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罗中心】打兔先摁头。 #奥特曼 #70父子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是重温赛罗的脑洞。

*为什么兔兔你被人打的时候总是被人先摁住兔耳朵啊…!你自己打自己都知道先摁脑袋!

*纯欢脱向,偏离原著,私设和ooc严重。亲情向无cp。写点傻乐的放松下脑子(。)虽然好像写偏题了……。

*周报的内容语句我都是瞎写的,因为我真的没咋看过杂志那类,读的一般也是作文类的,所以写的很生涩请无视!

 

——

 

1.

 

在应付完今天第无数次袭击过来的怪兽们后,赛罗以一个完美的姿态为今天的战斗落下了帷幕。

 

但是战斗结束后的他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离开,而是席地而坐靠着后面的石头认真的思索着一个问题。

 

最近的怪兽是不是都脑子有坑啊?

 

2.

 

“你怀疑最近的怪兽都不太聪明?”红莲瞧着半天赛罗都没有回来,顺着战斗的痕迹找了过来,看见蹲坐在地上自闭姿态的赛罗皱着眉头就过来了,“为什么这么想啊,小赛罗?”

 

赛罗认真的指了指地上怪兽的尸体,好几个的尸体都是抬着手的,出乎意料的奇怪:“你看,今天遇见的怪兽十个远程的九个要和我打近战,其中还有八个凑近我就抬手露出自己的胸口来让我揍。”

 

赛罗自己说着也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是年底冲业绩想疯了吗?”

 

红莲贴着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有模有样的跟着思考着,他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赛罗,但是对视线格外敏感的赛罗总能查觉到红莲的目光的中心其实一直都是他脑袋顶上。

 

赛罗皱着眉头戳戳他:“看什么呢红莲,我脑袋顶上又没有开花?”

 

那可远比开花刺激多了。红莲想。

 

但是作为赛罗好友的他还是难得有了丝好心肠来,他伸出手勾着赛罗的脖颈压进自己的怀里,抬起的脑袋左右瞧了瞧,很好,怪兽们都乖乖躺好着呢当着尸体。

 

红莲压低了声音问他:“小赛罗,你仔细思考一下,你有没有什么弱点被人发现传了出去啊?”

 

赛罗:?

 

赛罗反手就给了他脑袋一拳头:“想什么呢红莲,想要打倒我你们都还早了两万年!我可是没有弱点的!”

 

“那可不一定……”红莲难得被打了也没还手,而是低着头琢磨着什么,目光还是牢牢的落在了赛罗的脑袋上,“指不定早就全宇宙都知道了呢?”

 

“哈?你说什么?”

 

“当然是什么都没有啦,小赛罗——。”

 

3.

 

一切的疑惑最终在被泰迦高高兴兴抱来的那份奇奇怪怪的杂志上有了答案。

 

泰迦起先蹦蹦跳跳凑过来伸着手还想要做什么,这段时间对自己脑袋格外敏感在意的赛罗瞬间就察觉到了伸向自己脑袋的手,拽着那只小手摁到在地才发现是泰迦。

 

“表哥……!是我,是我!快松手!”泰迦被摁在地上蹭了满脸的灰来,只得举着手投降,翘起的腿腿都显得无辜得很。

 

赛罗伸出的指尖屈成扣重重的敲上了对方的脑袋,惹出一声痛呼来没好气的开口:“你怎么也学着那些怪兽一样,伸着手就来了……”

 

……?

 

学着那些怪兽一样……?

 

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赛罗重新压下了腿摁住刚刚想要起身的泰迦,敲在脑袋上的手下滑着掐住了小朋友软乎乎的脸蛋,向两侧拉长的同时还不忘记威胁:“说,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在啊?”

 

泰迦小朋友抱住了自己怀里的藏起来的杂志,誓死不肯屈服光之国“黑恶势力”。

 

“真不给?”

 

“不给!”

