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赛】师父的披风下有什么呢? #赛罗 #泽塔 #奥特曼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是狗狗拱进披风里面的故事。

*广播剧太可爱了,小皮有点藏着坏的狗狗和意外很宠狗狗的兔兔真的是太可爱太配了。

 

——

 

1.

 

“披风在很多时候不仅仅只是一种装饰品,他们更是功勋和身份的象征,但是被制造出来的它们也有着不俗的防御功能。”

 

对理论知识的课程显然都不是那么感兴趣的小奥听得不大认真,拽着自己的笔杆捞着一张空白的纸上正随意涂鸦着。

 

在他的笔尖勾勒之下,寥寥几笔就画出了他所心心念念的人,伴随着脑袋上两个头镖的显出老师的话题也顺着一转,提到了有关那个人的一角。

 

“当然,在大多数红色披风之外有也一些特殊颜色的披风,他们也蕴含着不同的意味。”老师说着,看着下面孩子们亮闪闪的目光,笑出了声来,“看起来你们都很喜欢的样子啊?那么这次的作业就是去了解一下有关披风的故事吧?”

 

2.

 

有关披风的故事其实说到底了解的从来都不是披风,而是披风的归属者,拥有着它的那位英雄。

 

泽塔眼瞧着自己面前这张空白的纸,笔杆在指尖打着转儿。

 

师父的披风就是特殊颜色中的一个,不同于红色的耀眼,不同于银色的庄严,蓝色带给赛罗的是什么呢?

 

——是年长者、保护者的沉稳。

 

泽塔还记得最后的考试里一贯同他玩耍交谈偶尔还会露出孩子气的赛罗披上了那身蓝色的披风站在他面前的场景。

 

蓝色的披风挂在他的肩上,竖直垂下的边角被微风勾勒着撩起小小的弧度来,隐隐约约展露出被披风掩盖之下还未曾彻底长大隶属于少年的身躯,蜿蜒攀上的花纹绕着他周身打着转。

 

泽塔在撞到赛罗的时候还曾经不敢相信拯救过光之国的英雄其实有着的并不是钢铁的身躯。

 

赛罗的腰很细,血肉的温度之下潜藏着的还有不同于机械的柔软和脆弱。但是泽塔也知道,赛罗的腰充满了韧性,连同他这个人一般。那挺直的脊骨和满腔的傲气足以撑起披风的重量。

 

他的师父就那么站在他的身前,扣紧的披风之上是淡然而又沉稳的脸,让人无法窥见那层层掩盖之下平静的大海之中藏下了什么骇人的凶兽。

 

当初的泽塔心心念念想要向师父证明自己,想要通过考试追寻自己的梦想。

 

而如今的泽塔却忍不住回想起那蓝色的披风。

 

师父的披风下面有什么呢?

 

3.

 

师父的披风下面有甜甜的糕点。

 

在和师父一起外出完成任务打倒了怪兽后,他们在星球人民热情的邀请之下选择留下参加宴会。

 

夜晚的篝火燃起,点点火星顺着风的脚步飘飞熄灭,在这个看不到星星的星球上凑成了地上的星河。

 

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夜晚,年幼而又不通外界事物的战士接下了人民们热心送来的礼物,把烈酒当做饮料一饮而尽,被灼得喉咙烧了火不说站起来连脑袋都被搅得乱糟糟的。

 

喝醉了的小奥显然理智断了层,他缓缓站起了身来歪歪扭扭的往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找着自己师父的背影。他的师父早在宴会的中途就提前散了场,把一切的赞赏留给了年轻的战士。

 

找起师父来可是泽塔的一大天赋,毕竟在光之国他可是一抓一个准。虽然如今身处异地还醉得迷迷糊糊的,但是他还是在不远处陡峭的崖边瞧见了月光下一抹蓝色的背影。

 

唯一挂在天上的月亮洒落着柔软的光线,落在那背对着他的蓝色的披风之上仿佛是撒上了一片粼粼的水光,蓝色的披风褶皱着,就好似海浪的翻卷一样。

 

泽塔歪歪扭扭的蹭了过去,一个大扑挂在了师父的肩膀上,暖呼呼的伸手圈住了自己师父的脖颈不肯撒手,还黏黏糊糊的歪着脑袋去蹭。

 

