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爱情魔药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all安兹 #佩罗罗奇诺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不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与设定,安兹乌尔恭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一些零散放在别的地方,佩罗罗奇诺看着书架上摆放的宝石镶嵌的瓶子,瓶子华丽的外观更像是氛围高雅的图书馆内巧妙的装饰。

于是偷偷来图书馆还书的安兹看到佩罗罗奇诺的身影时差点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最近玩得怎样?”安兹以为佩罗罗奇诺最近还在各种美女的侍奉中醉生梦死。

“刚回来哦,最近还不错。”佩罗罗奇诺也很坦率,男人的生理需求和沉迷欲望这种事,他从来没觉得难以启齿。

甚至不吝和安兹分享体会,说什么有一个皮肤又白又滑;有一个声音很好听;还有一个胆大的梳理他的背羽、意外的舒服;有一个腰扭的有多漂亮。他这一个月又是和美女在床上厮混过去的。

“你跟我说这些不会很奇怪吗?”安兹转头去边放书边吐槽,虽然知道好友性.癖好很奇怪。而且热衷色.情,沉溺欲望完全不奇怪,但是自己也没兴趣知晓友人这方面的事情。虽然不会生气,安兹还是有些羞恼,“之前说了变成这个身体就没有那个了啊,跟我说的话实在是……”

“对不起嘛。”安兹听到佩罗罗奇诺不走心的道歉。如果泡泡茶壶训斥的话,肯定已经老老实实的缩起来了吧。

安兹想着这些,结果一回头就看见佩罗罗奇诺抓着一个小瓶子往嘴里倒。

尖锐的鸟嘴还吧嗒一下,“蛮甜的。”

“这是什么?”因为瓶子很小,不觉得是酒瓶,安兹有点好奇。

“不知道啊,就放在这里的,我口渴就喝了嘛。”这鸟.人又吧嗒一下嘴,晃着瓶子嫌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呆在公会过于安逸,飞走的脑子终于回来了,佩罗罗奇诺的颈羽在安兹的沉默中微微炸开,磕磕绊绊的问,“呃,这个到底是,我,我不会喝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对药剂瓶施展<高阶道具鉴.定Great item identification 后安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佩罗罗奇诺委屈又惊恐,“这是什么东西?”

“……迷情剂,好像是那种以前活动打的掉落宝物?”

“哇哦。”佩罗罗奇诺发出一声空虚小声的惊叹。

 

佩罗罗奇诺无意之间吞了迷情剂这件事,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话,连最可能被波及到的安兹一定会被一起嘲笑到死的吧。

所幸在那天尴尬的检查中发现,这种迷情剂似乎和他们情人节狩猎情侣胜利后收集的一筐筐爱情香水一样,大概属于那种没有什么用空有设定的药剂。

两个人弄明白之后都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欸,欸?这个反应,莫非,飞鼠桑你很嫌弃我吗?”

“……虽然很想否定,但是这种不科学的东西没有起效真的太好了,这种事要是真的发生不是很可怕吗?!”

“就算我不是同性恋,但是感觉被飞鼠嫌弃了好受伤啊。”

两人互相打趣一番,安兹也的确松了一口气,没有中什么奇奇怪怪的效果就好。佩罗罗奇诺还给安兹展示了自己抗性方面的道具。到底是严谨的职业系构成,时刻装备齐全,也算没有在女人堆里泡坏脑子。

没发现问题,安兹离开后也很自然的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毕竟就是一个小小的乌龙。

没想到几天后,佩罗罗奇诺几乎是哭着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飞鼠。”金色的翼王的就像暴风雨被淋湿的鸟雀,无助又颓废的坐在安兹对面,“这下真的大事不妙了。”

啊这,安兹看了一眼厚厚的文件堆,决定还是先去听听好友是不是又跟姐姐吵架之类的坏消息。安兹给房间的仆役示意,他们很熟练的静静离开房间。

在厚重的大门关闭的那一刻,佩罗罗奇诺一跃而起滚进安兹怀里哀嚎,“怎么办啊飞鼠,这回人家真的完蛋了,你一定要救救我。”

干什么!安兹还来不及下意识推开炸成一团的鸟.人就听到一阵魔音灌耳。“是是,那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那个不行了……”小小声。

安兹还有点神游,在想佩罗罗奇诺到底又是怎么和泡泡茶壶闹别扭了吗?“啊,是这样哦。”

“呜呜飞鼠飞鼠你听我说啊,真的很重要的。”

安兹扶额,“好好,所以到底是什么?什么不行了,道具吗?”

