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刺杀玫瑰 #安兹乌尔恭 #不死者之王 #all安兹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阿妙

 

*题文无关?

纳萨力克神话?

神明pa/日常向

 

赫尔海姆,又名赫尔姆斯的世界,今日又有神明前来拜访。他身披洁白的长袍,戴着星冠,踏入这片永夜的地域。

他踩着十字架浮在空中环绕了一大圈,大喊,“有人在吗?”

见没有人应答之后,这喜怒不定的神明手里忽然多了一副弓箭,他的箭矢居然是粉色的十字架形状,毫不留情射出去。

神明的弓箭射在地上的影响当然也是巨大的,粉色的薄雾瞬间散开。

“你在做什么呢?”冒出来抱怨的居然也是一位神明。他是春神,身上绕满了死藤,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他一踏在地上就有植物开始生长。也因为春神近日待在这里,才导致其他世界的种子无法发芽,提前进入冬季。

“一来就恶作剧吗?路西法。”

“哎呀,我当然是来送达来自爱神的讯息的,这可是每个人都追求的浪漫啊浪漫。”浪漫这个词实在很有魔力,似乎蕴含了什么备受人追求、神秘的道理,至少春神听了之后就没有要再训斥了,只无奈的说了一句,“偏偏是你来担任……”

“我是来送聚会的邀请函啦。”爱神路西法大大张开双臂,他为此十分雀跃,差点在空中跳起舞来的样子,“华纳海姆最近要举报众神宴会,我是来邀请你们的。”

“唔,华纳海姆,好像是‘傲慢’和‘暴食’被消灭了吧,所以,这次又有工会组成同盟吗?要想像上次一样应该是很困难的吧。”神明们进行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对话。

“这不是很有意思吗?”路西法露出坏笑,他是比较平易近人的那种神明,也总会想一些新奇的恶作剧,想必是想到什么主意了吧。

春神不理他,沉思片刻后回答,“我想没问题,那段时间我应该是有空的,到时候上线就去参加吧。”并伸出手,“邀请函给我就好。”

爱神瞪大那双白色的眼眸,“干什么干什么,这可是来自爱神的信件,有我的魔法的,才不要给你。”

是的,从一开始,爱神就是来传达讯息,发出宴会的邀请,只是他的目标原来并不是春神,而是居住在赫尔海姆的那位神明,事实上,春神也是来找他的。

布妞萌摇摇头,“好吧,那我们一起进去吧,你可不要又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听说上次飞鼠桑可是收拾了好久。”

路西法笑得轻浮,“哎呀,生活就是要充满惊喜才有意思。”

“是惊吓吧。”

听到神明们对话就知道了,神明们友好相处,而他们拜访的好友,就是居住在这片永夜地域的死神。

死神当然不是居住在这片弥漫瘴气遍布泥沼的荒凉土地,事实上,就在这片貌似贫瘠的土地之下,就是那位神明的居所。而那位死之神拥有这世界上最豪奢华美的宫殿和无比惊人的财富。

接受审判的亡灵、摆渡费和打点关系的金币都上供进死神的宝箱;生者上贡金奇珍异宝,为家人或者自己虔诚叩拜,渴望得到神明的慈悲。

这位神明因为司掌的职权问题,不轻易与人交往,因为这样常常让人觉得他冷酷而可怕。其实他是非常和善理智的,只是需要切记,不可以在他面前撒谎,他最厌恶被人欺骗。

除此之外……

 

路西法和布妞萌刚穿过华美的回廊靠近房间,就听到友人的声音。

“真的呢,这个月实在是过分,身体早就残破不堪了,看了上次公司的检查结果,肝脏那一栏都要变成红色了。”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想说有,但是已经快到了习惯这种程度的地步了。”

“还是要好好休息啊。”

