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的经验分享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ooc警告 ooc警告 ooc警告

cp淡薄 cp淡薄 cp淡薄

狯岳弟弟(生理层面)警告  狯岳(生理层面)警告  狯岳(生理层面)警告

↑↑↑上面都是真实预警❗❗❗

善兄狯弟背景下的现代家庭纠纷 但是狯岳依旧先于善逸被桑岛先生收养❗

炭善意味几乎可以忽略 tag慎重

严重ooc 再次强调原作的狯岳依旧是屑(?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您的姓名?”

 

   “我妻善逸。老师,可以把不用那么怀疑地看着我吗?能把治安署的电话挂掉就更好了...”

 

  “您是狯岳君的父亲吗?”

 

  “怎么看都不像吧!请不要因为头发的颜色就擅自给我安排流浪单亲爸爸的角色啊!我只是这家伙的大哥而已!”

 

  “可是狯岳君好像并没有说过自己有哥哥…”

 

  “那只是他又在闹脾气而已。好啦狯岳,快点和我回家,不要板着脸站在老师身后了...呜哇不要咬我的手!”

 

  炭治郎拎着巨大的纸袋,站在小学的门口等了二十分钟,在经历无数个家庭主妇审视的目光的洗礼之后,他终于看到了善逸带着他的小学一年级的弟弟,狯岳走了出来——虽然说是走着,实际上也只有善逸一个人在艰难迈动双腿,而他手上拎着的狯岳还在激烈地反抗着。

 

  “为什么是你这家伙来接我啊!爷爷呢!”目前正挂在善逸身上,被善逸形容为“脸像大便一样臭”的小学生不服气地挥舞着拳头大吼着。虽然是被善逸提起来的状态,但是在气场上丝毫不输,凶狠地瞪着自己的哥哥,浑身散发着暴躁又愤怒的气味。

 

  “喂,别乱动了!我可不想又被当作什么金发不良报警抓走啊!今天爷爷在家有事所以我来接你——我说了不要再踹我了吧?!”

 

单方面被年幼于自己的弟弟拳打脚踢的善逸也开始忍无可忍地大吼。他们两个都是一脸怒容,无论是从容貌还是性格,都完全不像一对兄弟,也难怪保育员会对善逸如此警惕了。

 

  炭治郎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毕竟在灶门的家庭里,兄弟之间的打闹应该是仅限于互相挠痒痒似的相扑游戏。虽然善逸之前有提到过他们之间兄弟关系的恶劣,但他完全没有想到刚见面就会是这样的场景。如果保持这个姿势在学校门口呆着的话,可能马上就要被旁边的保安抓过去问话了,于是他赶紧上前一步,将一大一小两个人分开来:“总,总之!两个人都冷静一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先回去吧?”

 

  “炭治郎!你快看!这个臭小鬼一口咬在了我手上喔?!牙印都这么深了!这个家伙不是我的弟弟而是鳄鱼什么的猛兽吧?!好痛啊!”

 

  不同于不成器的长兄的哀嚎,狯岳挑起眉毛瞪着和善逸穿着同样校服的男生,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是谁?”

 

  虽然声音还十分稚嫩,但是气势汹汹,配合上深色的眉眼,比原本的年纪还要成熟一些,似乎无论何时都会倾向占据谈话有利的一边来压制住对方似的。

 

  炭治郎报之以微笑:“初次见面,狯岳君。我在学校受善逸的照顾了,我叫——”

 

  狯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受他照顾?不可能,肯定是你去照顾那个废物的吧。”

 

  “喂!你就是这样评价你的哥哥的吗!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也太过分了吧!”

 

  善逸刺耳地尖叫着原地跳了起来,像个发出巨大声响的弹簧。狯岳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把头扭过去:“我说错了吗?肯定又是遇到什么事情就又哇哇哭着找人求助了吧?这样的人也能称作哥哥吗?在幼稚园的小鬼都不会哭成你那个样子——”

 

  “哈啊?!明明你也就是个小鬼少得意忘形了!前天晚上还在打雷的时候被吓得跑去找爷爷——嗷!不要踢了!好痛!”

