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 x谭雅战记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幼女战记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今天的工作总算是完成了啊。”安兹在办公桌前叹出一口气,那是轻松的,从一天工作中解放出来的社畜的叹息。

看了看时间,安兹整理了一下桌面,然后在公司门口遇到了自己的友人。

“谭雅君。”

“啊,安兹君。”

就这样两人点头致意之后就自然的走在了一起。虽然两人目前在同一间公司工作,只是部门不同,职位也是谭雅更高。谭雅先开了话头,“最近的工作怎么样?连我都知道哦,你们部门是刚谈成了一个外单吧,要注意身体啊。”

“哈哈,这么说出来真是让我感到不好意思,放心吧。而且还真是令人感动的薪资待遇,从没有享受过的福利厚生制度也好,没那么黑色的加班时间也好,我已经很满足了。”安兹边说边侧头对谭雅笑。

两人都是注意规则穿着仔细的人,安兹穿着普通的衬衫长裤,皮肤苍白瘦削。对比身边更高挑,利落的西装包裹着精瘦的身躯,头发一丝不苟的用发胶固定好,银丝眼镜和精致的手表的谭雅,怎么看都有落差。

而安兹这样叫一个散发精英气息的男人谭雅,也是因为两人对对方的自我介绍。

如果把两个人拆开来看,那么一个是冷酷精英,另一个是普通薪资族吧。虽然如此,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气氛却意外的和谐。鞋跟踩在地上的声音,就像尸骨摩擦靡靡作响。

“这样高度的视角真是不习惯,差点以为自己踩着高跷走路了。”

“不过好歹是能适应下来呢。”

两人都get到对方的玩笑话,心情更加愉悦。安兹看向自动售卖机,“要喝点什么吗?”

“我还是热饮吧,热咖啡。”谭雅也不客气,边买了样小吃。这样的交谈和举动可以说是友人的亲昵,又算是社会业务人员的熟练应对罢了。

接过热咖啡的谭雅和安兹坐在了公园附近的座椅上,呆愣的,应该这样形容,就是那样累了一天麻木的工薪族,又是仿佛耗尽了一辈子精力的疲惫神情看着周围景色发呆一样。

谭雅的身体颤抖起来,“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忽然笑起来,这样的狂笑,如果是以前那个的话绝对做不出来吧。理解了那样的情绪,并从中得到共鸣的安兹的嘴角也从无可奈何的苦笑染上狂气。两人捧腹大笑。

就像在战场上舞蹈至癫狂的身姿在抽搐的身体,就像踩在血与脏器铺就成的红毯上的狂妄。两人嘲讽的,愉悦的大笑,笑得发颤,异样的仿佛在把灵魂呕出来碾碎一样。行人置若罔闻,或许有那么几个零落的感到奇怪的视线吧,但是这两个男人是不会在意的。

这样的大笑似乎终于舒缓了内心的情绪吧,精神慢慢平复了下来,灵魂都得到休整。闪烁着神采的眼睛惬意的眯起,谭雅喝下一口咖啡。“真不错,虽然是速溶,但这才是咖啡的味道啊,我都喝了多久的泥水了。”

“这也是没办法吧,想想有段时间我居然连糟糕的牛排味营养剂的口感都怀念过,不过那么多美食,最怀念的还是杯面吧。”安兹接过谭雅递给来的一个点心。鲜活的、就像浆果一样的点心,仿佛轻轻舔舐就会流出甜美的、象征生命的汁液。

“怎么样?”谭雅好整以暇的询问安兹的感受。

“什么也没有呢。”安兹十分无奈,“虽然说有甜味的感觉,咀嚼也好,吞咽也好,连味道也只是像闻到一样,没有进食的实感。”

两人就这样坐在公园休息交谈,关于工作,关于军事小知识,倾吐压力。在如同流出粉色脏器的温润气温下,多少会让人微微发汗。所幸晴朗的黄昏夹杂炮弹中,轰鸣的强风拂过,不至于太热。废铁铸成的鸟儿也因为回巢开始了啼鸣。

“好久没有那么放松了,上层的长官也好,虎视眈眈的共党也好还有那个该死的存在X!”哈呼,要说的话就是以大叔气息狠狠呼出一口气吧,“虽然已经彻底适应了幼女的身份,但是做回原来的自己一点别扭也没有,也是稍微有些惊讶了。”

“毕竟领了工资啊,自己的工作不做好可不行。”安兹又何尝不是呢?即使身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多年,过往业务员的礼仪还是没有丢掉。“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没办法啊。”

真要说起来,这两人都是十分欣赏对方的类型,这并不是在说这两个是一类人,两人有着本质性的巨大差异。

然而两人顺利的成为朋友,一方面是性格相性好,另一方面,作为薪资组,对对方的三观和处事不是不认同的。在相处愉快的情况下,友谊也迅速升温了。

“那两个人出去了吗?”安兹这样问,因为那两个人毕竟比他们的年纪小,还是学生,原本的世界和平又安详,但是会想到外面的伙伴的吧。

“没有哦,昴的确有想出去过一下,不过还是呆着就是了。”

“毕竟是难得的休假啊,只此一次的,没有后顾之忧的以前的日子。”安兹苦笑了一下,“回到那种世界我也不怀念就是了。”

“出行还要戴防毒面具,也怪不得安兹君更情愿呆在我这边的界限。不过真是令人绝望,政商的勾结,经济和文化上的停滞发展。本以为之前的社会已经足够不可理喻了,百年后日本的情况真是难以置信。虽然我也活不到那个时候。”谭雅又灌了一口咖啡。

“真不容易。”安兹看着暗沉沉的天空时不时炸开一团炮火的云翳,是谭雅说的莱茵战线的景色,地面的现代化建设与祥和有条不紊的社会和炮火连天的天空组成这个世界,这样的景色代表着什么呢?

