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来自至尊们的玩笑 #安兹乌尔恭 #路西⭐️法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发现原著里,比如第一卷,安兹乌尔恭之杖像是真的有自我意识一样,握上去的暗黑灵气(开心),安兹松手和灵气恋恋不舍缠着手骨,还有扑在地上(简直小孩子闹脾气嘛)。外传里安兹乌尔恭之杖还会有【干他丫的】这种张狂,或许真的……以及飞鼠的发音什么的不管啦,就是很想写这个梗。

 

安兹乌尔恭之杖

不愧为安兹乌尔恭公会长才能持有的武器,杖身那灿烂的光泽,由蓝水晶、青生生魂和金色的绯绯色金打造,那时刻反射着周围的光芒而散发出让人不敢轻易直视的邪气。

法杖上七条蛇衔着的宝石,都是神器级遗物。因为属于整套的系列道具,所以完整收集之后能够发挥莫大的力量。必须花费无比的毅力与时间才能全部收集齐全,其实在成员之中,也曾经在收集的期间不断出现想要放弃的念头。都不知道持续打了多少会掉落宝物的魔物了……不仅如此,这根法杖本身拥有的能力也超过神器级,可以媲美世界级道具。最厉害的能力就是其中的自动迎击系…咳咳,就此打住。

这样的道具,工会武器,因为工会武器一旦被毁坏公会也就会瓦解。安兹在纳萨力克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拿的样品。即使已经作为魔导王统治了广阔的土地,但是安兹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身处纳萨力克。不如说,即使安兹认为自己相当多的时间都在纳萨力克了,但是守护者们依然对此不满的样子。

 

……

 

纳萨力克第九层的谒见室,虽然说是保留项目了,但是守护者们的吵闹还是让安兹头痛。

即使觉得很麻烦,安兹一直没有因此而处罚他们的原因,是因为担心他们会变成不敢说话的孩子。平常夏提雅与亚乌拉或者说夏提雅与雅儿贝德的争执,偶尔会有迪米乌歌斯或者科塞特斯警告。

但是今天的两人似乎也被卷进争执有些动了脾性的样子,赛巴斯,安兹看了看似乎准备出言制止的赛巴斯。但安兹认为赛巴斯比较少能够参加会议,作为因为十分关照人类琪雅蕾会不会和纳萨力克的众人有所隔阂。所以还是自己来吧,说到底,这种事真是够了。

十分心累的安兹被这种戏码,不,被守护者们的矛盾激起火气,明明说过不准在自己面前内讧――或许只是和同伴们之间磨合时必定会有的矛盾的程度吧――狠狠敲了两下权杖。

【锵――锵】

“都给我闭嘴。”

“非常抱歉,安兹大人。”“居然在大人面前如此……”

众人谢罪的那一刻,一股烟雾忽然从安兹手上炸开。

“安兹大人!”

“冷静点,我没事。”在烟雾中,安兹乌尔恭之杖变成了小小团窝在安兹手上。

 

“呀,飞鼠桑,你终于发现这个小机关了吗?是我构思很久的超级surprise哦!安兹乌尔恭之杖的第二形态~”

“这个声音是―路西⭐️法桑的!”安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又中了这家伙的恶作剧,“居然在公会武器上面设立这种。”工会武器的确可以通过付费设置永久第二形态,但是性能却不会有改变。

再说,那时候工会武器都没有使用过吧,居然在这种地方上花钱。而且还是这种形态。

“不会被那几个人念死的吧。”安兹默默吐槽。这种严肃的时候居然中了机关,郁闷、微微的不快和听到过往同伴声音的喜悦在铃木悟内心充斥。

这并不是能插嘴的场合,守护者们身躯紧绷着戒备,沉默的恭听、观察安兹的反应。

 

