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谎言转换现实的必要步骤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又名我后辈完全听不懂人话好急(不是

复健伤感小言,又酸又臭慎入!!!

虽然很迟但是祝大家2021快乐><

 

【他已经睡了】

  

深夜的11点,躺在自家的床上,在发出这条信息的瞬间,善逸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原本他只是在和友人,低一年级的灶门炭治郎无聊地聊人生聊理想打发时间,但是由于电器白痴的炭治郎回复信息实在太慢,又要一丝不苟打到标点符号,等得百无聊赖的善逸便发送了这样一条信息,读起来就像是有什么妙龄女友在他枕边替他发送了这条信息一般,让他有了一些微妙的现充满足感。当然,现在离他最近的活人也就是隔壁房间正在睡觉的狯岳而已。

 

  但转念一想,他立马就发觉这个玩笑开得十分不妥当。虽然只是临时起意单纯的恶作剧,但是如果对象是那个炭治郎的话,事情会变得怎样真是无法想象。常人可能会轻易地发现这是个无聊的梗,而炭治郎却真的有可能当真也说不定。

 

  正在键盘上打出【——开玩笑的哈哈哈】的字眼时,气泡弹出,善逸收到了有史以来炭治郎最快的Line回信。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你在善逸身边吗?】

 

  一大串连珠炮一样的质问。光凭这条短信,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家伙有些焦急又有些疑惑的脸,也许现在就已经担心地团团转了,简直像个老妈子。

 

哈啊?没必要这么急急慌慌地回信吧?这个时间段有谁在我身边也不是什么值得这么惊讶的事情吧?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姑且有几个可爱的女孩子的账号喔?虽然好像都被她们拉黑了...但是为什么这家伙的表现就像我只能孤独一生似的惊讶啊?

 

  毫无理由地,善逸开始生气了起来。不,比起生气来说,更因为这份温柔想去见那家伙,现在立刻。

 

  明明知道炭治郎也许只是单纯的好意,担心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但善逸依旧为这一视同仁的温柔感到阴暗地妒忌。毕竟这边可是抱着特殊的感情,甚至想要见到炭治郎才能得到满足——当然,这是完全没有让对方发觉的,只属于善逸自己一个人埋在心里的渴望。

 

  但是就算是炭治郎,估计也会因为同学的深夜骚扰而感到困扰吧。毕竟对于炭治郎来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友人罢了,他这种笨蛋是绝对不会发现自己心思的。不用说,这份心情绝对不会告诉他。所以,明明什么也不知道,少对我瞎操心了,炭治郎又没有将我当成特别的人——

 

  【是他的恋人喔。】

 

   ——在陷入自己悲哀的妄想时,手指擅自动了起来,等到视线返回到屏幕上时,才发现自己发送了不得了的信息。

 

  “等等等等不对!我是想说开个玩笑——!”然而line的气泡框上迅速显示了“已读”,毫无疑问,只要炭治郎不是个阅读障碍患者肯定已经接收,消化完毕,就算是要撤回也已经来不及了。善逸猛地捏住屏幕在被窝里发出了惨叫,就连狯岳被吵醒不耐烦的翻身声都不管不顾了。他徒劳地摁动字符却不知道究竟该发送怎样的信息才能弥补这一弥天大失误,只能打出一团乱码。

 

  如果说前一条消息炭治郎都能当真,这条消息毫无疑问也会被他当作真实信息处理掉。“善逸正在和谁交往”,这样的消息的冲击下就算炭治郎报警也不足为奇。聊天框内,炭治郎状态一会是“正在输入中”一会又是静默,这样混乱的状况持续了10分钟之后,终于,从炭治郎的头像处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气泡。

 

  【诶?】

 

  完蛋了。这回会遭报应。会死掉也说不定吧。只能跪下来祈求佛祖原谅自己,起码不要下18层地狱就行。

 

  善逸无神地看着晴朗的天空。距离那条荒唐的信息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他没有再回复炭治郎的信息,炭治郎似乎也是被这条信息量超载的情报震惊到无以复加,他们的聊天框就还停留在善逸的“恋人”和炭治郎的聊天之中。

 

  与炭治郎见面变成了从未有过的恐怖的事情。他几乎是鼓足了毕生勇气才来到了学校。果不其然,炭治郎果然就在他班级的门口等着他,一脸焦急。

 

  “善逸!”炭治郎冲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善逸感觉自己的手指要被捏碎了。“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善逸真的在和谁交往——”

 

  “疼疼疼疼!先松手啊你这个笨蛋!”善逸只想把自己的头塞进炭治郎的嘴巴里来阻止他继续胡言乱语。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当真啊,这个梗难道他完全没有听说过吗!如果这个显而易见的谎言传到了自己班内同学里,那他就只有收拾收拾离开大气层才能摆脱嘲笑了!

