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儿贝德x铃木悟】恋人私有化进程刻不容缓 #overlord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雅儿安 #雅儿悟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雅儿贝德x铃木悟

再次摸鱼

 

最近公司新来了一位雷厉风行的美女上司。

铃木悟会知道这个他接触不到平时也不关心的消息,一个原因是这位美人行事作风非常严厉。

这周整个部门匿名递交上去的简报都被从头批到尾并展示在楼层白板上。铃木悟对此有些尴尬,当然他也有极为充分的理由 :这是因为自己正在负责另一份重要的订单,没有时间调查。

还有另一个方面,公司内部充满了对这位新来上司的讨论——因为她惊人的美貌。因此产生闲言碎语,比如说那位叫雅儿贝德的上司性格恶劣、说她是仗着姿容玩弄男人的女人、生活诸多不检点之类,也总是这种抹黑。

这是恶劣又酸言酸语的八卦。铃木悟不认同这些无根据的猜测,那个女人真的依靠身体获得这样的职位才是不可能的事,那是真正倾国倾城、能让人用一个国家换取的美人,怎么可能被他所在的这种黑心小企业讨好。

应该说幸好同事们都没有真正见过她吗?她的魅力可以轻松俘获任何一个男人。想必到时候铃木悟会被嫉妒得被各种找茬吧。

因为那位上司旁的助理已经来到他所在的部门,告诉铃木悟接下来要和那位上司一起出差一段时间的工作安排,并且现在上楼交接事务。

有几个同事故意露出促狭和同情铃木悟要在上司眼皮子底下工作的神情,大部分人则没什么反应,工作那么忙,当然没别的心思想有的没的。也实在是,阶级太明显,铃木悟也并非那种俊美到富婆愿意一掷千金包养他的美男子,现实生活中哪来那么多想象中的剧情。

铃木悟恭顺的整理好材料,他从来不擅长突发状况,也没有过那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然而——

铃木悟刚进入办公室,门就被助理从外面锁上了。而办公桌后面的美人眼神热烈专注地盯着他,对他露出一个很可爱很矜持的微笑,“铃木悟先生。”

而铃木悟在那温柔怜爱的眼神下只感觉浑身发痒的害羞,他低着头说,“我来汇报工作,雅儿贝德小姐。”

这位美女上司,似乎真的对他有想法。

 

铃木悟有些走神,如果告诉过去的友人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那个人一定会大喊什么工口展开之类的吧。

现实中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连想要分享这样的行为也不可能再做到了。这让铃木悟内心多了几分自嘲。

把心思强行转回到工作中,铃木悟小心瞥了一眼旁边的雅儿贝德,她穿着露肩的舒适长裙,完完全全不像工作装。铃木悟还没有自恋到她是为自己打扮这种想法,这应该是她自己的穿衣风格。

“那么,铃木悟先生,这里的数据又是因为什么呢?”白鱼一样的手指在文件上圈了圈。

铃木悟赶紧去看,然后阐述。两人的氛围似乎并不暧昧,而雅儿贝德和铃木悟坐的位置也有一定空间。

这工作似乎只是让铃木悟哀嚎胃痛罢了,完完全全是雅儿贝德的碾压和个人教学,她怎么可能有不懂的要问自己的问题。铃木悟早已经大概知道她的能耐,有些委屈。

然而之前的想法绝对不是铃木悟的臆测,不知道为什么!手指总是不小心碰到一起呢!

而且好香,是一种撩人但是浅淡不呛鼻的馨香。铃木悟抑制住好奇想仔细闻一下的想法,想必是很高档的香水,比他过往闻到同事身上的香薰和止汗露截然不同。

尽力无视旁边快要将自己吞下去火热的视线,铃木悟淡定照着文件上的调查干巴巴的读。

完全就是被迫共处一室。中午低头吃着无论卖相还是味道都顶级的被雅儿贝德说是“新娘修习”的便当,他最近胃痛次数却多了很多。因为这实在不合常理,这种追求或者说源自心动的示好,完全不知道对方要从自己身上获取什么。

然而,雅儿贝德的每个举动都没有让他有足够的立场拒绝。

 

“那个,雅儿贝德小姐,不知道我们这次出差准备工作的流程是什么呢?”

