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夏季高温津贴的调整申请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大家好!!虽然肯定没人记得我是谁可是还是要说!!端午节快乐!!(?

扔骰子输给了暗琳老师,可恶!

于是复健一个沙雕短篇( 已经被学习折磨得只剩下小学生句型排列组合了所以随便看看就好TT

依旧迫害村田预警!可喜欢村田先生了大家都要保护村田先生!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

 

  “不要!不要再往前走了!再走下去肯定会死掉的!”

 

  “不会死掉的。现在还是白天呢。”

 

  “白天也会死掉啊!我肯定就是因为太紧张被吓死的!喂,我们停下来吧...炭治郎!我们回去吧!”

 

  “不可以。已经说过了距离任务地点只有十里路了,善逸再忍耐一下就好。”

 

  “所以我才想回去啊!你这个笨蛋!这回真的要死掉了要死掉了!”

 

  “善逸不会死的,善逸很强大。”

 

  “你这家伙除了这句话都编不出其他话搪塞我了吗!”

 

  “我没有在搪塞善逸,这是事实...而且我们现在不是正在休息吗?你稍微安静一点吧。”

 

  炭治郎终于放弃了和善逸的角力战。他们实在是僵持得太久了,自打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善逸就越发不敢往前走,现在依旧比田里的稻草人还要站得更扎实了。他又哭着闹着要赶紧回去,一边又死死抱着炭治郎不放手,看起来非常自相矛盾。

 

而炭治郎,在这一路上都在不停歇地安抚善逸,又时刻在他企图逃跑时把他扯回来,就像在进行着什么奇怪的拔河比赛。眼看着时间就要到正午,他们才磨磨蹭蹭到达任务点附近,这样下去不知道天黑之前还能不能赶到。

 

  炭治郎叹了口气。善逸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声,大概是嗓子都有些哑了,还喝了一口水。虽然说路上一直在打打闹闹,但也是风尘仆仆,更何况现在已经是正式入夏的时节。正午毒辣的日光毫不留情地穿透了被晒得焦熟的叶片,简直要在脑门上烙出个洞来。刚才两个人都光顾着对付对方,现在稍微安静一些,旺盛的代谢带来的燥热和汗意便开始疯狂报复,从严严实实的制服里向外辐射,又被严丝合缝的布料反射回来。他们闷声不吭地呆了一会,汗水就像开闸似的涌出,浑身好像待在蒸笼里一样不舒服。

 

  最先受不了的是善逸。他首先躺在了地上,尽量把四肢伸展开,企图让热量渗到身下的草坪里去。但是年轻的身体散发的热量简直源源不断,就像胸膛里放了一个小火炉似的,坐着和躺下都是滚烫。他又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还和炭治郎手牵着手,他的手心烫得吓人,而且炭治郎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炭治郎?你被热晕了吗?”善逸试探着问。炭治郎慢慢摇了摇头。但是发丝间善逸发现,他的脸简直红得过分,好像被拿着烧火钳烤过:“你真的没事吗...呜哇,队服不是都湿了吗!”

 

  善逸只是稍稍碰了碰炭治郎的背部,立马感受到潮热的感觉。深色的队服更加吸热,而且炭治郎还背着装着祢豆子的木箱,汗渍早就在他背后留下了印记,只是黑色的布料下并不起眼。他暗红色的头发都被汗水蓄成坚硬的一小束,紧紧贴在脖颈上,而脖颈则向四周弥漫着高热,急速上升的体温和高速的血液循环把他的肤色都染成了淡淡的红色,像个烤熟的大虾。

 

  “你没事吧?手也好烫...炭治郎,你要被烧死了吗?”善逸有点紧张地看着他。炭治郎慢慢地摇了摇头,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立马又有新的渗了出来:“没关系,我本来体温就很高,只是有些容易出汗而已。”

 

  “这已经不是容易出汗的程度了吧?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到任务地点,现在你已经要脱水变成一具干尸了。”善逸给他递过来清凉的井水。炭治郎接过来,全部喝光了,那有些吓人的红色才似乎消退了一些。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学着善逸的样子伸展开四肢。可是,这还是太热了。就算他们都一声不吭,努力学着静下心把呼吸放长,但这种焦躁感并不是集训时学到的东西可以应付的。制服黏在身上湿热的感觉,灼烧气管一般炙热的吐息,还有额角停不下来的汗珠,都依旧让人烦躁。

 

  “已经不行了!真的好热啊!好想凉快一点!”善逸又要哭了。但这次他忍着没让泪水滑出来。脸上已经烫得能煎蛋,泪水滑出的一瞬间可能就会变成蒸汽吧。如果知道那番闹腾之后会带来这样挥之不去的闷热感,他一定会乖乖跟着炭治郎走。可是现在体温已经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高高悬挂的日头也不含丝毫仁慈之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炭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的炭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的请求。“制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在和鬼的战斗中能保护我们。现在不是在集训,可能脱下时我们就会被鬼袭击的。”

