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盛开的樱花林下 | 花吐症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 #我的英雄学院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盛开的樱花林下**

 

花吐症

爆肝1w1

医生我的肝呢

这一篇写得真的很用心!虽然再看一遍的时候有很多不足之处,中间对两个人感情的描写没有很到位……但是在已有水平下已经尽力了!

日本好像对未成年饮酒这件事管得比较严,本文算是一个bug

爆豪的性格更加偏向雄英时期,但是选择初中做背景是因为,绿谷在初中的时候没什么朋友,所以会更加看重和爆豪的感情。初中的少年也会更加容易被一种感情所蒙蔽双眼。

 

放飞自我的写手

避雷针:我流咔,时而暴躁时而温柔,

 

**正文**

 

在个性社会中,也会有奇怪的病症,譬如说最近流行的花吐症。一般来说,如果有什么不治之症在社会上流行的话,一定会引起恐慌,但是这次大家却平静的出奇。人们只是把这个病当作是情侣之间的小玩笑,证明互相相爱而已。这个病还给了很多情侣在一起的契机。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死亡。

 

大家的结果都是两情相悦。

 

“听说花吐症是因为太喜欢一个人才会得的病呢……好可怕,这是什么诅咒吗?社会居然还这么平静……”绿谷引子做着饭,和绿谷出久说着最近的事。

 

“唔,但是因为这个病在一起的情侣有很多哦?”绿谷出久擦拭着欧尔麦特的手办。

 

“那小久有没有喜欢的人呢?”引子转过身来,半开玩笑的问道。出久没有想到妈妈会问这种问题,有点一下子呆在原地的感觉。

 

“我……我怎么会有啦!明明连和女孩子说话都不敢的……”绿谷出久赶紧转过头去掩饰脸上的红晕。纯情的男生啊。

 

引子察觉到了绿谷出久的异常。但是绿谷出久说的的确是事实,至今为止绿谷出久还没有好好的和女孩子交流过。引子自身认为对儿子的了解还比较全面,所以没有太放在心上,继续去做饭。

 

得上花吐症然后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吗……绿谷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小说里才会发生的剧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出久!饭做好啦!”

 

“啊啊来了来了!”

 

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己。这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过绿谷自认为他对于爆豪的感情只是爱慕,毕竟是看着爆豪的背影长大的。小胜总是斗志昂扬,不知疲惫的向前奔去,而自己能做的无非是努力追赶上他的步伐,让距离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绿谷的视线往左前方偏去,目光落在爆豪的身上。阳光下的少年永远那么耀眼,身上的细胞无一在叫嚣着像更远的未来冲去。上课铃打响,绿谷赶忙把视线移回来,正视前方。

 

“上课!”体育老师拿着名单走来,“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到六月份了,意味着最终考试马上就要到了!平时不好好练习的家伙,现在也要努力起来!今天是长跑测试!所有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到长跑测试,人群里哀嚎一片,活生生的难民遇到了山体滑坡的场景。

 

“叫叫叫,叫什么叫!再叫加五圈!”体育老师合上名单,没好气的说。

 

台下瞬间静音,不过怨气不减。

 

跑一千米不是绿谷的弱项,虽然也说不上很强。所以在老师公布了今天的练习之后,绿谷是没什么波动的。大概能跑个中等偏上吧,毕竟最终考试是不允许使用异能的。男生们站在一边,等着女生跑完之后上跑道。爆豪双手插兜,一声不响的看着正在做热身运动的绿谷。

 

随着老师一声令下,男生们离开了起跑线。绿谷不紧不慢的在中间跑着,保存体力。爆豪则是直接跑到了最前面,反正他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他人,别人气也没用。四月的天气,没有了冬日的寒冷,也没有染上夏日的燥热,正是适合跑步的天气。樱花开的烂漫,有些还含苞待放,有些早樱已经开始凋零。

 

绿谷跟在爆豪后面跑着。只要和小胜的距离不超过100米,应该就能跑到良好。

“快!后面的人加速加速!不想要成绩了吗!!”

还有两圈,应该开始加速了。本来身体没什么问题的绿谷,突然感到喉咙一阵瘙痒,呕吐欲也越来越强烈。

 

“咳咳……!”绿谷捂住嘴,忍着痛继续跑。是早上没有吃饭的缘故吗……?临近考试,绿谷总是复习到深夜,早上起的太晚而忘记吃早饭。可能是低血糖吧……总之先跑完再说,并不想让体育老师担心之类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眩晕感如同潮水一般袭来,绿谷感觉天地混在了一起,就像盘古老头子还没有开辟过一样。支撑不住身体的绿谷猛地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异物卡在喉咙里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是把它咳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绿谷用手掐着喉咙,痛苦的蜷缩着。

 

有什么……要咳出来了……?

