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境】阿戈尔不会落泪。 #棘刺 #极境 #明日方舟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原著延伸paro。不合理的地方都算我私设(。)

*是聊天的时候想到的片段的衍生。小朋友想看,我就来写写。

*结尾有点仓促(。)

 

——

 

1.

 

“阿戈尔不会流泪吗?”

 

极境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正靠在棘刺的背上,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两个人分明都是脏兮兮的,极境却还是粘糊着耍赖一样的倒在了棘刺的身上,把自己的脏乱又多分了一份给自己的好兄弟。

 

不知道怎么的,极境的目光一直落在了棘刺的身上,他看着棘刺的那张脸,数着被洒落而下挂在棘刺翘起的短发尖上挂着的落日的余晖,半晌随着问出口的话语还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捉点光来。

 

棘刺歪着脑袋凑过去,由着他胡闹,却是任劳任怨的捞着闹腾的小鸟沉稳着步伐的往前走去,虽然他们落了大部队一大截。

 

“为什么这么想?”棘刺问着,认真的语调却被极境戳来的指尖泄去了满腔的端正气息,他顺势侧头看过来,张开的唇齿轻轻的咬住了捣乱的手指。

 

黎博利的指尖很软,软软的肉被他尖锐的齿间碾在下面,他稍稍用力都能在上面留下清晰的咬痕。

 

“因为我很想知道啊,感觉我认识你这么久了,你都没有哭过嗳。”

 

垂下的目光遮盖住金眸的情绪,棘刺松了口,舌尖刮过咬过黎博利软肉的齿间轻轻舔着,半晌才开口反问道:“那么,黎博利为什么那么爱笑呢?”

 

2.

 

阿戈尔不是不会哭的种族,幼年的时候在教室里听着老师介绍这个神奇而又可悲的种族的时候,极境听的很清楚。

 

他在旅行的路上,在罗德岛工作的时候,在那贫瘠的土地上,在那可怕吃人的城镇中见到过不少的阿戈尔。

 

那些阿戈尔似乎在表面上永远保持着大海的冷漠。看见自己的家乡被毁灭,看见自己的伙伴葬身火海,看着自己亲人被感染死去,他们永远保持着冷漠麻木的姿态往前走去。

 

但是极境是知道的。

 

他偶尔起夜路过的地方会传来压抑到了极致低沉的抽泣,那声音可怜而又可怕,因为他连放生哭喊的权力都没有,只能在深夜的晚上捂着自己的脸任由泪水冲刷洗去肮脏的灰尘。

 

阿戈尔是海的孩子,水是他们的生命。

 

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见棘刺哭过,那种懦弱的情绪和悲伤的眼泪似乎和棘刺这个人就格格不入一样,那双金色的眸子里有的是太阳,是光辉,从来都没有大海的倒影。

 

“所以呢?你很希望看见你的搭档哭吗?”安洁莉娜看着手里的情报,从怀里捞出了颗棒棒糖来递给了对面的极境,“哭代表着难过的事情,这可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啊。”

 

极境低头看着自己掌心的糖果,他笑着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

 

琥珀色的糖果是透明的,被他顺势举了起来对准了玻璃窗外折射而来的光。绚烂的光线折射出来映入极境的眼里,分明刺眼的厉害,但是他却不肯闭上眼睛。

 

因为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棘刺的那双眼睛。

 

“哭泣的确是宣泄疼痛和悲伤的一种手段,但是它的结果大多是换来温暖和安慰。”极境说,“而我希望我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能够哭一次。人总是要哭一次的。”

 

3.

 

黎博利并不是爱笑的种族,棘刺在幼年的时候从老师的嘴里得到过这个答案。

 

他在伊比利亚的生活里,在来到罗德岛这里的生活中都看到过很多的黎博利。前者的脸上很少挂着过笑容,就算是真的笑容那也是虚伪的假面,恶心的让人作呕。后者见到的黎博利脸上大多数挂着的都是和蔼的笑容,那不是虚假的,却也不是完全的真心。

 

除了极境。

 

棘刺始终不能想到他为什么可以一直那么笑着,笑得仿佛无拘无束,宛如真真正正的飞鸟一般在天空中肆意的翱翔这,舒展着自己的羽翼,跟随着风的脚步。

 

他没有苦难吗?他没有伤痛吗?

 

他有。

 

无数在他眼中死去的人的人命他都背负在了身上,战场上下来遍布着身躯的伤痕至今还有一些难以磨灭,他笑着说是装饰品的源石结晶时时刻刻都在要着他的命。

 

所以为什么要笑呢?

