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热潮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迪安 #迪米乌哥斯 #all安兹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凌晨摸鱼,每个圈都必有的abo题材我overlord也必须有!【不甘心捶桌.JPG】

 

安兹难得没有在女仆汇报时间到了之后再走出房间,女仆们都知道主人喜欢独自在安静的环境下思考。导致安兹走出来的时候,克丽蔓丝(今天值安兹班的女仆)第一反应就是首先怀疑是否自己不经意发出动静,惊扰了大人。

然后就听见至高无上的主人问她,“你们是换了一种香水吗?”

“欸?”

 

“就是我的床铺,最近香味太浓烈了。”

安兹有些纠结,他早已经习惯了他在纳萨力克房间的床铺上那股清新淡雅的花香,如果他能入眠的话,想必会因为这股香味能得到很好的放松吧。

只是最近女仆们似乎换了一款香水喷洒,也不是说不好闻,只是比起之前恬淡如一朵白色小花的味道,现在的香味张扬浓郁的像是暗夜开放的幽莲。

如果这股味道沾到身上的话,会不会显得不够有气势?

安兹有些尴尬,毕竟这是一种柔软又甜蜜的香味,比起男士香水,更像女士用的。会不会被误会自己用香水呢?这样好像会有点闷骚哦。

他看着女仆面红耳赤的支支吾吾,好像很难回答的样子。好吧,其实也不是要怪她们,很早以前就放弃穿衣审美交给女仆们的安兹对待NPC总是很宽容。浓香就浓香吧,正如上司的假发就算歪了也不会有人敢指出来那样,“没关系的,我并不在意这些。”

克丽蔓丝一下就红了眼眶,“安兹大人,感谢您的慈悲。是我们失职了,居然没有察觉到,今后我们会努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

啊,没必要啊,他又没有生气,克丽蔓丝是那么较真的性格吗?还真是第一次发现,安兹面上泰然自若,他早就磨炼出不管内心再怎么吐槽也能端住表情的技能。

“嗯,我接受你的谢罪。”

 

沐浴后安兹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内心思索着今天要处理的文件和事项。打开门,黑暗精灵双子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

事实上,这也证明了安兹对这对双子的宠爱,不需要通传就拥有安兹接受他们面见请求的恩宠。女仆们也知道这一点,在安兹没到之前给他们准备好点心。

马雷和亚乌拉当然还不至于贪吃到这个程度,不过因为安兹知道他们有好好进食的话会很开心,因此两个人每次都有吃。

这次也是,亚乌拉早就拍拍干净整理好自己,像热情的小狗一样凑上来。安兹很熟练的摸了摸她的金发。马雷则是在给安兹行礼之后,抿了一口茶水,才羞怯地凑过来。

‘这孩子……’安兹一视同仁也摸了摸他。

“哼嗯。”不知道是怎么理解安兹无意中发出的声音,亚乌拉已经开口询问,“怎么了吗,安兹大人。”

“嗯,我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一下子,你们都已经长大了。”

坐在安兹身侧的双子已经不是刚刚到达这个世界时10岁左右的样貌,已经像12岁的小孩的外表,可以称为少年少女了。

亚乌拉的话,虽然还穿着利落的骑装,但是五官变得更柔和,眼睛水汪汪的,五官和气质都很有英气,一眼看过去也只让人认为是个假小子性格的女孩。

至于马雷,该说是因为恰好处在分界线的年纪吗?男孩的身材依然纤细,含羞带怯的青涩与惹人怜惜的姿态更像女孩子了,面部线条还没有彻底张开,踏在分界线的孩子身上雌雄莫辨的气质无比撩动人心。

现在推出去,只会让人觉得安兹带着两个黑暗精灵姐妹花。

再想想刚刚马雷的礼仪姿态,啊这,安兹忽然焦虑起来,泡泡茶壶的确到处给马雷设置的是伪娘没错,但是毕竟是男孩子,这样一直下去是不是对小孩成长不好呢?

