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黑棺里的咒物 #五悠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伊地知近年总会感到愧疚。

他还是个正常的人,在咒术界里没什么正常人。人越活越麻木,越到中年也越容易心软。作为一个越来越冷硬的社会人士,即使有良心不安这方面的驱动,也不能否认有些孩子似乎天生更惹人心疼。

他有时候也负责除了五条悟之外的接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令人生厌的乌鸦,在车里等待原本有说有笑的孩子们或许安全的回来,或许是伤痕累累的,又或许是尸体。

这种场景看的多了,咒术师本来就是高危职业,怎样凄惨的尸体没见过。

即使是这样,虎杖悠仁就是不同。

有礼貌,有同理心,有能力……真的要夸不知道可以找多少赞美词的好孩子。

这样鲜活善良的小孩进了咒术界这个腌臜的地方,碰的一身是伤。伊地知曾经在小孩信赖的闪着光的目光下忏悔痛哭过。到了后来,内心酸涩涌上来的时候,就躲着默默难受。

那双温暖澄澈的眼眸被磋磨得像天空一样高远柔和,你很难不在那样包容的眼神里崩溃。

五条悟要重整咒术界,他是最强,但是这件事也不是最强单打独斗可以做到的事。资金、实力、情报、底蕴、各方面的资源……五条悟可以提供的太多,单单他在那就可以给自己一方缥缈的不可战胜的底气。

但是这支正义队伍中缺少正如每个故事里都要有的一个极有人格魅力的粘合剂、一个jump系的主角。

在狗屎一样的咒术界,没有那点温暖的,能让你从头到尾坚守本心的光亮很难让人走下去。

虎杖悠仁就像那个队伍里缺少的jump系里永远不屈不挠的主角,过于坚毅,坚毅是另一种愚蠢,而愚蠢往往带来痛苦。

伊地知也会在心里盘算,千年前杀两面宿傩死了多少咒术师,波及了多少普通人,光是单根宿傩手指催生的特级又能害多少人的性命。

简直比警察更舍生取义。伊地知想,这实在很不公平,一群有能力的孩子为弱者出生入死。偶尔也会出现会被正论课老师抽巴掌的危险思想。

牺牲少数拯救多数,不是最优解吗?甚至差点忍不住这样说出来,他想去安慰那个孩子,用另一种会伤害这个年轻人的可怕话语。

年龄上来看只能说多了个弟弟,但是伊地知沧桑成熟的内心是把虎杖悠仁当小孩看的。

看这个小孩磕磕绊绊的长高长大,然后死去。

伊地知打了个寒颤,平稳踩下刹车。

“五条先生,伏黑先生,钉崎小姐,我们到了。”伊地知目不转睛盯着方向盘。自从两面宿傩开始没多久,世家为了自己的地位和力量压下和做出的一件件龌龊露出来,清理从来是脏活累活。哪个人都有的是事情做,这样三个人凑一起,怎么想都是大事。

本来不管这三个人谁坐他车上都会给他带来压力,更别提一路沉默又寒风凛冽的氛围。虽然他知道,还不止这些,风暴还远没有到来,难怪伊地知要冒冷汗。他怀念以前,往车里再塞个虎杖悠仁不知道会有多好。

这一怀念,心绪就复杂,忐忑的心沉下来变得有勇气开口,“黑棺就在里面。”

 

帐从发现那天就开到现在。

帐中间就是那口棺,你看帐里面的人很少,但咖位都大到吓人。

说是棺其实不对,没开之前,谁能知道那是棺呢?上面并没有钉子,没有雕刻的痕迹,而是像石头敲出的长方体,又冷又硬。

算上这次,钉崎是第二次来,棺没有感受到咒力,也没有咒灵的气息,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石块。

可是石块不可能只有有咒力的人才能看见,也不可能消除倒霉小孩身上的咒毒,更不可能有黑沉的像黏稠的怨气一样的光泽。

也许她就不该试探,铁骨娘第一次看到躺在打开石头盖子露出的那半张熟悉的脸时被吓得直接骂出声,“搞什么!开玩笑吧,虎杖。”

