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灵】灵幻新隆决定去死-续篇 #灵能百分百 #影山茂夫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mob视角

看完第六集之后心疼师匠到模糊的产物

篇幅短小,看着快乐就好

全程意识流,不想校对

 

--正文--

此后,再也没有能够拯救他的人。

 

影山还是会定期和朋友门出去玩,去唱卡拉OK。影山坐在旁边,完全没有节奏感的拍着手铃。别人吐槽他完全没有音乐天赋,他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大概”,然后接着听着别人五音不全的歌。直到他们唱到精疲力竭,如同脱力的鱼一样瘫在沙发上,他们才想起来坐在一边的影山。

 

他们问他,今天过来唱k,你开心吗。

 

影山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大概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他到底开心还是不开心,说实话,影山自己都不清楚。他只是知道,只要和别人一起出来玩,应该会收获一点东西。可是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影山逐渐发现自己其实还是融入不进去。偶尔出来玩一次两次,新鲜感倒是吸引着他,可是次数多了,他也就有些厌烦了。无非就是听着别人唱歌,去商场看琳琅满目的东西,吃早就吃过很多遍的可丽饼。他们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是没有人过来问影山,你到底喜欢什么。

 

从出生到现在,问过影山内心想法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律,一个是灵幻。前者还是因为害怕影山爆发,再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每天如同打卡一样问自家哥哥,“如果有什么压力一定要告诉我”。只有后者,一副诈骗师模样,却认认真真的履行着职责,每天问问影山学校发生的事情,帮他处理烦脑,给他一些建议。

 

就像灵幻把影山当作理所应当的存在一样,影山也把灵幻的帮助当作一成不变的日常。他原本一个朋友没有,在学校也只会支支吾吾,不敢找任何人说话。是灵幻把他带出了那个孤独黑暗的世界,告诉他,做你自己就好,你会有很多朋友的。

 

就如同灵幻说的一样,影山真的有了很多朋友。他的生活逐渐开始多姿多彩,却也逐渐忘记了身后的师父。在某一天,影山翘班了,并且决定离开相谈所一段时间。他觉得灵幻占用了太多他的私人时间,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我也是有自己的朋友的,影山这么说。

 

可是他忘了,给予他这一切的人根本不是那帮所谓的朋友,而是灵幻这个局外人。可是那时候的影山没有意识到,只觉得师父帮助徒弟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

 

他没有意识到,灵幻其实也没有朋友。

 

在影山把大部分时间分给了灵幻的同时,灵幻何尝不是分了更多的时间给影山。原本对世间一切事物不感兴趣的他,为了让一个有超能力的中学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在自己28岁这么重要的人生阶段,将大把的世间用在了这个迷茫的孩子上。

 

到底是谁付出的更多呢。

 

灵幻消失的那个晚上,影山在相谈所门前坐了一宿。那是个冬天,寒风夹杂着雪籽,如同刀一样割在影山脸上。他没有打开防护罩,只是在那里坐着,仿佛感受不到寒冷。后半夜时,街上空无一人,偶尔行驶过去的车卷起了一阵冷风,然后扬长而去。影山没有流泪,只是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门前的字体。直到清晨五点,天空开始灰蒙蒙的亮了起来。上空被灰白色的积云压着,让人喘不过气来。光秃的树枝,还有死气沉沉的土地,混合着寒气压在胸口,天地之间只有绝望。

 

小酒窝还是看不下去了。如果这副状态让影山的父母看见了该如何是好?他飞回去去找律,把他从睡梦中叫醒。刚刚起床的律还有一些起床气,并且看到叫醒自己的是小酒窝时更加生气。但是他听完小酒窝的话之后,瞬间清醒过来。他套上外套,顺便拿了一个外套给哥哥,翻出窗户,直接朝相谈所飞去。

 

律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哥哥跪在门前,仿佛没有灵魂一般,空洞的盯着前面的门。他的心一瞬间揪紧,赶忙上去叫茂夫不要再这样了。当律碰到茂夫的手时,他有点呆住了。影山的体温低到不像话,仿佛自己现在不是在触碰一个人,而是一块线下三度的冰块。皮肤上的触感让影山缓缓的转过头去,看到了自家弟弟焦急的脸。

 

影山张了张口。

 

是我害死了他啊。

 

影山生了一场大病。

 

