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的实施方法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开开心心写的无脑短篇!没有啥设定,就是卿卿我我互相都有点不靠谱的笨蛋男子高生!可能可能可能有微量微量微量的恐怖电影描写要素,接受不能请慎入!(

紧赶慢赶总算在老一岁之前写完啦!下一年也要继续快乐小学生话唠!耶!(?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人尽皆知的三大约会圣地:摩天轮、电影院和水族馆。

 

水族馆,自带美丽的灯光效果,格调优雅,可是如果双方都对海洋生物不感兴趣的话就只是走马观花;摩天轮,专注于营造私密空间,整个世界无人打扰,可是对于青春期兴奋过头的高中男生来说短短的一圈20分钟显然很不够用。

 

综上所述,电影院是约会的最佳选择。

 

再往下想一想。电影院虽说兼备神秘、私密的二人世界效果,可是要说二人效果的最佳发挥还有什么比在家看更刺激的?如果谈到刺激,在随随便便就爆炸吵到脑仁生疼的动作片和缠缠绵绵的爱情片(当然,这是他的首选。可是如果考虑到观影对象令人发指的榆木脑袋还是放弃为好)之下,为什么不考虑考虑恐怖片呢?

 

我妻善逸胸有成竹地在《昆○岩》上大大画了一个圈。不错,非常完美的选择。适度的恐怖片不仅可以体现出自己的男子风范,也可以看到恋人难得弱势的一面。不仅如此,在受到惊吓时两人还可以紧紧相依一小时以上…太完美了。他瞄了一眼对此还一无所知、只是单纯为第一次来到善逸家而紧张的炭治郎,心里偷偷发笑。

 

相比还不知道今天所看电影主题的无辜的炭治郎,善逸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故事的梗概了解了个大概,大概是一群网红探索鬼屋结果被反杀的故事,只要记住几分几秒会有吓人场景就行;采用伪纪实手法,讲究真实感,也没有恐怖的背景音乐;而且卡司表里的女演员都肤白貌美,看着也很赏心悦目。这简直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约会电影。恐怖片可能就是为了情侣而诞生的吧!

 

“善逸为什么要笑得这么恶心?”炭治郎坐立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善逸才发现自己已经对着黑漆漆的电视屏幕傻笑了3分钟。他抹了抹脸,把表情摆正,打开了电视:“嗯,不,只是炭治郎第一次来我家,我太开心了而已。”

 

正直如长男,永远招架不住这些糖衣炮弹。炭治郎肯定脸红了,他咳了一声,端起茶杯遮住自己的脸喝了一口,又不安地问道:“今天善逸的家人真的都不会回来吗?”

 

“不会不会!爷爷和狯岳今天都去外县调研了,直到明天都不会回来哦。“开什么玩笑,这种二人相处时间怎么可能让家人来捣乱?而且狯岳那个混蛋一定会剧透,抢自己的风头。今天是只属于自己的帅气主场。

 

“而且炭治郎睡的房间也铺好床了,说好了今天炭治郎睡在我家的吧?”善逸朝炭治郎眨眨眼睛,炭治郎的脸更红了,他又喝了一口茶。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今天看什么呢?”

 

“是最近才上映的影片哦,很多人都向我推荐过了,听说演员都漂亮帅气,巨额投资,结局感人。”善逸随口胡诌着,把所有窗帘都拉上,又关上灯,最后跳到沙发上和炭治郎挨到一块。“好啦,来看吧!”

 

开头一个小惊吓的片段被善逸刻意跳掉了。如果让炭治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的话说不定计划就失败了不是吗!可怜的炭治郎,完全没有察觉到善逸的险恶用心,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和善逸靠在一起的肩膀上。善逸递给他一块仙贝,摁下了播放的按钮

 

所以电影直接从召集探访鬼屋的主播,陈述主播的各种正常网红生活开始。这段实在是冗长无聊,10分钟以后善逸就躺在了沙发上开始打哈欠。炭治郎倒是看得十分认真。仿佛就算看的是天气预报都会这么认真,坐得板儿直,双手放在膝盖上,目光炯炯地盯着电视屏幕,像个在听老师训话的好学生。善逸只好去玩炭治郎的毛线开衫,在他数到第50个毛线球时,视野边际的画面一暗,他就知道,好戏来了。

