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死之前的随笔 八 #我的英雄学院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瞎几把写。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希望读起来不是那么智障。

 

>>第三人称

 

混混们敢打赌,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人。仿佛他们前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修罗地狱。爆豪低着头走过来,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此时此刻,所有武器都变成了累赘/不需要棒球棍,不需要刀,此时只需要爆豪他一个人就够了。本来只需要把这些人教训一下就好的……随意欺负别人什么的。

 

可是他们现在欺负的人是废久啊。

 

还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简直……不可饶恕。

 

双手手心都发出了刺眼的火花,轻微的爆炸声弥漫在空气中,宣示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明明看不清对方的脸,混混们此时却觉得那双红瞳格外的刺眼。

 

“Deku。”

 

“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遇到这种事,还真是残酷啊。”

 

拳。

 

拳。

 

脚。

 

踵。

 

肘。

 

拳。

 

一瞬间,空气中的硝酸甘油的味道达到顶峰,断断续续的火光照亮了少年扭曲的面孔。混混们凭借本能的恐惧想要拉开距离,谁都不知道这个已经近乎于暴走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下一秒,爆豪的拳头向混混们挥来。

 

“……!!”

 

血肉的爆炸和器官的变形让他们疼的说不出话来。猛烈的攻击却还未停止——爆豪单手摁住一个人的脸,爆破。烟尘过后,那个人的脸已经辨认不出来了,丑陋的如同丧失一般。爆豪嫌恶的看了他一眼,扔到一边,然后将其踩在脚下。

 

 

“对……对不起啊啊啊啊——”

 

混混的脖子被爆豪掐住,眼里溢出的恐惧随着爆豪不断收紧的手指快将整个人淹没。后面还能动的两个人想要冲过来,以二制一,然而爆豪已经在雄英练出了更多的必杀技:他的爆炸不再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击,而是可以精准控制在小范围的瞄准射击。以手为枪,对准两个瞬间定住的人,无声的说了一句——

 

“嘭。”

 

接下来就是单方面的压制了。

 

精彩的连续攻击,暴//力如雨般狂轰滥炸。四个混混身上都被鲜血所浸透。烟尘在空中肆意狂欢,随着爆炸的狂风卷到了更远的地方。

 

“去死吧。去死吧。”

 

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

 

为什么,为什么唯独受伤的是他呢。明明想要保护好,想要让他不要再一个人,想要让他不再哭泣……

 

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啊。

 

该死,该死。

 

如果没有同意他独自出门的话,如果我陪着一起的话,如果我在他身边的话,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然而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空气中甜腻的硝酸甘油气息混合着血水,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还有逐渐变弱的痛苦悲鸣声。脸上挂着的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呢。渐渐的,四个人都不再有力气发出哭喊,如同一摊碎肉一样软在地面上,爆豪才停止了单方面的暴行。眼前的混沌逐渐退散,当清晰的视线再度回归,爆豪看到了地面上的四个人。

 

血。

 

骨。

 

肉。

 

泪。

 

爆豪仿佛没有看到这些如同尸体一般的渣滓,毫无感情的跨过去,轻轻的走到绿谷面前。枯树叶变成粉末的声音,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这一片寂静中成为了绝响。蹲下,小心的抱起他,从这一片肮脏中。爆豪抹去了绿谷脸上的泥灰,看到了他紧闭的双眼还有苍白的嘴唇,仿佛正在做着一个噩梦。爆豪收紧了手臂,把这个脆弱的人更加用力的抱入怀中。

 

此时空气寂静无声。

 

>>第三人称

 

绿谷住院了。

 

大体上没有什么致命伤,也并没有什么性//侵//害。应该只到了被摸脸的程度,至于有没有舔,这就无从得知了。爆豪听到医生的报告之后松了口气,庆幸绿谷没有被做太过分的事。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暴怒,觉得刚刚不如直接杀了那群人为好,反正现在自己也还没有成年,不用付法律责任。爆豪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闭着眼回想着今天的事。明明这个家伙成功了……看到了地上的面包和牛奶。但是却还是遇到了这种事情。

 

爆豪第一次有些懂了,绿谷之前是为什么那么绝望。

 

明明一直在有努力,想要去变好,但是世界还是如此的对待他。上帝待他不公,在这个人人都有个性的社会里,唯独没有他的一份。已经遭受了这样的待遇,却还是要残忍的夺走他的母亲。可是这个家伙没有被打垮,虽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却还是努力的变好,不想给别人带来负担。

 

但是这个世界又戏弄了他一次。

 

深夜的医院里,只有护士匆忙的脚步声与窗外寒风刮过的声音。空气里只剩下了消毒水的味道,混合着一些各个病房里的花的香味,把一切衬托的如此诡异而绝望。爆豪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

 

就算废久经历了这么多,他还是想自己克服一切。他快要哭出来,但是却坚定的表情证明了一切。

 

废久都这么努力了,我怎么可能放弃呢。

 

