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太】听那说书人所言。 #双黑 #文豪野犬太宰治 #中原中也 #芥敦芥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伏子深

 

☆芥敦芥无差,不过很少很少。

☆3k+一发完自嗨产物别细究。

 

1.

那是我曾从一个说书人那儿听的故事。

 

2.

那时他一身长袍站在桌前,与那古色古香的小城和一旁浮云般的粉嫩樱花好生般配。

我走近才听清他口中正讲着什么故事,面前两个小孩抱着腿使劲听。

“传说在遥远的横滨,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拥有常人没有的异能力,被称作'异能者'。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两个异能者的故事。”

“他们一个是英俊帅气优秀聪明的黑手党干部太宰治,一个是矮小易怒的蛞蝓。说起来呐,太宰的异能是令其他全部异能无效,而蛞蝓的异能是控制重力。突然某一天,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位变态首领的暗箱操作下他们成了搭档。”

“当然,他们相看两相厌,就好像是讨厌鞋底下粘着的口香糖。太宰治印象里每次和蛞蝓见面都要吵架。”

 

3.

白毛的小孩想要发问,被旁边的黑毛捂住了嘴,“不要打断太宰先生,人虎。”

白毛把手扯下来对着黑毛的耳朵小声低语,“其实芥川你也觉得太宰先生个人感情代入太强烈了吧。而且心血来潮换衣服讲故事什么的…被中原先生看见会挨打吧。”

“不,在下没有。”黑毛一本正经的回答,“先生做事都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那说书人明显是听到了,悄悄翻了个白眼安慰着说:“好啦,我好好讲就是了。”

 

4.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把小矮子叫做中原中也喽。”

“横滨从未有过安宁的冬日,在那个银装素裹的季节,太宰治与一位好心的俄罗斯人相逢,才发现这个乏味的世界上原来还有和他一样有意思的人在。”

“很少有人能这样激起太宰治的兴趣,所以玩一玩也没什么不好的对吧?”

 

5.

许久没有这样的天气了,凄凄黯黯的叫人看着压抑。武装侦探社里,是激烈的会议和争辩,每个人都面容紧张严肃,似乎是要面临宇宙灭亡之类大事——除了国木田旁边空着一把椅子。

当然,他们讨论的对象——正是这把椅子的主人。

往常太宰治不出席会议几乎成了惯例,一般不是正在水里飘着就是在树上挂着也不惹人在意,但是这次倒有很大的不同。

这个随随便便就能搅起一场麻烦的男人,眼前正和最难缠的敌人在敌方地盘做着恐怖的谈话。

 

6.

太宰治双手被反绑在椅子背后,拷着手铐脚链锁得死死的,面前一个紫发男人扑闪着眸子似笑非笑的与他对视。

“这副样子真是狼狈啊,太宰先生。”

“噗——您真是会说笑呢先生。只是特制的锁链而已,我没觉得这有什么让人狼狈的。”

两个人相视无言,不知是谁先启唇挑起了一声轻笑。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

“我的想法您明明知道的。”

“那么我的回答您也知道啦。”

“真的相信他们会来救人吗?现在横滨大乱,恐怕没有人还在想着您啦。您也早知道自己并不被人所在乎,对吧?”费奥多尔弯起眼睛留下一声冷笑,优雅的语调微扬,“我们是真正的聪明人,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愿意与您合作,而并非是现在这样。”

“如果这就是您想要合作的态度,还是算了吧。”太宰治懒懒后仰,挑个尽量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语调轻佻亦扬,“至少也要拿点蟹肉罐头来说明诚意吧——就这样用暴力手段把别人从睡梦中扯过来,完全让人失去了合作的兴趣呢。”

“还是很爱开玩笑呢,我看您可是非常配合的样子啊,先生。”

“把这当做玩笑吗——因为您也想知道底牌是谁吧?”

陀思摇摇头,对这句话未做理睬只是勾起唇角,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啊呀啊呀——看来您心里已经有人选啦,老鼠先生。”

 

7.

门被踹开了——准确的说是门没了。

嘭的一声巨响让所有人为之侧目,不知何处出现为衬托气场的灰尘飞扬,烟雾后面隐约透露出乍现的红光。

“哟——来了啊,酷炫帽子君。”乱步依旧眯着眼睛笑意盈盈,伸手朝门外那人打招呼,“那么来商量商量我们的战术吧,顺便展示一下港黑的诚意?”

