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流行舞蹈的误解性分解教学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标题乱起的 文也是乱写的 曾经和凌老师相约搞个街舞pa出来 目前看来俺多半是写不出正文了(( 当个超长片段写写!

bk初学者炭和男爵老师善!有点阴郁的善逸和温和下其实挺强硬的炭,我尝试了把他们写得更成熟更性感一点对不起反而ooc了555555orz

其他设定:

猪猪是DJ和popping

豆子那绝对是酷甜的黑怕girl啊!!(破音  

文中关于舞种、动作的描写都是一人见解,如果有错误还请指正!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

 

——“NOW STAY WOKE”

 

  我妻善逸卸力躺倒在舞室的木制地板上,最后一个动作突兀得像断线的风筝,又像断裂的雨水。静了一秒,欢呼声,口哨声热烈地顺着布满灰尘的木质地板响起,几乎要把他震碎。音乐装模作样地扭曲了一下,伊之助肯定又兴奋地开始摧残团长珍爱的碟了。他稍微喘息了一会,慢慢坐起来。

 

 已经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了。今天是舞室休假前一天,不知道是哪一个兴风作浪的家伙出的主意,今天各个分部舞室老师都在必须强制性地参加最后的Cpher*。善逸对此非常,极其地不情愿,原本想偷偷溜走,可是完成教学时,同事们便涌进舞房,环坐在一块时,他已经绝望地听到终电离自己远去的声音了。

 

  他主教jazz,本来就和那一群天天走着走着就开始solo的舞者可不是一个热爱程度,不如说想离得越远越好(当然,小祢豆子除外)。他现在只想早早下班回家吃一碗泡面,可是天不遂人愿,他被强制性地摁着坐下,那个用来选出不幸上台solo的可怕透明矿泉水瓶也在中场戏剧性地指向了他。

 

那群教urban、或者breaking的家伙都对他挤眉弄眼。善逸是这个舞室里数量庞大的jazz选手中唯一一个男爵,他们总是拿他开玩笑。善逸早就习惯了。还好负责DJ的伊之助还算良心未泯,在他不情愿地起身时,即时切歌到了《redbone》。正合他意。

 

  平心而论,这首歌并不适合纯正的jazz风格。它过于绵长,小的节拍点也非常密集,尤其对于power jazz风格的善逸来说,委实不能发挥出实力。可是他就是喜欢这首歌,尤其是在这段时间,所以在上台一瞬间就找到了感觉,感觉甚至比赛场上更容易进入状态,一曲下来酣畅淋漓。

 

  他站起来,坐回环坐的人群里,肌肉正在慢慢从极度紧绷的状态中松弛下来。坐在他旁边的人戳了戳他:“我妻,还没扔瓶子呢。”

 

  “哦。”善逸抹了一把汗,又走回舞台正中央,把那个透明的塑料水瓶卯足了劲转起来。他使的劲太大,瓶子还在地上歪歪扭扭地蹦了一会才开始旋转。

 

下一个被瓶口指到的不幸的家伙就得上台solo,不过他已经精疲力竭,没兴趣关心是谁了,在瓶子还在旋转时就已经坐了回去,扣上帽子。人群都开始屏息等待,背景音只有伊之助不着调的摇滚嘶吼。善逸又让自己坐得更加里面一点儿,瞥了一眼还在旋转的瓶子。它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马上,马上就要停下来——

 

  “抱歉!打扰了!”舞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了。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突然闯入的那个大胆之徒。善逸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差点吓得飞出去,赶紧把头埋得更深了一点儿。

 

  “灶门君?今天没有课喔。”一位breaking的老师打了个招呼。闯进来的人是新加入不久的学员,灶门炭治郎,也就是让善逸这几天烦闷不堪的源头。虽然灶门家的长女祢豆子是hiphop舞种的老师,但是炭治郎完全是个门外汉,据说让他开始学习街舞的契机是在一次接送祢豆子参加比赛的时候看到了善逸的演出,从此惊为天人,一路跟着来到了舞室,执意想要跟着善逸学习。

 

  虽然炭治郎一脸笃定,可是身为当事人的善逸对此没有什么印象。他左想右想,才回忆起来那大概是他很早以前的一次比赛的舞蹈,曲目正好就是《redbone》。

 

