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罗中心】撒娇是小孩子的特权。 #奥特曼 #70父子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亲情向多一点,赛罗中心。但是有泰父子和贝捷。

*是赛罗长大,但是泰迦和捷德还是崽崽的时候。私设是黑爹养捷德崽崽的时候。

*时间线或者剧情哪里不合理的就当作我私设(。)ooc严重。

*所以说,小兔子会撒娇吗?

 

——

 

1.

 

当巡逻回来的时候,原本还在和赛文说着任务的泰罗在落地的时候中止了这场交谈。

 

对上赛文疑惑的目光,泰罗颇为得意的笑了笑,抬起的双手对准了一个从外面慌慌张张推开门赶来的小老虎,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泰迦的飞扑。

 

抱着怀里软乎乎的小团子,泰罗满足的蹭着对方柔软的小脸蛋,就像是自己喜欢吃的小糕点一样。泰罗忍不住连亲带咬的浅浅啃了一口。

 

泰迦虽然迅速的推开了坏坏的父亲,但还是顶着被父亲咬得水淋淋的脸蛋抱紧了自己的父亲,奶声奶气的凑近父亲耳畔小声说:“我想爸爸啦,我藏了好多好多好吃的,都留给爸爸的!”

 

泰罗故作为难,摇了摇头:“可是爸爸还得陪着赛文伯伯呀,怎么办呢?”

 

这对小朋友来说可是个难题,泰迦抱着窝在父亲的怀里,偷偷的冒着小脑袋看了一眼对面目光温柔的赛文,最后狠狠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

 

他从泰罗的怀里蹦跶了下来,摇摇晃晃的跑了过去抱住了赛文的腿,小小的一只还没有赛文的腿高。

 

赛文蹲下身来温柔的抱住奶味的小老虎,刚刚准备开口戳破泰罗恶劣心思的时候对面的泰迦反倒先开口了。

 

泰迦从自己的兜里捞出珍藏的一直没舍得吃的小糖果放在了自己的手心摊开,递到了赛文的面前,软乎乎的开口:“赛文伯伯,我把我最喜欢的糖果给你,买我爸爸一天可不可以呀?”

 

他说着还生怕赛文不会同意,提前一步抱住赛文的脖颈撒娇:“最喜欢赛文伯伯啦,赛文伯伯答应我好不好呀?”

 

怀里的小家伙太暖太软和了,赛文无奈的垂下了眼,生疏而又僵硬的拍了拍小孩的背,收下了这颗糖果:“泰迦太乖了,我决定多卖给泰迦一天。”

 

2.

 

光之国和银河帝国的关系并不算很差,双方大多数干员见面都是友好的交流,除了银河帝国的皇帝贝利亚和他们见面的时候总会小小的打上一架。

 

但是要知道,一百多次的战斗中双方几乎毫无伤亡。伤得最多的还是每次见面都和对方真干起来的赛罗和贝利亚。

 

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赛文领着有着奇怪眼睛和奇异花纹的小孩送他回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银河帝国的小殿下因为飞不稳的缘故颠簸了好几下,最后害羞的摸着自己的鼻子被赛文牵住了小手。

 

看着比自己大好多的手,捷德虽然看起来不在意,但是余光总是在偷瞄着赛文的手,笑起来似乎格外的开心。

 

赛文瞧着乖巧白嫩的小孩这副表情,大概猜到了小孩的心思:“你以后也会长大的。”

 

捷德听了赛文的话,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似乎摇的有点厉害回过神来的时候脑袋都有些晕晕乎乎的,他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脑袋,一只手抓紧了赛文的手。

 

“不是啦,我只是在想,赛文叔叔的手和赛罗哥哥的一样温暖。”

 

多年前在宇宙走丢流浪的小孩也被一只虽然小小的,但是非常温暖的手牵着,对方虽然看起来不大,还有些桀骜不驯,骨子里都带着点点的戾气,但是捷德却能够察觉到那份保护自己的戾气尖刺下有的是最温柔的心。

 

对方会点着他的鼻尖说这里都能迷路,和他还差了两万年,也会在他哭泣的时候把自己的小糖果分给他。

 

那颗糖果的糖纸一直被他藏在了宝藏盒子的最深处,老父亲都酸得冒泡了好几次。

 

赛文愣了会儿,才喃喃的开口:“是吗……”