 

  炭治郎松开了他的手,又抓住他的衣领,看上去明显还有一万个问题想问,嘴巴都抿成了一道直线。“那,那条消息是真的吗?善逸有正在交往的人了?”死脑筋的后辈微微低下头看着善逸。或许是善逸的错觉,但是炭治郎表现得比他想象的还要震惊,意外,甚至还有一些...沮丧。

 

  的确,如果是炭治郎找到了可爱的孩子作为恋人没有人会觉奇怪,但是这件事却先发生在了善逸身上,无论换作是谁都不会相信吧?也许炭治郎还受到了打击也说不定。

 

但是啊,炭治郎,没有必要沮丧喔,这只是一个在单相思的可笑的家伙的可笑的谎言,如果被你发现了真相还会觉得恶心呢,所以,只要说这是一个糟糕的小玩笑来搪塞搪塞就行。

 

  他刚想张口,可是眼里再次映出后辈认真的脸庞。炭治郎微微皱起眉头正等待着回答,那双这个世界里最温柔的眼睛里此刻只有自己的影子。睫毛稀疏,眉骨坚硬,鼻梁不高不矮,这些都是善逸在梦里偷偷梦见的恋人的样子。

 

  啊啊。真的好想让世界永远停在这个瞬间,真的好想告诉他,好想与这个人在一起——

 

  “嗯,是个很温柔的人喔。”

 

  脑海中浮现出的是灶门炭治郎的笑脸。嘴擅自地动了,说出了更了不得的话语。善逸猛地捂住嘴巴。不对吧,应该是要解释才对吧!为什么说出了另一个谎言啊!不,还有机会,只要赶紧再接着说“——哇,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炭治郎真是个笨蛋呢★”还能圆回来!

 

  “...那个人对善逸很好吗?”炭治郎的声音低了下去。糟糕,他真的又接受了,必须快点澄清...

 

  “是啊,是个连我这样的人也会好好照顾的家伙,从来都没嫌弃过我,是个烂好人喔。光是听到那家伙的声音都会温柔到想哭...”

 

  他看着炭治郎瞳孔里的自己,诡异的红晕爬上了脸颊,发颤的喉咙里滚落出了平时绝对不敢说出口的话语。

 

  “我在和,这样的人交往着。”

 

  只是想和这样的你交往而已。

 

  他明显感觉到炭治郎揪紧衣领的手松开了。后辈后退一步,认真地看着善逸。他细长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又慢慢松开,露出了一个有些平静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

 

  好?哪里好了?善逸虚脱地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后悔。

 

  撒下这个弥天大谎的第72小时,他和炭治郎已经整整3天没有再有过任何交流。不如说是炭治郎在躲着他,就像一个知道友人擅自有了恋人以后感到背叛的普通男生一样。但是自己已经难受得不得了了。无论是炭治郎的刻意躲避还是自己丑陋的谎言,统统都是自己一时鬼使神差的谎言的自作自受。

 

  用一个谎言去弥补漏洞的结果是产生更多的谎言,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已经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但是如果现在再告诉炭治郎真相的可能会被他用头槌直接砸成重伤。连续两次说出违心的话语,就算是佛祖也肯定救不了他了,绝对会下18层地狱的。都怪灶门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他,才会让自己又开始可悲地妄想啊!无论怎么想都是炭治郎的错吧!

 

  Line响起了消息的提示音,善逸从床上弹了起来,颤颤巍巍地点开,居然是炭治郎。明明平常都是善逸单方面地消息轰炸,由炭治郎主动发消息真是稀奇,更何况在和善逸的“恋人”聊天过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过线上交流了。

 

  【我果然还是很好奇,善逸的恋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善逸真的很信任那个人吗?】

 

  【如果不方便回复也没关系的!我只是有些在意...】

 

  【善逸现在快乐吗?】

 

  非常笨拙的话语。几乎每句话都在说“我很担心你”,让他鼻子一酸。就是这种地方啊,炭治郎。如果能改一改你这个愚蠢的温柔的本性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喔?最好不要再靠近我了,不要让这个谎言再变得更荒谬了——

 

  【他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就算我哭得很难看,也会好好帮我擦眼泪。】

 

比如就算是现在也还会担心我这样的人的事情。

 

  【家里好像很忙的样子,但是从没迟过到,是个好学生呢。】

 

每天都只睡那么点时间真的不会有事吗?就算迟到,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你喔?