赛罗差点吓到一个打滚带着身后的小孩一起滚落山崖,还好他反应迅速拉住了自己。等到意识到身边来的是谁他才悠悠的叹了口气。

 

但是他随即又很快的紧张了起来。

 

他把手里啃到一半的黄豆粉年糕迅速的都塞进了嘴里,还剩下不少的黄豆粉年糕都被他藏进了披风里,坚决不打算让自己这副贪吃甜食的模样被徒弟看见。

 

可是披风被徒弟的膝盖当作跪着的地方压得动弹不得,他只能伸着手悄咪咪的把那半盒子偷了出来。

 

泽塔的脑袋往前拱了拱,脸凑得很近,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赛罗的耳边:“师父……你在吃什么呀……?”

 

扑面而来的酒气和贴着自己脸蛋上少年的体温,赛罗把黄豆粉年糕偷偷顺了出来放到了一边藏起来,这才松了口气,又忍不住的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

 

“谁准你喝酒了?”

 

泽塔捂着自己的脑袋讨好般蹭了蹭赛罗:“是、是他们给的……我以为是、是饮料!”

 

半路顺了盒黄豆粉年糕出来偷吃的赛罗显然有些心虚,毕竟小孩喝错了酒的确也算是他监管不力。

 

他只得拽着泽塔的手把晕乎乎的小孩从自己的脖子上挪下来,一边教训着泽塔下次不许离他太近了,一边扶着小孩晕乎乎的脑袋轻轻的搁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叹着气低下头,眼瞧着泽塔闪亮亮盯着他的眼睛,抬起的手重重的掐了掐他的脸蛋拉长:“下次还乱不乱喝东西?”

 

“不乱喝!”

 

“下次还扑不扑师父?”

 

“要扑!”

 

“……”

 

“还要靠师父奥特近!”

 

好家伙,你还会抢答了是吧?

 

赛罗被哽得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愤愤的抬手捂住那双亮闪闪的眼灯,伸手捞着还剩下几块的黄豆粉年糕自己吃着压压气。

 

“师父吃独食!”泽塔举手抗议,“不给我吃还不给我看!”

 

赛罗叼着一块黄豆粉年糕低下头来,仗着对方喝醉了明天可以说他是做梦来糊弄过去,便也就松开了手,当着那双眼灯的面叼着好吃的一点点啃。

 

小兔子摇着尾巴骄傲着:“想抢我的吃的,你还早了两万……”

 

招牌的话语还没说话,宛如触电一般的感觉让他把剩下的话彻底的堵住了。

 

泽塔之间窜起来抬头一口咬住了露在赛罗嘴外的那半截,嗷呜的一口吞下,抢吃的时候似乎还窥探着赛罗唇畔边挂着的一些粉末,探出的舌尖勾起轻轻啾了啾。

 

一击得逞,狗狗洋洋得意:“师父师父!我吃到啦!你看!”

 

“……”

 

看看看,看个屁!

 

光之国年轻而又厉害、勇往直前战无不胜、桀骜不驯潇洒自信的战士此时此刻终于意识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红透了的脸低头藏进了蓝色披风之中,报复一般把剩下的几块一口气倒进了泽塔的嘴里。

 

“吃吃吃,撑死你!”

 

4.

 

师父的披风下面有战士的勋章。

 

任务结束后回到光之国,落地之后赛罗轻轻的拍了拍泽塔的脑袋,示意他去银十字报个到,好好检查一下身体。

 

“身体是最重要的。”赛罗说,“好的身体,才是你可以跟在我身后的资本,听见了吗——?”

 

泽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瞧着似乎不打算和自己一起去的师父:“那为什么师父不和我一起去呢?”

 

赛罗被哽了一下,没好气的狠狠的掐了下泽塔软乎乎的脸蛋:“我要赶着先去报道一下这次任务的事情,再说了,我那边堆积起来的报告你打算帮我做?”

