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狼与乌鸦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动物世界pa,无cp向

我又在写奇奇怪怪的东西

 

终年覆雪的达思底耶格里山脉,寒风凛冽如刀,无比恶劣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凶悍的猎食者。这里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无数珍宝遗迹和故事传奇等待人们去探寻,又或者,永远保持敬畏。

探险队在边界扎营,这已经是他们能够抵达的最接近这山脉的地方了。达思底耶格里的情报太少、偶尔流出来的资源和古籍的指向都太惹人觊觎,就算是危险他们也要坚持,更何况,这是奇迹般摄影设备成功投放的唯一一次。

“怎么样!设备调试好了吗?摄影清晰吗?有没有拍摄到画面。”

 

窥视感……

被狼群围绕休憩的乌鸦睁开眼睛,这只乌鸦的双眼像风雪中垛草隐隐透出的火光一样鲜红,墨色的羽毛像从黑夜裁剪下来一样漆黑。真是奇怪,乌鸦,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乌鸦。

离他最近的一头银白毛皮的狼温和地低头询问,“飞鼠,是有什么情况吗?”

飞鼠扭扭脖子,他撑开翅膀出洞穴低飞一圈,回来收拢翅膀后才回答,“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他倒是不肯再回去睡了,站在靠近洞穴出口的一个石头上。

并不是戒备的紧张姿态,也的确没有发现发现有什么问题,虽然不觉得会有敌人在成员大部分都在的时候偷袭,飞鼠还是决定继续观察一下。

 

“咔哒咔哒……咔……”咬磨的噪音,飞鼠眼睑闭上不理。

“嘎吱嘎吱。”感觉狼群里多了几道幽怨的气息,飞鼠在内心叹了口气。

乌鸦飞回洞穴,果然看到两只狼不睡觉又在咬东西,“你们又发现什么东西了?”

源次郎是喜欢收集一堆东西偶尔咬一咬,大概就是像玩具一样,路西法就是单纯的搞事了。

“像上次一样的那种石头东西,找到了不少哦。”路西法示意地上的机械残骸。

飞鼠一贯是不支持他们这种爱好的,虽然这群狼咬合力很大,玩具——人类机械的破损倒不是大事,但是路西法有过不小心被玻璃划伤口腔的经历,还是飞鼠帮忙把残破的玻璃拔出来的。

被弄伤过还热衷于这种玩具,是因为路西法和源次郎都很喜欢它们的口感——损坏时的味道,具体来说就是享受人类吃跳跳糖一样的感觉。

在想要啄上去表达自己的不支持之前,飞鼠注意到角落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比起别的玩具,它小的可怜,飞行翼因为损毁而缩回去,这让它更像一枚小小的金币。

漆黑的乌鸦叼起这枚玩具审视,他内心有些异样的感觉。而路西法和源次郎内心也是同样,于是路西法开口,“飞鼠你喜欢这个玩具吗?”

“喜欢就送给你了。”源次郎毫无不舍。

联想到另一个也是鸟类喜欢亮闪闪的同伴,果然乌鸦叼着金币很合适啊,乌鸦不就是喜欢收集金币和宝石的生物嘛,他们一致认为这枚金币很适合飞鼠。

好吧。乌鸦把金币放下轻啄了两下,那现在这枚金币就不是普通的玩具了,是友人给予的礼物。飞鼠把内心的微妙感受立刻转为对这玩具的喜爱,但是携带是一个问题,他想了想,说,“我带去布妞萌那里吧。”

时间差不多也到了,乌鸦唤醒狼群,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任务,在狼群进行讨论时,飞鼠叼起了金币(之后这枚‘玩具’就被称为金币了),决定暂时离开狼群。这次捕猎狼群要继续往西行,这个洞穴应该不会再来了,因为莫名的在意,他希望带着这金币,可平时行动带着这玩具似乎太麻烦了。

他和同伴告别,双翅扑打几次,飞到高空盘旋两圈后远去,狼群默默凝视那黑点不见后才开始行进,准备狩猎。

 