“是boki。”佩罗罗奇诺投下一个惊天巨雷,在安兹有些迷茫又震惊的眼神下,威风凛凛的翼王哀切又小声,“我发现,我不能boki了。”

 

不行就不行,安兹也一直不行啊,有什么大不了的。【震声.JPG】男人这件事,的确很重要啊!起码安兹也重视起来,收敛心神和佩罗罗奇诺讨论。

这种事情!这种关乎男性自尊的事情好兄弟都来找自己了啊!怎么能不谈?

安兹就问泫然欲泣的佩罗罗奇诺是怎么发现的。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不行了,彻底萎掉了。”佩罗罗奇诺的翅膀包住自己。“人家还去老姐那边,都没有检查出什么来,老姐还说我活该。”

啊这,魔法没有查出来吗?那不就很可能是身体原因了吗?就那种……咳,这种问题可不能轻易质疑!

“那,呃,你是不是,就可能是心理导致的呢?”

佩罗罗奇诺迷茫的抬头,“心理吗?”

“就那种,是不是你被什么东西吓到了,有什么阴影。”安兹给佩罗罗奇诺提供思路,“你这几天,有没有见到什么恶心的东西。”

“没有吧,最近几天不是和之前一样吗?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啊,而且,如果真的有不喜欢的东西,都不会出现在我眼前第二次了。”

“那是不是你,”安兹犹豫了一下,“是不是你换了兴致了,就守备范围这种东西,换了一种口味。”

傻鸟继续摇头,“没有啊,我还是很喜欢美女啊。”诚实得不能再诚实,佩罗罗奇诺欣赏任何风情的美人,盛开的裙摆比鲜花更让他喜爱。

都不是吗?真的这样承认吗?那不是很糟糕了吗,佩罗罗奇诺。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讳疾忌医不是更不好吗?

安兹给自己打气,尴尬的提出最后一种可能,“那就,呃,是不是,你最近玩太开了,精力不济?”安兹也越说越小声,“就是那种,不行了。”

晴天霹雳,佩罗罗奇诺完全被震住了,可怜的愣在原地,甚至从喉间发出委屈的咕声。果然这种事对男性打击很巨大。

不过这种可能倒是安兹先否定了。变成异形种的身躯后,体力什么的都和HP挂钩,精力不济嗑药就能回复了,但也的的确确没检查出什么负面效果。

“难道说是道具吗?”安兹不经意说出自己的猜测。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安兹抓着被刚刚到消息震得神游天外的傻鸟问他有没有碰什么奇奇怪怪的道具。

“……没有啊,我对这种东西又不感兴趣,上次也就回了纳萨力克没乱走。”

纳萨力克……两人同时一愣,图书馆?迷情剂?!

如果不是有戒指的力量,佩罗罗奇诺估计是扯着安兹狼狈的连滚带爬跑回图书馆。

迷情剂,设定书,安兹在书架面前翻看,佩罗罗奇诺就拿着瓶子傻坐在后面的沙发上。这瓶药水设定还蛮长的,上次确认没事之后,安兹也没有看的详细。

现在傻眼了,把资料拓印到投影上的两人总算找到了原因,【爱情的忠贞:只有对爱人过度喜欢才会产生情欲】,再看看日期,这个药剂有效期是三个月。

安兹也总算放下心,这件事算彻头彻尾的一个大乌龙了,还带着好笑的意味。“嗯,幸好没什么事,你要不要就当清心寡欲一段时间算了。”

佩罗罗奇诺整只鸟发出空虚的咕啾的声音,然后大怒,“哪有这种的!”

他念念有词,“不是迷情剂吗?难道说没有喜欢的人就不能boki了吗?太过分了吧!”

安兹不理他的控诉,事情反正解决了,他还要回去处理文件,嗯,盖章。

不伤及身体只是清心寡欲一段时间,不是很好吗?说不定还能给好友定定心呢?

