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死之前的随笔 一 #爆豪胜己 #我的英雄学院 #绿谷出久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的是绿谷出久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的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出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爆豪的性格没有很暴躁,一因为他看到了绿谷经历了他妈妈的死还有殴打之后有点于心不忍,二之后会讲。

 

>> 

不要了。这样的生活,不要再让我承受下去了。

 

我知道我患上抑郁症之后,变成了比累赘更加烦人的存在。没办法啊,所有人都有个性,只有我如同一个废物一样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用着各异的能力大展拳脚的时候,我只能成为那个被打的人。

 

明明就这样就算了。好好活下去,然后照顾妈妈,等到她死了,我就找个地方自杀好了。可是上帝没有让我这么做。

 

为什么啊,我做错什么了啊?!绿谷出久就这么让人讨厌吗?难道我本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吗?别人也有无个性吧,难道所有人都要经历这些吗?难道上帝的乐趣就是把珍爱的东西从身边一件件夺走,然后看着他们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样子吗?

 

>> 

妈妈是两年前去世的。现在我高二,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学校上学。准备耗完着无聊的一生然后去死。学校是提供住宿的,但是暑假寒假还是要回家的。为了能让自己这个废物上完高中,妈妈去世之前要我一定把房子卖掉。至少要把学生时代该经历的都经历过啊,妈妈是这么说的。

 

所以,就算是一个白痴,就算是一个废物,就算是一个无用处的人,我还是这么做了。没有为了别的,没有反败为胜的故事,没有突然得到的个性。只有浑浑噩噩的每天,期望着高中赶紧结束——连妈妈的遗嘱都变成了负担。

 

这样的我还有什么活下去的能力和欲望呢。

 

>> 

妈妈去世的那天我仿佛活在梦里一样,等到晚上才意识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厄运降临到了我身上。我走在路上,被几个小混混截住了。本来按照我的性格,我会逞强的告诉他们不能做坏事,然后被打一顿吧。但是事实比这个还要糟糕。他们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想找我要了钱之后去喝一顿,舒解一下。然而我没有钱,情绪还没有缓过来。我只会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凶恶的嘴脸,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似乎被我这种态度激怒了,抄起随身带着的棍子就开始打我。不过棍子倒是没什么,毕竟初中同学已经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很多次了。比较过分的是刀具,他们拿着锐利的刀在我身上没有理智的乱划,不过还是很聪明的嘛,没有直接捅死我。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明明这样的话,你们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了。

 

我真的不想活了。

 

小巷子里的单方面的打斗声被路过的小胜看到了。他没有看到我,只是觉得不能随便欺负人吧。真是好笑,天天欺凌别人的小胜居然会做出这等正义的事情吗?如果放在以前,我大概会觉得小胜很帅吧,冲出来救了我不值钱的命。不过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反正我要死了。

 

我被扔在黑暗处,他们则出去和小胜斗殴。不用想了,胜利的人当然是小胜了。欺凌了这么多人总该有经验的吧。知道打斗结束,他都没有看到我。觉得他们一定在欺负什么人,小胜走到了巷子的黑暗处。看到了我之后露出了一副嫌弃和不满的神情。啊啊,如果真的这么讨厌我,那为什么要救我呢,为什么不把我仍在路边让我自生自灭呢。他看到我身上的伤一下子就慌了,显然没有预料到伤势已经超过了预期范围。这也是一定的,毕竟我根本没有做任何的反抗。胳膊上,背上,脸上,腿上全是淤青还有刀口,因为刺入的太深,血从破口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而我好像感受不到痛苦,眼神没有聚焦到任何的地方。

 

我希望我就这么死掉。

 

短暂的惊讶之后小胜冲到我面前,抱起我就向医院跑去。

 

>>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医院。我总感觉妈妈就在身边,但是她已经去世了不是吗。我已经死了吗,还是在如同野狗一样活着呢?今天也依旧是一个乏善可陈的日子,看不出与昨天和前天有什么区别,大概明天也会是这样吧。大家上的人们表情木然步调一致,行色匆匆的走向前方,前方是没有新意和未来的明天,以及预约来临的杳无声息的死亡。

 

世界想一头优雅的巨兽,冠冕堂皇的吞噬着鲜活的灵魂和血肉,真是残忍啊。

 

