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ome × 你】关于妥协,和濒死 #哥谭 #杰罗姆 #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Ade

 

*乙女向。第二人称注意

*最近有些忙,摸了两个小片段,是分开的。

 

Jerome的可爱之处在于他从不循规蹈矩。

举个很小的例子,如果递给他一杯塑封的牛奶,塑料皮上用来规定吸管插入位置的小圆圈会令他不爽,于是这个家伙就会在那个圈之外的所有地方都插出坑来。

正因如此,他大多数时候都不会为你妥协。比如你们在潮湿闷热的巷道里交换一个绵长的吻,你热得难受,于是用手捂住他的唇把他推开一点,想要就此结束,而Jerome Valeska会扬起嘴角用舌尖舔你湿润的掌心,绿色的眼里盛满戏谑,在你受不了松开手之后按着你继续刚才的吻。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

有一次你开玩笑地说想要一封Jerome亲手写的情书,听到这话他停下手里把玩小刀的动作看了你一眼,随后摸出了他的日记本。

 

“把你记在这上面怎么样,sweety?”

 

你看着本子封面用水钻贴出来的蓝色冰淇淋哭笑不得——你当然知道Jerome的日记本上都写了些什么。

可是你说,“我愿意,如果你也愿意的话。”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婚礼誓词。

你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下意识浮起一个笑来。

 

正发呆的时候你的Valeska先生已经带着那把小刀晃到你眼前,凉凉的刀片挨在脸上的触感把你的意识唤了回来。尽管你知道他不会真的划伤你,但感觉到刀刃的用力你还是连忙改口,“好吧,其实我想要的是……”

一个吻。

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因为他的唇瓣已经落在了刚刚刀片贴过的地方,一样用力,触感也一样冰凉。

 

Jerome用一只手捏住你的后颈迫使你仰起头,然后他顺着你的脸颊一路向下延长这个吻的轨迹。

“你知道你很重要的。”

他用指尖挑开你的衣领,牙齿在干净的身体上游走,先是脆弱的脖颈,然后是锁骨,淡红的齿痕像花儿一样在肌肤上绽开。

你被压在木质的桌面,身下的条纹桌布随着他的动作被蹭的移了位。你抱紧Jerome,并不刻意压抑自己的声音,只是模模糊糊地想桌布又要换新的了。

 

第二天早上你对着镜子端详了半天自己的身体,之后默默地从衣柜翻出一件高领衫穿上,把那些盛开在身上的花儿全部遮住。

 

Jerome Valeska还真的亲自给了你一封情书——用咬的。

 

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Jerome Valeska的坟墓被刨开,而他本人安静地靠在墓碑边上。

你丢掉枪倚着Jerome坐下来,身上其他被子弹洞穿的伤口都不如胸前的痛。那些子弹是谁打的?或许是Gordon,或许是Harvey,还有可能是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警员。不知道,当时有太多黑洞洞的枪口。

 

好多,好多的血止不住的从嘴里涌出来,它们阻碍着你,于是有好多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每当你用仅存的力气想要说些什么,那些字顺从地蹦进口腔,却融化在舌尖变成一串寂静的泡沫。

不论什么时候张开嘴,顺着衣襟淌下来的永远只有鲜血。

 

你低下头,衣服的颜色甚至已经辨不清,明明是今早新换的衬衫,领结打的是他喜欢的那款,红色底白色波点的,Jerome夸过它三次,你都记得。

如今连最后一颗白色的波点都被新吐出来的血淹没了。

你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真糟糕,好像漏嘴的小孩子一样。

 

大片温热的暗红色蜿蜒在Jerome身下,你看着他终于被弄脏的白色球鞋——它们被盖的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原来一个人的身体里会有这么多血吗?

 

你有些累,但还是努力撑着上半身靠在冰凉的墓碑上。那枚斜着从肋下钻进肺里的子弹像有生命一般迅速汲取你所有的力量,你能瞧见自己的鲜活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很多曾经的事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明晰:你把从花店偷来的一大束玫瑰塞给Jerome,花瓣早已被漆成深绿的颜色——和他的眼睛一样。你和花一起靠在他的怀里,他尖尖的下巴抵着你的发顶;

你们给路边一只经常遇到的黄毛小狗起名为“Jimmy”,乐此不疲地用火腿肠引诱它过来,看它扑空之后再大笑着扬长而去,因为它那副样子像极了警探Gordon;

还有每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隐藏在床单,薄被和捆绑手腕的领带中的秘密。

 

人在逝去之前总是这么多愁善感,他要是知道了大概会嘲笑你。

 

其实比起回忆,你更想抬手去摸摸Jerome的脸,最好再用柔软的嘴唇亲吻那些永远好不了的伤疤。但是你太累了,虚弱的身体只允许你在血泊里握住他的手——是温热的,他还活着,垂着脑袋靠在你身旁,他没有看你,因为他睡着了。

 

Hey,wake up.

