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死之前的随笔 十一 #Franklin #我的英雄学院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口吐白沫.jpg
凌晨1点半
我还他妈的写不完
我不会再说“要完结了要完结了”
我看我是要完了
我写的开心,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失智.jpg


本篇轰总友情出演
大家都是一样惨
嘻嘻


>>​

轰焦冻想让我陪他去看看他的妈妈。


说实话,我是不太想去的。不仅是因为我和他不熟,更是因为要去看他的妈妈——我害怕我会被引起一些不好的回忆,然后直接医院里情绪低落。这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啊。


不知所措的我去问了问小胜的意见。说起来,听丽日同学说,小胜和轰同学(就叫轰同学吧,总是叫全名有点怪怪的)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开学起,小胜看到轰同学的第一眼他们就结下了梁子。轰同学的父亲是No.2的英雄安德瓦,再加上他超强的半冰半火个性,比起家庭背景不是那么出名的小胜,爆豪家就是完败。但是小胜的个性使用还有战斗策略都略胜一筹,大概是因为轰同学过度依赖个性,导致别的方面并不是很突出(啊,除了学习,虽然依旧比小胜差了一点)。


同样,轰同学看不惯小胜的不可一世,两个人就互相对着干,常常在实战训练的时候弄得你死我活。到最后老师都刻意把两人分开,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创伤。


原本这两个人是根本不可能一件一致的,然而就是这样的死对头,在我的事情上以外的达成了协议。


我去问小胜我要怎么回复轰同学,而且和他说我不太想去。小胜看起来很不满,因为轰同学邀请我出去什么的(虽然只是看望病人)。但是他并没有拒绝,反而让我和轰同学一起去。我当时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小胜怎么可能同意我和别人出去呢?我低着头,一脸不情愿,扯着小胜的衣角,想用小动作打动他。然而他并没有转变意见,只是说他可以陪我一起去。


我不太开心的问小胜我为什么要去,他转过身捏住我的脸,把苦瓜脸弄成了笑脸的样子。


“有些事情你是需要了解的。”


“虽然我很不爽那个阴阳脸……但是如果你想更早一点克服抑郁症,这件事是必要的。”


“就像上次你给我准备惊喜一样,努力的去吧。”



>>

最后还是答应小胜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小胜提的要求我都拒绝不了……这是为什么呢。



>>

今天早上起得很早。其实不是我主动要起来的,是小胜暴力把我拉起来的……


我一般是夜跑派,小胜是晨跑派。不知道为什么,小胜无论如何也要我尝试一下晨跑。我总是窝在家里,就算出去运动也只是在晚上。长时间不见太阳导致皮肤都是偏病态的苍白,而小胜的肤色就很健康了。并没有很黑,也没有晒出印子,只是比我多了血色。要是说还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清晨的阳光浸染过的颜色吧。


然后就被拉出去了。


我不想晨跑————


寒冬腊月,早上的空气更为刺骨。虽然有阳光轻微的洒在树枝上,但是并不能缓解任何的寒冷。寒风让刚出门的我打了一个颤,裹紧衣服,不情愿的在小胜身后慢跑着。小胜叫我快点,不要总是窝在后面,我不高兴的怼他,说你是怪物吗,大冬天都不嫌冷的。


“就是你这样天天不锻炼才会这么弱的。”


哼,好气。身体好了不起吗。


小胜暴躁的叨叨着,拉着我的领子,让我和他并排跑。被强行要求跟上速度的我只能放开跑,手一直插在口袋里会导致身体不平衡。随着身体机能的运动,体温逐渐上升,早晨似乎不是那么寒冷了。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积雪,只有冰冷的路面,被我们踩过之后发出了闷闷的声响。我悄悄看向旁边的小胜。


他注视着前方,前面是充满希望的朝阳。额头上微微出汗,鼻尖有点红,到底是冻的还是跑步的原因呢。小胜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扭过头来看着我。


那时候的我是什么表情呢。


小胜揉了一下我的头发,朝我坏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加速向前冲去。我愣了一秒,之后又气又笑的追了过去。我说他有毛病,突然跑那么快干什么。他喘着粗气,说想看我追不上他的样子。消失已久的自尊心悄悄探出头来,小声的告诉我要追上他。我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小胜逆光的背影总有一种熟悉感——到底是小时候他带着我悄悄跑出去玩的背影呢,还是初中时他不愿意搭理我 高傲的背影呢,还是高中开学时,他离开的背影呢。