在零下的温度中呆了六个多小时,无论是谁都会生病。况且影山身体本来也不强壮,根本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影山的父母对他突如其来的病有些疑惑,不过影山的身体状况要紧,他们就也没有在意着细微的不平常。

 

影山一直高烧,躺在床上陷入睡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尝试击垮病毒。在冗长的睡眠中,他一直在做一个梦。前半段梦境只是回忆,关于他和灵幻的一切。当时在对抗爪的时候,在影山即将99%爆发的时候,灵幻猛地拍醒影山,告诉他,如果不愿意的时候,逃跑也是可以的。这一段梦境仿佛做了很长时间,影山在一个第三人视角,看完了全程:在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祈求着影山的爆发,因为只有他能够拯救他们。只有灵幻,只有他的师父,不惜冒死也要告诉他,不需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

 

这段梦境过去之后就是一成不变的日常,直到他和师父吵架的那一块。在此之后的梦境就不是回忆,而是他从未见过的碎片。他看到灵幻在街上遇到他,惊恐的躲在看不见的角落里;他看到灵幻独自回到家,夕阳从窗户打进来,灰尘在那一米阳光之中浮动。他的师父是那样陌生,那样孤独。从来没有在影山面前显露的疲惫此时倾泻而出,孤独和绝望充满了那一小片天地,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他看到灵幻的母亲给师父发的邮件,灵幻僵住的手,呆呆的盯着屏幕。然后他像是缓过神来,慢慢的趴在桌子上,双臂紧紧抱着自己,像是在用尽全力给自己一个怀抱。

 

灵幻是那样孤独的一个人啊。

 

影山想要伸出双臂抱住他的师父,那个他所不知道的,缺乏安全感的师父。可是影山现在如同灵体一般,根本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他伸出的手穿过灵幻的身体,想要去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然后场景变换,他看到灵幻一个人走进街角不显眼的酒吧里,点了一杯柠檬沙瓦。骨节分明的手漫不经心的敲着杯壁,水珠滚落下来,打湿了他的指尖。周围的人看到灵幻,谄媚的迎了上来,寒暄两句过后,立刻开始讲述自己的不幸。其实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只不过人们过于自怨自艾,把那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痛苦看成了天大的不幸。

 

灵幻默默的听着,在他们讲完之后,随便说了一两句建议的话。那些人露出了称赞的神情,违和的说出赞美的话。灵幻没有反应,含糊的回应几句,继续喝着酒。在那一群聒噪的人中,灵幻显得那么不合群。

 

其实啊,今天是我的生日。

 

那些人听到了这句话,反应了一下,继而露出了扭曲的笑脸,对灵幻说着生日快乐。在灵幻身旁的肥胖中年女子,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向他推销枕头。酒吧似乎更加热闹了。

 

影山看到这一切,没来由的想哭。

 

原来他一直都不知道。他一直都不知道师父原来这样痛苦。灵幻甚至都没有告诉过影山他的生日,即便每当影山的生日到了,灵幻都会准备一些礼物送给他。影山也问过师父,他的生日是什么时候。灵幻只是笑笑,说,我的生日怎么样都好,不重要的。成年人的生日没什么意义,没有必要庆祝。

 

可是他何尝不是希望有人能够给他过一个生日呢?哪怕是买一块廉价的蛋糕,简单的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灵幻离开酒吧过后,一个人走进了黑暗的小巷里。那里满是垃圾,苍蝇没有目的的在那里乱飞,头上的路灯因为年久失修,有一下没一下的照亮着灵幻周围的一片地,似乎下一秒就要陷入黑暗。灵幻撑着墙,有些呆滞。

 

没有一个朋友。

 

不知道要做什么。

 

我为什么活着?

 

我到底算什么呢。

 

我到底是什么呢?

 

影山知道,他的师父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不对了。他需要人来告诉他,你活着是有意义的,你大可不必为功名利禄而活,你要为了你自己活着。你不是一个诈骗师,你是灵幻新隆,一个拯救了很多人的除灵师。

 

可是周围空无一人。

 

影山没有梦到记者招待会那个时候,他在网络上都看过了。在他梦境的最后,他看到他一直崇拜着的师父,那个散发着光芒的人,扑通一声掉进黑暗。他挣扎着,哭喊着,希望有人来救他。可是奇怪的是,影山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灵幻一直在向这个世界无声的求救。

 