旁边的伊地知看到她的手在抖。

伊地知报告给五条悟的时候也在抖,到现在也想抖。他站在帐的外面,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

 

黑棺里面躺着钉崎野蔷薇熟悉的老同学虎杖悠仁,其实也只是露出大半张脸而已。他穿着特殊材质的衣服,隐隐可以看到那些刻满他身上的字符露出一点痕迹。手腕脚腕扣着撩扣,黄符和麻绳一圈一圈的缠在他身上。

“搞什么。”钉崎又骂了一声。

伏黑惠盯了好一会,“让他躺在这里真的好吗?”

钉崎,或许还有更多没有靠近这边的几个把视线停在这。

他似乎也不需要回答,出声要去把他拉起来,“躺在这种东西里面,难看死了,虎杖悠仁。”

钉崎几乎以为这是心照不宣的默认了。但是五条悟的声音比伏黑惠的动作更快。

“我以为这些年下来你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我以为虎杖悠仁已经死的干干净净。”

钉崎野蔷薇不说话,这种场合一个发言人已经足够了。那张还带有血色的脸,仿佛可以再来一出吓得人恨不得痛扁一顿的死而复生戏码。她在心里埋怨这场荒诞的场景,她偏开头,那口棺盯得她眼睛疼,虎杖……

“是啊。”五条悟露出不合时宜的余裕,那种对待不听话学生的头疼,“的确是死了啊。”

“惠,你凭什么认为,连宿傩都死全了的情况,悠仁能活下来呢?”

伏黑惠看向五条悟的眼神很冷。

“如果可以呢,躺在这种脏东西里,吃咒灵度日,是个人都受不了。”

“惠是想让我把事情彻底说破吗?明明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了。”

“你也很清楚我要问的吧?虎杖悠仁为什么没有死干净,死个彻底!”

到了现在,过了这么些年了,谁会看不出来?躺在棺里的甚至不能被称为一具尸体,一个诅咒,而是一个咒物,一个咒具。多可笑啊,算是拯救世界都不为过,履行了封印两面宿傩容器职责的少年,死了之后也被利用了个完全。

五条悟把眼罩摘下来,用六眼去看那口棺“你觉得呢?”他反问回去,“能接纳、压制诅咒之王的悠仁,你认为尸体会没有研究的必要吗?”

一个咒物,一个能绞杀特级咒灵震慑怨气的咒物。如果不是用他最心爱的学生尸体煉成的,五条悟甚至有心情跟第一次初见一样感慨这是何等的奇迹。虎杖悠仁的存在就是一个奇迹。

伏黑惠当然也能知道这点,虎杖悠仁已经死了,留下来的是一具没有任何意义的空壳。他对死亡没有畏惧之心,也完全清楚这件事情。虎杖悠仁知道了这件事大概还会笑嘻嘻的同意。但是他受不了,他受不了虎杖悠仁变成这样。

虎杖悠仁,你躺在里面算什么。

伏黑惠全身发冷,从心口冒出的寒气让他头晕目眩。事情总是这样,最不应该死去的律美纪死去了,虎杖悠仁也死去了。

虎杖悠仁的善意种下了几乎将他折磨致死的悲伤,然后让他笑着拥抱死亡,连死后都要一直和当初把他推下深渊的诅咒打交道。

凭什么他要被这样对待?那样温柔厉害的少年,虎杖悠仁刚成年没多久,就再也没有长大的机会了。

“你知道这件事吗?你有没有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他能接受五条悟没有立刻毁掉虎杖悠仁的尸体,但是五条悟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采取默认态度。

五条悟很淡然,似乎差点被指着骂的不是他,神情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吊儿郎当,“我不知道,伊地知告诉我才知道的。”

即使如此,伏黑惠眼里还是慢慢升起陌生的恨意,“我受不了这个。”