不能让泡泡茶壶的儿子长成一个异装癖吧!但是不能直接提,小孩会难过的,要自然的,自然的!首先就是裙子的问题。

安兹有点胃疼的看男孩把双手交跌的姿态,“话说回来,马雷很快要长大了,慢慢不能穿裙子了吧?”

在说什么啊我,这不是强制暗示了吗?安兹对自己的谈话能力再一次感到绝望。

“是的,安兹大人,所以,我最近一直想,尽量把裙子都穿一遍。”小孩有些舍不得的样子,很拘束的压着裙子,他长大后短裙就更难遮住他的脚了,所以行走之间更需要注意。

啊,这是马雷也要淘汰掉裙子的意思吗?这不是很好吗?不用我再开口了,安兹内心十分满足。

虽然很抱歉,但是安兹不可能跟着说没关系这样的话。长大的男孩子还整天穿那么短的裙子到处跑像什么样子,怎么可以这样呢,情操教育!

“啊,嗯!也是,之前那些都太短了是不是?小孩子变化真大呢。”安兹又想到两人以后结婚生子之类的画面。

亚乌拉不好意思的回答,“毕竟也快到分化期了。”

嗯?

“是呢,姐姐,之前我逛街的时候,跟在我后面的人更多了。”

“又是被气味吸引的吧,真是一群没用的家伙,你有好好惩罚他们吧?”

“有,有的,毕竟不想带上奇怪的味道来见安兹大人。”

分化,气味,味道?这是在说什么,香水吗?

“分化?亚乌拉,你刚刚说的……”

“是,安兹大人有闻到吗?按照目前的味道来说,我之后应该会分化为Alpha吧,马雷则是omega。”亚乌拉脸红红的问安兹,“安兹大人,我们的味道你喜欢吗?”

 

不是,这什么问题?这该答什么,为什么有点像性骚扰一样,安兹无言以对。不,不对,从刚刚开始话题就很奇怪了。

“啊,咳,亚乌拉,你们刚刚说的分化……”安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头脑完全混乱的感觉了,分化、味道?Alpha和omega又是什么,他只能想到昴宿星团的女仆,但是怎么想都不是在指女仆的样子。

但是乖巧的孩子们自然不会怀疑安兹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哗啦啦的往外露情报,“无论什么时候都最喜欢和安兹大人待在一起,最喜欢安兹大人的气息了。最近分化期,对味道很敏感,还是安兹大人最好闻,最让人舒服。”

“我,我也是很喜欢待在安兹大人身边。”

还没等安兹完全搞明白,雅儿贝德的到来让这个早晨更加混乱。

他们讨论什么都好,只要不是在安兹面前吵架和内讧安兹都不会生气,反而能知道更多情报。

咦?

安兹犹疑的抬头,雅儿贝德靠的太近了,“雅儿贝德,你身上的味道……”是偷偷拿了女仆们喷床的香水吗?

“是,安兹大人,您觉得如何呢?您喜欢吗?”说实在的,那双金色的虹眸散发的热情实在很可怕。

如果是以往的安兹,一定会没有多想的诚实发言吧,但是经过刚刚亚乌拉的问话,他莫名有一种家长在孩子面前性骚扰的错觉。

余光里果然看到亚乌拉有些许不满似的嘟嘴。

“欸,那个,不是,就是奇怪你为什么换了香水。”

“香水什么的,安兹大人,我只是想见到您的心情太过激烈。”虽然雅儿贝德偶尔会有点脱线,但是现在的雅儿贝德让安兹想起之前被推倒的恐惧,实在是很奇怪,又发生了什么吗?安兹心中升起些微不安。

雅儿贝德的话没说完就被亚乌拉打断了,“所以说,发.情期的话就别在安兹大人面前晃了呀,即使安兹大人是beta不会受到影响,对安兹大人还是很失礼的。”

