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灵】与你一起的清晨五点 #灵幻新隆 #影山茂夫 #灵能百分百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预警:意识流,突然想写了,就摸了个鱼,估计是一条食人鱼

不知道是否ooc,也许ooc吧,好久没写了,应该有六个月了(我真是一只巨大的咕咕咕)年更型诈尸选手就是我。ooc的话请指出来,我会改正,请不要骂我,我被骂怕了,我玻璃心,对

 

正文:

 

现在是清晨五点。

 

下了一整夜的雨,到了现在也没有停。水汽无声的穿过微微打开的窗户,把室内原本就不干燥的空气氤氲的更加潮湿。在窄小的单人床上,影山靠着里侧躺着,怀里是睡得正熟的灵幻。24岁的影山火气比较旺,身体受不了这潮湿粘腻的空气,自顾自醒了过来。窗户挨着床,一伸手就能碰到窗户把手。影山有些困倦的撑起手臂,从被窝中伸出另外一只手,把窗户关上。

 

床上的灵幻因为影山的动作醒了过来,掀起眼皮,又觉着窗外的光刺眼,便埋头到影山怀里,不情愿的呢喃,“mob,现在几点啊……”

 

影山关了窗户,随手关上了昨天忘记关的百叶窗,室内的光线一下暗了下来,只剩下从百叶窗缝隙钻进来的微弱的,条纹状的光。影山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从模糊的视线里捕捉到时针的位置,“啊,大概五点的样子……还早。”

 

影山想要再度回到睡眠,却无奈的发现睡意早就消散了。昨夜他冒失冲动的跑到灵幻家门口,到了才给灵幻发消息。来的时候连伞都没有带,又撞上了雨,身上早就找不到一处干的地方。灵幻打开门,看到落汤鸡一般的影山,叹了口气,让这个24岁的小孩子进门,自己赶紧去给他开热水。

 

明天他就要去东京工作了。自从他22岁大学毕业之后,他就在调味市找了一份工作,离着灵幻不远。每天上下班都能碰到,一周能一起吃三次拉面。他对此感到满足,也没有奢求别的。他私下向灵幻告白,因为他看准了灵幻也喜欢他,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灵幻以各种事情推脱,比如他们的年龄差太大,或是说影山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不用在他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身上耗时间。

 

那时候影山只是拉着灵幻的手,漆黑的大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看着灵幻,说,师父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灵幻油嘴滑舌,却遭不住直球。百般无奈下接受了影山的告白,从此两人做一对地下情侣。灵幻没有公开,没有大张旗鼓。他知道,他明白的很,唯有这件事不能让世人知道。他再怎么喜欢影山,再怎么爱他,不想离开他,世人也不会理解他们分毫。就连影山律看到他们走在一起都会警戒三分,那别人又如何同意他和影山在一起呢。影山也不提公开的事,只是时常来找灵幻,给他买各种东西,基本上生活的杂物全是影山买的。影山自己在调味市独居,又没有节制的给灵幻买东西(虽然灵幻极力要求过不要让影山花钱),所以两年下来完全没有存款。但影山倒是不介意,反正怎样都是活着,只要每天醒来能看到灵幻的脸,或是即将看到灵幻,就足够了。

 

可是有违于常规的东西必定存在不了多久。两年后,也就是现在,影山的上司和影山说,现在有机会把他调到东京,并且职位会提升,算是对他两年来辛苦工作的一个奖励。影山回去问家人,他们异口同声地都同意影山去东京。毕竟年纪轻轻,去大城市打拼一下,提高自己地阅历,以后就算是回来也有很多姑娘追——影山的妈妈是这么说的。灵幻也同意影山走。影山想,没关系的,在东京工作几年就回来,还能看到师父。等到自己在那边攒够了钱,还可以合资和师父一起租一个大一点的公寓。

 

本是这样的。本来影山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也没觉得任何的伤心。然而灵幻前一天晚上和他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出的那句“接下来几年,没有你应该会很寂寞吧”才让他意识到这个决定带来的改变会有多么大,就如同蝴蝶扇动翅膀带来的一场风暴。

 

清晨五点,影山躺在床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今天之后,再也没有给他带早餐的人,再也没有每周三次的拉面,没有了自己碗里多一块的叉烧。虽说就走几年,可是谁能预料到几年内会发生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几年后会在车站相拥,然后一切踏上正轨。可是万一呢,万一灵幻失去了自己这个帮手,被人揭穿怎么办?万一……万一他又有新的喜欢的人该怎么办?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声响却不大了。灵幻在他怀里发声,“怎么了mob,睡不着吗?”

 

“……嗯。”

 

影山收紧了双臂,像是要把灵幻溺死在怀中。黑金发丝交融,揉皱的床单描绘着两个人的身形,衣服被随意的扔到一边。天知道他们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做了多少次爱,彼此描画着对方的形状,眼里只倒影一人。可是上天就是喜欢捉弄人,他把灵幻安排到了影山身边,却又拿走。谁知道影山走了的这几年会发生什么呢?灵幻已经38岁了啊。就算他影山耗得起,灵幻又能再等几年?

