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关于口内炎的有效治疗程序 #鬼灭之刃

sodasinei 2021-07-23

原作者:13蘑菇

 

第四遍了,真的麻了 能补就接着补(

原作背景的黏黏糊糊两个人(并没有交往)想搞一搞会认真生气的炭,结果一不小心把善搞得奇奇怪怪真是对不起…

口内炎翻译成中文是口腔溃疡或者口腔炎之类的,就有点内味了emmm果然还是口内炎吧!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诶?善逸不吃吗?”

 

我妻善逸捂着嘴摇摇头,把酱油丸子放了下来。

 

灶门炭治郎奇怪地看着他。这家的酱油丸子善逸已经馋了很久了。难得两人都没有任务待在一块,炭治郎便买了些回来一起吃,但是善逸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竹签,还皱起了眉头。

 

“嗯…感觉嘴巴有点疼。”善逸一边摁着下嘴唇一边说。

 

“嘴巴?是磕到了吗?”

 

“不是嘴唇啦…是嘴巴里面。”善逸说。他摁了一会没找着地方,又撅起嘴巴舔了舔,立马痛得“嘶”了一声。

 

“唉…估计是口内炎吧。挺久没发作过了。”善逸可惜地看了一眼香喷喷的丸子,忍不住又舔了一下。“咿——!不行不行!真的太疼了!”

 

炭治郎有点担心:“真的很疼吗?要不要找小葵要点药之类的…”

 

“就这么一个小问题不用找小葵啦。肯定几天以后自己会好的。”善逸说。

 

但是炭治郎还是一副很放心不下的样子:“可是…”

 

“好啦好啦!我真的没问题的!你看!丸子无论多少个都能吃得下哦!”

 

受不了炭治郎如同看着病弱的小猫一样的眼神,善逸一口气吃下了三个沾满酱汁的丸子。虽然患处立刻传来针扎一般的疼痛感,但是他忍住了,硬是吞了下去,勉勉强强神气地说:“怎么样!我说过真的没事的!”

 

“如果真的没事就好了…”

 

“真的没事啦!炭治郎你太爱操心了!”

 

而事实证明炭治郎的操心并非多余。善逸又撑了两天,虽然患处没有扩散,但是也完全没有要好转的迹象。

 

一次吃饭时善逸一不小心喝了一小口热的味增汤就疼出了眼泪,尖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炭治郎如临大敌,不再相信善逸逞强的鬼话,立马去找小葵要来了药膏。

 

“这个药膏,如果疼的时候就沾一点涂在伤口上,不要去舔,这段时间也不要吃油腻的东西和过热的汤水…善逸,你听见了吗?”炭治郎忍不住点了点一直在嗅闻药膏的善逸的脑袋。

 

善逸带着一脸嫌恶的表情抬起了头,把药膏塞回给了炭治郎:“这个药膏——味道也太恶心了吧!像把黄连还有大葱和醋搅在一起然后被啾太郎吃掉以后拉出来的便便一样臭啊!我不要用!把这个涂在嘴巴里我肯定一辈子都不会有味觉了!”

 

“这怎么行!不用药的话才是,善逸肯定永远都吃不了东西了!”炭治郎又把药膏塞给善逸,“而且这就是普通的药味啊!啾太郎的便便什么的也太夸张了吧!向啾太郎道歉!”

 

“啊啊啊又不是什么大病肯定能够自己好的!小葵是不是在记恨我这个药是真的好苦好苦!不要用就是不要用!”

 

善逸使劲挣扎从炭治郎的钳制下逃了出来,滚到房间角落里死命摇着头,眼泪滑到嘴边又疼得他吸了一口凉气:“嘶——”

 

炭治郎锲而不舍地跟了过来。“你看,善逸也觉得很疼吧?就算偶尔也好,涂一点吧。如果善逸吃不下东西的话,我也会很担心的。”

 

被灶门难过地看着时,所有人心里都会有一种负罪感。善逸也不例外。尤其是此时炭治郎的眼神就好像下一秒善逸就会因为口内炎暴毙似的。

 

他叹了口气接过药膏放进羽织袖口里:“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会涂的所以别这样看着我了!”

 

“真的会涂吗?”

 

“会的会的——!所以,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炭治郎如释重负地放开了善逸。“那就好。小葵说按时涂药,两天就能好起来的。所以善逸也不要太担心了。”他放心地说。

 

——当然,前提是用药的情况下。

 

过了几天,两个刚出完任务回来的人再次相遇了。炭治郎提了一整盒酱油丸子回的蝶屋,房间里只有善逸一个人躺着,看上去有些没精打采。

 

炭治郎把丸子放在床头柜边,冲善逸开心地说:“任务辛苦了!有受伤吗?”