被主动搭话的雅儿贝德可爱的歪了一下头,“铃木悟先生叫我雅儿贝德就可以了。”

好的,铃木悟也跟着表示完全不需要对他使用敬语。虽然铃木悟根本不打算遵循雅儿贝德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的请求,谁都知道上司的平等要求只是客气话。

铃木悟也知道,是因为雅儿贝德对待自己十分特殊,他才能提出那么多不合时宜的请求。明明手上还拎着她塞过来的舒适的衣物和今晚的便当。

真是不识好歹,他暗自唾弃自己。

但是真的有可能吗?会有人想要对一个社会底层的男人恶意作弄开这种玩笑。雅儿贝德就是会把人类当成玩物的那种类型,铃木悟莫名有这种认知,基于他察觉到的雅儿贝德的高傲。

“你不用护送我到家的,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这样不会太浪费时间了吗?”

“怎么会!和铃木悟先生在一起的时间绝对不能称之为浪费。”

铃木悟已经对双方心照不宣的暗示感到烦躁,她绝对明白自己的意思,为什么要这样装傻充愣?

即使带着防毒面具,美人依然是美人,气质身姿都与灰暗的街区格格不入。铃木悟扯了一下嘴角,事实从来就摆在眼前。

一个没本事没学历没朋友的窝囊男人,他有什么能被谋求的?

所以事实带来的压力随着逼迫更让铃木悟窒息,这种逼迫不仅仅是雅儿贝德对他的追求,更有这个社会,时时刻刻不肯放过他。

“哟,这小子旁边还跟着一个大美人呢?”

“一看就知道是超级有钱人。”

标准喽啰的台词,实在是苦不堪言,简直是铃木悟人生中最倒霉的时刻。真想逃,铃木悟不知道多少次发出这样窝囊的抱怨。为什么是我,逃跑吧,自己本来就没有必要面对这些。

看看旁边的雅儿贝德,愚蠢的女人,不带保镖就跟在他身边,她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异样的氛围。

那些挑衅和耻笑的话都不必听了,但是真的能逃走吗?如果可以放过他,让他跪地求饶他也不会介意。

就算知道自己不能轻易跑出去,但是这群人的目标不会是自己。两个人是不可能跑出去的,先不提这么多人都包围,肯定是早有预谋,而雅儿贝德穿着细跟的高跟鞋。

所以如果只是自己的话,跑出去不一定会被拦住的。铃木悟没办法克制这种想法。

真的要抛下雅儿贝德一个吗?想想也知道她会遭遇什么,一个独身美丽的女人,被凌虐到死也是可能的。

 

真是不像样,自己真是一个没有担当懦弱的男人,对这样一个男人,你有什么好在意的啊。

铃木悟下定决心,他的手甚至有点抖,“真是倒霉。”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说雅儿贝德。

他伸手拉住雅儿贝德的手腕,想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去。自己留下也不过挨一顿打,他们应该不会太过分有些分寸,至少会保下雅儿贝德的命,自己的生命根本不重要。

铃木悟并没有爱上雅儿贝德,甚至觉得她给自己添了麻烦。但是他能感受那些好意是真实的,那些他从未感受过的炙热情感是深厚的,铃木悟不曾记得在别人身上收获这样深厚的感情。那么他们起码算朋友,如果是为朋友舍命的话……

在铃木悟想开口让雅儿贝德乖一点躲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他才发现在他短暂思考中这群人已经拿着棍棒走上来伸出手了。而雅儿贝德也根本没被他拉动,反而把他往自己身后一扯,避过一个男人的抓握。

“你怎么要走到我身前啊!”雅儿贝德发出不合时宜的关心和怒斥,“你怎么能不顾自己的安危呢?!”

小喽啰们已经拿出了棍棒要用暴力逼迫,而雅儿贝德更明显被激怒了。

接下来的场景简直就像是三流导演拍出来或者超级英雄的大片。

铃木悟就这样呆愣的看着雅儿贝德把率先要来抓他们的一个大男人一拳揍倒在地,又单手拎起另一个男人的脖子摔在墙上。铃木悟都要以为是自己荒诞的幻觉了,一个纤细的女人把一个男人单手拎离地面……完全是单方面的暴打,世界上仿佛与打斗无缘的美人空手将一群恶徒狠狠的揍了一顿,在护着铃木悟的情况下。

“我实在是无法容忍,你一直就是生活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实在是太可怕了,请跟我回去,看看你是否有不小心碰到的地方好吗?”