可是没有人来,没有人对这个孤独的人伸出手。甚至有更多的声音喊着,让他去死,说他是个骗子。有人谩骂,有人疏远。而在那群疏远的人中,影山就是其中一个。

 

灵幻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陷入黑暗。

 

他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影山猛地醒了过来。周围是刺眼的纯白,药液顺着管道一点一点的进入他的血液。他的身上满是冷汗,眼角还挂着泪水。他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胸口像是压抑着什么,痛苦和愧疚混合在一起,把他拉入绝望的深渊。阳光透过苍白的窗纱,照耀着房间的一角。窗台上摆着一盆铃兰,在微风下摇曳着。


铃兰和消毒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他觉得他就像一个孤独而古怪的疯子。

决定 # #百分
人情,什么气氛,他全都一无所知。可是他不撒谎,他对待所有人都是一片赤诚。   说来讽刺。长着一张迷惑性极高的脸,别人看到之后,配合着花言巧语,总听信他的谎言。的脸却平平无奇,呆呆的,有的...
【腐向】今天我也没想好标题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 # #
by/ 高雅姜   【】 明明手里拿的是普通的一盒奇棒,但是龙套却觉得像是拿着火炭,这也是肯定的了吧,毕竟要和师匠做…做那种事。龙套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一面回想着米里教自己的做法...
】迟到的生贺 #百分 # # #
。 不过抛开这些不谈,这边也很苦恼,因为以前龙套过生日时,自己就是带他吃拉面,还额外给他加四块叉烧呢!现在龙套长大了,显然不这么敷衍过去了,还说和两人一起凑钱买礼物,可是现在都变成猫了怎么办...
】人类的本质是柠檬精 # # #百分
他是骗子,但是却也有很多人称赞的那个人。他虽然看起来像个坑逼,但是貌似是不错的人选。你打开了的网页,预约了一个时间。   放学过后,你如约相谈所。从外面看,这栋楼破破烂烂,怎么看怎么像...
】与你一起的清晨五点 # # #百分
的归宿,怕走上正轨,从此忘记了站在相谈所门口,等着他的那个师父。他怕哪天离他远,更怕开始唾弃他,唾弃这个总是走歪门邪道的骗子。   “没事的,”说,却又像在自言自语,“没事的...
】提前祝世界最好的师匠生日快乐 #百分 # # #
by/ 高雅姜   *不想想题目系列 *ooc崩得像原耽慎入 “滴ーー”翻身,烦躁的关掉了闹铃,他揉揉眼,今天是10月10号,邮箱里除了妈妈发的一条邮件外就都是些广告推销。点进妈妈的那...
【将律】律的生日愿望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宠妻。 律被缠的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也只有你实现。”铃木将一脸期待。 “我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说完律就把头偏到一边,不敢看铃木将的表情。 “不行!”出乎意料的,铃木将...
【将律】喜欢你啊 #百分 #将律 #铃木将 #
by/ 高雅姜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男子,律有些无奈,两年前把“爪”的事解决完之后,作为大boss的儿子,铃木将不仅没有憎恨他,反而泰然自若地转学来和自己一个班,他也不是很懂这...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露上琴 ● 金光布袋戏●
兵燹夺家园与亲旧的人同样有想保护的人和事,无剑在手,又当奈何?——人间的事,甚至魔世的事,都断不是由强弱对错就轻易决定的。世上不乏翻云覆雨之辈,然大多数凡人依旧只能跟随时代浪潮一同浮沉起落。” 见那...
【咒术回战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五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过招的,更何况今年东京的同期生还有个咒操使。   “不要打美少女的脸啊!!!”五条悟逼近你之前,你双臂抱住自己的脸,惊恐地大喊起来。   “加!”在你意识到即将被打飞出之前,呵斥如同一声惊雷炸在...
异事件】那些异的事,不恐怖,就当是封锁期间记记事了
记忆加深印象。这样一个事物在某个时刻发生了一处细微的变化,即使我们不在一瞬间指出变化之处,潜意识里还是会有所察觉,从而能够给我们的大脑一丝提醒。   这个婆婆让我有这种很强烈的感觉,我决定走近一点...
【xxxholic】目鬼和小羽结婚当天的四 #目鬼静 #四月一日异事件簿 #四意难平 #四月一日君寻
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对于所谓的事情发生的原因。他也很少再纠结了,甚至可以说是不在乎,没有再让他想要追根问底的时候。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自己会问出“为什么”这种话来。   他还想问目鬼这一刻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