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被守护灵缠上了怎么办? #咒术回战 #五条悟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守护灵夏x原著五。

:原著背景。

:有关守护和爱的故事,是HE。

 

——

 

1.

 

“五条老师的背后,似乎有很了不起的存在。”

 

虎杖悠仁说起这话的时候,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他伸手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瞧着五条悟的身后那块地儿。

 

五条悟起先是一愣,而后才顺着他的目光回头往自己身后看去,眼罩之下足以窥见一切的“六眼”看见的却只有空荡荡的地面。他嘴里还叼着颗甜腻的糖果,转动着糖棍来第一次觉得嗓子都有些甜的发齁。

 

五条悟笑着说,装作不在意的摆摆手:“谁知道呢,或许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粉丝超级崇拜着我呢?”

 

然而他的这话却被虎杖悠仁认认真真的摇头否定了,少年看着他身后弯着眸子:“不一样哦五条老师,那个东西并不想要伤害你。不如说……嗯……因为有这个东西的存在我反倒更加安心了吧?”

 

“一种……有人能够站在五条老师身边看着你的安心感。”说着,虎杖悠仁也不清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只是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鞠着躬从五条悟的身边跑开去找那边等待已久的伙伴们,只留下了他的老师一个人站在原地。

 

五条悟沉默的站着,一点点褪去了在学生面前挂在嘴角的笑容来,他垂着头透过眼罩去看着自己的指尖,思绪翻转着最终沉于深海。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走呢?

 

他轻轻地、无声地发问着。

 

2.

 

在杀死挚友的那天起,五条悟就隐隐约约察觉到有什么东西跟在了他的身后。

 

那东西他看不见,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存在。

 

是咒灵吗?五条悟起初漫不经心的想着,他接下那些积压着被高层一股脑派遣给他的任务穿梭在各个地方,祛除着咒灵的时候他看着掌心流淌而过的血液会想,跟在身后的那个存在看见这些会害怕到逃跑吗?

 

应该会的吧。

 

但是并没有。

 

那东西始终一步步的跟在他的身后,踩着他走过的地方,钻进了他的影子中,贪婪的目光一点点扫过他的每一处,却并不让五条悟觉得讨厌。

 

或许不是咒灵?

 

五条悟托着下颚漫不经心的想着,敲击着桌面发出声响来。

 

生活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去而停止转动,世界也是如此的。五条悟站在咒术界这一边,目光却一直落在了另一边。

 

他会在无人知晓的时候给名为菜菜子和美美子的女孩们放下钱财的补助,却始终不愿让她们站在自己的面前说出有关夏油杰的事情。他会笑着说自己可是也有最好的挚友的人,却又生疏的补上“曾经”二字。

 

他太忙了,脚不沾地的运转着,从日本各地到咒术高专。

 

再加上那个奇怪的存在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五条悟也就渐渐的忘记了那个东西的存在。

 

直到偶尔休息的时候,忽然意识到那个奇怪的东西陪着他已经度过了半年的时光时,五条悟还有些恍然。

 

恍然之后却又是一种如蛆附骨的窒息感。

 

挚友的死仿佛还在昨日回转着一般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血液、伤痕、忍着疼痛颤抖的嗓音,以及最后那对视之中无声的死寂。

 

他感觉始终有一只手,从那人死亡的那天起就带着鲜红艳丽的血色伸进他的胸腔之中,恶狠狠的抓住了神子的那颗跳动着的纯白心脏。

 

于是雪白的心脏上淌着挚友的鲜血,刻画着他们背道而驰的青春收尾。窒息感至此而来席卷着他整个人的存在,让他不得言语。

 

他浑身上下都沾着这个人的气息。

 

夏、油、杰。

 

五条悟真真正正意识到夏油杰死去的时候并不是自己亲手杀死他的那一刻。

 

在他叛逃的时候五条悟尚且还能用“他还活着”这种借口来一点点填补着内心虚无的空洞。

 

等到他真真正正死在自己手中的时候,那空洞已经大到无法填补,吞噬着他的心脏带走那些难过和爱恨。

 

他本以为自己是习惯了的,已经认清了现实。

 

然而在夏油杰死后的某一天,他排着队在熟悉的店铺中买着喜欢的喜久福,坐在位置上看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路过的人们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夏油杰是真的不在了。

 

那颗被吞噬的心脏在漆黑一片的空洞中一颤一颤的疼着,伴随着每一次呼吸拉扯着。

 

