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GDRASIL】关服的那一天 #overlord #乌尔贝特. 亚连. 欧德尔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那一天的乌尔贝特. 亚连. 欧德尔在做什么呢?

 

可恶,可恶!像是配合着气氛一样,天阴沉着。但是这个肩微微佝偻奔跑在平民街的男人自然知道不是。这个世界的天从他出生就是那样了,小学时第一次读到蓝天白云的词汇根本不能理解。

这个世界真TM烂透了!

削瘦略显狼狈的男人利落的转过一个拐角,灵活的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他很明显是在逃避着什么人,但是他清楚,说好听点这里是平民街,但是大部分人都是社会底层,该有的设施残缺老旧,这一片连监控都没有。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恶狠狠的喘气。头往后仰着,“可恶,这个世界烂爆了!”咳唔,他咽一口唾沫,扶着防毒面具回复呼吸。

呼,他歇息了一会,才慢慢回到自己家中。剧烈运动让他感到疲惫,取下面具,随身带着的营养液灌进嘴里时,看见裸露在空气中脏污的皮肤。当他终于在地板上瘫着时,开始在内心咒骂那些像狗一样追着他的条子。

老实说不一定是被掌握了什么线索,他们一直很小心。但是也不能说是没有泄露的地方,毕竟取得的资源方面就完全不是能比较的。

他又艰难的咽了一口,头发有点长了。他把前面的头发撩开,取下面具。去拿蒸汽熨湿的布擦皮肤。

这时候才能看到,看着削瘦的肉体上附着有力的肌肉和伤痕。他本人的五官不算多么出色,但阴郁狠厉的眉目能让人下意识保持距离,所谓【罪犯】的面孔。

他挠了挠头发,像是在发泄心里面的情绪一样。

哼哼,哼哈哈哈,“见鬼的警察!见鬼的官员,去死吧!都去死最好了!”仅仅只是咒骂,男人按住自己青筋跳动的太阳穴,知道自己正在悬崖的边缘,胃里像是火烧一样,呕吐欲,灼烧感,这一刻他无疑憎恨着这个世界。

虽然这个男人似乎是属于恶的一边,也干过很多所谓脏活的事情,但是心里的最后那根线还紧绷着,没有彻底堕落到什么都做。

他的眼睛,这个男人的眼睛里还有光,不屈不挠的狠劲就像是夜晚的荒原上跳动的火。这很奇怪,属于这个社会的底层的,俗话就是失败者群体里,眼神基本都是麻木的才对。但就像沙漠里也会有绿洲一样,这个世界也会孕育出这种不屈与愤怒的灵魂。

他想起自己的伙伴,一样境遇却不一样的那个男人。掏出手机点开有时间就会去看的信息。

 

<<推送<来自YGGDRASIL

飞鼠:即将是YGGDRASIL关服的日子了,有时间的话,大家要回到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我们的安兹乌尔恭见证这最后的时刻吗?(笑)

<公会统一信息

 

就是今天了啊。

因为这个男人的确对这个世界,甚至是自己没有半分留恋了,所以下文还不如用他更有归属感和赞同的那个名字吧。

乌尔贝特. 亚莲. 欧德尔叹了一口气。飞鼠一定想大家去吧,而且不想打扰大家,只是发了公会信息。

按理说已经退游的他是收不到信息的,但是他的手机页面还没卸,这也是如果上班也能接到公会任务之类的消息的软件。

 

:我会上线

   我可能有事

   算我一个

   见证我等最后的辉煌吧!

 

敲敲打打,最后还是都删去了。那些收到消息的人会上线吧。不,乌尔贝特摇摇头,可能因为对飞鼠君的愧疚而不敢上线呢,都这么久了,就像背叛了伙伴,背叛了大家的安兹乌尔恭,背叛了一直坚守在那里的会长吧。

乌尔贝特想起自己偷偷摸摸开了个新号看见过往高阶公会的荣光不在,安兹乌尔恭的衰弱却坚稳的存在时那一刻的酸涩。虽然只是游戏,却是他目前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了。

大家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啊。而且,不管怎么说,乌尔贝特知道,有两个人今晚是绝对不会去的。

一个,他想到自己持有证据的原主人,如果是游戏里得叫他贝鲁利巴的男人。虽然交情一般,但是知道他的死因还是感到愤怒。不是对于他的死那么廉价,被人轻松操控伪造,而是觉得这个狗屎的世界果然没救了。

其实自己也不是认同组织内,和他们志同道合什么改变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想法。越是了解这个世界就知道是毫无希望的,两方的资源差异连进行比较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现实。但还是加入了,查清父母死亡的真相后,发现进一步去做,至少能让那个企业的人付出代价而已。