 

贝利亚在做父亲这方面上的确还是不错的,看着银河帝国贴了满街的小殿下的画像和下面十足丰厚的奖励,赛文看着身边的捷德踮着脚想要扯下一张来,小小的孩子伸长手也够不着告示的一角。

 

赛文没有帮他,只是捞着小孩的腰把他举了起来,让他自己亲手摘下一张来。

 

看着上面画得有些抽象扭曲的捷德,赛文辨认了好久,内心还在谴责银河帝国的画师水平一般的时候另一边的捷德却视若珍宝的把这个海报收了起来。

 

“父亲肯定很着急,很想我。”捷德说,“这是父亲亲手画的我。”

 

送小孩回去的时候,贝利亚连光之国的人来到面前都没管,目光首先就放到了自家孩子的身上去了。

 

他大手一挥就把朝着他跑过去的捷德捞了起来夹在怀里:“谁让你乱跑了?老子的银河帝国让你哪里不喜欢了?”

 

捷德倔着脑袋:“说好了不杀人的,父亲骗我!”

 

贝利亚气得狠:“你说的明明是不杀好人,那群是宇宙海盗!你诬陷老子!”

 

小捷德一愣,汹汹的气势瞬间垮了一半,他悄悄抬着眼睛偷看父亲的脸色。

 

贝利亚的脸色不仅阴沉的厉害,那双眼灯下更是有着厚重的黑眼圈,看起来格外的疲惫。

 

捷德顿时就耷拉了脑袋下去,不用贝利亚夹着他了,他扑过去抱着贝利亚的腰就不撒手了:“我最喜欢父亲啦!我想要父亲抱着我睡觉觉!”

 

贝利亚哼了一声:“别撒娇,撒娇不管用。”

 

捷德眨眨眼:“可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父亲,被窝里冷冷的,父亲不陪我睡觉嘛……”

 

喝着茶瞧着对面被一招打败的宇宙恶霸贝利亚,赛文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在翻滚。他放下了茶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手被人拽住了。

 

赛文回头的时候,小小的孩子站在他的身边鞠躬礼貌的说着谢谢,不远处的贝利亚靠着墙壁等着自己崽崽的回来,表面依旧是那副傲然的样子,那双明亮的眼灯却是一直落在小小的捷德身上。

 

捷德笑着把怀里的小玩偶递了过去:“这是赛罗哥哥最喜欢的皮古蒙玩偶啦,就当作赛文叔叔送给赛罗哥哥的礼物啦!”

 

3.

 

家里虽然住进了自己的孩子,但是还是没有多少的生活的气息。他的孩子年少成名,一路都奔波在外,很少有过回家的时候。

 

就算他回家了大多数时候不是去训练场帮忙就是在银十字度过一长段的时间。

 

赛文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看着桌上的糖果和皮古蒙的玩偶,忽然就有些沉默。

 

……他似乎从没见过赛罗撒娇。

 

记忆中的赛罗永远都是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人,他会在作战的时候勇往直前抗下所有的伤害,他会细心观察到每一个伙伴的心情和身体,适当的时候给与他们安慰。他坚强不屈从为曾被任何挫折打倒过。

 

他是战士,是家人,是保护者,他扮演好了每一个角色。

 

——但他唯独不是他的孩子。

 

4.

 

在会议解散的时候,只留下几人的时候看见赛文一直皱着眉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动,泰罗停下了脚步走了回来,而坐在他身边的雷欧则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赛文,怎么了,看你这几天好像都心不在焉的样子?”

 

迎上兄弟们担忧的目光,赛文摆了摆手,最终还是斟酌着说出了口。

 

“赛罗不会撒娇?”泰罗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撒娇这种事情应该大家都会的啊,毕竟这是孩童时期就有的与生俱来的的天分啊。”

 

泰罗说着,还做了类比:“你看我家泰迦,有什么想要的想吃的就和我撒娇,我总会心软给他买。”

 

赛文挑眉:“所以这就是他上次吃多了冰淇淋住院的原因?”