不会有人再同他胡闹,不会有人再同他拌嘴,也不会有人再同他一起翻墙逃课千里迢迢跑来买五条悟喜欢吃的东西,也不会有人再坐在他的对面陪着他一起看着过路的行人们。

 

他们曾经在这里诉说过对未来的理想,彼时的夏油杰拖着下颚眯着狭长的狐狸眼瞧着被甜品所填满的五条悟,看见对方被奶油蹭成了一个花猫后嘴角勾起的笑容真诚到让人心动。

 

而如今,五条悟吃着嘴里喜欢的喜久福,看着对面空空荡荡的座位,暮色洒落而下月光悄悄透了些许过来,铺满在了那个空出的座位之上,五条悟咬着嘴里的叉子第一次觉得甜品难以下咽。

 

这家店也没这么好吃啊。他忽然这么想着。

 

不然为什么鼻尖都会被难吃到发酸呢?

 

3.

 

“你的身上跟着的是一个守护灵。”家入硝子叼着嘴里的烟靠着天台站着,夜晚的风凉凉的,吹过她蓄长的黑发又吹散了她吐出的烟雾。

 

生与死见得太多的家入硝子更了解类似于咒灵存在的东西了,在五条悟好奇的追问下家入硝子给出了答案。

 

“我也真没想到你这种家伙居然还会有守护灵。”她摇了摇头满脸疲惫,厚重的黑眼圈挂在脸上 ,“按理说受到危险的时候守护灵都会出手的,所以这类存在也很容易被持有者认出来。至于你现在都还没认出来……大概是没遇到过生命垂危的时候吧。”

 

毕竟背负着“最强”宿命的人连受伤都没有时间去经历。

 

五条悟得了答案后有些许的失神,直到察觉到家入硝子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摸着自个儿的鼻尖漫不经心抬脚朝外走去:“知道啦知道啦,谢啦硝子,下次请你吃喜久福哦。”

 

还不如请我包烟来的划算。家入硝子心知肚明五条悟这家伙在想什么,然而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耸耸肩转过身来瞧着五条悟渐渐远去的背影。

 

往日孤单的“最强”的背影在此时此刻竟然意外的多添出了一份真实感,仿佛有人正站在了他的身边同他一起往前走去。

 

在五条悟背影消失之前,家入硝子眯起的眼中看见的却是早已不可能出现的人模糊的身影。

 

袈裟的一角伴随着转动的姿态平铺开荡起漂亮的弧度来,那个熟悉的人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意朝她挥了挥手,笑着做出无声的口型来,依稀可以辨别出他说的是“下次再见”。

 

嘴里的烟被拿了出来扔在地上,任由家入硝子抬起脚来碾压熄灭。然而在她抬脚看去的时候,仍旧有残存的星点火光在闪烁。

 

家入硝子“啧”了一声,烦躁的也不知道是要说给谁听:“两个笨蛋。”

 

4.

 

守护灵第一次出手的时候是在苦夏的一个雨夜里。

 

漫天大雨倾泻而下的时候,他正一步步的往家里走去。大雨落地溅起水花来,铺在地上累积而成小小的水洼,又一圈圈的荡开波澜。淅淅沥沥的雨声落在耳畔的时候五条悟觉得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雨的存在都比他更值得留下痕迹一些。

 

好像从“无下限”开启再未曾关上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同这个世界的羁绊开始脱节。那缠绕在手腕上的丝线都在一点点的被隔绝开来,只是虚虚的拢在手腕。

 

面对苦夏第一场瓢泼大雨,五条悟做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未曾想到的做法。

 

他撤去了术式。

 

被阻隔开来的雨水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隔阂,伴随着坠落的模样带着丝丝凉意毫不留情的打在五条悟抬头露出的那张脸上。黑色的眼罩很快被打湿沾粘在脸上,那身黑色的制服都瞬间湿漉了一片,褪去了五条悟往日的轻闲换成了几分狼狈。

 

白色的发丝都被打垂了下来软软的耷拉了一些,仿佛精致漂亮的家猫被打湿了绒毛,于深夜流浪。

 

但他的确是在流浪。五条悟想,他在这人间流浪,堪堪走过半生,尝遍了情欲。

 

亲手教给他爱的人最终也亲手教给了他什么是陌路,什么是痛彻心扉,什么是恨。

 

最终五条悟拉下了眼罩来任由白发彻底耷拉散下,露出那双琉璃般湛蓝的眼眸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是地面的月亮。

 

倾盆大雨分明还在下着,伴随着“滴答”溅开的声响却没有凉意再继续落下。那些飘荡于空中的雨一点也落不到他的身上去了。

 