“这不是悠仁,现在的,是一个道具。”五条悟少有的为人师耐心解释。

“我受不了这个。”伏黑惠容易走极端,太偏执,几年前心性终于掰了过来,有了一颗强者的心。但是这件事不行。

“他不应该躺在里面。”他恨不得一开始就亲手把虎杖悠仁宰了,然后烧的干干净净撒在海里。

他终于和五条悟对上视线,那双冰冷的六眼。五条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对这半个监护人有一定了解。

“至少现在不行。”

伏黑惠听懂了五条悟的承诺,“我会尽快。”

伏黑惠握紧拳离开了,他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伊地知近年越来越怕五条悟,他在五条悟面前的紧张和害怕从来货真价实,而且逐年递增。不,虽然有几年压力因为虎……伊地知内心打自己一个耳光不继续想下去。

他因为一直负责五条悟的事情权限很高,但是也不是什么都能知道的,也有很多不能知道的。

但是五条悟会问,这也是伊地知很久没体验过的。

“伊地知,你知道最后杀死宿傩的,杀死悠仁的是谁吗?”

还能有谁啊?伊地知又开始冒冷汗。这种熟悉的找茬式自问自答。

“这,嗯,我不知道。”似乎觉得敷衍含义过重可能会让五条悟给他来套全力耳光,所以又急急的补充,“我觉得,猜,应该是五条先生吧,杀死宿傩。”

“猜对啦,去了那么多人,结果最后的处刑人果然还是我。都是一群没用的贪生怕死愚蠢的废物,那群老不死的居然还有坐在上面的。”

伊地知不敢答话,他是知道五条悟的一些动作和最近的变化,正是因为如此才不敢答话。处刑两面宿傩是伊地知没有资格知晓和参加的。

但是伊地知也知道这是多大的事情,全日本和一些外国的特级都无法形容的咒术师阵团,和除了两面宿傩之外冒出来的一大批特级。

咒术师本来就是寥寥无几的存在,那场大战数下来咒术师的命却跟大白菜一样不用钱,你简直要怀疑这么多人之前到底被藏到哪里。各个世家压箱底的咒具咒法不要钱的洒出来,战争结束后有一座山都被彻底削空。

五条悟在虎杖悠仁被处刑的开始在外围,谁都不敢让他亲自来,上层都知道五条悟想保住这个少年的决心。

如果不是后面见识了两面宿傩的可怕,谁能想到诅咒之王能这么可怕。平时一个个忌惮五条悟的上层恨不得再来一个五条悟,一个对付诅咒之王一个对付乌泱泱的特级咒灵该有多好。

“那你知道悠仁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伊地知想跳车了,他小心翼翼的回话,“我不知道。”

但是严阵以待的伊地知没有听见五条悟继续说下去的声音。

 

虎杖悠仁,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五条悟不是束缚在过去的男人,但是今天却控制不住的回想。

虎杖悠仁有才能,很快就成长为强大的咒术师。

处决自己心爱的学生,这么看这件事都太过残酷,五条悟也想过,如果悠仁说遗言会说什么这样的问题。

老师,我不恨你——这太俗了。

老师要长命百岁啊——就像这孩子总会表露出的关心和洒露的祝福永远。哇,千万别来这种的,五条悟会受不了。

家入硝子从学生时代就说他是个人渣,他自己是没这方面自觉,但他终归还是个人类。既然还是人类,那对于美好的、善良的那些纯粹温暖的品质自然有本能的追求。

虎杖悠仁就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孩子。

他坚强的在最后还是能留下遗言,他用血淋淋的眼睛看了看周围,问他,“老师,周围是不是有很多人啊?”

他和宿傩彻底融合了,可以合理怀疑是不是宿傩在使诡计。五条悟当时内心空茫一片,恶意近乎倾泻出来,“是啊。”

老家伙们保险一层又一层,为了彻底杀死两面宿傩,恨不得把虎杖悠仁挫骨扬灰。

“那太好了。”这句话有点像是反派要自爆的既视感。

“最后还是实现了啊,在众人的簇拥下死亡。”

悠仁你的国文是不是不合格,五条悟扯着嘴角,“还有别的什么吗?最后也不留下一句诅咒?”