 

我……

 

“唔……咳咳……!”

 

“绿谷同学……?”体育老师看到了远处的绿谷停止跑动,并且跪在了地上。爆豪听到了绿谷的名字,回头看了一眼。爆豪和绿谷的距离比绿谷和老师的近一些,所以爆豪能看清绿谷的状态。绿谷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身体剧烈的浮动着。

 

“喂废久……!”

 

爆豪没有多想,直接向反方向跑去。

 

“爆豪同学!你这样的话是要重新跑的!”体育老师在远处喊。

 

“那就重新跑啊混蛋!”

 

反正重新跑老子也是满分。

 

看着爆豪跑过来的身影,绿谷没来由的恐惧起来。刚刚从嘴里出来的的确是花瓣,粉色的,应该是樱花花瓣。但是这该怎么解释?!小胜如果过来看到的话一定会问清楚的,可是我也不清楚这到底代表着什么……突然间,绿谷回想起了绿谷引子昨天晚上的话。

 

“听说花吐症是因为太喜欢一个人才会得的病呢……”

 

……这是花吐症吗?如果是的话,我喜欢的又是谁?这个病还有救吗?会和小胜有关系吗?妈妈知道了会怎么想?事情太多信息量太大,绿谷的脑子一下子有点进入宕机状态。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小胜发现这件事……!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风吹过,卷起了早樱的花瓣,一时间粉色铺满了天空。绿谷突然想到了办法。现在的话……可以的!他蜷缩的更低了一点,用身体挡住手,在风吹过的时候带走了手中的不起眼的花瓣。咳出来的花随着风融入了粉色,遍野的樱花掩盖了这微不足道的差错。

 

“喂……!”

 

而爆豪刚好在这时候赶到了绿谷身边。

 

“绿谷同学只是低血糖而已……要好好吃早饭啊!不能因为忙就忽略了早饭,这可是很重要的……”保健室老师检查完绿谷的身体状况后开始惯例絮叨。

 

“是是……”绿谷摸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目光看向一旁的人,爆豪依旧是臭着脸,不耐烦的看着窗外。但是眉眼之间的细微差别告诉绿谷,爆豪在生气。

 

等到保健室嘱咐绿谷好好休息然后离开的时候,空气变得安静了。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不知道为什么,保健室的温度有点低。窗户隔绝了初夏的温度,却没能阻止天空讲瓷砖地面染上淡淡的蓝色。忍不住安静的爆豪不满的咂舌,打破了沉默。

 

“你这个家伙多久没有好好吃早饭了?!”明明是关心的话,硬是被爆豪说出了凶狠的意味。

 

小胜有点像放学之后,拿着刀抢劫的小混混。但是小混混没有抢钱,反而一脸凶恶的把钱塞给了你。绿谷这么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喂你这个混蛋笑什么……!”

 

空气却一下子缓和了很多。

 

“啊啊小胜对不起,刚刚突然走神了……”绿谷赶紧打圆场,“早饭的话……最近一周……随便吃了点……”

 

“哈?你这个家伙已经糊涂到了早饭都忘记吃了吗??”

 

绿谷一边慌张的胡乱解释着,一边心里暗暗庆幸。

 

太好了,看来小胜没有发现这件事。

 

一定不能让小胜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这件事。放学回家的绿谷冲到了电脑面前,查起了花吐症相关的资料。虽然没有引起恐慌,但是毕竟是很流行的话题,相关的链接还是很多的。在一堆杂七杂八的信息中,绿谷捕捉到一条比较重要的信息。

 

如果三个月之内没有得到恋人的吻就会死亡。

 

绿谷查资料的手一下子停住了。也就是说……自己很有可能死掉?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绿谷引子很奇怪为什么社会上没有恐慌了。难道这么多的病的人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吗?还是说,因为恋情太过于难以启齿,为了不让他人困扰,病患找了一些冷清的地方,自己孤独的死去呢?

 

说起来,自己喜欢的到底是谁呢?班上的哪一个女生吗?可是平时也没有和女生说过话啊……自己明明是看到女生就脸红的那种,处男类型的男生。那会是男生吗……?

 

绿谷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怎么可能是男生呢?因为自己是无个性的原因,他根本不敢和同学有太多的接触。没有被那些男生欺负就已经是万幸了,怎么可能喜欢上他们呢?