“飞鼠桑现在不会是在抱怨我吧,但是毕竟是公会长飞鼠桑的武器,所以我可是征求了大家的意见哦。”伴随路西⭐️法欢快的声音,是过去同伴们的留言。

“是飞鼠的话,我觉得没问题哦。”死兽天朱雀

“这不是意外的很有意思吗?不,不如说这个设定实在是太棒了,飞鼠和【飞鼠】。”翠玉录桑

“反正是第二形态,我同意。”乌尔贝特桑

“无异议。”塔其米

“小精灵怎么样?哈哈开个玩笑,真是想知道飞鼠看到时的表情啊。”佩罗罗奇诺

“不是表情,是反应吧。”泡泡茶壶

……

居然有整整40个同伴的声音。到底是什么时候商量的?不禁产生这个疑问。

到最后的是,“啊,大家都到了啊,真是非常抱歉我迟到了。”自己的声音。

“嗨嗨,飞鼠桑也上线了,那么得把录音关了才行。”小小声的路西⭐️法,背景声中还有自己说真是非常抱歉的谢罪和同伴的谅解与劝慰。

已经没有一丝火气了,过往同伴们的声音,也想起来是要刷头目结果同事突然把工作扔给自己的经历,上线之后自己还非常愧疚呢。记得这件事,在圣王国也有回忆起过。

“居然趁我不在通过了这样的提案,真是被吓到了。”安兹不免有些沉浸于这种酸涩又喜悦的感情,因为有‘孩子们’陪伴,平时因为不想之后被孤独感吞没,都没有刻意沉浸在过往回忆中。

是过了很久吗?听到亚乌拉怯怯的出声,

“那个,安兹大人?”

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的安兹没有发火,不如说看着守护者们专注的神情,有些难为情。像是要转移注意力一样,安兹开口。

“咳,这就是安兹乌尔恭之杖的第二形态哦,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就是了。”把手张开,那里一只白色软绵绵,尾巴是半个身体大小的绒球的小生物塌成团子,并不是纯白,从眉心部位延伸到尾部的七道线的颜色对应安兹乌尔恭之杖宝珠的颜色,眼睛则是金灿灿的。

察觉到守护者们的注视,它很高傲的抬起头摆出姿态,只是前爪还是紧紧抱着安兹的一根手骨。

“这是?安兹大人,这种拟态简直仿佛魔兽一般呢,能被至尊们如此设定,想必是某种了不起的神兽吧。”

迪米乌歌斯的发言让安兹说不出这就是被当成宠物的一种。

“不过,妾身不明白刚刚翠玉录大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啊,这个,”安兹微妙觉的有些丢脸,但是这并不是不能说的事情。“正常来说这个种族不会是这副模样就对了,拟态还故意改了一下呢,变成了现在像无尾熊一样短短的尾巴。这个种族就叫飞鼠。”

房间响起守护者们的惊叹……才不是,简直是寂静无声!

【说点什么啊!我知道,我就知道!一定是觉得一点都不霸气之类的吧,明明会认为加卡利亚仓鼠拥有智慧的眼神,绝对不是我的审美问题吧!是我的问题吗?啊,好尴尬。】

今天并没有什么重大事项,想和他们以亲近的话题结束会议的安兹再次感到不存在的胃好疼。

“呃,是吧,和我之前的名字是同名呢,还是死兽天朱雀桑告诉我的哦,哈,哈哈。”拜托了,来个人接话吧。铃木悟在内心哀求。

咯吱咯吱。

“竟然敢冒犯飞,安兹大人过去的名讳,不敬!安兹大人,请求通过灭族许可。”还跪在地上的雅儿贝德翅膀都打直了,露出很恐怖的表情。

“欸?”

听到雅儿贝德在恶作剧发生之后的第一句话,让安兹一下醒悟,环视一圈,守护者们都在雅儿贝德话音落下后露出肯定与坚决的表情。

“不,不,那个是。”

【完了!因为沉浸在回忆里不小心转换成铃木悟的思考方式了。忘了这些家伙就是这么偏激的啊!】

安兹拼命的动脑,拼命的思考,毕竟安兹并没有走在路上去故意踩死蚂蚁的乐趣。而且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这样类似的种族,未免太可怜了。