乌鸦顶着风雪飞翔,雪并不是很大,振翅中依然浅浅的在他的翅膀上盖了一层,这点感觉对他来说无足轻重,能生活在达思底耶格里山脉的生物从来不简单。

在风雪将歇时,他终于来到了一片让人心生畏惧漆黑的密林,或许是这片地域背阴,又或许是品种问题,盖着雪的林子不像童话中描述的裹上银装这种形容。这是一片黑暗而幽深的森林,露出暗红漆黑的树干,乌鸦就飞在这片寂静中。

飞鼠目的明确,他显然很熟悉这片地方,他放慢速度找了一片合适的枝桠,放下口中一直叼着的金币,啄了啄自己的颈羽放松,叼过来一路还是有点累的。

这只乌鸦停在了一颗缠绕扭曲在一起的枯藤上梳理他漆黑如墨的羽毛放松,这枝桠的弧度刚好可以卡住这枚金币,于是飞鼠毫无留念的飞走,停在了不远处一根弯而细的枯藤上,这跟枯藤粗细和弧度也刚好得仿佛就是为了一只乌鸦停在上面长成的。

透过枝桠上金币的广角视野,可以看到由这根枯藤连接着怎样的庞然大物,这枯藤扭曲缠绕成一颗大树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这片林子过于幽深,竟然有上面这些藤蔓都在游走的错觉。

“布妞萌桑。”飞鼠在那根藤上跳了两下,“好久不见了。”

这枯藤扭曲成一团的植物也打了个招呼和友人进行寒暄,“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

他接着问,“你们不是预计往西扩展领地吗?等到盛夏到来,西边瀑布的冰雪会融化,到时候可以在那里捕获肥美的鱼,收获稀少的果实,发生了什么吗?”

飞鼠知道布妞萌以为是不是计划出了误差,毕竟这次来交谈离上次的时间并不长,他也很少会单独来找布妞萌。这是很有智慧的友人,通常他的出谋划策自己总是不敢一个人听,生怕有错漏。布妞萌也是非常有耐心温和的友人,他偷偷给飞鼠补习过他这种小型鸟任何更好捕猎的方法和群体狩猎的战术。

 

他赶紧否定了,跟布妞萌说了一下狼群中的进度和友人们的趣事交谈片刻之后说明来意。

“哦,是这样。”布妞萌早就注意到飞鼠来时放置在不远处的东西。然后他的脑回路也立刻与路西法他们同步了,的确啊,自己的友人身上就应该带点闪亮的东西,乌鸦喜欢金子有什么错。这金币看着蛮好看的,大小也刚刚好。于是布妞萌答应的利落,“可以啊,这很容易做的。”

于是飞鼠在布妞萌的示意下拿到了由几根细藤缠绕在一起的东西,他也不慌,飞到树上按照布妞萌的指示操作,金币很好的被细藤扯住再套上了乌鸦的脖颈。

“嗯,蛮好的,很适合。”

鸟类的胸脯出的羽毛不自觉地微微膨胀挺起一点,看上去骄傲喜悦的样子,乌鸦看起来更神气威严。

飞鼠和布妞萌谈了会话,等到要离去的时候,他的爪子轻轻抓破布妞萌伸来的一片叶子,这干涩的叶子没能明显揉出汁液,但其实锋利的爪子已经再次补满可怕的毒素。

这是非常正确的行为,达思底耶格里山脉凶悍矫捷的狩猎者们都会用上各种阴私的方法杀死猎物和敌人。不过用毒武装还是比较少,毕竟如何安全获取毒源也是一个大问题。而飞鼠爪子上的毒是即死效果的,这也是为了防范猎物反击与敌人的攻击。

自己和友人都吃过这方面的解药,这毒素并不会伤到他们。

再次道别后,乌鸦再次振翅,离开了这片密林。

 

在高空寻找自己的狼群是件很难的事情。达思底耶格里山脉终年覆雪,但是奇怪的是他们狼群里唯一通体银白的狼也只有塔其米而已。就算成员的皮毛很显眼,他们团体更喜欢隐匿偷袭猎物。