而另一个人,乌尔贝特扬起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就是这片警区的新负责长官,尽职尽责亲力亲为的那位正义之士了。

所以说世界真是小啊。

开始,乌尔贝特就十分厌恶这位负责人,不管是得到手的一些资料,还是那种穷追猛打亲力亲为的追击态度,甚至还有组织内部希望能策反,吸收的想法。

说什么:这是一个纯粹的男人,不是被脂油利益填满脑子的蠢货,说不定会认可我们的理念。

别开玩笑了!乌尔贝特不屑这种理念,看看这家伙的工作,官位就知道他是怎样背景下长大的吧。我们这种人在他眼里可是犯罪者啊!

甚至之后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一刻就产生了窝火的情绪,等到回到家看飞鼠发来的信息才意识到。

那位长官大人,声音不就是游戏里纯白的圣骑士塔其. 米吗?

在之后更是确认了这一点,那个不懂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愚蠢的被驯养的狗。可笑的正义,宽容与无情并存到偏激地步的男人。

想必今晚也在加班加点查看卷宗编排下属下次的工作吧。嘁,乌尔贝特嘲笑那人的理想,没有多少人像他那样抱持着纯粹的信念的。

 

都是格格不入的而已,虽然一开始的确是由自己不堪的嫉妒引发的恶感,现在却已经发酵成彻头彻尾的不屑。在他嘲讽塔其米过于理想的正义时,也未尝不对自己的愤世嫉俗痛苦。

休息过后,乌尔贝特看了看时间,又喝了一管难喝的营养液。收拾好了自己准备出门。

因为房间很小,所以一眼看见看到那个干净的头盔,自己一直没有卖掉。犹豫了半天,还是拿出像印章的注射器,给自己注射足量的纳米机器人。

 

回复:@飞鼠,我会上线见证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荣光,来见你的!

是否发送?否

是否保留草稿

『保留草稿成功』

但是好歹我这样的人,也不是烂到根,也是渴望见到同伴的啊!

 

完蛋,糟糕!乌尔贝特发现接头的人周围绝对有陷阱,不是肯定,但这种直觉救了他很多次。

糟糕透了,整个右腿都麻痹了。

“所以kaze亲,今天去玩怎么样?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店哦。”

“啊,这个,今晚有些不太方便呢。”

“有什么大事吗?新的大企划负责人也在哦,有必要和人家打好关系呢。”

“啊……”

麻烦死了,乌尔贝特咬牙。

不知不觉就演变成最糟糕的样子。

“喂,这附近是怎么了?刚刚看见有警察哦。”

“你管那么多干嘛啦,臭老弟快来帮我拎东西。”

“话说,你今天不会真的去聚会吧。工作是很重要啦,这是应该的,但是还是问问你哦,嗯。”

“我今晚可能不能上线了。”

“啊!果然!你不上线我一个人承受不住啊!饶了我吧!难道我要和halgame待一夜之后去谢罪吗?”

低头和路人擦肩而过,乌尔贝特露出苦笑,第一次快速回忆起同伴的声音,让他知道他这是遇到了谁。他脚步不停。这个世界,不,日本小到这种地步吗?简直是在提醒着自己一样。

 

所以,最后被堵住的时候真的很烦躁。雨幕大得可以把人说话的声音掩盖住。

不是警方,也只有一个人,但是却是另外的组织。对峙的轱辘话一大堆,让人头疼。

穿着得体,有着精英,知性气质的高瘦男性。但是那个感觉完完全全是恶的熟悉感。或者说那个与自己所在组织相似理念有不一样的组织是恶的。

“我真的认为我们可以合作的哦。”

“不,这种虚伪的话没必要吧。我不认为你一个人能打得过我哦。”

烦躁,很烦躁,想回到纳萨力克,想看看安兹乌尔恭,想见飞鼠君。垃圾都给我去死好了。

“你也知道你们组织的残缺吧,这可是现实哦。越是接触,了解这个世界,就知道根本没有如何希望吧。必要的结盟这是最优解。”

“吵死了,可以不要拦我吗?今天是YGGDRASIL的关服日子,我要赶着回家进游戏的知道吗?”乌尔贝特仿佛戏谑调侃般耸了耸肩。在这种对话中,就像口花花一样不会有人在意吧。

但是对方出乎意料僵硬了一下,那一瞬间的情绪乌尔贝特无法分辨。

“我也不想的哦,只是这边区域的负责人刚好是我……”男人抱胸靠墙,“如果是赶着回去的话,我本身也是很想赶一下时间的。所以早早做好了踩点布置了很多情报小心翼翼。”

“虽然很想赶工,但是有些东西不得不小心去做。原来如此,你也不容易的躲了很久吧,所以为了让我们两个都死心好好进行谈话。”他露出手腕上精致的表,不明白这种上层阶级的人参与进这种事情是为什么?