 

啊啊啊,绿谷困扰的摇摇头,放弃了推理。明天去学校悄咪咪探索一下好了,现在瞎想也没什么结果。如果是因为太喜欢一个人才得的病,那么面对那个人的时候,身体一定会有反应的吧。那就等明天自己去发现吧。

 

晚上的睡眠并不是很好。因为花吐症的原因,绿谷的睡眠很浅,时不时会醒来,咳嗽一阵子再继续睡下。就这样醒醒睡睡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时,绿谷根本没有好好睡过。既然睡不着就干脆不睡了,反正马上就要最终考试了,不如起来学习。不如学习。

 

到了正常的起床时间,绿谷放下书本,草草的洗漱了一下,直接出门上学了。几乎一夜无眠让绿谷根本没有胃口吃早饭,管他什么低血糖,总不能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往胃里塞食物吧。晃晃悠悠走到学校,班里还没有来人。绿谷把书包挂在课桌边,趴在桌子上准备稍微补充一下睡眠。第一节课是数学小测,这样的状态去考试只能考不及格。俗话说,在学校睡觉睡的最香。睡意终于袭来,在清晨的一片寂静中,绿谷陷入了浅眠。

 

在短暂的十五分钟的睡眠里,绿谷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在一个漆黑的环境中,周围全都是记忆的碎片。绿谷仔细看了看四周,发现都是和爆豪的记忆。他不断的往下掉,仿佛下面是一个无底的黑洞。想去抓住什么,抓住的却只有稀薄的空气。深渊不仅在吞噬着绿谷,也在吞噬着他们的记忆。当绿谷陷得越来越深,记忆也越来越少。不行啊,不能就让这些记忆丢失掉啊……!可是无论怎么样努力的保留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心脏仿佛被无情的蹂躏挤压,痛不欲生的感觉从胸腔传到神经末梢。

 

不要,不要拿走……!

 

空气更加稀薄了起来,氧气越来越少。好像有谁在黑暗的深处喊着他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

 

我和小胜的记忆……

 

胃部的不适感更加强烈,没有被早饭中和过的酸液侵蚀着器官,肠子扭曲在一起,疼痛感如同针线一样缝在身体中,最后在心脏处打了个死结。

 

如果连这些都没有了的话……

 

“废久!”

 

绿谷猛地惊醒,泪痕还未干,一时间没有缓过来。刚刚的梦境太过于真实,绿谷真的有一瞬间觉得和小胜的记忆要永远消失了。绿谷呆呆的抬起头,看着眼前放大的爆豪的脸。

 

“小……胜?”

 

也许是刚刚绿谷睡着时不安的神情,或是说耳边痛苦的呢喃,亦或是现在绿谷挂着泪珠的眼睛,平日暴躁的爆豪现在突然没了脾气,有点手足无措。

 

“喂……废久你……”

 

爆豪正纠结于到底是伸出手安慰一下受惊的绿谷,还是站在一边旁观的时候,绿谷猛地咳嗽了起来。剧烈的咳嗽着实把爆豪吓得不轻,刚想靠近绿谷时,绿谷甩开了爆豪的手冲出了教室,踉跄的跑到了洗手间。

 

这次是一整朵花。

 

以最快的速度把花扔掉,冲水。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的绿谷撑在洗手池前,大口的喘着气。爆豪刚好在这个时候追了进来。刚想对爆豪解释点什么,胃部的剧痛感让绿谷捂着胃部蹲在了地上。啊,麻烦大了。早知道还是应该塞点东西在胃里比较好。

 

“……绿谷出久你他妈还想不想活了?!!!”

 

欸?刚刚小胜叫我什么?

 

爆豪揪起绿谷的衣领,硬生生的拽起来。这家伙特么的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吧……!!刚准备破口大骂的爆豪看到了绿谷虚弱的脸,手中动作一顿。操,忘了这家伙还特么胃疼着呢。妈的废物的事儿真他娘多。

 

爆豪松开手,语气中的暴怒减弱了几分。“你他妈早上搞这么一出是要干什么?”

 

慌了。

 

“我我我……我昨天晚上没睡好……就……没吃早饭……”

 

“睡觉和早饭有鸟的联系吗??”

 

“咿……!”绿谷快要被吓哭了,双手抱着头,双腿抖抖抖,快要支撑不住身体然后直接坐到地上,“没有胃口……所以就……”

 

啊啊……!骂吧!早上第一个就遇到了小胜真的是……不幸啊啊啊啊!!绿谷抱头紧闭双眼,等候着暴风骤雨的来袭。

 

和预想不一样的是,爆豪并没有生气,只是转过头向班级走去。看到绿谷没有马上跟过来,不满的咂舌,一脸不耐烦。

 

“你这个家伙还他妈吃不吃早饭了?!”