 

电影正进行到主播们进入到鬼屋时的场景,画面格外昏暗,阴森。视角也变得诡异起来。

 

“善逸,这是一部恐怖片吗?”炭治郎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屏幕,声音还算平静。

 

“是哦,但真的评价很好,我才想和炭治郎一起看的。”善逸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炭治郎。炭治郎依旧是那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表情,似乎对被善逸连坑带骗看了恐怖片的事并没有生气。他稍微放心了一些。

 

“我是第一次看恐怖电影。善逸之前看过恐怖片吗?”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他的漫长的观影史都贡献给了数不清的言情电影和文艺电影(毕竟为了女孩,善逸甚至还学会了编花环),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能和炭治郎黏黏糊糊一会儿,可能善逸一辈子也不会看恐怖片。“但是炭治郎不需要担心哦,有我在——”

 

主角之一的女主播突然尖叫起来,镜头猛烈地摇晃,还伴随着物体被刮擦的刺耳的响动,好像是遭遇了第一次闹鬼事件。善逸硬生生截住了话头,脊背像被针扎了似的,立得和炭治郎一样笔直。他差点儿从沙发上弹起来,冲破屋顶。如果不是炭治郎还坐在旁边的话。

 

他的懒散状态下的脊梁骨发出了过度运动的惨叫。炭治郎的视线终于从电视上移开了,他担心地看着硬生生忍住惊叫的善逸有些担心:“善逸,怎么了吗?”

 

“…没有什么,吃仙贝噎到了而已。”善逸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太专注于和炭治郎聊天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进度条的进度,现在应该是第几个吓人的片段了来着?“我们接着看——”

 

这次是主角之一的男主播开始尖叫。不得不说一个成年壮汉的鬼哭狼嚎比女性尖叫更有冲击力,再配上真实无比的镜头视角,善逸怀疑自己要把沙发给抓破了。

 

“善逸很害怕吗?如果害怕的话还是不要看…”

 

“我没事!都快看到一半了怎么能停下来呢!”他倒出所有的仙贝开始嘎吱嘎吱地啃起来,如果不这样做他真怀疑自己早就哭着叫着钻到沙发底下去了。不过,如果自己会觉得恐怖,同样是第一次看的炭治郎应该也会害怕才对!自己只要再等一会,炭治郎就会以比自己更难看的姿势吓哭了…

 

接下来他都是眯缝着眼,从眼皮间的一个小缝里瞄一眼故事情节,而炭治郎似乎完全没有受影响。这简直匪夷所思。同样是第一次,炭治郎这样也太犯规了!

 

不仅如此,炭治郎声音平稳,面色平静,还在给善逸讲解情节,俨然一个身经百战的恐怖片老手。相比之下就算只看到画面十分之一内容的善逸已经接受不住冲击,从瘫在沙发上变成正襟危坐,又慢慢缩成了一个球,还要死死拉住炭治郎的手才能克制住夺门而出的冲动。

 

计划到这一步已经完全破产了。首先,他高估了自己对恐怖片的接受能力,就算记住了哪里会有恐怖点,他被这些烂俗的套路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影片的气氛渲染之下他依旧会吓个半死;其次,谁能够想到第一次看恐怖电影的炭治郎表现得如此游刃有余,现在甚至是他来安慰善逸的情况呢?

 

明明前半部分飞快就过去了,后半部分怎么长得像放了10个小时似的?善逸吃下第10片仙贝。这太失败了,原本还打算今天可以帅气地和惊慌失措,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炭治郎来个接吻,甚至还提前用了薄荷味道的漱口水,可是为了缓解恐惧,口腔里已经塞满了食物,他感觉自己全身都散发着酱油仙贝的味道。一方面感性在哭天抢地,让自己去关掉电视;理性又不允许他在这种时候输给自己的后辈。

 

更何况炭治郎现在正在用看着病弱仓鼠一样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让这个情况变得更加尴尬起来。“善逸,要不还是把灯打开吧?”他用一种温柔得好像善逸已经碎掉了一般的语调说。

 

善逸挣扎了一会,还是决定接受恋人给的台阶。而且打开灯说不定就没有那么恐怖了!于是他放下了第11片仙贝,想向客厅开关走去——

 

