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不配 (上)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花吐paro,老掉牙的梗,八千年之前写的文,就发上来存个档

如果反响好的话也许会写下去……

 

正文:

 

执行完任务的芥川回到了家中,疲惫地摁下了灯的开关。家中空无一人,时钟的指针漫不经心地用无聊的滴答声抱怨人生的无聊。确实很无聊,关于芥川的家。由于主人是一个极简主义者,家中只有必须用品。花,或者是挂画这种装饰品在芥川的家里是找不到立足之地的。

 

啊,除了关于“太宰先生”的东西。

 

“咳咳……”

又来了吗……最近怎么总是咳嗽,是不是海风吹多了啊。

 

心里想着过一会儿就好了,却发现咳嗽怎么也止不住。芥川发觉了喉咙中的异物感——无论是喝水还是掐喉咙都无济于事。喂喂,这可不妙啊,这是被人下了毒了吗?这好像是一个合理的原因,毕竟杀人无数,被人报复是很平常的。

 

咳嗽越来越剧烈,芥川痛苦地掐紧了脖子。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唔……!”

 

带着血渍的花瓣散落到了地上,狰狞的猩红色仿佛要刺穿芥川的瞳孔。

 

“花……?”

 

罂粟的香气仿佛要将芥川溺死于其中。

 

 

“芥川前辈……?您没事吧?是不是工作过度了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给您沏好茶了……”

 

“闭嘴樋口。”

 

啧,我的脸色不太好吗。不是废话吗,昨天晚上经历过那种奇怪的事,喉咙还痛的要死,而且完全没有缓解的办法……结果当然是咳嗽了一夜,基本上没怎么睡着。说起来,芥川心想,为什么我会吐出罂粟花瓣啊……是谁的恶作剧吗?不对,要是恶作剧的话也太离谱了,再说,弄出这个恶作剧的人水平到底要高超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人吐出花瓣啊……

 

不对。

 

要是太宰先生的话……是不是能弄出这种恶作剧呢?可是他也没有理由戏弄我,这个无用的,曾经的部下啊。

 

果然还是很奇怪。要不去问问中原先生好了。

 

无视了樋口烦人的嘘寒问暖,芥川径直向中原中也的办公室走去。

 

“中原先生,是我,芥川。”“哦芥川啊,进来吧。”

 

“有什么事吗?”中也皱了一下眉——这小子平时不会来主动找我啊,是发生了什么他解决不聊的异能案件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呃……说来有些奇怪。就是说……太宰先生的恶作剧技术很高超吗?”

 

“……啊?”为什么是太宰那逼玩意儿?

 

“对不起,是在下没有解释清楚……”果然是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好解释一下才行,芥川想。“昨天晚上,在下咳嗽的时候吐出了一些花瓣,是罂粟花瓣。在下觉得很奇怪,认为是不是谁的恶作剧……虽然作为太宰先生的学生,没有被捉弄过,但是在下看到中原先生总是被太宰先生的一些恶作剧所困扰。中原先生,您……”

 

话还没有说完,芥川注意到了中也怪异的表情。不,不是怪异,是震惊,或是说恐惧。

 

中也复杂的目光让芥川一头雾水。

 

良久,中也开口到——

 

“芥川啊……你知道,花吐症吗。”

 

 

花吐症……吗。

 

芥川不是没有听过这种病。相思到极致和病态的爱慕导致的怪异病症,咳嗽或者干呕将花瓣吐出,吐出那些充满思念可渴望的花瓣。

 

这种病难道不应该是弱者的专属吗。

 

喂喂……自己都快死了,还在关心弱者强者的问题吗,芥川嘲讽到。

 

罂粟,果然是太宰先生啊。致死的毒性和艳丽。自己原来是喜欢着太宰先生啊。自己对太宰先生的感情居然这么令人作呕。

 

芥川笑出了声。

 

自己这样的弱者,居然喜欢着太宰先生,而且喜欢到无可救药。如果被他知道了,一定会当作笑话给武侦社的人讲遍吧。不过有什么呢,这本来就是一个笑话,只不过不是那么好笑罢了。

 

芥川龙之介不配喜欢太宰治——芥川苦笑着想。

 

离死亡还有三个月,该怎么渡过余生呢?反正就是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吧。作为一个渣滓,弱者,废物,如同老鼠一般渡过剩下的日子吧。

其实直接自杀也没什么不好。

 

要不要问问太宰先生,如何自杀比较痛苦呢?