床边不知道谁放了一束铃兰,似乎是在期盼着我早日康复。铃兰和白色的窗帘融到一起,散发着不真实的气息。消毒水与铃兰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我只觉得我是一个沉默而古怪的疯子。

 

小胜推门而入,看到我已经醒了,似乎想张口质问我什么,但是他没有问。他看了我一会儿,确认我没有问题之后出门走掉了。眼神里好像藏着关心,但是我总觉得那个眼神——

 

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 

小胜走了之后,我百般无聊的开始思考。我一直觉得,能给予你活下去的希望的人,也可以让你下一秒就自杀。小胜好像在我的生活中有着挺重要的位置的?至少以前的我是这么想的吧。可是啊,说到底不是你把我的生活斩首了吗?然后现在又做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出现哎我的面前,是要证明什么吗?等一个人快死掉的时候才开始救赎,早就没用了你难道不知道吗。用你的温暖去捂热一副死去的尸体,终究是寒冷的。

 

我记得初二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女生喜欢看运势和走向。当初她和我说,接下来的一年甚至是很多年,我会很不顺,很寂寞,要努力熬过去就好了。我当初还不信,作为一个相信科学的人,迷信的东西从来都是狗屁。但是我现在明白了。

 

人生,每一年,每个月,每分钟,每一秒都是被神安排好的。从初三开始我的人生就急转直下,没有所谓的谷底,只有更加看不见底的深渊。那就随波逐流,把懦弱的我埋葬好了。

 

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等到死亡的那一天,在这篇晴空之下。

 

>> 

可是现实总是不让人如愿。

 

光己阿姨知道了我的状况后,执意要我寒暑假去他们家住。饶了我吧,我不想继续被小胜欺凌了。他已经考上雄英了吧,拥有那么强的个性。我本来想拒绝的,但是现实却是,我的确寒暑假的时候没有住处,所以我答应了第一年麻烦他们,住在那里。

 

我看到了小胜嫌弃的眼神,啊啊,随便了,怎样都好。暑假寒假之类的,一直窝在客房里不出门,不要让你看到我的脸就好了不是吗?

 

你会在雄英交到很多朋友的吧,会很开心的吧。会遇到很多学习很好,个性很强,家境不错,性格随和的人。根本没必要和一个快死掉的,没有个性的废物浪费时间。

 

>> 

人的想法有的时候很奇怪。

 

也许我的人生就是一场盛大而荒唐的梦。

 

>> 

现在是暑假,窝在家里很无聊,所以写一点东西。

 

这些东西不是什么负能量的东西,只不过是写着玩罢了。

 

如果一个人可以把他所有的,很痛苦的经历都讲给别人,说明他已经放下了,这个是初中的同学说过的。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可以把被欺凌的历史和别人笑着讲出来了,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其实最后会发现,绿谷出久这个人非常的没意思,人生除了痛苦就是痛苦。就算能讲出来,难道我就真的接受了这件事了吗。

 

我还是很想妈妈。

 

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合格人孩子。

 

我一生都不是一个合格的人,到死都没有能让最爱的人感到安心,并且即将亲手埋葬她最爱的人。

 

可是我除了自杀别无他法。

 

>> 

今天要去新的学校了。

 

走在一条灰色的公路上,我看着手机里的地图一直往前走,看不见尽头。学校很偏僻,就如同他的名声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小胜要陪我去。我开学比他早一点,不过他难道不应该在家舒服的吹着空调比较好吗?不过怎么都一样的。

 

到了一个分叉路口,我停住了脚步。我和小胜说,送我到这里就行了。他点头同意了。他看着我,似乎要说很多话。到最后他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你……别死了。”

 

之后他转身朝相反的地方走去。阳光正对着他,我从后面看只能看到一圈逆光的背影。他前面是万里无云的未来,他还有很多机会和可能。真可笑啊,就算事到如今我还是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念想,遐想着我和他一起上高中的情景。我拉着箱子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却由回头看了一眼。

 

我回头了。

 

你呢。

 

>> 

在新学校的感觉一般般。

 

依旧没有什么朋友,不过这次是我不想交了。似乎都是一些碌碌无为的人,到死终日浪费着时间,抽烟喝酒,沉浸在毒品带来的幻觉之中。妈妈肯定不希望我吸毒的吧……所以在这之前还是活两年好了。

 

大概是老师对我鄙夷的眼神,或是那个学长对我居高临下的态度,亦或是深夜听到下铺的人把女生带回来做//爱的声音,一切都让我觉得反胃。

 

天气真的冷下来的。炎热的夏天终将过去,寒冬会扼杀一切希望。还没有开花的种子在雪地下做了一个自己开花的美梦,然后沉默的死在地下,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在来年的春天,这里还有一个曾经梦想着开花的种子。

 

最近真的是很迷茫,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活着呢。

 

为谁而活呢?

