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油杰真去抢别人家的宝可梦了? #咒术回战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其实那宝可梦本来是他的》。

:宝可梦大师杰x最强宝可梦五。

:沙雕HE文学。

 

——

 

1.

 

五条悟从没想过会再次在报纸和电视上看见过那个人的身影,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闯进他所能看见的每一个角落,彻底搅乱他心中那早已经平静的池水来。

 

偏生新入学的新生还并不知道那些过往的事情,名为虎杖悠仁的小笨蛋正拿着报纸和身边的朋友们说着对“夏油杰”这位宝可梦大师的崇拜,全然忽视了伏黑惠暗示的目光。

 

直到最后伏黑惠眼睛都眨累了来,深吸口气抬手夹着虎杖悠仁的脖子就往外拖着走,一边走还一边转头瞧着五条悟。

 

不常表达的小少年微微低着头,软软的黑发一摇一晃的,咬紧的唇角说着第一次出口的话来:“你……你不要在意也不要去多想。毕竟虎杖这家伙是笨蛋。”

 

摸着鼻尖的五条悟裹着这句话还没滚一圈呢,那边的三个热热闹闹的学生已经没了踪影,喧嚣散了个干净只剩下安静围绕着他,一如既往。

 

“跑那么快,我又不吃学生……”

 

五条悟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摸着鼻尖想,时间可过的太快了,一眨眼十几年,五条悟和夏油杰的那些破事当年闹得轰轰烈烈,现在也成了被掩埋着不为人所记得的过去了。

 

2.

 

身为当今世界知名的宝可梦大师,夏油杰自出名起就一直活在别人的目光下。

 

在自己所创立的名为盘星教的组织中,他收获的是无数崇拜炙热的眼神。而在宝可梦们的身边,他收获的是眷恋和爱戴。

 

如今他站在聚光灯之下,嘴巴下面正紧紧贴着被记者塞过来的话筒,收获着的是探寻和打量,审视和好奇。

 

好不容易挤进来的小记者感动涕泪,她站稳了身子拿紧了手里的话筒,翻找出来前辈留下的纸条认真的念着询问:“请问夏油先生,是什么让您忽然决定暂时离开盘星教,回到您的故乡咒术高专那边去呢?”

 

她说着,顿了顿:“毕竟当初您和咒术高专彻底闹翻,现在仍在咒术高专追杀的黑名单之上。”

 

夏油杰伸出的手一直放在两边,和一左一右一黑一白的双生宝可梦牵着手手,听见这话他才抬头终于分了一丝目光过来,嘴角慢悠悠的挂上了笑来:“我可没有和咒术高专闹翻。”

 

和夏油杰闹翻的,从始至终都是咒术高专的“上层管理”人员。

 

夏油杰说着,转身准备离开,在无数灯光跟随他的脚步牢牢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微微转过头来露出轻笑。

 

“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正好摄像机在这里。”他眨了眨眼,目光似乎要透过镜头穿透而去遥远的另一边,“——咒术高专的那只宝可梦,是我的。”

 

3.

 

夏油杰嘴里的咒术高专的那只宝可梦全名叫做“五条悟”,是宝可梦世界当之无愧的“最强”,同时他也是其中极度特殊的存在。

 

五条悟是一只人形宝可梦,并不是类似于人类的形态,而是他本身就和人类的外表毫无差别,甚至远超常人的水平界限。

 

以前的五条悟喜欢化成一只只有掌心大小的存在来窝在自己训练师的肩膀上偷懒,一边吃着嘴里叼着的甜甜的喜久福,一边使唤着自己的训练师忙忙碌碌得给他准备着各种好东西。

 

而现在的五条悟却更多的选择保持了自己本体的形状来,一米九高的个子和满头的白发,俊美的脸庞套上黑色的眼罩来遮盖住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眸来。

 

伏黑惠都不得不承认,五条悟这张脸的确太好看了。

 

他人不仅好看,也是个传奇人物。以宝可梦的身份被咒术高专聘请来当老师训练学生的这可是头一位。

 

