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灵】灵幻新隆决定去死 #影山茂夫 #灵能百分百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因为不知道太太那张画是另外一个妹子的梗,所以我把摩天轮那一段删掉了。然后就变成了魔改的鬼东西,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个温馨的故事被我改成这了个狗样子,可喜可贺。惯例不想校对。

 

【正文】

灵幻新隆是个谎话连篇的人,他的徒弟却是一个连谎话该怎么说都不知道的人。

 

灵幻新隆的学生时代过的一帆风顺,成绩优秀,体育中上,长得一副俘获少女芳心的脸,怎么说都是一个完美的学生。他在高中的时候收到过不少女生的情书,那些女孩子各个条件都不差。灵幻新隆的朋友装出一副酸的要死的样子,说,啧啧啧,烂桃花太多可不好。灵幻也只是笑笑,随手把信装起来,找一个校外的垃圾桶扔掉。

 

他朋友对此完全不理解。明明那么多人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试试呢?就算你不喜欢她们,谈个恋爱也不会耽误你事。灵幻停住了脚步,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仰起脸来和朋友说,我还真没兴趣。

 

很快就打脸了。高二的时候灵幻还是试了几个女生,但是无一例外都撑不过两个月。那几个女生分手之后倒也没怨恨灵幻,反正男女分分合合是世间常态,与其撕破脸还不如做个朋友。别人问她们,你觉得灵幻是个怎么样的人,她们思考了一会儿,都说灵幻人还不错。

 

只是过于凉薄了一些。

 

灵幻表面上性格开朗,和谁都聊得来,其实他对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兴趣。很多事情,知道运作原理了,就不再吸引人了。世间的规律一成不变,根本没有那么多新奇可循。灵幻和那些女生在一起何尝不是如此。不过他还是有良心,就算这样也依旧是顺着女生的心意来。到最后都是女生提出分手,灵幻对此也表示理解。

 

“灵幻同学,不像是能够喜欢上别人的人呢。”

 

本质上,灵幻新隆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只不过表面上附和,让别人开心,等到一个人的时候,卸下伪装,又觉得无比空虚。他和那些人没的话聊,根本不是一类人。起初灵幻也尝试着融入过,比如私底下了解他们喜欢的东西,然后一起谈论流行话题。不过最后还是累了——果然一个人的时候更加开心一点。人情世故,这是灵幻最擅长的事,却又是他最讨厌的事情。每天带着一副面具出门,沾染上一身灰尘之后疲惫的回来,摘下面具,洗掉烟酒气,脱力的把自己埋在靠枕里。他怕,怕这面具戴久了就真的摘不下来了。

 

周末灵幻总会把自己扔在家里,享受一个人的感觉。中午才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吃个午餐,洗个澡。下午看看书,写点东西,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这种生活是对灵幻的放松,除了时不时袭来的孤独感。但是再孤独又怎样,比起假笑来说还是好了千万倍。

 

大学毕业的他成了一名社畜,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加热的便当,不存在的早饭,习以为常的加班。灵幻觉得自己要被压的喘不过气了,再这么下去,自己可能真的死了。在七十岁的时候,即将入土时,回想自己的一生,忽然意识到,自己在二十岁的时候早就死的干干净净——这种见鬼一般的人生他才不要。

 

然后他跳槽了,开了自己的相谈所。

 

这种狗屁不通的创业,他没有得到一个人的支持。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世界上怎么会有超能力呢。可是这种异于常人的生活又吸引着他,把他从一成不变的日常中拉出来。就算是解决情侣之间的矛盾都比在办公室编程好得多,灵幻想,要不这个相谈所先这么开着吧。

 

然后他就真的遇到了——超能力。日后想想,这个超能力不仅是字面意义上的,更是对灵幻新隆命运的本身。他一成不变如同死水的人生里闯进了一头小怪兽,这个怪兽什么都不懂,什么狗屁人情,什么气氛,他全都一无所知。可是他不撒谎,他对待所有人都是一片赤诚。

 

说来讽刺。灵幻长着一张迷惑性极高的脸,别人看到之后,配合着花言巧语,总能听信他的谎言。影山茂夫的脸却平平无奇,呆呆的,有的时候还会给人压迫感。他的发色是黑色的,瞳孔是黑色的,衣服是黑色的。什么样稀奇古怪的颜色掉进他这里都会变成黑色,然后被他默默的包容。

 

灵幻有的时候在想,原来黑色也可以拥有一颗温暖的心啊。

 