比起询问,应该说被强行掳走了。直到检查完后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看着雅儿贝德在他面前捧着脸跟他撒娇,“那个时候,你是要保护我对吧,要站在我的身前保护我。”铃木悟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欸?我是哪里不妥让你发笑。”她的脸颊甚至沾染上动人的红晕,这是铃木悟第一次以这样完全放松的姿态面对她。

铃木悟摆摆手,忍住笑意,“没有,咳,只是觉得多亏了你,雅儿贝德很强啊。”

雅儿贝德先是露出害羞的姿态,然后发出小女人委屈的控诉,碎碎念说那群人真是该死,让她在铃木悟面前露出了不符合淑女仪态。

“但是雅儿贝德有这样的武力真的太好了。”铃木悟十分惭愧,自己什么忙也没有帮上,还要她保护自己,自己还有逃跑的念头。“会安全很多吧,可以保护自己,我今天也是被你保护着。雅儿贝德很帅气哦。”

“欸!这种夸赞,帅气什么的,悟才是,帅气的意思……”

只有你是有心的生物,你看这女人的姿态,你感受她的每一次吐息,你都会知道这女人是深爱着面前的男人。即使是她逢场作戏露出的一个温柔微笑,都可以收割一片爱情,更何况她已经献上了自己的爱情。

陷入爱情之中的女人,铃木悟对雅儿贝德更新了标签。他感觉自己脸在发烫,雅儿贝德已经依偎过来,他僵硬的像一块石头,躲都不敢躲。

他满脑子都是雅儿贝德挡在他身前的景象,圣洁的像凌然的英雄,切实降临拯救他的女神,这个记忆已经蒙上璀璨的白光狠狠刺进他的心里。让他胃部发紧,双腿发软的想流泪。

搅成一团浆糊的脑子守着唯一的一点理智在怒吼 : 我,我刚刚在想什么?什么啊!我居然真的相信了她爱我吗?这是在干什么啊!这还是大白天啊!

感谢雅儿贝德,她凑过来想亲吻铃木悟的那一刻,让他终于回神。

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而已,让铃木悟有了一旦雅儿贝德得逞,接下来会发生很恐怖事情的预感。在仿佛狩猎的危险气氛中,甚至想到了逆向强.暴这样的字眼。

但是想想也知道铃木悟根本无力抗拒雅儿贝德的力量,最后在紧要关头,铃木悟狼狈的喊,“先吃饭,先吃饭好不好,我已经很饿了,我们,之后再慢慢说好吗?”

 

爱总是伟大的。

如果她的姐妹好友们知道了雅儿贝德的想法,要不就是捧腹大笑,要么会怀疑雅儿贝德是不是被人催眠或者摔坏脑子了也说不定。

的确,雅儿贝德对普世价值的爱情观念不可置否,对于缠绵深刻旷世之恋的故事和现实事件也嗤之以鼻。雅儿贝德这个女人不仅仅有可怕的智慧和惊人的财富,她的高傲就像她的美貌一样高高挂在天上,如果可以,她也接受众生在她面前参拜,所有人都要仰望她。

但就是这么一个冷情的女人,追求着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一边吞吐野心攥取财富,一边不自觉的寻找。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寻找什么,但那一定是她渴望而一直追求的,为此她才从不停歇。

于是在那天,偏僻的垃圾箱里(在雅儿贝德眼中就是这样),她终于找到了自己醉心的宝物。

在她因为蝼蚁们的注视感到些微不耐烦而抬眼时,铃木悟刚刚挤完早高峰的地铁,把防毒面具摘下,有一些汗湿的头发贴着太阳穴,那双漆黑的眼眸就这样望向她。于是那一刻,爱情的箭矢刺穿她的心脏,整个大厅开满花朵对着雅儿贝德歌唱 : 就是他,就是他,你所追寻的,你所渴望的。

铃木悟似乎也愣了愣,但是没能准时打卡是要扣钱的,他小心而礼貌的点头,扯出个微笑,然后走进转角去挤电梯。

雅儿贝德站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爱情化作飓风卷袭而来,把她的风轻云淡的姿态打碎,她的心脏被丢进滚烫的蜜水中,让她难受无比,索性旁边的人都没敢插嘴。

她的内心和大脑在失去铃木悟身影后似乎终于陷入了冷静,至少她还有理智去排查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出了问题,她立刻叫了十三位专家进行身体检查和问诊。

雅儿贝德以一种可怕的气势把报告拍上桌面,“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没有任何问题。”

“难道你们要告诉我,我是喜欢那个男人心脏才噗通噗通跳得那么大声吗?”