 

能活到下一个春日吗。

 

我第一次明白了“虽生之日,犹死之时”是什么感觉。

 

>> 

为什么啊。为什么最近梦不到妈妈了。

 

是因为我没有一心不乱的思念着她吗?面对着万千世界,这个让人想死的世界。

 

我终于还是被打乱了。光己阿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小胜想知道我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虽然知道他只是来确认我还没死而已,但是我的心还是乱了。可是说到底这不是永恒的啊,再怎么说也一定会离开的吧。

 

高中的同学会走。

 

光己阿姨会走。

 

小胜最后……也会走开。

 

都会离我而去啊,我只剩下妈妈了。可是她现在也走了。梦里都不会出现她了。

 

神知道我把这些荒唐的梦当作活下去的理由了。神知道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只有我一个人了。

 

>> 

学校放圣诞假了,要放两周,所以我们必须回家去住。

 

又要看到小胜了,我真的不想看到他。

 

>> 

雄英也是这个时候放假,我们放假的时间基本上是重合的。

 

他貌似长高了,肌肉也多了。真讽刺啊,我还是如同初中一样弱不禁风,遇到小混混还是会被一拳打死。虽然我也长高了一点,但是身上貌似没什么肉,甚至比原来更瘦了。这可能因为我总不去食堂的缘故吧。人太多,不想呆在那样的地方,并且对食物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吐,没有食欲。除了平时的学习,我一般都不想动。

 

光己阿姨看到我们回来做了很多的饭,真的很好吃。可是我不太想吃。为什么啊,明明只要不在人多的地方就可以正常吃饭的,现在却没有一点食欲,好奇怪。我勉勉强强吃了一碗之后,准备放下碗筷。光己阿姨看到我基本上没怎么吃菜和肉,关切着说这怎么行,一定要让我多吃一点。我真的不想吃了,可是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又忍不下心。

 

最后被迫着吃了两碗饭还有很多菜,看到光己阿姨终于开心的笑了出来,我回了一个虚弱的笑容,然后说着吃的有点多,想要出门散散步。

 

出了门之后我冲到了公共洗手间,把刚刚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我吐到头晕眼花,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我扶着墙面缓了一会儿,去洗手池洗了把脸,准备等到脸看起来不是那么苍白了之后再回去。

 

但是最讨厌的事情发生了。小胜看到了这个场面。我很慌乱,觉得自己在爆豪家人的面前糟蹋了这顿饭,觉得自己罪该万死。我磕磕巴巴的说着我不是故意的,饭真的很好吃,只不过我有点吃不下了……我当时一定快哭了。

 

小胜罕见的没有生气,只是双手插兜问我为什么吃不下还要吃那么多。

 

因为是光己阿姨做的饭啊……。明明和我没有血缘关系还这么上心的对待我,让她不高兴的话不是很不好吗。我记得我是这么说的。

 

小胜好像愣了一下,之后就气冲冲的拉着我准备回去找光己阿姨。我拉住了小胜,阻止了这场家内战争。

 

“不用去和光己阿姨说了……错误都在我头上啊。”

 

>> 

小胜貌似真的没有说这件事。光己阿姨依旧照常做着饭,不过每当她要给我加饭的时候小胜都会和她吵架,理由各种各样。饭这件事貌似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这几天都过得很平静,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有一两次,小胜过来问我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其实没有发生过什么,只不过梦不到妈妈和学校的氛围让我变得孤僻而已。至于为什么吃不下饭,每天不想动,没有活下去的欲望,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和小胜说什么也没发生,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日常而已。他对此将信将疑,但是又无从考证,所以这件事止步于此了。

 

>> 

真正的噩梦是在我返回学校一个月后的日子。

 

那天是我离着死亡最近的一天。

 