 

  被短暂分开的两个人又陷入了激烈的缠斗之中,看起来完全就是水火不容的态势,炭治郎手足无措,一会分开这边,一会拦住那边,终于在噪声和混乱之中忍不住握住善逸的肩膀,将额头朝着噪声源蓄力狠狠砸了下去。

 

  “两位都安静一些——!”

 

 

  狯岳低着头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橘黄色的夕阳暗淡下去,像个沉没的巨大火球。一群乌鸦黑簌簌地从天边飞过。不远处还有一对父子在打棒球,传来零落的笑声。他盯着那对父子看了好一会,又低头揉了揉眼睛。

 

  “稍微冷静一些了吗?”温和的声音在他的头顶问道。虽然很不想搭理这个多管闲事的男生,但是在亲眼目睹了这个家伙单凭额头就对善逸造成的毁灭性的威力以后,深谙趋利避害法则的狯岳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待会狯岳君要和我一起去和善逸道歉喔。虽然是因为善逸太吵了我才让他闭嘴,可是狯岳的话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炭治郎把手上的纸袋放在一边,和狯岳坐在秋千上。善逸被炭治郎强制性地安置在了稍远一些的跷跷板上“擦干眼泪和鼻涕”,远远看去就像一只胡乱整理羽毛的麻雀。

 

  光是看到这个傻乎乎的身影就会有无名的怒火涌上心头,因为明知道对那个人发火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怒火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空落。狯岳又一次皱紧眉头,紧紧咬住牙齿,负气一般将秋千蹬得高了一些。善逸的背影被他踩在脚下,让他又有了一些快感。

 

“喔!这不是非常厉害吗!”炭治郎并不知道狯岳的心思。只是看着和自己弟弟年龄相仿的狯岳越蹬越高,由心地发出了赞叹,“简直像飞起来了一样!”

 

  狯岳得意地扬起眉毛:“哼,我还能蹬得更高!”他再一使劲,秋千摇晃的弧度更大了,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秋千越来越高,直接越过了还在摸着额头的善逸,他的视线落在了刚才的那对父子上。父亲将孩子举得高高的,不知道是在玩什么游戏,就连棒球都滚落到了一边,但是他们都丝毫不在意,只是露出了像白痴一样的幸福的微笑。狯岳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荡秋千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将脚踩进了秋千下的沙坑里,猛地停了下来。

 

  “会荡秋千又怎么样?老师还是更喜欢那个爱哭鬼。”狯岳说。他又有些心烦气躁,不想再呆在这里。

 

  炭治郎愣了一下:“怎么会呢?桑岛先生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你又知道些什么?话说回来,为什么我非得听你唠叨?你是谁啊?”

 

  “啊,是呢,刚才自我介绍被打断了,我是灶门炭治郎——”

 

  狯岳厌倦地翻了个白眼,用脚把沙坑踢出一个小小的坑:“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啦,灶门炭治郎,善逸在学校的救星,二年3班,只会努力的死脑筋,早餐是米饭派,最近最苦恼的事情是美术课的成绩好像是负分——”

 

  炭治郎吃惊地瞪大了眼:“为什么狯岳君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狯岳又翻了一个白眼,把坑里的沙子踢得到处乱飞:“善逸那个家伙每天都在念叨你,炭治郎长炭治郎短的,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善逸在谈论我?他还说什么了?”炭治郎立马条件反射地问道,在狯岳嘲笑的眼神中发觉自己被小学生耍了一番,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狯岳君能够记得善逸说过的话,两人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谁和那个家伙关系好了!”狯岳又发起火来。他从秋千上跳下来,狠狠地瞪着炭治郎,凶巴巴得都能让停车场的自行车自觉跑回家了:“我最讨厌他了!他有什么好?只是去年才碰巧被老师可怜才收养了的家伙而已!我才是第一个到老师家里来的,像这种天天只知道哭哭啼啼好让爷爷关注的废物,一点出息都没有,把时间花在他身上只是浪费...这种人才不是我的兄弟!我才没有兄弟!”

