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赛】四次喜欢,一次爱。 #奥特曼 #赛罗 #泽塔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Kelvin。

 

*爬回来写点甜甜小情侣的故事。

*胡乱写写,大家胡乱看看。

 

——

 

1.

 

“我喜欢师父。”

 

第一次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赛罗是一愣,眼灯微弱的闪了闪后他才伸手捂着自己的侧脸,佯装不耐烦的紧了紧眉头瞧着对面身姿站得一派笔直的小孩。

 

“所以这就是你要找我拜师的理由?”

 

撞倒他的小奥就跟小小的尾巴一样缠在了他的身后,那双眼灯闪烁着如同繁星一般,被满满当当的填进了真诚和仰慕。

 

赛罗被泽塔撵着跑来跑去,最终在办公室里被堵了个全。他索性就着关上了门靠在边上,眯着眼认真的瞧着对面的小奥。他再次重复的问着当初的那个问题,却在这一次认认真真的说想要最正确的答案。

 

扭着头四处乱转的脑袋被赛罗一只手拖住制服,掰正着朝向他直面而来,不允许半分的躲闪。泽塔红透了脸眼灯乱闪,半晌才磕磕绊绊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才不是呢!我奥特喜欢师父,也奥特崇拜师父!我想成为和师父一样厉害的人也想要……也想要……”

 

仿佛最开始的话大声的喊出了泽塔全部的勇气一样,他的声音越往后走越有几分微弱,直到最后那几声更是轻得连奥特战士的耳朵都听不清楚。

 

赛罗捂着脸的手没抽开,哼着声问他:“也想要什么?磕磕巴巴像什么样子!”

 

“……”深吸一口气后,泽塔捂着自己通红到已然快要分辨不出别的颜色的脸近乎是泄力般开口,“也想要一点点的来站到师父的身边!”

 

他说完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的小奥难得的掀开了师父的手,啪嗒一声打开了门就往外钻,狼狈极了的模样连背影都有些惨兮兮。

 

这还是赛罗第一次反过来逼跑了泽塔。

 

路过的梦比优斯好奇的伸着脑袋往里瞧着:“怎么了赛罗,你和泽塔吵架……”

 

他余下的半截话都堵在了嘴里,梦比优斯眼尖的瞧见了靠在门边的赛罗眼灯闪烁个不停,捂住脸的双手都遮盖不全下面正在蔓延的红。

 

“噗……看起来这次还是你被撵着跑的啊?”

 

赛罗咬着牙瞪他:“才没有!”

 

2.

 

第二次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是在满天星空之下。

 

通过最终的试炼后泽塔算是松懈了一直以来秉着的那口气,也顾不得这里还是考核的战场便伴随着松气声倒在地上。

 

他伸着懒腰叹着气,心胸被满满当当的欣喜给填满,宇宙中无数的星球所汇集而成的星空正一点点的被他刻印进那双眼眸中去。

 

他听见身边传来声响,眼里装进蓝色的披风划过的弧度,他的师父、他的指导者正摊开了那盛满了细碎星光的披风铺平于粗糙地面之上,而赛罗自己则是弓着腰坐了下来,靠在他的身边。

 

泽塔听见的不只是这些声响,他能够察觉到自己的计时器也正在发出细微的声音来,轻轻的、不为察觉的,却落地生根。

 

炙热的感情就是浇灌的泉水,那种子正沐浴着阳光和泉水缓缓抽条。

 

“师父,我喜欢你。”泽塔说,第一次难以诉说出来的话这一次却在嘴里打了个转就顺畅的出了口,他转着头来不再去看星空而是看着赛罗,躺在与他并肩的地方。

 

“啊啊,知道了。”赛罗抬起的头这一次落下了些许,他的目光比光之国那象征着生命的光还要柔和。

 

“你的努力我就勉强承认了。”

 

3.

 

第三次算是场意外?

 

红莲总是在大大咧咧之下烧着一肚子的坏主意,偏生他还算是个运气不错的人,这场来自地球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让他赢了不少次。

 

赛罗刚刚踹了脚满脸得瑟的红莲,后面就跟着遭了殃。

 

红莲一肚子坏水漏了个全,获胜者的他自然乐得瞧见别人的倒霉:“那这次就来点刺激的吧!2号和0号面对面说句’我喜欢你’吧!”