 

  “...虽然是这样!但是在夏天还要穿两件套的制服未免也太不人性化了吧!真的很热啊!”善逸又抹了一把汗。正如炭治郎所说,鬼杀队的队服就是他们最贴身的盔甲,在无数次的战斗中都发挥了保护的作用。但是相应的,它不易潮湿也不易燃烧,同样也没法让汗水和蒸腾的热气散发出去,就像从头到脚套上了一个移动的蒸笼一样。善逸甚至开始羡慕起恋柱的甘露寺小姐轻便的套装,并且认真考虑是不是该把裤脚截掉。

 

  “善逸很热的话,我来给善逸扇风吧?”炭治郎提议道。他在四周翻找了一下,真的找出了一片较大的菩提叶。善逸看了看他头上的汗水,嘟哝道:“你看起来不是比我还不妙一点吗?那我也来给你扇风...不对,这样不是两个人都在运动吗!反而会更热吧!不如我们来说怪谈降降温好了,比如鬼故事什么的,我看那些农村里的小鬼经常这么玩。”

 

  “可是,善逸。我们就是要去杀鬼的。为什么要说鬼故事?”

 

  “这种故事只是要一个噱头而已,关键只在于被吓一跳降降温啦。”

 

  “被吓一跳?这个时候不应该拔出刀来战斗吗?”

 

  “虽然这样说也没错,可是这只是听故事不是做任务...啊啊,被你说得完全没有气氛了!给我看情况说话啊!”善逸气得想跳起来,可是一想到这之后的汗如雨下,还是忍住了。他拿过叶子扇了一会,可是叶子已经晒得比他还蔫软,扇出来的全都是火焰般燥热的风。炭治郎虽然看起来比他要能忍很多,看起来是在平复呼吸恢复精力,但是汗水就没有停过,把他整个人都打湿了,又顺着扣得严严实实的制服衣领滑了进去——

 

  “善逸?”头顶传来炭治郎疑惑的声音,善逸才发现自己的眼睛仿佛黏在了那一截衣领上。现在说“没什么”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多亏炭治郎,他想到了绝妙的方法。

 

  “有了!炭治郎!我们把衣领解开一点不就好了嘛!”善逸刷地坐起来,指着炭治郎规规矩矩扣着全部纽扣的衣领。鬼杀队的普通版制服力求把队员整个人都包裹起来,衣领简直都要贴着下巴了。脖子恰好又是出汗最频繁的地方之一,如果能稍微解放一下衣领,一定会轻松很多。

 

  “的确,稍微解开两粒扣子应该没什么吧?”

 

  炭治郎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们俩刚才委实都热得有些神志不清,连这么基础的散热措施都没想到。他比善逸体温更高,而且汗水都快堆积在衣领那儿,也让他很不舒服,于是开始低下头解开衣领:“善逸真的很聪明,终于可以放松一些了。”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善逸得意地哼了一声。手指也移到了自己脖颈的第一颗纽扣处。但是他还没有动手,感觉反应已经开始卡壳了,准确来说,是目光已经被牢牢卡在了一个地方。

 

  那是炭治郎的衣领处。炭治郎看起来是真的很热,所以动作非常快,已经解开了一颗纽扣,露出了脖子。炭治郎的脖子并不纤长,相反则是粗壮有力,后颈还覆盖着薄薄的肌肉,那都是长年累月负重留下的痕迹,和疤痕一起被晒成了深色。但是它们现在统统都是淡红色的,就像飘浮在水面上的瞿麦,又在汗水下每一寸都是闪闪发亮。第一颗纽扣松开之后,更多的皮肤被裸露出来,他的手指挪到了第二颗纽扣的位置。它同样被轻易地解开,露出了青少年尚在发育的青涩的喉结,还上下吞咽了一下。

 

  善逸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顺着那个吞咽的凸起向上看,炭治郎正低着头,要解开第三颗纽扣。他的手指是淡红色的,脖颈是淡红色的,脸上也是淡红色的,汗水从额角开始,顺着他的动作清晰又缓慢地下滑,就像在一片黄沙里起伏的流星,堆积在他低垂的睫毛间,烧红的眼角边,像一滴泪珠,又迅速掉进深不见底的黑色的制服里。第三颗纽扣已经松动了,即将被解开——

 

  “停!不行!果然还是不行!”善逸立马大吼了一声。他的声音太大了,一瞬间都盖过了聒噪的蝉声。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炭治郎停下了动作,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的胸膛在缓慢地起伏,可以听到尚未平复的心跳。淡红色还是没有消退,在完全打开的第一,二颗纽扣里,被血管温度烧红的那片皮肤还是清晰可见。