“和昴的相处还是很愉快的,他也真了不起啊,大家都背负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啊,所以才会允许自己沉浸在过往的世界里放松吧。毕竟,这场异世界之旅也要结束了,真寂寞啊。”

“话说,谭雅君回去之后打算做什么呢?”

“我?还是要想办法教训存在X让祂明白商业流通模式并且付出应有的代价吧,最好是能杀掉那个纸先生。”似乎因为想象,男人的嘴角扭曲成十分危险的弧度。

仰头继续灌下一口咖啡,“嘛,应该是隐姓埋名到联合国去吧。战败已成定局,我的信息都被保护的很好。而且我一直想写一本人才教育的书。”

“不管怎么样都需要继续精进呢。”

坐在木椅上,享受这几天生活萃取出来的最后的宁静。

“认识安兹君真是开心啊,就算回去了,想必我会记住安兹乌尔恭这个名字吧。”

“我也不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安兹乌尔恭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没有周末假期呢?”

“或许是资本家们的鞭子吧。”

他们不在意外面的人,是因为知道这里的六天,也只是外面的一天罢了。也早就在内心有这样的体悟感觉,这次近一个多月的休闲异世界之旅,只有自己会记得。

两人的身影开始虚化,就像在岁月流逝中被风干的遗骨。

“啊啊,时间好像到了。”

“的确是到时间了。”谭雅抱起胸。俩人就这样享受着短暂的沉默。

“似乎一直没有说过,谭雅君的军服真的很帅气呢,毕竟是类似于历史上那个国家吗?”

“嗯,军服是男人的浪漫这句话吗?我也一直想说,安兹君的性格很可爱哦,是会让人觉得很可靠的类型。”

“再见了。”

“……”

 

穿着军装的格兰兹早已是高级军官了,但在帝国百废未兴的现在,不免对过去帝国荣光的时候感到唏嘘,参加完因为身体原因而逝去的战友的葬礼上,遇见了过往的、熟悉的战友。但是那个恶魔少校却很久没有看到了,明明最有可能的推测是已经战死的消息,但是,但是。

格兰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无论任何也想象不了她会死去这样的画面啊,强大的莱茵的恶魔,帝国的锖银,“一定,在哪个地方张扬的活着吧,少校阁下。”

与此同时,联合共国某秘密训练基地。

带着总教官训练徽章让底下一群精壮的男人害怕的瑟瑟发抖的金发少女露出狰狞的笑容,“那么,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吧,蛆虫们。”

 

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最底层,也就是第十层最深处的心脏地带——垂挂着四十一面旗帜的王座之厅充斥着寂静的热气。

静默地整队的所有人都对王座深深低头,以表示自己的忠诚。

自从安兹成为魔导王并布置了谒见室后,已经很少使用到王座之间的会议。

这里的高阶仆役都是守护者们精细挑选的精锐中的精锐,总数约300多人,平均等级也有80级。

坐在这个房间最高位置的王座上,可以感受到部下狂热的忠诚与喜悦气氛的安兹犹如公布神谕般平静地出声。不,对于麾下军团而言,安兹的话语本身就是神谕。

“抬起头吧。”遵从伟大主人命令,抬起头得以拜谒主人尊颜。内心的激情奔涌着,要将世界上一切献给我等伟大的主人,渴望一直随侍着他,没错,只要能跟随他。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克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魔导...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造物主..,潘多拉可以斩钉截铁回答:“可能”。儿贝德已经让他深切了解到恋爱中的女人有多么麻烦了,如果是计策故意表露出来的话,事情会很有意思,不过应该是,这样才难办。恋爱中的女人敏感程度到...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爱情魔药 # #死者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与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羊 # #贝特.亚连.欧德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贝特,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贝特也有自己的特性。   贝特.亚连.欧德...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 “是有一些苦恼,毕竟我跟你们并一样,这里面的机制有许多我都了解。”想到Alpha和omega吸引力的事情,儿贝德和迪米哥斯会会…… “迪米哥斯,你觉得儿贝德她……” “是,她的举动...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的魔法道具啊,琪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的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的时候,『..』有很多对设定异常执着的成员...
overlord】狼与乌鸦 # #死者
给他们取了名字,是因为被我们认为是狼才冠以我们称呼这个狼群的名字的,他之前也被我们起了别的名字。 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知道遭遇了什么。狼群里成员数量开始减少了,后来整个狼群,冰湖里的生物...
儿贝德x铃木悟】恋人私有化进程刻不容缓 #overlord # #死者 # #儿悟
原作者:阿妙   儿贝德x铃木悟 再次摸鱼   最近公司新来了一位雷厉风行的美女上司。 铃木悟会知道这个他接触到平时也关心的消息,一个原因是这位美人行事作风非常严厉。 这周整个部门匿名递交上去...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米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作为神奇宝贝大师的大人! # #死者 #迪米哥斯
。”无奈看着一脸感动的迪米哥斯,太乖了吧?明明是恶魔种。 电梯向下行驶,这是考虑到赫姆斯有很多凶悍的神奇宝贝和魔兽,担心受到袭击的建造方式。 第九层,又是一群神奇宝贝围上来,有问要要泡澡的,要...
贝特也来到overlord(欢乐向?) # #贝特. 亚连.欧德
使用原初魔法笼罩的那么一小片遗迹让message刚好失灵又因为愧疚…… 04. 知道之后谨慎又狂喜的重逢。 耶兰提装逼故意在巡视的魔导旁边说出自己称号是飞鼠,小队名称是异种动物园的世界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