一个骗子和一个好人。这就是灵幻和影山。灵幻面对影山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怎么撒谎,明明平时满嘴胡言,影山又是一个好骗的人。渐渐的,灵幻甚至产生出了一种莫名的责任感——他要把影山往正道上引。就算他这个人再偏离正道,他也要让影山作为一名普通人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他自诩骗子,人渣,但是在影山面前,他只是他的师父。

 

不是作为骗子,而是作为良师。

 

渐渐的,影山朋友多了起来。影山能分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有的时候影山直接翘班。灵幻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影山根本不需要灵幻新隆这个骗子。他一个人能活得很好,有很多朋友,不像灵幻,下班之后只能一个人坐在冷清的酒吧里,点一杯柠檬沙瓦。

 

原本影山来的次数就不固定,都是灵幻随叫随到。但是现在灵幻越来越不愿意把影山叫出来了——怕打扰到他的生活,也怕被他讨厌。那次电话里,影山支支吾吾的拒绝让灵幻意识到自己是个多么糟糕的人:明明影山一个人活得好好的,自己非要在中间横插一脚,还觉得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救世者。越来越多次,灵幻只是看着电脑,放下了手机,屏幕上是他之前打了千万次的号码。

 

小酒窝可以算是影山那边的朋友,但是他会时不时会到灵幻这里聊天。小酒窝在影山家呆了太久,实觉无聊,自顾自飞到灵幻那里去看看有没有有趣的事。到相谈所之后,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年轻女性朝着灵幻微微鞠躬,抱歉的笑着,打开门准备离开。她身后的灵幻已经不是之前的那副夸夸其谈的样子,而是有些着急和束手无策。年轻女子一脚踏出门,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朝着灵幻。

 

您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灵幻的表情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逐渐消失,他垂下眼帘,像是接受了事实一般。他到底是接受了‘自己是个温柔的人’这件事,还是接受了那位女子的事情呢。

 

小酒窝被这诡异的场景搞得一头雾水。年轻女子走了之后,小酒窝迫不及待的飞到灵幻旁边,想要问个究竟。他很好奇是不是灵幻又沾花惹草,把什么麻烦事搞到身上。但是还没等他开口,灵幻就像被抽离了力气一般,坐在椅子上,脸慢慢埋到手臂里。小酒窝没见过这样的灵幻,他之前对灵幻的印象只是满口谎言的欺骗师而已。他想要开口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发现想问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小酒窝自顾自的叹了口气,绕到灵幻背后准备从窗户离开时却发现灵幻背后一身的,红黑色的诅咒。

 

喂喂,你被诅咒了啊。

 

啊,是吗。灵幻对此毫无兴趣,仿佛被诅咒的是一个毫不相干的路人。会发生什么呢,灵幻心不在焉的问。

 

你再这么被诅咒下去,出门被车撞死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这样啊。灵幻趴着的姿势没有变,眼睛里没有焦距。小酒窝,你希望我死吗?

 

小酒窝被这句话定住了。换作平常,他一定会说你赶紧死吧,这世界上没了你这个欺骗师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是直觉告诉他今天不能这么说,如果这么说了,可能真的就再也见不到灵幻了。

 

你还是再活一段时间比较好,毕竟茂夫那家伙……

 

这样的话就帮我把那些鬼东西吃掉吧。灵幻没等他讲完,自顾自打断了小酒窝的话。被打断话的小酒窝没有生气,只是任命的靠近灵幻,开始食用那些诅咒。诅咒太多,小酒窝吃了一段时间。空气安静的很,连灰尘都不愿意动一下。窗外的乌云开始集结,预示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你知道吗,灵幻突然开口,今天的客户是来求助的。她觉得她活不下去了。

 

小酒窝顿了一下,继续食用着诅咒,没有开口。

 

她没有什么钱,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廉价的心理咨询师。她向我倾诉了很多,说她活不下去了。我平时骗人那么久,今天终于想要去拯救一个人。可是我尝试说服她了很久,却坚定了她要自杀的想法。她被亲情束缚住,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努力了好久,真的很久,却还是没有把她从死亡的边上拉回来。她一副释然的表情向我说着谢谢,我却觉得讽刺。被我骗过的人都活的幸福美满,我苦口婆心劝说的人却走向了不归之路。

 

该死的人是我啊。

 

……你只是压力太大了。小酒窝吃完了诅咒,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一句话。墙上的钟表的时针指向六,灵幻慢慢从桌子上撑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应该和小酒窝道谢,灵幻这样想着。

 