在争吵开始之前,安兹终于意识到,这个早晨,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怎么会这样?”安兹用手撑着头,困扰不已,在屏退守护者之后,他从女仆口中得到了情报。女仆们很乖,只要之后让她们忘记这件事就不会有问题,安兹也有假装自己只是随便问问。

“雅儿贝德是omega,夏提雅、赛巴斯和迪米乌哥斯都是Alpha,科斯特斯是beta,马雷和亚乌拉则在分化期?”这个性别概念并非那么难懂,只不过,安兹翻阅了刚刚传送到最古图书馆得到的资料。

“发.情期又是什么?”这种出现在动物上的词汇……不,不对,关键点不是这个,而是abo这种东西,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设定。在YGGDRASL里,性别难道不是只有无性、双性以及男女四种选项?

但是安兹询问这一点的时候,女仆的反应就像是当初亚乌拉第一次听说友军攻击无效一样,难道又是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性别上有明确说Alpha和omega之间的相性越高吸引力越强的概念,以及——标记?安兹想到那个有些陌生的词汇,“信息素,是类似荷尔蒙的东西吗?荷尔蒙会诱导发.情?”

安兹推翻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对,而是气味和味道,然后还有不同性别之间带来的压制。越是获取信息,安兹越是无言以对,也就是说,在部分敌人面前,甚至可以用信息素带来的压制碾压对方。

这是安兹所不能理解的,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告诉他性别能有恐吓效果一样,完全不能明白。他也十分不喜这一点,无论是情报泄露,还是居然会因为所谓性别的原因导致失控的可能性。

不过,自己是beta,是人口基数最大的性别。人造人女仆们也是这种不受信息素影响的性别。这让安兹有些欣慰,在他看来这样的性别构成才是合理的不是吗?怎么会因为性别带来的生理反应影响理智呢?

书上明明说beta是没有信息素的,那么刚刚亚乌拉提到的味道很好闻又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分化期对信息素敏感的孩子对beta的安心感。

关于这方面的情报实在是不能不重视,尤其在自己一头雾水的情况下,有必要对这方面有更深的了解。尤其是据说在发情期因此面见他的时间每天不允许超过两个小时的雅儿贝德。安兹下定决心,这可能是很危险的变化。

 

等到安兹进行完全自己的调查了解,已经是心力憔悴,这样的疲惫也是很久没有感受到了。甚至发现明明社会主流是beta,社会却不可避免的对Alpha和omega更受推崇。

那由莉和欧蕾儿岂不是有加成,安兹被这个想法取悦了一点。

是因为稀有度的原因吗?如果是这样想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不是全体都变成这种情况而是限定种族的话,想必安兹也会被激起浓重的收藏欲带到纳萨力克里面养几只吧。

安兹的确在自己的实验中感受到beta没有激起任何Alpha和omega的注意,是不能产生信息素的性别。的确,如果说一具骨头身体还能产生味道,才是会让安兹害怕。也就是说,自己不需要对这方面进行防备吗?

 

迪米乌哥斯心情愉悦的踏进房间,该说是最近事务繁忙吗?其实无论多少文件和政策资料都不会给他带来很大的负担,最近心态尤为疲惫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其它因素吧,因为这样已经很久——近两周没有见到主人了。

他的心情越发愉快,在见到主人面容之前,就已经清楚感受到属于纳萨力克大坟墓统治者的气息,被支配的直观感受足以瞬间抚平所有最近处理有关发.情期问题的疲惫。

有这种想法是否是不敬的呢?因为安兹大人是beta,所以身上只有属于主人本身支配者与压倒性个体力量的气息,没有一丝其它的味道,干净冷冽不可侵犯。

所以雅儿贝德一进入发情期才会如此激动吧,只要足够贴近就能够将自身的信息素覆盖在主人身上,难道不会产生仿佛标记了安兹大人的快感吗?难道不会因为只有自己与主人交融的味道产生不堪的反应吗?