 

  炭治郎看着那张小小的脸。那张脸被愤怒扭曲着,青色眼球如同混沌的玻璃珠一样眨动,浓密的眉毛拧成了死结。他能闻到空气中无法平息的愤怒,像雷电烧焦的味道。炭治郎犹豫了一下,想去摸摸狯岳的头,却被他一把打开了。

 

  “狯岳君就这么不想让善逸作为你的家人吗?”炭治郎问他。狯岳瞪了他一眼,一脚把一座不知道是谁堆的小城堡踢得尘土飞扬:“谁会想和那家伙作为家人啊!你也是,和他做朋友肯定已经累死了吧!肯定觉得很麻烦吧!”狯岳大声地嘲笑他。但是,刚才还一直附和着他的炭治郎却摇了摇头。

 

  “不,我觉得能够认识善逸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炭治郎微笑着说。

 

  刚才还在到处踢来踢去泄愤的动作被这句话踩下了刹车,甚至由于太过震惊,狯岳还打了一个趔趄。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高中生,对方也回以兄长般可靠的微笑。他呆了一会,觉得炭治郎只是在虚张声势,于是凶狠地反驳道:“你说谎!”

 

  炭治郎摇了摇头:“我没有在说谎喔。从认识善逸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这么觉得了。”他坐在秋千上微微晃着,眼睛却是看着在跷跷板上打哈欠的善逸,仿佛觉得那副姿态非常可爱一般地笑了起来。任何看着善逸能够露出笑容的人和狯岳都不会有共同语言。然而,炭治郎又重新转头看向了他。

 

  “说起来,我和善逸能够认识还和狯岳君有关呢。”

 

  狯岳怀疑地挑起眉毛:“和我?”

 

  “是呀。我当初见到善逸,就是他在一户人家门口纠缠不休,结果被狠狠泼了一盆冷水浇成落汤鸡的时候。”

 

  狯岳只是愣了一下,就毫不留情地大声嘲笑起来。炭治郎看了他一眼,接着说:“当时那家的主人非常恼怒地冲他说‘不要再缠着我们家了!’,看起来似乎是善逸做错了什么事。当时,我觉得可能是有女生在善逸的追求下感到困扰了吧。毕竟就连我听说过,高年级有一个金发的男生格外地喜欢女孩子。这一点狯岳君也知道吧?”

 

  狯岳的语气仿佛生吞了蟑螂:“当然。所以我一点都不想和他走在一块,好丢人。”

 

  炭治郎笑了笑,接着说了下去。“但是因为善逸浑身都湿透了,所以我还是将自己的手帕借给了他。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时善逸并不是在缠着女孩子,而是在要求对方道歉。”

 

  “道歉?”狯岳看着他,浑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炭治郎的这个故事里奇妙的转折还是和他认识中截然不同的善逸,都让他感到又陌生又有些好奇。

 

  炭治郎也点点头。“是喔,是道歉。他说在有一次去接自己弟弟回家的途中,听到了街坊间不好的传闻,似乎让他的弟弟很受伤。虽然当即就想让那位家长道歉,可是对方一直拒绝,才跟到住处去了。因为最后也没能得到道歉,他好像也十分沮丧,在大街上大哭了一顿。”

 

  夕阳又下去了一些,秋千还在单薄地摇晃着。那对打棒球的父子又开怀大笑起来。狯岳一声不吭,只是固执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知道那些传言是什么,即使有一些没有明确地传到自己耳朵里,从一些人的眼神里也能明白。不讨喜的性格和不受欢迎的出身,从来都不是能让自己被友好相待的标志。

 

  被血肉至亲都遗弃了的人,他们这种人就只有紧紧抓住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一直一直爬到顶端才能活下来。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的第一秒,自己就已经知道这些了才是。

 

所以善逸是愚蠢的,为这些事情去争斗又有什么意义?因为自己太弱,还不是被泼了一身水?明明和自己都是被遗弃的人,还比自己大这么多,却不明白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吗?