小胜让我跑快点,嘲笑我难道只有这点体力吗。


我摇摇头,甩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回忆。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带我晨跑,要把我从夜晚里拉出来。清晨的空气虽然冷,却很清新。朝阳虽然不温暖,确很柔和。好奇怪啊,明明应该是死气沉沉的冬日,却总让我觉得下一秒,埋在冻土里的生命就要破土而出。


我迎着清晨的阳光,朝着他的背影跑去。


Plus Ultra。


一起冲向更远的彼方吧。



>>

今天要去看轰同学的妈妈了。


小胜陪着我到了医院。本来以为他会陪着我一起进去的,结果他居然说他要在外面等着……好过分!居然骗我!明明期待着一起的……


我在医院的门口犹豫不决,拽着小胜不想放开。轰同学刚好这个时候到。轰看到我之后朝我走过来,问我要不要现在就进去。我点点头,显得不是很情愿(虽然表情没有很明显)。我放开小胜的衣角,准备同轰同学一起进去。小胜这时候却突然拽住了我。


我停下,回头看着小胜,不知道他要干嘛。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放开手让轰同学赶紧带着我走。“半边混蛋你太碍眼了,妈的赶紧拉着他消失在我时间里,快点。”小胜是这么说的。


轰同学看到了小胜的小动作。他站在离我们五步远的地方,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不能从他的表情中猜到他在想什么,毕竟他的表情过于单一。试图从眼睛里看出点什么的我放弃了,因为轰同学的异色瞳好像有不同的感情一样,加在一起显得那么不协调,或者说,感觉就像两个人一样。他左眼的伤疤不仅附着于他的皮肤上,更是创造了一堵墙——让人感到疏远。


我跑过去和他说对不起,稍微浪费了一点时间。他低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或是善意,只是说了一句没关系。


真是奇怪的人。



>>

我和轰同学上了五层,到了精神科病房所在的位置。医院里寂静无声,白色的墙壁与地面更是吸走了人们几乎没有声响的脚步声。我们并排走着,没有说话。我低着头,手里拿着给轰同学妈妈的水果。没有对话并没有让我感觉到尴尬,反而如果和轰同学聊的特别多才是不正常。到病房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过于无聊的路程让我开始天马行空的乱想。


其实也并不是乱想,只不过是好奇而已。


明明要过去看望生病的妈妈,为什么轰同学这么沉默呢?从始至终,他好像就没有提起任何他家庭相关的事情。像我这样的人不介绍自己无可厚非,毕竟我这无聊的人生也没有什么可以讲述给他人的。但是他的父亲可是安德瓦啊……就算不想炫耀,也是要介绍一下吧。比如说,为什么他的个性那么强呢,为什么他不愿意说话呢。


为什么他的左眼会有伤疤呢。


胡思乱想消灭了一些时间,我们走到了病房门口。轰同学站在门外,迟迟没有打开门把手。他盯着紧闭的门缝,好像在做一项重大的决定一样。为什么不直接开门呢?里面可是自己的妈妈啊……轰同学似乎在费很大的劲纠结,眉头都皱了起来。


路过的护士看到了他,朝他笑了一下,说没关系哦,令母现在正在休息呢。轰同学松了口气,朝那个护士点头表示谢意,然后轻轻的开了门。


开门没有制造出任何声音,空气里的尘埃似乎都没有怎么变动位置。和小胜还真的是截然相反呢……我这么想着。要是小胜开门的话,就算是光己阿姨在医院,他也会直接把门踹开吧。或者说,光己阿姨可能也会这么做的。我抱着水果篮,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房间内也是一片素白,除了床头点缀的铃兰花束。轰同学的妈妈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大概是睡着了。他的妈妈好漂亮啊……就算眼下有了岁月的痕迹,依旧不妨碍她姣好的面容。她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窗外的光透过干枯的树枝和室内的窗纱,细碎的光影打在她的脸上。轰同学悄悄走近,回头朝我比口型,让我也过来。轰同学停在了离床一米的地方,缄默的看着他的母亲。我站在轰同学的右后方,看到了他和他母亲相似的那一半边脸。只看一只眼睛的话好像能够看出一些情绪……我悄悄的盯着,试图看出一点什么。


为什么轰同学的眼睛里,充满着痛苦呢。


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轰同学拿走了我手里的水果篮,和他的礼物一起,放到了离他最近的床头。他左半边的身体与他妈妈的距离更加近一些——


他的妈妈像是突然感到了不安一样。


她的眉头紧皱,抿着嘴唇,像是梦到了噩梦,而且随时会醒来的样子。轰同学触电般的往回退了两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轰的母亲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又回到了刚才安静的模样。轰同学站在一边,刘海掩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我感觉得到的——