 

泰罗:……

 

雷欧将手里的报告收了起来,才转动着椅子彻底的看了过来:“撒娇并不是孩童与生俱来的天分。”

 

“撒娇从一开始就是周围环境所培养出来的属于孩子的第一个本领,因为他知道这样做了你所拒绝的东西都会给他,因为你爱他。”雷欧说,他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脑袋,换来了阿斯特拉一个温柔的笑容来,“撒娇的根源是确信自己被深爱着。”

 

“就算你每次都会去偷看他,就算你自己在暗处一直都陪伴着他,但是这些东西……并不是一个独自生活了五千多年的孩子会的啊。”

 

5.

 

——他唯独不是他的孩子。

 

这句话从一开始就错了。

 

应该是他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去做一个孩子。

 

他们教导了他什么是战士,什么是家人,什么是保护者。

 

但是没有人教过他、没有人给过他肆意的爱,让他去学会怎么做一个孩子。

 

6.

 

赛罗完成任务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光之国的夜晚,他踩着月亮的影子推开了他心心念念的家的门。

 

灯火通明的屋内让赛罗有些震惊,他看着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索性批着文件的赛文显得诧异:“老爹,你还没睡嘛?”

 

赛文收起了批改的文件,抬起头来看着他。

 

赛文显得有些疲惫,看起来似乎很没有精神。赛罗担心的凑了过去,捧着自己老爹的脸蛋瞧了瞧。

 

“最近任务那么多的嘛,你看起来憔悴了好多啊!”

 

“没有,我睡得很好。”赛文没有挣脱开赛罗的手,那双战士的手原来也是软乎乎的,和泰迦的怀抱一样,但是比泰迦的怀抱更让他喜欢,因为这是他的孩子,“只是在等你。”

 

“等我做什么,你好好休息才是更好的吧?”赛罗说着,慢慢的抽回了手,“那你现在等到了我啦,走吧,一起上去睡觉吧?”

 

他这么说着目光一转,却是径直的撞上了桌子上摆放着的东西。

 

有漂亮的糖果,有皮古蒙的玩偶,有一小盒他最喜欢的店铺的黄豆粉年糕。

 

这是送给他的……?

 

赛罗美滋滋的想着,伸手就打算去拿,但是他的手刚刚碰到黄豆粉年糕的时候就被摁住了。

 

他顺着那只手看了过去,是赛文的手。

 

赛罗递过去了一个问号的时候赛文捞着赛罗的手放在了掌心,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对视许久,被对方看得实在是莫名其妙的,赛罗忍不住开口了:“怎么了老爹……?不是给我的吗?那我就不碰了呀,你可以放开我了。”

 

赛文摇了摇头:“是给你的。”

 

“那……?”

 

赛文说:“撒娇了,才会给你。”

 

赛罗一瞬间以为他的老爹被人换了芯,差点就打电话给泰罗问是不是巴巴尔星人入侵把他爹给绑了。

 

7. 

 

在确认了自己的父亲真的是自己的父亲了之后,赛罗还有些不敢相信:“所以老爹你到底怎么了,忽然要我撒娇。”

 

赛文没应他的话尾,只是一直看着赛罗,那双眼睛仿佛火焰一般,烫得赛罗发疼。

 

赛罗最终收回了自己的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才不撒娇,就留给老爹你自己吃玩好啦,我明天再去买就是了!”

 

“皮古蒙是捷德送你的。”

 

“……”

 

“糖是泰迦给你的。”

 

“……”

 

“黄豆粉年糕的老板答应我了不会卖给你的。”

 

“……”

 

赛罗现在知道他老爹的眼里写着什么了。

 

那是明晃晃的一句话:你除了撒娇毫无办法。

 

“可我真的不会撒娇。”赛罗苦恼的摸着自己的脑袋,思绪回转着翻着记忆中无数的场景,想要找找看看别的孩子撒娇的模样,但是他看到的全是战斗的场景,“老爹你要知道,撒娇是小孩子的特权。”

 

赛文伸手当着他的面摁住来赛罗的资料,年龄那一栏明晃晃的显示着惨淡的现实:“你也是小孩子。”

 

“和未成年不一样……!”赛罗举手抗议,“我和泰迦他们那种小崽崽不一样!我比他们大!”

 

“梦比优斯比你大,他也会撒娇。”

 

被彻底堵死了所有的道路,赛罗最终捂着脸投降:“老爹你让我思考一天到底怎么撒娇可不可以。”

 

8.

