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死之前的随笔 老子完结啦! #我的英雄学院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哇啊啊啊啊啊啊爆哭!!!!

有生之年我终于完结了!

总计42163字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写这么长,明明只是想写个几千字的,最后居然写了这么多!

这篇文章从300多粉丝写到现在,我有点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

也求求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这么长的文章对一个萌新来说很不容易了呜呜呜

 

>> 

 

轰低着头,没有看我的眼睛。明明表情有些畏缩感,但是说话的语气却云淡风轻,仿佛讲的并不是自己的故事一样。

 

“你知道个性婚姻吗。”

 

我歪着头,不太明白轰在说什么。轰也没有在意我的不解,跳过这个部分继续讲了下去。

 

“你知道我的混蛋老爸对吧,那个赫赫有名的安德瓦。”

 

“也许在你们的眼里,他就是救世英雄。将人们解救与水火之中,然后摆出严肃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多做了一件善事而沾沾自喜。就是这样的英雄,你们都崇拜的英雄,其实只不过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混蛋而已。”

 

“他不甘心自己身为第二名。他很强,但是永远比不过欧尔麦特。超越第一名是他毕生的梦想,然而却怎么样也实现不了。然后他就想出了第二种办法。生出一个拥有很强个性的孩子就行了。”

 

“所以他找了我的妈妈——拥有冰冻个性的人。因为单纯的火个性会导致大面积烧伤,所以他没有办法使出全力,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和他完全相对的个性辅助,就无敌了。他抱着这样的想法找到我的妈妈,买通了她的亲戚,逼着她和他结婚。No.2的英雄亲自找上门来,哪个人的家人会拒绝呢。”

 

“但是妈妈知道啊,这个人只是为了利益而来的。可是就算她知道,也没有用。”

 

“最后她生下了很多孩子,除了我全都是只有一个一种个性的半成品。”

 

半成品……我回想着这个词,觉得背脊发凉。这根本不像是两个人和睦相处过后爱情的产物,而是像实验室一样,一次一次的尝试造出让自己满意的物品。面前的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成功的物品……吗。

 

“可是我很讨厌自己啊。拥有一半红色的我,是没有办法好好靠近妈妈的。就算她很爱我,觉得我一定会成为优秀的人……”

 

“也不能阻止,她认为‘我的左半边是丑陋的’。”

 

“她拿起刚刚烧开的开水,浇在了我的头上。也许很早之前她就有抑郁症了吧……一直压抑着,没有和任何人说起来。我可能是第一个知道她生病的人,我也是第一个受害者。我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很痛苦,反而觉得,如果这样能够让她不在对我产生隔阂就好了。”

 

“然而不是这样的……”

 

“她还是那样……”

 

“甚至变本加厉……了。”

 

>> 

 

我明白轰为什么要找我了。

 

作为一个战胜过一点点抑郁症的人,我的价值是存在的。他希望从我身上找到治愈抑郁症的方法,还有我的动机。他希望他的妈妈能够好起来,能够像原来那样爱着他。

 

轰盖住了他的左眼,手越来越用力,脸颊上的肉被蹂躏的发红。如果我没有这左半边就好了,如果没有混蛋老爸的个性就好了——他是不是这样想的呢。在雄英观看实战训练的时候,轰只用冰的能力,而且把自己的左半边用冰盖住,是想要抹去这难看的红色吧。只拥有冰的能力,即使会把自己冻伤,也有资格能够靠近母亲,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痛苦了。

 

“别再伤害自己了。”

 

我脱口而出。又是一次没有经过大脑的发言,但是我却觉得没有任何不妥。和我完全相反,他憎恶着自己的个性,而我憎恶着自己的无个性。原来上帝真的是会骗人的,不管给你什么样的结果,最终只能在痛苦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他的妈妈无疑是爱着他的,但是却因为他的左边与伤害她的人过于相似,让她的憎恶转移到了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她是爱着你的,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给她足够的关心,她会有活下去的希望的。对话也好,写信也好,只要让她知道你是爱着她,一切就都解决了。她也许还在愧疚吧……不愿意看到你,可能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你记得我上课说的话吗?‘引导对于重度抑郁是没有用的’。但是陪伴是有用的。”

 

“只要你在她身边。”

 

我退后了两步。大概是接下来的话有一些自己奇怪的逻辑,或是说,我从未经历过轰所经历过的事,直接这样给建议似乎显得太过于自大了一些。我有点不安的看着窗外,发觉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的身上,安静的给予我温暖。