 

  他很想再开口嘲笑一番,可是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柔和的晚风吹拂着狯岳的铁青的脸,炭治郎摸了摸他的头。这次狯岳没有打开他的手,看上去有些困惑,又有些迷茫。

 

  “善逸的确有些爱哭,有些吵闹,有些胆小,有时候还会说一些非常可爱的话——咳!...但是,当时被浇了一头冷水也想保护自己家人的善逸,在我看来十分帅气喔。”炭治郎说。他的眼睛笑得弯弯的。“正是那么帅气的善逸,我们才成为了朋友。”

 

  狯岳总算看了炭治郎一眼。他依旧皱着眉头,使劲抽了抽鼻子。“那又怎么样?就算这样,我也没法原谅他!”他暴躁地说着,视线四处乱瞄,似乎在给自己的言论安上一个合适的理由。“就是因为他来了,我能得到的老师的关注就少了...这都是善逸的错,我才不——”

 

  一个巨大的纸袋出现在他的眼前。狯岳吓了好大一跳,才认出这个装扮浮夸的大纸袋就是炭治郎刚才一直提在手里的那一个。炭治郎打开了纸袋,冲他眨眨眼睛:“虽然善逸说回家以后再给你,因为桑岛先生也在为狯岳君准备大餐,大家都在一起的话会更有氛围...不过我觉得早一点也没关系。”

 

  首先感受到的是香甜让人垂涎的气息。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乳白色和鲜黄色交相辉映的柔和的奶油蛋糕。还有一丝酸甜的味道,来自于蛋糕上用红色的果酱歪歪扭扭写下的假名。狯岳瞪着那堆扭曲得如同外星文字一般的符号看了半天,才勉强辨认了出来,那大概写着的是“生日快乐”的意思。

 

  “虽然善逸很想自己做一个蛋糕给你,可是...我真的很担心狯岳君吃了以后会送进医院,所以还是由我来做了。我家是面包坊,所以姑且味道还是能保证的!不过上面的字是由善逸来写的喔。啊,狯岳君能认得出来这些字吗?”

 

  他握紧了拳头,没有说话,但是视线的确无法从这个蛋糕上移开。吃蛋糕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在被桑岛老师收养以后,也再也没有饿过肚子。

 

  但是像这样的,带着特殊意义的蛋糕,从来就不是生下来就无依无靠的人有资格品尝的东西。因为没有人会因为这种人的降生而感到喜悦,也就不会有人专门来庆祝这一天。更何况,就连狯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

 

  “善逸说今天是狯岳君被收养的第三年。所以就把这一天当作生日就好了。本来生日这一天也是应该要被家人守护着的。”炭治郎看了一眼狯岳,男孩的小拳头握的紧紧的,还有一些颤抖,仿佛在和什么东西较劲一样。

 

  “我的鼻子很灵,所以能明白狯岳君非常在意桑岛先生。善逸也说过,他最喜欢爷爷了。在这一点上,你们和所有兄弟一样都是共同的不是吗?可能狯岳和善逸都并不是很擅长表达,所以请让我来替他传达吧。”

 

  “狯岳君。善逸曾和我说过,你的内心就像一个填不满的箱子。虽然你竭尽全力在靠自己弥补它,可是有的时候内心的空虚光靠自己也许是填不满的,所以你总是发出渴望与畏惧失去的声音。”

 

  炭治郎到底在说什么,他完全不明白,简直就是一句也听不懂。炭治郎蹲下来,看着狯岳玻璃珠一样的眼睛,那双眼睛第一次像一个小孩一样茫然失措。他轻轻指了指狯岳的胸口,又指了指远处看向他们的善逸。

 

  “所以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家人了。尽情地去依赖,去信任,然后去保护这些人吧,狯岳君。你会明白的,因为‘获取’和‘给予’同样重要。”

 

“家人的存在,并不会夺走你的箱子所拥有的东西。”

 

  狯岳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对父子拉着手走回家的背影渐渐看不见了,只留下坐在原地的善逸。他坐着的时候喜欢缩着脖子,和老师一模一样。说不定,其实自己也是这样的坐姿。

 

属于他的生日蛋糕持续不断地散发出甜美的气息。胸腔里终于似乎有了一丝些微如同泥土松动般的回响,让他感受到手指变得温暖,这究竟是什么感觉,狯岳还不太理解。他想回头问一问炭治郎,而男生只是看向善逸。那双夕阳同色的眼睛十分温柔,在余晖里微微发着光。