 

  停停停,不能再想下去了。善逸猛烈地把头撞到地上让自己清醒一点。明明集训的时候,还有一起洗澡的时候都已经坦诚相见,而且炭治郎也是一个和自己配件相同的男人。可是在刚才两颗纽扣间窥伺下,他被那点皮肤撞得头昏脑胀,呼吸都开始顺着那个平缓的起伏共同流动起来。

 

  明明那只是炭治郎,为什么就连呼吸都开始被打乱了?明明什么也没看到,为什么竭力移开目光都做不到?善逸很想再用头好好撞一次树冷静一会,可是眼下炭治郎还在等着自己的一个解释。总不能说“因为我看着你的脖子看入迷了”吧?听起来就像一个馋鸡脖子的黄鼠狼。

 

  “你、你、你没发现吗!如果把脖子露出来的话,被鬼咬到就直接丧命了!”他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拼凑出了一个理由,而且简直完全说不通。但是谢天谢地,炭治郎是个死脑筋,非常轻易就相信了同伴漏洞百出的谎言。他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稍微有些失落,又有些不舍得地重新扣上了扣子,那些微红色的皮肤又重新隐匿在银色的扣子之下,这下善逸终于能逼迫自己把目光给移开了。

 

  “但是,把扣子解开是真的很凉快。不能解开太可惜了。”炭治郎惋惜地说。而善逸现在恨不得能给炭治郎围上一条围巾,也不知道自己胡乱回答了些什么,但是燥热的空气总算是稍微冷静下来了。他们重新坐下,试图继续扛过正午这阵最毒辣的阳光。但是,就算他们已经坐化成了两块岩石,高温还是没有放过他们。

 

  如果这附近有河,他们俩绝对会毫不犹疑地一头栽进去。但是这附近不要说河流,连池塘都没有,而且日头令人绝望地又升高了一点。看来距离它收敛还有一段时间。可是,树荫底下都已经像油锅一样热了,善逸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像锅炉释放蒸汽。

 

炭治郎的样子比他还要壮观,刚才稍微释放脖颈时的一点凉意已经消散,淡红色都窜上了额角。他细长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汗水就顺着隆起的眉头蜿蜒下行,看上去简直像在上刑。

 

  这样的炭治郎实在太可怜了。再这样下去,还没有到目的地他们肯定就会在太阳下化成一滩烂泥。可是根据刚才的遭遇,绝对不能让炭治郎解开衣领的扣子,说不定还会在街上招来奇奇怪怪的目光;裤腿更加不可能,它和绑腿系在一起,如果解开的话和裸奔没什么两样了,剩下的只有——

 

  “那,把衣袖卷起来怎么样?”这句话几乎是顺着腮边的汗水滑了出来。没错,封得严严实实的全身上下,唯一能解开透透气的也只有手臂了。不如说,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他们俩真是两个笨蛋!善逸再一次翻身坐了起来。开始快速地解开袖口的扣子,快得几乎要把扣子抽飞了。

 

  炭治郎已经被热得混混沌沌,都没有听清楚善逸在说什么。善逸动作甚至比刚才的炭治郎还要快,三下五除二就把收紧袖口的两粒扣子解开了。接下来他把袖口向上翻折,又把白衬衣的袖子也扯了上去。这实在是太热了,就连汗腺不发达的手臂上也有了一层浅浅的汗珠。先露出来的是突出的腕骨。然后手腕翻转,是一截苍白的皮肤和青色的血管。善逸上肢的肌肉没有炭治郎的结实,但是依旧可观,血管在其中隐隐可见,肌肉则微微隆起成小山,在手臂上区分出光和影。衬衫又往向上卷了一些,越往上走,肤色就越来越淡薄,一直到手肘处,变成一个突兀的棱角。

 

  阳光下他原本就偏淡的肤色几乎变成透明,汗水在手臂未长成的绒毛上撑不住,顺着突兀的手臂骨滑了下去。另一只手接住了它,随手抹了抹,于是整个手臂就像粼粼的湖面一样了。卷起袖子的那只手摸上另一边的扣子,又要开始解开的时候,一只肤色更加偏深,手劲更加凶猛的手抓住了它。

 

  “——好疼?!炭治郎!干什么!”善逸惨叫出声,想把手抽出来。可是炭治郎握得非常紧,这一下使的劲简直要捏碎腕骨,他手心也烫,就像个烧红的手铐似的。

 

  “喂!你这家伙是想在任务之前就把我热死或者气死是吧!说一句话啊!这是在干嘛!如果炭治郎不说话的话我可真要生气了!”