 

十分坚决的小老虎认认真真的摇了摇头。

 

然而在下一刻,他就被表哥嘴里带他出去别的宇宙玩耍的交换条件给收买得一干二净。

 

拍拍小老虎的脑袋哄哄小朋友,赛罗顺理成章的从他怀里摸出来一本奇怪的杂志来。

 

那和他所见过的光之国贩卖的杂志显然很不一样,封面挂着的不是光之国的奥特曼们,当然也没有其他地方的奥特曼的影子,上面挂着的怪兽的眼睛上套着一个十分炫酷的墨镜来,围着黑色的围脖,颇有气势的模样看起来威风凛凛。

 

而在怪兽的脑袋上正挂着一行大大的黑体字——《怪兽周报》。

 

4.

 

《怪兽周报》第205刊。

 

——震惊!宇宙恶霸赛罗奥特曼的弱点居然是……

 

赛罗:……

 

这瞧着怎么和地球上有些标题有点熟?

 

眼瞧着《怪兽周报》边上最大的一行字,赛罗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回答自己的感想。

 

看着自己表哥看着封面就呆在了那里没动,泰迦坐不住了,从台上蹦跶着跳了下来窝着赛罗的手就替他翻了起来,翻到了整本杂志里设计的最好的最下了心思的那几页来。

 

“表哥你看!这里这里!”

 

摁住兴奋的泰迦,怀揣着无比复杂的心绪,赛罗低着头看了下去。

 

“众所周知,赛罗奥特曼数次破坏我们怪兽的侵略计划,仗着能够肆意穿越宇宙而横行霸道,嚣张跋扈,消灭掉了我们无数的兄弟同胞,可谓是犯下了血海深仇,和我们不共戴天,。”

 

“往日的我们迫于他的力量而不得不四下逃窜,而在如今的现在,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在无数的战斗录像中终于发现了赛罗奥特曼的弱点——!”

 

“那就是,他的脑袋!”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说辞一般,大篇的文字之外还配上了好几张图片。

 

那些照片无外乎都是好几次他被怪兽打倒摁着脑袋压在地上或者墙上略显颓势的样子。其中还参杂了一张他在揍洛普斯的时候摁住洛普斯脑袋的手。

 

而被他摁住的洛普斯正十分可怜。

 

边上还配上了一行字来:看,就连他揍自己的时候都知道摁住脑袋,这说明了什么!

 

赛罗:……

 

赛罗忍住了穿上帕拉吉之盾冲到人家老巢去掀个底朝天的冲动:“泰迦,你这……哪来的?”

 

小老虎摊开了手来:“我听朋友说这次的刊期卖得好火,好奇也就买来看看啦。”

 

赛罗颤抖着手问:“有多火呢?”

 

泰迦点点头:“大概是光之国人手一份那样火吧!”

 

5.

 

赛文知道今天是赛罗完成任务回来休息的日子,特意早早的在前几天做完了手里的任务踩着下班的点就出了门,早了平常许久回到了家中。

 

面前的门还是那扇门,但是不同于以往一般里面此时此刻会多出一个等着他回家的孩子。往日独身一人的冷清的屋子总是缺乏生活的气息,而如今他知道那扇推开的门里会有一个压抑不住自己高兴情绪的小兔子眨着眼睛,耍酷一般比着手势嚣张的说着“我回来啦老爹,任务圆满成功哦!”。

 

赛文的感情收的很深,他期待着每一次孩子的回来,扫过赛罗周身偶尔有的伤口总是把担忧和心疼塞进了喉中咽下。千言万语出口始终都只是一声:“欢迎回家”。

 

当第无数次下定决心要说点别的什么的赛文在门口经过深呼吸平复心绪之后,抬起的手刚刚抵在冰冷的门上准备拉开,意外听见了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泰迦!你放开我!我现在就要去扬了这个杂志的总部!!!”

 

“那不行,表哥你每次一出去都好久!赛文伯伯知道我来这里的,要是回来没看见你肯定要问我的!”