 

  【虽然也有些让我头痛的小毛病,比如说经常违反校规什么的...可是这家伙实在太可爱了,所以不知不觉就都原谅他了。】

 

虽然被富冈老师抽打真的很痛...不过是你重要的耳饰的话,那种事情怎样都行了吧。

 

  【能和他相遇我都觉得是自己撞了大运。】

 

感觉每天都在发光一样不可思议地快乐。

 

 【我最喜欢那个家伙了。】

 

我最喜欢炭治郎了。

  

  明明是该对屏幕对面的人说出的话语,但是只能用虚拟键盘敲出来,用局外人的口吻说给那个人听。一开始还只是鼓起勇气试探性地敲打,最后都自动从指尖流泻着。日常的小事堆积着,掩埋住他可悲的渴望,但是只要有一个发泄口就会汩汩流出来,违抗他的意愿,流成一个丑陋的爱心。

 

为什么要对一个麻烦的学长做到这种地步呢?你真的是个烂好人啊。会被卷入麻烦里也说不定喔?如果让你知道了真相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再如此担心我的事情了?是不是会变成厌恶的表情离开我了?

 

  眼泪滴落在屏幕上,变成难看的水渍。谎言说上一千遍也不会变成谎言,只会变成说谎者的绞刑架。

 

  【但是啊,我已经被甩了。】

 

毕竟这从一开始就是一段臆想的恋情。

 

  他关上屏幕,放任自己把脸蒙在被子里,流泪流得一塌糊涂。line还在震动个不停,但是善逸已经不想再去看了。炭治郎一定会从这些信息里发现些什么的,可能已经发现了。认真的后辈发觉自己被戏耍也许会非常愤怒吧。也许明天自己就登上学校的揭示板,变成史上最大的笑话,而且炭治郎也肯定不会再温柔照顾这样的学长了...在这种时候还在想着炭治郎的自己也真是够变态的。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慢慢滑下床,呆坐了不知道多久。炭治郎的担心是正确的,这个谎言从一开始就不成立。在这样的深夜里,我妻善逸的身边还有谁存在这一点本身就值得怀疑,毕竟这是个不可能的条件——

 

  “善逸!”有谁在窗外像鬼魂一样叫着。

 

  “咿呀啊啊啊!报应来的也太快了点吧!”善逸尖叫着弹起来。隔壁房间的狯岳又被吵醒了,非常愤怒地捶了一下墙。他捂住嘴,小心翼翼地打开窗户。鬼头鬼脑地张望了一下。

 

  冬夜清冷的空气里,干燥的灰尘都落在窗沿下,像是零落的雪片一般。这种温度下应该一个活物都不该出现在野外。但是,就算只有居室里微弱的灯光,他还是一眼发现了自家住宅外那个扶着膝盖喘气的家伙。

 

  居然是炭治郎。他在黑灯瞎火的外面气喘吁吁的,看得出来只是把外套胡乱披在了睡衣上就赶了过来,头发乱翘着,手上还攥着手机。难道这件事已经让炭治郎生气到想立刻冲过来揍自己一顿了吗?

 

  善逸死死扒住窗沿哭丧着脸:“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不要揍在脸上...”

 

  炭治郎还在喘气,还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善逸不是被...被那个、那个人甩了吗?”

 

  善逸灵敏地听到狯岳爬下床把耳朵贴在墙上的声音,赶紧让他闭嘴,轻手轻脚下床去玄关打开了门,把炭治郎拉进自己的房间里。

 

  夜里的气温已经很低了,而炭治郎居然还只穿着一件外套就没头没脑地跑出来,鼻尖都冻得通红。善逸手忙脚乱地用被子包裹住他,又有些生气:“有什么重要的事是非得这样跑过来说的啊?炭治郎做事也太没轻没重了...”

 

  炭治郎直接握住他拿着被子的手腕。他的手在夜风里冻得冰凉,眼睛却是炯炯地,笔直地看向善逸。

 

  “善逸说自己被抛弃了...是那个人玩弄了善逸的感情吗?”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善逸从没见过炭治郎这么情绪起伏的样子,但是现在对于炭治郎出神入化的理解能力更令他目瞪口呆。不是吧,就算是头犀牛都应该明白自己在说谁了,为什么当事人还是一幅置身事外的样子?难道这个家伙还没有理解吗?

 

  ——不,如果炭治郎还没察觉这是一个谎言,那究竟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赶过来?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炭治郎才是,不是这几天都没理我吗...”他愣愣地说出了这句话。炭治郎也愣了一下,有些难过地塌下肩膀。

 

  “因为如果善逸有恋人了的话,应该要花更多时间去陪对方才是吧?况且...”炭治郎似乎有些委屈似的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手悄悄地下滑,轻轻抓住了善逸的一只手指,又慢慢放开了。

 

  “如果善逸觉得这样就好的话,就离善逸远一点,这样我也不会更难受——明明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善逸谈到那个人的时候,真的散发出了很幸福的气味。可是一想到有谁深夜还在和善逸待在一起,甚至可以替你发消息,就觉得自己变得非常,非常地不舒服,甚至不像自己了。”

 

  拥有比犀牛角还要坚硬的思维的炭治郎还在喃喃地说着。他的鼻子更加红了,看上去不像是冻的,倒更像是要哭出来了。

 

  “也许这样会给善逸造成困扰吧...我已经努力想要不打扰善逸的恋情了,可是,如果善逸并不幸福的话...”