小酒窝,谢谢了。哪天你附身了别人,我们一起去吃ra……(拉面=ramen)

 

舌头打结。

 

咳,一起去吃拉面吧。

 

小酒窝有点惊异的看着灵幻。灵幻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极其不和谐的笑容:

 

抱歉,太久没说这个词了,有点不适应。

 

那次是小酒窝倒数第二次看见灵幻。他知道灵幻被卷入记者之类的麻烦事,他也没有多问。小酒窝只是想利用影山,对于灵幻本身没有太多兴趣。只是觉得这个人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越来越不爱言辞。小酒窝曾经考虑过把这些事情告诉影山,但是转念一想,既然灵幻自己都没有告诉他的弟子,为什么他小酒窝要横插一脚。

 

那天小酒窝闲来无事在外面散步,四处乱逛。走到一处却发现了贴在门上的海报——灵幻大师的质问。他觉得有趣,就进了门。指不定是什么灵幻传教现场,小酒窝这么想。但是他进去的时候却被震住了。灵幻孤零零一个人站在满是话筒的台子上,下面黑压压一片全是记者。他们嘲笑,讽刺,谩骂,说灵幻只是一个骗子,什么都不会;这个世界果然少了他最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骗过了。灵幻站在前面一言不发,眼神空洞的像个木偶一样。小酒窝有点着急了,飞到灵幻身边催促他说两句话。灵幻可是巧舌如簧的人啊,哪怕一两句话都能起一点效果,比一言不发强多了。可是灵幻就像没有看到他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人群背后的那扇门。

 

会有人进入那扇门,为我解围吗?

 

……没有。

 

小酒窝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不是影山,没有办法造出大的动荡,假装让人群相信“灵幻其实是有能力的”。他只能干着急,看着灵幻被一点一点瓦解。

 

如果说之前的灵幻空有一副完整的外壳,里面的心脏已经千疮百孔的话,现在的灵幻,无论身体还是心脏早就化为尘土了吧。过了许久,无聊的记者渐渐散去,独留灵幻一个人在台上。小酒窝推着灵幻,让他赶紧回家,不要在这个是非之地停留太久,无奈灵幻一个踉跄直接摔在地上。灵幻伸开手脚,仰面躺在地上,面前是白的发亮的聚光灯。

 

……刺眼。

 

灵幻突然想到了前些日子,把他当成廉价心理医生的年轻女子。自己一个将死之人去劝说他人不要放弃希望,说给他人听怕不是要被笑好几天。他突然明白了那个女孩的心情,那种知道自己终于能够死去的释然。

 

不过他灵幻新隆这辈子是不可能体验到这种释然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站着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回家。小酒窝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想要跟着他。因为他害怕灵幻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灵幻转过身,和小酒窝说他不用跟着了,回去找茂夫吧。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就好了。灵幻走到门口,脚步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话。

 

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茂夫了。

 

他一个人融入夜色,不回头的走了。

 

小酒窝没有办法,也只好回到了影山家里。接下来的几天里,影山总觉得小酒窝看他的眼神很复杂,就像想要告诉他什么重要的事一样。但是小酒窝没有说,他也没有多问。

 

直到那天小酒窝上气不接下气,一脸惊恐的找过来。

 

小酒窝终于坐不住了,想要去看看灵幻的情况。灵幻应该不会有事的,小酒窝想,毕竟这个骗子处理过那么多事,经历过那么多挫折,哪一次他不是撑过来了?可是当他到了相谈所时,却怎么也找不到灵幻。门口的墙上被各种颜色的喷漆写着“骗子”“去死”等字样,周围墙壁上漆皮一片片掉落,露出惨白的内墙。小酒窝又去了灵幻住的地方,依旧不见他踪影。

 

怎么办。

 

小酒窝还是食了言,跑去找影山,支支吾吾的讲了这件事。他看到影山的表情从凝固,到惊恐,再到不可置信,他漆黑的瞳孔里满是不相信与绝望。影山不顾家里人的询问,翻了窗户直接飞到灵幻家里去。灵幻家里是空的,床铺干净整洁,冰箱里空空如也,就像从来没有人住在这里过。唯一能够证明主人活过的有茶几上的空酒瓶,还有烟灰缸里即将溢出来的烟头。

 

影山要失控了。

 

他跌跌撞撞的赶到事务所门口,在一片绝望中祈求着最后一点希望。他看到门上的杂乱字眼,那些谩骂的话。记忆中师父的笑脸,惊讶的表情,着急的样子,混杂着眼前不堪入目的字眼,像刀子一样扎在影山的心脏上。好痛,好痛。他的心流血了,他该怎么办呢,已经没有可以帮助他的人了。