屏幕赫然是足以令人精神错乱的硕大的女鬼惨白的鬼脸。

 

“————”

 

善逸头一次知道人在极度惊吓下是会发不出声音的,甚至连意识都会失去,只会扑向自己最信赖的东西。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臂已经自动死死抱住了炭治郎,简直像一个为了求生拼尽全力扒住墙壁的爬山虎。他们俩在沙发上滚了一圈才停下来,仙贝撒得到处都是,一个枕头从沙发上滑了下来。

 

炭治郎的呼吸明显乱了,善逸猜测那是因为自己在大力压迫他的胸腔导致他呼吸不畅。眼泪可能也已经蹭到了炭治郎的毛衣上,可是他没法去管了,只能更拼命地把自己塞进炭治郎的怀里。

 

他们才在一起不久,不要说拥抱,就是牵手都需要做一会心理工作。炭治郎可能也很震惊,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有些迟疑地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善逸,你先起来,我去开灯…”

 

而他只能更加用力地抱住炭治郎,把无所谓的自尊心都抛在脑后,用力地摇头。他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了今天第一声哭嚎:“不要!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我很害怕啊!不要走开!炭治郎就在这里就好!拜托了千万不要离开我!”

 

计划什么的都从理智里飞了出去,只剩下刻印在基因里的求生欲让他本能地把炭治郎抱得越来越紧,恨不得把耳朵贴到胸腔里去听那个沉稳的心跳声。炭治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下来,用比他更大的力气回抱住,贴住他的脸,用手指慢慢梳理他乱糟糟的金发。

 

善逸有一瞬间恍惚地觉得,这是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那么,善逸,晚安!”

 

“…嗯。”

 

炭治郎客房的门合上了。善逸站在门前,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叹了口气。一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仍在鲜明地烙印在记忆里,让他恨不得立刻拔刀自尽。

 

就算电影已经在放演员表了,善逸依旧哭哭啼啼地不肯抬起头来。身为客人的炭治郎只好牵着他的手去洗漱间,给他的牙刷挤上牙膏,用热毛巾把他脸上的泪珠全部擦干,再给两人换上睡衣,善逸才算缓过来,想起来自己应该才是招待的那一方。可惜,现在他只能一个人躺在自己房间干瞪着天花板,一遍遍回想一小时前的自己,羞愧得无以复加。

 

约会的发起者,接待客人的主人,可靠(有些存疑)的年长恋爱对象,在这场约会中表现得实在是糟透了。他甚至没有勇气再回复炭治郎一句晚安。善逸在床上翻了一个身,面对着墙壁。隔壁的炭治郎的房间安安静静的,可能炭治郎一沾枕头就睡个昏天地暗了。

 

他想象着炭治郎什么也不知道、睡得舒舒服服的脸,反而有些生气起来,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一番折腾下,木板床不堪重负地发出了“嘎吱”的惨叫,在安静的空气里显得有点吓人。

 

…是的,是有点吓人。现在已经是深夜,只有街边一点惨白的路灯透过窗帘打在自己脸上,其他地方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平时不觉得,现在看着正对自己的衣柜都觉得随时会探出一张狰狞的鬼脸,墙上的海报似乎都变成了百鬼图一样诡异。刚才从眼皮缝里瞄到的恐怖画面再次涌上心头。善逸紧紧闭上眼皮,决定先睡觉。

 

但是在今天,事情总不能如善逸所愿。刚才翻来覆去时被忽视的,小腹传来的熟悉的饱胀感越来越强烈。他在床上僵硬地躺了20分钟,最终只能受不了地睁开眼睛。为什么炭治郎带他去洗漱间的清洗步骤并没有包括上厕所?