 

“……”

 

赛罗冷着脸从手里飘下的纸条上写着大大的“0”,而他对面,端正坐得笔直的泽塔则是愣住了神,拽着纸条的手微微下落露出了上面那个数字来。

 

“2”。

 

“哇哦!运气不错嘛。”红莲起哄的拍拍手,“怎么样啊泽塔,敢不敢对小赛罗说啊?”

 

泽塔一股子气卡在喉咙里酝酿了半晌也吐不出来,面对面的条件限制下他只能睁着大大的眼灯看着面前的人。

 

他说过两次喜欢,第一次是憧憬和爱戴,是想要追逐的勇气。第二次是相伴相识所衍生出来不知名的靠近。

 

第三次来的突兀和意外,虽然所有人都或许会把这句话当做一个玩笑,但是泽塔不能。

 

他滚动着喉结眼瞅着赛罗凑近的脸庞,心里无数的情绪翻滚着思索着。

 

赛罗早就想着等会儿下去胖揍红莲一顿,此时此刻意外的放开了几分,他凑近一下微微昂着头,伸出的手撩着僵硬身躯的小奥,零碎的笑意染着出口问他:“怎么,现在不敢说了?”

 

赛罗说的声音很轻,悄悄的只落在了他们两个的耳畔之中。

 

微麻的痒意伴随着赛罗的话语,计时器中那抽条的绿色盎然向上生长着,卷动着树根往下深扎。

 

泽塔仍旧睁着眼不愿意放过赛罗一丝一毫的表情,哪怕自己羞愧到了极点也是,第一次落荒而逃没有瞧见,第二次躺在地上只看见了对方的背影,而这一次泽塔却看见了。

 

“我喜欢你——!师父!”

 

他看见了赛罗猝不及防睁大的眼眸,听见了轻轻的抽气声,也抓住了他脸颊晕染而出的红。

 

红莲大笑着凑了过来,揽着两个人的肩膀勾着拍拍:“你们两个也太认真配合了吧,不错不错!这次的游戏圆满结束!”

 

赛罗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拽着红莲的手摁着揍他,背过身来躲开泽塔目不转睛的探视。

 

我才不是开玩笑为了游戏呢。泽塔在心里小声地念着,委屈的脑袋都耷拉了一下。

 

但是追着红莲准备跑走的赛罗却适当的回过了头,他勾着唇角眨了眨眼,无声地做着口型。

 

“我、知、道、了。”

 

4.

 

第四次的喜欢与众不同,它并不是当着主人公的面被说出口的。

 

分离的日子总是难熬的,泽塔总会忍不住的去想消失在自己身边的赛罗。

 

要是我再强大一点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和师父分离?他就不会为了对付怪物而被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生死未卜?

 

他信任着赛罗,但是担心和焦躁始终都盘绕在心口之上未曾停歇。

 

夏川遥辉好奇的听着泽塔口中那些有关光之国的故事,半晌才开口笑道:“你一定非常非常喜欢你的师父。”

 

“……!”泽塔有些害羞的捂住脸,压着声音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虽然我对感情这东西不太了解。”夏川遥辉说着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来,“但是也不是谁三句话不离’师父’吧?而且你说的故事不都是和他有关的吗?”

 

泽塔哑然了。

 

孤身一人守护着名为地球的星球,有无数的奥特战士们来帮助着他与他一同战斗,但是来来往往之间那么多战士里却始终少了那他最为熟稔的身影。

 

他的故事有很多很多,但是他想说的却都带上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泽塔在地球上看着这片星空首先想的是这是赛罗曾经看过的景色吗?他看着那些被他保护着存活下来喜悦而又幸福的人类忍不住想这就是师父所守护过的存在吗?

 

赛罗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想的又多又杂,强大、厉害、守护,这些词条反反复复在脑子里转悠着企图做些什么。然而赛罗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这些念头却都各司其职的安安分分,反倒是赛罗两个字越来越大撑住了他所有空余的地方。

 

这是喜欢吗?

