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emiah × 你】耶利哥的玫瑰正处于休眠期 #哥谭 #杰罗麦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Ade

 

*第一人称

*人设捏造注意,女主名叫Rachel Sharp (瑞秋·夏普)

*基本是以前的麦哥,慎看

 

“耶利哥玫瑰”生长在沙漠中,在极端的环境里它们会脱水变成一团干草,这个过程可能持续数月甚至数年。而一旦环境湿润,只需很短的时间,它们就会重新焕发生机。”

 

-

第一次遇见Jeremiah Valeska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当然,我也是。

 

-

生活在优渥的家庭中本没什么可抱怨的,但不论何种阶级,人人都被问题缠身。有人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为生计发愁,而我在烦恼为什么我的父母会如此喜爱马戏表演——它们并不昂贵,人类和动物做出的各种滑稽动作甚至和优雅毫无关系。

尤其是畸形秀——用自身缺陷来博取眼球的行为令人毛骨悚然。

 

在马戏团,我的父母最注重的两点:富贵和优雅,是一丁点也没有体现出来。

我只能把原因归咎于我的家庭并不是世代的贵族,只是因为经营一些我并不懂得的生意才成为了上等人。那么便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思:无非是飞上枝头后对于底层挣扎的人们看热闹似的嘲讽。

毕竟华丽的长袍可以遮挡其下的一切脏污。只要羽毛还是金色的,就可以忘记自己曾是乌鸦的事实。

 

请原谅我如此评价他们,我只是想为自己的委屈寻找一个宣泄口。那是蕾丝边的裙摆,精致的皮靴和五颜六色的发卷都无法安慰到的伤痛——我生下来就只有一条腿,这些年来一直依靠假肢行走。

 

或许这也是我厌恶畸形秀表演的原因。

 

我们都知道,差异会引起侧目,缺陷会引来同情和惧怕。每当我换上露腿的衣服走到室外,许多携带着各种意味的目光就会不请自来。

 

现在大概也会是这种状况。

 

我又一次从演出帐篷里溜出来,看到不远处蹲在沙地上的一个红发男孩,借着高度差瞟过去他只是很小的一团影子。我知道他在这里生活,我还知道他有一个弟弟,他们曾经跟在蛇舞女的身后替她打扫场地。

 

马戏团的孩子,你会怎么看待我,会像其他同龄的小坏种一样跑开吗?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走过去,在他对面蹲下,中间隔着他画的沙地迷宫。

 

“Rachel Sharp.”手掌伸过去挡住他的视野。这是挑衅。

他抬头了,他一定能看见我与异于常人的左腿。但他的视线并未在上面停留,也没因为我挡住他画迷宫的动作生气,他只是握住我的手。

用恰到好处的礼节回复失礼。

 

“Jeremiah Valeska.”

 

-

马戏团每年春天期间都会来堪萨斯城巡演,但一年里只有一个春天,所以我并不能经常遇见Jeremiah。并且那之后我再去马戏团,里面只剩下他的弟弟,再没寻到他的影子。

 

第二次与他产生交集是在圣伊格内修斯学院。

 

图书馆里我弄掉了一本德文资料,正准备弯腰时突然出现另一只手把它拾了起来。

视线沿着袖管爬升,我看着他将书递过来,温润有礼,和曾经一样。唯一的不同只是当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得比我高两个头了。

 

实际上我对Jeremiah的印象还停留在很多年前,而我不确定他是否还记得我,于是我——掀起一点裤脚让假肢的金属光泽露出来。

毕竟曾经极其失礼的行为此刻拿出来实在是有些唐突。我并不后悔那样做,却不代表那个行为是礼貌的。

所以我让他看了我的假肢,在接过书本后重新伸出了手。

“谢谢。很高兴见到你,Mr.Va……”

 

Jeremiah没让我把那个姓氏说出来,他用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打断了我的话。

 

“Xander Wilde.”