 

泽塔举手投降,摇着自己的尾巴就转身去了银十字。在等待护士的报告的时候,他原本端正的坐着的姿态在看见桌面上照片那一栏熟悉的模样的时候变动了起来,小徒弟忍不住好奇心悄悄的凑过去看了眼。

 

那是赛罗的病历。

 

虽然对理论的东西看得不太清楚,但是对于最后建议的那一栏的“住院观察治疗”几个字泽塔还是看得很清楚的,他有些愣住,看了眼日期,才发现恰好是在这次出任务的前一天。

 

回忆起任务中赛罗偶尔的停顿,或者是下意识捂住胸口的举动,还有消耗的格外迅速的能量,这些不正常的举动最终都还是有了答案。

 

拿着自己没什么大碍的病历的泽塔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朝护士讨要了一些伤药来。

 

抱着瓶瓶罐罐的伤药往赛罗办公室飞去,落地的时候泽塔聪明的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往窗户边看了看。

 

透过半遮的帘幕往里看去,办公室一旁的沙发上靠着软软的沙发垫有奥睡了过去。熄灭的眼灯和盖在身上的披风,还有凌乱的散落在周身的情报,他似乎是忙过头了才睡着的。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往里面走去,泽塔放轻了脚步凑近看看。

 

赛罗显然睡得不是很安稳。他紧皱的眉头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还是不是的扭动着脑袋,咬紧了自己的唇畔。

 

泽塔把地上散落的情报收集起来放好在桌上,这才挑着伤药过去。他弯着膝盖跪了下去,伸出的指尖小小的撩开被赛罗裹在身上的披风的一角。

 

本意是打算替师父把披风解下来的,但是他也没想到会看见那些东西。

 

大大小小的伤痕顺着那漂亮的脊背往上攀爬着,有几条甚至横穿而过他身后的花纹。零零散散的还有点金色的粒子往外飞散着,而那些金色在此之前一直都被深深掩盖在披风之下。

 

怪不得师父在这次任务的时候从来都不解开他的披风。

 

泽塔心疼的想,抹了药的指尖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才好,他怕不小心弄重了伤口。

 

眼瞧着满目的伤口,这都是日积月累留下的痕迹,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督促师父也勤去银十字好好检查身体,泽塔这才深吸一口气把沾满了药膏的手摁在了赛罗的尾椎之上,自下而上的一点点擦着。

 

药膏是凉的,冰凉的触感在接触到赛罗背部的时候赛罗忍不住满足的蹭了蹭被窝,发烫的伤口被凉意舒缓了下来,也舒展开了赛罗紧皱的眉间。

 

应该是太累的缘故,一瓶子药见底了往日一向警惕的赛罗都没有醒过来。

 

泽塔小心翼翼的在沙发边上找了个位置挨着自己的师父坐着,把褪下的披风重新的盖在了赛罗的身上。

 

“老说我是个三分之一的半吊子。”泽塔抓起了赛罗耷拉在一边的手腕扣合掌心轻轻捏捏,难得趁着师父睡着了的空荡来说上两句,“明明现在这样不好好照顾自己的师父也是个三分之一半吊子啊!”

 

……

 

“喂,胆子不小啊,我还在这就敢骂啦?”

 

“???”

 

“师父你没睡着啊!!!”

 

5.

 

师父的披风下面有少年的影子。

 

发现小徒弟最近总喜欢跟在自己的身后撵着走动时披风划起的弧度,赛罗那平稳的面容之下藏起了几分坏主意。

 

他在这几天总是会故意的穿着蓝色的披风走在前面,像是拿着骨头一样勾着身后那只摇着尾巴抖抖耳朵跟来的小徒弟。

 

梦比优斯靠着边上眼瞧着路过的两人,嘴里吸着的牛奶都愣了一下。

 

希卡利拿着小零食递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揉揉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瞧了瞧赛罗的披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刚刚那披风好像动了一下……?