虽然现在参赛都是直接奔着前几名的奖金去的水准,可是当时的水平则是直接填海*,惨痛败北。为什么炭治郎会对这样的自己穷追不舍,善逸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炭治郎的爆发性有余而柔韧度不足,所以他委婉(拼死)劝阻了炭治郎报名jazz,推荐他去了隔壁的breaking课程。

 

  虽然炭治郎有些失望,但还是服从了善逸的请求,但是结束breaking的课程后,依旧会守在善逸教学的舞房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善逸对此毫无办法,总不可能把珍贵的学员赶走,可是又被炭治郎盯得毛骨悚然,甚至都会同手同脚。

 

  炭治郎对于围观善逸跳舞的兴趣之高,就算把善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的小女孩们最基本的动作,炭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的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的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是不可以忍受,只是在上班时多了一个有些烦人的学员而已。可是炭治郎认真,努力,教过他的老师都赞不绝口,甚至连自己班上的小女孩们都背叛阵营,下课就奔向“一直用温暖的目光守护她们”的灶门哥哥,实在是欺负人。没有多久,灶门就和整个舞室都混了个脸熟,其他人都从莫名其妙到习以为常,甚至丧心病狂到开赌局“今天的灶门君有没有堵到我妻呢”之类,每个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对不起,因为我要来接祢豆子,所以...”炭治郎喘着气道歉。善逸瞥到被提到的祢豆子吐了吐舌头,悄悄把手机藏在了身后。好吧,这绝对是有预谋的。他又把连帽的帽檐拉下了一点,企图把自己藏起来。

 

  “哇啊,这个水瓶指的...不就是灶门君吗!太巧了吧!”有人说。那个该死的矿泉水瓶的确非常准确,精妙地在炭治郎开门的一瞬间就指向了他,简直就像自带磁场一般。如果可以,善逸祈祷自己能再扔一次。不过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起哄,把炭治郎推上了中间的空地里。

 

  “既然是指的灶门君,那就必须来跳一段!你可来晚了,我妻刚才才下场,不然你们还能battle*一场呢。”有人幸灾乐祸地说。“看在你是学员的份上,就不欺负你了,你自己挑一首曲子吧。”

 

  万幸,炭治郎并没有像个探测器一样挨个把善逸揪出来。他站在中间倒也没怯场,而是稍稍活动了一下关节:“那请问刚才我妻先生选的是哪首呢?”

 

  不会吧。

 

  “我看看...啊,是remix版本的《redbone》啦。”

 

  不会吧,不会吧。

 

  “太好了,那就这首吧,请给我原版的音乐。”

 

  炭治郎微笑了一下,把外套脱下来叠好放在一边。周围的人还没弄明白情况,有些理论纷纷。这首歌的节拍有多不适合jazz,就有多不适合breaking,何况是初学者的炭治郎。但是他站在那儿,已经开始自然随着音乐律动起来,伊之助更加不会给他更改的机会。那首歌又响起来了,和刚才善逸跳时截然不同的风格,更加绵长,惆怅,简直不像一首会在派对上用上的曲子。

 

  这当然不是,这是那一次填海时善逸选用的版本。跳jazz的男性少之又少,能容身的比赛更是屈指可数。善逸下肢力量爆发性好,核心力量又强,但这也导致一开始因为主流的kpop和Funk jazz都不适合他,反而会被人嘲笑。当初比赛时,他出错了很多次,但体力不足也咬着牙撑到了结尾。他隐约记得音乐结束时稀稀落落的掌声和呐喊声,那些声音里是否就有炭治郎的声音?他当时是在哪一个角落看着自己呢?

 

  善逸还没能想明白,炭治郎已经开始动了。与刚才善逸所跳的版本不同,如果说善逸更加偏向力量和技巧的展示,那炭治郎就更像是在描述一个故事。而且令人意外的是,他并不是跳的breaking而是偏向jazz的urban。

 

 Daylight

日光照进现实

I wake up feeling like you won't play right

我沉沉醒来 感觉你不会再按常理出牌

 

  在他动的一瞬间,立马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炭治郎脸上的表情也在跟着变化,就好像真的有青灰色的烟雾围绕着他,霓虹灯在头顶一明一灭。一个精确踩点的updown算开了很好的头,有人比出赞赏的手势。以炭治郎的学习时长来说,已经算非常扎实的基本功了。

