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清晨残局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短打,瞎写。

 

黎明时敌方组织突发围剿,像极了人临死之前的无能狂吠。数以万计的敌人如潮水一般涌来,即使可以朝着他们轻蔑的笑出来,心底明白这只不过是手无寸铁之人的垂死挣扎,但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人朝他们冲过来,要说一点都不压抑那便是假话。

 

太宰治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前方的敌人。他突然觉得厌烦,觉得生命无趣。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冲过来,得到的结局也只是一声惨叫,然后便是永远的寂静无声。他们的命如同石子一样掉落在水里,震起涟漪,回响的是他们亲人好友难听的,此起彼伏的悲鸣。然而这些涟漪很快消失,平静的水面再也看不到任何波纹。

 

身边的孩子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但眼神却像是一潭死水。说死水也不对,那双眼睛更像是被冻结住的宇宙,毫无波澜却深不见底。这个宇宙只有一颗星星,名为太宰治。只有太宰治能对他发号施令,只有太宰治能控制他的全部情绪。

太宰说,把他们全部杀光吧。

 

芥川当时身受重伤,连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几乎快没有,可罗生门却铺天盖地,像一场悄无声息地暴风,精准地夺取了每个敌人地心脏。那瞬间眼前是漫无边际地黑色,天空的光被罗生门压得严严实实。然而站在太宰治边上的少年却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仿佛像是这场黑色灾难的受害者。

可他才是真正的施暴人。

 

一瞬间,尸横遍野。

 

人群如断线木偶般倒下,罗生门也瞬间消散。太阳的光芒从层层叠叠的云中破开,照亮着地面上的暴行。芥川经历了太宰治对他的拳脚相向,再加上身受重伤和刚刚的爆发,体力不支,直接昏倒在地上。清晨的光下,芥川毫无防备地昏在地上,太宰却觉得有那么一瞬间,倒在地上地这个少年像是普通国中生一般,在清晨浅眠,然后一脸抱怨的起床,去重复一成不变的生活。

 

似乎这辈子是不可能经历那样的人生了。

 

太宰确认芥川完全昏迷后,把自己的大衣脱下,随便的扔在了芥川身上。他毫不在乎地坐在地上,给救援队发讯息,嘴里抱怨着“如果这家伙生病的话可就麻烦死了”。

 

他们头顶是不参任何杂质的青空。

】被拽去酒会的川十分努力地回到家后(短) #
左侧脸将手肘撑在矮木桌上,慢悠地吃着蟹肉沙拉,发现对方的领子折得七扭八歪。 “川君~?——川——君?” 宰用瓷碟敲敲桌子,噔噔的重声都没能叫住他。棕发青年瘪嘴气气地凑近,对方才以假日清晨被闹铃...
【文豪野犬乙女向】梦 ●宰治●中原中也●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小透明混脸熟嘿嘿 *横滨F4 *ooc注意~~~ *走起↓   宰 他做了个梦,梦到你站在阳光下,对着他微笑,可当他走近你,你却化作粉末消失不见,他醒来,脸颊...
【文豪野犬乙女向】全员兔化 ●宰治●中原中也●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干的)一天后会自动恢复,变成兔子之后还是会说话的。   宰(流氓兔)(绷带兔)(狮子兔)   清晨醒来,他没有第一时间过了粘着你,你伸手一摸...
【文炼】早起き…?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 #文豪与炼金术师 #文炼 #文炼
醒来的时候还能清晰地从耳鼓里听见自己过速的心跳声,心脏在胸腔叫嚣着扰乱清晨的宁静。川龙之介抱着被子坐起来,另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胸膛,散发着活气的心跳轻轻敲打着手心。他回忆不清楚自己梦见了什么,但是...
】不配 下 #文豪野犬
原作者:向北   这是后续,但是可以单独看。上一篇内容基本就是川得了花吐症,然后昏迷之前被宰碰到了。 全文5k,我流。我不会写文,没有校对。如果觉得我写的不好,不要骂我,左上角退出就好 我查...
【文野乙女】当你遇到变态跟踪狂● 文豪野犬乙女向●宰治●中原中也●中岛敦●川龙之介●陀思妥耶夫斯基●森鸥外● 同人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跟踪狂真的可怕了(๑ó﹏ò๑)小可爱们一定要要注意安全啊! ☆ooc预警 ☆内含/中//敦/社/森/陀     宰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敦】别浪费 #文豪野犬川龙之介 #中岛敦
?” “这种大冒险对于常常社死的敦君来说,确实简单了点呢……”镜花托着下巴想了想说。 “……真是毫不留情啊,小镜花……” “必须要来点能难为到敦君的啊……”直美想了想,“不如去跟川同学表白吧,很有挑战性...
敦】触碰禁止 #敦 #文豪野犬
,“还是说,你现在又不想确认这层关系?”   “不是啦,是你突然这样……”敦似乎也在很努力地想解释清楚刚才有点过激的行为,“并且我也不适应有人突然碰自己……”   “难道说在下以后想碰你都还要预约?”...
】温热(短) #
by/ 糖渍樱桃   /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的   宰坐在床上看川脱掉毛衣,黏在上面的发丝一点点剥落、塌回脑袋上的时候,川乱得就像只刚从沙发缝里捉出来的小毛绒动物。青年热切地将双臂张开...
】午觉(短) # #文豪野犬
by/ 糖渍樱桃   /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的   宰揪住被子的角,侧过手臂将川和自己捂在里面,因为冬季冰凉无情的床单而缩成一团。 “诶嘿、好奇怪,明明只是普通的睡午觉而已,却觉得好兴奋耶...
】一张双人床(短) #
by/ 糖渍樱桃   /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的 /漫画原作向,注意剧透 /或许是在某个平行世界中发生的一个片段 /深夜随手写的,多少有些脑死(´・ω・`)   这是宰出狱以来...
】凌晨四点(短) # #文豪野犬
by/ 糖渍樱桃   /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的   川掀开被子的一角起身,通过矮柜上空调遥控器的荧光勉强判断方位小心翼翼下床。唐突地、他被不属于自己的摩擦窸窣钉住动作:原本抱着自己熟睡的伴侣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