 

他回握我的手,和很多年前如出一辙。

“很高兴再见到你,Rachel。”

 

-

一个人改名换姓还能有什么理由?百分之八百的情况都是有难言之隐。但他承认了Jeremiah的身份却让我叫他什么Xander,我不理解。不过最起码可以确认的是他没有加入证人保护计划,没有人间蒸发。

 

当时Jeremiah并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想来也是,他解释了才奇怪,我们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啊,只是“那时”还不算朋友。

 

在这之后我与他常约在自习室或咖啡馆。某天归途中我借着傍晚绛紫色的云霞挽上他的手臂,他没拒 绝;河边潮湿的水汽弄得左腿的连接处很不舒服,于是我不经意地向他靠了靠——

 

最终我成功踮起脚尖触到了他凉凉软软的嘴唇。这可不是朋友之间会做的事。

 

Jeremiah专修建筑设计,是数学天才。而我专攻德文。课业没有交集并不影响我们在晴朗的下午一起把方糖搅进杯子。时间长了,一众醇厚的香气间我还发现了些别的东西。

 

比如Jeremiah的黑咖里总会加两块糖,他看书作图时戴的其实是平光镜,出门一定会用发胶把头发打理的服服帖帖。

 

再比如他很会隐藏自己——这是我的猜测。Jeremiah总是彬彬有礼,他几乎不动怒,产生争论时那副略微哀伤的样子竟然令人下意识先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

这不太妙,看起来他好像永远都会是受益的那一方。

 

还有一件事,他从未问起过我的假腿,尽管我早已不会为此而感到冒犯。可Jeremiah只字不提,好像那条假肢和我身上的其他零件都没什么不同。

也可能是,我和他遇到过的所有人都一样不值得过多关注,即使我能走在他的身侧牵他的手。

 

总而言之,事与愿违令人不爽。于是我又行动了。

 

自习时间互不打扰已经成为一种默契。腕表上指针一点一点移动诉说时间的流逝,铅笔在淡黄的格子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29分08秒,现在是09,10,11……

 

Jeremiah将近半小时没碰过他的咖啡了。

 

这应该是最好的时候。

 

我探身过去,直接取下了他的眼镜。

他停笔,略带疑惑的眼神穿过午后浓稠的阳光朝我投来,半合的百叶窗在他优秀的面容上印下太阳斑驳的影子。

 

“Xander,可以谈谈你的过去吗?”我把眼镜搁在他画了很久的设计图上,语气咄咄逼人。

 

很好,Rachel,你真是太失礼了。来吧,窥探他的秘密。Jeremiah Valeska总是如此优雅,他不会生气的。

 

我看见他放下笔,垂下眼睛。那样漂亮的绿色里此刻会盛着什么情绪:不满,厌烦,还是愤怒?什么都行,展露它们,拜托,表现得更像个人类。

 

然而我错了。

Jeremiah再抬起头时那一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我甚至不能看见我自己的倒影。

 

“你应该更聪明些的。这本书从一个小时前就没有再翻过一页。”

他替我合上摊开的德文课本,用很平静的声音去说这句话。

 

看来他早就发现了我的异常,却选择视而不见。

 

有时人们要学会收敛自己的欲望。

 

这是从Jeremiah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读到的答案。

 

-

收敛……于我而言这似乎是一件很难的事。我残缺着来到人世间,接收到了许多的不善,却没有封闭自己而是朝向另一个极端走去——逐渐变得锋利张扬,热爱挑衅,具有攻击性。

 

那天下午Jeremiah最终还是告诉了我他曾经的经历,他用无害的,很平静却有些伤感的语气讲述故事。他说他的弟弟Jerome曾想要伤害他,他强调他与Jerome的不同。

 

听起来应该是在陈述事实,可我总觉得他的话半真半假。这让我想起深夜捧读时曾了解到有一种沙草,它被称为“耶利哥的玫瑰”。书上写道:

 

  “它可以躺在那里多少年,干枯、灰黄、毫无生意。然而,只要一浸到水里,它马上会舒展开来,萌发小小的叶子,开出粉红的花朵。”

 

用这段话形容Jeremiah不太妥当,他不是沙草,他是真正的玫瑰。但我想把其中引申的含义为他化用。

 

Jeremiah Valeska是一个虚伪的演绎者。他更改姓名,收敛欲望,是因为此刻的玫瑰,还不被允许重生

 