 

国木田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紧握的笔略微松开,他努力平静下声音厉眸做出严肃样子,细听声音微有颤动,“现在最麻烦的问题就是太宰治。只有他知道费奥多尔的计划,但就在早上我们发现太宰失踪了,并通过一些…内部技术,得知是那个魔人费佳绑架了他。”

中原中也扶正帽子,挑眉略有不屑勾唇,“我就可以代表港黑的诚意。倒是你们的大侦探也没办法看出什么来吗?”

“他是个很难缠的人,并且——太宰对于费奥多尔的绑架是非常顺从的,甚至还帮他掩盖了一些踪迹。”乱步不悦眯起眼睛,“要不是这样,我作为世界上最出色的名侦探分分钟就把真相找出来了——!”

“但也并不是毫无所获。”国木田继续道,“已经确定了他们的位置,但太宰他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8.

“…你们找到尸体了吗,还是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中原中也抬头,海蓝色的眼眸冷光乍现,看着对面金发男人略显无言翘起腿沉声,字句掷地言语冷酷不带任何感情,“我比你们要更了解那混蛋。他不会死的——把位置给我,我去救人。剩下的你们来解决。”

“贸然营救很可能会导致全线崩溃。”乱步睁开眼睛,翠绿色眸子亦冷声音平静,“那怪物的战力并不是普通状态下的我们可以打败的…但距我所知帽子君如果想要开大招是有极大风险的吧?如果没有太宰的异能你也会死。”

 

“我相信他还活着,没有证据就别说这样的话。”黑色皮手套紧握略显皱褶,“位置给我。”

 

9.

“…中也。”太宰治垂眸喃喃,“中也。”

紫发男人似乎没有听清,亦或是不想理睬便轻笑两声作为回答。

“谜底已经揭示了——这可由不得您不相信啦。”鸢眸的人浅笑。

“是吗——可您似乎没见到过我的牌吧?。”

“噗,无论如何战力相比,您的底牌只能算作小小的兵卒。并且您也没见过我的牌啊…”太宰治抬起眼睛,笑意逐渐蔓延浓雾缭绕——

“他是国王。”

 

10.

窗外是缭乱的云海,那一刹那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震动,飞机停的位置恰到好处挡板开启,落下的是人形异能中原中也。

毫不犹豫毫无思考,仅靠着两个人单纯的信任?他在赌——太宰治也在赌。

 

开了污浊之后的中原中也打怪如同满级三维生物在新手村的碾压,现在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那些逐渐爬上他脸的刺眼花纹。

左手招摇凝聚这超出身体数倍的红色光球,手肘后杵发力带着铁锈味的嘶吼。身体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不知道他是否活着。

他在赌——太宰治也在赌。

 

黑色的枪口对准了太宰治。面前男人眼神冷漠如冰,手臂仍被反锁棕发的男人却露出些许笑意,“本来应该说——杀了我吧,带我离开这个氧化的世界。”

一声响指。

“但是某个小矮子现在应该正在外边打架呢,我要是死掉他也会死掉——这大概算是殉情了吧?我才不想和黏糊糊的蛞蝓殉情呢。所以很抱歉啦——只能让你死掉了。”

一声枪响。

 

玻璃突然破碎,太宰治看见满天的猩红色,一个红发的男子踏着血一步步走过来,海蓝色的眼眸里是像野兽一样的蛮横与荒芜,脸上甚至没有表情,红色的疤痕像是枷锁一样缠满他的身体,从中渗出血丝。

——那不是我的中也。太宰治想。

太宰治伸出手,中原中也停了下来。

蓝光流溢,他看见血色褪去,中原中也几近晕厥,在失去意识之前压倒在太宰治身上。

低声的耳语顺着风传过来——“混蛋青花鱼。”

——这是我的中也了。太宰治想,然后嘴上慢慢回应,“你来晚了,慢吞吞的蛞蝓。”

 

11.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虽然不是很让人愉快,但是还挺有意思的。”

 

12.

“可他们不是相互讨厌吗?”我听得痴了,忘记是什么场合,失礼而仓促的发问。

那说书人看了我一眼,笑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先生?”他笑得文雅而礼貌,就像是温和的月在夜间倒映的朦胧微光。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也笑了笑。

突然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红发男子冲了过来,揪着那说书人的耳朵就是一顿嚷嚷:“混蛋青花鱼,你干什么拿人家衣服快下来!”这男的从头黑到脚带个小礼帽,个儿不高。看这样他们关系还挺亲密。

“呜别吵中也,你看敦和芥川听得多认真。”底下两个小孩闻言重重点头,然后对视了一眼开始攀比一样同时加速,再对视一眼打了起来。

“明明是在下听的更认真!”

“这种事有什么可争的啊芥川!是你还不行吗松手啊!”