 

他轻轻推开门溜出来,打开手机手电筒。出来的时候他没注意脚上轻重,老旧受潮的木质地板发出怪异的声响差点把他吓得叫出来。厕所在走廊最尽头,这简直是雪上加霜。他开始无限怀念爷爷和狯岳在家的时光。起码狯岳会恶声恶气地在房间里吼他,让他别搞出这么大动静,而不是像现在这,整条走廊只有自己发抖的呼吸声。

 

善逸用拔枪射箭的架势,把手电筒光对准尽头的厕所,踮起脚跑起来。到了厕所他就憋住气,像在与谁赛跑似的以最快速度解决了生理问题(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可以开灯,不过也不需要了),又踮着脚跑了回去。

 

走廊里依旧黑洞洞的,他还从没觉得这条走了百八十遍的走廊这么有恐怖电影的氛围。明天要好好看一部恋爱电影洗洗脑子。善逸轻轻松了一口气,感觉全身都轻盈起来。他揉着眼睛,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停下了脚步,又揉了揉眼睛。

 

门是开的。

 

他再也无法动一步了。从脚脖子开始,寒意直窜到脑门。周围好像静得呼吸都停止了。自己出来的时候是关上门的,他确信。但是现在这扇门推开了一条小缝,似乎有人正在从缝里窥探他似的。然而这一线里面是无限的黑暗,就好像所有光线都被里面的生物吸走了。

 

手还僵在去握门把手的半途中。善逸想到电影里从黑色中浮现出来的怪物,扭曲的脸,凄厉的痛哭声…他感到太阳系鼓胀起来,耳鸣一阵一阵的,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不行,不能逃。炭治郎还在家里。他拼命地告诫自己,把颤抖的身体钉在原地。缓了一会,他决定先打开手电筒,偷偷瞄一眼房间内的情况。如果有人,就冲进去用门后的网球拍砸他;如果是鬼,就…就去厨房找盐砸他。

 

善逸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摸索着把手机解锁了。他的手指抖得都摁不到手电筒的按钮,不得不中途暂停了好几次。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抖抖索索地打开了手电筒的灯光。善逸用手拢住灯光,慢慢移到门缝的位置,朝里面照去。窗户是严实的,没有打开;床上也没有可疑物品;书桌上也是空的;他松了口气,最后把视线移回房间的正中央。

 

一张灯光下惨白的脸在黑暗里瞪着他。

 

凌晨12点半,⚪⚪区三丁目305号桑岛先生住宅的两声惨叫持续了一分钟之久。

 

“都怪你!明天肯定会被隔壁的大婶告状的!爷爷又会打我了!”善逸一边用纸巾堵住鼻孔一边声泪俱下地控诉自己的客人,“大半夜的你是不是想吓死我?!”

 

炭治郎同样是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瞪着他。善逸真没想到一向靠谱的灶门家长男肺活量也如此惊人,他们俩就像两只凶猛的土拔鼠一样站在门口相对吼叫了一分钟,直到隔壁住户受不了地打开窗户大声斥骂才勉强收住。眼下他们俩都在善逸的房间里面面相觑,善逸还在擦着眼泪。

 

“我,我只是想问善逸明天的早餐是什么…”

 

“你撒谎的时候表情也太恐怖了!而且这种事谁会在半夜来问啊!”

 

炭治郎有些羞愧地看了他一眼,抿起了嘴。他们俩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炭治郎先投降了。他重重地叹口气,摸了摸鼻子。

 

“今天的电影太…太吓人了,我睡不着,想和善逸说说话。”炭治郎不好意思地说。

 

就算还在大声地擤鼻涕,善逸依旧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诚实的后辈。“…骗人,明明看的时候你一点都不害怕。”

 

炭治郎看起来更加为难了。“那是因为善逸…”

 

“因为我这么丢人可真是对不起啊?!”

 

“不是的!是因为善逸在我身边时,我会觉得很安心。”炭治郎皱起眉头不高兴地看着他。“我是因为没有和善逸在一起了才,才稍微觉得有点害怕了。”

 

善逸觉得现在自己一定是涕泪交加,又大张着嘴的愚蠢模样。但是炭治郎的回答实在太出乎意料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有给过炭治郎安心感,更何况是在刚才丑态百出的恐怖电影观赏时间。

 

可是炭治郎腰背板儿直地坐着,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像个石头似的。是了,他早该想到的,这家伙在看电影时僵硬得像个机器人,但是自己那时光是克制住不要软成一滩烂泥就拼尽全力了,并没有注意到炭治郎的异样。

 

“那,那你早点说出来不久好了吗!既然炭治郎和我都不能看恐怖片,完全可以中途就暂停的…”善逸也忍不住坐直了,抓了抓耳朵,感觉好像在发烫。

 