但玫瑰终有到花期的那一天。

 

他将会肆意生长。

【Jerome × 】关于妥协,和濒死 # #姆 #乙女向
 up,Jerome.   费劲地抬起一只手想去抚摸Valeska,可是探出去指尖只触到一片僵硬冰凉。 怎么会呢?小疯子是不会死。他曾经还复活了呢。 他信徒们可以死,他疯子小姐...
【Jerome × 】共感 # #
,双手悬空感受着夜晚风。 这个时候,没有与任何物体接触掌心却突然传来一阵异样感觉,就好像是把双手用力按在了满是粗粝石子地面上。 像被针扎了一样迅速缩回来检查手掌,本以为是碰到了什么飞行昆虫...
【Jerome × 】甜点时刻 # #姆 #乙女向
了。” 走到近前,朝疯帽匠先生挤了挤眼睛。 Bingo!   好多天后Jerome骑着摩托带疾驰在街头,坐在后座环着他腰,金棕色头发被风拂得像盛开太阳花。 今天出门Jerome没说要...
【Jerome × 】meet # #姆 #乙女向
力气,没什么表情地接受瞪向他不满眼神。   当那阵能把人骨头都吹透冷风将今日份公报》刮到脸上时候,才有点不爽地把它抓下来。巷子里到处都是这个报纸,水泥地上,砖墙上,电线杆上。要不...
【布鲁斯·韦恩×】戈登内心咯噔一下 #男神× #恋与DC #DC乙女向 # #蝙蝠侠
by/ Zoey(停更)   △ooc △第三人称格式 △女主()名叫Zoey Elvis(佐伊 埃尔维斯) △私设多 美剧《》中布鲁斯,坑有点冷,自产 小学生文笔,团宠,很苏,无三观 /隔...
【Gallavich】Mickey在 #shameless #Jerome #
。”      他笑变得狰狞而诡异。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是……是吗?”      “但他也不是要找那个什么Ian。”他撇撇嘴。      “能问下这里是哪吗?”      “...
【谜鹅】GCPD鉴识人员Edward Nygma日记(中) #
. ”      “Oh,这是他名字吗?没有告诉过我。”我小鸟此刻专心地吃着他碗里白蘑菇炖鸡,头也没抬一下。      “Come on,Oswald,我是第一次杀人,没办法像那么冷静。”      “I...
【谜鹅】GCPD鉴识人员Edward Nygma日记(下) # #谜鹅
 you, Oswald.无论别人怎么评判,我都相信。”我从那张黑反白包装纸上撕下一个正方形,“是Oswald,是从伞童走上之王Penguin.过去不该成为负担,它们是垫脚石...
HP|世纪报刊 #恋与HP #HP乙女向 #哈××德拉科
服软。 但眼里,好像一直都没有他。   “shit.”哈低低骂了一句,旁边恩吓得在桌底下按住他手,小声警告他:“哥们,格教授在呢。”   而哈却充耳不闻,眸子一直盯着斯莱特林那个位置...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 当们一起演童话剧● 多弗朗明●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 艾斯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萨卡斯基/基德/艾斯/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 校园话剧注意OOC     萨卡斯基(国王新衣)   萨卡斯基饰骗子,饰小裁缝,库赞饰国王,波鲁萨诺饰骗子,斯摩格饰...
【SBR乙女|迪亚】曼哈顿玫瑰● 男神x● jojo乙女向
原作者:黑糖药草茶冰激凌   *迪亚x *OOC OOC OOC OOC *文笔破碎逻辑扭曲 *非原作设定,细节经不起推敲 *强行扣题 因为收到了一支色号名字叫曼哈顿玫瑰口红,怪心动...
【海贼王乙女向同人】当尝试安慰他时候● 多弗朗明● 克洛克达尔● 男神X● 赤犬● 西南迪● 柯拉松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温馨感人向,短篇CCO 内含:克洛克达尔/萨卡斯基/多弗朗明西南迪     克洛克达尔 从巴洛克工作室成立开始就一直陪在克洛克达尔身边,在众人眼里只是个痴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