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暑期社会实践的调查报告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非常狗血的《男子高中生的日常》的老梗,cp要素也稀薄得可以 总之就是图个开心的东西啦!祝大家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天&暑假! #2020炭善夏日祭24H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善逸伸长脖子,看了看对面伊之助的作业本。很好,一片空白。再看了看炭治郎的,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油然生出了一种废物三人组才会有的自豪感。

 

  阳光以一种剧烈到不符合常理的温度穿透了玻璃。灶门家年龄比他们还要大的风扇慢吞吞地摆着头,发出了濒临报废的危险的卡壳声。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风根本什么忙也帮不上,证据就是正襟危坐的三人看上去都似乎严肃地盯着作业本,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有一点儿进展。

 

  "...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样下去整个下午我们也不补不完暑假作业吗?"

 

善逸沉重地开口。伊之助茫然地转过头来,好像才从梦里睡醒:“什么作业?我们难道不是在比赛谁能一动不动坚持到最后吗?哦,哈哈!纹逸,你已经输了!”

 

  “这是哪门子幼稚园才会有的游戏?我就不该指望你真的是来写作业的...伊之助就算了,为什么连炭治郎也没有动笔?”

 

  “因为我一直在想,放在冰箱里的冰汽水差不多可以拿出来了,啊,还有提前准备好的西瓜...”

 

  “有冰汽水就早点说啊!为什么都8月了你们家还是用的风扇啊!在写完作业前我差点以为自己会脱水而死呢!”

 

 “好热,喂两个小弟,到底什么时候能把衬衫脱了?”

 

 “什么时候都不行吧?!学校就算了,在其他人家里麻烦你不要做出性骚扰一样的事情来啊!”

 

  他们大吼大闹了一会,幸好现在的灶门家静悄悄的,除了他们三个谁也不在。炭治郎在善逸拼命阻止伊之助脱衣服的空挡把冰箱里的冰镇汽水和西瓜拿了出来,三个人彻底把作业的事情抛到脑后,惬意地享受起夏日才会有的奢侈的凉爽感。

 

  日历上是无情的8月29日。距离开学只有最后两天了,而他们唯独在这件事上心照不宣,没有一个人完成了作业(伊之助可能是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善逸是单纯地拖延症作祟,炭治郎则是暑期一直在家里的面包店帮忙,一不小心就拖到了暑假结尾。

 

  俗话说三个人的脑子比得上文殊菩萨,意识到大祸临头的善逸痛定思痛,和两个同样面临严峻情况的好友召开了这场临死挣扎的男子学习会。然而事实证明,不要说是三个人的脑子,今天他们中间要不就是有人没有带脑子出来,要不就是脑子留在了冰箱那儿,或者是脑子已经在骄阳下热化了。这样下去只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善逸恨铁不成钢地一手拿西瓜,一手拿汽水如此想着,还打了一个饱嗝。招待方的炭治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不要变身成为服务人员啊炭治郎,你也是来学习的吧!

 

  “如果我们都没法集中精神,不如先来做点其他事情放松一下吧?”善逸提议。炭治郎赞同地点点头,而伊之助则开始狞笑着把手指关节弄得噼啪作响:“噢噢,是要开始干架了吗!”

 

  “没有人说要用拳头放松,你能不能不要站起来?”善逸揉了揉太阳穴。他才不想把人生宝贵的高中暑假的最后几天全部耗在几个男人身上。不如说,这种学习会就应该和女生一起参加才会有动力。正是因为同伴都是汗津津臭烘烘只会打架的男人,所以才迟迟集中不了注意力。不过,这样一说...

 

  “——要是炭治郎和伊之助是女生就好了。”奇怪的心音从嘴边冒了出来。

 

  “哈啊?!纹逸,你是在小看我吗!”

 

  伊之助怒吼了一句,愤怒之下可以称得上是美人的脸都扭曲了,但是眼睫毛依旧还是如此纤长,肌肤上闪耀着女生也会嫉妒的光泽感,齐肩的头发也很具有迷惑性。

 

  “等一下,伊之助,不要拿西瓜皮打人,收拾起来会很麻烦的!”