红发的男人似乎是看惯了这样的场面,露出了与他外貌年纪不符的老妈妈无奈笑。一手拽起那说书人,一手拎着那俩小孩就走。

察觉到我的注视,他转过头歉疚而温和的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

那说书人一副不满模样,口中嘟囔了点什么然后朝那红发男子凑的极近,在恰到好处的气氛里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吼了一句:“蛞——蝓——是——笨——蛋——啊——啊——啊——啊——!”被称作蛞蝓的男子有点发红的耳尖瞬间冷却,一记勾拳朝他挥过去被灵巧的躲开。

看着这打起来的俩大俩小,我忍不住笑了几下,想着过去劝劝架。

我问:“先生,虽然失礼。我想问问——您刚才讲的故事,是真的吗?”

那说书人好像发现了我的想法,露出自然的让人看上去很舒适的微笑,“您可真会说笑,先生。胡编乱造的故事而已,我们哪儿能有那种异能呢,就是两个普通人罢啦。”

 

13.

已经许久,我早已记不清那说书人的样貌,只记得他脖颈和手腕处缠着许多绷带,很是奇怪。

 

End.

】桌宠干嘛不给看嘛~ #文豪 #中原 # #小说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每次都能被发现。   后来他发现中原竟然给手机安上了感知锁,就是为了防他的种。   :我横滨开锁王表示不服。   但是对于这种只要一靠近就会报警中原从而导致他根本都...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国木田独步●中岛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国//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女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文豪乙女向】全员兔化 ●中原川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直勾勾的盯着你怀里的兔,眼冒绿光还流口水了....... 啊,果然还是不要做危险的事呢。   (小剧场) 第二天,某草被横滨F4堵墙角了,当某草想反抗一下的时候先生拍了拍她不要挣扎了,然后...
初遇的时刻(文乙女)(含/中原/川龙之介/中岛)#文豪乙女向 #男神×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乙女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川龙之介/中岛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
就,再救一次。 #小说 #文豪 #中原
,但是中原喜欢。 不是少年懵懂青涩的爱慕,而是出生入死的,饱受折磨的复杂感情。虽然中原不想这么,但他们确实可有过过命的交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声拉长的“chuya~~~”会不经意间...
文豪乙女向】你的眼睛很好看啊 ● 中原川龙之介● 中岛● 男神×你
*走起↓   炎热的夏天当然是窝在空调房里最舒服啦,你抬眼看了看坐在身边看,阳光映入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像镀了一层金边,你一时看呆了,把心里想的话语了出来。 “哒桑,有没有过你的眼睛...
【文乙女】当你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乙女向●中原●中岛川龙之介●陀思妥耶夫斯基●森鸥外● 同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跟踪狂真的可怕了(๑ó﹏ò๑)小可爱们一定要要注意安全啊! ☆ooc预警 ☆内含/社/森/陀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不能分割...
文豪乙女向】你是个感染者 ● 男神×你●中原川龙之介●中岛●陀思妥耶夫斯基
%)   小姐是为了保护在下才感染矿石病的,明明该被感染的是在下....为什么小姐要....   为了自己爱的拼上性命在所不惜嘛.....咳,在下一定会好小姐的!   为爱之拼上性命! ~~~ (体表...
文豪乙女向】赤花症 ● 男神×你●中原川龙之介●中岛●陀思妥耶夫斯基
的花沾染了些许雪花,他走到你身边将你抱入怀中。   “我现在恨你了!给我起来啊!”   “我现在恨你了...........”   ~~~   川   只要杀了就足够他恨你一辈子了,这个想法...
【文乙女】当你看多了恐怖电影● 文豪乙女向●中原●江户川乱步●川龙之介●中岛●爱伦坡● 同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日常小甜饼 ☆ooc预警 ☆内含/乱//坡     这天刚到家就看到你缩在沙发上看着电影,屋子里没开灯,四周黑漆漆的。 看了眼你看的电影,露出...
【文乙女】当分手后你与他们敌对● 文豪乙女向 # #江户川乱步 #中原 #川龙之介
原作者:闲愁飞雪   *内含/乱// *ooc预警     *   微妙的互相挑衅型。   你和他算是见面就吵的冤家,不怼不舒服的种。但有时又有一些奇怪的气氛。   中岛不明白,中岛...
文豪乙女向】我的是你能动的? ●中原川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小姐下手可不会有好结果。”你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他的眼里是从未展现过的阴晦,几下就解决掉了对你图谋不轨的,笑着带你离开了。 “嗯....阿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怎么会连小姐都找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