迪米乌哥斯走到房间正中央,低头行礼。

“你来了啊,迪米乌哥斯。”能听到主人的声音以及或许能得到主人的褒奖也是无上的享受。

按照惯例,迪米乌哥斯应该在应答之后进行汇报工作才是,但是迪米乌哥斯却难得怔愣住,因为太过无法相信,他甚至再次细细辨别了一番。

“安兹大人,请原谅属下的无礼,您身上是否粘上了其他种族的信息素?”

这……

安兹无语,这要怎么答,怎么一闻就知道了?

“嗯,啊,这是我刚刚去城镇的时候沾染上的味道。”安兹想起书上好像说Alpha和omega对信息素很敏感的样子,不过那只有是发情期吧。虽然完全没有搞懂,但安兹赶紧安抚自己的守护者,“我之后会进行沐浴,冲洗掉的。”

迪米乌哥斯不知道怎么应答,要想把自己的信息素覆盖到另一个人身上,除了标记,也只有发.情期时的亲密接触了,连雅儿贝德躺在主人床上的做法也不能把信息素沾染到主人身上。

而沾染上的信息素当然不是简单能冲洗掉的,安兹大人身为无比尊贵的主人,又是beta,一直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再正常不过。

即使感知到的气味毋庸置疑都是无能到毫无威胁、劣质的下等生物,但这些恶心的气味沾染到主人的身上的事实让迪米乌哥斯感受到万分的冒犯与愤怒,连身后都尾巴也微不可查的绷直。

所以,安兹大人是出于什么理由去到下等生物的交欢场所呢?又为什么在那些场所点了提供服务的下等生物作陪?

“安兹大人,是对最近发情期的事情感到苦恼吗?”

安兹看着迪米乌哥斯,这又是怎么知道的,该说不愧是闻一知十的迪米乌哥斯吗?

“是有一些苦恼,毕竟我跟你们并不一样,这里面的机制有许多我都不了解。”安兹想到Alpha和omega吸引力的事情,雅儿贝德和迪米乌哥斯会不会……

“迪米乌哥斯,你觉得雅儿贝德她……”

“是,她的举动是否让安兹大人不悦了呢?”

“不,我说的是,你们之间,那个,信息素,会不会有影响之类的。”

迪米乌哥斯近乎绷直了脊背,“我等守护者,是为侍奉无上至尊们所造,绝不会因为粗浅的欲望忘记自己职责。”

也不是说这点,安兹再次无言,但是现在问守护者之间有没有产生吸引力绝对是糟糕的。只能按捺住内心的疑惑,开始听取今日的汇报。

“嗯,做得不错,迪米乌哥斯。”

“谢大人夸奖。”

安兹一如既然的放权,交给迪米乌哥斯的事情基本是不会出问题的。安兹看着仿佛躁动不安的迪米乌哥斯,开口询问,“怎么了,迪米乌哥斯,你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是,其实是刚才安兹大人所说的沐浴之事。”至高无上主人身上的低劣信息素已经成功挑起了迪米乌哥斯的敌意,先不论其他守护者发现的后果,连迪米乌哥斯都无法忍耐。

因此他在想,向安兹大人推荐马雷或者亚乌拉放在旁边冲散那些味道,因为除了发情期和标记产生的信息素,就是不受控制分化期的孩子溢出的信息素了,这样或许不那么冒犯。

“哦,迪米乌哥斯你要来吗?”

这回迪米乌哥斯彻底僵硬住了,连呼吸都停滞,安兹大人的意思是……自己果然还是暴露了吗?

“果然一切都瞒不过安兹大人,那么属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欸?安兹不解的看迪米乌哥斯沉默后的回答,不就是共浴吗?之前不是也有过吗?