 

  炭治郎依旧在充当和事佬一般的角色。虽然是健康的小麦色肤色,但是眉眼与祢豆子妹妹一样纤细,脸型小巧,鼻梁高挺,从某些角度来看也挺不赖。

 

  伟大的灵感往往就发生在一瞬间。就在西瓜皮要接触到善逸头皮的那一刻,电光火石间,一个绝妙的点子在善逸充满智慧的大脑中形成了。

 

  “喂,要不要试试穿裙子?”善逸露出了今天最恶心的笑容。

 

  一下子其余两个人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炭治郎和伊之助都震惊地看着他。

 

  “事先说明,我可不是什么喜欢女装的变态,不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善逸生气地指着已经准备逃跑的两个人。“反正现在大家谁也学不进去,换件衣服转换一下心情也好嘛。况且伊之助动不动就要脱衣服,不如来试一试穿裙子吧,这可比裤子凉快多了。”

 

  “...”伊之助没有答话,生平第一次他露出了类似于害怕的表情,甚至躲到了炭治郎的身后。

 

  “善逸,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可都是男生啊,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炭治郎也显得很困惑的样子。“况且就算你这样说,我们也没有裙子啊?”

 

  “这不是你家吗,只要去祢豆子妹妹的房间里翻一翻肯定——好了好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真的很受伤啊!我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善逸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纸袋,再一倒,一条制服裙赫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炭治郎倒吸了一口冷气,伊之助抓着炭治郎的衣袖抓得更紧了。“善逸,难道你真的是个变态...”

 

  “才不是那么回事!”善逸把那条裙子提起来。“这只是演剧部的同学放在我家附近的洗衣店,拜托我顺道去取回来的演出服而已。我说,既然我们三个都无事可做,说不定这样玩一玩还能精神一些呢。我可不想明天和后天又要来炭治郎家补作业。”

 

  “可是...”

 

  或许是太热了,又或者是即将写不完暑假作业的强烈的求生欲,善逸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那条制服裙,就像向君主献上冠冕一样义正词严。

 

  “拜托了,炭治郎,伊之助,为了我们的暑假作业!无论如何都请穿上试试看!”

 

  那台老旧的风扇发出了“咯哒咯哒”的嘲笑声。

 

  虽然不知道穿上裙子和做完作业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是炭治郎和伊之助都不由自主地被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认真起来的善逸所震慑到了。在这样毫无道理的条件下,他们真的围坐在一起,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首先谁来穿?”炭治郎首先提出了问题。

 

  “伊之助怎么样?只看脸的话,伊之助是最合适的也说不定。”善逸说。

 

  “为什么?”伊之助紧皱着眉头。

 

  “穿上这条裙子,你就比我们先一步获得了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喔。”善逸循循善诱。“这么一想,伊之助不就比我们所有人都强了吗?还是说,伊之助其实根本穿不上这条裙子?”

 

  “说什么傻话?我本来就比你们都强!给我!”

 

激将法果然有用,伊之助简直就是跳起来抢过了裙子,还就地把裤子也脱了。还好炭治郎眼疾手快把窗帘拉了起来。那条正常腰围的女式制服裙在伊之助强健的筋肉下有些挂不住,但是伊之助硬是用蛮力拉上了拉链,还神气地转了一圈:“怎么样,我穿上了!”

 

  炭治郎和善逸都张大了嘴巴。倒不是因为伊之助都是高中生了还在穿大象图案的平角内裤,而是这条裙子惊人地适合他。

 

虽然在尺寸上有些勉强,但是伊之助男女莫辨的脸实在太有冲击力了,配上裙子甚至都不会让人觉得是偷穿女装的变态,而是就像某个校园里会普通出现的女同学一样可爱。特别是起身时转的那一圈,制服裙随着他的动作飘扬起来,就算知道裙底下不是让人心猿意马的风光,善逸还是忍不住往下瞧了瞧,但是马上被炭治郎遮住了眼睛。

 

  “善、善逸不能看!”炭治郎也好像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生共处一室一样面红耳赤。“你、你这样看猪子会害羞的!”

 

 “谁是猪子啊?你这家伙不是陷得比我还深吗!”善逸也脸红起来。现在伊之助已经大剌剌地叉开腿,以一种十分不雅观的姿势坐了下来,他和炭治郎甚至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放。那张脸的美貌程度已经无关性别,可以作为武器使用了。

 

  “呼。裙子真的很凉快,那些女人穿着裙子一定一点也不热吧?”伊之助适应地非常快。“如果我也穿上裙子,夏天就不会难受了,我能变得更强!”

 

  “我觉得没有女孩子是为了变强才穿的裙子吧...对了,伊之助,你能摆一下这个姿势吗?”

 

  “为什么要我要照做啊?”