 

  大脑完全理解不了炭治郎的话语。他只能看着被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学弟试探性地凑近看着自己,握住自己的肩膀。那颗暗红色的头颅轻轻抵在自己胸口上。肩膀被攥得生疼,甚至开始发起抖来,就好像有一窝麻雀要从这身体里飞出来一样。“明明,哭得很难看的善逸只有我能看到。不可原谅,不能原谅那个人,我十分嫉妒他...不,不如说——”

 

  “明明,肯定是我更想在那个人位置的。”

 

  暗红色的头颅安静地吐露出了这一句话。

 

  世界里也只剩下这句话了。

 

  眼睛已经努力睁大到疼痛的程度,善逸依旧在怀疑这是神明为了惩罚他而做出的讽刺幻境,亦或是另一个谎言。

 

这可一点都不像自己温柔的学弟会说出来的东西。他一直都沉溺在对自己的反复告诫中,可是那颗暗红色脑袋传来的热度如此真实,让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有夺眶而出的趋势。这不应该发生的,炭治郎不应该在这里说出这种话,这样的场景应该只存在于脑内的妄想里,这都是编织出来的虚假的谎言才是...

 

  不同于谎言笼罩的自己,炭治郎带着一腔的真心实意在寒冷的冬夜里奔了过来,没有丝毫惧怕和犹豫。

 

  只有炭治郎是唯一的真实。

 

  这时候原本该说些什么,但眼泪难看地先于话语流了下来。炭治郎担心地看着他,如往常一样替他抹去泪水:“所以那个人到底做了什么?他在哪?他真的抛弃了善逸?”

 

  “没有这种事。”善逸总算泪眼朦胧地挤出了这句话。“我喜欢的那家伙,现在就在这间屋子里。”

 

  “什么?!”炭治郎悚然地看着他,把被子掀开,又看了一眼床底,最终迟疑地看向对面的墙壁:“难道,是狯岳前...”

 

  狯岳响亮地骂了一句脏话。

 

  “你在想什么啊!”善逸锤了一下他的脑袋。“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样,难道不敞开来说你就不明白吗!好啦好啦,我会好好说出来的,但是炭治郎要首先答应我,就算我对你说过谎也不能用头槌揍我——”

 

  “这一点我没有撒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温柔到让我听到就会流泪喔,笨蛋。”

 

*当然最后还是被灶门长男铁头教育了★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風呂 #
助了,不是说好明天去拜访天元先生家吗?哪里有时间去做浴桶啊。” “那就后天去找师傅好了。”治郎好脾气地说。 逸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筷子也放进洗碗盆里。“我觉得没必要,根本——没必要...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递给他一块仙贝,摁下了播放按钮   所以电影直接从召集探访主播,陈述主播各种正常网红生活开始。这段实在是冗长无聊,10分钟以后逸就躺在了沙发上开始打哈欠。治郎倒是看得十分认真。仿佛就算看...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言えぬ #
逸,不要说那种话…跟在他和伊助背后絮絮叨叨,被不耐烦地打到头也只是好脾气地笑着。他一度以为自己离开治郎肯定会死掉,但是现实是他还活得好好治郎却说他会死掉。这真是莫名其妙。   逸完全没有...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都差点以为真要聋了…!都怪治郎,搞得现在那个心跳声还在脑海里挥不去。   …等等,是真还在响啊!逸毛骨悚然地睁开眼睛。   不是吧,治郎这家伙是有两个心脏吗?这么远都能听得见?他有点怀疑...
关于口内炎有效治疗程序 #
两句,可是眼下是说不出来。   治郎捉住了他下巴,拇指用力迫使逸张开嘴,然后蛮横地吻了上去。   这一吻实实在在,带着风尘仆仆回来治郎气息直接撞了个满怀。逸连转换呼吸空挡也没有,就被...
关于夏季高温津贴调整申请 #
含丝毫仁慈心。他已经热得受不了了,“治郎,我们先把制服脱掉吧!”     “不可以,要忍住。”明明体温更高治郎居然一口拒绝了这个最合理请求。“制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在和战斗中能保护我们...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
我听错了其实是手痒要揍我?是不是太过兴奋导致我在大脑脑补了一场幻觉?   被怀疑是幻觉治郎此时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握拳发誓道:“跟逸在一起这么久,我已经充分体会到了逸生活艰难处!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