 

“早饭……?”这下轮到绿谷懵了。

 

“啊啊老太婆做多了而已,顺手就带过来了,你特么吃不吃!”

 

呆愣了两秒。

 

“啊啊小胜给我带的早饭!我一定会吃的!”

 

“都说了不是我刻意要带的了!”

 

从那天早上以后,绿谷知道了自己喜欢的就是相处了很久的幼驯染,虽然对方脾气极差。然而绿谷根本不知道如何把这件事告诉爆豪。如果小胜知道这件事的话,要么爆炸成金毛,要么冷哼一声毫不犹豫掉头就走。哎,喜欢上谁不好,为什么要喜欢上这么难伺候的主呢。绿谷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每次想和爆豪搭话时,要么是对方的低气压把所有人拒之千里之外,要么是一堆眼睛瞎了的女生围着爆豪把周围堵得水泄不通。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爆豪的哥们儿凶神恶煞,绿谷完全不敢近身。怕被打死。

 

其实爆豪早就感觉到了绿谷不太对劲。从一个月前开始,绿谷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从之前的倒头就睡胃口堪比养猪场(虽然这家伙还是瘦的和火柴人一样)到现在的几乎天天失眠,早饭不说,居然连午饭和晚饭都没什么食欲。每次这家伙咳嗽的时候就像要把肺整个咳出来一样,最他妈奇怪的是,绿谷开始处处躲着爆豪。也不是说不想见面,只是在身体情况有变差的苗头的时候绿谷就飞奔到医务室,速度快的堪比八百米。不仅不接受爆豪的帮助,连老师和同班的好心人的帮助都拒绝了。爆豪偶尔去医务室的时候,随口问了句最近是不是有一个海藻头总是往这儿跑。结果老师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最近这里清净的很。

 

操他妈。这废久就算得了肺癌都要告诉我一声吧?!至于吗这样躲着我??

 

距离发现自己得病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没有任何进展,关于如何让自己不要死于非命这件事。每天要忍受爆豪的脾气不说,晚上还有欧尔麦特的加练,绿谷觉得自己活不到三个月就得猝死。

 

说起来,如果真的没有救了,自己最好赶快告诉欧尔麦特这件事,让他找别的继承人。这么重要的个性,传给一个将死之人可不太好。

 

世界的希望,怎么能就这样消失呢。

 

夜晚的海边。

 

“哟绿谷少年!今天也是干劲满……满个屁啊你今天怎么这么颓???”充气般欧尔麦特插着腰,美漫画风的坚毅脸随时准备喂绿谷鸡汤。

 

“欧尔麦特……”绿谷尴尬的摸摸鼻子,“你还是先漏气一下吧……这么说话有点……不好意思。”

 

漏气之后的欧尔麦特歪头看着绿谷,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让绿谷觉得尴尬。

 

“你的ofa……还是传给别人吧。”

 

没有看欧尔麦特一脸的不可置信,在欧尔麦特开口之前绿谷抢先说,“我快要死了。”

 

欧尔麦特难的呆了一会儿。猛地反应过来绿谷说了什么,他抓着绿谷的肩,大声说着:

 

“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死掉啊!如果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啊!”

 

绿谷挣脱了欧尔麦特,往前走了两步,面对着海。夜晚的潮汐冲刷着海岸,给过于寂静的世界增添一些活着的气息。五月的樱花开的更烂漫了,风轻轻一吹就能带起满天的花瓣。落樱在近岸的海面上沉浮,仿佛下一秒就要如同尸体一样沉到水下去。樱花瓣里仅有的水分毫无保留地渗透到了深不见底的海水里。鲜红的花瓣努力地漂浮在水中的空气中,拼尽全力。

 

“欧尔麦特……你知道花吐症吗?”