 

  “哦?难道说,伊之助做不到吗?”

 

  “哈啊?!我说了不要小看我吧!”

 

  伊之助的柔韧性很好,无论怎样的可爱的姿势都是信手拈来。如果能忽略到声音和满身的肌肉,现在的灶门家简直就是像天堂一样的地方。善逸捂着鼻子,疯狂按着拍照键,直到手机内存爆炸了才停下来。炭治郎有些不赞同地看着他,好像有话要说。

 

  “善逸,这样不太...”

 

  “好啦,下一个,炭治郎!”

 

  炭治郎瞪大了眼睛。“我,我也要吗?”

 

   “这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的吧?大家都要穿上试试看。你看,猪子穿上以后变得多精神啊!”善逸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挥舞着手机满面笑容:“放心吧,炭子,我会帮你拍出最可爱的照片的!”

 

  “我不是炭子,而且善逸不能拍照片!”炭治郎涨红了脸。旁边已经脱下裙子的伊之助嘲笑他:“怎么啦,权八郎,连裙子都不会穿吗?太弱了吧!”

 

  炭治郎完全是被胁迫着穿上了裙子。五分钟以后,善逸就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极不情愿套上裙子的炭治郎(当然,炭治郎是在隔壁房间换上的)。

 

  门拉开的一瞬间,善逸和伊之助都发出了不同程度的“噢”的声音。不同于伊之助那种动人心魄的美人,炭治郎穿上裙子时的别扭和委屈也别有一番风味。如果把他过短的头发当作是女孩子早晨刚起床时乱蓬蓬的头发的话,好像也能说得过去...不如说,那副有些扭捏,不好意思的样子更加像新入学的茫然无措的新生,是身为风纪委员的善逸绝对会重点关爱的对象...

 

说起来,他的确每天都在关照炭治郎,那个时候没有注意到炭治郎居然还有这一面吗?不,炭治郎的脸原来这么清秀吗?

 

  糟糕,好像这一组更加容易陷进去。善逸还在发呆,伊之助已经毫不吝啬地向勇敢的小弟献出了赞美。“权八郎,你也不错嘛!这样你也变强了!”

 

  “所以为什么会有穿上裙子会变强的说法啊...”炭治郎用手紧紧压住了裙子边缘,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好走光的。“那个,善逸,我可以换回去了吗?”他有些恳求地看着善逸,端正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可,可以喔。”善逸胡乱点点头,就连拍照也忘记了。

 

  一阵衣物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后,炭治郎又变回了以往那个令人安心的长男——穿着裤子的那个。善逸松口气,感觉心跳回归到了正常水平,深切地感受到这个一时心血来潮的节目可能会带来一点不可挽回的后果:“好啦,现在转换心情也差不多了吧?那我们就接着写作...”

 

  “纹逸,你不是还没穿吗?”伊之助毫不留情地说。

 

“是啊,善逸,现在只剩下你了。”  

 

  “诶?什么?”善逸目瞪口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穿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还是不要胡闹了吧?”

 

  “胡闹?”伊之助危险地眯起眼睛。“你不是说穿裙子可以变强吗?纹逸,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在骗人吧?”

 

  “咿呀!说了不要拿西瓜皮打人!炭治郎,你快拦着伊之助!”

 

可惜这一次炭治郎也不站在他这边。“是啊,如果只有善逸没穿的话,就太不公平了。”长男发出了温柔的心音,善逸简直要流泪了。“我会好好帮善逸拍照留念的,善逸只要去穿就好了。”

 

  两面夹击下,善逸的反抗没有丝毫作用,几乎是被推进了隔壁的房间,连带那条制服裙。他瞪着手里那条万恶之源的裙子,只能认命地闭上眼。

 

  隔着门他也听得到伊之助和炭治郎的声音,似乎是在猜测他出去之后的模样。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自己没有伊之助男女通吃的气场,也没有炭治郎男女通用的温柔本性,穿上裙子就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提出这种提议的自己也是自讨苦吃。他把脱下的校服裤子放在一边,心一横,把两条腿套进那个中间没有档的罪恶地带。

 

  但是为什么在更加可爱的伊之助的扮相之后,看到炭治郎的打扮好像更有冲击性呢?他一边调整腰围一边胡思乱想。当然,只看脸的话伊之助是毋庸置疑的美人,可是炭治郎在某一些方面似乎更加可爱。比如说,在长男气质以外的手足无措的一面,或者努力把裙子向下拉遮住腿时笨拙的动作——