这种狩猎方式着实不光明磊落,明明他们已经是达思底耶格里山脉的食物链顶端势力。不过有的时候,也不是不会以正面压制的方式去进攻。

比如说此刻,飞鼠回到的时候这场狩猎正进入高.潮阶段。飞鼠一看就大概知道了,塔其米和乌尔贝特估计不知道怎么又倔上了,两人各自盯上长着尖锐长角皮毛厚实重达一吨以上的牛兽。

塔其米那边已经进入尾声,猎物的鲜血染红他吻部的皮毛,他依然咬着猎物咽喉不放,警惕猎物反扑的可能。

乌尔贝特那边却不太好,他上肢力量不如塔其米强悍,颈部受到撕咬的猎物疯狂打滚把乌尔贝特甩了下来,乌尔贝特懊恼的甩甩头平衡,调整姿势以更凶悍的姿态扑上去。这家伙,生气了啊,飞鼠看得明白。乌尔贝特这次狩猎冲得太快,其他同伴要帮助他还有一点距离,如果让牛兽成功调整状态,乌尔贝特的这次捕猎就算是失败了。

而就在这时天空一声鹰啸威慑,金色的翼王掠过飞鼠面前,像一只光化作的利箭俯冲下去。如果飞鼠参加这场狩猎,只能以后卫身份观察战局,告诉同伴猎物的行动路线和增援之类,吨级猎物在同伴们眼中是猎物,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力量十分强大,乌鸦一旦飞到地面极可能受到致命的伤害。

好友佩罗罗奇诺却不是这样,这赶来的金翼雄鹰狠狠坠下抓握住牛兽的角时,巨大的冲击就像往牛兽头上狠狠砸了一下,让猎物目眩似得摇了摇头,就这么一点破绽已经很足够了。

乌尔贝特抓准时机,紧紧咬住了猎物的咽喉时,佩罗罗奇诺不仅啄瞎了牛兽的眼睛,也抓挠出几道翻出鲜红血肉的伤痕。

于是这边狩猎也很快落幕,难得的集体狩猎,又是一场大丰收。飞鼠又在上空观察好一会确定没有伏击者才降下去。

 

他看到塔其米对他示意了一下,他摇摇头,决定去乌尔贝特那边。乌尔贝特没有对这场起码飞鼠他们心知肚明的较量因为有同伴的帮助而不自在,他们三个是最开始就是组成一个小小的基于爱好小队的关系很好的友人。

乌尔贝特是一只褐色卷毛的狼,卷毛这种总是在猎物上看到、与狼族格格不入的毛发让乌尔贝特总是因此被打趣。他和佩罗罗奇诺已经开始进食最鲜美嫩滑的腹部和背脊。

这群狼不知道是不是实力强悍的原因,各个挑剔得不得了,一点点毛都要吐出来,干瘦的蹄部这种地方一般都不吃。

他们进食很快,还招呼飞鼠一起吃。乌鸦矜持的看了一会,才在敞开的腹部肋排的地方精细撕扯着肉条,一根根排就撕扯肉条,还只吃前排。

乌尔贝特和佩罗罗奇诺倒也没说什么,沉默的把食物换了一面。飞鼠很快就吃完了,反而是佩罗罗奇诺一边叼肉一边催促他再吃点,“要不你去塔其米或者夜舞子那边再吃点,他们猎的也很大只。”

大只等同好吃这个公式怎么回事?乌尔贝特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飞鼠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吃了,“饱了,体型不一样啊,已经吃很多了。”

佩罗罗奇诺歪了歪头,还是觉得好友越吃越少了,就算一般鸟类是少食多餐,感觉还是太少了,改天还是去翠玉录那里吃鱼吧。

狼群饱餐一顿,留下一地的残骸,这些残骸没有大型捕猎者敢啃食,因为这等于对狼群的挑衅,对他们领地的冒犯。

 