雨水砸落开来零零碎碎的被阻挡在了五条悟的脑袋边,他的脸上只剩下了白发上正在滴落的水珠。

 

五条悟伸出的指尖沾着潮湿的空气,他微微歪了歪头,朝着身侧所在的地方开口:“夏油杰。”

 

拖着那身五条袈裟高举着架在六眼脑袋上,阻拦着雨水的神灵闻言垂下了眼,一点点的看着那双苍天之瞳中刻画进自己虚幻的身影来。

 

他最终轻轻的应声:“悟,好久不见。”

 

夏油杰顿了顿,还是抽空腾出了一只手来拍了拍五条悟的脑袋:“快点回家,不要感冒了。”

 

5.

 

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夏油杰想过很多的事情,然而那些青春的岁月最终还是凝聚成了五条悟的模样来。

 

夏油杰甚至有些庆幸的想,还好是悟杀死了我,还好我死在了悟的手中。

 

腐烂发臭的世界就是一种慢性的毒药,那些发生在他眼中的事情都是打入他心脏的毒。这些毒太隐蔽了,直到夏油杰发现时才意识到自己早已经病入膏肓,从内而外溃烂不堪。

 

他本以为自己死亡后会堕入地狱,却没想到他却仍旧站在了这片土地上,重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些日子,一步步的跟在了五条悟的身边。

 

他成了五条悟的守护灵。

 

五条悟这种人怎么可能会需要守护灵呢?闲暇无聊时夏油杰拖着下巴漂浮着盘腿坐在空中忍不住的想,而他的下方是正在露着标准反派脸暴揍咒灵的咒术最强。

 

他甚至都没给自己出手的机会来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

 

第一个认出他的人是硝子,而时隔半年后五条悟才给他出手的机会来让对方能够见到自己。

 

夏油杰在这半年里幻想过无数五条悟发现他的模样来,却始终没有猜到这一种。

 

淋着雨湿漉漉的大猫没有预想中的愤怒,没有预想中的惊喜,也没有预想中的冷漠。他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句话之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步步从他身边走开再一次进入到雨幕之中。

 

熟视无睹。

 

夏油杰愣了愣,那张嘴开合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五条悟在生气。养了三年的猫猫清楚的夏油杰明晰着这一点。

 

三年青春,十年相隔。他的确是应该生气的。

 

夏油杰攥紧了手里的袈裟扯得有些发皱,然而他却一点点的收拢了袈裟抱在怀里,踩过五条悟的脚印沉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湿漉漉的大猫并没有感冒,只不过是在第二天踹开了家入硝子的门,认真且诚恳的询问着一个问题。

 

“怎么送走自己的守护灵……?”

 

家入硝子准备掏烟的手都顿住了,她眯着眼睛瞧了瞧面前十分认真严肃的五条悟,又瞧了瞧身后同样给五条悟的话听愣了的夏油杰身上。

 

她朝着夏油杰使眼色:闹别扭了?

 

夏油杰摸了摸鼻尖苦笑着:或许要更加严重一些。

 

弃猫之后,猫猫生气不可怕,彻底独立的猫猫生气才可怕。

 

6.

 

在这一次之后夏油杰彻底能够被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看见了,所以在明言请出的情况下,他只是退了一步出去带上了门。

 

他背靠着门外弯着腰坐了下来,脊骨抵着门,手撑着下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守护灵的五感已经不能用人类的观点去认知了,五条悟这个被守护对象就是他的意义,他能够听见门扉的那边两人谈论的东西。

 

家入硝子问他:“你这话说的是真的不是在赌气?”

 

夏油杰想五条悟的表情此时此刻一定是有些气鼓鼓的,耷拉着脑袋搁在桌面上伸着懒腰撒娇。

 

因为他的语气都有些懒洋洋的:“我说的是真的哦。”

 

“我以为按照你的性格来说应该会想方设法的留下他的。”沉默片刻后,家入硝子说。

 

五条悟耸耸肩,摸了摸口袋却找不到一颗糖来,他只好收回了手压在自己翘起的白发上:“怎么样,出乎你的意料很惊喜吧——。”

 

家入硝子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看他。

 

那炙热的目光凝视之下,五条悟最终举手投降 ,他泄气般叹着,转着脑袋隔着那扇紧闭的门看去,声音突然一下放得很轻:“留存于世之物,超脱常理的神灵,必然是有所交换的。”

 

诅咒是怨恨和负面的存在,它们活着存在于世界上也是有所交换的。

 

那么身为已死之人该归于轮回的亡灵凭什么能够站在他的身边?