 

  So long

许久

You made a ***** wait for some, so long

每次你都会让我苦等好久

You make it hard-for-boy like that to go on

这样让男人心焦 让我不知如何继续

I'm wishing I could make this mine, oh

我希望将你的身心占有

 

  流畅度稍有欠缺的wave。炭治郎有些僵硬的框架的弱势已经显露出来,在对流畅性和柔软度要求高的动作上就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可是他依旧成功接到了下一个动作,颤动从指尖流到胸膛,就像连接一个冗长的叹息。他舒展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眼神半阖,仿佛真的在为什么而苦恼一般抱住头,又在下一个重音猛地松开。

 

  他有什么好烦恼的呢?被他堵得焦头烂额的善逸才应该烦恼,更加可怕的是他在适应这种生活。炭治郎究竟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是一个jazz的狂热爱好者而来观摩学习的,这样就显得甚至差点溺毙进去的善逸尤为可笑。所以他要保持清醒,他决不能陷进去,这是名为灶门炭治郎的温柔陷阱。

 

  They gon' find you

你若熟睡不醒

Gon' catch you sleepin' (Oooh)

他人便趁机图谋

 

  舒缓的过渡篇章以后突然加速的节奏。炭治郎不负众望地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误了,老师们善意地“嘘——”起来,伊之助甚至故意把音乐卡成了令人牙酸的搓盘子声。可是炭治郎心态很稳,没有慌张,立刻摆正了姿势。

 

  Now stay woke

保持清醒吧

 

  歌手戏谑而又空灵的声音。歌曲已经接近尾声。炭治郎漂亮地完成了这次solo,这么高的完成度,想必在课后一定是恐怖的练习量。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鼓起掌来,但是在掌声里,炭治郎的动作还没有停下。他调转了一个方向,手指指向善逸,努力把自己藏在人群里的善逸。

 

  他一定是早就发现了自己,直到现在才指出来而已。就像一个深谋远虑,步步为营的猎人。而被他手指指向的猎物都会动弹不得。热烈的掌声还在继续,音乐也在继续,没人发觉这其中的异样,只有他们两人,在被伊之助搓得阴魂不散的音乐声里对视着。

 

  炭治郎流畅地继续着动作,但是目光始终落在善逸身上,能看到他嘴唇微动,在附和着歌词。他把整首歌的动作全部改了,原本endingpose的节拍里,炭治郎借着一个一个的舞步慢慢从人圈的中心走向善逸,目光半阖,嘴角微微上扬,有隐约的光芒从他眼神里流泻出来。

 

  善逸认识这些流泻出来的光。他曾在这些光的面前落荒而逃。那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问炭治郎为什么会被那一次惨不忍睹的比赛中的舞而打动。因为那一次并非他的最佳水平,更何况是男性的爵士舞蹈,并不像在脸上写着“直男”两个字的炭治郎会喜欢的舞蹈风格。炭治郎当时摇摇头,温和地否定了他。

 

  “我不是喜欢上那支舞...不,我也很喜欢那支舞!但是我更喜欢当时跳舞时的善逸。”他有些困扰似地微笑起来。

 

“——啊,可以称呼我妻先生为善逸吗?当时,我的确以为那是女孩子的舞蹈。但是很快,我发现自己在看的是善逸本人。善逸每个动作都非常摄人心魄,根本移不开眼睛。‘那个人在用尽全力去诠释这个舞蹈啊’,这样想着想着,等到发现的时候就被善逸的舞蹈感动到了。从那时我就能感受到善逸的舞蹈给人带来的力量,我觉得这样的善逸非常耀眼。我...非常仰慕这样的善逸。”

 

  仰慕,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他没问出口,而是丢人地选择了逃跑。炭治郎不知道,被温柔又努力的灶门炭治郎牢牢吸引目光的是我妻善逸,而他还在毫不自知地说着令人误解的话语。善逸以为自己已经逃得远远的,可是今天他悲哀地发现,只需要炭治郎在眼前动动手指,他都会无可救药地把目光转向炭治郎,就像那个可悲的,命中注定指向撞开门的那个人的塑料水瓶。

 

  他能看到炭治郎裸露出来的手肘,膝盖上的淤青。为了这首歌他准备了多久?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他是带着怎样的感情去诠释这首歌的?和自己是相同的吗?