 

“谢谢中原先生,在下知道了。在下不会因此辞去工作。在下依旧是港黑的走狗。只是,希望您不要将这些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太宰先生。”

 

“喂喂……!他不知道的话你怎么办啊……!”

 

“在下会安静的死去。”

 

去//你//妈//的。为什么这小子说死亡好像和说午饭一样平静啊。

 

“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就走了。打扰您了,告辞。”

 

门开,门关。

 

 

“啧……要死了……”

 

烦躁。精神衰竭。废他妈话,咳嗽了一个月了,愈演愈烈,花瓣越来越多,多到芥川有时根本无法将花瓣吐出,一度觉得自己会窒息而死。

 

不过说实话,自己没有死,要感谢中原先生。

 

于某日下午。

 

芥川做完任务回到港黑,正准备和上级汇报的时候,反胃感突然袭来——

 

糟了。又来了。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啊。不,赶紧走,到没人的地方,把这些恶心的花瓣吐出,然后烧掉——

 

漫无目的地逃亡着。芥川扶着墙,一步一步走着。

腿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嘈杂的声音在耳边环绕着。明明周围没有很多人啊……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吵呢。

 

好像有谁在说话。

 

好像有……一个人……在说话。是幻听吗……

 

是谁在……太宰先生……?

 

“你还真是个弱者啊,芥川。”

 

中也是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旁发现芥川的。芥川的情况让中也一度以为芥川真的要死掉了。

 

冰冷。这是中也见到芥川的唯一感觉。

 

黑发被冷汗打湿,凌乱的粘在苍白的脸上。苍白——或许这个词不能形容芥川。灰黑色的瞳孔失焦,空洞地看着中也。几乎没有体温的躯体微微颤抖——芥川双臂环绕着自己,仿佛在努力存留最后的体温。

 

双唇微微张开,似乎要说些什么,却被咳嗽打断。

 

“……这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混蛋!”

 

中也抱起芥川,向自己的办公室奔去。

 

这里是……中原先生的办公室?我记得我好像是要去地下室的……

 

“你醒了啊。”

 

“欸?”

 

“欸什么欸,你刚刚快死了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看到你躺在地上你就真的废了懂吗!”

 

啊……中原先生救了自己一命啊。

 

“蒙承中原先生的照顾了。在下马上就走,不打扰您了。”

 

“走你妈啊!你要不要命了!你知道花吐症三个月内得不到治疗的话会死人的吧!”

 

妈的,气死我了这个小子。

 

“在下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治?!”

 

“中原先生,”芥川苦笑着抬起头,看着中也,“您要在下怎么治呢?太宰先生……是不可能对在下,这个弱者,产生感情的吧。”

 

“可是……”可是总会有办法啊……中也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烧坏了。啧,太宰那个逼玩意儿。

 

“在下是渣滓,弱者。太宰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在下产生任何兴趣的。如果非说产生了什么感情,可能只有厌恶吧。”

 

花吐症,很多都得到了治愈。

 

可是在我这里,芥川想——

 

就是绝症。

 

看完后给楼楼留个爪呗~这样我才有动力写呀

 

“喂樋口,去医院随便买一点止痛剂,或者能治疗咳嗽的药。”芥川捂着嘴,尽量抑制住咳嗽。啧,继续咳嗽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吐出花来。

 

“芥川前辈……?您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

 

“行了别废话赶紧的去买。”

 

“好……好的!”樋口马上从婆婆妈妈模式切换为任务模式。

 

樋口关上门之后,芥川望着窗外,思考着。止痛剂或者抑制剂的话,可能会给做任务带来一些帮助……这该死的病,要是在做任务的时候突然发作可就糟了啊。

 

“呃……止痛剂……”樋口看着架子上各式各样的止痛剂,不知道该买哪个好,“算了都买回去吧。”

 

今天的天气也是一样的好啊~很适合与美丽的小姐殉情~

 

太宰走在去医院的路上,嘴里哼着殉情之歌。拿着今天刚发的工资去购置一些绷带吧,家里好像绷带不足呢。太宰往前走着,目光寻找着美丽可爱的,愿意和他殉情的小姐……

 

碰到了什么东西。

 

“欸~碰到了什么啊~好奇怪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呢……”睁眼说瞎话。

 

我//他//妈……中也暴怒值50%。

 

“啊!”太宰突然低下头,“原来是漆黑的小矮子啊!”语气中满满的惊讶。

 

嘻嘻。

 

“青花鱼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妈//的,为什么会在路上遇到太宰这个脑//残,而且还被撞上了……中也的暴怒值刚刚要被点满,脑内突然回响起芥川的声音——

 

“在下是渣滓,弱者。太宰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在下产生任何兴趣的。如果非说产生了什么感情,可能只有厌恶吧。”

 

……啧。

 

“行了你赶紧滚吧,别污染我的视线。”中也暴怒值骤降,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绕开了太宰,朝着酒吧走去,想着今天要买什么红酒。虽然酒品不好,但是买点好酒收藏还是有意义的。

 

这个蛞蝓什么鬼啊……明明要打我的,为什么突然走掉了?