 

善逸很不自然地把头扭了过去,鼻子以下都埋在了被子里。

 

“嗯…没有哦。炭治郎呢?”

 

“我也没怎么受伤!”炭治郎把油纸解开,酸酸甜甜的气息从刚做好的糯米丸子上散开。

 

“这次也刚好路过那家和果子店了,就特意给善逸多买了一些哦。上次不是没能好好吃吗?正好,我还泡了茶,善逸过来吃吧!”

 

善逸瞄了一眼丸子,吞了吞口水,选择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

 

“呃,我就先不用了,我刚吃完饭来着…”

 

炭治郎奇怪地看着善逸。“可是…你不是刚刚回来吗?”

 

“…吵死了!那我就是在路上吃了饭团!或者把庭院里的草给吃掉了!总之就是很饱就对了!”善逸有些口不择言地大喊大叫起来。

 

房间里暂时安静了。炭治郎沉默了一会,说:“善逸,吃庭院的草是不对的。”

 

“该关注的点在那里吗?!”

 

“那你是不是口内炎还没有好?”炭治郎飞速地追问道。

 

善逸窒息了。好一个直接的问题。支支吾吾了半天他才说:“嗯…其实也快好了啦,只是嘛我以防万一才——呜哇好疼?!”

 

炭治郎直接坐在床边,戳了戳善逸的下巴。口腔黏膜上的患处遭受意外的挤压,立刻刺痛起来,善逸惨叫了一声倒在床上。

 

“啊啊啊你干嘛!是要谋杀我吗真的好疼啊啊!”

 

炭治郎没有理会他,把他摁住全身搜了一遍,翻出了那只几乎完好的药膏。拧开盖子,很好,还是满的。

 

“这都过去几天了,我还以为你早就痊愈了。”炭治郎皱起眉头。“难怪还疼成这样,你根本没有用药啊。”

 

“因为,因为出任务很忙嘛,一路都风尘仆仆的哪里有时间涂这个东西,”善逸躲躲闪闪。

 

“善逸没有遵守和我的约定。”

 

“不是没有遵守啦,是因为那个什么,其实好得快差不多…”

 

“明明刚才还疼的快哭了。”

 

“…唔呃!”善逸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炭治郎也不退让,一脸控诉地看着他。

 

他们俩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善逸躲也不是跑也不是,自暴自弃地埋进了枕头里:“好啦我就是没有用!因为又臭又苦我真的不想用啊!炭治郎也是的,不要管我不就行了!反正我一定,一定不会用这么难闻的药的!”

 

善逸把头埋进枕头里大声说,闷闷的声音震得他自己的耳朵都开始发疼。炭治郎没有回话,一时间安静地可怕了起来。

 

…糟糕,好像一不小心说了很伤人的话啊。气氛实在过于诡异,让善逸有点不安起来。

 

说炭治郎不要管我什么的…明明他也只是在关心我而已,这种任性的话说出来肯定伤到他了吧?在哭也说不定…还是道歉比较好一点。

 

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寂静下,善逸不得不从枕头里抬起了头,犹豫着看向坐在床边的炭治郎:“那个,对不起,刚才说的有点过分…诶?炭治郎?”

 

炭治郎的确坐在床边。但是并非善逸所想象的一样一脸泪汪汪受伤的样子。相反,炭治郎相当平静,甚至有点平静得过头了,或者说面无表情更加合适。他手上还拿着那只药膏,配上这个表情简直像拿着什么凶器一般。

 

善逸和他对视了一会,突然很想重新埋回被子里。但是没有机会了。

 

炭治郎盯着他,开口道:“善逸已经不需要我来照顾了?”

 

“所以说…不是这个…”

 

“药膏也已经不需要了?”

 

“嗯…也不是…”

 

“那也就是说,这种伤无所谓吗?”

 

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炭治郎今天真的好咄咄逼人!善逸很想这样抱怨两句,可是眼下是说不出来的。

 

炭治郎捉住了他的下巴,拇指用力迫使善逸张开嘴,然后蛮横地吻了上去。

 

这一吻实实在在,带着风尘仆仆回来的炭治郎的气息直接撞了个满怀。善逸连转换呼吸的空挡也没有,就被堵了个严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炭治郎的舌头也伸了进来,以相当强硬的气势横扫过口腔侧壁,席卷了口腔内仅存的空气。

 

善逸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实在太突然了,他压根都没有躲开的余地,也没有说话的空隙,只能发出“呜呜”的凄惨的惨叫声。但是炭治郎全不搭理,只是一个劲地加深这个吻,仔仔细细搜刮过每一个角落,直到——

 

“!唔咿!?”