 

  那时看向自己的炭治郎,和现在看着炭治郎的自己,是否是一样快哭出来的眼神呢?

 

 Now, don't you close your eyes

此刻请睁大双眼

 

  两人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一只手臂的距离。或许已经有人看出了不对劲,或许有人在尖叫,或许有人在拍照,或许有人在痛哭流涕,可是视力,听力都已经自动聚焦在了这个靠近自己的人身上,挤占掉了其他的任何。炭治郎维持着姿势,向他伸出手,手臂肌肉线条流畅,端正的脸上挂着微笑。那不是“怎么样,我做的很棒吧”一般邀功的笑容,善逸很清楚,炭治郎的微笑是在说“我明白,这些都已经传达给你了”。

 

  那是一种胁迫,又是一种引诱。善逸可以选择闭上眼睛当作没有看见,本能也在叫嚣远离这个温和的捕兽夹。他想到炭治郎隔着玻璃看他上课的眼神和说着“善逸很耀眼”时的眼神。炭治郎说得没错,他自始至终都很清醒,只是在等善逸的一个回答。

 

  现在轮到善逸睁开眼睛,清醒面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呜哇?!”

 

  不知道是谁的惊呼下,只看到炭治郎从人群里牵出一个连帽脱落下,一头金发的男人。音乐早就变换成节奏欢快的舞曲,善逸步伐比炭治郎更熟练,几个旋转下他们重新回到中央的空地,面对潮水一般的口哨与尖叫声。

 

  “善,善逸,我没有学过其他曲子...”炭治郎被他拽得有些措手不及。

 

  “即兴什么时候还能让你选曲子了?”善逸笑了笑。

 

  “可,可是...”

 

  “炭治郎自己说过的吧,跳舞时的我很耀眼,那就只要看着我,跟着我去律动就好。”金色的眼睛看着暗红色的,直到他们都重新只映衬出彼此的样子,在乐声里慢慢相互贴近。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跳什么,也不知道伊之助会怎么打碟,可能我们还会绊到脚出丑,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知道——”

 

  “接下来这首,是双人舞。”

 

*

Cpher:舞者围成一圈 自发即兴站到中央solo 文中solo选手由扔出的水瓶随机决定

Jazz:爵士 Breaking:地板舞 Popping:机械舞 Kpop:韩国女团舞 Hiphop:嘻哈舞 (我也不知道中文具体译名在网上随便找的Orz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填海:指在街舞比赛的海选赛、晋级赛被淘汰

battle:简单点,斗舞(?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都差点以为真要聋了…!都怪治郎,搞得现在那个心跳声还在脑海里挥不去。   …等等,是真还在响啊!逸毛骨悚然地睁开眼睛。   不是吧,治郎这家伙是有两个心脏吗?这么远都能听得见?他有点怀疑...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稽古 #
鞘。   水呼吸·拾型 生生流转。   逸没有选择硬接,在攻击被弹开后他旋身躲开生生流转第一招攻势,就地滚到一边去。这招是治郎在判断需要速战速决时会用大威力招式,每一次出击都远比上次更加...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乙女向● 灶门治郎● 嘴平伊助● 我妻
之前,是出了名难缠——针对于女孩子,有的时候,哦不,是经常会扒着女孩子超级大声说:“请和我结婚”,遇到时也经常哭着逃跑,大声嚷嚷着“治郎!保护我!”」蝴蝶忍前辈笑着对我说,「啊呀,现在逸君...
乙女】关于军训● 乙女向● 男神x你● 炼狱杏寿郎x你● 灶门治郎x你● 我妻逸x你● 嘴平伊助x你
原作者:黑糖药草茶冰激凌   *//伊/杏x你 *OOC OOC OOC OOC *文笔破碎,逻辑混乱 *你是大一新生,教官宛若摆设(? 这几天真要被军训逼疯了 因为在军训期间写得可能...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递给他一块仙贝,摁下了播放按钮   所以电影直接从召集探访主播,陈述主播各种正常网红生活开始。这段实在是冗长无聊,10分钟以后逸就躺在了沙发上开始打哈欠。治郎倒是看得十分认真。仿佛就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