 

“唔……撒娇、撒娇就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呀,赛罗哥哥。“泰迦叼着棒棒糖,怀里还抱着一大堆从泰罗那里坑来的零食分给了赛罗一些,”你看,我想要这些好吃的,如果爸爸不给我的话我就拽着他的衣角说喜欢他,他就会给我啦。”

 

小小的泰迦看着身边比他高好多的赛罗,认认真真的拒绝了再给赛罗一颗糖果的请求。

 

他摇头晃脑的,小小的一只装得高深:“因为我知道爸爸很爱很爱我的啊。”

 

“而且赛文伯伯肯定也很喜欢很喜欢赛罗哥哥的。”

 

……

 

拒绝了赛罗想要他再给一个皮古蒙玩偶的请求,捷德晃晃悠悠着自己的小腿看着宇宙里的星辰,那都是一个个远处的漂亮的星球。

 

“不是不给赛罗哥哥啦,而是赛罗哥哥的已经有人送了不是吗?“捷德摆摆手,”那我可不能干坏事。”

 

赛罗捂着脑袋显得头疼的很:“但你知道的,我根本就没撒过娇啊。”

 

“是撒过的吧?赛罗哥哥?“捷德说着,比划着很久很久之前的场景,”很久之前你还教过我呢。”

 

赛罗无奈的摊开了手:“你肯定记错啦,捷德。”

 

被喜欢的哥哥怀疑了,捷德气得鼓鼓的,小包子一样鼓起来的脸也很快的被大兔子给戳漏气了。

 

小家伙反倒更加生气起来,拽着赛罗的手就往外面推去:“不要赛罗哥哥了!拿不到皮古蒙玩偶我就不见你啦!”

 

9.

 

“所以这就是你被赶到我这里来的原因?”雷欧端正的坐着看着下面训练的学员们,还是捞着自己的披风从顽皮的徒弟手里拽了出来,“我不会带你回家的,晚上你还是得回去见你的父亲。”

 

赛罗手里空落落,披风被抽走了,他只能昂着头靠在板凳上摇摇晃晃:“老爹到底为什么突然这样啊!太折磨奥了!”

 

他看着光之国的天色,碧蓝如洗的天空偶尔有划过的流星,闪烁着光辉的色彩。

 

他听见雷欧问他:“那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他摇晃的动作瞬间僵硬住了,失去了自己掌控的姿态顿时就坐端正了起来,他缓缓的抬起头,眯着眼对上了雷欧的那张脸。

 

雷欧看着下面的学员,头都没有回,只是分了余光给他:“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你不是不会撒娇,而是不敢。”雷欧说,“因为你害怕被拒绝,你下意识的认为你撒娇得到的只有拒绝的答案。”

 

这是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不受宠的孩子,没有朋友的孩子的自我保护。

 

而这些自我保护在赛罗身上就宛如透明的尖刺一般,旁人看不见,摸上去却能扎得鲜血淋漓,而他自己因为疼习惯了,早已经麻木了。

 

“但那都是过去。现在的你不是过去的你,我们都爱着你。”雷欧彻底的转了过来,目光紧紧的缩住了想要躲闪逃跑的赛罗,一字一句的重复着。

 

“我们都爱着你。尤其是你的父亲。”

 

10.

 

赛文找到赛罗的时候是在某个星球的崖边,这里的风景很好,夜晚的空中闪烁着无数的繁星,还有月亮摇晃着升起,落下温柔的惠泽。

 

听见脚步声的时候熟悉的气息已经告诉了赛罗来的人是谁,他就没有回头。

 

直到赛文坐在了他的身边,他才侧着头看过去。

 

他的父亲一贯沉稳的脸上难得没有隐藏好,让他窥见了几分踌躇。

 

赛文斟酌了许久,半晌才开口:“不撒娇的话也可以,我把东西都带来了。”

 

伴随着他话语的落下,是静静的躺在地上的糖果、玩偶,还有多增加了一盒的黄豆粉年糕,似乎是赛文补偿的礼物。

 

赛文放下了那些东西宛如放下了压在心里的重担一般,他长长的吐了口气,才撑着腿站起身来打算离去。

 

但是他迈不开腿。

 

他披风的一角被一只手抓在了掌心之中。

 

就像两人都忘记的多年前他从孤儿院路过的场景——小小的孩童拽住了他的衣角,用着最为软糯的声音撒娇试探着询问他能否带着自己去外面看看。

 

而现在,在他的身后,他年幼的孩子红透了一张脸,害羞得不敢回头,似乎是抓住这一片衣角都耗费了他所有力气。

 

支支吾吾的声音微不可闻,但是他的孩子还是在努力的开口。

 

软糯的声音已经被成熟所替代,但是人从未变过。

 

“可不可以……那个……”

 

“父亲可不可以、抱我一下……?”