 

是的。

 

那么……这是爱吗?

 

泽塔想那也是的。

 

他低着头看着夏川遥辉,柔和了目光笑着说:“是的,我喜欢师父。”

 

5.

 

黄昏送来久行的旅者,夕阳留下他的影子。

 

“既然自称是我的徒弟的话,那就拿出点斗志来啊!”

 

闪光之下蓝色的披风摇曳飞转,熟悉的背影自泽塔身前而立,源于计时器所带来的安心之下是猛烈的跳动,泽塔睁着眼睛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那翻飞的披风,却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手。

 

他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站起来,这一次彻彻底底的站在了同赛罗并肩而行的道路上。

 

我可以了吗?我足够让师父为我骄傲了吗?

 

泽塔问着自己,伸出的手在众人散去后悄悄抓住了赛罗的披风。

 

蓝色的披风十分顺滑,软软的却足以抵挡下很多的攻击。那是师父的师父送给他的礼物。

 

而如今赛罗回过头来看他,却没有如同往常一样拽走留存在泽塔手中的披风。他身上还带着些许的灰尘,风尘仆仆的赶来打上这一场仗马上又要风尘仆仆的去往宇宙之中。

 

不知归期,不知重聚之日。

 

“这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赛罗问他。

 

那自然是有的。

 

种子摇晃着长大,结出最漂亮的花苞来,而如今那含苞待放的花苞终于找到了足以让它舒展身姿的存在。

 

为什么我会说喜欢师父呢,在遥辉问我的时候?泽塔想,因为我知道,第一声“爱”我想送给它的主人。

 

攥紧了手里的披风朝着自己扯来,赛罗一时不察被拽了个踉跄撞进泽塔的怀里,泽塔摊开的手早有预谋的揽了个结实。

 

生疏弱小的小奥已然不再是踩着赛罗的脚印往前走去的孩子,他强大而有力,守护着人类而又坚韧无比。

 

他走出了自己的路,而路的前方就是赛罗的身影。

 

泽塔埋首窝进赛罗的颈窝里去,他狠狠地蹭了蹭才吐着气,闷着声说:“我爱你,师父。”

 

“比起喜欢要多好多好多的爱。”

 

暖呼呼的脑袋在脖颈间蹭着,赛罗僵硬的身躯最终一点点平缓下来,他伸着手轻轻拍拍泽塔的脑袋来。

 

“撒娇可不能让我留在这里,我得去宇宙警备队。”

 

“不是撒娇……”气鼓鼓的泽塔闷哼哼的说着,“不是。”

 

“我知道。”脸颊连同耳根都在发烫,赛罗觉得触碰着对方的指尖都要着火一般。

 

他侧着脑袋靠在泽塔的脑袋上,轻轻咳嗽了一声掩盖自己的情绪后才缓缓开口:“我的意思是,完成任务回去后,再说一遍吧。”

 

6.

 

第一次听见“喜欢”的时候,赛罗其实是并不太相信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喜欢上另一个人,所谓的“喜欢”不过只是想要谋求他身上的某件东西而已。

 

但是眼瞧着小奥那双漂亮眼睛中满脸的真诚和爱慕,看着他落荒而逃的狼狈背影,赛罗捂着不知道为什么发烫的脸颊忍不住的想,或许他是真的喜欢我。

 

第二次听见“喜欢”的时候,是在星空之下。他坐在通过考核的泽塔身边,等着他睁眼醒来窥见这一片星河。而星河之下,泽塔的眼眸闪烁如同钻石一般,却满满当当都刻印着他的存在。

 

他说“喜欢”。

 

赛罗垂着眼,背过身来没有让他窥见自己的面容,他没有回答这个答案而是说着另外的话语来承认着对方的进步。

 

第三次听见“喜欢”的时候,那是一场游戏的阴差阳错。但是不得不承认,赛罗早就读懂了泽塔的眼中在想什么。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赛罗想,我知道他喜欢我。

 

那么——。

 

等到他说出“爱”的时候,我再去拥抱他吧?