 

  “相反,请放心吧——‘家人’会给你带来更多。”炭治郎说。

 

 

  “你们瞒着我偷偷聊了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瞒在鼓里总感觉很不舒服啊?”善逸不高兴地走在前面,狯岳不理他,拉着自己的书包带子跟在炭治郎的旁边,一直在偷偷瞧着纸袋里的蛋糕。

 

  炭治郎戳戳狯岳,鼓励似地拍拍他的肩:“说到这个,善逸,狯岳君似乎有话要对你说。”

 

  “诶?什么什么?该不会是要就地和我断绝关系吧?”善逸怀疑地看着被推出来的狯岳。狯岳也瞪着他,两个人依旧是剑拔弩张的表情。狯岳握着拳头,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哼哧了许久,终于,仿佛吃进去一个柠檬一般,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对不起。”

 

  “哎?”善逸刚愣了一下,狯岳就气冲冲地走到了前面去:“别误会了!道歉归道歉,我还是很讨厌你!”

 

  最后一句话是计划之外的。炭治郎慌张地挤进来结结巴巴地解释:“不,不是!狯岳君的意思是——”

 

  善逸摆摆手,学着狯岳的样子抓着书包带子往前走:“没有错喔,炭治郎,我也很讨厌狯岳。”

 

  炭治郎和狯岳都愣了一下。狯岳低下头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气氛仿佛就这样僵了下去,直到善逸叹了口气,说出了下半句。

 

  “但是,在我们互相讨厌之前,首先你是我的兄弟。无论如何这点都不会变的。”善逸说。

 

  狯岳抬起头看着善逸。这个后于他被桑岛老师收养的,整天只会哭哭啼啼的义兄也低着头看他,夸张地缩了缩肩膀:“当然啦,毕竟如果你这家伙如果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最后还是得我来帮你擦屁股不是吗?比如惹爷爷生气了什么的。”

 

  “我才不会让你来擦屁股!”狯岳几乎被气得跳起来,如果不是来之不易的蛋糕,他肯定早就扔到善逸头上去了。善逸灵活地躲开,以不符合高中生心智的模样冲他做鬼脸。

 

  “哼——向上天感谢你是弟弟吧狯岳,我才不会忍受有你这么一个臭脾气的哥哥呢。”

 

  “我、我才不会当你这种废物的哥哥!”

 

  “哦?那我是哥哥可真不好意思喔?话说你刚才是不是也算间接承认你是废物的弟弟了?”

 

  炭治郎抓住了又要扑上去咬善逸的狯岳,善逸立马跳到了前面大步走着,看上去十分得意。“善逸,不要再拿狯岳开玩笑了!狯岳君也是,冷静一些——”

 

  “你这家伙就别拉偏架了,你不就是喜欢善逸吗?”狯岳挣扎了一会,没好气地白了抓着自己不放的炭治郎一眼。炭治郎吃惊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善逸,非常好懂地立马面红耳赤起来,在狯岳看起来就像一个十足的笨蛋:“为,为什么狯岳君会...”

 

  “你提到善逸的语气就和那些恶心的电视剧主角一模一样。还有,别把告白信塞到装蛋糕的纸袋里啊,这不是一眼就看到了吗?”狯岳冷酷地说。看着炭治郎手忙脚乱地把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收起来,又想到善逸那张得意忘形的臭脸,转了转眼珠。

 

  “喂,灶门。”

 

  “如果愿意的话,叫我哥哥也可以噢!”

 

  “谁要这么叫你啊。不要准备那些又臭又长的信了,善逸更喜欢直接一些,不如直接在大街上大声对他说‘请和我交往!’——啊,说不定直接说‘请和我结婚!’更好呢。”

 

  “诶?!善,善逸是喜欢这种方式的吗...?”

 

  他恶意地微笑起来。“当然。他可是我的哥哥哦?我可是非常了解哥哥的。”

 

  丝毫问心无愧地说出来酸掉牙的台词,和刚才自己的表现大相径庭,但是炭治郎仿佛被这虚伪的台词感动到了一般连连点头,热泪盈眶:“我明白了!我会这么做的!不愧是兄弟呢,谢谢你,狯岳君!”