 

影山觉得自己要失控了。自己是多么无能啊,影山想着,到头来还是只能破坏一切。旁边的小酒窝一言不发,也没有惊恐的表情。就这样结束吧。

 

97%,98%,99%。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

 

在最后一丝清明下,影山看到门上的一行小小的,熟悉的字体。全身的力气像突然被抽空,他腾的一下跪在地上,眼泪如同洪水一样怎么也控制不住。

 

他认出来了。这是师父的字迹。那两行小小的字,轻飘飘的印在巨大的“骗子”两个字眼之上。

 

——忘了我吧,mob。

 

私は嘘の人

决定-续篇 #百分 #
可不必为功名利禄而活,你要为了你自己活着。你不是一个诈骗师,你是,一个拯救了很多人的除师。   可是周围空无一人。   没有梦到记者招待会那个时候,他在网络上都看过了。在他梦境的最后,他...
【腐向】今天我也没想好标题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 # #
by/ 高雅姜   【】 明明手里拿的是普通的一盒奇棒,但是龙套却觉得像是拿着火炭,这也是肯定的了吧,毕竟要和师匠做…做那种事。龙套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一面回想着米里教自己的做法...
】迟到的生贺 #百分 # # #
。 不过抛开这些不谈,这边也很苦恼,因为以前龙套过生日时,自己就是带他吃拉面,还额外给他加四块叉烧呢!现在龙套长大了,显然不这么敷衍过去了,还说和两人一起凑钱买礼物,可是现在都变成猫了怎么办...
】人类的本质是柠檬精 # # #百分
他是骗子,但是却也有很多人称赞的那个人。他虽然看起来像个坑逼,但是貌似是不错的人选。你打开了的网页,预约了一个时间。   放学过后,你如约相谈所。从外面看,这栋楼破破烂烂,怎么看怎么像...
】与你一起的清晨五点 # # #百分
的归宿,怕走上正轨,从此忘记了站在相谈所门口,等着他的那个师父。他怕哪天离他远,更怕开始唾弃他,唾弃这个总是走歪门邪道的骗子。   “没事的,”说,却又像在自言自语,“没事的...
】提前祝世界最好的师匠生日快乐 #百分 # # #
by/ 高雅姜   *不想想题目系列 *ooc崩得像原耽慎入 “滴ーー”翻身,烦躁的关掉了闹铃,他揉揉眼,今天是10月10号,邮箱里除了妈妈发的一条邮件外就都是些广告推销。点进妈妈的那...
【将律】律的生日愿望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宠妻。 律被缠的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也只有你实现。”铃木将一脸期待。 “我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说完律就把头偏到一边,不敢看铃木将的表情。 “不行!”出乎意料的,铃木将...
【将律】喜欢你啊 #百分 #将律 #铃木将 #
by/ 高雅姜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男子,律有些无奈,两年前把“爪”的事解决完之后,作为大boss的儿子,铃木将不仅没有憎恨他,反而泰然自若地转学来和自己一个班,他也不是很懂这...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露上琴 ● 金光布袋戏●
兵燹夺家园与亲旧的人同样有想保护的人和事,无剑在手,又当奈何?——人间的事,甚至魔世的事,都断不是由强弱对错就轻易决定的。世上不乏翻云覆雨之辈,然大多数凡人依旧只能跟随时代浪潮一同浮沉起落。” 见那...
【咒术回战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过招的,更何况今年东京的同期生还有个咒操使。   “不要打美少女的脸啊!!!”五条悟逼近你之前,你双臂抱住自己的脸,惊恐地大喊起来。   “加!”在你意识到即将被打飞出之前,呵斥如同一声惊雷炸在...
异事件】那些异的事,不恐怖,就当是封锁期间记记事了
记忆加深印象。这样一个事物在某个时刻发生了一处细微的变化,即使我们不在一瞬间指出变化之处,潜意识里还是会有所察觉,从而能够给我们的大脑一丝提醒。   这个婆婆让我有这种很强烈的感觉,我决定走近一点...
【xxxholic】目鬼和小羽结婚当天的四 #目鬼静 #四月一日异事件簿 #四意难平 #四月一日君寻
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对于所谓的事情发生的原因。他也很少再纠结了,甚至可以说是不在乎,没有再让他想要追根问底的时候。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自己会问出“为什么”这种话来。   他还想问目鬼这一刻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