 

家入硝子忍不住还想去摸烟来,但是最后她也只是抽出一根烟来丢到了五条悟的面前:“我其实有时候挺讨厌你这一点的。”

 

“什么?”

 

“你总能在某些时候理智到可怕。”

 

然而送走五条悟之后的家入硝子却在想,她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五条悟这一点。因为他所有的理智全部都烧毁过在夏油杰的身上。

 

数年前新宿的一腔孤勇也好。

 

数年后那紧攥的掌心也好。

 

青春至始至终都不是两个人的青春,那年的高专一年级入学的是三个学生。

 

家入硝子一直在后面看着,她是个旁观者,也是个参与者,是见证者,也是祭奠者。

 

她将书籍之中有关守护灵的页面撕扯了下来,用刚刚点燃的烟当做工具来烧毁着这些书页。

 

飘飞的残藉中,家入硝子想,这两个混蛋欠她多少包烟了?

 

7.

 

五条悟翻遍了典籍都没找到有关守护灵的消息,这段时间里夏油杰始终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用最为复杂的目光看着五条悟,却始终未发一言。

 

而后在某一天,跟在五条悟身后的守护灵就轻轻的消失了。

 

他来的轻巧,去的突然。

 

在某个深夜给熟睡的大猫盖上被踹开的被子,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后,夏油杰飘在空中摊平了身躯朝下,看着那张安静的睡颜。

 

五条悟一直都是个很聒噪吵闹的人,他总能在夏油杰的耳边念叨着很多事情。从快乐到抱怨,从分享到吵架。

 

他唯一安静的时候就是睡着的时候,闹腾的大猫挺翘的毛都贴合着被顺整齐,因为趴在课桌的缘故,脸蛋都被挤成了软软的样子来。

 

夏油杰甚至有一段时间的屏保都是偷拍的五条悟睡着的样子。

 

不过后来他就再没见过睡着的五条悟和闹腾的五条悟了。

 

他见到过更多的是清醒的时候安静的五条悟。

 

夏油杰不喜欢那样的五条悟。但那的确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守护灵伸出的指尖被模糊着虚化,穿透过五条悟的面容后又往上抬了抬,调准好角度后仿佛正亲手抚摸描摹着五条悟那张熟睡的面容一样。

 

从撩开的发丝到闭合的眼眸,从挺翘的鼻尖到薄薄的唇瓣。

 

他一点点记着,做着数年来最大胆的事情,直到最后掌心贴上五条悟脸颊的两侧捧住,低下头来送上一个浅淡到只有自己可以察觉的亲吻。

 

年少未曾说出口的心思早已在心中成长为参天大树,教祖想过无数次根除铲断它的办法,却在每一次都被扎根于心脏所带来的疼痛刺激得溃不成军。

 

他只能在深夜晦暗不明处拜祭着自己的神子,不敢声张,无人知晓。

 

一吻落罢他缓缓抽身退去,没了数年前转身的那种果断,在停顿许久后才归于黑夜之中,无所寻觅。

 

而在信徒的身后,熟睡的神子浅缓的睁开了那双眼,五条悟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那道消失的身影,湛蓝眼眸中的情绪近乎凝聚成了锁链。

 

他伸手触碰着被亲吻过的地方,锁链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来,缠绕着等待着主人一声令下就足以将夏油杰再度绑回来束缚于他的身边。

 

但是五条悟掐住了自己发声的脖颈,堵住了所有的念想。

 

他只是重新钻进了被窝里蒙住了整个自己,像是在知道夏油杰叛逃的那个晚上一样,死死地攥住了自己胸前的衣服。

 

8.

 

在守护灵离开后的日子里事情发生过很多,五条悟依旧没心没肺,总是在教导学生的路上毅然决然的拐了个大弯并且油门踩到底,飙车飙出了五条悟的风采来。

 

无数的雏鹰在他的羽翼下成长着。

 

直到虎杖悠仁在他面前说出那句话后,他才从平淡的生活中再度探出头来,料想着那个因为过分了解他甚至连六眼都骗过去了的混蛋。

 

大白猫猫有些生气,这会儿给气得头疼。

 

他甚至一个人窝在小角落里画着小人来写上夏油杰的名字,然后指着小人骂骂咧咧了半宿。

 

骂他偷窥狂,骂他小眼睛,骂他怪刘海,骂他是个混蛋玩意。

 

最后还是家入硝子看不下去,把他踹了出去带学生上课。

 

揉着被踹疼的屁股五条悟念念叨叨的,试探着想要把夏油杰逼出来过无数次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高专时期的夏油杰尚且还好应付,但是身为盘星教教祖的夏油杰却着实不好应付。

 

更别提现在完全脱离了五条悟掌控的守护灵形态的夏油杰。

 

愁的喜久福都不甜了。

 

9.