 

“有听到过一些……”

 

“你看,”绿谷轻轻的从水面上捧起一些掉落的花瓣,“这个是樱花。在水里泡了这么久,看起来已经活不过明天了。海水侵蚀着枝干里的物质,失去养分的樱花最终会凋零。这是显而易见的。

 

欧尔麦特并不太明白这些话意味着什么。他静静的等着绿谷下一步的解释。

 

绿谷又从口袋里拿出几朵完整的花,“这个也是樱花。”

 

拿出来的樱花娇艳欲滴,颜色过于强烈,花瓣根部甚至有些血红。欧尔麦特惊讶于花的生命力,想拿过来仔细看看。绿谷把手往后一抽,“但是这个是不能碰的。”

 

樱花不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生命力,而是它们的原料就不一样。花枝中,红色的纹路被绿色的表皮所掩盖。绿谷把花枝连带着花瓣碾碎,手中留下了红色的汁液。

 

“你看,”绿谷低着头,自嘲一般的笑着,“这个是我的血啊。”

 

此后又过了半个月。学校的考试开始零零散散的进行,在这些考试结束之后,学生们会有一个小的假期,之后去参加报考学校的独立考试。所有人都行色匆匆,走在路上互相连招呼都不打,仿佛像没看见人一样走过去。每天晚上欧尔麦特依旧坚持去找绿谷带着他夜训。欧尔麦特并没有因为绿谷得了花吐症就放弃他。“在你死之前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绿谷少年”欧尔麦特是这么说的。这句话冲击力太大,绿谷那天晚上也没训练,抱着欧尔麦特哭了一个晚上,含糊不清的说着“谢谢”“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这种话。水管爆发式的眼泪差点把漏气的欧尔麦特直接淹死,甚至欧尔麦特一度怀疑绿谷的个性和出水洸汰是一样的。不过他还是轻轻拍着绿谷的背,告诉他没关系的。

 

人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不要轻易放弃希望啊,少年。无论结果有多么的恐怖,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不行呢。

 

在经历过一番风雨之后,校内的考试基本结束了。不管是笑着走出考场的人还是哭着走出考场的人都开始议论如何先嗨一波了。班里比较闹腾的女生调侃着要不要去喝酒,反正事情都忙完了,刺激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一部分胆小的人害怕家长发现这件事,支支吾吾的不敢答应,绿谷就是其中的一个。

 

“欸——?没问题的啦,中午喝点酒,晚上再回家的话,酒味早就没有啦——”

 

被一群人拉拉扯扯地出了校门。绿谷其实是有点不情愿的,未成年喝酒有点不太像他的作风。不过毕竟都毕业了,稍微尝试一下也没什么吧……?爆豪则走在边上,一脸不耐烦。本来爆豪也不想去的,平时暴躁系不良少年本质是一个乖宝宝,但是周围人一起哄,“诶爆豪你不敢喝酒吗?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听话哈哈哈哈……”

 

得,上钩了。

 

这暴躁的自尊心。

 

最终选择的地点是拉面馆。根本就是毫无新意的选择嘛,国中生聚在一起吃拉面什么的,就算是喝酒也依旧很普通。

 

嘛,就这样普通地结束吧。

 

拉面馆的人没有很多,可能是因为大多数还没有结束考试的缘故。塑料纸的餐牌被老板娘擦拭了很多遍,看起来像是有很多人拿过,仔细的考虑着到底吃什么比较好。拉面并不是绿谷常吃的食物,比起猪排饭这样能给人留下震撼影响的食物,拉面还是温和了很多。绿谷拿着餐牌,纠结于到底选哪个比较好。

 

“喂,普通的拉面,来一份。不要加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爆豪把餐牌扔回了远处,对着老板娘喊道。

 

“诶,小胜你已经选好了吗?好快……”

 

“啧,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个死书呆子一样磨磨唧唧的好吗??”

 

“拉面吗……真的不知道该选什么比较好呢……”自动过滤爆豪的损话,绿谷继续研究着菜单,“啊啊,真的好纠结啊。不然就选小胜刚刚点的那份吧!”

 

跟着小胜的背影走,真的是完美的选择。

 

“哈??”

 

拉面端上来的时候冒着热气,软滑的面条和浸着汤汁的叉烧勾引着人的胃口。绿谷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面,被烫的直吹气。爆豪一脸嫌弃的说着你怎么这么笨,手却把桌边的凉饮递给了绿谷。

 

是因为大家一起吃饭的缘故吗?这家伙的食欲看起来还不错。爆豪盯着绿谷,看着他鼓起腮帮子努力的向勺子里的面吹气,然后一口吃掉露出满足的神情。有的时候爆豪自己都很疑惑,明明平时看到那个废物就像爆炸,为什么看到他生病的样子会那么心疼呢?为什么看到他因为不吃早饭还有其他病情痛苦到神情扭曲的时候,自己会感到着急呢?为什么现在,看着这家伙和白痴一样吃着面,露出一副小孩子吃到了糖的神情,自己会这么平静呢?

 

“小胜你不吃吗?是胃口不好吗……?”