起初高层们还死咬着不啃松口,五条悟烦得头疼厉害,只身一人闯进高层转悠了一圈,释放的威压连人带其他宝可梦都吓得不轻,在那双宛如神明一般的眼眸俯视下高层还是松了口,但是私底下背地里他们却都在扭曲而又狰狞的喊着“五条悟就是被恶魔所诅咒的宝可梦,那双眼睛就是证明”。

 

恶魔和神明对于五条悟本人来说却没什么大的差异,反正终归不都是来尘世里滚上一遭的存在,五条悟也就听之任之懒得处理,只要别舞到他面前来惹烦了他就足够了。

 

伏黑惠是五条悟捡回来的第一个人类崽子,那时五条悟跟往常一样转悠去新宿那片森林里发着呆,回过神来就听见不远处隐蔽的草丛里传来微弱的哭声,断断续续的。

 

五条悟打着哈欠站了起来,难得好心一次走了过去扒开草丛瞧瞧看,于是就这么着给自己捡回来一个名叫“伏黑惠”的小保姆来。

 

有一就有二,所以当他再次拎着名为“乙骨忧太”的孩子回家的时候,五条悟反倒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起来。

 

两个孩子吵吵闹闹一起养了不少年,他们长大成人,而后一步步的朝着高专走来。

 

五条悟拖着下颚趴在天台上往下瞧,瞧见自家孩子和伙伴们勾肩搭背热热闹闹的踩着下课铃往外走去的时候才觉得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他和夏油杰之间彻底斩断缘分已经有十多年了。

 

4.

 

五条悟这辈子迄今为止只有一个训练师,进过一个精灵球。他也只对一个人低头认输过,期盼着这场输了的赌局能够带着他攀上顶峰见识到不一样的世界来。

 

不过既然是赌局,那自然不可能是稳赢的。五条悟搁着那山顶尖上摔了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不说还彻彻底底的满盘皆输。

 

五条悟和夏油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不太平。出生没多久的最强宝可梦性格恶劣得很,祸害完了身边照顾他的宝可梦们后就将目光放在咒术高专。

 

偏生当时五条悟还读了勇者与恶龙的故事来,嚣张跋扈的自诩为恶龙,耀武扬威的钻进咒术高专里去叼了个“公主”回来。

 

结果回了窝一看,这“公主”理应是“王子”才对。

 

被拐得突然夏油杰什么也没来得及带上,唯一剩下的只有口袋里的几颗糖果来。他捞着一颗糖果瞧着面前带着塑料袋把自个儿的脑袋全部遮住的小恶龙,试探性的伸手过去:“要吃吗?”

 

带着黑色塑料袋的人瞧不清脸,却伸着漂亮纤长的手指来拿了糖,颇为好奇的缩进黑色塑料袋里面咬咬啃啃。

 

他这么一动,塑料袋摇摇晃晃的发出声响来,最终还是被折腾得掉在了地上,露出来下面的那张终于吃到了糖果被震惊到眼眸都在发亮的脸来。

 

小恶龙一定是一条小白龙,夏油杰想,他的那双眼睛也一定是用世界上最漂亮的宝石铸就的。

 

都说恶龙喜欢珍藏自己的宝藏,夏油杰觉得这条笨龙最应该珍藏起来的分明就是他自己。

 

夏油杰就着席地而坐,拖着下颚瞧着面前伸出舌尖舔着自己唇瓣上甜滋滋味道的最强,从口袋里再掏出几颗糖果来。

 

他眨了眨眼低下头来,坏水在肚子里冒泡,眼神却是软的,他笑着问:“还想吃吗?”

 

五条悟点点头。

 

夏油杰又问:“想不想吃更好吃的?”