 

带着满脑子的,无意义的疑惑走到了医院,准备购置绷带时,瞥到了一个戴墨镜的金发女子,手里拎着一袋子的药物,走出了药店的门。

 

樋口……?她来这里做什么……给芥川买药吗?

 

可是芥川什么时候开始需要那么多的药物了呢……

 

有点在意。

 

 

“芥川,之前从俄罗斯运到港口的货物被一群外国的异能组织拦截了,你去把他们拦截的货物拿下。喂喂爱丽丝……这件洋裙很好看啦为什么不穿呀……啊,也就是说你把他们都杀掉也无妨。爱丽丝!这一件怎么样!啊对,中也负责货物的部分,你突围成功了就好。”

 

港黑的首领漫不经心的说。

 

“林太郎你个笨蛋!人家才不要穿!”爱丽丝气呼呼的跑掉了。

 

果然还是和幼女过家家比较好玩吗。芥川内心吐槽。不过毕竟是首领呢,就算和一百个萝莉幼女同时玩着游戏也可以在下一秒微笑着抹杀掉敌人的生命。

真是让人敬佩。

相比首领,一个声音在内心说,你可真的是弱的可以呢。太宰先生的认同,估计是这辈子都拿不到了吧。

 

恍如有谁的声音在脑内低笑。

 

“是,首领。”

 

芥川讨厌的地方之一就是港口,海风总会使芥川咳嗽不止。。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掩饰方法……让敌人以为自己很弱之类的。

 

哼,笑话,作为太宰治的学生根本不需要示弱来赢得战役。

 

可是就算是这样,你的老师也没有承认过你。

 

这座城市就像一块腐烂的钢铁,只不过被政府和宣传漆上了华丽的外衣,人们就在里面乐此不疲地穿梭。港口的人来来往往,颇有兴致地互相交谈,互相吹捧,就算心里想着“没有比和这个家伙说话更加无聊的事情了”。芥川低着头,骨节分明的手掩着嘴,抑制着咳嗽。在这个吵闹的地方,缄默的人如同遗世孤立。落樱在近岸的海面上沉浮,仿佛下一秒就要如同尸体一样沉到水下去。我是否也如同这不堪一击的花瓣呢?大概吧。樱花瓣里仅有的水分毫无保留地渗透到了深不见底的海水里。也许那就是罂粟花呢——鲜红的花瓣努力地漂浮在稀薄的空气中,拼尽全力。自己就像花瓣一样,越来越弱,失去了挣扎的力气。耳边像是有谁在呢喃,刻薄的话语划断了蜘蛛之丝。线断瞬间,自己和猩红的花瓣一起,堕落于阿鼻地狱。

 

“喂喂,滚开啊,说你呢!”

 

芥川回头,看见了一群穿着奇装异服的混混,正拿着棒球棍威胁着自己。

 

“在下……咳咳……”刚准备给这些混混一记眼刀和威压的时候,咳嗽又一次打断了芥川。啧,果然很讨厌海风这个场景设定。

 

“病秧子就别他妈挡道了啊!小心我们大韩异能社株你九族!切,这些日本侏儒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韩国人?怪不得。穿着这么显眼,迫不及待当作靶子……韩国人的张扬的弱智本性吗。这些人背后的货物就是被拦截下来的,从俄罗斯运来的货物了吧……人好多,啧,好麻烦。全杀掉好了。

 

“那就无须多说了。在下芥川龙之介。能力名——”

 

“罗生门。”

 

血光冲天。

 

这些人,弱到了就算血洗你们整个组织,都不足以向太宰先生证明自己的实力。

 

 

“所以说!芥川到底现在在哪里啊!”中也接近暴怒的声音把手下的骨头吓到瞬间蒸发,腿软差点直接坐到地上。

 

中也快疯了。自从芥川执行了那次任务之后,芥川就再也没出现过。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连首领都不知道。已经是第十天了……该死啊。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只知道芥川前辈把那个异能组织剿灭了,但是之后去了哪里……我……我们真的……”

 

“啊啊——!够了!一群废物,赶紧的,给我他//妈//滚//蛋!!”