“这些情报我也是真的很想要。而就算我们现在解决,现在的时间的话。”意识到不妥当,男人又拿出手机。“你刚刚说的,赶不上了。”

没有发出去的信息,渴望履行的约定,像要呕血一般,头好痛,甚至有年幼无力的自己哭泣的幻听。悲伤在流露之前扭曲成了更丑恶的东西,让他冷静下来思考更多。

23:59:11

“啊,你这样说,就算知道了,我的心情也糟糕透了。”乌尔贝特活动活动手腕。

“我的心情也绝对不好哦。”

23:59:54

也来到overlord(欢乐向?) #安兹恭 #.
原作者:阿妙   ,在摸了次又次自己毛和角,次次使用魔法确认自己是产生幻觉还是终于疯了。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是完全真实到不可思议一切。 树叶脉络,草气息,他甚至...
overlord】羊 #安兹恭 #.. #不死者之王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补写,也算单独篇。我流,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道路和命运,安兹因为他个人性格和愿景会成为王,也有自己特性。   .....
【少王】夜晚与他被困在一起 #少女王座 # # #阿 #艾德里安 #维吉 #少王维吉 #历克斯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维吉/艾德里安/阿/历克斯/。 ooc见谅。   # 你在兰克拜访时候,和一同去了猎场,但你总觉得不够刺激。 “哦?不够刺激...
overlord】纳萨力克 #安兹恭 #不死者之王
哥斯观察眼光想必看穿了塞巴斯假笑,所以他这样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引起迪米哥斯注意日后也会被他调查清楚,因此赛巴斯决定不再装模作样。 “关于夏提雅和雅儿争夺安兹大人正妃之位事,迪米哥斯有...
【少女王座】来个趴趴吧 #阿 #艾德里安 # #历克斯 #维吉 #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阿/艾德里安//历克斯/维吉/。 ooc见谅。 这篇小段子也算是想安利一下这个乙游吧,人物立绘做超棒,而且声优阵容特别豪华!有兴趣可以去官博康...
【少王】让他帮你涂口红 #少女王座 # #阿 #历克斯 # #维吉 #艾德里安 #少王维吉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维吉/阿/历克斯/艾德里安/。 ooc见谅。 庆祝一下少王终于公测了!!!   # 你和今天有约要出门,早上起来时他就擅闯了次你...
overlord】谁是安兹大人最宠爱NPC? #安兹恭 #潘多拉. 
、赛巴斯进行对战训练,而是对潘多拉。为了能在扮演飞飞上更熟练,更关键是,如果未来有种可能的话,让需要化成战士职业潘多拉不至于无法熟练运用能力。 总之,安兹在看着潘多拉. 努力...
overlord】安莉大将军 #安兹恭 #安莉. 艾默 #恩弗雷
都不出来情况。 安莉打理好自己后准备自己与恩弗雷早餐。虽然哥布林不允许,但是果然,安莉觉得这点事情还是没问题。 【明明村里大家都是这样吧,时候妈妈也没有这样条件吧,未免太警戒过头了...
overlord】热潮 #安兹恭 #不死者之王 #迪安 #迪米哥斯 #all安兹
更多情报。 咦? 安兹犹疑抬头,雅儿太近了,“雅儿,你身上味道……”是偷偷拿了女仆们喷床香水吗? “是,安兹大人,您觉得如何呢?您喜欢吗?”说实在双金色虹眸散发热情实在很...
overlord】蔷薇 #安兹恭 #不死者之王 #潘多拉.
思考了一下迪米哥斯和雅儿可能做出行动,不要心急,潘多拉告诫自己。 另一方面,想起圣王国方面情报,可以预想将会收获到非常丰厚果实,而且已经可以开始在马雷、乌拉掌控精灵国进行实验了,去...
overlord】鲜血帝 #不死者之王 #安兹
死者。到后来,他害怕是有人与安兹恭为敌,因为他知道人虽然统治慈悲为怀,但是面对挑衅和敌人也如王者铁面无情。 在回忆他一生时才惊觉,这个名字仿佛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灵魂上了。22岁前记忆...
Overlord】灯塔 #安兹恭 #潘安 #不死者之王
心思。而迪米哥斯交给潘多拉情报和信息又占多少,潘多拉是否会组织迪米哥斯为同阵营也未可知。 雅儿明白这一点,但是潘多拉又是她必须争取对象。她只是冷漠、毫不在意宝物殿隐藏仆役,试探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