 

因为下定决心也好,抑郁症的同病相怜也好,或是说太阳给我的温暖也好——

 

“不要讨厌自己火的个性啊。”

 

轰抬起头来,异色瞳里充满着惊讶与不解。我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继续说了下去。

 

“你一直使用冰的个性,会冻伤自己的对吧。同样的,你的妈妈只有冰的个性,所以一定会冻伤自己的。一直厌恶着自己火的个性,然后不去接受它,受伤的只有你啊。既然无论如何都不能消除火的个性的话,为什么不用它去温暖别人呢。”

 

“证明给你的混蛋老爸看啊。”

 

“就算同样是火,他的火焰只能伤害到别人,而你的却可以拯救。”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轰的眼睛慢慢睁大,像是意识到什么了一样。对于他来说,能够接受火的个性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还是希望他去试一试。

 

如果她的妈妈能够再次开心笑出来的话。

 

“みどりや、ありがとう(绿谷,谢谢你)。”

 

>>第三人称

 

轰让绿谷等一下,他去找爆豪回来。轰走向了出口的位置,然后在绿谷看不见的地方转弯,返回了医院里面。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站定——

 

“出来吧,爆豪。我早知道你在那了。”

 

爆豪从阴影中走出来,双手插兜,脸上一副不屑。两个人的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停在了一步之遥的位置。

 

“你都听到了吧,我和绿谷的对话。”

 

“切……都是一些无聊的对话而已。”

 

口是心非,这个家伙。轰这么想着,并没有揭穿爆豪。爆豪大体只是害怕我做出什么不符合他心意的事情吧。

 

“你是喜欢绿谷,对吧。”

 

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语气相当的肯定。爆豪有点惊讶的看了看轰,但是并没有反驳。

 

“你这混蛋什么时候察觉到的,啊?”

 

“从你在学校维护绿谷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脾气这么臭的人居然还会关心别人,肯定不是什么不重要的人吧。还有刚刚我和绿谷准备进门的时候,你拉住他了。”

 

“老子拉不拉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

 

“啧。”

 

两个人不满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都别过头去。说实话,爆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拉住绿谷。绿谷只是和轰去看望病人而已……然而爆豪就是觉得,绿谷离开身边会给自己莫名的紧张感。并不是说轰焦冻会对绿谷做什么,谅他也没这个胆,只是不想撒手而已。

 

“绿谷……是一个很好的人。他身上有着活下去的希望。”

 

爆豪不太明白轰为什么要讲这个,但是还是罕见的没有打断。

 

“虽然很自私——但是我觉得,只要他好起来,就代表着我母亲能好起来。只要有一个人战胜了抑郁症,那么就代表其他人也可以。”

 

“你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绿谷和你母亲之间又没有联系。”

 

爆豪转身往门外走,到了门口处停了一下。

 

“再说了,这件事用不着你管。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希望你母亲好起来。”

 

“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堂堂正正来一场比赛吧。”

 

>> 

 

寒假结束了,我也要回去上学了。虽然不是一个好学校,但是我决定要好好学习,重新认真的对待一切事物。光己阿姨送我去学校的时候一脸担心,害怕我在学校会遇到困难。我笑着和她说不会的,而且我也不像之前那么脆弱了。光己阿姨点了点头,然后说要去找老师谈谈,让他多注意我一下。我没好意思阻止,就让她去了。

 

太阳似乎越来越暖和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树枝上会重新冒出绿芽。空气还是寒冷的,但是不再会刮很猛烈的风,并且夹杂着雪籽了。记得上一次来学校的时候,空气还是燥热的,高温熔化了空气,一切都模糊不清。然而生活从那时候急转而下,如同逐渐寒冷的气温一样,把人带入绝望的深渊。

 

但是现在我熬过这个冬天了。

 

寒冷的冬日终将过去,春日的阳光会融化数尽的积雪。

 

太阳啊太阳,我祈祷着。

 

身旁的小胜趴在路边的栏杆上,漫无目的的看着远方。上一个夏天,他犹豫不定的“别死了”仿佛还在耳边,这次他会说什么呢。

 

“小胜,夏天什么时候到呢?”

 

“你问这个干嘛?”

 

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为什么我现在会笑呢,为什么我会感到幸福呢?