两人一进门就听到死神对友人的劝勉,死神的好友——名叫黑洛黑洛的古代吞噬黏体将身体瘫成一片,像是失去了生命力砸散在地上的一片污泥。

而路西法和布妞萌也见怪不怪,出于对友人的体贴,在黑洛黑洛询问他们的来意前,他们就将目的迅速阐明。黏体慢慢聚拢成一团,遗憾的回答:“我想是不行了,我实在是太累了,真想睡个五百年把觉给补全呢。”

而在场的三位神明都表示非常理解,甚至催促友人尽快去休息。在这样的好意下,黑洛黑洛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房间——我们至今不知道,这位大人是否真的要沉眠五百年——之后,三位神明开始寒暄。

爱神亲密的凑上去,桌面上堆着高高的文件,从泥板、卷轴、亚麻纸到其它材质的文书一摞一摞拜访整齐,还有一些堆在桌下。“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吗?”

死神撑着头,也有些困扰的样子,他戴着各色宝石戒指的白骨手指轻轻敲在了泥板上,“有些信息不及时清理的话就会一直堆积,不过快捷模式还是会有担心错过什么。最近速刷的活动也是原因吧。”

“都是混蛋运营的阴谋啦,最近出了这么多转盘,我都往里面氪了不少金了,到底要充多少啊?”

死神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有认同感并心有戚戚的点头,就GM的话题狠狠吐槽了一番。

“不过,还真是辛苦啦,这么多确认事项。”听到这句慰劳,飞鼠反而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没有啦,都只是一些杂事而已,而且大家也在帮我,真是多谢了。”

他倒是一如既往的谦虚。最后的道谢可不止是泛指,他的道谢正是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旁边,帮助他处理了不少工作的春神。这位神明在偶尔搭话间还能达到这样的办事效率,是因为他才智过人,在神明中也要被称为军师、大脑这样的智慧人物。

在处理完比较重要的工作后,死神接过爱神递过来的信件,他们开始讨论起这次重要的、神明们的聚会。

“首先得商量一下人员配置吧。”

他们讨论时间,以及自己离场的准备,有几位友人因为要事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会错过这场盛会。

“天目一箇和武人健御雷呢。”

“他们最近不是还在打造武器?”

听神明们的谈话,这两位友人最近似乎停在深海之下,要在什么什么很厉害的压力下打造一把最厉害的武器的样子。

“到底是要放多少数据水晶啊。”

“那些水晶可是单单一块就可以打造一个神器级的装备了。”

“真是任性。”

“也不是不能理解啦,职业构造系,唔。”

“所以,要加上他们吗?”

“我想他们到时候是会上线的,上线的话怎么能不参加呢。”

“说不定会入手不错的材料。”

“大家都会很想要的。”

“万一是大丰收。”

他们又因为这句话笑起来。

他们好好规划了一番队伍配置。这是当然的,对于神明来说,任何一场入场的仪式都是严肃的。

“那两个人肯定会去吧?有他们在会轻松很多的。”

“火力压制!”路西法发出一声欢呼。

“都问过了,说是会参加,但是那两个人也总是会有很多意外情况。”

“也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工作原因,服务家庭这种,真是羡慕嫉妒哦。”

“敬谢不敏,我可是独身主义。”

“是这样哦?”

几人又闲谈了几句,最后定下整体事项,以及他们说的那两位可能因为突发事故不能到来的友人如果真的不来,之后的备选方案。

终于在宴会即将开场的那天,死神在收到友人们已经各自到达指定地点后露出笑容。

然后,他要按照事先约好的去接那位别扭的友人了。

 

黑袍的死神落进一片玫瑰花田,玫瑰挤挤攘攘成一片就像已经开始干涸的鲜血,这么大片花田,花香却都被酒气遮盖住了。

只因这里的主人,死神要与之同行的友人就在这休整,身为酒神的乌尔贝特——他是以布施欢乐与慈爱、极有感召力的神。

他推动了其他世界的文明并确立了法则,维护着世界的和平。用热烈的酒液带给人们以迷醉与欢乐,偶尔,被乌尔贝特青睐的子民啊,也会从这条道路去谒见死神,帮他为友人递送礼物。