“难道你们要告诉我一见到他就像和他拥抱和他在一起是爱情吗?”

“难道你们要告诉我,我雅儿贝德居然爱上一个一事,平平无,普通的男人吗?仅仅是一面,这种一见钟情的戏码。”

专家们 : 我们没这么说……

爱情在疯狂燃烧,把雅儿贝德烧得心慌,她几乎立刻收集到了铃木悟的一切资料,在看到沉迷游戏那一项时不自觉皱了一下眉。调查人员甚至把铃木悟负责过的所有工作事项都记在附件应对雅儿贝德的要求,事无巨细才有了看似丰富的内容。

贫穷,平淡,无能的苍白一生,轻飘飘的文件甚至没有多少厚度,记载铃木悟从出生到现在的经历。

那是雅儿贝德最看不起也不会注意的类型的男人,但是她甚至无法对这份经历恶言相向。爱情是多么无理,在她又一次见到铃木悟,连他苍白的面容上的疲惫神色和弯腰时单薄的身型透出那条嶙峋的脊骨都让她感到怜惜。

她能有上千种方法计算去得到铃木悟的感情,但是在巨大的爱情面前,她显得踌躇不前、患得患失。她生怕自己做错一步,又害怕他真的会因为一些举动对她排斥不喜。于是她采用最缓慢的策略,用温和与包容的蜜糖去包裹她的爱人,融化他的防备 。

只要得到你,只为了得到你。她以一种虔诚的心态,温柔而热烈的去爱他。

在‘出差’过程中,雅儿贝德意外的没做任何事,教学在哪里都可以教学,而跑业务这种劳累的工作她不会允许铃木悟做,更何况她已经拿到了铃木悟的体检单,所有的注意事项和调理方案经过短短几天已经达到可怕的厚度。

“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不会的,这是刚好的量。”

是今日的养生粥,铃木悟已经很习惯雅儿贝德的照顾和亲密,但是每一次亲近他都忍不住脸红。雅儿贝德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者是,在那一天铃木悟的选择和话语中她就明白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她时常窝在铃木悟怀里赖在宽大的椅子或者柔软沙发上,偶尔会生出很遗憾的想法,为什么自己是人类呢?如果自己能有一双翅膀,想必拥抱的时候能把他拢进自己的翅膀吧,如果不是人类,想必能在一起度过非常漫长的时间吧。

“雅儿贝德,有点痒。”铃木悟害羞的扭开头。

雅儿贝德不依不饶地继续蹭,于是铃木悟已经心领神会这暗示。他轻轻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像安抚,他也听到自己胸腔里的擂动。

雅儿贝德安静下来,你爱上我了,对吗?

雅儿贝德静静地听铃木悟的心跳,你是知道我爱着你的,而你予以了我回应对吗?她将脸埋进铃木悟怀里,多年迷茫找寻的渴求和爱情复杂的思绪让她想要流泪。她甚至以为铃木悟不会回应她的,在爱情中,连雅儿贝德也会自怨自卑,害怕不安。

“雅儿贝德,你,你怎么了?我,我做了什么吗?”衬衫的湿意让铃木悟一瞬间就慌了,他当然不至于觉得雅儿贝德是流口水了,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弄哭了雅儿贝德,也不知道怎么哄她。

雅儿贝德坐在铃木悟的腿间,双臂环绕他的脖子,泪眼汪汪的双眼和他对视,“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我愿意为你献上我的一切。”

这忽如其来的表白和莫名又深刻的承诺却将铃木悟内心的门砸得粉碎,让他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甚至萌生出深深的自卑和苦涩,生涩的拍着雅儿贝德的后背。

“你不需要对我说这种话的,不是说好自由恋爱这种方式吗?如果你之后……你不需要这样。”

“我会一直爱着你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雅儿贝德急切地请求,“好不好?”