 

就算是非常不便的状态,善逸仍然发出了相当的惨叫。口腔内壁深处隐藏的,口内炎的患处被炭治郎的舌尖舔过立刻发出刺痛,简直像在伤口上撒盐一样疼。已经被掠夺得混沌的大脑被疼痛又激得清醒起来,使劲推着炭治郎的肩膀想要逃开。然而在发怒的炭治郎手下,这个反抗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后脑勺也被牢牢扣住,炭治郎直接跨到了床上,在善逸不稳的时候另一只手则扣住了他的腰。这下连推开的空间也没有了。同时,炭治郎一直在毫不留情地舔舐着那个可怜的患处。

 

明明是柔软湿润的舌尖的轻轻触碰,但是对敏感的患处仍是巨大的刺痛。炭治郎每一次扫过那里,善逸都会有相当程度的反应。拼命扭头要避开,但是接下来又会被发现破绽的炭治郎尽数吞下所有的哭叫,说出口的只有气音一样微弱的喘息声。

 

不管是把头朝向右边,还是扭向左边,炭治郎都会耐心地追上来,持之以恒地温柔地折磨着患处,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只帮同伴治疗伤口的大型动物。但是善逸完全不这样觉得。虽然他很喜欢靠近炭治郎时他身上令人安心的气息,但是就算现在他被这样的气息包围着,他也已经受不了了。

 

缺氧和患处的双重疼痛让他眼冒金星,一直在推拒的手也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软了下去,他只能被动地接受被炭治郎一遍又一遍来回舔着患处。相比一开始,炭治郎的动作已经温柔了很多,只是温和地刺激着内壁而已。泪珠从脸颊上滑倒嘴边,也被炭治郎吞下,带着盐分的舌尖触碰过来,又是一轮刺痛。善逸憋了好久,还是憋不住,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炭治郎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放开了他。

 

“这不是完全还没有好吗?”炭治郎说。善逸立刻像个回巢的金毛松鼠一样倒在了床上,怀里还紧紧抱着枕头,哭的非常惨烈。

 

“因为真的很疼啊!”善逸捂着嘴巴大声尖叫道。“一直碰那里真的很疼啊!你是故意的吧!”

 

“这都是善逸说谎的不对吧?我只是想让善逸知道说谎是不对的。”炭治郎头也不抬地说。

 

“喂?!你这家伙在生气吧?肯定在生气吧?!平时不生气的家伙生起气来真的好恐——”

 

他又没能说出来。炭治郎又一次捏住他的下巴凑了过来。舌尖探了进来,还是直奔患处。善逸抖了一下,紧紧闭上眼睛。

 

不是想象中的刺痛。冰凉而粘腻的触感传来,他尝到了一点黄连、醋和大葱的味道。

 

是药膏。舌尖准确而轻柔地将药膏敷在了患处。火烧火燎一样的疼痛立即有被疗愈的感觉。善逸缓缓睁开眼,炭治郎的脸就在眼前。

 

炭治郎还闭着眼。他眉毛细长,眉骨又硬挺,已经有一些成年的成熟意味,闭上眼睛却意外地孩子气。

 

…只是换药而已,这家伙有必要闭眼吗?善逸想。他自己却也忍不住又闭上眼。上过药的舌尖退了出来,这次是非常温柔地吻过唇瓣,嘴角的泪痕,轻轻地磨蹭着,慢慢分开,他们俩睁开了眼睛。

 

炭治郎和善逸无言地对视了一会。炭治郎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所作所为,猛然捂住了嘴。红色从他的脸上直直蔓延到了手指,这样看倒好像是善逸对炭治郎做了什么似的。

 

“那个…那个…对不起!因为善逸老是不乖乖用药,我一生气就…”炭治郎结结巴巴地说。

 

善逸也不自然地转过头去揪起被子来:“那、那你也不能一上来就!如果换成是别人肯定早就被你吓死了…”

 

“?你在说什么啊善逸。”炭治郎疑惑地说。

 

“对别人的话,用棉签上药不就可以了吗?”

 

“嗯,你说的也是…嗯?”善逸突然反应过来。

 

哈?为什么对我就不是用棉签?!你是不是刚才说了很了不得的话还不知道啊?!