父子组】我怀疑对家想拐我崽。 # #70父子 # #捷德 #贝捷
文沉重摇了摇头:“但是没有啊。你发现了吗,现在每次战斗一开始就不见踪影了,一起还有那个。对方实力显然比不过他,但是每次离开时候对方都毫发无损。”   他说着,还伸手指了指...
】打兔先摁头。 # #70父子
不懈努力,我们在无数战斗录像终于发现了弱点——!”   “那就,他脑袋!”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说辞一般,大篇文字之外还配上了好几张图片。   那些照片无外乎都好几次他被...
】铃铛。 # #70父子 #
他看不见,这个消息让能够从兔兔窝里冒出脑袋来,嚣张在他怀里打滚而不去担心后面事情。   孩子放纵总偷偷躲藏着。   3.   身为战士很不喜欢身上带着会发出响动饰品来,毕竟...
父子组】那什么动物园。 # # #泰迦 #捷德 #泽塔 #70父子 #贝捷 #泰父子
手,湿漉漉鼻尖连嗅带蹭在我手里打滚。   “不用给我看你头上那只了,那个兔子一定光之国最出名家伙,崽崽。”   似乎听懂了对方喊着自己名字,趴在我头上俯瞰众生兔子这才...
乙女)当你他们人间体,还来姨妈了 #艾克斯 # #银河
。   因为能发挥力量你和一起决定,所以战斗时你也会跟着打打拳。同样,这个状态下你们受到伤害也共同感受。   今天,万年野和你在打一只怪时,正准备如往常一样随便浪收了怪时,觉得有...
【泽】四次喜欢,一次爱。 # # #泽塔
。   攥紧了手里披风朝着自己扯来,一时不察被拽了个踉跄撞进泽塔怀里,泽塔摊开手早有预谋揽了个结实。   生疏弱小已然不再踩着脚印往前走去孩子,他强大而有力,守护着人类而又坚韧...
【泽】师父披风下有什么呢? # #泽塔 #
者,拥有着它那位英雄。   泽塔眼瞧着自己面前这张空白纸,笔杆在指尖打着转儿。   师父披风就特殊颜色一个,不同于红色耀眼,不同于银色庄严,蓝色带给什么呢?   ——年长者...
乙女(修场后心动)● ● 梦比优斯● ● 希卡利● 泰迦● 迪迦
小心撞到了人,你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路不好意思”.头顶上方传来熟悉声音,你抬头一看,啊…啊,他看你心不在焉样子拿额头对准你额头:“怎么了你,没发烧啊”你猛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你...
乙女(当你突然叫对方老公)● ● 梦比优斯● ● 迪迦
男朋友叫老公什么反应帖子,你偷偷看了眼心里打起了小算盘,看着游戏传来victory声音,你扑过去抱住他精瘦腰腻歪喊了一声“老公”    明显震了一下幅度挣扎着“什...什么...
乙女(失眠夜晚)● ● 梦比优斯● 迪迦● 希卡利● 邪迪● 托雷基亚● 艾克斯● 佐菲
原作者:欲屑     激情短打   内含托雷基亚/佐菲//艾克斯/迪迦/梦比优斯/希卡利/邪迪    来让自己心动男嘉宾哄你入睡    我太屑了太屑了    人物你们,oc我...
乙女)生活那些苦 #银河#艾克斯
·猝不及防被秀一脸表示:MMP     希望每个陷入瓶颈姐妹看到这篇都能好受一点,想说话已经经过两大男神之口说出来了,他们也一定不愿看到你们轻易放弃不吗   所以为什么我要让出来被秀   艾克...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德里克 #哈利波 #卢修斯 #伍德
。” 要不可爱哈利因为流感现在躺在医疗翼不能参加比赛,而你要作为找球手替补,可能这一学年你都不会再理利弗了。 你永远也忘不了,就在暑假,你难得和他定好一次约会,因为一场球赛你就被放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