他本应该活在阳光之下啊。

 

爆豪站起来,朝医院出口走去。

 

绿谷没有放弃,他就不会放弃。就算绿谷放弃了,他也会把绿谷拉回来。

 

爆豪胜己的人生中就没有放弃两个字。

 

>> 

 

害怕绿谷还出什么别的状况,医生建议现在医院住两天。爆豪回家拿了一些书本,准备在医院陪着绿谷。光己了解绿谷的情况之后有点不放心,既想让绿谷早点好起来,又想让爆豪在家带着,反正绿谷两天之后就会回家来。并且……绿谷可能会不太愿意看到他……。光己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出了口。爆豪的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谷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爆豪扭回头看着光己,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的愤怒和痛苦。

 

“他妈的……废久除了我还能见谁!!”

 

光己见过自己的儿子因为输掉打架而不甘,见过他因为不顺心而暴躁,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一副表情——

 

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夺走的表情。

 

光己有点被吓到了。换作平时,这个臭小子敢和她这么大声说话的话,她一定会暴怒,然后展开一场家庭大战。但是今天光己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有了必须做的事情。他不只是过去看望病人,说的重,他在拯救一个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光己没有再说别的,只是转身回房间拿了一件比较厚的外套递给了爆豪。

 

“医院冷。小心别感冒了。”

 

>>第三人称

 

绿谷睡了两天。

 

这两天里,爆豪都没怎么闭眼,偶尔实在坚持不住了稍微睡一会儿,然后马上又清醒过来。绿谷睡得很不踏实,时不时会眉头紧皱,甚至有的时候会哭。爆豪坐在他床边,每当绿谷不安的时候,爆豪都会握住他的手,用剩下的一只手揉揉他的眉心,让绿谷重新安下心来。可是再好的身体都扛不住,爆豪在两天通宵之后终于趴在绿谷的床边睡着了。

 

绿谷就是在这个时候醒的。

 

>> 

 

好刺眼……

 

我现在是在……医院?

 

我用左手挡住光,试图动动身体,从两天的沉睡中清醒过来。周围的一片混沌慢慢清晰,白色的纱窗帘和放在阳台上的铃兰在视线中摇曳。全身的筋骨似乎还不太适应,酸麻的感觉似乎要让我重新回到睡眠之中。我睡了多长时间……?为什么我会在医院……

 

想要双手支撑自己起身,右手却被什么东西握住了。我转头,看到了小胜趴在我床边睡得正熟。小胜在我睡着的时候握着我的手……是害怕我不安吗。小小的开心与喜悦在心底无声的炸开,似乎窗外的冬日都不是那么冷了。整个病房都是安静的,只有小胜的呼吸声,身体伴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

 

小胜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我稍微用力,回握着他的手,坐在床上发呆。为什么我会在医院呢……我记得我是去买面包和牛奶,然后……

 

然后……?

 

我的身体猛地变冷,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他们丑恶的表情,淫//秽的动作,还有混合着污水的牛奶在地上慢慢结冰,把我拉回了两天之前。我当时为什么没有反抗呢?因为太过于害怕了吗?明明现在身边只有小胜,我却又一次的感受到了那些摸到我身上的手,还有脸颊,恶心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没错……就是被他们,就是被这些人……!

 

脏。

 

我开始控住不住的颤抖,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在被子上,原本纯白的床单被水溅湿。为什么我没有反抗啊,为什么我要有惊恐发作啊……!只要当时做出一个激怒他们的举动……他们只不过会打我,捅我,弄伤我,或是说杀了我而已……可是现在呢?现在他们留下了这些……

 

为什么不死去啊。

 

身旁的小胜还拉着我的手,我猛地把手抽开。小胜似乎因为我的动作醒了过来,趴在床边揉了揉眼睛,然后直起身来。看到我醒了,小胜睁大了眼睛,想要去靠近我——

 

“别过来……!!”

 

小胜因为我的话顿住了。

 

我蜷缩在床头,尽力和他保持距离。我把脸埋得很深,颤抖的身体不受控制,抓着床单的手越来越用力。不要让小胜过来……被那些人做出那种事情,还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我……

 

好脏。

 

“好讨厌啊……被那些人碰过,还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我……”

 

“明明向命运认输,然后躲在家里就好的,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

 

“小胜明明那么用心的帮我……”

 

“可是……”

 

“可是……”

 

“已经变得这么脏的我……”

 

我控制不住的抽泣。小胜听完这些话之后愣了一会儿,随后愤怒渐渐充斥了他的眼睛。他似乎想要控制住,但是却放弃了,抓起我的衣领——

 

“你他妈给老子想清楚!”

 

“错的不是你!是那群傻//逼,那群社会流氓!!”

 

“不是说要战胜抑郁症的吗!不是说要面对它的吗!”

 

“你//他//娘的给我站起来啊!”

 

“难道要老子一辈子叫你废久吗!!!!”