之前有团队协作能力很强的连石头都可以咬碎的食腐者以各种手段进行了不限于围攻和捡漏的各种挑衅。这群活在达思底耶格里山脉的家伙恶心得不行。“那群天天吃垃圾的鬣狗!”之前狼群是这么骂觊觎他们领地的敌人。

大战后被挑衅的狼群捕杀了这山脉能找到的所有鬣狗,撕下他们的皮扔在领地边界,包括屠杀警告所有对他们提供帮助的其他生物。这凶狠的报复奠定狼群不容冒犯的威严。所有生物即使明知剩下美味的肉是狼群的残羹冷炙,但是他们都不敢动,因为这是狼群的财产。

唯有那肉过了三天以上——腐烂不至于这山脉太冷了——才敢去吃,连骨头都不敢随意移位,这样的结果倒是让狼群啼笑皆非,可以确定的是,狼群是这片地域的统治者。目前他们打下了不小的领地,这群睚眦必报的狼群欲望滔天一直在扩张地盘,他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冰湖附近的群山……

 

“是吗?他们怎么不约一天干脆打一架呢。”静谧美丽的冰湖浮起溺.尸肤色的怪物,一支触腕探出水面,有点像章鱼,可透过水面可以看到扭曲诡异的形体,触腕小心碰了碰乌鸦颈部带着的金币。

“翠玉录桑你不要拱火啊。”飞鼠无奈的啄了啄他警告,一两句玩笑话还好,也只是私下调侃。他并不喜欢团体分裂不和谐的因素,不过乌尔贝特和塔其米这相看两厌的两头狼是例外,他们的确关系不好呢。

翠玉录是友人中非常特殊的一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离群索居,常年沉寂在冰湖深处,性格总体上虽然温和斯文,癖好却很奇怪。

飞鼠听他说过以前沿着湖底游去大海,把人类船只掀翻的故事,他对那些人类的事物充满兴趣。据他说,他在湖底存放了许多人类的器皿、自己也好好的用各种石块布置了一番。

翠玉录隔着澄澈的水看着漆黑的乌鸦,在水底轻轻翻了个身,“你脖子挂着的那种,我也有很多。”

他又挥了挥触腕,“算了,还是带珍珠或者是贝壳怎么样,贝壳在阳光下会有很漂亮的色泽。”他向飞鼠倾情安利,旁边的佩罗罗奇诺很赞同,甚至也想要点。

这回反而轮到翠玉录不情不愿了,他说,“你浑身金灿灿的,不该带那些,你去带点树枝石头什么都就可以了。”

这就是翠玉录的诡异爱好了,包括他的审美都是反差那一挂的。飞鼠拒绝了,他一只乌鸦,带那么张扬干什么,而且好麻烦。

“话说,天目一箇呢?还在火山那边吗?”

翠玉录想了想,“应该是的,他好像要打造个什么东西,之前他找到了很稀有很稀有的矿石来着,我认为,应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了吧。”

天目一箇有着两只大小不一的钳,比起待在冰凉的湖泊,他似乎更喜欢钻在火山口。曾经以为乌鸦只吃腐食的友人们就曾拜托天目一箇把肉放在火山那里让肉腐烂。火山下岩洞的高温对狼来说简直是折磨。

就在飞鼠要说些什么都时候,山脚穿来一阵狼嚎,这是同伴之间的呼唤,也是一种开道,警告其他捕食者。

旁边吞鱼的金翼雄鹰发出高亢的鹰啸,对比起来显得旁边乌鸦的声音嘶哑低沉。

翠玉录拍了拍水面,抱怨一声,“这群家伙又要来玩水了。”即使是自己不怎么踏足的浅水区,也照例嫌弃下他们。但他还是——包括所有听到呼唤的同伴一样,在水底发出轻柔的回应。

这的确是一个完整的群体。

这是一个奇异的狼群。

 

“这是我至今了解过最为强大有魅力的狼群。”专家接受采访时这么说,“也是我们迄今为止得到的关于达思底耶格里山脉最多地理、物种、矿产等宝贵资料来源的影像记录。”