 

  “嗯,那么现在就去吧。”狯岳宽容地点点头,如同君王下赦令一样挥挥手,满意地看着炭治郎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善逸冲去。

 

一想到不到一秒钟以后,眼前将会是怎样一个社会性死亡的场景,善逸将露出怎样的表情,狯岳就抑制不住咧起嘴角,感到格外的舒畅。这可不是什么恶作剧,只是要让他承认善逸是自己的哥哥,可是还早了一百年呢。狯岳一边摇晃着纸袋里美味的蛋糕,一边踩着夕阳,看着即将并肩的两个高中生的背影这么想道。

 

*结果居然告白成功了 于是狯岳又不高兴了好几天

 

其实这篇打tag是很忐忑的...毕竟不要说cp意味,炭善好像也没有写很多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让善逸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庭,所以有很大的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鬼灭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的了...

但是善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炭治郎。原作里他就是大伙的老情感带师了(?而善逸也算是个极致嘴臭代表(?),所以如果善逸狯岳要好好相处的话,必然是需要炭头的!

 

还有一点就是,原作狯的性格无论如何也洗不白,而且左思右想我都觉得如果狯岳是处于兄长的压制性的立场,那他们俩是不可能相互和解的T T所以只好想——如果是现代,而且狯岳是弟弟的话,也许心智就还能有挽救的余地,也许狯岳也不会从小就那么极端,也许善逸就不会那么怕狯岳,双方有什么都能毫无顾虑地说出来(毕竟原作善逸也亲口说过讨厌狯岳了,说不定还能两人对喷),在磨合里慢慢适应。

 

这样的话,那个幸福箱子也许也会有被给予所填满的一天吧。

 

*最后是一些矫情话

从2020的2.02到2021的2.02,开始写炭善也有整整一年了。当初只是一时冲动写的文字,现在看来也已经有一小堆啦。从一时冲动到真情实感到现在,都是各种意义上发生了很多,仿佛大梦一场。很感谢这一年来所有愿意读这些文字的各位以及给予了帮助的各位老师带我进入新世界!!(哐哐磕头)接下来也请好好相处吧!

关于居家举办七夕节日心得体会 #
来探亲吗?”一个孩子忍不住悄悄开了口。治郎想了想点点头:“这样说也没错呢。住在这里是雷呼吸继承者,那个鸣柱我妻逸喔,是我很重要人。”他强调。     “鸣柱?!”大家都就惊呼起来。虽然早有...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出来又想了很多,还看了一些儿童文学,拿出来删删改改添添补补又成了这一篇!狗血狗血狗血!看开头知道结尾类型( 龙(些微记忆)和人类(无记忆) 有些微前世描写,不过基本上都是碎碎念...
关于男子高生课间游戏流行趋势 #
原作者:13蘑菇   一个小时无聊短打! 依旧是无聊男子高生日常故事。灵感是在b站看滅ラジオ时候,有一集里下野一听硬币掉落声音居然就能猜出数额,简直逸本人。而且花江和下野本集互动模式...
关于男子高生观看BL漫画理性讨论 #
,还有今天祢豆子妹妹又把自己叫成了嘴平伊名字(“等等!我说过了让我妻前辈不要接近祢豆子吧!”治郎有些生气地说)之类,但是今天,逸意外地只是坐在天台一角,看起来相当聚精会神地在看些什么...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稽古 #
鞘。   水呼吸·拾型 生生流转。   逸没有选择硬接,在攻击被弹开后他旋身躲开生生流转第一招攻势,就地滚到一边去。这招是治郎在判断需要速战速决时会用大威力招式,每一次出击都远比上次更加...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内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
,气鼓鼓地问“昨天你都发什么东西啊看不懂!”逸时,治郎竟感受到了一丝微妙失望。   关于*:治郎说“忙不可开交”,原话是日本一句惯用语猫の手も借りたいほど忙しくなった,直译过来就是忙得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