 

说玩这些话的小胜喘着气,然后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松开了我的衣领。我坐在床上,被刚刚那些话震住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在流,而且更凶了。小胜看到这些之后有点慌了神,觉得自己刚刚不应该和一个刚醒来的病人说那些话。他伸出手轻轻抱住我,却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我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全然不管泪水会把他的衣服弄湿。他拍着我的背,安慰我不要再哭了,他不应该刚刚那么做。

 

“我也想克服抑郁症啊……可是那样的事情发生了……真的很可怕……我,我什么反抗也做不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好讨厌他们,我……”

 

很脏啊,真的。

 

“一点都不脏。”

 

小胜抱的更加用力了。

 

“在看到那些人的时候……我觉得天他妈要塌下来了。我几乎动用了所有学过的招式,基本上那些人都快死了。你知道吗,差一点我就被雄英开除了。”

 

“欸……?”

 

被雄英开除……?自己居然让小胜差点没学上吗……愧疚感瞬间填满了整颗心脏,我不安的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小胜打断了。

 

“可是我觉得,就算被他妈开除了,老子依旧不后悔。没杀了那群人才后悔。当不了英雄就算了,反正也没有必要。做一群吃白饭的人的英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还不如做一个人的英雄。

 

“把他们打残废了之后,坐在医院里,我才意识到了抑郁症对于一个人来说有多么痛苦。可是就算这样,废久你还是在努力面对。从小你就是这样——明明看起来赢不了,明明傻//逼神就是这么安排的,你还是会去抗衡。”

 

“这次看起来可能还是一样,还是毫无希望。我之前一直嘲笑你这种无用功,觉得你在浪费时间。但是这次我想和你一起去不信命。”

 

小胜松开手,然后正视着我的眼睛——

 

“打败了抑郁症,你不就是英雄了吗。”

 

写的过于智障已经被抓起来了。

喜欢的话给我一个小红心小蓝手么么哒!快要开学了,请给我动力让我更完!(被打死)

之前随笔 老子完结啦! #英雄学院 # #绿
吧,早知道你在那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一副不屑。两个人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一步之遥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绿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对话...
之前随笔 十一 #Franklin #英雄学院 # #绿
英雄安德瓦,再加上他超强半冰半火个性,比起家庭背景不是那么出名家就是完败。但是小个性使用还有战斗策略都略胜一筹,大概是因为轰同学过度依赖个性,导致别的方面并不是很突出(啊,除了学习...
之前随笔 三 # #绿 #英雄学院
……”   “可是……”   可是什么呢?没有可是,没有如果,没有假设。   接受事实吧,绿。   她已经去了。   >>    对不起,即使是现在,写到这个地方还是会控制不住...
之前随笔 十 #英雄学院 # #绿
,什么抑郁症不是患者错;小看着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轰焦冻远远看着众人,思索着该说点什么好。因为绿课上表现很突出,轰焦冻稍微查了一下绿资料。除了,在雄英高中里轰焦冻应该是...
之前随笔 七 #英雄学院 # #绿
该回来了吧。坐立不安在家里等着,从点钟左右时候就开始看表,然后看着玄关,期望一个绿色海藻头出现在自己视线内,举着买回来面包和牛奶说着“成功了”。然而到现在了,绿没有一点回家迹象。...
之前随笔 五 # #英雄学院 #绿
,尝试过割腕,尝试过跳楼,只不过最后一个没有敢这么做而已。”   “可惜都没有。”   看着绿越来越阴沉脸色,想去说些什么,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错,只不过是傻逼上帝爱捉弄人而已。在他说话之前...
之前随笔 一 # #英雄学院 #绿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绿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性格没有很暴躁,一因为他...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光阿姨怂恿去雄英看看,并且揪着小头发说这家伙会带着你参观学校。小挣脱开光阿姨手,嚷着老太婆你都要把头发揪掉了。只要这两个人单独相处,一定会有战争爆发。坐在沙发上看这两人...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绿,原本被判定为废人,今天又一次想成为英雄了。   攥紧手心里挂件,默念着小话,准备出门。走到门前想起了什么,转身到厨房拿了一把随身携带小刀,装到了衣兜里。   他妈,老子就...
之前随笔 六 #英雄学院 # #绿
了抑郁症。   虽然是很小一步,但是做到了。   有点开心不能自已,想马上冲回家告诉小做到了。告诉光阿姨,不再是负担了。告诉已经不在世妈妈,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前面就...
之前随笔 四 # #绿 #英雄学院
黑到仿佛被当年自己喷了鸡蛋,随时可能就会动用个性把全家都炸了。被自己儿子状态吓了个半,赶忙去安慰小,说谁还没有个黑历史啊。   光阿姨不怕继续料,说小时候其实小是有点爱哭...
之前随笔 二 #英雄学院 # #绿
。   在进入到校园之前,余光中看到了几个熟悉身影。   那天被小那几个人。   >>  高一上接近尾声了。考完了几场不痛不痒考试之后,学生们要收拾东西回家了。虽然之前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