这位神明已经整装待发,他换上了皮质的夹克,带稳他打造许久的面罩,精灵一族在月光下精心鞣制许久的皮革带束住嘴角,让他好时刻维持住矜持的姿态。

他整理自己披风垂落下来的角度,好让它以恰当的姿态罩住自己的左肩。

“所以,我们是第二场吗,从第二个入口进去?有格雷姆那里。”

“是的,这次我们算控场,坦克不够,泡泡茶壶去塔其米那里了。”

“真是高配置,好吧,毕竟是这样的活动。”他不是很满意的换了一条短一点的披风。

“我还以为他这次活动可不会上线。”酒神这么说。众所周知,酒神乌尔贝特与战神塔其米关系可不是多么友善,乌尔贝特认为战神这个莽夫不懂得他的艺术,而塔其米也对酒神的部分言语行径颇为恼火。

酒神看了看好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适当抱怨是可以的,可是太过界要被他说的就是他了,盛宴在前,他也就不说什么了。

乌尔贝特终于弄好他的披风,最后风骚的掐了一支怒放的玫瑰别在胸前,优雅的做了个礼仪,说出参加众神宴会前的期待。

“那么,就看看这会是怎样盛宴,招待得我们宾至如归吧。”

【序章结束】

……

 

……

安兹差点被梗出一口血,迎着王座下一片亮闪闪的目光,再次无奈的捂住脸。

好吧,在最开始听他们说从图书馆翻出来一本他们认为非常优秀精彩的神话时已经觉得不妙了。的确,这神话比起之前看得那些纳萨力克变形,童话结局或者是人类自愿当家畜什么的不能更好了。可安兹就是看得局促不安。

这本书还没有署名,也没有写完,但是看到这里已经很足够了,就算有,安兹也绝不会往下看甚至要担心守护者们的想法了。到底是谁写的啦!写那么多字哪里来的时间?意义呢,我怎么不知道谁有这样的爱好。安兹心里疯狂筛选能写下这本书的可疑人员。

一开始可能还会认为是不是谁用AI续写的故事,看到那些日常对话也不是没有把聊天记录粘贴过去的可能,但是看到后面就知道不是了。这么大胆,直接把那两个人的不合写进去了啊真是。

“安兹大人,我等认为这篇神话构造了完整的神话体系,体现了至尊们的崇高以及过往。实在是非常优秀且精彩的神话,不知道您认为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展创作如何。”

面对守护者的请求询问,安兹更尴尬了。从刚开始看这篇神话就是,什么神明啊,死神,宽大之类的形容啊。不过结合一下有‘黑色旋律’这种事,也不是不能坦然的看。甚至接受之后,安兹开始看得还蛮开心的 :嗯,九大世界,身为高阶异形种公会又是曾经排到第九的高阶公会,占一个赫尔海姆主人的名头也不是不可以嘛。

结果越看越不对劲,在守护者眼里或许只是他们无权置喙的至尊们的过往,可是在知情人眼里,这就妥妥是一篇挤兑文学没跑得了。

这不是超级不妙的吗?!

 

结合书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篇神话就是完完全全要挤兑乌尔贝特呀。安兹完全对上了这到底是哪次经历。不就是那次吗?乌尔贝特从举办开始就兴高采烈准备了很久,每次上线都在催促的活动,结果最后他还没打到后面就被刺客刺杀了。

身为法师职介最强的世界灾厄一个大意迎来人生首次被刺杀成就,还被写成书。迪米乌哥斯啊,乌尔贝特知道的话是会生气的哦。

安兹已经确定了嫌疑人的身份,纤细的骨手轻轻抚摸了下皮革的封皮,还是没忍住带出一点笑意,“唔,写得优秀,是还算不错。”

更亮闪闪的眼神。

“但是我还是不能允许。”安兹抬手制止下面空虚急切的疑问声,狠下心肠,“好了,这篇神话你们自己看看我也不说什么,但是就不要再有创作了。既然这篇佳作我都予以否定,那么我宣布,【纳萨力克神话】计划停止,目前阶段不再进行。”