 

五条悟睁大了眼似乎在思考什么,又点了点头。

 

夏油杰这下才露出了狐狸尾巴来,在恶龙面前摇摇晃晃,挠得他鼻尖痒乎乎的:“那就和我一起去外面吧,我带你去吃更好吃的东西。”

 

圆滚滚的精灵球被他大大方方的拿了出来放在了五条悟的面前,他只是那么静静的坐着,手里还拽着糖果。

 

五条悟眯着眼打量了他很久,他虽然出生不久但是也不笨,自然知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不过人类世界的确充满了诱惑,包括那些甜甜的东西来。

 

于是夜蛾正道慌慌张张召集人员准备出门解救自己的学生时,高专附近那坚固无比的结界就给人一脚踹碎了,白发的宝可梦嚣张十足的飘在天上,身后跟着个黑发的训练师来。

 

5.

 

“夏油杰大人,那位最强……是个什么样的宝可梦呀?”

 

一黑一白两只小宝可梦趴在身披袈裟的教祖身上好奇的问着。

 

夏油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们的脑袋。

 

初遇和相处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从记忆的深处挖掘出来都布满了灰尘,但是灰尘擦去后那每一页都是清晰可见,仿佛是用了最好的相机来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分毫不愿被忘记。

 

夏油杰说:“那是个笨蛋宝可梦,第一次见面给人用糖果就拐走了,你们两个可千万不能学他哦。”

 

他这么说着,嘴角却在笑。夏油杰靠坐在床边目光从窗户被打开的地方往外看去,顺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往前瞧去,遥远的那段正是那只宝可梦所在的地方。

 

也是他的归途。

 

6.

 

夏油杰一直都有些苦夏,这个夏天也的确难熬得很。

 

往日总是要贴在他身边的五条悟这段时间反倒都钻进了精灵球里一个人窝着。夏油杰起初还担心对方是不是出了问题,后来才在五条悟嘴里知道了他这会儿正在“进化”的时候。

 

“进化”对五条悟来说可和其他宝可梦不太一样,他连“进化”也要跟个大爷一样,找个地儿窝着舒舒服服的翘着二郎腿才开始慢慢的进化。

 

夏油杰摸了摸鼻尖没去打扰他,只是觉得有点落寞的同时把装着五条悟的精灵球时时刻刻都揣在自己的口袋中。

 

夏油杰是个什么人呢?

 

责任感和怜悯大概是他身上尤为鲜明的特点了。他遵守规则,保护弱者,世界在他的眼中有关善恶的观念都被划分得明明白白,中间一条粗黑的线正竖在那儿。

 

然而世界上的东西可不是非黑即白的,同样,什么东西最容易被弄脏?

 

那自然是被铺平展开的一面白纸。

 

而夏油杰就是那面白纸。

 

他看见被喻为“同伴”的宝可梦遭受着主人非人的训练和磨难,满身伤痕为了去争夺一份所谓的荣誉来。

 

夏油杰同训练师说:你的宝可梦会受伤,会撑不住,会倒下的。

 

训练师看着他,半晌才露出讽刺的嘲笑来:不过是工具而已,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这个不趁手的话丢掉不就好了?

 

末了训练师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容裂开得越来越大,露出的唇舌却宛若黑洞一般,深不见底,让人作呕。

 

我差点忘了。训练师说,你这家伙有着世界上最强的宝可梦,自然是不需要挑选工具和抛弃工具的吧?怎么样,最强的工具用起来如何?

 

……

 

“悟不是工具。”

 

夏油杰这么说出口,一字一句说得分外慎重。

 

那位训练师耸了耸肩,后退开来再不言语。

 

咒术高专的人们仅仅只是世界上人们中的一部分而已,他们是善良的却并不代表世界上所有见到的都是善良的。

 

夏油杰这才意识到所谓美好和平,人类和宝可梦和谐共处的世界不过就是那些掌握权利的人们所编制而成的一场梦而已。

 

梦境掩盖着现实的肮脏和腐烂。

 

自那天起后夏油杰就不再带着五条悟的精灵球在身边了,他更多的是将这个精灵球放进自己的房间,贴着挨在自己的枕头边上。

 

夏油杰想要挖下去看看那些肮脏和腐烂的根有多深多大,而这些他并不想要让五条悟去知道。

 