】师父的披风下有什么呢? # # #
。   虽然对理论的东西看得不太清楚,但是对于最后建议的那栏的“住院观察治疗”几个字还是看得很清楚的,他有些愣住,看了眼日期,才发现恰好是在这出任务的前天。   回忆起任务中偶尔的停顿,或者是...
【父子组】那什么的动物园。 # # #泰迦 #捷德 # #70父子 #贝捷 #泰父子
着,伸手把小狼抱在了它的面前。于是气鼓鼓的兔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扁了下去,毛毛都耷拉着顺了下来。   先是愣,整只兔兔好不容易扁了下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吓得跳,挥手再见都显得仓促无比,从我...
【父子组】我怀疑对家想拐我的崽。 # #70父子 # #捷德 #贝捷
文沉重的摇了摇头:“但是没有啊。你发现了吗,现在每战斗开始就不见踪影了,一起的还有那个小。对方的实力显然是比不过他的,但是每离开的时候对方都毫发无损。”   他说着,还伸手指了指...
中心】打兔先摁头。 # #70父子
手就替他翻了起来,翻到了整本杂志里设计的最好的最下了心思的那几页来。   “表哥你看!这里这里!”   摁住兴奋的泰迦,怀揣着无比复杂的心绪,低着头看了下去。   “众所周知,破坏...
】铃铛。 # #70父子 #
一些地方缓缓的蹲下身子来,伸出手点点的摸索着。   因为族良好的听力,他能够听见他父亲嘴里在说些什么。   “从客厅到这里,需要十五步。前面三步之后是台阶,十格的台阶后是第二层,右转八步是...
乙女)当你是他们的人间体,还来姨妈了 #艾克斯 # #银河
。   因为能发挥的力量是你和一起决定的,所以战斗时你也会跟着打打拳。同样,这个状态下你们受到伤害也是共同感受的。   今天,万年野和你在打只小怪时,正准备如往常一样随便浪收了小怪时,觉得有...
中心】撒娇是小孩子的特权。 # #70父子
,小小的只装得高深:“因为我知道爸爸很我的啊。”   “而且文伯伯肯定也很喜欢喜欢哥哥的。”   ……   拒绝了想要他再给一个皮古蒙玩偶的请求,捷德晃晃悠悠着自己的小腿看着宇宙里的...
乙女(当你突然叫对方老公)● ● 梦比优斯● ● 迪迦
啊你..放..放开我!”你看着他害羞的样子可爱极了忍不住又叫了声“老公是不是害羞了?”把头扭到边去不看你“才…才没有!你才害羞了…”你绷不住了,把抱住宝贝太可爱啦!超你哦”他用手...
乙女(失眠的夜晚)● ● 梦比优斯● 迪迦● 希卡利● 邪迪● 托雷基亚● 艾克斯● 佐菲
原作者:欲屑     激情短打   内含托雷基亚/佐菲//艾克斯/迪迦/梦比优斯/希卡利/邪迪    来让自己的心动男嘉宾哄你入睡    我太屑了太屑了    人物你们的,oc我的...
乙女(修场后的心动)● ● 梦比优斯● ● 希卡利● 泰迦● 迪迦
来找我的嘛”     梦比优斯  希卡利:“和小孩子玩没意思”     泰迦突然扑到你怀里:“姐姐,他们欺负人”(泰迦好。艺!我自愧不如)      三人同时石化秒  三人反应过来  三人把你们...
「hp众人×你」追妻火葬场(下) #hp乙女 #德拉科马尔福 #德里克 #哈利波 #卢修斯 #伍德
。” 要不是可爱的小哈利因为流感现在躺在医疗翼不能参加比赛,而你要作为找球手的替补,可能这学年你都不会再理利弗了。 你永远也忘不了,就在暑假,你难得和他定好的约会,因为场球赛你就被放鸽子了...
【御】美梦成真02 #御幸也 #钻石王牌 #村荣纯
跑步。 “村前辈,什么时候来练号码球?”背后传来声音,吓了跳。 “唔啊!小狼崽你什么时候来的?” 得到的是村的凝视。村哈哈了声又充满元气的回: “练球!练球!不过上次说的卡球改最多十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