那天始于一个想法。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有什么不对,有什么要来了,能够危及到我的生命的东西。之后我的世界天旋地转,我的脑内如同进行着海啸,把能够自主控制的部位全部击垮,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仿佛有千万只蝴蝶在我的脑中飞着,扑扇着翅膀,把所有东西搅得一团糟。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的心开始下坠,然后我的身体跟着开始往下掉落。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恐惧,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是明明四周还是平时学校的样子。周围的人开始变得扭曲,越来越像怪物。路边的树木张牙舞爪的向我伸了过来,好像要用枝条将我窒息。

 

我的世界跌入深渊。

 

那是我第一次经历抑郁症的惊恐发作。

 

*文中有引用《月亮与六便士》。

*有借鉴《Reason to StayAlive》中的惊恐发作(panic attack)的经历。

*急性焦虑症,又称惊恐发作(panic attack)。突然出现强烈恐惧,伴有植物神经功能障碍为主要表现。患者突然恐惧,犹如“大难临头”或“死亡将至”、“失去自控能力”的体验,而尖叫逃跑、躲藏或呼救。可伴有呼吸困难、心悸、胸痛或不适、眩晕、呕吐,出汗,面色苍白、颤动等。每次发作持续几十分钟,一月可数发,间歇期可无明显症状。

之前随笔 老子完结啦! #英雄学院 # #绿
吧,早知道你在那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副不屑。两个人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步之遥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绿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对话...
之前随笔 #Franklin #英雄学院 # #绿
喘着粗气,说想看追不上他样子。消失已自尊心悄悄探头来,小声告诉要追上他。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小逆光背影总有种熟悉感——到底是小时候他带着悄悄跑出去玩背影呢,还是初中时他不...
之前随笔 三 # #绿 #英雄学院
站在窗前,逆着光看不清他表情。   “你这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想过怎么回答。小知道妈妈去世这件事,不如说家都知道。抑郁症根源也就是这件事。但是之后...
之前随笔 八 #英雄学院 # #绿
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了口。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扭回头看着光,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愤怒和痛苦。   “他妈……废除了还能...
之前随笔 五 # #英雄学院 #绿
,尝试过割腕,尝试过跳楼,只不过最后一个没有敢这么做而已。”   “可惜都没有。”   看着绿越来越阴沉脸色,想去说些什么,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错,只不过是傻逼上帝爱捉弄人而已。在他说话之前...
之前随笔 十 #英雄学院 # #绿
,什么抑郁症不是患者错;小看着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轰焦冻远远看着众人,思索着该说点什么好。因为绿课上表现很突出,轰焦冻稍微查了一下绿资料。除了,在雄英高中里轰焦冻应该是...
之前随笔 七 #英雄学院 # #绿
该回来了吧。坐立不安在家里等着,从八点钟左右时候就开始看表,然后看着玄关,期望一个绿色海藻头出现在自己视线内,举着买回来面包和牛奶说着“成功了”。然而到现在了,绿没有一点回家迹象。...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再他妈看老子就把你眼睛挖来”。几个同学被吓得转回了头,直直坐着,害怕过去生吃了他们。   相泽老师清了清嗓子,示意同学们安静。全班在五秒内安静下来,包括那些旁听生。   “今天我们讲节心理...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绿,原本被判定为废人,今天又次想成为英雄了。   攥紧手心里挂件,默念着小话,准备出门。走到门前想起了什么,转身到厨房拿了把随身携带小刀,装到了衣兜里。   他妈,老子就...
之前随笔 四 # #绿 #英雄学院
回报了。   光阿姨真的是一个非常好人。   之前一直喊着要要活似乎找到了活着理由,似乎又没找到。世界和活着世界依旧不会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如果了,可能会有人为此伤心周...
之前随笔 六 #英雄学院 # #绿
了抑郁症。   虽然是很小步,但是做到了。   有点开心不能自已,想马上冲回家告诉小做到了。告诉光阿姨,不再是负担了。告诉已经不在世妈妈,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前面就...
之前随笔 二 #英雄学院 # #绿
。   在进入到校园之前,余光中看到了几个熟悉身影。   那天被小那几个人。   >>  高上接近尾声了。考完了几场不痛不痒考试之后,学生们要收拾东西回家了。虽然之前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