 

中也抬起头,看着刺眼的阳光,祈祷着要是芥川一切都没事就好了。最后两个月了,就算是得不到救赎,中也依旧是打心底里希望芥川能,至少没有悲伤的,度过这些天。哪怕是一次,中也都希望能从芥川脸上看到一个笑容。可是现在芥川除了痛苦一无所有。

 

去//他//妈//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要是有神,他会看着芥川这样一个好的孩子在地狱中痛苦到死去活来吗?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于世,求你让芥川过的稍微快乐一些吧……

 

低头,惨白的大理石地面被不属于黑手党的,自由的蓝色所渲染,把四周变成了一个不真实之境。隔壁,樋口蜷缩在墙角,泪如泉涌。

 

 

几日之前。

 

阳光把死气沉沉的地面照耀到干涸——土地颤抖着,挤出了丑陋的裂缝。缝隙里仿佛传出了尖锐的喊叫,嘶声力竭的哀求着水分。路边的原本笔直的树木仿佛被Q精神操控,张牙舞爪向自己袭来。街上行走的人们的面孔变成了非人之相,咧开嘴角一般的器官,诡谲的笑着。在进入炼狱的前一秒,芥川从幻象中清醒过来。周围恢复了平常的毫无新意的景象。

 

身体越来越差了……发动了一次罗生门就把自己弄成了这样……要赶紧回去和上面报告任务完成。要是在大街上干呕出花不如现在就去死。

 

啧,感觉每一步都是煎熬。

 

——炎天直下,坂道之上。

 

“敦君~你明白这次的作战计划了吧~”太宰走在中岛旁边,手舞足蹈的解释着。

 

“嗯!明白了,太宰先生。”中岛很乖的点了点头。

 

啊啊,要是芥川和这孩子一样就好了。可是太宰怎么也想不出,那样残忍的黑色野兽如何会退化成一只温顺的猫。芥川仿佛只能处于黑暗之中,彷徨着,低声下气地哀求着自己的认可。

 

呵,是自己的过错啊。

 

“好的!那就……”

 

与少年擦身而过。

 

少年过于病弱的身体和脆弱的神经大大削减了他的敏锐度,以至于他最仰慕,或是说最爱的老师从自己身边走过都毫无知觉。不过这样也好,要是意识到了,反倒会落荒而逃吧,然后变得更加符合“弱者”一词。

 

太宰顿了一下。思维还没跟上,身体就自顾自说起了话——

 

“那就你先自己去做任务吧~我刚刚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呢~~”说完谎言的太宰嬉笑跑开,就像是急着要去追那个“美丽的小姐”。

 

“欸,太宰先生?太宰桑?!要我一个人做任务吗?!”

 

哀嚎的月下兽。

 

自己没有看错吧……那个人是芥川没错吧?可是为什么无视自己直接走掉了啊??

 

带着猜疑,生气,嫉妒,玩味的心情,太宰越走越快,终于赶上了少年。一会儿到底该如何羞辱他呢?很久没这么玩弄过他的自尊心了呢。啊啊,记忆中的,泛着血色的,混杂着愤怒与不甘的眼神,跪在地上低声咳嗽着的,太宰所爱着的少年。

 

抓到你了。

 

手猛地一拍少年的肩膀,顺势把他转向自己这边。

 

“我说芥川啊——”

 

太宰的瞳孔一缩。

 

喂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无神的黑瞳与苍白的脸颊。昔日眼中的疯狂和渴望早就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孤独和绝望。少年轻微喘着气,唇上的血色被抽离。芥川如同离了水的鱼,下一秒就要死去。骨节分明的手垂在身体的两侧,如扇的睫毛微微下垂,细软的发丝贴在脸上——细节们就像争夺腐肉的乌鸦,争先恐后地证明着芥川的羸弱。

 

“芥川……?”

 

……这是,太宰先生的声音?芥川茫然的抬起头,模糊的视线捕捉到了自己所爱着的老师。按照常理来说,自己会马上叫嚣着要向太宰证明自己的实力,然而现在这种念头仿佛成了无稽之谈。哈,好奇怪呢,自己竟然没有疯狂的向他证明自己的能力——反倒是在示弱。

 

“喂喂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太宰责怪一般询问着眼前的少年,语气中带着愤怒。不对,这太奇怪了啊。那天樋口买的成堆的药,现在芥川病弱的身躯……

 

这//他//妈//都是什么?完全无法用常理解释啊。身后仿佛有杂乱的喊声,他直接选择性屏蔽。

 

好吵……什么声音……芥川强打精神,想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余党?