 

爆豪移回视线,“我等面凉一点再吃。谁像你这个呆子一样刚端上来就吃啊。”

 

吃完饭的大家开始了未成年的禁忌——喝酒。初中生并不敢一下子闷太多,胆小的人在一旁拿着果汁看别人喝酒,喝酒的人也没有喝太多。爆豪喝了两杯啤酒,除了身体有点热之外没什么感觉。理智没死,身体听话,脑子还在。大家一边喝着,一边聊起了三年间发生的趣事和八卦。谁上课打牌被老师发现了,谁天天被罚站了,谁个性控住不住差点把教室毁了……一件件往事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炫耀着年少时光的青涩和懵懂。

 

“诶诶,花子当时不是还喜欢爆豪来着吗!!我记得当时花子一看见爆豪就脸红……”一个女生喝的有点多,开始细数好友的黑历史了。

 

叫做花子的女生一下子手无足措,急忙去捂那个女生的嘴。听到八卦的大家来了兴趣,男生们开始怂恿爆豪去“做个了断”。

 

“哈??老子又没有沾花惹草为什么要做了断啊?”

 

“可是花子喜欢的是你啊~不能这样置之不理对不对……”

 

“对你妈……”

 

爆豪被吵的有点不耐烦,脾气也有点上来了,但是并没有生气。大家没有把爆豪的脾气当回事儿,继续打打闹闹瞎起哄。有些人甚至提出让爆豪和花子做五分钟的恋人。

 

绿谷一直坐在角落里,拿着果汁一言不发。如果说刚刚和爆豪一起吃饭给了绿谷一丢丢的希望,现在则是大雨当头,直接把一点星火浇的连渣都不剩。看起来爆豪的世界里根本不缺绿谷一个,绿谷甚至直接死掉的话爆豪会活的更加无忧无虑。感觉到了喉咙的不适,把果汁放下,绿谷悄悄的离开了房间。几天来的熬夜学习和夜训让绿谷感到了一些吃力,更别说昨天晚上为了复习直接通宵,没有直接暴毙绿谷已经暗中庆幸了。再加上花吐症,事态可就真的没那么好控制了。趁现在还能控的制住赶紧离开比较好。也不能回家,和妈妈说的是晚上回家,虽然现在回去也没什么,但是妈妈会担心自己是不是没有和同学相处好然后早早的就回家了……还是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休息一会儿,等咳出花之后毁尸灭迹。

 

“您好……”绿谷走到老板娘面前,“麻烦问一下,这里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呢……?”

 

等到这些家伙都玩累了之后,爆豪才发现绿谷不见了。绿谷一般不太和班里的同学来往,不是因为不想,只是因为绿谷一个无个性怕自己被欺负。但是绿谷是不会做出悄无声息的离开这种事的。班里似乎没有人发现绿谷的离开,所有人都在百般聊赖地玩着手机,有些人已经开始给家里打电话告知自己可能会早点回去。爆豪站起来准备去找一下绿谷。真是的,离开也不说一声,已经开始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跑了吗?

 

“爆豪?你要早回家吗?”一个同学瞥到了向门口走去的爆豪。

 

“我出去转转而已。”顺手带上了门。

 

拉面馆的后面是一片樱花林。因为要喝酒的原因,这次没有选择市中心的餐馆(市中心会查得严一点,未成年喝酒这种事),而是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正直六月,温度已经开始慢慢变得燥热,两个月前初夏的微醺感已然消失殆尽。晚樱的生命力正是旺盛的时候,然而剩下的樱花早就到了将死之时。若是有人想靠在树下休息一会儿,花瓣也会因为树干轻微的震颤而纷纷飘落。

 

传说樱花是及其恐怖的象征,人们在花树之下会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情。爆豪看着樱花林,脑子里突然蹦出最近看到的新闻——花吐症。

 

据说这种病是因为太喜欢一个人才会得的病。真是可笑,为了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居然能病到这种程度吗?而且还会死?真是林子大了什么病都有。

 

“小伙子你是在找人吗?”

 

爆豪转过头去,看到老板娘站在门口。“啊……对,我有一个朋友好像出去了。”面对长辈,爆豪还是有一点基本的礼仪的。

 

“朋友啊……刚刚倒是有一个绿头发的孩子问我有没有能休息的地方……”老板娘想了想,“我记得他是你的同学?”

 

绿色海藻头,还能是谁。

 

“是那个废……同学。他现在在哪?”