那枚带在乌鸦颈上的摄影机其实是最不抱有希望、或者是说研究人员压力之下的产物。因为到底还是受损了,所以录像开启和关闭都不是很稳定,这反而保存了电量,拍摄到了许多珍贵的录像。

专家又笑到,“是的,你们注意到了,我们没有稳定器,安兹他飞得很稳,所以拍得很好,这是一只非常出色的鸟。”

“事实上从物种来说,乌鸦和狼的确通常会有很亲密的合作关系,他们总是能建立深厚的友谊,不仅分工合作,还共享“恶”名。不过,一般一只乌鸦只会和一头狼建立联系,而安兹负责的是一个群体。”

“我们在纪录片中一直没有称呼哪头狼是狼王。他们都十分优秀,凶悍、包容,可是他们相处从来没有明确体现对哪只狼的服从。如果非要确定狼王的身份,按照一般狼群行进路线的话,我们会把安兹称为狼王。

你们注意到了吗?他总是和狼群待在一起,负责警戒、调和矛盾以及照顾他们,总是最后开始进食的。按照行进路线也是坠在最后,确保所有成员的位置。”

“每个个体我们都给他们取了名字,安兹不是因为被我们认为是狼王才冠以我们称呼这个狼群的名字的,他之前也被我们起了别的名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狼群里成员数量开始减少了,后来整个狼群,冰湖里的生物,那只鹰的踪影再也没有在镜头前看到,狼群消失开始,安兹也不再去那片黑漆漆的林子了。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确有那么一点可能是一直没有被拍摄到,但是我们能感受到他的失落,他变得沉默了很多。在狼群莫名消失后,我们给他冠上狼群的名字,他是狼群的王,有他在,狼群就一直在,我们是这样想的。”

“摄影机这么多年过去终于没电了,最后画面都是黑的。这可能是因为那只乌鸦已经死去。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安兹在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回狼群或者拥有新的同伴,我们就不知道了。

因为后来能成功投放的设备也没有在他常常停留的地方再拍到他。真遗憾啊。我们也再没有拍到这样的故事。”

 

这就是达思底耶格里山脉的一个瞬间,就像这座山脉一样不可思议的物种,像这座山脉一样惊心动魄的故事,还有像这座山脉一样惹人探寻的神秘,就像谁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尾到底是什么一样。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克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魔导...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种植对‘..’的信仰。 想到这里,潘多拉终于露出微笑,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功,完全就是如此,主人做出的一系列策略如行云流水般举足轻重。 有些事情看上去具有相当的偶然性,但往往它却是必然的,主人...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爱情魔药 # #死者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羊 # #贝特.亚连.欧德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贝特,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贝特也有自己的特性。   贝特.亚连.欧德...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激动吧,只要足够贴近就能够将自身的信息素覆盖在主人身上,难道会产生仿佛标记了大人的快感吗?难道会因为只有自己主人交融的味道产生不堪的反应吗? 迪米哥斯走到房间正中央,低头行礼。 “你来了啊...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米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的魔法道具啊,琪雅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的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的时候,『..』有很多对设定异常执着的成员...
overlord】刺杀玫瑰 # #死者 #all
?!   结合书名还有什么明白的,这篇神话就是完完全全要挤兑贝特呀。完全对上了这到底是哪次经历。就是那次吗?贝特从举办开始就兴高采烈准备了很久,每次上线都在催促的活动,结果最后他还没打到后面...
overlord】关于那家猫咖是是有什么黑道背景 # #死者
大人的境界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98L 什么叫端水大师   99L 小迪?迪米哥斯吗?他是一只小橘猫吗?   100L 三个问号,疑问三连,好下一个   101L 都说了小迪物料少,也不至于...
overlord】作为神奇宝贝大师的大人! # #死者 #迪米哥斯
。”无奈看着一脸感动的迪米哥斯,太乖了吧?明明是恶魔种。 电梯向下行驶,这是考虑到赫姆斯有很多凶悍的神奇宝贝和魔兽,担心受到袭击的建造方式。 第九层,又是一群神奇宝贝围上来,有问要要泡澡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