迪米乌哥斯很快解开了安兹的疑惑,“那么,属下这就为安兹大人除去下等生物胆敢附在身上的信息素。”

啊啊,好像是看到有用另一方信息素压制这个知识点,迪米乌哥斯要来帮他也不是不行,只是,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感觉掉进一个更危险境地的安兹已经来不及了。

迪米乌哥斯已经走到安兹身边,跪在一旁。一股火热黏腻的气息瞬间沿着被迪米乌哥斯握住的手上穿来,火,火焰的气息。迪米乌哥斯的被动技能,因为在这个世界太过强大所以不再开启如蛇缠绕在尾部的地狱之火开始燃烧。

甚至让身为死灵系惧怕火焰损伤的安兹产生退缩的情绪。这股气息又和伤害截然不同,它存在感太强,仿佛缭绕在白骨每一处巡视,像一杯烈酒浇到身上蒸腾所有的欲望,一种贪婪觊觎的热度强势又不容拒绝侵袭了笼在黑袍下的身躯。

这和安兹今天体验到的,以为信息素只是各种无伤大雅的味道的理解完全不同,这样的存在感太破格。

比起雅儿贝德身为omega的感官,这股气息太过侵略性,还是说身为恶魔的Alpha就是这样?安兹僵在座位上。

迪米乌哥斯有些不受控制了,他没想到能得到如此恩宠,超乎想象的丰厚奖励。他沉醉的感受被他的信息素包裹住安兹冷冽的气息,这样让人迷醉的快感让他理解人类无法抗拒的‘瘾’的含义。

抬头望进安兹眼中柔和的红光,迪米乌哥斯最终还是收敛回气息,既然能拥有第一次,那么决不会是最后一次,野望迅速膨胀的同时,迪米乌哥斯整理好思绪,最后极为克制的在冷冽纤细的白骨手背上落下一个很轻的吻。

“感谢您的垂怜。”

 

屏退女仆,命令她不许说出今天发生的事情之后,安兹僵硬的扑进柔软的床铺,他终于意识到,不是今天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整个世界都不对劲了!

 

小贴士:明明不敬,但是在发情期雅儿贝德还是被允许见到安兹两个小时(虽然每次都超时)的原因是,Alpha和omega情潮是很可怕的,他们会万分渴望和爱人接触。

所以!注意到了吗,文内能产生信息素的条件……本章小迪大胜利~

overlord】作为神奇宝贝大师的大人! # #死者 #
。”无奈看着一脸感动的,太乖了吧?明明是恶魔种。 电梯向下行驶,这是考虑到赫有很多凶悍的神奇宝贝和魔兽,担心受到袭击的建造方式。 第九层,又是一群神奇宝贝围上来,有问要要泡澡的,要...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选择,目前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么结果必须做的漂亮落痕迹。 进行对各阶层战力评估同时,自然想到负责的并且在主人命令下逐渐完善到缜密的情报网,自己要去争取那份权限吗?在心里...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克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魔导...
overlord】羊 # #贝特.亚连.欧德 #死者
来说会会太热了? “难道说,贝特,你是比较在意吗?” “没办法在意啊。”和飞鼠说这个话题就没问题,比竟他们是一个阵营的同伴,他在面前总是那么放松,“难道说飞鼠没有这种感觉吗...
overlord】刺杀玫瑰 # #死者 #all
就被刺客刺杀了。 身为法师职介最强的世界灾厄一个大意迎来人生首次被刺杀成就,还被写成书。啊,贝特知道的话是会生气的哦。 已经确定了嫌疑人的身份,纤细的骨手轻轻抚摸了下皮革的封皮,还是...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起的熊熊斗志,另一边,和赛巴的气氛算太好。 “哦呀,真是巧,赛巴,这个时间,你应该随侍在大人身边吗?”的询问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赛巴作为被创造出来就是管理第九层的管家...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爱情魔药 # #死者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与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当大人接受了…… # #死者
在失落自己的反应有点逊。   场合: 完全搞懂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这样的搭配,有人做感情连线题会把这两个名字连在一起吗? 的确,是相当有魅力的男人...
overlord】关于那家猫咖是是有什么黑道背景 # #死者
大人的境界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98L 什么叫端水大师   99L 小?吗?他是一只小橘猫吗?   100L 三个问号,疑问三连,好下一个   101L 都说了小物料少,也不至于...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