 

爆豪进到了绿谷所在的房间。如果爆豪自己开门的话早就一角踹开了,但是这次是老板娘开的门。

“那孩子好像很累的样子……还是不要吵醒他比较好。”

 

这个地方不只是一个拉面馆吧……分明就是旅馆,虽然很廉价就是了。地板和墙面都是木质的,每当爆豪往前一步,年久失修的房子就发出不满的呻吟。挨着床的墙面有扇窗户,离着床有半米左右的高度。窗上的玻璃早已不知去向,证明着房子的古老。窗外樱花枝伸进来,投下一片阴影。淡粉色的雾气笼罩着房间,窗外风吹过,掀起一阵粉色的雾雨。几片花瓣落在被单上,地上,少年的头发上;夕烧的光线照在房间里,将一切染上赭红。

 

“小胜……”

 

爆豪转回头去,发现绿谷还没有醒来。睡梦中的少年眉头紧皱,身体因为不安全感而缩成一个团。爆豪正好奇他在做什么梦,绿谷猛地咳嗽了起来。

 

爆豪冲到床边,确保这家伙不会因为睡梦中咳嗽而死掉,却听到了绿谷小声的呢喃。

 

“小胜……咳……咳咳,小胜——”

 

绿谷的喉咙看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爆豪不熟练的拍着绿谷的背。咳了几声的绿谷猛地咳出了异物——

 

爆豪没有过多的去注意为什么这个废物睡觉的时候还在叫自己。刚刚被绿谷咳出来的,悄然落在枕边的,是一朵血红色的樱花。

 

绿谷醒过来的时候,夕烧已经消失了,天空被深蓝色浸染,只有天际处还残留着一点紫红。都这么晚了啊……绿谷准备起身的时候,被坐在床边把玩着一朵花的爆豪吓了一大跳。

 

“……??小胜……?”

 

绿谷刚想询问爆豪为什么在这里的时候,爆豪摁住绿谷的头,拉到了离自己十五厘米的地方。绿谷直接被吓懵了。猩红色的瞳直直盯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害怕。知道爆豪放了手,绿谷才松了一口气。

 

“你告诉我,这是什么?”爆豪手中的是一朵艳丽的樱花。

 

“欸……?一朵樱花?”绿谷歪着头回答。

 

“不是。”

 

“不是吗……?明明就是樱……”

 

绿色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看到了爆豪手上鲜红的汁液。

 

“那个东西不能碰的啊……!”

 

绿谷扑向爆豪,想把那朵樱花抢过去。爆豪转身让绿谷扑了个空,反手把绿谷摁在墙上,另一只手一点也不温柔的蒙住了绿谷的眼睛。

 

冰凉的触感覆上了绿谷的唇。

 

只有数秒的吻在绿谷看来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爆豪自带的硝烟气息钻入鼻腔,似乎要将氧气赶尽杀绝。相对,空气中樱花香的浓度达到了顶峰。口中的铁锈味,不合季节的樱花香还有格格不入的硝烟味混合在一起,此刻显得那么荒诞却又疯狂。

 

吻毕,爆豪拿开挡住绿谷眼睛的手,注视着被泪水模糊的祖母绿色的瞳。绿谷慢慢抬起头对上爆豪的视线,此刻想说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胜……为什么……”

 

“不这样你就会死。”

 

“只是因为这个吗……。”

 

“……”

 

两人很久没有说话。明明此时花吐症应该已经治愈了才对,绿谷现在只觉得喉咙被千万朵樱花堵住,让他喘不过气。他到底在期待什么呢?爆豪不可能喜欢他,爆豪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放弃一次考试成绩冲到自己旁边只是因为自己看起来很弱,带早饭只是因为要履行“朋友”的义务,就连最后给自己的吻也一样,不过是避免自己死亡。

 

和英雄帮助素未谋面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不是喜欢,不是恋爱,不是同情。只是作为英雄的义务。

 

爆豪准备离去时,绿谷不知道是哪来的胆量,冲到门口拉住了爆豪的手腕,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没有预料到绿谷会这么做的爆豪顿住了,一反常态的没有发火,任由绿谷抱着他。背后的身体颤抖着,眼泪打湿了衬衫,胸前的手攥的越来越紧。

 

有很多话想说。想让你不要离开,想让你别走,想让你抱住我。无论如何绿谷都没有想到最后是这种结局。小胜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呢?绿谷出久这个人在爆豪胜己的心里真的重要吗?绿谷感觉像回到了最初的梦境里,想拼命去抓住什么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爆豪的距离越来越远,却无能为力。

 

爆豪抬头,望着漆黑的天。自己对于绿谷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明明真的讨厌的不得了,但是放任这个家伙去死自己又会很懊悔。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爆豪都不会用自己的吻来救一个人的。他宁愿把对方打醒。他对绿谷的感情不是爱情。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小胜……”

 

“我在。”

 

爆豪扭回头,看着绿谷已经哭红的眼眶。没来由的心疼,想去抱紧这个人。但是这不是爱情。绿谷咧开嘴,笑着,哭着,此时的表情是多么痛苦。明明想要去缓和气氛的啊,不想再让小胜困扰了。

 

“……做英雄就要做到底,对吧?”