变成委屈的小孩子们的眼神了。虽然很可怜,但是这种东西流传出去不只是我不好意思,还会有很多人念的啦。想到手里刚刚翻阅完的文本,安兹还是没忍住,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overlord】鲜血帝 #死者 #
学生追随坏心眼的老师一样。然后是疑问,微小的、吉克尼夫从未正视却一直挥去的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身为死者..,他所追寻的到底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看清过他,甘心,强烈的甘心,作为魔导...
overlord】蔷薇 # #死者 #潘多拉.亚克特
种植对‘..’的信仰。 想到这里,潘多拉终于露出微笑,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功,完全就是如此,主人做出的一系列策略如行云流水般举足轻重。 有些事情看上去具有相当的偶然性,但往往它却是必然的,主人...
overlord】爱情魔药 # #死者 #all #佩罗罗奇诺
原作者:阿妙   文章概要:佩罗罗奇诺小心喝下了迷情剂。   YGGDRASL里的掉落宝物总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设计与设定,公会成员辛苦收集而来的绝大部分宝物,都集中储存放置在宝物殿。也有...
Overlord】灯塔 # #潘 #死者
世界?潘多拉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戳破某些秘密。在潘多拉这句话说出口后,铃木悟就感受到一声哀鸣,像岛屿下沉的哀鸣,又像是他发出来的。 “您看看周围吧,您的被子上是清晰的的纹章,您日日夜夜躺在...
overlord】热潮 # #死者 #迪 #迪米哥斯 #all
事情基本是会出问题的。看着仿佛躁动的迪米哥斯,开口询问,“怎么了,迪米哥斯,你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是,其实是刚才大人所说的沐浴事。”至高无上主人身上的低劣信息素已经成功...
overlord】羊 # #贝特.亚连.欧德 #死者
原作者:阿妙   算是前篇设定下的补写,也算单独一篇。我流贝特,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命运,因为他个人的性格和愿景会成为贝特也有自己的特性。   贝特.亚连.欧德...
OVERLORD x谭雅战记 # #死者 #幼女战记
这个名字吧。” “我也觉得我会忘记谭雅. 提古雷查夫。” 是的,过往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塑造现在的他们的基石。不管怎样,现在都已经是和谭雅. 提古雷查夫了。 “六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啊,为什么...
overlord】执行正义人 # #死者 #塔其米
好的秩序,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他很清楚如果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存在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创伤。 而万千种族都将在..的荣光下得到繁荣。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他能决定的,谁有掌管一个国家...
overlord】纳萨力克的一天 # #死者
的魔法道具啊,琪雅蕾有听没有懂。 这个能完美储存酒液容量巨大的酒桶怎么看都是很厉害的魔法道具吧。 其实这是因为在YGGDRASIL时代创建纳萨力克的时候,『..』有很多对设定异常执着的成员...
overlord】狼与乌鸦 # #死者
给他们取了名字,是因为被我们认为是狼才冠以我们称呼这个狼群的名字的,他之前也被我们起了别的名字。 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知道遭遇了什么。狼群里成员数量开始减少了,后来整个狼群,冰湖里的生物...
overlord】作为神奇宝贝大师的大人! # #死者 #迪米哥斯
。”无奈看着一脸感动的迪米哥斯,太乖了吧?明明是恶魔种。 电梯向下行驶,这是考虑到赫姆斯有很多凶悍的神奇宝贝和魔兽,担心受到袭击的建造方式。 第九层,又是一群神奇宝贝围上来,有问要要泡澡的,要...
overlord】当大人接受了…… # #死者
够飞鼠大人!这点疼痛没有一点感觉!”口中嚷嚷着什么破瓜痛浸湿的魅魔,甚至逼得让展开了负向接触【Negative Touch】技能。还未等产生愧疚情,就发现雅儿贝德更兴奋了。 雅儿贝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