 

在咒灵的眼中人类是什么呢?是淘汰品、消耗品、玩具,还是什么?

 

涉谷事变来的突兀却具有谋划,五条悟飞速转动的思绪必须要同时思考很多的东西才够做好一切准备。在解决掉花御追杀漏瑚的时候,突如其来丢到面前的奇怪骰子模样的东西让五条悟的思绪有了一瞬间的顿住。

 

……?

 

这是什么?

 

六眼转动着企图想要看出些什么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迎面袭来盖住了他的眼睛阻拦了他一切的视线,而他本人被拉拽着绊倒往后退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五条悟还没反应过来,过于熟悉的气息和接住他的那个温暖的怀抱甚至让五条悟忽视了迎面而来响起的脚步声。

 

五条悟脱离了狱门疆的范围。

 

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

 

羂索举起的手和那句还没说完的招呼在看见对面那道虚影的时候就彻底的僵住了。

 

他几乎是瞬间猜出了计划失败的原因,还有这具身体反抗着想要摁住他举起的手的原因。

 

羂索近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了那个名字:“夏、油、杰。”

 

而拥抱着挚友的守护灵盖住五条悟眼眸的手还未曾拿下,他伸出另一只手来紧紧的抱住五条悟,狭长的眼眸眯着看向对面的“自己”,宛如毒蛇一般亮出最为尖锐的毒牙来凶恶的落在猎物的脖颈之上。

 

狂暴的气流一瞬间在这片地界上炸了开来,无数的咒灵翻涌着、挣脱着,从身体的主人这边涌出奔赴而向它们所臣服的灵魂。

 

羂索伸手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发现自己在一点点的失去控制,对面站着的夏油杰分明隔着一段距离,那张合的唇齿却近在咫尺。

 

仿佛就是他本人一样。

 

暴怒之下灵魂重归未死的身躯,咒灵操使不顾鲜血正拆开自己额头上那道缝合线,唇齿开合间说着无声地话语来:“你想对悟做什么?”

 

夏油杰冷静到让人畏惧,平稳的水面之下是暴怒的火焰在咆哮。

 

他不能够容忍挚友给自己留下的尸体却成了这种人的载具,他不能够容忍这个人肆意的对待他所拥有过的东西,他不能够容忍这个人用他的身体去伤害五条悟。

 

——他清楚的知道,夏油杰是唯一一个能够伤害到五条悟的人。

 

10.

 

涉谷一战轰轰烈烈的开始,却是平平淡淡的收尾。没有人死亡就是最好的结局。

 

而出乎意料的大概就是咒术界的最强把敌方的大BOSS给拽了回来,丢在了高专。

 

死而复生,高层原本还对夏油杰和五条悟颇有处罚计划,最终都在五条悟的威胁下归于平静,不敢说话。

 

在解释过一切后夏油杰暂时被收监在咒术高专,但是在监护人那一栏上却争论了许久。

 

原因是五条悟踢了一脚板凳丢下一句“我才不干”就走了。

 

最后只留下了夜蛾正道一个人愁得脑袋疼。

 

特级的诅咒师除了五条悟还有谁能看住?

 

于是家入硝子工作下班前开门接来了一只被猫猫踹开的饲养员。

 

她叼着烟颇为嚣张,眼底难得有了笑意嘴上却不饶人:“哟,我们盘星教教祖也来高专了?”

 

夏油杰摸摸鼻尖找着地儿坐下。

 

他看起来还挺狼狈的,匆忙的安顿好菜菜子和美美子后就赶着追上完全不等他的五条悟回了高专,脑袋上还沾着拆线的血来。

 

夏油杰没想过他能复活,但是说真的,他也想过一切重来一次会怎么样。在看过五条悟一个人走在黑夜中孤独的践行着名为“未来”道路,他的心有过犹豫。

 

他忽然觉得他当初说的话或许真的不太对。

 

五条悟是最强的所以他想的过分理所当然。

 

最强不是神,他不过也是个人而已。

 

世人皆看他的皮囊艳丽,唯独只有夏油杰知道那副皮囊之下装着的不过是早已经干枯的血肉。

 