那个孩子最后只是很宽容的,很平和的笑了一下,“真好啊。”

有很多人都曾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只有强大才能做到想做的事,是不是只有强大才能让一切都拨乱反正,是不是强者即正义。

是不是如果我是最强,那么我就可以做到一切。

但是最强不会永远是最强,最强也会死去,然后出现新的最强。

“而且,如果只是一味的追求最强,那么到最后也只剩下最强,除了力量之外一切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五条悟或许是在对身后跟着的伊地知说话,但是距离有点远,伊地知没有听清。

伊地知浑身不自觉僵硬,为了他没有察觉到的一些变化,他不清楚。

他对五条悟的畏惧的确逐年递增,但无论是那张脸还是性格,五条悟又好像从来没有变过,他的无限仿佛也拒绝了时间。

“所以我也必须去寻找意义。”

伊地知没能听见,他看着五条悟的背影,模糊发现,现在的五条悟,比起像一个人,更像一个神。

】他真只是NPC吗? #
怎么不同寻常。   但是和条悟一起开荒的话,可能不用出手就拿奖励,这和不劳动就能拿薪水有什么区别。   “我和你一起。”七海建人正经道。   活动本开设在城市地图高专,沉浸式体验让许多人都梦...
乙女/条/惠/虎杖】被窝搏斗乙女向● 条悟● 伏惠● 虎杖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条悟住在了一起...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惠 #男神×我 #条悟 #夏油杰 #虎杖仁 #乙骨忧太
撕开我衣服吗,亲爱     100%     条决没有和乙骨说过照顾你话,你被他学生压在身下时总在心里嘲讽他     但你没想过他让乙骨保护你话是真     师砍伤了你腿所以你只得...
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条悟 #乙骨忧太 #夏油杰 #伏惠 #虎杖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成为了两面宿傩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条悟喊你过来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仁...
乙女向】如果我变成回忆 # #伏惠 #虎杖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很丢人吧。”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惠首先想到...
】你见过最有战斗力男粉是什么样? # #虎杖仁 #条悟
,怎…展开﹀ 1 562关注 · 1k1评论 · 70.6w阅览 某不知名高专生 +关注 我该从哪下口呢?   我们学校一年级有个新来老师,这里先用5称呼他。他长人高马大身高腿长,还是神颜,我...
乙女向】关于他衬衫上口红印 #男神X你 #条悟 #伏惠 #虎杖仁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条悟/伏惠/虎杖仁/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网王Q版。     /条悟/          他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乙女向】关于你男朋友 #男神X你 #虎杖仁 #伏惠 #条悟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虎杖仁/伏惠/条悟/狗卷棘 *又名夸一夸你男朋友? *四个短打小甜饼     /虎杖仁/          元气十足,健气阳光,性格开朗……像一只脾气超好...
乙女向】中了奇怪诅咒之后 #男神X你 #条悟 #伏惠 #虎杖仁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不存在记忆/单人半兽化/双双半兽化/变小成10cm *写点甜转换心情,但是四个小短文风格可能有些反差? *条悟/伏惠/虎杖仁/狗卷棘   条悟——不存在...
乙女/条悟/伏/虎杖】所爱与灵魂最后六个小时● 乙女向●伏惠● 虎杖
原作者:绯鲤姬   *开局死亡注意 *所有人看不见灵魂 *ooc警告      你死了,和特级灵同归于尽。    在你身体机能完全停止之后,刻在你身体内开始发作。那是家族世世代代相传...
乙女向】关于交往后第一次kiss #男神X你 #条悟 #伏惠 #虎杖仁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条悟/伏惠/虎杖仁/狗卷棘。 *是无逻辑小甜饼。 *如果有喜欢dk,可以往合集前翻,很多篇都是dk。   /条悟/          高专三年级三位大...
乙女】表白小烦恼 #同人 #狗卷棘 #条悟 #伏惠 #虎杖
原作者:老二舅咕   【乙女】表白小烦恼 内含\狗卷棘\条悟\伏惠\虎杖仁 没什么逻辑,ooc警告       *狗卷棘     自从你和狗卷棘恋爱后生活变得有趣了许多,他会经常捉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