 

听见这个问话的时候,极境正小心翼翼的伸出罪恶的叉子想要把青菜放到他的碗里,准备回答的时候他还不忘记把青菜放进棘刺的碗里,才轻咳一声佯装正经的回答着棘刺的话。

 

“笑容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它温暖而又温柔。”极境顺回来一块肉,叼在嘴里,“可以让陌生的人选择放下戒心接受你,可以让痛苦的人对你敞开心扉,这也是我之前一直辗转各个队伍的技巧之一。”

 

筷子夹着被丢来的那片青菜举了起来,棘刺眯着眼威胁着要放回极境的碗里:“太官方了,不适合你。”

 

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极境捞着自己的小碗缩了回来,嘀嘀咕咕的骂了几声。

 

棘刺作势往前伸长了一些手。

 

极境马上止声。

 

看着棘刺认真的姿态和好学的模样,似乎真的在等一个答案,想要知道他的想法。

 

极境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碗里的菜,叉子胡乱的搅着,如同他此时此刻的心绪一般。他很久没有开口,棘刺也就那么坐着一直看着他,眼神没有片刻的偏离。

 

直到最后,被逼无路的小鸟才挤出了一声低到不可闻的话语来。

 

“可是如果不笑的话……我就、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4.

 

阿戈尔的确还是那个不会哭的阿戈尔。

 

黎博利却不再是那个爱笑的黎博利了。

 

源石病侵袭他身体的步伐从未停歇,不过向来惯于掩藏的小鸟永远都是将一切压在自己白色的羽翼之下,旁人看见的只有他飞翔空中肆意的姿态,没人知晓里面早已腐烂的空洞。

 

他还想飞。

 

但是他不能飞了。

 

在被围困的夜晚,在棘刺因为高强度战斗后睡得深沉的夜晚,爱笑的黎博利取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阿戈尔的身上,在他脏乱的沾满了泥土的脸上,在他满是疲惫的脸上落下了柔软的亲吻。

 

而后他掀开帐篷,走进了那个黑夜,接下了献祭一般的任务。

 

无数的敌人追寻着那只白鸟散落在地的羽毛而去,在白鸟释然的笑容中一同奔赴地狱。轰鸣的巨响,天空中绽放的火光和飘散的烟雾之下,是白鸟嘶吼的哀啼和血肉的残骨。

 

他生来如风,死去留下的只有残破碎裂的源石。

 

被伙伴们强行摁住连头都不能回的阿戈尔愤怒的喊着,近乎嘶哑的嗓音喊到最后只剩下猛烈的干呕,疲惫的身躯遍布的伤痕让他被伙伴们打倒成功摁下,但是那只伸出的手却始终朝着白鸟飞走的地方。

 

他金色的眼眸中倒影着曾经黄昏的夜晚下并肩倚靠的背影。

 

他的眼中却没有一滴泪水。

 

5.

 

在交谈实验报告的时候,路过的安洁莉娜没有继续自己的任务,她只是靠在边上的墙壁上看着这边认真的棘刺,直到任务交接过后,棘刺看了过去,递上了询问的眼神的时候安洁莉娜仿佛才回过神来。

 

她的嘴里仍旧叼着一根棒棒糖:“极境有一些东西留在了会议室,你要拿走吗?”

 

棘刺清理报告的手一顿,他半晌才点了点头:“我一会儿就去拿,麻烦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平静,安洁莉娜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开合的唇齿最终问出了一句熟悉的问题来:“阿戈尔真的不会落泪吗?”

 

棘刺转过身来看着安洁莉娜,金色的眼睛不同于以往见过的那样明亮,黯淡得宛如沙漠中胡乱飞舞的黄沙一般:“阿戈尔不会落泪。”

 

他这么说着,也不知是在回答谁。

 

安洁莉娜就站在那里看了许久,走之前从怀里捞出了一颗糖来塞进了棘刺的手里。

 

棘刺低头看了看被自己圈在掌心的小东西,那是一颗琥珀色的透明的糖果。

 

6.

 

你知道的,阿戈尔不会落泪。

 

当风尘仆仆从远方出完任务赶回来,踩着时光的线往前走去,棘刺的步伐显得十分的快,似乎还带着隐隐约约的雀跃。

 

他如一阵风一般来,穿进博士的办公室递交了任务报告后转身就溜了出去,眼底的得意和雀跃翻了个身爬了上来,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伴随着靠近的那扇熟悉的门,他从自己身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张海报签名来,推开门的一瞬间故作平稳的喊出了声:“你要的海报签名我给你拿……”

 

最终的话语和字符被吞没在了空荡的屋内,那张往日躺着的偷懒的黎博利还是失去了踪影,留下的气息伴随着时间被吹散,只有那个孤零零的发信装置还靠在墙边,和贴了满墙的海报一起留下小鸟的羽毛。

 

棘刺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海报,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他想要抬脚迈进去,然后关上这扇门来,可是他的脚此时此刻仿佛有千斤重一般,浑身都叫嚣着疯狂的喊着,告诉他不要进去,不要去接受极境已经走了的现实。

 

在这一刻他才确切的、再一次的认识到一个真实而又残酷、可怕而又让人颤抖的事实。

 

——极境已经不在了。

 

迈开的步伐,关上的门窗,不会哭的阿戈尔迈着蹒跚的步伐钻进了黎博利的窝里,那叠的平稳的被褥被他一把抓起盖在自己的身上,他将自己裹在熟悉的气息中想要求得一份慰藉。

 

可是残酷的现实总能提醒他真实的故事是什么。

 

他颤抖着、他痛苦着、他仿佛骨头都被一根根拆出来被人当着自己的面一点点碾碎一般的疼。

 

他紧攥着、他惊慌着、他发现掌心抓住的被褥就是握不住的流沙从他指尖滑落。

 

——他哭泣着。

 

7.