 

“你放开!我宰了他们马上就回来!”

 

疑惑当头,赛文还是打算先拉开门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刚刚握上门把手还没来得及往下摁的时候那扇门就被里面的人推了开来,气势汹汹的动作让门扉挥出了凌冽的风声来。

 

正面冲来的门板没有给赛文一丝一毫的反应机会,一面板上去把赛文拍了个准。

 

争吵和脚步声在这一瞬间彻底静谧了下去。

 

捂着脸的赛文:……

 

“赛罗……!”

 

真的说出了不一样的台词了呢,赛文前辈。

 

6.

 

把人摁着一起给泰迦告别,关上门了之后赛文眼疾手快的摁住了要跑的兔子,捏着后颈就给提溜了回来。

 

“和泰迦吵什么呢?”赛文坐在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身边。

 

赛罗不情不愿的挪了过去,带着手环的那只手被老父亲抓得死死的阻拦了退路,他只能摸摸鼻尖:“没有吵架啦,是在和泰迦说下次去哪里玩。”

 

“是吗?”赛文眯着眼捞过了桌子上被两人遗忘没有收起来的杂志,在赛罗顿时戒备的目光里瞧了起来。

 

赛罗顿时脊骨都塌了下来,本能快过理智,整只奥耍赖一般耷拉着靠在父亲的腿上,打着滚遮盖住书页的所有内容。

 

“这杂志又没有什么好看的!”

 

那杂志的确火爆非凡,赛文也有一本,是泰罗塞过来的。泰罗给他的时候嘴角都带着笑意,似乎看见了什么很有趣的东西。

 

赛文本来是不感兴趣的,但是眼尖瞧见了上面写着的有关赛罗的内容,也还是安稳的坐了下来将那本杂志看了个全。

 

听见赛罗的话他挑眉看了过来,目光落在了难得一见的孩子耍赖的模样来,伸出的手从捻着的书页上抬着落到了赛罗的前额。

 

他轻轻的拍着前额,顺着前额一路下滑,指尖落下又起来划着点过胸口往下的好几个地方。

 

痒痒的触感让赛罗忍不住缩着身子躲开一些,他忍不住的怀疑老爹是不是在故意报复折腾着自己。

 

然而赛文却问他:“还疼吗?”

 

他问的很粗略,但是赛罗却在一瞬间读懂了父亲的意思。那些触碰从来都不是折腾的意味,而是担忧和心疼。父亲指尖所触碰过的地方都是那些照片背后他受过伤的位置。

 

纵使有些伤口早已经结痂痊愈,但此时此刻却仿佛还是滚烫得灼人,被爱意包裹着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再蜷缩了一些身子低着头埋进了父亲的怀里。

 

在归家后被柔软爱意养出点骄纵的小兔子又往里拱了拱,闷着声挤出了一个字来:“疼。”

 

7.

 

谣传的故事赛罗听过不少,其中关于形容他的他也听过不少,但是他每次都不过只是一笑带过,没有过分在意那些事情。

 

他从来都不在意有关谣传的弱点,他在意的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些照片,他软弱的、无力的、被掩盖遮藏的一面被照片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呈现在了他爱的、他在乎的人眼中。

 

——我是赛文奥特曼的儿子,我是雷欧奥特曼的徒弟,我理应是最好的战士,是你们的骄傲。

 

而他的父亲用柔软而又沉默的爱意将他裹缠,那双宽大的手轻柔的取下他的头镖放在一边,覆盖而上他的头顶一点点拍着,舒服而又温暖。

 

劳累了一天的赛罗在父亲安抚的怀抱中昏昏沉沉的睡去。

 

8.

 

在迷糊中,赛罗忍不住的想:也许我的弱点……真的是脑袋也说不定呢……?