 

然而事实却是,失去一大乐趣的佩罗罗奇诺整天在纳萨力克乱逛就算了,还天天跟着他不知道做什么。

说实话,有一点烦人。

安兹叹一口气,把文件放下,问佩罗罗奇诺,“还好吗?听说你跟茶壶桑聊了这件事,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啦。”佩罗罗奇诺懒洋洋的微张翅膀抖了抖,对鸟类来说是一个很安逸的放松动作,“还被好好嘲笑了一通。”

作为彼此依靠知根知底的亲人,没有比泡泡茶壶更了解他弟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安兹还过去打招呼让泡泡茶壶留意一下佩罗罗奇诺状况。

“不可能啦,那些他说的喜欢的女人,听听就好,不可能有一个能让他解开迷情剂的。他不可能真的喜欢那些女人的。”泡泡茶壶这么说。

她鄙夷自己弟弟挂在嘴边的喜欢,他对那些美丽而性感的女人的好感由肉.欲开始,还没来得及到心底就进入下体,浅薄的喜欢随着汗液蒸发。

除了家人因为所有感情联系都在游戏里的男人,他还会爱上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呢?谁能让他付出自己的信任与情感。

即使到了成为至尊的现在,佩罗罗奇诺对自己可能有的子嗣也没有期待,最多思考一下会不会成为将来他们的威胁。

本来在那个世界,日本少子化已经喊了一百多年,也没见生育率爆发,负债率以平稳的波动也增长了一百年压在每一代日本人身上。压力时刻压在身上,他只管自己快乐空虚的度过每一天,哪里有那么多心力。

不去寻欢作乐的佩罗罗奇诺生活堪称三点一线,去观赏珠宝的闪闪发光,跟在安兹旁边,还有就是和夏提雅。

夏提雅这个月不知道第多少次偶遇他们了。安兹很贴心的把空间和时间让给他们,说自己要去都市一趟。

也不是不行,佩罗罗奇诺耸肩,对于面前热情精致的白银美少女,自己漂亮的造物相约,也不是不行。

夏提雅是纳萨力克里佩罗罗奇诺唯一与之发生过关系的NPC——他要是敢对其他NPC出手安兹和泡泡茶壶能一起把他爪子剁了,他也没真饥渴到那个份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还是知道的。

话虽如此,现在的佩罗罗奇诺也不可能和夏提雅做什么,也就是喝喝茶,看夏提雅换装。

“属下看见您与安兹大人愉快交谈,总是非常羡慕。”

因为有这样的话语,所以聊聊天也不是不可以,其实,佩罗罗奇诺以前也问过夏提雅的想法的,关于安兹的事情。

“因为我的设定,夏提雅果然是会喜欢飞鼠桑吗?”佩罗罗奇诺说的是正妃之争这件事,夏提雅难得涨红了脸。

“不,没什么,这不是蛮好吗?”佩罗罗奇诺让她冷静点,以调笑的语气打趣夏提雅。自己睡过的NPC给兄弟当老婆是不是不太好,不过自己也不觉得她能赢过翠玉录的NPC来着。重要的是,“想追求就去追求嘛,如果你能追到,不是很厉害吗?”

佩罗罗奇诺这次只听了夏提雅最近的工作汇报,喝完茶就走了。

 

喝下迷情剂的佩罗罗奇诺陷入一种平和的安静中,有点像他galgame游戏通关后的贤者状态。

佩罗罗奇诺坐在图书馆的沙发上,很安静,这样的安静其实很枯燥,很无聊,佩罗罗奇诺并不是喜欢看书的那种人。如果不是当初有天赋当上原画师,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更喜欢美少女的色情游戏,小电影也是存满几个收藏夹,标准的宅男生活。

但是,他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就一直黏在安兹旁边,男人总是说不知道女人在想什么,男人和男人当然也不会心灵相通。佩罗罗奇诺不知道安兹在想什么。

他拿着一本书,也不看,只是呆呆的专注的凝视安兹:飞鼠,会不会嫌弃自己很烦啊,这样想。

安兹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这只傻鸟天天发呆,也不理他。

任由佩罗罗奇诺自己沉溺在复杂的思绪中。虽然是好友,但在佩罗罗奇诺心里,飞鼠其实要比这种概念更重要一点的,真正意识到应该是YGGDRASL结束那一天:飞鼠永远都在,这样的认知。这是和一直相互陪伴的姐姐相似又不同的,另一种信任和依赖。

“为什么飞鼠你不能喝迷情剂呢?”佩罗罗奇诺忽然这么问。

安兹一言难尽的望着他,“这难道还是什么很好的东西吗?”