 

  不对吧,为什么要想这些事情?这不就像看到女高中生就心动的变态大叔一样了吗!他赶紧专注于系上拉链,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联想到炭治郎。这是他刚才穿上的衣服,可能还有炭治郎的体温,而且刚才还忘记给炭治郎拍照...思绪变得更加乱了起来,他努力拉上拉链想让这一切早点结束,但是,最终他悲哀地发现,好像大事不妙了。

 

  就在伊之助等得不耐烦的前一秒,善逸探出了头。

 

  “那个..拉链拉不上去。”善逸支支吾吾地说。

 

  炭治郎愣了一下,伊之助则是毫不给面子地大笑出声,如果可以,他现在都已经在地上边打滚边笑了。“哈哈哈哈!纹逸,你可真是个笨蛋,连拉上拉链都不会吗!”

 

  “是拉链卡住了!”善逸也有点着急。这件衣服是演剧部的戏服,之后还要还回去。如果在自己手上弄坏了,姑且不论赔偿价格,光是会弄坏的理由就足够诡异了。还是炭治郎良心未泯,他把善逸拉回房间,仔细研究了一下拉链处。“没错,是有根线头卡在了里面了,善逸不要动,我把它拽出来。”

 

  裙子就卡在腰部,穿也不是,脱也不是。善逸只好两手抓着裙子,而炭治郎站在一边帮他把线头拉出来。但是不幸的是,这项作业异常地艰难,善逸举着裙子的胳膊都酸了也没能拉出来。

 

  “再等一下,马上我就可以拉出来了...”炭治郎也有些脑门冒汗。伊之助都已经无聊到吃完了一整盘西瓜,还打了个哈欠。善逸急得都快哭了:“拜托你了炭治郎,如果我把这件衣服弄坏了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你必须把它修好啊!”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和善逸一起去谢罪的。”炭治郎立刻可靠地安慰了他。

 

  伊之助突然插嘴说:“喂,小弟们,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不愧是炭治郎!真可靠!可是我们还是别落到那个地步为妙吧!求求你一定要修好它!不修好的话我也没法脱下来了!”

 

  “纹逸,权八郎,你们有没有...”

 

  “不脱下来也没关系喔。”炭治郎似乎嘟哝了一句什么,但是伊之助也在吵吵嚷嚷,他什么也没听到。善逸疑惑地转过头:“诶?炭治郎?你说什么?”

 

  一直埋头于扯开线头的长男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算只有一秒,善逸也能明显看到他脸上不自然的血色。“...我说,不脱下来也没关系。因为,穿上裙子的善逸很可爱。”

 

  这句话就像一记重拳,不,一枚原子弹,轰炸进善逸的脑海里。把他的理解能力都撞得七零八落。诶?炭治郎是认真的吗?还是自己听漏了什么?果然还是炭子更加可爱吧?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可能吧,可是只有那个意思了,难道,莫非是——

 

  开门声让一切都停留在还没说出口的阶段。善逸混沌的大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引以为傲的听觉似乎失灵了一会,就在他和炭治郎双双大脑放空互相瞪视的这一段时间,似乎有个不属于他们三个的浑厚男声的,可爱的女孩子的声音插了进来。

 

  “哥哥,我回来了。”

 

  炭治郎的妹妹,刚结束补习的初中生,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灶门祢豆子拉开了房门,她看着房间,房间里的三个男高中生也看着她。

 

  就在祢豆子开门这一秒,裙子仿佛听从了地心引力一般,像蝴蝶一般翩翩滑落,都没有给善逸一点挽留的余地。炭治郎也没来得及收回手,还跪在地上,双手还在善逸腰间无处可放。现在的姿势就好像是他对着善逸的腰部和裆部间上下其手,而且即将得手了一般的地狱绘图。

 

  就连那台老旧的风扇都没有出声,似乎彻底坏掉了。没有人说话,下一秒这个世界就会原地蒸发掉。就算是读不懂空气的伊之助也意识到现在该做点什么来缓和气氛,于是赶紧拿起善逸的手机。

 

  “现在拍照吗?”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祢豆子妹妹!你先听哥哥们好好解释啊!不要关上门,如果现在关门的话会有很多东西再也回不去的!”