 

“因为夏天到了,就可以穿那件羽织了啊。”

 

>> 

 

高一下学期的学业依旧不是那么重,我还是有很多空闲时间。除了看书,我开始在网上写一些东西。上次去看望轰的妈妈让我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默默忍受着抑郁症带来的痛苦,而且身边没有理解他们的人。如果他们都能好起来的话,如果他们也能撑过一个个冬天的话,如果我的经历能够给他们带来一点点帮助的话,也许黑夜就不会那么漫长了。

 

我想把我的日记传上去,还有我想过的事情,包括当时自杀的冲动,还有得救过后的感激。一开始总以为这些是死之前的随笔,认为自己可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然而小胜就如同我的太阳一般,就算是拽着我,也要把我拉到阳光之下。

 

每次意识到了自己活着,意识到了自己战胜过怎样的困难,我都不自觉的笑出来。

 

手上的笔记本有着莫名的重量。到了现在,也许它已经不是死之前的随笔了。

 

我希望它能够成为我生而为人的证明。

 

>> 

 

上次参观雄英的时候,相泽老师下课之后让我留下来一会儿。他问我之前有没有报考过雄英,我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我只是没有个性的普通人而已,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相泽老师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我现在在哪个学校读书。当他知道我的学校之后,不满的皱眉。他问我,我难道就没有认为,这个学校与我的能力不匹配吗。

 

可是我没有个性啊。

 

很强的个性和一个人的成功没有绝对的联系。

 

相泽老师说完,停了一会儿,似乎在等我的答复。被名望很高的老师夸奖让我很开心,我有些激动的和他说谢谢您。难道答复就只有这些吗,相泽老师扶额。我不解的看着他,并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

 

你可以转学到雄英的普通科啊。

 

>> 

 

我和小胜说了转学的事情,他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从那群无所事事的人群中脱离出来。

 

啊,那我需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 

 

最近有很多忙的事情,都没什么时间来写日记了……

 

网上的文章受到了很多好评,有轻度抑郁的人在下面留言,说如果他能够向我一样强大就好了。我还发现,每次我发文章的时候,总有一个辛辣拉面头像的人第一个给我点赞。小胜原来这么闲的吗……可是雄英作业很多的啊。如果他把我设置了特别关注的话……

 

啊,又傻笑出来了。

 

>> 

 

月考好烦……不想月考。

 

>> 

 

五月初学校校庆,所以放了一个假期。五月正是樱花烂漫的时候,大家都在商量着怎么出去玩,如何利用这个美好的假期。我安静的收拾完书包,想着要做什么比较好。

 

很久没有看妈妈了呢。

 

在温暖的日子里去看望她,听起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呢。

 

>> 

 

最后还是和小胜一起来了。

 

雄英本来没有假期的,但是小胜知道我要去看望妈妈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和我一起去。我本来不太愿意的,打扰了他的学业不太好……然而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已经连假条都写好了。我拗不过他,也只能同意了。小胜请了一天的假,收拾好东西陪我去。

 

>> 

 

五月樱花烂漫,温度已经开始回转,初夏的微醺感残留在空气中,预示着盛夏的到来。早樱随着风的吹过纷纷落下,将一片死气沉沉的墓地点缀上了一点生机。

 

小胜都到墓园门口停了下来,让我自己一个人进去。也要用一些时间自己和她说说话吧,小胜是这么说的。我点点头,踩着樱花瓣,朝着妈妈墓碑的方向走去。

 

妈妈的墓碑和别人的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一座小小的石碑,立在这一片寂静之地上。我把花束放在墓前,单膝跪下来。

 

妈妈,这一年我经历了很多……我知道,我有做出过让你伤心的事,像自残什么的,但是现在不会再这么干了。爆豪家帮助了我很多……也许我一辈子都还不完他们的恩情吧。还有小胜,可以说是他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了。

 

啊对了,妈妈,我觉得,我可能有点喜欢小胜……

 

对不起不要骂我!!我知道我们两个都是男孩子,这种事情显得很奇怪之类的……但是我还是像试试。我觉得,只要爱存在着,什么都可以迎刃而解的吧。

 

相泽老师建议我转到雄英,在普通科呆着。我觉得这个主意超赞……如果我学习足够好的话还可以留校当老师,这样我就能自己养自己了。

 

啊啊,我还在网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有很多人给我点赞哦,我希望他们能够向我一样,慢慢的好起来。

 

不知道妈妈过的怎么样呢,有没有很开心呢。我在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更好,所以妈妈不用担心啦。妈妈是不是还像原来一样慌手慌脚呢,是不是还是很容易哭呢。如果现在你能看到我的话,一定会哭的吧。

 

……明明我也会哭的。

 

嗯……大概,就这么多了吧。

 

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花瓣,转头往回走去。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我,会不会有和妈妈分别的一天呢?妈妈送我的时候到底是什么表情呢?会不会站在家门口,满眼泪水却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孩子远去呢?