 

影山把鼻尖埋入灵幻的发丝,却感觉自己要哭了。恍惚间他感觉到灵幻捧住了他的脸,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耳廓。影山低头,对上了灵幻那双茶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安慰,有理解,却也有不安和害怕。影山比谁都清楚,灵幻从来不是一个表面上看到的,油嘴滑舌的中年人。

 

他比谁都脆弱。

 

他才是更害怕的那个。怕影山找到了新的归宿,怕影山走上正轨,从此忘记了站在相谈所门口,等着他的那个师父。他怕哪天影山离他远去,更怕影山开始唾弃他,唾弃这个总是走歪门邪道的骗子。

 

“没事的,”灵幻对影山说,却又像在自言自语,“没事的。”

 

“几年后你还会回来,我还会在这里等着你。一切都不会变的。如果万一……”

 

“万一……”

 

影山在灵幻说出来之前吻上了他的唇。这个吻浅尝辄止,却又无比深情。不能再让灵幻说下去了。吻毕,他看着灵幻的眼睛,认真的说,“没有万一。”

 

“一切都会沿着我们期待的方向走的。”

 

然而他们两个都清楚,他们所期待的方向才是那个所谓的“万一”。他们所走的方向根本不是什么正道,而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有无数的引力拉着他们走回正轨,有千万可能性他们再也不能相拥,可是影山和灵幻却只看中了这一个歪门邪道的结局。他们谁都不确定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就算拥有超能力的影山也不可能改变命运。只能躲在光找不到的角落里祈祷着,祈求着,他和灵幻一起犯错的时间能够长一些。

 

“几点去东京?”

 

“九点。”

 

“算上车程还有弹性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

 

“嗯。”

 

影山起身压住灵幻,额头抵在他心爱的师父的头上。四目相对的眼睛里除了不舍还有悲伤,以及无奈。“两个小时……最后痛快一场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决定去死-续篇 #百分 #
可不必为功名利禄而活,要为了自己活着。不是一个诈骗师,,一个拯救了很多人师。   可是周围空无一人。   没有梦到记者招待会那个时候,他在网络上都看过了。在他梦境最后,他...
决定去死 # #百分
直接翘班。后知后觉意识到,原来根本不需要这个骗子。他一个人活得很好,有很多朋友,不像,下班之后只一个人坐在冷清酒吧里,一杯柠檬沙瓦。   原本影次数就不固定,都...
】迟到生贺 #百分 # # #
by/ 高雅姜   “喵喵喵?”看着镜中自己,可以说是很懵逼了。还没等他消化完自己变成猫事实,相谈所门便被推开了,社长和芹泽克走了进来。两人环顾一周,没找到,不由得奇怪。“老板这么早...
【腐向】今天我也没想好标题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 # #
by/ 高雅姜   【】 明明手里拿是普通一盒奇棒,但是龙套却觉得像是拿着火炭,这也是肯定了吧,毕竟要和师匠做…做那种事。龙套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一面回想着米里教自己做法...
】人类本质是柠檬精 # # #百分
他是骗子,但是却也有很多人称赞那个人。他虽然看起来像个坑逼,但是貌似是不错人选。打开了网页,预约了一个时间。   放学过后,如约去了相谈所。从外面看,这栋楼破破烂烂,怎么看怎么像...
】提前祝世界最好师匠生日快乐 #百分 # # #
by/ 高雅姜   *不想想题目系列 *ooc崩得像原耽慎入 “滴ーー”翻身,烦躁关掉了闹铃,他揉揉眼,今天是10月10号,邮箱里除了妈妈发一条邮件外就都是些广告推销。进妈妈那...
【将律】喜欢啊 #百分 #将律 #铃木将 #
家伙在想什么了。 “我说啊,今天也是要一起回去吗?明明我们两个家都不在一个方向吧?”律叹了口气问道。铃木将倒是满不在乎地说:“是啊,考虑到这一我把你家附近房子买下来了,就在昨天~现在我们就可以...
【将律】律生日愿望 #百分 #铃木将 #律 #将律
宠妻。 律被缠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也只有实现。”铃木将一脸期待。 “我想和我喜欢人在一起。” 说完律就把头偏到一边,不敢去看铃木将表情。 “不行!”出乎意料,铃木将...
【咒术回战乙女向】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条悟/夏油杰/伏黑甚尔x原创女主
不甘和产生不甘理由。      15   二年级时候班上来了插班生。   天内理子,看见咒,但是没什么战斗能力,目前正在努力地学习中。   和理子非常投缘,三句话就勾搭到了一起...
异事件】那些事,不恐怖,就当是封锁期间记记事了
‘鬼压床’,躺在那动都不动。”   她说是拆迁之前我们老家房子,在脚下,房后还有一片小树林。春天山上开满了槐花,夏天布谷鸟在山谷中歌唱,还经常在附近见到各种各样小动物。   “那是神经...
【xxxholic】目鬼和小羽结婚当天四 #目鬼静 #四月一日异事件簿 #四意难平 #四月一日君寻
,“喝茶吗”。   脑子还是昏昏沉沉,嗓子也很干,这杯热茶来正好。四月一日从目鬼手里接过了杯子,茶温透过紫砂杯传到四月一日手心,清晨刚醒身上寒气撞了个激,渐渐暖了他手。一口热茶下去胃里...
【梁皇无忌/泣幽冥/爱】露上琴 ● 金光布袋戏●
高高的丫髻,鬓角还簪了梅,手中攥着空竹,一个劲儿往梁皇无忌怀里钻。 尊见状哭笑不得,拍拍小丫头脑袋:“这捣蛋孩子,爷爷大师兄在说话呢。” “那就没有人陪玩儿了。”小丫头嘟起嘴,轻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