 

  已经顾不上被祢豆子看到皮卡丘的内裤了,善逸简直是拼上了这一生的速度,就差抱住祢豆子的大腿乞求她不要关门。可越是这样,祢豆子的眼神就越发难以言喻,甚至还有带了点理解的意思。善逸绝对不要去想她到底理解到了什么。

 

  “没有关系的,你们就当作我什么都没看到就好——”

 

  “所以说不是这样!祢豆子妹妹,这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只是...只是...”就算要解释,一时间信息量负荷的大脑也没法吐出半个文字来。旁边的伊之助已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开始认真地做起了作业——明明直到刚才之前你这家伙都没有写过一个字吧!祢豆子的脸色随着善逸的结巴越来越微妙,如果现在不能好好解释的话,今天就要成为他一生的污点了...!

 

  就在这个时刻,炭治郎站在了他的身前。

 

  “善逸,你好歹...先把裤子穿上。”炭治郎目不斜视,字正腔圆,还拿着他的制服裤。

 

  “哦哦。”善逸赶紧接过炭治郎递过来的裤子,祢豆子也很给面子地移开了目光。等他穿好裤子,场面更加尴尬了起来。这时,炭治郎开口了。

 

  “祢豆子,希望你能听我好好说。因为你开门的时机看到的东西可能让你误解了。”炭治郎沉稳地说。“首先,善逸不是一个变态,也不是女装癖,放心吧。”

 

  “没错没错!炭治郎说得对!”又有逻辑又有条理的辩词。真不愧是长男,一瞬间就挽回了局势!善逸拎着裤腰带感激涕零地附和。

 

  “所以,我必须说,你刚才看到的那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对!就是这样,祢豆子妹妹,请你相信我们!”

 

  “其实,这都是因为我们一时错误的念头。”

 

  “没错没错!”

 

  “这都是因为我。我觉得善逸穿上裙子一定很可爱,所以,是我,逼迫善逸穿上的!”

 

  “就是这样——才不是这样啊!炭治郎你解释了什么啊!这不是越描越黑吗!”差点就跟着附和了下去的善逸跳了起来声嘶力竭地为自己最后的尊严辩护,顺带提起裤腰带。但是,已经太晚了,就在他争分夺秒扣上皮带的时候,祢豆子就已经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理解哥哥的。善逸学长也是,请加油!”

 

  “这是要在哪方面加油啊?!拜托你了祢豆子妹妹,不要听炭治郎的胡说八道...求求你了不要露出那种‘我会在你们身后守护你们’的笑容!不要关门啊拜托了!”

 

  门还是体贴地合上了。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里又只剩下半截皮带还没扣好的善逸,抓着他的炭治郎,和开始吃第二盘西瓜的伊之助。这个画面又静止了一两秒,善逸终于爆发了。

 

  “炭治郎你究竟说的什么啊!这样真的完蛋了,我在祢豆子妹妹心中该变成了什么样的变态形象啊!你该怎么赔我!”善逸都快哭出来了,很想一脚把这条该死的裙子和炭治郎一起踢到天边去。可是炭治郎完全没有悔改的态度,而是郑重地看着他,看起来很认真——如果忽略他还拿着那条制服裙的话。

 

  “我都已经好好解释清楚了,祢豆子也接受了的样子,所以已经没事了喔!是我想让善逸穿裙子的!”炭治郎没有丝毫犹豫地说出了安慰的话语。善逸惨叫一声扑过去捂住他的嘴:“闭嘴闭嘴闭嘴!我说了这个理由也太烂了吧!你就说那是条苏格兰裤裙也比这个好啊!”

 

  炭治郎挣脱了出去。“为什么?我没有说谎,我是真的觉得穿上裙子的善逸很可爱。当然,平时的善逸也很可爱也是了。”

 

  “什,什...”万万没料到炭治郎会说出这等话来,善逸的哭嚎声都卡在了半路上。炭治郎真诚地看着他,就算是电视剧里主角间的告白也不过如此。他又想到刚才穿着裙子脸红的炭治郎,一下子把想说的话全忘光了。

 

他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出了类似女生间互相夸奖的话语;“你,你穿上裙子也不赖哦,炭治郎。”

 

  “喂喂,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就做得不好吗?”伊之助不甘示弱地挤了进来,凶狠地盯着他们俩。“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才应该是最强的那个吧!”

 

  “知道了知道了!伊之助也很可爱!”善逸受不了地把伊之助凑近的头推远。炭治郎已经把那件作恶多端的制服裙放回了纸袋里,他们重新爬回书桌前,对着依旧干干净净的作业本发呆。

 

  “不是说好了穿完裙子就一起好好写作业吗?你们怎么还是一点干劲都没有?”终于,善逸抱怨道。

 

  “对不起,但是现在脑海里还都是善逸穿裙子的样子...”