 

我回头看去。

 

那个时候的我,会不会也回头,远远的看着妈妈呢?

 

微风撩起了地面上的残花,漫天的花瓣纷纷扬扬,下了一场粉色的雾雨。妈妈好像在远远的看着我,却在下一秒樱花划过的时候消失殆尽。我抬起手,想要去抓住什么。一朵完整的樱花落入我的手中,安静的躺在手心里。

 

是一朵完整的花呢。也许是好的预示吧。

 

后面,妈妈的墓碑立在一片花海里;前面,小胜远远的在花海的尽头等待着。

 

往前走吧。

 

向他的方向走去。

 

在心里悄悄的告诉全世界,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Plus Ultra。

 

冲向更远的彼方吧。

之前随笔 八 #英雄学院 # #绿
没有控制住,把前面那句话说了口。情绪状况还是很差,听到了“绿不愿意见你”这种话瞬间到了气头上。扭回头看着光,眼睛里全是血丝,以及包含不住愤怒和痛苦。   “他妈……废除了还能...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再他妈看老子就把你眼睛挖来”。几个同学被吓得转回了头,直直坐着,害怕过去生吃了他们。   相泽老师清了清嗓子,示意同学们安静。全班在五秒内安静下来,包括那些旁听生。   “今天我们讲一节心理...
之前随笔 三 # #绿 #英雄学院
……”   “可是……”   可是什么呢?没有可是,没有如果,没有假设。   接受事实吧,绿。   她已经去了。   >>    对不起,即使是现在,写到这个地方还是会控制不住...
之前随笔 十一 #Franklin #英雄学院 # #绿
英雄安德瓦,再加上他超强半冰半火个性,比起家庭背景不是那么出名家就是完败。但是小个性使用还有战斗策略都略胜一筹,大概是因为轰同学过度依赖个性,导致别的方面并不是很突出(啊,除了学习...
之前随笔 五 # #英雄学院 #绿
,尝试过割腕,尝试过跳楼,只不过最后一个没有敢这么做而已。”   “可惜都没有。”   看着绿越来越阴沉脸色,想去说些什么,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错,只不过是傻逼上帝爱捉弄人而已。在他说话之前...
之前随笔 九 #英雄学院 # #绿
。”   绿,原本被判定为废人,今天又一次想成为英雄了。   攥紧手心里挂件,默念着小话,准备出门。走到门前想起了什么,转身到厨房拿了一把随身携带小刀,装到了衣兜里。   他妈老子就...
之前随笔 十 #英雄学院 # #绿
,什么抑郁症不是患者错;小看着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轰焦冻远远看着众人,思索着该说点什么好。因为绿课上表现很突出,轰焦冻稍微查了一下绿资料。除了,在雄英高中里轰焦冻应该是...
之前随笔 一 # #英雄学院 #绿
原作者:向北 是糖!! 本文讲述绿在母亲去世后,没有考上雄英,经历了一切之后患上了抑郁症故事。 文章分上下,明天不意外应该能写完。预计1w字,现在5k。 性格没有很暴躁,一因为他...
之前随笔 七 #英雄学院 # #绿
该回来了吧。坐立不安在家里等着,从八点钟左右时候就开始看表,然后看着玄关,期望一个绿色海藻头出现在自己视线内,举着买回来面包和牛奶说着“成功了”。然而到现在了,绿没有一点回家迹象。...
之前随笔 四 # #绿 #英雄学院
黑到仿佛被当年自己喷了鸡蛋,随时可能就会动用个性把全家都炸了。被自己儿子状态吓了个半,赶忙去安慰小,说谁还没有个黑历史啊。   光阿姨不怕继续料,说小时候其实小是有点爱哭...
之前随笔 六 #英雄学院 # #绿
了抑郁症。   虽然是很小一步,但是做到了。   有点开心不能自已,想马上冲回家告诉小做到了。告诉光阿姨,不再是负担了。告诉已经不在世妈妈,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前面就...
之前随笔 二 #英雄学院 # #绿
。   在进入到校园之前,余光中看到了几个熟悉身影。   那天被小那几个人。   >>  高一上接近尾声了。考完了几场不痛不痒考试之后,学生们要收拾东西回家了。虽然之前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