炭治郎的脸好像红了。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又摸摸鼻子,难为情似的别过了视线。

 

“因、因为,那个时候善逸抱着我的样子非常害怕,而、而且还说那种话…”他没说完就看起来要红到脖子根了,好像是善逸欺负了他似的。炭治郎有些尴尬地捂住脸,又用余光瞟着善逸,脸红得好像会蔓延到他手指上一样。

 

“所以…所以忍不住想和那样的善逸多待一会了。”

 

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和炭治郎一样红,还有没干的泪水黏在脸上,那样子肯定很丑。不过这都是炭治郎害的,不是因为炭治郎他不会去买《昆○岩》这种光是封面就足够吓人的恐怖片,不是因为炭治郎他也不会上个厕所都害怕得不行,不是因为炭治郎他也不会大晚上因为鬼叫被隔壁大婶骂了一通,更不要提明天爷爷回来肯定还有一顿教训…

 

他关掉了灯,躺在床上,世界重归一片黑暗里。炭治郎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吓了一跳,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现在也很害怕。”善逸说。这句话简直是耗费了他最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如果黑暗可以掩盖脸红的事实,他恨不得去把街上的路灯都关掉。他向床边炭治郎展开双臂:“干嘛?你不是说想和这样的我多待一会吗?”

 

炭治郎愣了一会,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可能还笑了一声,善逸选择忽视。他伸出去的手臂被握住了,床的另一边塌陷下去,一具年轻而温暖的身躯躺了下来。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毕竟我也很害怕,怕得不和善逸在一起就睡不着。”炭治郎笑着说。他拉着善逸的手臂把他拉近自己,而善逸把头埋进了炭治郎睡衣里,闭上眼睛:“那可真拿你没办法,只好让我陪着你啦——”

 

擂鼓般的心跳隔着睡衣也是如此的清晰。刚才在看恐怖片时也是这样,惊吓时他会本能地去寻找炭治郎的心跳,因为只要听到这个声音,一切就会安静下来,通过听觉神经传导到自己的世界里的只有炭治郎稳定又温柔的心跳声,像永亘不变的坚固守备。

 

夜色沉下来,善逸听着炭治郎沉沉的呼吸声,又把头往里埋了一点儿,不一会就睡着了。

 

*还没改完就收到了超绝可爱的生贺我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电影是《昆池岩》,但是年代久远不记得具体情节了如果有出错请指正!

*没啥好说了就是很开心!!耶!(手舞足蹈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治郎;与它在一起还有一个纯正人类,他名字是我妻逸。   这样日子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与传闻中喜欢金银财宝龙不同,治郎更喜欢料理食物,虽然不知道一条龙从哪里知道酱萝卜料理方法,但这的确...
】言えぬ #
,只好先洗了一根黄瓜塞进他嘴里:“这是开启斑纹必然结果,就算去医院也没有用逸能先闭上嘴把菜摘下来吗?”   阻止他方法还是和10年前一样粗暴。治郎永远学不会委婉一些,总是伊助,不要这样做...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
,气鼓鼓地问“昨天你都发什么东西啊看不懂!”逸时,治郎竟感受到了一丝微妙失望。   关于*:治郎说“忙不可开交”,原话是日本一句惯用语猫の手も借りたいほど忙しくなった,直译过来就是忙得都...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2 #
遮盖,不然脸肯定已经爆红到不能直视了。这个毛巾上肥皂味就是治郎每天会用肥皂吗?治郎身上也会有这么好闻味道吗?   逸尽力忍住去嗅闻学弟手腕恐怖愿望,勉强保持着正常声线继续说:“诶...
关于调整电梯运行管理章程 #
年,治郎感觉灵魂已经逐渐脱离肉体,慢慢升上遥远天国。恍惚间,一丝金光射下,带着神圣气息。光芒中,一个人影从天国门中缓缓现身。   “逸,你看,是天使哦…天使来接我们了…”   “诶…真吗...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居家举办七夕节日心得体会 #
来探亲吗?”一个孩子忍不住悄悄开了口。治郎想了想点点头:“这样说也没错呢。住在这里是雷呼吸继承者,那个鸣柱我妻逸喔,是我很重要人。”他强调。     “鸣柱?!”大家都就惊呼起来。虽然早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