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蔷薇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潘多拉.亚克特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潘多拉主场

 

耶兰提尔的市民们,无论是谁,在看到那人时都会投以敬仰的目光,那位耶兰提尔的市民代表,悲天悯人的大英雄,漆黑的领队——飞飞。

那威严气概的身姿,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强者的魄力。

飞飞感受了一下民众的情绪和王都氛围。比起之前,在屠戮王国之后,现在魔导国的国民对于安兹的态度反而软化了不少。

民众是愚昧且容易被煽动的,过上更好的生活,毕竟是人的本能追求。他们控制着舆论,将大义的概念确立下去,施以仁政,给以利益,再用一定的强权,由上至下让他们屈从了。

 

不过,这还真是无聊的演技,飞飞在内心埋怨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目前的魔导国事务可以说是堆积如山,但毕竟得到了有用的人才,总体上,内政由雅儿贝德负责,而国务则有迪米乌哥斯进行运作,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了。话虽如此,相关的情报他也必须记住了解。

而种族的融合细节、建筑规划、操控龙王国的手段和政策、精灵国的行政管理方针、情报分析、资金管理、各仆役动向和战斗模拟练习,自己也多的是繁琐重要的工作。

变化成安兹模样再发动魔法的潘多拉.亚克特暗暗思衬,眼下的情况可不算太好,魔导国快速扩大的版图和种族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导致主人需要过目的文件也在增加,这让潘多拉感到羞耻和忧虑,不过应该很快能得到控制和解决。目前的根基打得坚实,那么后面将会省去很多麻烦。

 

脑内过着必要的工作准备,潘多拉一边想着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的事情。

对潘多拉来说,雅儿贝德实在是棘手的存在,不仅获得了卢贝多的使用权,而且还持有世界级道具。万幸的是她理智的那条缰绳紧握在主人手中。虽然只是有这方面不安的猜测,但如果真的到那一步,自己必须做出选择,目前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么结果必须做的漂亮不落痕迹。

进行对各阶层战力评估同时,自然想到迪米乌哥斯负责的并且在主人命令下逐渐完善到缜密的情报网,自己要去争取那份权限吗?在心里思考了一下迪米乌哥斯和雅儿贝德可能做出的行动,不要心急,潘多拉告诫自己。

另一方面,想起圣王国那方面的情报,可以预想将会收获到非常丰厚的果实,而且已经可以开始在马雷、亚乌拉掌控的精灵国进行实验了,去种植对‘安兹.乌尔.恭’的信仰。

想到这里,潘多拉终于露出微笑,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完全就是如此,主人做出的一系列策略如行云流水般举足轻重。

有些事情看上去具有相当的偶然性,但往往它却是必然的,主人一步棋后面暗藏着无数玄机。而我还差的远了,一边反省自身一边忍不住对无上的主人的赞叹,潘多拉内心的感动泛滥成一片。潘多拉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来到了今天的目的地——金光闪耀亭。

 

比无聊好一点点,潘多拉这样想。比起平时的各路权贵商人之流,今天的会面的确更需要一点技巧。因为今天会面的,是曾经的王国三支精钢队伍中的一支——苍蔷薇。

潘多拉.亚克特迅速在脑中过着情报,然后发现‘哎呀’,读取思维的时候感觉到那种很熟悉的、不死者种族特性的屏障,苍蔷薇的伊维尔哀。

这很有意思。因为伊维尔哀明显不是僵尸那一类,可要是说吸血鬼,又应该是夏提雅那样的才对,和吸血鬼新娘又有某种差异。

潘多拉略显冷淡的将目光移开,伊维尔哀显得有些失落。这一点才是让潘多拉严阵以待的原因,即使读取不了思维,也能从肢体语音和情报分析出这个伊维尔哀无疑是对自己主人怀有爱慕之心。

如果问潘多拉.亚克特能不能完美扮演自己无上的主人、伟大的造物主安兹.乌尔.恭,潘多拉可以斩钉截铁回答:“不可能”。雅儿贝德已经让他深切了解到恋爱中的女人有多么麻烦了,如果是计策故意表露出来的话,事情会很有意思,不过应该不是,这样才难办。恋爱中的女人敏感程度到了变态程度了,虽然并没有和部分同僚有一样的兴趣,但潘多拉不禁有想让雅儿贝德知道这件事的那种想法。

而今天也算是对伊维尔哀的身份有了更明确的确认,伊维尔哀和艾特玛的战斗中的对话,种族特性,实力和情报,伊维尔哀应该就是那位被称为‘灭国’的吸血鬼公侯。

潘多拉已经在心里给伊维尔哀规划了结局,她的声音已经被主人赐给艾特玛了,而伊维尔哀在情报收集方面也想得到有相当的价值。就吸血鬼的特性而言,相信夏提雅或者迪米乌哥斯都会对她感兴趣的。甚至有她的身份可以让换了套装的夏提雅伪装的后续价值,可以利用的地方多的是。

这对暗杀者双胞胎价值不高,不过作为她们的姐妹,接受八肢刀暗杀虫训练的缇菈来说,会是很好的检验成果。

女战士是在同僚中会被判定成无价值的存在。

其实让潘多拉真正感兴趣的,也就是她们的领队菈萩丝。坚定信仰着水神的少女神官,估计能作为主人的绝佳实验材料。本来应该仅此而已,但是她的叔父是那个朱红露滴的领队,强化铠持有者,还有那把剑的价值加成,足以让潘多拉把更多注意力放在菈萩丝身上了。

