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死之前的随笔 十 #我的英雄学院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跪下。

我又被打脸了。我突然又想到了可以加的剧情。

我我我我……

 

>> 

 

“唔……这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

 

“看起来都像对的,但是相泽老师既然这么问了,就一定有蹊跷吧。”

 

A班的女生小声的讨论着,竭尽全力从脑海里搜刮出与其相关的信息。小胜翘着二郎腿,心不在焉的转着笔,似乎是觉得这些问题过于简单了些。前面红色的刺儿头(其实是切岛)挠着脑袋,苦苦思索答案,坐在他旁边的黄头发,长得有点像智障(也就是上鸣)斩钉截铁的说这些都是对的。

 

“哈,你们都想的太多了!本来就是对的,一个个的绕那么多弯……”

 

红发男生有点想反驳他,但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我坐在位置上,低着头,心想这个男生好蠢啊。

 

“明明都是错的……”

 

不好,不小心说出口了。

 

黄发男生听到了我的小声嘀咕,转过头来,有点不满。

 

“喂喂,你不是我们班的吧……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些命题就是错的啊?”

 

我知道那个男生没有恶意,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的窘迫了起来。在这些不认识的人群中,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但是那些命题的答案还有解释我的确是知道的。亲身经历了两个命题,再加上自己有抑郁症,总会查一些心理相关的资料,这些问题基本上不在话下。小胜貌似被黄发男生惹毛了,额头上爆出了十字架。

 

“喂喂白痴脸!你自己不知道答案还他妈要质疑别人吗——?”

 

白痴脸……?

 

噗,还挺形象的。

 

“都跟你说了一百万次我不叫白痴脸——!!新来的家伙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直接被你误导的话他真的会以为我叫做白痴脸啊!!!”

 

两只金毛头顶着头吵架,旁边红发男生好像已经习以为常,放弃劝架了。相泽老师不耐烦的敲了敲黑板,示意同学们停止讨论。貌似是看到了刚刚小胜和那个男生吵架,相泽老师叫起了黄发男生,让他说出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觉得都没什么问题啊……!但是后面这个家伙说都是错的……”

 

嗯……?为什么要把我也搭上?我又做错什么吗?

 

相泽老师看到了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玩心,把我叫了起来。

 

“那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答案和上鸣的不一样?”

 

欸?!

 

我慌张的看向小胜,想要寻求帮助。小胜在课桌下面握住了我的手,对我比口型,说没事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就好,相泽不会吃人的。我轻轻的回握住他的手,慢慢的站了起来。

 

“那……那个……这些都是我的个人看法,没有任何依据的……如果说错的话请不要介意……”面对着这么多人讲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我大概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了吧。

 

“没关系的,在座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答案,说出你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我停了几秒,组织了一下语言。抱着必死的决心,我说出了我的解释。

 

“首先关于第一个问题……一个人遇难的话,越多的人观看,受难者得到救助的可能性越小。即使受难者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心里回想着,总会有一个人救我的,但是事实不是这样。如果只有一个人看到暴行,这个人回想,我不救他,那么就没有人救他了。但是一群人围观的话,大家都会想,就算我不出手相救,总会有一个人救他的。对于一个旁观者来说,事不关己是最好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越多,每个人身上的责任就越少。英文上叫做separation of responsibility。”

 

“关于第二个问题,精神分裂并不是人格问题的一种。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是一种病因未明的疾病,临床表现症状各异,涉及感知觉,思维,情感和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以及精神活动的不协调。人格问题,personality disorder,或者很多人关心的人格分裂,是人格障碍的一种。人格分裂者对自身的言语行为是有控制的,只不过两个或以上的人格不共享记忆和感觉。但是精神分裂者是对自己的言行没有控制的。精神分裂是人格的瓦解,人格分裂是人格的建立。”

 

“关于第三个问题……”我低下头,有点犹豫不决,“对于轻度抑郁,或是说仅仅有抑郁情绪的人来说,是有用的。因为这些人还可以控制自己,即使情绪低落,所有东西都在可控范围之内的。但是对于重度抑郁者来说,语言上的开导基本上是没有用的。这种程度的病人所经历的痛苦是一般人没有感受过的,这些痛苦不只源于之前的经历,还有一些生理构造还有荷尔蒙分泌的问题。认知功能的损坏并不是开导所能够解决的,需要用药物治疗,比如SSRI,去甲肾上腺素,还有传统的三环类,四环类抗抑郁药……之类的。”

 

全场都安静了,包括相泽老师都有点说不出话来。只有坐在我身边的小胜,作为唯一一个知道我患有抑郁症的人,习以为常。黄头发的男生扭回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他旁边红发男生的眼神近乎于仰慕,好像我是什么心理学的教授……

 

……完了。

 

明明想低调一点的。

 

>> 

 

下课之后,一个短发女生(丽日)冲了过来,还差点被椅子绊倒。她一脸兴奋的看着我,仿佛见到什么大明星一样。

 

“我叫做丽日御茶子!是这个班的学生!你叫什么呀!你是哪个学校的!上课你的解答帅爆了啊——!!把上鸣那个白痴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欸……?”