不安,挫败,还有悲伤。



>>

在房间里呆了没有一分钟,我们便出来了。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经历过的,最短的,看望病人的时间。如同来的时候,回去的时候我们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的对话。或许这么说不准确,因为在分别的时候还是有一小段的交流的。


我走在前面,轰同学走在后面。我要去找小胜,回到他身边,然后一起回家。但是我总觉的轰同学有什么话要说。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走到了一楼的门口。为什么轰同学不敢开口说话呢……也许“不敢”这个词用的不太准确,但是他好像的确在可以避讳着什么。我定住脚,扭回头看着轰同学。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不解,甚至是出于关心——


“轰同学,你是要和我说些什么吗?”


轰好像没有意料到我会直接问他。他呆了两秒,回过神来,看着别的方向,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嗯”。之后就是漫长的空白,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窗外的鸟叽叽喳喳的飞过去,好像在小声抱怨着冬日的寒冷。在几十只鸟叫嚣过后,轰同学终于开了口。


“……对不起,绿谷。”


“欸?”


我的大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明明是过来陪他看望他的妈妈的,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说一句“谢谢”我都能够理解……我迷茫的看着他,等着他的解释。轰低下了头,把下巴埋入了围巾里。眼睛依旧看着别处,仿佛没有勇气看着我一样。


“我今天把你叫过来完全是出于自私的。”


轰低垂着眼帘,异色瞳里包含的东西过于多,让人一瞬间理解不了,这个没有到十八岁的少年到底藏着怎样的心事。


“你患有抑郁症,我妈妈也有抑郁症。”


轰把头垂的更低了。


“我想知道……这种病,到底怎么样才能好啊……。”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小时候的那个样子呢。”



喜欢的话给我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呀
请支持我的卖糖事业(呸?

之前随笔 老子完结啦! #英雄学院 # #绿
吧,早知道你在那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副不屑。两个人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步之遥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绿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对话...
之前随笔 #英雄学院 # #绿
,什么抑郁症不是患者错;小看着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轰焦冻远远看着众人,思索着该说点什么好。因为绿课上表现很突出,轰焦冻稍微查了一下绿资料。除了,在雄英高中里轰焦冻应该是...
之前随笔 三 # #绿 #英雄学院
站在窗前,逆着光看不清他表情。   “你这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早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想过怎么回答。小知道妈妈去世这件事,不如说家都知道。抑郁症根源也就是这件事。但是之后...
之前随笔 # #英雄学院 #绿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绿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性格没有很暴躁,因为他...
之前随笔 八 #英雄学院 # #绿
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了口。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扭回头看着光,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愤怒和痛苦。   “他妈……废除了还能...
之前随笔 七 #英雄学院 # #绿
该回来了吧。坐立不安在家里等着,从八点钟左右时候就开始看表,然后看着玄关,期望一个绿色海藻头出现在自己视线内,举着买回来面包和牛奶说着“成功了”。然而到现在了,绿没有一点回家迹象。...
之前随笔 五 # #英雄学院 #绿
,尝试过割腕,尝试过跳楼,只不过最后一个没有敢这么做而已。”   “可惜都没有。”   看着绿越来越阴沉脸色,想去说些什么,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错,只不过是傻逼上帝爱捉弄人而已。在他说话之前...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再他妈看老子就把你眼睛挖来”。几个同学被吓得转回了头,直直坐着,害怕过去生吃了他们。   相泽老师清了清嗓子,示意同学们安静。全班在五秒内安静下来,包括那些旁听生。   “今天我们讲节心理...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绿,原本被判定为废人,今天又次想成为英雄了。   攥紧手心里挂件,默念着小话,准备出门。走到门前想起了什么,转身到厨房拿了把随身携带小刀,装到了衣兜里。   他妈,老子就...
之前随笔 六 #英雄学院 # #绿
了抑郁症。   虽然是很小步,但是做到了。   有点开心不能自已,想马上冲回家告诉小做到了。告诉光阿姨,不再是负担了。告诉已经不在世妈妈,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前面就...
之前随笔 二 #英雄学院 # #绿
。   在进入到校园之前,余光中看到了几个熟悉身影。   那天被小那几个人。   >>  高上接近尾声了。考完了几场不痛不痒考试之后,学生们要收拾东西回家了。虽然之前给光...
之前随笔 四 # #绿 #英雄学院
回报了。   光阿姨真的是一个非常好人。   之前一直喊着要要活似乎找到了活着理由,似乎又没找到。世界和活着世界依旧不会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如果了,可能会有人为此伤心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