不如说,这次的恶作剧其实十分符合安兹的心意,不是宠物只是趴在手心的安兹乌尔恭之杖,不会给守护者们带来什么嫉妒又能抚慰安兹渴望毛绒绒治愈的心灵。

“咳”,安兹在心里选择将手心里的毛茸茸变回安兹乌尔恭原有的形态握住。“雅儿贝德,不要这样。我叫飞鼠的时候,记得这种生物已经灭绝了吧。”安兹没有说谎,在铃木悟那个世界,这种脆弱的生灵不可能在那种环境下活下来吧。不过,不能保证这边会不会有类似的生物被他们迁怒。

“再说,虽然都是飞鼠,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嘛。”

“这,安兹大人说的没错,怎么可能有种族能使用的起安兹大人的名号。只是……”

“没关系啦,雅儿贝德,妾身之前也在食谱里发现了以佩罗罗奇诺大人名字命名的菜品的,结果跟佩罗罗奇诺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嘛。”

【NICE! 夏提雅,就是这样。】

“难道说,因为至尊们的威严,在称呼时的敬重与时间的流逝,导致出现了这样的偏差吗?”

“嗯,有必要建造根深蒂固的忠诚理念呢。”

【科塞特斯!】

 

“泡泡茶壶桑,不能够叫她泡泡桑,茶壶……那时候和女性成员之间会希望被叫做kaze亲这样。”

总之,最后还是简略说了同伴名字相关的过往,点到即止结束了这个话题。

虽然结束的话题的确是温馨向,但是比平时更累的,作为铃木悟几乎要被压垮的安兹决定不要再随便做出这种决定了。

 

题外话:话说雅儿贝德真正生气的原因到底是……

overlord】鲜血帝 #不死者之王 #
的话,他也不一定会愿意回应吧。 过去吉克尼夫总是不愿意回忆过往,但是现在,他终于有了足够时间回头了。 ..,吉克尼夫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憎恨着、深深敬畏着这个有着如同深渊般伟力与智慧不...
overlord】刺杀玫瑰 # #不死者之王 #all
进去了啊真是。 “大人,我等认为这篇神话构造了完整神话体系,体现了崇高以及过往。实在是非常优秀且精彩神话,不知道您认为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展创作如何。” 面对守护者请求询问,更尴尬了...
overlord】执行正义之人 # #不死者之王 #塔其米
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他能决定,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纳萨力克一天 # #不死者之王
魔法道具啊,琪雅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时候,『..』有很多对设定异常执着成员...
overlord】热潮 # #不死者之王 #迪 #迪米哥斯 #all
是否让大人不悦了呢?” “不,我说是,你们之间,那个,信息素,会不会有影响之类。” 迪米哥斯近乎绷直了脊背,“我等守护者,是为侍奉无上所造,绝不会因为粗浅欲望忘记自己职责。” 也不是说...
Overlord】灯塔 # #潘 #不死者之王
世界?潘多拉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之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 “您看看周围吧,您被子上是清晰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不死者之王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不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他们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时间过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蔷薇 # #不死者之王 #潘多拉.亚克特
种植对‘..信仰。 想到这里,潘多拉终于露出微笑,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完全就是如此,主人做出一系列策略如行云流水般举足轻重。 有些事情看上去具有相当偶然性,但往往它却是必然,主人...
overlord】爱情魔药 # #不死者之王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不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设计与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狼与乌鸦 # #不死者之王
?” 源次郎是喜欢收集一堆东西偶尔咬一咬,大概就是像玩具一样,西就是单纯搞事了。 “像上次一样那种石头东西,找到了不少哦。”西示意地上机械残骸。 飞鼠一贯是不支持他们这种爱好,虽然这群狼...
贝特也来到overlord(欢乐向?) # #贝特. 亚连.欧德
使用原初魔法笼罩那么一小片遗迹让message刚好失灵又因为愧疚…… 04. 知道之后谨慎又狂喜重逢。 耶兰提装逼故意在巡视魔导王旁边说出自己称号是飞鼠,小队名称是异种动物园世界灾...
overlord】谁是大人最宠爱NPC? # #潘多拉. 亚克特
深受如此恩宠。”身为魔法吟唱者携带武器可能少得出奇。(只是当初觉得很帅气:……) “非常感谢科塞特斯大人与我分享无上经历,甚至知晓无上圣言。”潘多拉本就欣喜内心此刻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