 

 “喂,纹逸,‘裙子’这个玩意真的挺爽的,赶紧给俺整一个!”

 

  “啊啊啊!为什么我会找你们两个家伙写作业啊!完蛋了,绝对写不完了!我明天绝对不会找你们学习了!”善逸崩溃地抱住头,而炭治郎和伊之助无辜地看着他,日历上的8月29日依旧鲜红刺目。

 

  没事的,还有2天呢,不要着急。善逸坚强地安慰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如果他能知道接下来的两天他还将被迫和炭治郎与伊之助共同体验更多可爱的裙子,而且之后他和炭治郎的关系从兄弟到闺蜜再到一系列奇怪的转变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想了。

 

  毕竟直到暑假的最后一天才能写完暑假作业,这可是众所周知的常识。

 

*为什么写不出浪漫的夏天,捶(

关于意外事件应急处理措施 #鬼灭之刃
原作者:13蘑菇   197!197!197!看又心疼又欣慰立马开始码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们都要站到最后呀!! 没带脑子写  没啥甜分,纯粹发泄爽文(指我爽) 社会和大学生(虽然基本...
【新志文/柯哀文】竟渡河(下)11 ● 柯哀● 新志● 灰原哀● 江户川柯南
原作者:Hedging   下篇 ————————   11.   大学生暑假已经开始,可正在写博士论文灰原没有暑假这个概念。 步美想约她去市区图书馆一起看书学习,就算是本科生,也有暑期社会...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鬼灭之刃
了怀抱。   “我可以亲你吗?”那个张开怀抱人忐忑不安,又冒着幸福傻气向我妻逸问道。   …治郎果然还是一个白痴,我们现在难道不是两情相悦状况吗?难道这种事情还要向我打报告吗?难道十年以后...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正确理解 #鬼灭之刃
,但是一次都没有拒绝。   “逸没问题,因为逸有又强大又温柔味道。”他总是这样说。说到底有人通过味道辨别人类吗(虽然我也没资格去反驳)?可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信任我。我只好拼命去跟上治郎步伐...
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理性讨论 #鬼灭之刃
,立马火冒三丈:“什么?!你照顾我?!开什么玩笑这都是你伟大前辈我妻逸在带你走入这个社会好吗!我什么时候被治郎照顾了!我只是在接近祢豆子妹妹同时顺带和你聊聊天而已(“我妻前辈,请不要再去骚扰祢...
【鬼灭乙女】关于军训● 鬼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你● 炼狱杏寿郎x你● 灶门治郎x你● 我妻逸x你● 嘴平伊之助x你
原作者:黑糖药草茶冰激凌   *//伊/杏x你 *OOC OOC OOC OOC *文笔破碎,逻辑混乱 *你是大一新生,教官宛若摆设(? 这几天真要被军训逼疯了 因为在军训期间写得可能...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鬼灭之刃
原作者:13蘑菇   标题乱起 文也是乱写 曾经和凌老师相约搞个街舞pa出来 目前看来俺多半是写不出正文了(( 当个超长片段写写! bk初学者和男爵老师!有点阴郁逸和温和...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鬼灭之刃
,气鼓鼓地问“昨天你都发什么东西啊看不懂!”逸时,治郎竟感受到了一丝微妙失望。   关于*:治郎说“忙不可开交”,原话是日本一句惯用语猫の手も借りたいほど忙しくなった,直译过来就是忙得都...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鬼灭之刃
!而且因为明天有课只能匆匆忙忙改了一下希望不要有太多错字… 这是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另外估计各位小天使们都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梗来思考ww满脑子我已经没有啥...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鬼灭之刃
原作者:13蘑菇   决战胜利全员存活在蝶屋养伤!废话超多 和善都有点(十分)ooc十分抱歉!!如果能够接受请往下看感激不尽!!   整个蝶屋都觉得灶门治郎和我妻逸在吵架。   不知道两个人...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鬼灭之刃
最后一只布偶猫蜜璃酱以后,熟悉金黄色小小身影还是没有出现。服务员身影中也没有身影。治郎忍不住拉住了服务员忍悄悄问道。   “啊,没有这么快呢。”女服务员笑着说。   “今天它有些拉肚子...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鬼灭之刃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