Wake up,Jerome.

 

你费劲地抬起一只手想去抚摸你的Valeska,可是探出去的指尖只触到一片僵硬的冰凉。

怎么会呢?哥谭的小疯子是不会死的。他曾经还复活了呢。

他的信徒们可以死,他的疯子小姐可以死,但他是不会死的。

 

对,“Jerome”可以是一种意识一种观念,可以由千万人继承,即使过去很多年也可以作为怨念的阴云笼罩哥谭。

可是那个曾经把你护在怀里,用他自己的身躯抵挡所有飞过来的流弹的人呢?

 

你永远失去他了。

Jerome × 】甜点时刻 # # #
原作者:Ade   *大概是很莽的研究员罪犯小姐遇上了小的故事。 依旧是 *第二人称注意   科研所的所有工作对于而言都是枯燥乏味的。 这里确实是群英荟萃没错,确实是被高尖端技术环绕没错...
Jerome × 】meet # # #
原作者:Ade   * *第二人称注意   被那个男人一脚踢翻在地上的时候心里默默想着一件事。 这是第几次了?看到的或者没看到的,帮他出头或者没赶上的,Jerome被他妈妈那些男人殴打的...
Jerome × 】共感 # #
,阿卡疯人院新晋罪犯,入狱罪名是弑母。   所以逃跑是正常的,用拙劣的借口告诉自己不必介怀,脑袋里却一直环绕着Jerome的模样。 棕红的发,深绿的瞳,不加掩饰的疯狂,他像盛放在名为的泥沼里的...
【Gallavich】Mickey在 #shameless #Jerome #
。”      他的笑变得狰狞而诡异。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是……是吗?”      “但他也不是要找的那个什么Ian。”他撇撇嘴。      “能问下这里是哪吗?”      “...
【布鲁斯·韦恩×】戈登的内心咯噔一下 #男神× #恋与DC #DC # #蝙蝠侠
by/ Zoey(停更)   △ooc △第三人称格式 △主()名叫Zoey Elvis(佐伊 埃尔维斯) △私设多 美剧《》中的布鲁斯,坑有点冷,自产 小学生文笔,团宠,很苏,无三观 /隔...
【Jeremiah × 】耶利的玫瑰正处于休眠期 # #
原作者:Ade   *第一人称 *人设捏造注意,主名叫Rachel Sharp (瑞秋·夏普) *基本是以前的麦,慎看   “耶利玫瑰”生长在沙漠中,在极端的环境里它们会脱水...
茶香四溢(尼尼and小红篇)● 漫威● 钢铁侠● DC● 红宾 # #托尼 #提
。     提: “我们分手吧。”   “……好。”   这是·德雷克总裁的最后一段对话,多像小说电视剧里狠心的男主可怜的主呀。但事实其实很简单,他不爱了,也累了。   现在回想起来,也不...
森】小奶糖● 综英美● 恋与DC● DC● 红头罩● jason todd
。”   瞧瞧他的朋友的反派理念,她真应该去纽约认识一下某位神。 “就是口中多管闲事的这位先生,晚上夜巡回来还要给带夜宵,确定在说什么吗?” “世界需要平,需要,继续善良下去吧陶德先生...
「里德尔×」知更鸟与荼蘼花 #hp #恋与hp #汤里德尔
人前油腔滑调的伪卝善模样,如今却变得一样善于奉承。​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黑湖湖底,里德尔常常提出一起完成论文的要求,借机学习高年级的魔法。他自习的进度堪称飞快,除了天赋异禀以外...
掉落夜翼视角● DC● 红头罩● 蝙蝠侠● 恋与DC● 森陶德● 夜翼
森…咳,没什么。 今天回在酒吧遇见森了,他的脸上有个小红包。迪克没忍住多看了几眼。森生气了,他总是在生气。 提森没有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达米安:干脆搬去跟他一块住。 这不行,迪...
【普修特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 男神x
,大哥只让我跟着点。”贝西诧异地抬头,“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索尔贝拉德隔岸观火,异口同声道:“等着,又要被发脾气了。” “不,没甚么问题。老师心眼可真坏。”我的普修特老师,就...
【凹凸世界关于他们恋爱的那些小心思 #嘉德斯 #格瑞 #雷狮 #安迷修 #男神×
by/ 时亓在高中监狱   |内容包含嘉/瑞/雷/安 关于他们恋爱的那些小心思~ ooc什么的不管啦! 望喜.   正文:   嘉德斯. 1.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想要把的一撮呆毛揉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