一直都有点怕黑吧,还挺丢人的,炭治郎你就当没有听见好了…”

 

“这一点都不丢人。”

 

炭治郎打断了他的话,用全身力气再一次抱住善逸。他用的力气太大了,善逸被他抱得打了一个趔趄,整个人都扑倒在他怀里。

 

“灶、灶门君?!你在干嘛?刚才那一次我就原谅你了不要再来了哦哦哦?!”

 

肺部的大力挤压让最后的话语都变成了吃痛的叫唤声。炭治郎没有放开他,他用那个时候抱住竹雄,花子,茂,祢豆子,用抱住所有家人的力度抱住了善逸。

 

“这不是善逸的错,为什么会觉得丢人呢?”

 

炭治郎轻声说。“无论是黑暗也好,狭小的空间也好,现在善逸都不是一个人了。”

 

善逸想,这算什么?当时一个人被困在黑暗狭小的地方,无处可逃,也不能惊扰到其他人,只能把所有恐惧咽下肚子里的时候,炭治郎又不在,说到底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也没有熟到这个地步吧?被这种力道抱住都快成两截了…

 

但是。丢人地再次流下了眼泪。

 

“我在这里,不要怕。”第一次有人这样说。头被牢牢地抱住了,耳朵也被封了起来,但不是窒息的恐惧感,是被好好接住的,让人要流泪的安心感。

 

脸是陌生的,声音也是陌生的,但是这个粗毛线的开衫的怀抱那么温暖,善逸忍不住死死抓住那只抱住自己的胳膊,放声抽噎起来。

 

他的哭声就像遭遇了什么酷刑一样惨烈。但是炭治郎没有避开,他轻轻抚摸着善逸的头发,拍着他的背。

 

身后是凛冽的寒冬,还有灯红酒绿的五光十色。城市里是没有黑夜的,在车辆的喧哗和路灯无边的耀眼里,一个陌生男生的怀抱让他把那些植根在恐惧深处的回忆都暂时遗忘了。

 

这个空间冰冷,黑暗,又狭小,只有炭治郎是真实的。

 

不需要去死死咬住手指,忍住哭泣,只需要接受这个拥抱。只要抱住这个真实,就能够从幼时泥沼般的回忆里拖出来,就有人可以把自己从窒息的被套里拯救出来。

 

在那个深不见底,闷热又恐怖的一团黑暗里,有光落下来了。

 

 

气温越来越低。吵闹以后的疲惫来得太快,他们俩挨在一起,渐渐昏睡过去。

 

还是太冷,他们俩不得不手拉着手,炭治郎抱着善逸,善逸抱着礼物盒,等着等着,两人的意识模糊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身体里最后一点热量都被耗尽了。

 

“喂…炭治郎,我们俩好像要冻死在这里了哦?”善逸喃喃地说。

 

“可…可能吧…如果真的会死掉的话,我要先说,我很高兴能和善…善逸相遇…”炭治郎说。他已经困得有些口齿不清了。

 

“你这家伙有时候会说出一些非常不得了的话来诶…”

 

“我说的是实话…我很喜欢善逸哦…”

 

“唔唔…那我们下辈子再相见好了…”

 

“嗯嗯…下辈子…”

 

他们俩都又困又冷,说出来的话都不由大脑支配了似的。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万年,炭治郎感觉灵魂已经逐渐脱离肉体,慢慢升上遥远的天国。恍惚间,一丝金光射下,带着神圣的气息。光芒中,一个人影从天国之门中缓缓现身。

 

“善逸,你看,是天使哦…天使来接我们了…”

 

“诶…真的吗?这个天使为什么还有些秃顶的样子…”

 

“可能天国也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天使也很不容易啊…”

 

“那为什么还有啤酒肚…”

 

“可能是天堂的伙食很好吧…”

 

“你说的有道理…”

 

“那我们天堂里再见…”

 

“好…天堂里再见…”

 

浑身发着金光,有些秃顶,还有点啤酒肚的维修人员生气地说:“喂,能走路就快点爬出来!我这边可是加班来抢修的!不要在电梯里演爱情剧啊两个小鬼!”

 

*电梯出现故障到维修人员到场不过40分钟(

*之后炭治郎直接拉着善逸回家为祢豆子庆祝生日,从此善逸住在了炭治郎家(没有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哦!等会一起吃吧!”   治郎似乎僵硬了一下,他心跳有一瞬间杂乱无章,不过很快用呼吸法调整了过来。他把我从身上扒下来,打开了忍小姐办公房间。   “治郎君,逸君,辛苦你们了。”忍小姐笑眯眯地...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意外事件应急处理措施 #
音,逸如蒙大赦似的抱起脏衣篮往外冲:“那个,我先走了!”   “好,我妻先生再见!”   丝毫没有察觉治郎笑着与他道别了。逸最后看到电梯合上门缝里治郎发亮眼睛,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开心似的...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 #
抬头看了看天。而雨完全没有停意思,还很不善解人意地越下越大了起来。   治郎瞪着天空中无穷无尽雨滴,调整到一个逸能睡得更加舒服姿势。   雨要是能快点停就好了。他想。   *众所周知,梅雨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