 

应该是他的错觉吧。

 

在追着撵了好久都没有见师父停下步来,而且他们已经绕着光之国转了好几圈。一边发呆一边注意力都放在了披风上的泽塔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赛罗在溜他的事实。

 

被欺负了的小徒弟直接迈开大步来一个飞扑压在了师父的身上。

 

突然的袭击这次可算得逞了,把赛罗带着一个打滚摔倒在了地上,连着身后的泽塔一起打了好几个滚。

 

停下来的时候赛罗头抵着黄土,而泽塔双手撑在地面上让自己不至于掉下去亲到自己师父的脸上。虽然亲到师父赚了很多,但是后续处理起来可就麻烦了。

 

毕竟害羞的师父真的很难才能逮住。

 

两个奥此时此刻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还好他们闹腾的地方是僻静的地方,这里没有人路过,只有满地的荒芜给他们作伴。

 

赛罗吃了满嘴的灰,抬头一瞧又是撞进了满眼都是自己的小徒弟,更别说还被人困在下面,小徒弟虽然撑起了一些没有和他亲上,但是那身子却是不知道有意无意的贴在了他的身前。

 

他不仅能清楚的察觉到泽塔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带来痒痒的感受,也能体会到伴随着呼吸起伏的对方的小腹是如何一点点贴上自己的软肚肚的。

 

又羞又恼,他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压在身后的披风里面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叫声。

 

赛罗吓得一惊,害羞的情绪都撇了个干净,摁着泽塔的身子迅速翻身起来,坐在了上面。

 

泽塔还想着我师父真好看呢,陡然身上就一重,抬头看去赛罗手心里正捧着一个小小的家伙温柔的说着话。

 

“不是,皮古蒙,你什么时候钻进我披风里面的?这里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要是我打架的时候把你和披风一起甩出去了怎么办?”

 

皮古蒙摇摇晃晃自己的小手,软乎乎的叫着。

 

“啊?想陪着我?知道啦知道啦,我下次多去那边看看你就是了!”

 

眼瞧着一人一怪交谈得正开心着呢,被当做软垫的泽塔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

 

“师父,让我起来再聊啦……!”

 

伸手捞着皮古蒙丢在自己的肩膀上安稳坐好,坐在泽塔身上的赛罗听着这话反倒来了趣。

 

他伸手摁住泽塔的身前,轻轻敲击着挂着计时器的地方,柔软的指尖描摹着上面“Z”的标志。

 

那张帅气的脸上带着点点坏笑,恶劣的小心思咕噜的冒起了泡来,在他身边的皮古蒙也意识到了赛罗的坏心思,站起来蹦蹦跳跳的给赛罗指了指泽塔的脸蛋。

 

“你这可算是非法袭击,我有权对你进行惩罚——。”

 

“皮古蒙,拿笔来!”

 

……

 

事后在家做饭等着自家崽崽回家的艾斯打开门,看见的不是和往常一样干干净净的泽塔,而是一个被画了满脸鬼画符浑身上下都是尘土,一片脏兮兮模样的泽塔。

 

但是脸上挂着的笑容还是和以往一样。

 

“都这个样子了还这么开心?”艾斯领着泽塔进门的时候忍不住问他。

 

“真的是奥特开心啊,艾斯哥哥。”泽塔点点头,“赛罗师父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

 

蓝色的披风有着的不仅仅只是年长者、保护者的沉稳,也有那份一直存在着的,被悄悄藏起来的少年的影子。

 

6.

 

某个静谧的深夜,将手头上最后一份情报处理完成后的赛罗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坐了一整天的身子都难受得厉害。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背,披风都压皱了一些,他一边拍拍自己的披风一边抬头看了过去,正好瞧见了沙发上熟睡的小徒弟。

 

泽塔抱着作业来陪着他一起忙着,小孩早就写完了作业也还是要等着他一起睡觉,可惜耐力不够,如今自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睡得香喷喷的。大大的一只团在了一起,就像一条小狗一样。

 

赛罗失笑准备叫醒泽塔去房里睡,扭头的时候却意外的眼尖瞧见了桌上那份明天要上交的作业。

 

他最终还是没有叫醒睡得正香的泽塔,而是拿起了桌上的笔在上面多加了一句话。

 

而后他解下背上的披风,弓下身子来钻进不大的沙发里,把团成一团的小狗狗的手手悄悄的拿了出来,搭在了自己的腰身上,仿佛伸手抱着自己一样。

 

被解下来的披风还带着赛罗的体温,暖呼呼的柔顺触感此时此刻正搭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小小的披风不能完全的盖住两个人,赛罗露出了自己的半边身子也不在意。他的另一只手牢牢的抓紧了披风的一角扬在了泽塔的身边,将泽塔全部盖进了蓝色的披风里。

 

赛罗落下一个不易察觉的轻吻,埋首钻进了泽塔的脖颈里那专门留给自己的地方。

 

“晚安。”

 

7.