然而在推开那扇门后,看见被虐待致死堆积如山的宝可梦的尸体,看着手术台上被开膛破肚研究能力的宝可梦,看着培育仪中面露痛苦疯狂挣扎露出哀求神色的宝可梦的时候,夏油杰才意识到这根太深了,他在高专这个被庇护、被掌控的地方根本就砍不倒这颗苍天大树。

 

于是他做出了决定。

 

从打破的培养仪中掉出来的双子宝可梦被他温柔的抱在怀中,身边喋喋不休指着这些宝可梦谩骂着牲畜的人渣被烧灭成渣。

 

夏油杰哄着两个满身伤痕的宝可梦入睡,站在月光下的那一刻他恍惚的想起了高专里正躺在他枕头边上的五条悟,直到最后他又回头去看了看自己被月光拉长的影子。

 

他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蝉鸣喧闹的苦夏就这么结束了,以咒术高专夏油杰的叛逃作为落幕。

 

7.

 

“家入老师,您看见五条老师了吗?”虎杖悠仁抱着满满当当一大堆的试卷冒头从门口探了出来,他瞧着自家不着调老师座位上空荡荡的,顺口问着身边的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叼着烟侧开脸对着窗外,烟雾缭绕的尽数都往外吹去,她又吸了口,漫不经心的说着:“应该是去新宿那边蹲着发呆去了吧。你知道的,他总有这么个习惯,天天喜欢去那儿蹲上一会儿。”

 

说来这个习惯就是从那天之后养成的吧?

 

家入硝子想,夏油杰这人还真狠心,说走就走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大义奔去,就给她留了这么个无主的鸡掰猫来。

 

五条悟在夏油杰叛逃后的某一个深夜中醒来,因为沉睡未被夏油杰带在身上的缘故他没有被高层猜疑,他坐在夏油杰的床上只看得见满屋子空荡荡的。

 

“硝子,说实话,一开始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挺慌。”五条悟说起来陈年过往的时候反倒很轻松,抬手敲了敲自己的黑色眼罩,“我这双眼睛什么都能看透,却唯独看不透夏油杰胸膛里跳动的那颗心长什么样。”

 

所以那颗心腐烂异变,那颗心背离他而去,他睡了一觉起来什么都没有了。

 

至此之后五条悟睡觉的时间开始越来越短,他总是怕因为睡过去就错过什么消息来。所幸他是一只宝可梦,身体折腾来去也就习惯了,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因为夏油杰叛徒的名号高专的各位迫不得已都开始和夏油杰撇开关系,但是家入硝子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她在这里面唯一插手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在新宿见到夏油杰的时候给五条悟打了个电话。

 

她也是第一天知道五条悟可以那么快,几乎是电话放下的几分钟后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她身后的丛林中,分明脸色惨白站都要站不稳了,却还是咬着牙撑着一副无恙的模样来走到了阳光之下,站在了夏油杰的对立面。

 

五条悟问他:“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杰。”

 

夏油杰扎起的丸子头放下,高专的衣服换下,除了那张脸一时之间都找不到和过往相似的影子来。

 

夏油杰说:“为了我所追求的大义,我所能够爱着的世界。”

 

夏油杰的理想简单而又美好,落到实地去看却又觉得天方夜谭可笑至极。

 

五条悟咬着牙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如果是悟的话就可以的吧。”夏油杰说,“毕竟悟是最强的。”

 

夏油杰知道那些人给曾经的他和五条悟一起冠以了“最强”的名号,但是他也知道在那些人的眼中“最强”不是两个人,“最强”至始至终都只是五条悟而已。

 

身为宝可梦的他有着足以摧毁世界的力量,而自己不过只是能够走在他的身边。

 

“你可真傲慢啊,悟。”

 

……

 

夏油杰走的时候五条悟连伸手去拦他这件事情都忘记了怎么去做,他看着那道离他越来越远的背影的时候哽咽在喉间死咬着的话最终出了口。

 

他问:“那你为什么不带我走?”