 

爆豪轻轻搂住绿谷。

 

“嗯。”

 

月光下,两个少年交换了一个吻。这一吻代表着开始,也代表着结束。我们互相的感情都如此纠结不清,想要去弄清楚,却在一片雾雨之中越陷越深。

 

这一吻,最深情,也最凉薄。

 

在盛开的樱花林下。

】死之前随笔 老子完结啦! #英雄学院 # #绿
吧,早知道你在那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一副不屑。两个人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一步之遥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绿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对话...
英乙女向】病●英雄学院 #绿 #
好想你……” 泪水顺着他脸颊滑,滴落在你无名指戒指上。 也好想你。 你在内心回应。     Ver.   白血病   他是你英雄,唯一。 在一次英雄救援活动中,无个性你被他救...
英乙女向】当你去接机● 英雄学院● 男神x你 #绿##轰焦冻#心操人使#上鸣电气#物间宁人#荼毘
原作者:咕咕番茄   *ooc预警 *内含三巨头/心/电/物/荼 *设定为热恋情侣~ *撞梗致歉,我们还是好姐妹! *不喜左上角噢谢谢     绿 Ver.   第一次出差去外地,回来...
英雄学院乙女向】只是和他日常●男神x你#轰焦冻##上鸣电气#八木俊典#绿#切岛锐儿郎#荼毘#山田阳射#物间宁人#相泽消太
。” 这把你气笑了,喝口汤乐了起来。     绿 Ver.   再怎么说你在雄英时也算上校一枚,但很不幸,你长胖了。 你一开始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该吃吃该喝喝,沉迷于奶茶和烧烤之中无法...
】死之前随笔 一 # #英雄学院 #绿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绿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性格没有很暴躁,一因为他...
英乙女向】关于你们约会场合 #英雄学院乙女向 #霍克斯 #相泽消太 #绿 # #轰焦冻 #欧尔麦特 #荼毘 #男神x你
这么甜了吗…… 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绿少年,捂着通红脸垂头去。 ・场合 ——野性与温柔并存动物园 当你把周末去动物园决定告诉时,他是完全拒绝。 “哈?动物园?!老子才不...
】死之前随笔 十一 #Franklin #英雄学院 # #绿
英雄安德瓦,再加上他超强半冰半火个性,比起家庭背景不是那么出名家就是完败。但是小个性使用还有战斗策略都略胜一筹,大概是因为轰同学过度依赖个性,导致别的方面并不是很突出(啊,除了学习...
英乙女向】论明学影响力● 英雄学院● 男神x你 #绿##轰焦冻#相泽消太
觉得。”眼里满是认真。 你真的是很无奈了:“真没事!就这么个小伤口去医院干什么啊。” 不依不饶。 “你听,你不要闹x酱,就这样,都听。” 于是你顶着护士揶揄眼神跟绿去挂了号...
英乙女向】无法勉强●英雄学院 #绿 # #上鸣电气 #轰焦冻 #相泽消太
起来,点进资料,摁发送消息键。 喜欢你。 发送。 对方几乎是秒回,你却不敢点开。 你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慌乱解开手机。 发现只回了一个字,滚。 眼泪几乎是不自觉流下来,还有几滴砸到了...
英乙女向】无法勉强(反虐篇)● 英雄学院#绿##轰焦冻#上鸣电气#相泽消太
一样,拒绝了他。     Ver.   毕业后大家也各奔东西,不凑巧是你和处在同一个英雄事务所。 自从那天你表白被狠狠拒绝了之后,你便了狠心往死里折腾自己。 哪怕在爱情这一...
】死之前随笔 八 #英雄学院 # #绿
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了口。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扭回头看着光,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愤怒和痛苦。   “他妈……废除了还能...
英乙女向】与他夜 [//轰/霍/相] #英雄学院乙女向 #霍克斯 # #相泽消太 #轰焦冻 #绿 #男神x你
起来     5PM     部活终于结束,快期末了拖得有些晚。你收拾好东西才发现手机上有几条未读信息和未接来电。   【在门口】   【别磨磨唧唧,赶紧滚来】   【死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