“不是啦,我就是……如果飞鼠能喝的话,说不定以后有想法,有爱人,是不是不需要魔法那什么。”佩罗罗奇诺吊儿郎当的躺下去挤眉弄眼。

真是不正经!安兹懒得敷衍他,随口回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金色的翼王把书盖在眼睛上,像要小憩一段时间。

佩罗罗奇诺想,他只是,忽然有点难过。如果这个迷情剂真的是那种会爱上第一眼喝下药水后看到的第一个人,那么他在没有解药的这段时间是不是有充足的理由肆意妄为了?

如果飞鼠真的喝下有这种效用的迷情剂,是不是就会喜欢他到无法自拔地步的可能?

如果飞鼠也能喝迷情剂的话,他会不会发现这种药剂的作用,去意识到这段时间到底意味着什么,隐藏了什么秘密?

爱情,爱情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东西,它来的蹊跷,停的古怪,走的悄悄,这样的情绪又能长久深厚到什么时候?佩罗罗奇诺完全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情绪到底该定义为什么,也从来什么都不说。

到最后他扔下书跳起来大喊一声,“吃饭啦吃饭啦!”再见也不说挥个手就跑走了。

安兹静静的翻书。

 

迷情剂的效果总算褪去了,佩罗罗奇诺又开始了自己的幸福生活。不知道是不是被当初那个猜测吓到了,倒是比之前节制很多,正常泄.欲的程度,这种正面影响让泡泡茶壶跟安兹说应该把图书馆存着的迷情剂全部灌进佩罗罗奇诺肚子里。

安兹在这种话题中也只能礼貌笑笑。

安兹回到房间,拿出一瓶迷情剂,粉色的溶液看起来奇怪又甜美。安兹将瓶子微微倾倒,溶液将倾未倾,要滴到接着的另一只白骨手掌中。

“如果我也能喝迷情剂……”安兹想起那个人说这句话的语气,沉默很久,最后迷情剂还是没有倒出来,安兹把药剂放回道具栏,摇摇头。还是去处理工作吧,今天的文件还没有盖章,有些东西,还是不要想。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克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导...
overlord】狼与乌鸦 # #死者
关系很好的友人。 贝特是一只褐色卷毛的狼,卷毛这种总是在猎物上看到、与狼族格格不入的毛发让贝特总是因此被打趣。他和已经开始进食最鲜美嫩滑的腹部和背脊。 这群狼知道是是实力强悍的原因...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种植对‘..’的信仰。 想到这里,潘多拉终于露出微笑,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功,完全就是如此,主人做出的一系列策略如行云流水般举足轻重。 有些事情看上去具有相当的偶然性,但往往它却是必然的,主人...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事情基本是会出问题的。看着仿佛躁动的迪米哥斯,开口询问,“怎么了,迪米哥斯,你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是,其实是刚才大人所说的沐浴事。”至高无上主人身上的低劣信息素已经成功...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羊 # #贝特.亚连.欧德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贝特,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贝特也有自己的特性。   贝特.亚连.欧德...
overlord】来自至尊们的玩笑 # #路西⭐️法
我构思很久的超级surprise哦!杖的第二形态~” “这个声音是―路西⭐️法桑的!”想也用想就知道自己又中了这家伙的恶作剧,“居然在公会武器上面设立这种。”工会武器的确可以通过付费...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米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刺杀玫瑰 # #死者 #all
?!   结合书名还有什么明白的,这篇神话就是完完全全要挤兑贝特呀。完全对上了这到底是哪次经历。就是那次吗?贝特从举办开始就兴高采烈准备了很久,每次上线都在催促的活动,结果最后他还没打到后面...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的魔法道具啊,琪雅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的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的时候,『..』有很多对设定异常执着的成员...
overlord】当大人接受了…… # #死者
够飞鼠大人!这点疼痛没有一点感觉!”口中嚷嚷着什么破瓜痛浸湿的魅,甚至逼得让展开了负向接触【Negative Touch】技能。还未等产生愧疚情,就发现雅儿贝德更兴奋了。 雅儿贝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