 

在规矩漂亮的字迹最下方,有一行张扬的字迹显得格外的不同。

 

——师父的披风下有什么呢?

 

——有珍宝、有被守护的存在。

【父子组】那什么动物园。 # # #泰迦 #捷德 # #70父子 #贝捷 #泰父子
着,伸手把小狼抱在了它面前。于是气鼓鼓兔兔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扁了下去,毛毛都耷拉着顺了下来。   先是一愣,整只兔兔好不容易扁了下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吓得一跳,挥手再见都显得仓促无比,从我...
】四次喜欢,一次爱。 # # #
。   扭着头四处乱转脑袋被一只手拖住制服,掰正着朝向他直面而来,不允许半分躲闪。红透了脸眼灯乱闪,半晌才磕磕绊绊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才不是!我喜欢师父,也崇拜师父!我想成为...
【父子组】我怀疑对家想拐我崽。 # #70父子 # #捷德 #贝捷
崽崽安心安心,然后他扫了一眼身后站着们。   ……?   他家兔崽子?!   压不平稳心绪,文转头目光落到了对面声势浩大长得却残次不齐银河帝国,想找找黑恶势力里面最与众不同那个小...
中心】撒娇是小孩子特权。 # #70父子
爸爸还得陪着文伯伯呀,怎么办?”   这对小朋友来说可是个难题,泰迦抱着窝在父亲怀里,偷偷冒着小脑袋看了一眼对面目光温柔文,最后狠狠点了点自己小脑袋,像是什么决定一样。   他从泰...
乙女)当你是他们人间体,还来姨妈了 #艾克斯 # #银河
。   因为能发挥力量是你和一起决定,所以战斗时你也会跟着打打拳。同样,这个状态你们受到伤害也是共同感受。   今天,万年野和你在打一只小怪时,正准备如往常一样随便浪收了小怪时,觉得...
中心】打兔先摁头。 # #70父子
手就替他翻了起来,翻到了整本杂志里设计最好了心思那几页来。   “表哥你看!这里这里!”   摁住兴奋泰迦,怀揣着无比复杂心绪,低着头看了下去。   “众所周知,数次破坏...
】铃铛。 # #70父子 #
一些地方缓缓身子来,伸出手一点点摸索着。   因为一族良好听力,他能够听见他父亲嘴里在说些什么。   “从客厅到这里,需要十五步。前面三步之后是台阶,十格台阶后是第二层,右转八步是...
乙女(当你突然叫对方老公)● ● 梦比优斯● ● 迪迦
原作者:欲屑     激情短打!   ooc!   我最终还是下手了            你正吃着零食,而在一旁打着游戏,时不时往你这边看一眼看看你吃东西样子,你刷着微博偶然看见试试对...
乙女(修场后心动)● ● 梦比优斯● ● 希卡利● 泰迦● 迪迦
你还早两万年”(嘴欠)你知道这种话是他口头禅也没有生气,也只是揉了揉他脸:“是是是,大少爷,那么晚安了”     (我是傻吧,怎么会说这种话啊啊啊,万一她真的不和我去了怎么办,烦死了...
乙女(失眠夜晚)● ● 梦比优斯● 迪迦● 希卡利● 邪迪● 托雷基亚● 艾克斯● 佐菲
抱着你,可以哦,不过只要xx不介意我还要工作话”      “笨蛋衣服穿好啊,会感冒,真是的,不要挑战我耐心啊”      (我就要)                “啊?什么嘛睡不着...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德里克 #哈利波 #卢修斯 #伍德
。” 你目光最终落在了身边那个心心念念魁地奇利弗身上。你刚才话都被他听去了,他表情明确地告诉你他现在多么不知所措。 “缇拉,” 你原以为他终于要向你表达诚恳歉意了,但一刻你就知道你猜错了...
【御】美梦成真02 #御幸一也 #钻石王牌 #村荣纯
跑步。 “村前辈,什么时候来练号码球?”背后传来声音,吓了村一跳。 “唔啊!小狼崽你什么时候来?” 得到凝视。村哈哈了一声又充满元气回: “练球!练球!不过上次说球改最多十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