虽然对如果真的那把魔剑拥有那么大威力的真假抱有疑惑 : 那就是,过去能被第七位阶魔法杀死的魔神,如果这把剑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为何还会导致魔神近乎凌虐了一片大陆的后果?以及为什么屠戮王都时不用?可以做到瞬间毁灭王国……这应该不至于,一座王都倒是有可能的,即使是一次性道具,也是不容小觑的弩级道具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潘多拉温和的回答她们堪称有些尖锐的问题。像是对待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展现着身为英雄正义凛然的一面。

她们说关于恶魔女仆的事。

她们说市民代表的事。

她们说屠戮王国的事。

甚至对待魔导王,对自己伟大的主人那种带刺的情绪,潘多拉也毫不在意。

没关系的,像是被这样的情绪所安抚,在强大的盟友面前获得安抚一样,平静下来的蔷薇。

可怜的,待采的蔷薇……

 

潘多拉用<完全不可知化.Completely agnostic>在空中观察战局,已经是布置好的战场了,监视、传送、防御都已经备齐了。明面上是夏提雅的凌虐,但是暗中潜伏了不少高级仆役。

到了这一步仍然不打算用吗?明明已经绝望悲愤到这种程度了。难道是需要支付代价,比如说生命之类的道具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被愚弄了呢。潘多拉觉得好笑,队友最后的希望,结果是个谎言,真是荒诞可怜的剧目。

好了,缇菈也通过了考验,女孩想要对她认为抛弃了自己的姐妹们做什么样的洗礼都无所谓了,剩余苍蔷薇的成员很好的保持了濒死状态,道具也都损坏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的收尾了,潘多拉解除完全不可知化,演出魔导王与另一个强大的飞飞追杀的吸血鬼之一敌对警惕的剧目。虽然监视什么的都有准备,但是小心戒备,凡事都做的更完美不是很好吗?

 

潘多拉结束无聊的演出,向主人汇报,对潘多拉而言,这次并不是什么十分有价值的行动,是完全可以和后续得到的价值整理完全再提交给主人的。只是毕竟是出动了NPC和众多仆役的戏码,想必主人也会为这愚弄感到些许不悦和好笑了吧,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在报告其他事项时被反问了。

“さどる?”主人问到,“你们确定那时候那个女人提到さどる是吗?”

并不知道这方面是哪里有问题,在表达肯定的同时,迪米乌哥斯也表示并没有收集到有关这个名词的情报。

当时刚刚说出来主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是想到什么了吗?

“さどる……唔,悟,并不是,不,你们加强情报调查,关于这个名字。”

那个时候对着自己如同喊着自己的救世主一般,饱含强烈依赖的喊出来的名词,应该是名字吧。本来认为是挖到一条线索情报的开始,但是感受着主人似乎戒备又不解的混乱情绪,潘多拉不禁对那个女人产生了一些恶意。

“我想应该不是,但是,怎么说,在遇到我的同伴之前,我的,在使用的一个名字,那时候也没有人亲近到喊‘悟’的时候。”主人似乎平静了一些思绪,“这个是我的同伴都不知道的,如果她真的是对那时候的潘多拉伪装成的我喊出这个名字,那么就很奇怪了。”

何止,所有的守护者都严肃了表情,无上至尊的过去,甚至是至尊们都不互通的情报,伊维尔哀是从哪里知道的?

 

以为会是威胁到主人的因素,最后发现是那个道具,算是消耗型的提高幸运值这样的鸡肋道具吧。居然能有这样的后果吗?

是如何能用那样的感情喊出这个名字呢?感到主人被冒犯的守护者们多少恼怒起来,谁给她的资格这样直呼主人名字呢?

如果她真的获得如此殊荣,那也绝对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吧。潘多拉想,如果没有触怒主人,立刻臣服的话呢,或许会有成为末等仆役的机会和资格呢。是在最后终于将主人与飞飞的身姿重叠,以为自己在呼唤自己深爱的可以庇护自己的英雄吗?

 

宝物殿内,潘多拉正在进行今日的对魔法道具的擦拭和相关工作,那把魔剑经过探测后,已经丢进金币堆里了。

Overlord】灯塔 # # #死者
世界?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魔导...
overlord】羊 # #.连.欧德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也有自己的特性。   .连.欧德...
overlord】谁是大人最宠爱的NPC? # #
!   想到自己的造物。 这样说很奇怪,因为明明此刻他正在用<完全可知化. Completely agnostic> 看着他们训练。是平时科塞斯希望与同为战士阶的雅儿...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是?小孩子变化真大呢。”又想到两人以后结婚生子之类的画面。 乌拉不好意思的回答,“毕竟也快到分化期了。” 嗯? “是呢,姐姐,之前我逛街的时候,跟在我后面的人更了。” “又是被气味吸引的吧...
也来到overlord(欢乐向?) # #连.欧德
和声音都很柔软的反差萌。”   08. 对的惊讶:“,这个名字水平简直像是飞鼠桑起的。”其实知道的能力所以第一眼看到内心升起愧疚。 对迪米歌斯的惊讶,偷偷摸摸和飞鼠讨论...
overlord】当大人接受了…… # #死者
斯:不愧是飞鼠大人。   场合: :你在开玩笑吗?你说谁的场合?是在开玩笑吧? 是会主动用负向接触【Negative Touch】的情况。 别说了,更觉得自己是变态了...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米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的魔法道具啊,琪雅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的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的时候,『..』有很对设定异常执着的成员...
overlord】爱情魔药 # #死者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与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刺杀玫瑰 # #死者 #all
?!   结合书名还有什么明白的,这篇神话就是完完全全要挤兑呀。完全对上了这到底是哪次经历。就是那次吗?从举办开始就兴高采烈准备了很久,每次上线都在催促的活动,结果最后他还没打到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