 

“喂炭治郎,你刚才说…”

 

炭治郎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站起来,把丸子重新包装好:“既然善逸现在吃不了,我就送给小菜穗她们吃了。”

 

谁吃丸子已经无所谓了吧!你还没意识到你自己说了什么吗!善逸目瞪口呆地看着准备出门的炭治郎。

 

“啊,善逸。”炭治郎回过头来。“善逸要记得涂药。如果不听话的话,我只能再次强行帮善逸上药了。这次一定要遵守约定哦?”

 

炭治郎笑着说。明明还是温柔的声音,善逸却听出了一股寒意。求生欲下他只能僵硬地点头,直到那扇门合上,才倒在床上。

 

房间里重归安静。他翻了个身,再次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但是就算是厚实的被子也盖不住身体里奇怪的声音。善逸用舌尖碰了碰患处。依旧有隐隐约约的痛感。同时,还有清凉的苦味,再加一点点酸味从舌尖传来,是刚才炭治郎舌尖的味道。

 

善逸觉得,自己可能会喜欢上这个味道也说不定。

 

*还没有交往

*口内炎中被舔到是真的很疼的!!不要去试T T

*涂了药的第二天就好了w

关于工作期间醉酒处罚规定 #
无色透明液体。     夜色已经很深沉了。治郎把窗纱拉上,点上蜡烛。今晚,他与逸一起出任务回来后在藤家借宿。突然从窗纱小洞里钻进来一个灰扑扑小毛球,慌慌张张地冲他叫嚷着。   “啾太郎...
关于屠龙勇士制作流程鉴赏 #
!还不上钱才被迫上山来杀掉你!”   “骗…了?你们不是相互喜欢吗?”   逸很想结束这段莫名其妙对话。但是治郎歪着头看他,对这些复杂人类情感全然不了解样子,他放弃似的叹气。   “我...
】稽古 #
女孩子就更好啦。”逸笑着说。   村民也笑了笑,我妻逸,与灶门治郎所描述那个人差距实在太大,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旁边少年则开了,声音还带着变声期青涩:“我妻先生,这边已经在等您了,请跟...
关于流行舞蹈误解性分解教学 #
兴趣高,就算把逸调到了少儿班也没有作用,他在舞房里教着五六岁小女孩们最基本动作,治郎就像个等待孩子下课家长一样深情地扒着玻璃窗户往里瞧,这画面真太惊悚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
关于烟火大会告白注意事项 #
原作者:13蘑菇   妄想现代男子高生paro,依旧是ooc严重爱哭和直球! 烟火大会来源自身经历,烟花描写是瞎写( 如果可以接受话请往下!   我妻逸暗恋灶门治郎一年有余。   在...
关于战后同志之间关系处理 #
是我妻逸每次都要拖着灶门治郎找一个绝佳观景点兴致勃勃从早看到晚,现在我妻气息甚至在以治郎为中心方圆十米都没出现过了。   “唔…可能是我最近对表现有些过分了吧。让伊助都开始...
关于多样化家庭模式经验分享 #
家庭,所以有很大私心成分。这对兄弟走向反目真的是里我最遗憾又最理所应当了... 但是逸和狯岳都对“家人”概念很陌生,所以这些努力可能还需要一个中介才能好好传达。这个人必然就是治郎。原作...
关于完美度过情人节方法指导 #
原作者:13蘑菇   晚上十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情人节快乐(你谁 依旧无脑一个半小时短打!这次认认真真参考了学园设定真好好玩啊哈哈哈!文中村田设定出自学园! 村田视角!...
关于促进恐怖电影繁荣发展实施方法 #
,抢自己风头。今天是只属于自己帅气主场。   “而且治郎睡房间也铺好床了,说好了今天治郎睡在我家吧?”逸朝治郎眨眨眼睛,治郎脸更红了,他又喝了一茶。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
,之后狯岳又有些欺负它,所以情绪不是很好。我们担心它会腹泻弄脏店环境,让它静养了一天。”   “是这样吗,逸情绪不好吗?”治郎一下子紧张起来。刚才互传短信时候,语气还是很正常,难道是突发...
关于与恋人勾心斗角价值意义归纳 #
人产生了兴趣——   等到回过神来时候,逸已经坐在藤浴桶里,像只蒸煮大侠一样光着屁股沉思。治郎外伤更多,没有过来一起泡澡,缺乏交流反而让逸想得更多。   不,其实也并不是自己非要多想...
我喜欢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 宇● 义● 炼● 时
头发染白了?!我喜欢以前那个颜色!!!”伊助听着治郎语气还有他那头白色头发心里一种不爽情绪一拥而上,他拿着刀指向治郎“那个!伊助你冷静一下!!!”跟上来我妻逸就看见了这个场面及时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