 

太宰忽略的杂乱之声,芥川反倒注意到了——那些举着棍子和发动着异能的人们。还是那些韩国人……是刚刚没除干净吗。芥川默默数了一下,大概十五个人左右。应该……能赢。

 

“太宰……先生……”

 

“欸?”

 

“……危险。”

 

芥川甩开了太宰搭在他肩上的手,发动了罗生门。异能发动的瞬间,芥川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了——终于忍不住了,芥川痛苦的咳嗽了起来。带着血的罂粟花瓣滑落到地上,把哀嚎着的将死之人点缀成了绝景。一部分花瓣被罗生门割裂,细小的碎末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散发着怪异的香味。完整的花瓣被芥川有意的用黑兽甩到了目及不到的地方,与下落的樱花花瓣一起。

 

在一片花瓣中浑身是血的少年。

 

若是在这些艳花之中得到了你的救赎,该有多好。芥川有些想笑,也有些想哭。

 

好疼。

 

好痛苦。

 

好想死。

 

粉与红交错的世界急转直下,堕如黑暗。芥川躺在深渊之中,失去意识之前不清晰的看到了谁的,满是焦急的脸。

 

是来救赎我的神明吗?

 

ps千百年前写的文……我那个时候为什么那么喜欢打空格??

不配 下 #文豪
原作者:向北   这是后续,但是可以单独看。一篇内容基本就是川得了花吐症,然后昏迷之前被宰碰到了。 全文5k,我流。我不会写文,没有校对。如果觉得我写的不好,不要骂我,左上角退出就好 我查...
文豪乙女向】全员兔化 ●宰治●中原中也●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的手还放在他的[哔——],你收回手,揉了揉眼睛,啊不是做梦呢。不过自家先生这个样子也可爱了吧! 你愉快的在家抱着宰兔玩了一天,宰兔全程趴在你的胸/。   ~~~   中也(迷你垂耳兔...
【奇迹/文乙女向】如果他做了有颜色的梦 #黑子的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中也 #川龙之介
可能继续了,那就向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中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的男人魅力的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中也有意的...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国/敦/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女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中】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双黑
原作者:終桃   #文豪 #双黑 #中 #宰治 #中原中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双黑/中]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双黑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中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文豪乙女向】假如你是他们的师父(/中/) #男神x你
原作者:阿潇潇   设定你是修仙文中他们的师父,古风✔ 第一次写文豪乙女,多担待,如有撞梗致歉 #宰 #中也 #川   宰   说实话,你对这个徒弟毫无办法,尽管他长得人畜无害一张翩翩少年的...
文豪乙女向】你的眼睛很好看啊 ● 宰治● 中原中也● 川龙之介● 中岛敦● 男神×你
虽然这么说,但是掩盖不了耳尖的红晕。 ~~~ 川 或许是你没有想到能在执行任务时看到川吧,他总是独来独往的,很孤独,对宰先生又有很深的执念,你叹了口气,脚下一个没注意就踩空了,意外的你并没有...
文豪乙女向】莫名其妙的情敌 #内含横滨F4/森/陀
。”   “……”   【陀思感觉自己的“正宫”地位岌岌可危。】      第一次写文豪乙女向,有什么不足请指出,谢谢。  ...
【综乙女】同/床/共/枕● 文豪乙女向● 阴阳怪气● 恋与制作人● 凹凸世界● 全职高手bg
手:叶修 包含人物较多,如果不了解可以跳过 这只是一篇日常向的甜饼啊! 最后OOC预警   文豪 Ver.宰治   你们同居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睡在两个房间,没有同/床/共/枕。   虽然宰治...
[综乙女]我在雪里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乙女向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维德 文豪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 鬼灭之刃:灶门祢豆子 食物语:北京烤鸭/剁椒鱼头   ✧小情侣的冬天。   ✧ooc&渣文笔,慎入...
[综乙女]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乙女向 #bg #男神x你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京弥(学院pa) 鬼灭之刃: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 文豪川龙之介/西格玛 食物语:太白鸭 已交往设定。 ✧一点甜度,五分欢喜。 ✧ooc&渣文笔,慎...