 

  善逸被气得半死。那只手没放过他,炭治郎也没有。他们俩靠得这么近,天气又如此炎热,相互之间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莫名其妙更加燥热。更何况两个人都像腌制过度的腊肉一样狼狈,如果他有炭治郎的嗅觉肯定已经被当场熏死在这,为什么现在炭治郎还要靠得这么近?

 

  炭治郎没有理会他,看起来依旧热得让人难受。他长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善逸的手腕,把他散开的袖子放了下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善逸这个样子不能被其他人看到。”炭治郎小声说。他似乎自己也有些困惑似的皱着眉头,淡淡的红色都快蔓延到额角了,不知道是因为太热还是别的什么。布满茧的食指轻轻地触碰到善逸的腕骨,又闪电似的缩回去。“所以,善逸还是把袖子放下去吧。”

 

  善逸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炭治郎现在的表情非常滑稽,但是他自己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张着嘴组织了好几次语言,最后才憋出一句话:“可是...可是这只是衣袖而已啊?”

 

  炭治郎的脸又红了一点。善逸不确定是否听到了他脑袋里开水沸腾一般的声音,或者是他自己脑子里的。“可是我会分心。”

 

  “分心?”

 

  炭治郎咬了咬嘴唇,难为情似的垂下睫毛,一滴汗水就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他又忍不住看向高高的衣领间炭治郎微微露出的脖子,那里的喉结正在快速的吞咽。“我,我会忍不住看着善逸的。”

 

  这句话简直比什么都管用。不用炭治郎继续说下去,善逸立马扣好了所有的扣子。他甚至都感觉不到热了,一种冰冰凉,又火辣辣的情感贯穿了他的心脏。炭治郎还在低垂着眼睛看着自己脚尖,可是手依旧牢牢握着他的手腕。善逸不知道该和他一起看着脚尖还是该尖叫,天人交战了一会,颤颤巍巍抓住了炭治郎的手指。

 

  “你可不能分心...如果炭治郎都分心了,那我一定会死的!”

 

  “善逸很强,绝对不会死的。好了,我们接着赶路吧。”

 

  “你这家伙胡扯起来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太阳稍微下去了一些吗?”

 

  “嗯,被云盖住了哦。”

 

  “可是我还是不想去..真的会死掉的!”

 

  “没有问题的。我正抓着善逸的手呢,牵着手一起去战斗吧。我们都会活着回去的。”

 

  ...

 

  “...所以,夏天穿着队服战斗真的非常难受。”炭治郎沉痛地说。村田呆呆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睡在他肩头,灰头土脸,已经挂着眼泪睡着的善逸。他们归队时遇到同样完成任务的村田先生,于是一起在附近的藤之家借宿了。

 

  “呃,我想说...”

 

  “不仅是我和善逸,村田先生肯定也会觉得非常热吧?”炭治郎理解地点点头。“太热不仅影响力量的发挥,太过严重的时候可能还会中暑呢。所以一路上我都在督促善逸多喝水。”

 

  “不是这个...”

 

  “对了,村田先生也要多喝水,如果看到井口,不管水桶里还有没有水都该及时补充——”

 

  “不是这个问题!”村田厉声说。他看了看还在酣睡的善逸,又看了看一脸困惑的炭治郎,最后又看了看两个人紧紧靠在一起的肩膀,以及就算一方睡着也牢牢交握的双手。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了。

 

  “...所以说,究竟是为什么这么热你们还要贴这么近啊?”

 

最近真的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请注意即时补水喔!

关于调整电梯运行管理章程 #
年,治郎感觉灵魂已经逐渐脱离肉体,慢慢升上遥远天国。恍惚间,一丝金光射下,带着神圣气息。光芒中,一个人影从天国门中缓缓现身。   “逸,你看,是天使哦…天使来接我们了…”   “诶…真吗...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 #
雨季现在,夏季作息时间一提前,就算治郎掐着表赶到校门口,他们能说话时间还是显而易见地缩短了。而且逸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带伞,总是一副湿漉漉样子站在那里。治郎很想生气,但是结果只是在下雨天出门时...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
哦!等会一起吃吧!”   治郎似乎僵硬了一下,他心跳有一瞬间杂乱无章,不过很快用呼吸法调整了过来。他把我从身上扒下来,打开了忍小姐办公房间。   “治郎君,逸君,辛苦你们了。”忍小姐笑眯眯地...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加快推进梅雨季心意表达建设意见2 #
依旧在仔仔细细地擦干每一处淋湿地方。治郎手腕擦过他脸,那的确是和毛巾一样,清爽肥皂气息。   逸低下头去,明明是梅雨季潮湿闷热气氛下,他感觉自己像泡在糖水里一样温暖。   谢谢梅雨季...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