 

有人向我搭话这一点让我受宠若惊。我慌乱的摆着手,除了说“我叫做绿谷出久”以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仅仅是因为紧张,而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没有个性,初中一直被欺负,患有抑郁症,高中是一所三流的学校——这些都没有办法让我在这一群精英中开口。小胜看到了我涨红的脸,不耐烦的把我拉过来,和那个女生说:

 

“喂喂大饼脸,你吓到别人了好不好!直直这样冲过来很像推销员的好吗!”

 

“喂喂爆豪!”被小胜叫做大饼脸的女生貌似很不满,“不要用这种过分的称呼啊喂!还有啊,你这个平时第一个损人的混蛋,怎么今天开始保护别人了?说吧,是不是收钱了!”

 

“干你娘啊谁收钱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个拜金女一样在乎钱吗!”

 

小胜和丽日吵得不可开交。小胜站在我前面,像是在保护者什么一样。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安心了起来。这群一点也不正经的人,在我眼前打打闹闹,却激起了一种消失了很久的欲望——

 

想和他们……成为朋友。

 

“我叫绿谷出久……如果能和你们成为朋友的话……”

 

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右手不安分的玩弄着鬓角的卷发。小胜停止了打闹,扭回头看着我。他的嘴角弧度上扬,扯起了一个邪气的笑容。

 

“就是这样啊,Deku。”

 

>> 

 

其实这一天过的还是蛮开心的。中午去了雄英的食堂,吃到了我最喜欢的猪排饭。排了很长的队伍,终于拿到猪排饭的我两眼发光。小胜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应该笑了一下吧。我们一起往A班同学坐着的地方走去,走到一半听到了一个女生指着我,小声地说——

 

“你看到了吗,那个绿色头发的人……”

 

“我在医院见过他呢……”

 

“听说是得了抑郁症……”

 

另外一个女生惊讶的看了我一眼,转头小声的回应,

 

“欸……?怪不得对抑郁症那么了解呢……”

 

“是啊是啊,超可怕的……”

 

“诶诶,你说他会不会自残啊?”

 

两个女生意识到我在看着她们的时候慌张的走开了,嘴里说着“哇被看到了真可怕”,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样。果然……又被当成异类了。上午和睦的记忆一瞬间消失,霎时间感觉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是抑郁症患者这个事实,指着我说,看啊,这个人是个怪物。走在我身旁的小胜也听到了这些话,正想过去理论的时候被我叫住了。过去质问他们只会被围观的吧……而且这不就是变相承认自己是异类了吗。

 

小胜带我走到A班同学坐着的地方,准备吃饭。大家热火朝天的瞎聊着,看到我过来之后朝我打了招呼。真好啊,大家笑得都那么开心,那么没有负担。明明每天有着那么多的训练,但是却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果然是我过于弱小了吧,内心脆弱之类的,总是被一点小事打败。

 

叫做八百万的女孩子停下吃饭,朝我饶有兴趣的问,我怎么知道那么多知识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这些知识都是我用血和泪换来的——作为一个悲惨的抑郁症患者。我知道开导并没有什么用,被围观不会得到任何帮助。我低着头,看着碗里的猪排饭。大概是大脑宕机了,或是说嘴巴不受控制——

 

“因为我经历过啊……。”

 

>> 

 

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病,自暴自弃的说出了我是抑郁症患者这件事。小胜好像被我吓到了,突然自己爆出了黑料之类的。我握着筷子,面前的猪排饭失去了以往的吸引力,勾引不起来我任何的食欲。八百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尴尬的坐着,左右张望,希望能够得到一点帮助。

 

“很恶心吧。”

 

“我是抑郁症患者这件事。”

 

A班的各位都慌了神。大家慌张的解释着,想要让我明白他们完全不在乎这件事。他们的确不会因为抑郁症歧视别人,毕竟都是很优秀的人。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点隔阂。这个隔阂并不是由于抑郁症造成的,而是一种阶级感造成的——我永远都到达不了他们的级别的。我的情绪没有非常低落,但是就是提不起兴趣来。

 

丽日不知道该怎么说,着急的涨红了脸;八百万陷入了自责,低着头不敢看大家;饭田说着大堆的理论,什么抑郁症不是患者的错;小胜看着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我。轰焦冻远远的看着众人,思索着该说点什么好。因为绿谷课上的表现很突出,轰焦冻稍微查了一下绿谷的资料。除了爆豪胜己,在雄英高中里轰焦冻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绿谷有抑郁症的人。轰焦冻并不知道绿谷的过去,也没有了解到他是无个性,但是轰总觉得绿谷不是一个颓废的人。