爱情真是可怕,这感情压垮铃木悟,让他喉间干涩不知所措,也让他忍不住狼狈的流泪。它变成一个吸引猎物的牢笼,栏杆上开满鲜花、铺满丝绸、沉在蜜中,而铃木悟心甘情愿地走了进去。

铃木悟妥协的低下了头,“是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他沉默片刻,回答雅儿贝德,“我也爱你。”

这声爱由恋人嘴中开口说出,而雅儿贝德接住了,他们由唇舌纠缠交换传递爱意。

 

后日谈 : 

铃木悟 : 嗯,是的,所以的确是被辞职了,被雅儿贝德养在大房子里,这算是包养了吧。【羞耻】

铃木悟 : 不,因为雅儿贝德喜欢这样,而且我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再说现在也没有什么要买的,雅儿贝德的确会给我,咳,很多钱,但是我没有去用哦!

铃木悟 : 嗯,但是工作的话,还是要的,不然会不会没有社会价值也有这种担心,不是说全职太太不好吗?大概就是这种意思而已雅儿贝德先别扑上来,不准扭腰!

铃木悟 : 咳,但是如果真的有也是在雅儿贝德旁边做事……打下手。

铃木悟 : 还有一件事,雅儿贝德,今晚的话,嗯?也要吗?呃,嗯,你真的满意吗?这种反应……好吧,别有一番乐趣什么的。【沉默】但是,今天还是不了,改天吧。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上魔导国宰相桌面的资格,甚至这样的消息有没有被传递出去的必要。因为他早已经禅位。他在40多岁才决定生下第一个孩子。悉心教导认真观察。最后选择了、也被批准了由第二个孩子继承位置。 会...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造物主..,潘多拉可以斩钉截铁回答:“可能”。已经让他深切了解到恋爱中的女人有多么麻烦了,如果是计策故意表露出来的话,事情会很有意思,不过应该是,这样才难办。恋爱中的女人敏感程度到...
OVERLORD x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当大人接受了…… # #死者
够飞鼠大人!这点疼痛没有一点感觉!”口中嚷嚷着什么破瓜痛浸湿的魅魔,甚至逼得让展开了负向接触【Negative Touch】技能。还未等产生愧疚情,就发现更兴奋了。 的...
特也来到overlord(欢乐向?) # #特. 亚连.欧
平息内心的暴虐。难道是在那个世界的情感定格了吗?知道自己世界灾厄化的特. 亚连. 欧很疑惑。   03.为什么用<Message 联系同伴呢?就当是剧情需要,刚好落到了八欲时代遗留...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 “是有一些苦恼,毕竟我跟你们并一样,这里面的机制有许多我都了解。”想到Alpha和omega吸引力的事情,和迪米哥斯会会…… “迪米哥斯,你觉得她……” “是,她的举动...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哥斯的观察眼光想必看穿了塞巴斯的假笑,所以他这样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引起迪米哥斯注意日后也会被他调查清楚,因此赛巴斯决定不再装模作样。 “关于夏提争夺大人正妃位一事,迪米哥斯有...
overlord】来自至尊们的玩笑 # #路西⭐️法
是宠物只是趴在手心的杖,会给守护者们带来什么嫉妒又能抚慰渴望毛绒绒治愈的心灵。 “咳”,在心里选择将手心里的毛茸茸变回原有的形态握住。“,不要这样。我叫飞鼠的...
overlord】作为神奇宝贝大师的大人! # #死者 #迪米哥斯
大人的下等生物,在一开始就会让他们出现在大人眼前,绝对会让主人有受到伤害的可能。 “这样……对了,今天的禁闭期是是已经到了?放出来了吗?” ,似乎是因为自己去神奇宝贝博览...
overlord】关于那家猫咖是是有什么黑道背景 # #死者
L 金灿灿水汪汪的眼神一看,你能让大人怎么办   64L 什么怎么办   65L 大人:很困扰,勿cue   66L 哇,真的,每次缠住大人撒娇,真的没一个小时大人都脱开身...
overlord】羊 # #特.亚连.欧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特,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特也有自己的特性。   特.亚连.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