 

夏油杰的步伐有一瞬间的顿住,而后他才微微侧了脸,连头都没回。

 

“不为什么,我想那么做而已。”

 

8.

 

过往的青春就是一笔糊涂账,乱七八糟的搅和得五条悟掉进坑里去摔了个狗啃泥。而后他站起来坐在坑底,抬头往上看去的时候只有高耸入云瞧不见顶的悬崖。

 

他擦着满脸狼狈的泥土才恍然惊觉他这次摔得可真惨。

 

恶龙摔断了羽翼,勇士带着他的公主归于王国。

 

“抛弃宝可梦的训练师是混蛋。”伏黑惠抱着自己的玉犬认真的总结着自己混蛋监护人的荒唐青春。

 

而乙骨忧太则是牵着自家特级宝可梦里香的手给她梳着头发,也跟着点了点头:“就是混蛋。”

 

五条悟啃了一大口冰淇淋,满脸感动。

 

这两个小崽子可真没白养。

 

这么想着的他,把秀恩爱的乙骨忧太和里香踹出了家门,顺手抢走了伏黑惠的玉犬当做小枕头。

 

9.

 

夏油杰到站高专的前一天是高专一年级们要出发去往世界各地参加比赛游历的日子。

 

伏黑惠在家里收拾着东西。他自己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小小的一个行李箱就装的满满当当,他要收拾的完全就是五条悟在家的东西。

 

“钥匙和一些卡片你就放在这里,不然到时候不好找。冰箱里面有蛋糕和吃的,吃完了打这个电话让伊地知来补,你就不要乱动了。”伏黑惠一边说着一边指着。

 

他这次要走好久,算是离开五条悟最长的时间了,小少年面上不显,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的。

 

偏生他认真教导嘱咐的这位还分了神,听得漫不经心心神都飞到世界外去了。

 

伏黑惠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明天那个人就回来了,你不想见就不要见,免得惹上麻烦。”

 

伏黑惠在瞧见夏油杰说出的那番言论后就扭头去看五条悟的脸来,在家里轻松的时候他会摘下眼罩换回墨镜来。

 

伏黑惠想试图从五条悟眼里看出个什么来,读一读他这个老师对此是什么态度,但是他的老师面容端得一派平稳,平静的就和往常一样。

 

五条悟听着伏黑惠做结束语的话琢磨了半会儿,他慢悠悠抬起头来瞧着准备出门的小少年,晃荡着脑袋一点,嘴唇子上下一碰,说出的话就让伏黑惠僵硬的愣在了原地。

 

“我说惠啊,精灵球还有多的吗?腾一个给我怎么样?”

 

10.

 

“……?”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在高专任职了老师,这在当年还闹出了点儿腥风血雨来。他也知道五条悟睡着的宿舍是他曾经的宿舍,就算五条悟后来搬出去住了也将这里封存着不让人靠近。

 

可他没想过他站在这曾经的宿舍门门口,他本以为被封存了的宿舍正从里面推开门来。

 

夏油杰第一反应是紧张的,他酝酿着的无数话语在脑海里乱窜着想要冒头来却在看见门口探出来的脑袋给熄灭了火。

 

那是两面宿傩的绑定训练师,虎杖悠仁。

 

他和虎杖悠仁大眼瞪小眼了半晌,对方才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的跳了起来,拽着纸笔就冲了过来凑到他的面前。

 

热情十足眼睛都亮着光的小孩谁都不好拒绝,夏油杰笑着拍了拍小孩的脑袋给他签了字,才扭头瞧着面前被打开的宿舍门来。

 

他笑着问:“虎杖同学,你住在这里吗?”

 

虎杖悠仁心满意足的抱着怀里的签名点了点头:“是哦夏油前辈,当初还是五条老师领我来这里的!”

 

夏油杰有一瞬间的哑然,他的目光越过虎杖悠仁往里边瞧去,这个宿舍里属于他的气息早在十年里散了个干净,住进了新的人后更是找不到当年一丁点儿的影子来。

 

半晌他才又压着嗓问:“你这大包小包的背着要去哪儿?”