 

你知道的,阿戈尔从不落泪。

 

黎博利也很爱笑。

【咒术乙女】狗卷x你★他高兴怎么想都是你太过天然的错● 咒术回战乙女向
原作者:晚来   没水平的老梗新整(你 青梅竹马 梦主狗卷语十级证书持有者 他的吃醋与你的醉酒 要撒娇耍赖 要趁醉邀吻 微量怎么看得出来的乙骨忧太     一   “!”   你猛地推开狗卷...
明日方舟乙女向】当你二次失忆 #米娅 #星熊 #夜莺 #拉普兰德
  “博士,我一直都在您身边.”     {米娅}      米娅很耐心地陪着你在甲板上走了一圈又一圈.飞过的知名但是羽毛灿烂的鸟儿不知疲倦,你盯着铅色的阴沉天空很久.      “你说……我是...
【咒回乙女】送礼/被回礼的场合 #五条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狗卷 #伏黑甚
原作者:盐舟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伏黑惠/七海建人/狗卷/伏黑甚   五条悟 ·送礼 列了一份甜品清单。 上面都是之前你去一些日本小城镇出差时抽空替五条悟先一步去探店品尝过的甜品...
【铁骕求衣/墨雪沾衣】道相承 ● 金光布袋戏
平贺川仅仅数面之缘,何以对他的事如此尽心尽力,冒险将他的弟子带入苗疆算,还应承他明日一早带他去见师尊…… 一边更衣,他一边思忖着,大概是念在同为墨者,大概忍见他身负险关却徒送性命,大概……仅仅是...
「咒回」可以摸摸你的猫尾巴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五条悟 #狗卷 #伏黑甚 #七海建人
弯下腰来,虽然话语用的是询问式,但散漫的语气却让人很难想像出他在调戏着你。   你的脸瞬间红了一大半,从小养成的良好修养让你根本想象出话来回答,只能羞恼地瞪了他一眼就跑开了。   但伏黑甚有...
qqkongj歌词翻译(困顿灰 The Grey by The Icon for Hire)
困顿灰 我在去和留的边缘徘徊着 故意别开目光 隐藏狼狈 但最艰难的事  莫过于离家万里归途已迷离 这长途跋涉是否值得 不如在此地将心安置? 我竟变得如斯冷漠 我愿意—— 因自己的所作所为失去你...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⑪昆仑之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甜文有点小虐● ALL女少主● HE
白白耗费力气。”太极芋泥微微叹了口气,“在这个万象阵里,我们谁都动了。” “那少主她……”川味火锅刚想说些什么,突然远处又有几道金光直直进入万象阵中。 刹那间,血色的万象阵光芒大放,血色的光芒让人...
【咒回乙女向】小心睡了DK……? #咒术回战 #五条悟 #狗卷 #男神x你
着墙。   “为、为什么、……在这里?”   原本在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头的狗卷坐起了身子。   脸上那个咒纹不论什么时候看都觉得可爱啊,还有脖子意外的纤细呢,而且形状好漂……咳咳,是该注意...
【咒术回战乙女向】同床共枕是是容易发生事故?(内含五/甚/夏/宿/乙//惠/虎/里香/野蔷薇)
条悟却以为意,有些恶劣地笑起来问你要要跟它打个招呼。   Ver.伏黑甚   “睡到你那一边去,”每次同床共枕的时候,都是你与他挤满半张床,而另外半张床空荡荡的,“你是有枕头吗?”   他在...
/明日方舟 夏が終わつた● 米娅● 凯希● 博士
上博士坚定带一丝迷茫的目光,轻笑一声,似乎是松了口气,博士回来了。   “待可是忙的够呛。” 如果论平时工作的忙碌程度,最适合来继续引导博士的应该是凯希。 重症监护室里躺着苍白的脸与不断忙碌...
【#咒术回战乙女向】对他说三次分手 #男神X你 #伏黑惠 #五条悟 #狗卷 #虎杖悠仁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五条悟/狗卷/虎杖悠仁 *无逻辑短打 *有ooc 现实中不要这么玩!!!看看就好了!   和朋友打赌输掉后抽到的惩罚,完成被对方随意使唤一个月。规定...
【咒术回战乙女向】男友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五条悟 #七海建人 #狗卷 #夏油杰
质感,一边轻笑地问你。   还没等你回应他,他已经挑选好了衣服跟鞋子,这轻车熟路的速度,让你产生了一种错觉,他馋你衣柜很久了吧?   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你犹豫了一下,这就是男性对它的欲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