父子组】我怀疑对家想拐我的崽。 # #70父子 # #捷德 #贝捷
?”   雷欧:……   雷欧十分复杂的看了眼前面正乐呵呵、看起来十分开心、正一蹦一跳往光之国飞去的,明智的没有选择开口。   “带来了也没事吧?”雷欧琢磨着,“我们都避开了那个小啊。”   ...
】铃铛。 # #70父子 #
用着这种奇怪的方式一边证实着父亲的双眼,一边缩短着父子那条锁链的长度。   文起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他想要拿这种事情和以前做对比,但是开口说了个头就卡住了。   正窝在他怀里颇为张扬的摇着脑袋...
】撒娇是小孩子的特权。 # #70父子
原作者:Kelvin。   *亲情向多一点,。但是有泰父子和贝捷。 *是长大,但是泰迦和捷德还是崽崽的时候。私设是黑爹养捷德崽崽的时候。 *时间线或者剧情哪里不合理的就当作我私设...
父子组】那什么的动物园。 # # #泰迦 #捷德 #泽塔 #70父子 #贝捷 #泰父子
意的手,湿漉漉的鼻尖连嗅带蹭的在我手里打滚。   “不用给我看你上那只了,那个兔子一定是光之国最出名的家伙,文的崽崽。”   似乎听懂了对方喊着自己的名字,趴在我上俯瞰众生的小兔子这才...
【泽】师父的披风下有什么呢? # #泽塔 #
者,拥有着它的那位英雄。   泽塔眼瞧着自己面前这张空白的纸,笔杆在指尖着转儿。   师父的披风就是特殊颜色的一个,不同于红色的耀眼,不同于银色的庄严,蓝色带给的是什么呢?   ——是年长者...
乙女)当你是他们的人间体,还来姨妈了 #艾克斯 # #银河
。   因为能发挥的力量是你和一起决定的,所以战斗时你也会跟着打打拳。同样,这个状态下你们受到伤害也是共同感受的。   今天,万年野和你在一只小怪时,正准备如往常一样随便浪收了小怪时,觉得有...
【泽】四次喜欢,一次爱。 # # #泽塔
。   扭着四处乱转的脑袋被一只手拖住制服,掰正着朝向他直面而来,不允许半分的躲闪。泽塔红透了脸眼灯乱闪,半晌才磕磕绊绊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才不是呢!我喜欢师父,也崇拜师父!我想成为...
乙女(当你突然叫对方老公)● ● 梦比优斯● ● 迪迦
原作者:欲屑     激情短打!   ooc有!   我最终还是下手了            你正吃着零食,而在一旁着游戏,时不时往你这边看一眼看看你吃东西的样子,你刷着微博偶然看见试试对...
乙女(失眠的夜晚)● ● 梦比优斯● 迪迦● 希卡利● 邪迪● 托雷基亚● 艾克斯● 佐菲
原作者:欲屑     激情短打   内含托雷基亚/佐菲//艾克斯/迪迦/梦比优斯/希卡利/邪迪    来让自己的心动男嘉宾哄你入睡    我太屑了太屑了    人物你们的,oc我的...
乙女(修场后的心动)● ● 梦比优斯● ● 希卡利● 泰迦● 迪迦
原作者:欲屑     私设女主为人类模样的宇宙人   含迪迦//梦比优斯/希卡利/泰迦/   感觉太ooc了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之前迪迦忘记写进去了啊啊啊啊啊果咩,现在已经补了...
【all咕哒】这样做事绝对会被的哦 #梅林咕哒 #咕哒子 #咕哒
原作者:徐馜 · 霙   其实不知道该怎么tag,但总之是一个梅林咕,咕为主同时夹杂了群宠(?)的故事。 实则是我的box一览(   梅林在万圣节和御主开了个小玩笑。 然后他大夏天的从南极的六...
乙女)生活的那些苦 #银河#艾克斯
” 他坚定地说。   “啊?” 你被这一直球的呆呆地愣在原地。   艾克斯摸了摸你的,正色道:“以后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开心的事情,悲伤的事情还会有很多。”   “但是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我会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