 

他有在努力的战胜抑郁症。这样的人,不应该被疏远。

 

“我妈妈也有抑郁症。”

 

清冷的声线在这一片混乱中却有着很高的辨识度。大家安静下来,惊讶的看着声音的来源。轰焦冻平时不怎么说话,刚刚除了那一句话也没有开口。所有人都知道轰焦冻肯定有不为人知的过去,但大家都没有敢去问。脸上的伤疤过于恐怖,想靠近他的人都被吓了回去。

 

“她甚至还做过更过分的事。”

 

更过分的事?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轰焦冻说出“过分”两个字呢。明明看起来是那么坚不可摧的,高傲的人。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怪罪他。”

 

“所以,一直努力的你,是没有理由被疏远的。”

 

>>第三人称

 

爆豪胜己从来都很讨厌轰焦冻。

 

他显眼的发色也好,脸上的伤疤也好,冷漠的神情也好,强大的个性也好。这一切都让爆豪胜己觉得不爽,认为这个人不仅会成为他成功之路上的绊脚石,还扰乱他的生活。如果轰焦冻选A,那么爆豪胜己就会选B。不管B是对的还是错的,反正就是不能和阴阳脸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除了现在。

 

作者bb: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么多天没更文

这两天快被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搞死了

今天还感觉自己感冒了(美国空调不要钱的吗)

对了,这里轰焦冻的出场不会夹杂任何的轰出情节,但是作为友谊向我觉得轰的出场是必要的

毕竟轰很帅(划掉)

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看我真挚的眼神

喜欢的话给我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呀

之前随笔 老子完结啦! #英雄学院 # #绿
吧,早知道你在那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一副不屑。两个人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一步之遥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绿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对话...
之前随笔 一 #Franklin #英雄学院 # #绿
英雄安德瓦,再加上他超强半冰半火个性,比起家庭背景不是那么出名家就是完败。但是小个性使用还有战斗策略都略胜一筹,大概是因为轰同学过度依赖个性,导致别的方面并不是很突出(啊,除了学习...
之前随笔 三 # #绿 #英雄学院
……”   “可是……”   可是什么呢?没有可是,没有如果,没有假设。   接受事实吧,绿。   她已经去了。   >>    对不起,即使是现在,写到这个地方还是会控制不住...
之前随笔 八 #英雄学院 # #绿
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了口。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扭回头看着光,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愤怒和痛苦。   “他妈……废除了还能...
之前随笔 一 # #英雄学院 #绿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绿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性格没有很暴躁,一因为他...
之前随笔 七 #英雄学院 # #绿
该回来了吧。坐立不安在家里等着,从八点钟左右时候就开始看表,然后看着玄关,期望一个绿色海藻头出现在自己视线内,举着买回来面包和牛奶说着“成功了”。然而到现在了,绿没有一点回家迹象。...
之前随笔 五 # #英雄学院 #绿
,尝试过割腕,尝试过跳楼,只不过最后一个没有敢这么做而已。”   “可惜都没有。”   看着绿越来越阴沉脸色,想去说些什么,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错,只不过是傻逼上帝爱捉弄人而已。在他说话之前...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光阿姨怂恿去雄英看看,并且揪着小头发说这家伙会带着你参观学校。小挣脱开光阿姨手,嚷着老太婆你都要把头发揪掉了。只要这两个人单独相处,一定会有战争爆发。坐在沙发上看这两人...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绿,原本被判定为废人,今天又一次想成为英雄了。   攥紧手心里挂件,默念着小话,准备出门。走到门前想起了什么,转身到厨房拿了一把随身携带小刀,装到了衣兜里。   他妈,老子就...
之前随笔 六 #英雄学院 # #绿
了抑郁症。   虽然是很小一步,但是做到了。   有点开心不能自已,想马上冲回家告诉小做到了。告诉光阿姨,不再是负担了。告诉已经不在世妈妈,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前面就...
之前随笔 二 #英雄学院 # #绿
。   在进入到校园之前,余光中看到了几个熟悉身影。   那天被小那几个人。   >>  高一上接近尾声了。考完了几场不痛不痒考试之后,学生们要收拾东西回家了。虽然之前给光...
之前随笔 四 # #绿 #英雄学院
黑到仿佛被当年自己喷了鸡蛋,随时可能就会动用个性把全家都炸了。被自己儿子状态吓了个半,赶忙去安慰小,说谁还没有个黑历史啊。   光阿姨不怕继续料,说小时候其实小是有点爱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