夏油杰想,或许他的大义真的还有别的路可以走。毕竟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活一次也不过是偷来的半生而已。

 

在处理好伤势,换上高专的制服后,家入硝子看着面前的夏油杰有些恍如隔世。她把那张审判单递给了夏油杰,并没有在上面签字。

 

对上夏油杰的目光,家入硝子耸耸肩:“别看我,我可管不住你这家伙,也懒得管。自己去找该管你的人吧。”

 

夏油杰没推脱,他接过了那张纸低低的说了句“谢谢”。

 

夏油杰踏上天台的时候正好是夜晚,不同于第一次见面的雨夜,这是一个干净的夜晚。

 

零碎的星星点缀于夜幕之上,弯弯的月亮勾着最温柔的光来铺洒于五条悟的侧脸上。

 

五条悟靠着栏杆看着楼下热热闹闹出来正在商讨去哪里吃饭的学生们,嘴里正叼着当初家入硝子递给他的烟。

 

烟雾缭绕有些模糊了他的脸,模糊了那有些锐利的棱角,火光在灰烬中亮着。

 

夏油杰没说话,只是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边抽过了那只烟来。

 

他调转着烟塞进自己嘴里深吸了一口,凑近着掰过五条悟的脸看了过来同他交换了一个满是烟味的吻。

 

探入的舌尖撩过齿根掠过舌面,最终深入着撩起五条悟满腔的情欲来连同他后撤的舌尖一起勾缠。

 

呛人的烟味铺散了开来,缭绕在他们身边,抖落的灰烬之下是两颗遍体鳞伤的心。

 

然而纵使遍体鳞伤,它们却还在彼此靠近。

 

自挚友死在自己手中后五条悟再没有喊过那个称呼,这一次看着对方灼灼如火焰一般的眼眸时他却喊出了口。

 

他说:“杰,现在你可不再是我的守护灵了。”

 

夏油杰笑了笑:“答错了,悟。我们守护灵守护的人得按辈来算。”

乙女】最爱的人诅咒 #乙女向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 #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小姐先生,差点就像偶像剧里的那样拿出支票摆出刻薄脸来说:离我女儿远点,给你xx百万。”夸张的表演一下当时的场面。     井字出现在,他神色镇定:“不要平白污蔑别人哦,...
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这件事 # #乙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某一日误食特级物成为两面宿傩的容器。 宣布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悠仁...
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世界但我不知道 #//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   你站起身一脚踩在的脚,趁他吱哇乱叫的时候抢手机,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16   要去偏远的村庄祛除。   你最近为躲避煞费心机,此等好机会必然不能错过,于是...
乙女】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乙女向 # #
酸涩:“你说?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他们 #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
乙女向】我靠中二病制霸高专的那些年 # #
人类啊!臣服于我吧!”   一本正经:“臣服于伟大的六眼吧,愚蠢的人类!”   一本正经:“为栗吧,愚蠢的猴子!”   硝子:“……”   你:“??”   人类真的好忙哦...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乙女向● 男神×你 #→我←
朋友,分别叫和家入硝子。     嗯,现在我的朋友有三个。     家入硝子是奶妈,是召唤师,我是战士,再加上几乎全能的……     这是什么神仙阵营(瞳孔地震)     当然说成...
乙女】玛丽苏绝不认输 #乙女向 # #
:“哇!这都是那位前辈的粉丝吗?好厉害!”   我很满意的对他点点头,这才是正常人初次见我的正常态度,惊叹,赞美,羡慕,的态度折磨的我又恢复对自己影响力的信心。   就是不知道...
乙女向】老师和老师的聊天记录 # #
一定要离他们远一点   你和状况外的虎杖悠仁两脸茫然   3.   的亲生父亲:,我和xx结婚的话,你要来当伴郎吗?   的亲生父亲:?你终于吃吃坏脑子吗?   的亲生父亲...
乙女向】当你变成他们的贴身物品 # # #七海建人
原作者:彻十涯   ★是成人组,有私设 ★是未叛逃全员HE世界线 ★撞梗致歉 ★可以的话↓   在出任务祓除的途中,你一个大意迎面装濒死的最后一击,刺眼的光闪过,你发现自己变成...
乙女向】当他们变成你的私人物品 # # #七海建人
原作者:彻十涯   ★是合集一篇的同系列,有小可爱想看就写 ★成人组,有私设 ★是未叛逃全员HE世界线 ★撞梗致歉 ★可以的话↓   他去出一个普通的任务,但是这次任务对象的能力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