 

他话说到这儿虎杖悠仁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白猛然的跳了起来:“哇……!我差点忘了!夏油前辈我先走啦,伏黑、钉崎和五条老师还在等我呢,我们这次要一起去世界游历。”

 

在虎杖悠仁关门后打算从顶楼跳下去之前,他被抓住了关键词的夏油杰眼疾手快的捞着兜帽提溜了回来。

 

“唔?”虎杖悠仁懵着眨了眨眼。

 

夏油杰把人放了下来拍了拍手,故作随意的问着:“不是说游历什么的老师是不能参加的吗?悟怎么可以过去了?”

 

虎杖悠仁揉着自己的脑袋,笑得分外灿烂:“那是因为五条老师不是以老师的身份去的呀,他是以伏黑的宝可梦身份去的。”

 

“知道这件事啊的时候我都吃了一惊,五条老师居然真的肯让人收服他了嗳。”

 

11.

 

夏油杰,夏油杰炸了。

 

——

 

杰哥当初看着自己影子的时候想的是还好没带五条悟,刚好可以把五条悟留在这里从自己身边摘出去。

他要拔的根太深了,五条悟的确很强,但是他觉得自己可以送命过去,却不希望把五条悟赔进来。

稍微解释一下。

 

本来想写下篇的但是没灵感,就暂时这样吧。

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他们 # # #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主人公狗死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乙女】被最爱人诅咒 #乙女向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弄丢恋人。   二十七岁界最强不会。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 #虎杖悠仁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一笔     一旁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后领     “走,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夜色重...
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 #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入硝子 #庵歌姬
小姐先生,差点就像偶像剧里那样拿出支票摆出刻薄脸来说:离我女儿远点,给你xx百万。”夸张表演一下当时场面。     井字出现在头上,他神色镇定:“不要平白污蔑别人哦,...
乙女】我两个骗子爱人 #乙女向 # #
?” 随即是信誓旦旦保证。 声音一如既往令人安心:“别担心,都是反。” “要分开怎么办啊,见不到老子会哭吗?”   我气得,他笑着握住我手把我扯进怀里。 “骗 你  啦...
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世界但我不知道 #//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   你站起身一脚踩在脚上,趁他吱哇乱叫时候手机,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16   偏远村庄祛除灵。   你最近为躲避煞费心机,此等好机会必然不能错过,于是...
力没用完可以放冰箱吗 # # #
遇见对方之前十几年都不存在。 自从上高专,他连逢年过节都不想,非要缠着在宿舍里过,然后理所当然地睡在床上。 好在高专并非没钱,每个学生宿舍里床都够大,即便是两个男高中生...
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这件事 # #乙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感觉吗? 你面带满足笑容捂着心口安详地倒下。 然后你被希提溜起来。     03 “你这家伙怎么事啊,一副生无样子。” 禅院希劈碎头骨,轻巧落地,收刀入鞘。   你抬起头看他,男...
】拒绝代餐从做起。 # # #
对啊,我看生物部门那边报道不是说他南极考察吗?不会又出事吧?!   42L   冷静点冷静点,应该不是。要出事不可能还在节目里坐着呢。   43L   楼主呢楼主呢...
脚踏两船(乙/)● 乙女向●
:“到此为止吧,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你猛点头。   怒气缓和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向,坐沙发高翘起一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
乙女向】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 #入硝子 #x你
口气。     (二)     与平常无异在锻炼身体,他跑过一个甜品店,他停下。     “是要给那个人买甜点吗?”瘪嘴“可恶,甜点应该先与朋友分享吧!”     “应该首先给我...
】被守护灵缠上怎么办? # # #
。   而出乎意料大概就是最强把敌方大BOSS给拽回来,丢在高专。   死而复生,高层原本还对颇有处罚计划,最终都在威胁下归于平静,不敢说话。   在解释过一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